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086章 事了拂衣去

正文 086章 事了拂衣去

    “哎……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一看醉汉要走,洪涛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了。董彩那边肯定拦不住他,几句话就得把走廊的门给开开,关门的实际意义主要是隔音,想把人留住还得自己上。

    “小兔崽子!你今天非得给我说清楚,谁给你这么大胆子的!”看到洪涛真的把门开开了,本来已经快走到走廊尽头的醉汉又回来了,进门之后一把揪住了洪涛的脖领子,力量还挺大。

    “您今天喝多了吧?是酱香型的吧?酱香型最害人了,我上次……哎呀!疼死我啦……别打肚子……”洪涛被这个醉汉揪着脖领子顶在碟机柜上,满鼻子里都是酒气,看来他真的没少喝,没到完全醉的程度也差不多了,否则也干不出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

    正打算再胡言乱语几句多拖拖时间呢,忽然两个绿色制服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旁边还站着张媛媛。这两位洪涛肯定不认识,但他觉得很可能是孟津搬来的救兵。孟津不在本区工作,直接插手很不合适,让当地警察出面把自己带走是最佳办法。于是他就又开始演戏了,由于这个醉汉挡在自己面前,是不是真挨打了谁也看不清楚,只管把身体乱动顺带着往下出溜就成了。嗓门当然要够响亮、够凄惨。

    “别打啦、别打啦!谁叫洪涛!”两名警察并没太着急进屋,这种打斗程度不用马上制止,不会有什么大伤害,让双方多打几下泄泻怒气之后再分开,反倒更容易冷静下来,更好处理。

    “我……我是!”听到身后的问话声,醉汉立刻就松开了洪涛脖领子,喘着粗气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盯着这两名警察没吱声。他此时肯定是在评判目前的状况,为啥会来警察呢?看警号还是当地所里的,到底该不该亮自己的身份呢?这是个大问题。洪涛可就不管那么多了,一边举起右手向警察示意,一边还咧嘴呲牙的蹲在地上装受害人呢。

    “有人打电话报警,说这里有个叫洪涛的在扰乱正常营业秩序,就是你吧?我们是xxx派出所的,请和我们回去说明一下吧,你还能走吗?”一名警察听到洪涛的回答,很随意的敬了一个礼,然后把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又说了一遍。

    “我是冤枉的,是他伙同我们经理在迫害我!他们还敢报警,我还要报警呢!”洪涛嘴上喊得热闹,但是脚底下丝毫没犹豫,跟着警察就出了房门。而且还他用眼角余光留意到了,醉汉把其中一名警察叫住,两个人没出来,还在控制室里嘀嘀咕咕。

    “冬菜,赶紧回去,别慌,就按照排好的顺序放伴奏带,电脑灯的程序都是自动的,追光用手动控制,实在忙不过来就别追,去吧……”四楼平台上除了董彩三个人之外,还有张媛媛和一大排小姐,看到洪涛跟着警察走了出来,没一个人敢上来询问的,估计刚才警察进来时该说的已经都和她们说了。洪涛倒是还有说的,大厅里的演出还在继续,他走了,董彩必须顶上。设备效果自己都调好了,她就按照以前的习惯调,差不多也能应付过去,至于说能有多好,就得看她的临场发挥了。

    “……”董彩还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旁边的警察,把话又咽回去了,低着头顺着墙根一溜烟跑回了控制室。

    “你得先和我回所里登个记,这是接警报案的程序,懂吧?”电梯门一关上,刚才还一脸严肃的警察立马就放下了架势,低声说了一句,简单明了但信息量很大。

    “明白……麻烦您了……”洪涛听了这句话,才算长长吐了一口气。孟津的人或者话儿肯定是到了,但他不方便露面,于是就找当地派出所警察来接自己。而且他想的这个办法非常保险,全部都是标准程序,事后查起来所里啥责任都没有。

    “你先上车……”楼门外面停着一辆蓝白条的警车,这名警察并没有走的意思,而是让洪涛先上车,然后又返回了一楼大厅,显然是在等他的同伴儿。

    “……孟哥,您先听我说!我现在出了楼门在警车里,不过有一个警察留在楼上没跟下来,估计是和那位聊呢。您说我是现在就溜呢?还是等他们商量好……我就怕他们商量好之后,到了所里我就走不了了,说不准我连所里都够呛能去。哪种可能性大,还得您拿个主意……”洪涛自己上了车,立刻就拿出孙丽丽的电话,他刚才在和醉汉废话的时候就把电话拨通了,故意让孟津听到这边的情况,好让他能做出情况判断。现在放到耳边一听,果然还没挂。

    “……你自己能跑吗?”电话另一头儿沉吟了片刻,传来了孟津低沉的声音,估计他那边说话也不太方便。

    “得嘞,到家我呼您,不用回了,电话费挺贵的。那瓶酒您也别浪费,回去喝吧。大恩不言谢,改天我请您去个好场子玩!”孟津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也觉得洪涛自己溜号比较方便,他可不愿意因为这点事儿去和别的区县的同行结怨。

    如何溜号?很容易,洪涛悄悄打开另外一侧车门就下了车。然后猫着腰钻进隔离带就进了旁边的居民小区,甩开长腿轮着一只胳膊玩命跑啊,穿过小区就是三环路,拦上一辆出租车滴滴滴走人了。至于说那两名警察怎么办,爱咋办咋办吧,这点小事儿对他们来讲也不会有什么影响。那位分局的醉汉能说啥呢?他也不是派出所的直管领导。再说了,这种事儿好意思摆在明面上理论吗?

    而且他再回到大厅里捣乱的可能性也不大,表演已经开始了,看门口停的那几辆豪车,估计贵客也已经到了,此时再闯进去捣乱,就不光是张媛媛的面子问题,而是在挑战一大群能人的脸面。这些人是不愿意多事儿,但真有哪个生气了,他这个官职还真占不到啥便宜。尤其是里面还有湾湾人和香港人,目前正是大力引进外资的环境,香港又刚刚回归,和一个港台商人在这种场所公开叫板,风向对他也不利。

    “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洪涛很得意,举得自己今天的举动配得上一个男人的所作所为。连张媛媛都无解的一个大问题让自己给解决了,而且还是全身而退,还有什么可苛求的呢。

    成就感!没错,就是这个说法。以前每次打架,当把对方都打跑了,自己拎着半块板儿砖站在风中放声大骂时,也有过淡淡的这种感觉。不过那种行为会被大多数正常人所不齿,还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和危险,不算完美的成就感。

    这次自己应该算是站在好人一边了吧!虽然失去了一份儿喜爱且收入颇丰的工作,但这个损失一点儿都没降低愉悦的程度,反倒更有一种悲壮的味道。

    保护弱者是雄性的天性,在洪涛眼里,张媛媛和孙丽丽与那个醉汉相比就都是弱者。更主要的是她们帮助过自己,自己这叫知恩图报,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感觉心里舒服就够了。没有了这份儿兼职,洪涛觉得正好儿可以休息休息,顺便好好养养自己的左手,这一个月也真是累得不善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