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章 救美

    “娱乐城服务主管……他是你同事?他不是在什么卫星公司上班吗?你的身份证和暂住证呢。”当孙丽丽用蚊子声报出了自己的工作单位之后,江竹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就连身后两位大妈的眼神也不太对了。娱乐城是个什么所在她们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在她们心目中立马就成了不正经女人的代名词,至于说不正经到什么地步,那必须要进一步调查,很有必要。

    “我没带……在家里放着呢……我有暂住证,上个月刚办的!”孙丽丽也觉得情况不太对了,这三个女人看自己的眼光就说明了问题,她熟悉这种眼神儿,也明白她们心里在想什么。

    “那你得跟我回所儿里一趟了,先去把衣服穿好吧。”江竹意的脸上冷得都快结霜了,没有暂住证,这个理由足够带回所里调查的,尤其是这种女人,哪怕她没什么问题,也不能轻易放过!

    “我真的有……警察同志,求求你了,我真的有证!”去派出所?孙丽丽打死也不想去,就算张媛媛知道了会托人把自己捞出来,那个地方也太令人不安了,自己去了一点儿好都不会有。那种滋味自己不是没尝过,刚来京都不久就曾经进去过,在楼道里蹲了半宿,比犯人还不如。那些警察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动物,就连被抓进去的犯人也用眼角瞥自己。

    “别废话,赶紧去穿衣服,还得非等我动手帮你啊!”可惜孙丽丽的哀求并没换来同情,江竹意就差在脸上刻上几个字:我看不起你!

    “哎呦,这大早上的说话不能小点声啊?都吃枪药啦!我看看是谁这么不懂事儿啊,要不我今儿晚上去你们家窗根儿底下背背英语去?”这时屋门响了,紧跟着传来一阵破锣嗓子的叫声,洪涛穿着一身秋衣秋裤,脑袋上还顶着一条浴巾,一边擦一边走了出来。

    刚才门铃响他也听见了,不过那时候头上还带着泡沫呢,没法出来。等了一会儿,发现客厅里没动静,估计是孙丽丽去开门了。但是半天也没回来,他不太放心,凑合冲了冲就跑了出来,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早就来敲门。

    “……江警官啊……我说今儿早上树上的喜鹊直叫呢,合算是贵客到了,来来来,里面请,怎么能让江警官在大门口站着呢,屋里坐、屋里坐!”转过屋角,一看到江竹意的那张冷脸,洪涛立马就知道麻烦来了。至于具体是啥麻烦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更不能在大门口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交流,那样不就是对立嘛。先把她们弄进屋,茶水一张罗,不管喝不喝,你总不能再用眼睛瞪我了吧,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下面有啥话就好沟通了。

    “你就缺德吧!你家院子里哪儿有喜鹊啊?那个是喜鹊吗!”这两位居委会副主任认识洪涛,他在这一片儿这么有名,想不认识都不成。说话的这位不光认识洪涛,两个人还有不算浅的过节。现在好了,她报仇的机会来了,洪涛说是喜鹊,她非指着后面楼顶上两只乌鸦说事儿,纯搅合,就是要给洪涛添堵。

    原因就是她有个侄子老带着一群小混子在这一片儿捣乱,让洪涛直接扔后海里去了。打狗还的看主人呢,她觉得就这么忍了有损居委会副主任的威严,于是晚上带着侄子一家打上门来,想讹点钱。结果差点没让洪涛再揍一顿,这还不算完,第二天洪涛就找上了居委会的门儿,堵着门口指名道姓的这通骂啊,要不是管片民警出面和稀泥,洪涛打算一暑假每天早上都去居委会门口骂两个小时。什么玩意儿,自己家孩子都管不好,还有脸当居委会干部呢!

    “那个是喜鹊它姑姑,喜鹊叫了两声飞走了,它姑姑不长眼,非得过来再叫两声,这不是欠抽嘛!您等着,我一会儿就拿弹弓子给丫挺的打下来,让它瞎叫!”洪涛才不会和她客气,要不是江竹意在场,直接就得往外轰人,连废话的机会都不给。就算有江竹意在,面对这种挑衅他也不能惯着,指桑骂槐谁不会啊,来吧!

    “嗨,你怎么说话呢?你说谁是它姑姑?你什么意思啊!当着警察同志的面儿你还敢犯浑,我可告诉你,现在没你爹妈护着了,你招这种女人回来胡搞就是不成!”这位副主任也不是善茬儿,让她和洪涛面对面单挑她是不敢,但是有江竹意在她就不怕了,跳着脚的骂,连洪涛的父母都带了出来。

    成了,洪涛算是抓到小辫子了,你是个长辈,本来和小辈儿骂街就失身份,咱有事儿说事儿,没事还提人家已故的父母,啥意思啊?挨揍都没地方说理去,街坊邻居都不会帮她说话。洪涛要的就是激怒她,这个副主任水平太次,一急眼就啥都说,根本占不到理。每次都因为这个吃亏,她还每次都不长记性。

    “孙贼!你丫挺的嘴干净点儿啊,再提我父母我抽你丫挺的你信不!”瞬间洪涛就爆发了,脑袋上的毛巾直接就飞到了副主任的脸上,然后一只还穿着拖鞋的大脚丫就飞了起来,一个侧踢直奔副主任的胸腹而去。

    洪涛要打女人了?不是,他还没那么混蛋,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到她,因为江竹意在旁边呢。她的身手自己了解,自己这一脚是要吓唬人的,在这种人面前就得装混蛋,否则镇不住她们。你越知书达理她们就越利用这点欺负你,你越混蛋她们就越忌惮。在这种lc区胡同里生活,啥人没有啊,有好的也有坏的,你要是不能看人下菜碟,就得有一副好脾气。洪涛显然没有后者,那就只能强化前者了。

    “住手!你性子也太野了,有道理讲道理,动不动就打人,有理也变成没理了!”果然,江竹意伸手一按,就把洪涛刚刚抬起来的大腿给按了下去,这一脚踢了一半儿也就踢不起来了。但那位副主任也没好受,向后退得太快,脚下没跟上,要不是另一位副主任扶了一把,估计这个屁墩儿得坐到花坛里去。

    “您听听!她讲理吗?我父母咋了?你说他们能出来和你讲理吗?要这么聊也成,我就从你们家祖宗八代开始说!聊吧,我今天陪你聊到底,你不聊都不成。要不咱去办事处聊聊?也让你的领导看看你是个什么德性!”洪涛越说越气愤,作势还要往前冲,江竹意自然要拦着,然后他就把身体都靠在江竹意身上来回蹭。就算江竹意个头也不矮,照样还是扛不住他这一百多斤,很快就被推出了院门口,脸上还被洪涛的湿头发蹭上几滴水珠,很是狼狈。

    “……”趁着这股子乱乎劲儿,洪涛突然回头冲着傻愣愣的孙丽丽挤了挤眼,冲院子里努了努嘴儿。

    “哦……”孙丽丽已经看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洪涛一露面场面就变成如此混乱。但毕竟是在夜场里见过大场面的主儿,看到洪涛这个表情之后,立马就知道该干嘛了,抱着被子一缩脖子就进了院儿,随手把两扇大门一关,想了想还不对,干脆把其中一扇的插销也给插上,这才一路小跑进了屋。

    “江警官,我今天是看在你面子上不和她一般见识,您最好劝劝她,这么大岁数了别老干这种没**的事儿,管住她的破嘴。你去问问老街坊们谁不烦她,她配当副主任嘛!”洪涛又往前拱了几步,连江竹意的帽子都给拱掉了,一看街坊们也都闻声出来了,这才回头看了看,很大度的说了一番,然后转身推开一扇院门钻了进去,咔嚓一声落了锁。

    “高主任,您也是,提他父母干什么,看这事儿弄的……各位老街坊,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一点小口角,都回去吧啊。”江竹意看到洪涛走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儿,低头捡起帽子,一边向街坊们解释着,一边埋怨着那位副主任。她自己也是孤儿,在这方面很能理解洪涛的怒火。

    “哎!不对啊,他人呢?”可是没过两秒钟江竹意就反应过来了,刚才不是要检查那个女人的身份证嘛,怎么改成自己劝架了。再一看,嘿!院门紧闭,哪儿还有人影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