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057章 青梅竹马

正文 057章 青梅竹马

    “真伤了?是不是又打架了?”金月很不放心洪涛的话,伸手在洪涛左臂的石膏上敲了敲,这才勉强相信。

    “我是那么爱惹事儿的人吗?”洪涛有点郁闷,自己的大名在后海沿岸还算好使,但也没响亮到能跨区的地步。金月家在东城,和姥姥家很近,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些年的事迹呢?

    “切,你小舅都和我说了,你经常和坏孩子一起出去打架,还被抓进过派出所不止一次,对不对?”金月没吃洪涛这套,她有准确的消息来源。

    “我就没这样的舅舅!”洪涛都快怒极而笑了,自己这位小舅舅可真是对自己关怀备至啊,怎么啥都往外说呢?要说也说点好事儿啊,还专门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小舅前两年想追我姐,这些都是我听我姐说的……”金月不愧从小就是班主任的好班长,打小报告的毛病大了也没改,转眼就把小舅舅也给出卖了。

    “那最终你姐答应他没?”洪涛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表情就更痛苦了。

    “当然不会答应了,我姐才看不上你小舅呢,他连高中都没正经毕业,我姐现在可是画家了!”金月撇了撇嘴,小脑袋立马抬得老高,就好像她也是画家一样。

    “太好了!你姐的品位很对路!”洪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小舅舅坚决不能和金月的姐姐谈成,否则金月她姐姐就是自己舅妈了,自己管金月叫啥?这尼玛是乱了纲常啊!

    “那你有男朋友了没?你姐看不上我小舅舅,是因为他学历不够。我学历够啊,大学本科毕业,现在在卫星公司上班,咋样,品学兼优吧?而且我家是独子,你过门之后不用和妯娌小姑子之类的相处,现在连婆媳关系都没了。我小舅在你们金家姐妹身上惨败,好歹他也是我舅舅,我这个当外甥的不能视而不见,我得帮他报仇!给个报仇的机会呗?”不能让小舅舅和金月姐姐好上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这个小丫头从小就是自己选媳妇的标准,只是由于搬家才失去了继续接近的机会。原本以为这辈子和她就没啥见面的机会了,可是老天爷居然这么眷顾自己,逛大街都能逛到一个意中人,那就不能客气了,成不成先有个意向呗。

    洪涛是小学五年级下半年搬家的,刚开始搬走的时候,时不常自己还会利用周末的时间去姥姥家,顺便找金月玩玩。当时心里也没啥想法,两个人从小就是邻居,上一个托儿所、一座小学,放学做作业都凑在一起,习惯了。可是这一搬家,把从小培养起来的情谊也给搬没了,慢慢的互相都有了新的小伙伴儿,关系也就没那么密切了。尤其是上了初中之后,金月也是个大女孩了,就算洪涛没搬家,也不一定会整天和个秃小子混在一起。

    这一分别就是十多年啊,从来没见过面儿,只是听父亲偶尔提起过她的名字,自己父亲和金月父亲倒是一直维持着不错的友谊。现在突然见到了,就好像在洪涛原本平静的心里扔下了一颗鹅卵石,小波纹瞬间就弥漫开来,拦都拦不住。

    在自己这些年所遇到的同龄女孩子里,洪涛突然觉得金月最适合自己。首先两个人互相了解脾气秉性,虽然十多年没见面了,但性格这个玩意通常不会变化太大,还是有迹可循的。其次自己和金月也算是青梅竹马,有那么一点点感情基础,交往起来比较顺畅。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洪涛觉得金月和自己的性格比较互补。自己散漫、跳脱,金月从小就是好孩子,守纪律守规矩,一板一眼。要是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生活的话,说不定能互相促进、互相融合。而且金月的外貌也不错,就算长大之后少了一些儿时的可爱,但怎么说也得算是个美女,自己找上她不吃亏啊!

    “你又来!再贫嘴我可真踢你了啊!坐下,不许你站着,老比我高这么多,真讨厌!”可惜洪涛这番话没得到金月的认真考虑,也难怪,他这种说话方式让人根本就无法判断真假,总以为是开玩笑呢。

    “你在哪儿上班呢?我金叔和郭姨身体还好不,哪天我去看看他们吧,十多年没见了。”既然金月没正面回答,洪涛也就没法死气白咧的追问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先去看看未来老丈人、丈母娘也成啊,咱来个曲线救国!

    “他们离婚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没想到洪涛这次又找错了方向,金月一提起自己的父母,神情立马就落寞了很多,脸上的小酒窝都不见了。

    “哦……这样啊,那你自己过得怎么样?”洪涛差点伸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你说这个天聊的,咋就那么不顺呢。

    “我和我爸过,我姐跟我妈。其实……其实我没考上大学,只混了一个大专,现在在园林局公园管理处上班儿,还是我爸帮我找的,凑合混吧……你呢?刚才你说在卫星公司?那不是成科学家啦!小时候你不是最想当科学家?”一说起自己,金月的神情就更落寞了,几乎是每说一句话就叹一口气。

    “啥科学家啊!我也是没考上正经大学,要不是我爸我连大专都上不了。毕业之后分配在首钢了,我不愿意干,就自己找了这么一家公司,合同工,也没啥高科技,帮着转播电视信号,说白了就是盯着一大堆电视发呆。”这些年洪涛真不知道金月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小舅舅这个家伙属于单向阀门的,往外秃噜自己家的事情哗哗痛快,可是往里却一点都不传达。一听金月自己的描述,洪涛立马就感受到了她内心中那股子浓浓的郁闷。

    金月从小就是个追求上进的孩子,到自己搬家之前她年年都是三好生,也一直都是班长,学习虽然没自己好,但也是第一流的。要是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她就是保送重点初中的结局,然后一路保送、推荐下去,就算有天赋限制不能考上最最最重点的大学,弄个一般重点大学也不是问题。

    按照她的脾气和自身条件,只要进入大学,百分百是第一波入党、第一波学生会干部,和导师、系主任的关系也自然很好,她向来是老师的贴心干部嘛。然后按部就班的毕业、按部就班的被大单位选中、按部就班的进入青年干部行列。就算因为家庭背景不足,无法获得足够的上升推力,到三四十岁的时候混个处长当当还是不难的。女干部啊,还是美女干部,万一抱准了粗腿,说不定就一飞冲天了呢。

    可现在她的人生轨迹完全变了,原因洪涛大概也能想到,家庭的分裂对一个初中孩子来讲还是非常致命的,很容易在思想上产生巨大的波动,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好好上学、不好好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这些东西不是洪涛凭空猜出来的,而是他亲眼所见、亲身感受。在他初中、高中的时候,也碰上过和金月家庭类似情况的同学。那些孩子会显得很孤独、很心事重重,最终的结果没几个好的。好孩子变成了一般孩子,一般孩子变成了坏孩子……

    原本洪涛还想使劲儿显摆显摆自己的学历、工作,好让金月觉得自己不太垃圾,还算门当户对,但是听完了金月的叙述,洪涛马上就把原来的方案推翻了。这时候如果还在自吹自擂,那不是成心戳她的肺管子嘛。此时她需要的不是看着别人飞黄腾达,而是让她感觉到每个人都有不如意的平衡感。这倒不是说金月是个气人有笑人无的小人,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只不过程度有高有低罢了。这是人性啊,是人就免不了俗。

    “又说谎!你这两兜子影碟得有上万块钱了吧?别说这都是给单位买的,你们单位要这么多影碟干嘛用?还有演唱会?”金月可没那么好糊弄,她对洪涛说的每句话都会过好几遍脑子,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否则就得吃亏受骗,都成条件反射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