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章 往事

    据说梦这个玩意都是模模糊糊的,细节啥的不会都很清楚,醒来之后只能记个大概其。洪涛以前也做过梦,没有一个和这几个梦似的,醒来之后都会记忆得非常清楚。人物、环境、细节丝毫不差,根本就不像是梦,更像是在自己身边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还是令自己印象深刻、很难忘却的那种事儿。

    这次的梦里,三元娱乐城已经开始营业了,自己也正在这里当设备主管,不过其它情况就有点不同了。首先就是人际关系完全不同,在梦里自己和张媛媛、孙丽丽之间的关系好像并不太和谐,甚至说有点敌意,原因是她们对这个工程的效果并不是很满意,主要有三点。

    第一,舞台的问题。这个舞台是不错,不光可以满足平时营业中的正常使用,还能在过节过年时搞一些中小型的演出,用来烘托现场气氛。但它在设计的时候显然漏掉了一个对于专业演出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更衣室和化妆间。以至于来表演的模特队也好、文艺团体也好,都得在包间里更衣化妆,然后再穿过散台区和舞池走上舞台。这不光会让现场显得比较乱,更会显得不那么专业。

    第二,墙壁问题。那些吸音板最终是用一层很高档的幔布给遮挡上了,这样显得大厅更富丽堂皇一些。可这些幔布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隐患,它们不防火啊。坐在大厅里的散客里什么人都有,有的人喝多了就拿烟头故意去烫这些幔布,也有人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把烟头杵在了幔布上。结果这些丝质的高档幔布上很快就布满了大窟窿小眼儿,既体现不出富丽堂皇的一面儿,还成了火灾隐患。每次消防部门来检查,都得让张媛媛咬着牙付出一笔好处费才能勉强过关。

    第三,设备控制间问题。凡是来这里的客人,没有一个不对这个位于四楼最显眼位置的控制室提出微词的,甚至还有喝多了的客人来控制室里骂人的。按照他们的理论,自己花了大价钱,凭什么要在两边的房间里待着,而让洪涛这个工作人员和一大堆破设备占据着这个视野最好的主要位置。

    对于这三个问题,如果说光怪汪建新和自己,洪涛觉得不太公平。当初开始做工程设计的时候,谁也没提出这些问题啊,甲方既要求效果还要求美观实用,这就已经超出了灯光音响安装工程的范畴,而是应该由室内装潢设计师来做的工作。当然了,洪涛觉得自己和汪建新、吴逸夫也不是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假如在工程展开的初期就能多按照实际使用情况仔细多想想,这些缺陷就可以避免。

    当时由于这些问题,自己这个留守在夜总会里进行后期维护和收取尾款的角色就成了矛盾的焦点。张媛媛觉得花了大价钱但结果有缺陷,自然不会毫无表示;而自己觉得这些责任不全在己方,己方是按照合同百分百完成了工程,就该付钱。双方各有各的理由,谁也不想向谁低头,于是一场明争暗斗就开始了。

    在这场斗争里,自己最终获得了胜利,不过也是惨胜,手段还不怎么光彩。当时自己除了要负责调试、维护这些设备之外,还要帮助张媛媛培训出来一个合格的调音师,否则这些在当时还算比较新的设备很少有人能在短期内搞明白。因为很多参数都是在安装过程中设定的,只要洪涛自己不说,谁也不知道。而缺少了这些基础参数,想把一整套设备重新调整好,难度非常大。

    这就是洪涛的杀手锏,只要张媛媛一天不给他结清尾款,他就一天不让这套设备处于完好的工作状态下,也不是说出毛病,但就是使用效果不理想。而且洪涛根本就不诚心教那个张媛媛从别处找来准备接替自己的音响师,表面上看着是什么都教了,可洪涛一不在场,这套设备他就玩不转,各处都是问题,有时候大厅里连正常营业都不成。

    慢慢的,张媛媛也明白了洪涛的意思,在权衡了利弊之后,不想再这样把生意耽误下去,就主动找洪涛谈了一次。答应把尾款付清一半儿,但洪涛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对接任者的培训。待接任者完全掌握了这套设备的使用和维护方法之后,再结清另一半尾款。

    洪涛最终还是答应了张媛媛的这个条件,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再这么折腾下去,她的买卖会受损,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就算自己家里在公安口有人,但也达不到跨区去挺自己的程度,而且这件事儿说起来也没啥露脸的,总不能仗势讹人吧。至于另一半儿尾款,洪涛根本就没惦记,它基本就拿不回来了。张媛媛的意思很明白,她也不想和自己继续纠缠了,打算吃点亏用一半儿尾款换个清静。最终的结果是双方各让了一步,还算是没有撕破脸,之后这里的设备出了什么问题,只要张媛媛来电话,洪涛还是尽快去给她解决,不能说关系好吧,也算没结仇。

    “真尼玛是邪了门了,梦里怎么和真的一样呢!”洪涛醒是醒了,可他被自己的梦给吓得浑身冰凉,因为梦里那些设计缺陷在现实里也真真切切的存在,而且是自己昨天晚上亲眼所见的。

    如果不是这个梦,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缺陷以后能引起那么多麻烦。按说能借着梦境来把这些缺陷找到,对洪涛来说是福气,这些缺陷并不是不能弥补的,尤其是在工程还没开工的时候,费不了什么力气就能全部改过来。可洪涛根本就高兴不起来,他觉得这件事儿太匪夷所思了,再联想起之前江竹意的梦,立马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成,必须要去拜拜了,这次不管谁来开法/会,我都得进去!”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想了好久,洪涛还是没搞明白在自己身上为何会发生如此难以解释的事情。但是他想明白了一点,这件事儿不正常,非常不正常!而且依靠科学是无法解释的,那就只能去依靠神学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