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022章 心灵感应

正文 022章 心灵感应

    “……你大爷的,没一个好东西!我爸说的没错,我就是和你们学坏的!对,这不怪我,我是受害者!”洪涛让孟队长说得哑口无言,自己这位小舅舅可真不给自己挣脸啊。但是洪涛有办法让自己心里好受些,那就是免责大法,把责任都推到别人头上,自己就纯洁多了嘛。

    “这尼玛是警察世家啊,怪不得脾气这么暴呢,遗传!”人都走了,洪涛也找不到人磨牙,只好躺在床上一边吃点心,一边拿起那几张白纸翻看。这是从档案里复印出来的,很多地方还带着公章和相片,就是那位女警察的档案。

    “她耳朵上好像没缺口吧……连伤疤都没有!看来我是多想了,一个梦而已,人家是穿古装的,她穿警服,肯定不是她。无非是长得像名字一样而已,中国这么多人,保不齐就巧了呢。”翻了几页,找到了一张江竹意短头发时候的照片,洪涛使劲看了半天,又一只手举着这张纸跑到窗户边上对着光亮看了看,然后长长的送了一口气,算是把心头这个困扰了自己好几天的执念放了下去。

    “吃饱了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还带我去开开眼,小爷我泡歌厅的时候,你们俩土包子指不定还在哪儿闷在屋里***呢,切!”解决了一桩心事,洪涛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未来还是很光明的嘛,拿起点心接着吃,然后往床上一躺准备睡觉,不过又想起刚才孟队长的话,很是窝心。

    他和别人一起给歌厅装灯光音响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当时他正在上学,出去干私活儿挣钱肯定得不到父亲的支持,在加上歌厅这种场所在父亲眼里是极端丑恶的存在,就更不能说了。小舅舅也不能告诉,他那张嘴也不严实,保不齐啥时候就和母亲透露了。但是一说起歌厅,他身体里的荷尔蒙又有点分泌过盛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他高中就接触过,上了大学也没老实过,但那些青涩的同学显然缺乏歌厅小姐身上的某些风情,想起来还是很勾引人的。

    想着想着洪涛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睡梦里他好像是和小舅舅一起去了京城最大的一家歌厅,还叫了一屋子小姐。可是抓那个都抓不到,她们都轻飘飘的,一碰就飞远了,自己就玩了命的追啊,可是身上无比的沉重,怎么跳也跳不起来。好不容易摸到一个往下一拉,才发现自己是抓着一只女人的脚腕子,那个女人穿着一双黑色的半高跟皮鞋,肉色的丝袜,脚腕子很细、很有骨感……

    拉呀拉呀,洪涛顺着脚腕子使劲往下拉,可是她的腿怎么就这么长呢,拉了半天还没摸到膝盖。不管了,就是你了,还得拉!绿裤子……绿上衣……铜口子……越拉洪涛觉得越眼熟,最终一咬牙一用劲儿,终于算是把她从天上拉下来了,一张横眉立目的脸呈现在自己眼前。

    “啊!……鬼啊!嘶……疼啊!护士,护士!”瞬间洪涛就从床上蹦了起来,瞬间他也被一股钻心痛给惊醒了,原来是个梦,压在自己胸口上的不是别的,而是半个手臂连着手都打着石膏的左手。

    “怎么了?”一个中年女护士的脑袋很快出现在病房门口。

    “能不能来一针杜/冷/丁啊,吗/啡也成,疼死我了。”洪涛指了指自己这一头汗。

    “那可不成,打止疼药会对你的骨骼愈合起副作用,先忍一忍吧,头几天是有点疼,咬咬牙就过去了,你也不想骨头长不好以后落下什么毛病吧?”中年女护士笑得很慈祥,说话也很有道理,让洪涛无话可说。

    “唉……都高干病房了,怎么就不能有几个年轻漂亮的护士呢?难道说领导们都喜欢年纪大的?恩,还真有可能,领导嘛,肯定都不是凡人!”等护士带着笑容消失在病房门口,洪涛又开始嘀咕了,他这几天连一个年轻护士都没见到,岁数最小的也都三十多了,这让他每天都有点难熬,没有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每一分钟都显得那么长。

    “咋又是她呢,这次还改成警服了,难道说就是她!”再次躺到床上,洪涛就睡不着了,除了手疼之外,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刚才梦里的那个女警察。她就是江竹意,不对,应该说就是江警官,除了耳朵上依旧有个小缺口之外,所有特征都一模一样,真是阴魂不散啊。

    “怎么又是他!”此时同样在问这个问题的还有一个人,江竹意!

    江竹意生长在一个警察世家,她的父亲是市局十三处的一位老警察,母亲在看守所工作。十三处这个称号后世已经没了,升格成了公共交通安全保卫总队。但是在八九十年代里,有一种人非常非常不乐意听到这个单位的名称,这种人就是洪涛在地铁站门口揍的那种,小偷!

    在这些小偷、佛爷嘴里,十三处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炮局。它就坐落在东城区炮局胡同里,主要工作就是处理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案件,最多的就是小偷了。所以它的杀手锏就是一个叫反扒队的机构,这些警察大多都是便衣,平时就混在公交车和地铁里与普通乘客没啥区别。但对于专吃公交车的小偷来说,这些人就是天敌。

    这个工作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风光、有趣,常年和这些小偷作对也是很危险的。有些小偷比较专业,都是团伙作案,更是多进宫的悍匪,随身都带着利器,一旦被抓就会拼死反抗。人一旦急眼了才不会管对方是警察还是平民呢,江竹意的父亲就是在一次反扒行动中牺牲的。而她的母亲在父亲离世之前几年就患病去世了,于是这个当时才上高中的小女孩也就成了孤儿。这些年一直照顾她生活工作的是她父亲的一个同事,也就是孟津所说的那个炮局四大姑奶奶之一。

    至于谁是炮局四大姑奶奶,为什么叫这个绰号,洪涛知道的不多。她们的年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成名的时候还没自己呢。但他多少也耳闻过一些流言,这个绰号不是公安局内部的人起的,更不是她们自己起的,而是在她们手下吃过亏的那些犯罪份子叫响的。大概意思就是形容她们的手段比较厉害,比如说她们里面有善于辨认足迹追踪的、有善于通过体貌特征抓现行的,反正据说每个人都有一手绝活儿。

    女人在公安系统里一直都不是主力,但也不是说女人就不适合干这个工作。有些女性反倒干得比男人还出色,只是数量相对较少而已。可一旦有了点成绩,出名非常快,物以稀为贵嘛。这就有点像女人喝酒,大部分女人都不善于饮高度酒,但有些女人体内的蛋白酶却天生可以分解酒精,一旦碰上她们,平时很能喝的男人也得甘拜下风。这四位姑奶奶估计就是属于这种情况,现在又多出一个接班人,就是江竹意。

    她从小就耳濡目睹了父母的工作性质,估计体内也有他们的基因,再加上那位很有名的干妈在一边做榜样,所以对警察这个工作一直都很向往,立志要当一位叱咤风云的女警察,让所有犯罪份子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哆嗦。于是她高中毕业之后就报考了公安大学,还真考上了,经过四年的学习,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

    毕业之后她没有依靠父亲的老同事、老领导给予的照顾留在市局里坐办公室,而是提出要去第一线工作,主要去向就是市局二处,也就是刑侦处。如果不够格的话,先去分局刑警队也成。因为她在大学里主攻的就是犯罪学、治安学和侦查学,并立志成为父亲那样的实干型警察,而且还要比父亲更厉害,不光抓小偷了,大案要案也得上。

    在这个问题上,她也得到了她那位干妈的鼎力支持,这才突破了重重障碍,算是得到了领导的同意。不过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怕学习成绩再好,也不适合立刻到一线去工作,毕竟学校里学的东西和实际做的工作相差甚远。尤其是刑侦工作,靠的不是学历而是经验和阅历。这个道理领导也明白,就先把她放到派出所熟悉熟悉警察的日常工作状态,过些日子再调到分局刑警队去跟着办几个案子,看看她到底适合不适合做这种又苦又累又危险的工作。

    结果吧,江竹意还是个血很热的有志青年,她放弃了那些辖区非常小、治安非常好的派出所,又把几个有她父亲关系的所也过滤掉了,选来选去,就选到了新街口派出所。这里是繁华地带,辖区很大,西临西直门、北临二环路,还有一个日渐繁华的后海地区,辖区内人口众多、成分复杂,这两年发案率算是分局里最高的所了。按照江竹意的说法,她就是要到最艰苦的环境里来锻炼自己,她自己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干刑侦的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