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慕北辰心高气傲

    “我瞎说?”张音笑吟吟的,看着南箫,那张妆容精致的脸上笑意就更深了,“南小姐大可以去网上搜一搜,慕总如今身上官司缠身,我听说进出警厅也有好几次了吧?怎么,这些他都没有跟你说吗?”

    “......”

    肚子忽然一股骤痛传来,南箫脸色倏然就惨白了下来。

    “警、警厅?”

    “对啊。”张音的口吻很轻快,看着南箫时好像在可怜她一般,“南小姐不知道吗?”

    “......”

    她知道什么?慕北辰什么都没跟她说。

    怪不得...沈冀把她的电脑和手机都收起来了,怪不得,家里的电视坏了这么多天也没有装新的。

    原来......

    肚子太疼,南箫几乎站不住,只能一只手捂住腹部,缓缓靠着身后的柜台架子才能勉强站稳。

    “你没事吧?”

    顾一航皱眉,想要过来搀扶她。

    但也只是抬了抬手,又放下了。

    张音似笑非笑。

    等南箫慢慢缓过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走了。

    柜台的售货员看她脸色难看,倒了热水过来,“女士,您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

    南箫喝了水,道谢,又摇摇头,“我没事。”

    ......

    这个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开车了。

    南箫给司机打了电话,自己一个人蹲在马路边,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看过来,她却没有任何感觉。

    满脑子都是张音的话。

    慕北辰......

    他怎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半个字都不同她说?

    所有人都瞒着她。

    南箫心里乱糟糟的。

    她这样的状态,回到南府时人还没走进客厅就晕倒了。

    佣人们尖声惊叫,很快拨打了120,也惊动了楼上书房里谈事情的南震霆和沈冀。

    整个南府几乎乱成一团。

    ......

    南箫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慕希宇趴在她的床沿上,小家伙睡着了。

    南箫心头一暖,想伸手去摸摸儿子的头,刚刚一动,慕希宇就醒了。

    小家伙揉着惺忪的眼睛看她,几秒钟之后小嘴巴一咧,“箫箫,你醒啦?”

    “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箫声音有点干哑,看着儿子红扑扑的脸蛋,心里柔软的不行。

    “我担心你啊,你忽然晕倒了,我都好害怕呢。”

    小家伙声音委屈又担心,听的南箫一阵心疼。

    摸了摸儿子的短发,“外公呢?”

    她隐约记得,晕倒之前好像是听见南震霆的声音了。

    “外公在外面和医生说话呢。”

    慕希宇撇了撇嘴,一句‘医生叔叔说,弟弟差点就没有了’刚要出口,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

    慕北辰几乎一身狼狈走进来。

    头发微微乱,身上外套都没有穿,俊颜上表情紧绷。

    南箫眼睛和他对上,一时又是气恼又是心疼。

    恼他竟然什么都瞒着她,半个字不说,又心疼他自己默默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着。

    这个男人!

    “爸爸!”

    慕希宇乖乖叫了一声,虽然很想待在病房里陪着箫箫,但小家伙还是有眼色的。

    不想当爸爸妈妈的小电灯泡,所以撅着小嘴巴自己出去了。

    南箫一只手还隔着被子搁在腹部上,另一只手抓着被角,眼圈慢慢的,就红了下来。

    “sorry,”他过来,坐在床沿上,把人扣进怀里,“让你担心了。”

    “你简直混蛋,联合所有人瞒着我!”

    南箫抬手捶他,但软绵绵的根本没什么力气,她自己也舍不得用多大的力气。

    “是是是,我混蛋,你别和我这个混蛋计较,嗯?”

    “......”

    认错态度倒是积极。

    南箫吸了吸鼻子,挣扎着从他怀里仰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官司缠身?张音说......”

    她倏然住了口。

    慕北辰已经拧紧了眉心,低头看她。

    南箫:“...我上午在商场里碰见张音了。”

    他冷哼,“还碰见顾一航了吧?”

    “......”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慕北辰你别转移话题。”南箫略微严肃了语气,“你要是再不说实话,以后你也别跟我说话了。”

    他挑眉,把事情简化了一遍,挑简单的来说。

    隐去了一大堆乱七八糟扑朔迷离的事情。

    说完,南箫肩膀被他一转,两个人面对面。

    “这是男人的事情,我会解决好,南箫,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知道吗?”

    他的手探进被子里,轻轻覆上她的肚皮。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女儿,嗯?”

    南箫觉得自己鼻子酸了,突然矫情起来。

    看着他的眼睛,低头又扑进男人宽阔的胸膛里。

    心里替他担心,但也明白,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帮的,就是不给他添麻烦。

    “好了,乖一点。”

    慕北辰心头柔软,手轻轻抚着她,“箫箫,接下来我的工作会很忙,可能分身无暇,顾及不到你。”

    “我知道。”

    南箫声音有点闷,脸在他胸口上蹭了蹭,“慕北辰,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

    慕北辰晚饭之前离开的。

    他的工作很忙,南箫都不敢开口留他一起吃晚饭。

    医院准备的孕妇营养餐清清淡淡,南箫并没有胃口。

    慕希宇被慕家的司机接回慕家大宅去了,小家伙毕竟是慕家的小少爷,总不好一直陪着南箫住在南府。

    晚餐是南震霆陪着一起吃的。

    一直到安静用完晚餐。

    南箫其实只喝了小半碗的汤,因为没有胃口。

    南震霆看着女儿,叹气。

    “这是男人的事情,箫箫,你别管。”

    “爸爸,您不能帮一帮他吗?”南箫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和他说话,“北辰他......”

    “箫箫!”

    南震霆皱眉打断,“不是我帮不帮的问题,如果他慕北辰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我怎么放心让我的宝贝女儿嫁给他?”

    况且,那个姓慕的小子心高气傲的,也不会开这个口的。

    ......

    南箫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

    她的身体需要静养,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孕妇千万要放松心情,不能再忧心焦急的。

    南箫也明白,自己这个身体,是万不能再胡乱折腾了。

    既然她都知道了,手机和电脑沈冀也还了回来。

    南箫躺在床上时总是忍不住的刷微博,刷新闻。

    网上从一开始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到现在,骂声少了一半,更多的是质疑的声音。

    博远集团的公关部门也发了声明。

    还有记者会。

    记者会没有全程直播,南箫只看了叙述,上面慕北辰的表态是自己会全力配合警方的调查。

    ......

    南箫出院回家之后的第三天,慕老太太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慕家大姐。

    慕北辰公司的事情之后,老太太整个人憔悴了不止一圈,从前总是特别精神,充满活力,现在,脸上都是挥散不去的愁容。

    “伯母,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南箫的声音细细的,因为她和慕北辰之间一连串的事情,如果那天顺顺利利的领证,现在她应该改口喊一声‘妈妈’才是。

    “我没事,倒是你。”慕老太太伸手握住她的手,心疼说道“北辰的事情就让他自己解决去,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可经不住折腾,知道吗?”

    南箫点头,“我知道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大宅那边打了电话过来,慕老太太才起身告辞。

    母女俩出了南府,慕静宁才挽着母亲的胳膊叹气。

    “您说说,北辰这都是...从前娶了一个顾雨瑶已经够倒霉了,现在倒好,他找谁不好,直接找了前妻的弟妹,这......”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慕老太太拍拍女儿的手,“这些话,你别拿到老四跟前去说,南箫也是个可怜的,唉...都是老四自己做的孽。”

    慕静宁点头,“如今顾雨瑶这个女人也不知道纠结了哪方的势力,四弟这回势必要全力以赴,母亲,要不我们把南小姐接回大宅去吧,也方便照顾一些。”

    “只怕那位南先生不会同意。”

    慕老太太叹气,她现在担心的是,顾雨瑶万一狗急跳墙,把南箫曾是顾家养女的事情公布出来......

    顾家前儿媳和前女婿...恐怕会被人骂翻天去。

    ......

    晚上。

    南箫和苏湘湘约了在外面吃饭。

    她心里烦闷,担心慕北辰,总闷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所以南震霆得知她约了朋友吃饭,就让司机送着南箫出门了。

    和苏湘湘约在离博远集团不远的一家中餐厅里。

    苏湘湘出院之后就一直在家里休息,好不容易约着南箫出来一趟,知道慕北辰最近麻烦缠身,也没有再逗她。

    点了菜之后,苏湘湘凑过去,和她说“我听说慕总公司的事情上面已经组织了专门的调查小组在秘密调查了,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别太担心了。”

    她本意是想安慰安慰南箫的。

    但南箫抓住的重点却是---

    “你听谁说的?”

    “......”

    南箫狐疑看她,然后试探问“我大哥告诉你的?”

    苏湘湘:“......”要不要猜得这么准?

    摸了摸鼻子,那双漂亮的狐狸眼一挑,“就、就听一个朋友说的。”

    南箫眯了眯眼睛,她和慕北辰一起久了,眯眼的时候有点狡黠的感觉,学到了他身上一点点那种坏。</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