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 终章

    狭小的车厢内

    燕茴睁大眼睛,眼中透着一股惊惶无措,他的手掌下方微微抵住隐私的地方,她的心脏紊乱,他的手指粗粝,一点薄薄的茧子,带着异样的酥麻悸动,燕茴呼吸急促,嘴唇有些红肿。紫you阁

    那模样……

    太诱人。

    若不是现在时间不对,他真想在这里就直接把她给……

    战扬看着她显然是被吓到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本来就是打算浅尝辄止,可是她的味道着实太好,香甜可口,就像是甜美的糖果,即使吃再多也不会觉得腻。

    明明空调很凉,战扬却觉得身上的温度不断攀升燕茴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嘴角。

    战扬身子紧绷,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趁着最后一根神经没有被崩断之前,他立刻抽身离开,做回自己的位置,大口喘着粗气。

    燕茴立刻起身,将领口攥紧,皮肤依旧很烫,他带来的热度从未褪去消散。

    “热——”燕茴将袖捋起来。

    “这么热的天,怎么想起穿长裤了。”战扬随口一问,下一秒,燕茴就直接挽起裤脚,白嫩的小腿满是红肿,战扬拧眉,“怎么回事?”

    “昨晚被我爸罚站,咬了一腿的包。痒死我了。”燕茴说着伸手就去抓挠。

    “别碰,我带你回去,给你抹点药。”战扬看得一阵心疼,心底那股热浪也消散不少。

    到了部队,便直接将她带去了医务室,军医倒是很诧异,这战扬已经是战北捷的儿子,在部队也算是出名,就是没见过燕茴,此刻看他忽然抱了个娇俏的小姑娘进来,自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坐着别动。”战扬将她放在床上,将她裤子直接挽起来,越看越是心疼,“你明知道要罚站,怎么不穿长裤,自己的皮肤不好,你不知道嘛。”

    “我也不知道会被咬成这样啊。”燕茴咬着嘴唇。

    “小战同志,药膏。”军医送上药膏,坐在一边,“女朋友?”

    “嗯。”战扬一点点给她擦药膏,根本没空搭理军医,女人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她原本还想将自己表妹介绍给战扬的,没想到人家都有女朋友了。

    “疼,你轻点儿。”燕茴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待会儿就好了,都这样了,别穿长裤,一直捂着不好。”

    “可是太丑了,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你打扮得那么漂亮给谁看,我不嫌弃就行。”战扬越看眉头拧得越紧,心疼得紧。

    “你敢嫌弃我试试看。”

    “你什么样子我没看过。”战扬指腹粗粝,白色的药膏在他手指的按摩打圈下,慢慢变成透明色。“我就离开几天,你就把自己照顾成这样了。”

    “所以说嘛,你要离开我太久,你都不知道你离开这几天,我都被人欺负死了,小北哥整天载着我去接小董,每天给我撒狗粮。”

    “大哥也是,从f国回来,还是整天和嫂子腻歪在一起,都不搭理我,感觉全世界都在谈恋爱,就我一个单身狗!”

    “你说什么!”战扬挑眉,“你当我是死人啊,单身狗?”

    “你不是不在我身边嘛。”燕茴咬着嘴唇。

    军医看了半天,着实是瞧不下去了,这女娃娃说话软糯可人,每一句听着都像是在撒娇,就是她一个女人听了都受不了,更别说男人了,着实惹人疼,难怪一向不近女色的战扬看她的眼神都透着一股甜腻。

    军医帮他俩拉上帘子。

    战扬直接坐到床边,将她的腿搭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

    “你后悔了没?”

    “什么?”燕茴就是想起这段时间有点失落而已。

    “和我在一起。”之前战扬没回部队,觉着他们就像是最寻常不过的小情侣,只是刚刚确立关系,算是热恋期,自己就离开,燕茴这种粘人的性子,肯定觉得难受。

    “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喜欢你,就和你在一起啊。”燕茴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腿。

    战扬轻轻抚弄着她的腿,“你这几天是不是很想我。”他忽然靠近,低头就要吻住她的嘴唇。

    燕茴忽然伸手撑住他的胸口。

    “等会儿,有个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什么?”

    “你当时走的时候,居然一句话都没和我说,战扬,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朋友。”

    女军医微微挑眉,这该不会要吵架了吧。

    “我怕见到你就不想走了,我恨不得把你装到口袋里打包带走。”

    “是嘛?”

    “肯定的啊,我最近想你想得……”

    帘子透光,可以看到两个人头已经凑到了一起。

    女军医咋舌,果然是年轻人啊。

    “你别乱动,药膏都没完全吸收。”

    “不行,再亲一口。”

    “好!”战扬拗不过她。

    然后这左一口右一口的,居然整整亲了半个多小时,女军医叹了口气,想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被小屁孩喂狗粮,能不能关爱一下她这80后的“空巢老人”啊。

    “我待会儿带你去叔叔阿姨的家属楼,再给你打饭回来,你一早出来,肯定没吃饭。”

    燕茴笑了笑,不说话。

    这都要走了,还不忘秀恩爱。

    “我抱你吧。”战扬站在床边。

    “背我吧,抱着比较累。”

    “嗯!”

    燕茴爬到他身上,就像个小猫一样蹭了一下他的脖子,“战扬,你身上都是汗臭味。”

    “训练了一半去找你,你说呢。”

    “那待会儿一起洗澡?”

    战扬脚下一个趔趄。

    “哈哈——和你说着玩的,你甭想占本小姐便宜。”

    女军医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来去食堂打饭,和人闲聊才知道那是燕殊家的闺女,她到这个军区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燕殊给她印象就是比较严肃冷峻的,听说他以前是个军痞,现在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战扬趁着出来打饭的功夫给燕殊打了电话。

    燕殊知道燕茴没事,这才放了心,直接驱车就往军区赶。

    燕茴哪里知道,自己就是离开了半天,整个京都都要被燕殊掀得底儿朝天了。

    等燕殊到家属楼的时候,燕茴趴在床上,睡得倒是深沉,见到她安然无恙,燕殊才算彻底安心,一路上攒了许多的话准备责备她,只是见到了她,这话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走到床边,看到她腿上的红肿,自然又是一阵心疼。

    拿过被子,给她盖住被子。

    “爸爸——”燕茴忽然呢喃一声。

    “嗯?”

    “我错了,你别生气,唔——”燕茴说着翻了个身。

    燕殊伸手捏了捏眉心,忍不住嗤笑,难不成这丫头做梦自己都还在批评她?在她心里自己到底是有多么严厉啊。

    “嗯?”燕茴腿上难受,伸手就去抓挠。

    燕殊按住她的手,自己动手给她揉了两下,燕茴翻了个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方便燕殊动作。

    燕殊无奈的一笑,都是养闺女贴心,自家这个只要不给自己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燕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一睁开眼,没想到就看到了很香艳的一幕。

    战扬似乎刚刚回来,正在脱衣服,他衣服都湿透了,贴在身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肌肉线条,他的手指捏住背心下摆,慢慢将衣服脱下来,随着衣服缓缓被脱下来,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腹肌,此刻正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起伏,裤子微微往下褪了一些,胯部的人鱼线隐约可见。

    燕茴忍不住咋舌,真是看不出来啊,看着挺瘦的,没想到脱了衣服这么有料。

    燕茴看得愣神,正想着战扬这下子应该脱裤子了吧。

    她的目光落在某处,想起白天在车里,战扬明显的身体变化,自己都忍不住开始口干舌燥,真是作死了。

    战扬手指解开皮带,忽然扭头看了一眼燕茴,四目相对,燕茴立刻扯过被子将整个人蒙住。

    战扬轻笑,“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燕茴咳嗽两声。

    “你是准备看我把我衣服脱光?”

    “我哪有。”

    “我去洗个澡,你赶紧起床。”

    随着一阵关门声,随之而来是哗哗的水流声,燕茴方才掀开被子,拍了拍红扑扑的小脸。

    燕茴,冷静点!

    裸男什么的,更劲爆的你也看过了,现在脸红什么啊,简直丢人,丢人!

    战扬洗澡很快,穿了个简单的军绿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就走了出来,脖子上搭着毛巾,“你的腿怎么样?”

    “还好,不痒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透。”

    “我再给你抹点药!”战扬拿着药膏走到床边。

    战扬手指握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腿搭在自己腿上,只是她忘了燕茴此刻穿得可不是什么长裤,而是睡裙,裙子直接被褪到了大腿上方,某些地隐约可见。

    “你干嘛!”燕茴立刻将裙子拉下去。

    战扬手指收紧,直接将药膏扔到一边,翻身就把她压在了怀里。

    这两个人刚刚都受了一点刺激,完全就是干柴碰烈火,一点就燃,房间里的温度逐渐攀升,这本来就是打算亲个嘴儿的,没想到越到后面越是有些失控了。

    战扬就是自制力再好,也禁不住燕茴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战扬,我们试试好不好。”

    战扬眸子一紧,狠狠吻住她的嘴唇,“燕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

    “我知道啊,就试试嘛,你不想要我?”

    “我做梦都想要你!”

    战扬哪里禁得住这般挑逗,直接就脱了燕茴的衣服。

    其实这两个人都是个小菜鸟,这两个人摩挲了半天,几乎都没找到门路,倒是弄得两个人都出了一身汗。

    战扬呢,就是想让她舒服一些,可是燕茴就比较猴急了,这两个人在床上折腾了半天,气喘吁吁。

    “战扬,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不是在学嘛。”

    “这事儿哪有现学的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我平时难不成还能找人练习?”

    “你敢!”

    “怎么就是找不对地方。”

    “那是你傻!”

    “燕小茴,就你懂得多,有本事你来!”

    “我来就我来!”

    燕茴一翻身,直接骑在战扬身上。

    这可把战扬折腾坏了,险些废了。

    不过燕茴最后倒是真的摸对了门路,只是……

    最后疼得直冒冷汗,简直比来姨妈还疼,燕茴趴在战扬身上不敢动弹,战扬一看出了血也不是不敢乱动

    两个菜鸟居然就这么在床上歇了半个多小时,战扬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是男人的第一次通常都比较……

    咳咳!

    因为这事儿,燕茴笑了他不少次,战扬心里憋屈啊,这事后总得在燕茴身上讨回来吧,最后还是燕茴被折腾得下不来床。

    燕茴在部队待了四五天,病恹恹的回到家,脸色惨白,眼底有着红血丝,黑眼圈明显。

    姜熹问她是不是被欺负了,她只说那边蚊子太多。

    燕西嗤笑一声。

    “是啊,蚊子很多,出去的时候就是腿上红肿,现在是全身,你可真是招蚊子。”

    这可气坏了燕茴,这燕茴哪儿知道战扬那么禽兽,知道自己要回来,愣是一宿都没让她睡觉,整整折腾了一夜,人家第二天生龙活虎的去训练了,她在床上虚脱了整整大半天。

    为什么一直在运动的人是他,而最后下不来床的人却是她?

    燕茴那叫一个憋屈。

    *

    燕西本来打算过夏就和习凉订婚,没想到秦浥尘和燕笙歌已经给秦序羽算好了日子,秦序羽和唐若直接跳过了订婚这一个环节,打算直接结婚,这毕竟是这群小辈中第一个结婚的,大家自然重视,直接就把燕西的事情给往后推了几个月。

    秦序羽本来倒是挺高兴的,毕竟很少可以看到燕西吃瘪的模样。

    没想到燕西直接给他来了一句。

    “尊老爱幼,大哥年纪不小了,做弟弟的理当让着你。”

    这可把秦序羽气得不轻。

    最后就是去接亲,都把燕西给排除在外了。

    燕西哪里是能坐得住的人啊,好啊,你不让我去接新娘,那我就去拦门。

    燕西堵在门口,不给红包不许进门,倒是狠狠敲诈了秦序羽一笔,因为这事儿,秦序羽在晚上敬酒的时候,让莫韶光几个人狠狠给燕西灌了不少酒。

    燕西喝多被习凉拖走了,秦序羽也喝了不好,结果好好地新婚夜,他就那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倒是唐若找了他一宿,也被气得不轻,这房间里,玫瑰红酒,自己还专门打扮的格外性感,结果他睡了一整夜。

    唐若之前就提醒过他,让他少喝点酒,周围反正有人代酒,自己就别逞能,居然还喝成这般模样,唐若自然很不高兴,这新婚呢,和他冷战了整整两天。

    秦序羽不爽了,就去折腾燕西,燕西直接带着习凉出国了。

    习家人都不在,楚家算是习凉的半个娘家,所以燕楚濛和苏潋滟合计着让习凉从他们家嫁出去。

    燕西和习凉订婚就邀请了一众亲朋好友,大家高兴,自然喝得就多了一些,姜熹考虑到燕西喝多了酒,就在酒店楼上给他和习凉开了一间房,免得喝多了来回跑。

    只是这酒店是秦家旗下的,燕西虽然喝了不少,可是神智清醒啊,自然想和习凉缠绵一会儿,没想到进行到一边,这床……

    居然从中间就塌了。

    谁能告诉他,这好好的床是怎么回事。

    燕西立刻打电话让人来处理,结果这事儿就传开了,都说燕公子那方面十分厉害,但是把燕西郁闷死,后来才知道是秦序羽在背后捣鬼,可是自己再过小半年就要结婚了,秦序羽时候做大哥的,总少不得要他帮忙的地方。

    就算是被阴了,燕西也只能将这口气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他和习凉婚礼定在了冬天,京都入冬之后,大雪覆盖,冰天雪地,十分漂亮,在f国还得举行一场,那边四季如春,一场婚礼,倒是准备了不同季节的十几套衣服。

    *

    “这个伴手礼盒怎么样,比较漂亮。”姜熹和习凉依偎在一起,正在研究刚刚婚庆公司送来的二三十种伴手礼盒。

    “这个颜色会不会太粉嫩了。”

    “好看就行了啊,结婚本来就是应该喜庆一些的。”

    随着大门被打开,一阵凉风吹进来,燕北冥穿着黑色羽绒服走进来,一边在门口抖落衣服上的霜雪一边将门关上。

    “外面下雪了?”姜熹走到窗边。

    “嗯。”燕北冥和习凉对视一眼,落在她面前的礼盒上,眼底滑过一抹幽邃。

    “小茴出去同学聚会了,这丫头可别喝了酒还开车。”姜熹一脸担忧。

    “不会的,不是已经联系了代驾嘛。”习凉笑了笑。

    “我待会儿要去接小董,顺便把小茴带回来就行。”燕北冥坐在沙发上,已经捧起了一本厚厚的英文原文医学书。

    “小董也去了?”

    “和我一起吃了饭,那群同学一个劲儿打电话,她就说去玩玩,我不太适应那种场合,送她到包厢门口就先回来了,离得不算远,半个小时就到了,他们估计得玩到十一二点。”

    “这些孩子就是太疯。”姜熹摇头。

    关戮禾本来以为燕北冥复习时间太短,肯定是考不上博士的,可是燕北冥本来学习就很扎实,也没找轩陌做点工作,就被录取了,还是自己最心仪的教授,现在就是专门跟着他研究一个课题,平时时间虽然不算宽裕,倒也每天都能和关小董碰面。

    加上三不五时给关戮禾买点东西,关戮禾见他到家里,倒也没有以前那般排斥了。

    加上之前目睹了燕北冥居然将关小董不吃的菜夹到自己碗里吃了,关戮禾想着能让燕北冥做到这份上倒也不容易,对他态度倒是改变了不少。

    随着一阵车声,大门缓缓被推开。

    燕西随之进门。

    “怎么都坐在客厅?”

    习凉走过去,顺手将她外套脱下来,掸去上面的雪片。“怎么不打把伞,衣服都有点湿了。”

    “几步路的距离,不碍事。”燕西搂着她的腰,在她唇边吻了一下,他的身上带着寒意,嘴唇却湿热,燕家人早就见怪不怪了,燕北冥就是头都没有抬一下。

    “我和阿姨正在选伴手礼盒,都挺漂亮的,拿不定主意,你回来正好帮忙选一下。”

    最让习凉觉得心暖的无非是燕西即使在外面多累,也不会将怨气带回来,不是说他是天子骄子,就能什么事情都能一帆风顺,做生意难免有些磕碰,有时候习凉从他秘书口中知道了一些,他不说,她也不多问,就是会去公司陪他加班,两个人之间倒是形成了一股默契。

    “哥,都回来啦!”燕秋白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手中还捧着一个黑色马克杯,头发高高梳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直接去倒热水。

    “刚刚回京,勺子没约你出去?”燕西倒是诧异。

    但凡燕秋白出去演出,莫韶光有时间就会飞过去陪她,这段时间要过年了,莫家也很忙,燕秋白这次出去了整整半个月,莫韶光也没去陪她,这好不容易回来,也没出去约会?

    “他要忙到九点多,等八点我再出门,一起去吃火锅。”

    “你的经纪人不是让你减肥嘛,你大半夜的吃火锅真的好么?”燕北冥冷不丁冒一句。

    “只要你们不说,她不会知道的。”燕秋白笑得狡黠。

    十点多,燕北冥才收到关小董的电话,他放下书,裹了羽绒服,迎着风雪便出了门。

    关小董和燕茴唱歌喝酒,玩得挺嗨,到了ktv大厅,外面风雪簌簌,已经将整个京都覆盖了一层白霜。

    大家有人接的,或者是打车要走的,都陆续离开,他俩靠在一起,嘴巴里面还在唱着刚刚点的歌。

    燕北冥到ktv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燕医生,您可算是来了,您来了,那我就能放心走了。”一个二十多岁戴眼镜的女生,是他俩高中班长,似乎一直在陪着他们。

    “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男朋友正好过来接我,燕医生再见。”女孩穿上衣服就快步跑了出去。

    “关小董,起来穿衣服了。”燕北冥拍了拍她的脸。

    “唔——”关小董一个激灵,“小北哥!你来啦。”

    “嗯,起来,穿衣服!”燕北冥拿过她橘色的羽绒服。

    关小董身子趔趄,伸手就抱住他的腰。

    “我刚刚进来,身上凉。”

    “唔——”关小董摇头,“不凉,抱抱。”

    “先把衣服穿上。”燕北冥将衣服披在她身上,还得像哄孩子一样的给她穿上衣服,十分费力。

    燕茴眯着眼睛。

    “小北哥,回家!”

    “嗯,回家。”燕北冥看着面前还有这样一个祖宗要伺候,简直头大。

    “回家!”燕茴忽然直接就往外面走,衣服都没穿。

    这可吓坏了燕小北,他把关小董扶在沙发上坐好,就往外面追。

    “你干嘛去啊!”关小董抱着她的腰就不肯松手。

    “小董乖,松开一下。”外面天寒地冻的,那丫头就穿了一件毛巾就敢跑出去,简直胆子大。

    “不乖,不要乖,别走,我们继续唱歌!”

    “你们快点帮我拦着她!”燕北冥只能找店员求救。

    燕茴整个人撞到门上,玻璃门微微打开,一股寒风袭来。

    燕茴打了个哆嗦,整个人直接往前栽去。

    忽然门被一把拉开,后面的店员已经扯住了她的胳膊,一双大手忽然伸过来,将他们的手挡开,微微将衣服敞开,就把燕茴抱到了怀里。

    “唔——”燕茴感觉到一股暖意,抬头看了一眼,“战扬——”

    战扬裹紧身上的军大衣,将她紧紧抱住。

    *

    “雪越来越大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习凉站在窗边喝着热茶。

    “雪天开车比较慢吧。”燕西走到她身后,环住她的腰,吻了吻她的发顶,“外面冷,我们进被窝吧。”

    “你妹妹都没回家,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我爸和战扬今晚会来,估计战扬去找她了,有那小子在,小茴能出什么事。”燕西手指从她毛衣下摆伸进去,惊得习凉一个哆嗦。

    “你的手好凉。”

    “待会儿你就会觉得热了!”

    风雪簌簌,皑皑一片,整个天地一片银白……

    车子滑过雪地,留下一排车辙,转瞬间又被雪片覆盖,或许他们的故事就如同这些深深浅浅的车辙,总会被霜雪覆盖,但愿能在你心里留下些许痕迹与感动!

    (完)

    ------题外话------

    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本书是去年11月4号开始写的,现在是八月,整整大半年过去了,读者也是走了一批来了新的一批,幸亏你们都还在,能够坚持看到这个结局。

    其实中途有段时间特别累,特别是爆更那段时间,真的想要请两天的假,或者干脆就请假两天,我这个人有惰性,一旦断更就真的很难在拾起来,所以坚持了大半年,到今天整整290天,谢谢大家一直来的陪伴,没有你们,我真的不会坚持这么久。

    写这个莫名很伤感,不想太煽情来着,我不是一个文笔出色,甚至文里也会有不少的bug和许多虫子,感谢你们的包容,《娇妻》到这里就真的结束了,真的挺舍不得的,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谢谢你们。

    我会休息三天,25号更新新文,我们新文见,群么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