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6 离家出走,办了你信不信

正文 46 离家出走,办了你信不信

    医院

    楚烨坐在凳子上,一个女护士将手中带了血的消毒棉球扔到一边的托盘里,额角伤口的淤血化开,才看到一道约莫一厘米的小口子。

    “你们谁能和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殊沉声道,看到周围站着的一众小辈。

    所有人都没动作,只是许娆站在一边,余光一直落在燕殊身上,她还是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燕殊本人,心底有些紧张。

    而此刻燕茴微微往后挪了两步,躲到了燕西后面,双手一扯,拽住他的衣服,“哥——救命!”

    她的声音尽管细弱蚊蝇,燕殊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燕小茴,你给我过来。”

    燕殊一记刀眼射过去。

    “爸,你都没问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您也别这么大脾气。”燕西轻笑,倒是把自家妹妹护得严严实实。

    “楚烨,那你说,怎么回事?”

    楚烨又不可能直接和燕殊说他与许娆的那点事,只能说是个误会。

    “爸,我就是不小心而已。”燕茴垂着脑袋。

    “那行,今晚你留下照顾小烨。”

    “嗯?怎么还要住院。”楚烨瞳孔忽然放大。

    “砸了脑袋,不得住院观察两天嘛,若是砸出什么脑震荡,我回头怎么和你父亲交代。”燕殊说话口气笃定坚毅,不容辩驳。“对了,这位小姐是……”

    许娆正好打算借机离开。

    “我就是路过,燕首长,我也该走了……”许娆说着就要离开,可是这群人的动作倒是一致,尤其是楚冽,直接挡在了门口,楚烨更是直接伸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燕殊落在两个人手上,微微挑眉。“路过?”

    许娆咬牙,伸手要把手抽出来,可是楚烨力气太大,她根本挣脱不了,急得出了一身汗。

    “许姐姐,你走得这么急干嘛啊!留下来我们再聊会儿!”燕茴立刻跑过去,一把拽住了许娆的另一个胳膊。

    许娆刚刚就是被燕茴硬拉着上车的,不然她早就跑了。

    “行了,小辈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干嘛。”姜熹一看楚烨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拉着燕殊就往外面走。

    众人也跟着走得差不多了,也就剩下燕茴、楚烨、楚冽和许娆。

    刚刚在路上,许娆已经知道了楚烨的身份,倒是她是真的想要逃跑,自己就惹到了这样的人。

    幸亏还没发生事情,就算是发生什么,也不用从国外一路追着自己到国内吧。

    “楚少爷,当天的事情真的是个误会,我也不是有意要闯进你房间的,而且……”许娆捏着精致的手抓包,手指不停抠弄着上面的水钻。“您的房间门没关。”

    “我们家还全年大门不关呢,是不是被偷了也是活该。”

    “我喝多了。”这事儿也是许娆理亏,所以她口气也软了几分。“不过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楚少爷也不用这般苦苦纠缠吧,如果您需要什么补偿,尽管提就行,如果我能满足你。”

    楚烨眯着眼睛,愣是没说话。

    燕茴和楚冽早就端着小板凳,在一边看戏了,就差一盘香瓜子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给您造成困扰,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我真的还有事,需要早些回家,楚少爷又何苦为难我一个小女子。”许娆如芒在背,不想再这里多待。

    “你和我睡了一晚上,这叫什么都没做?”楚烨挑眉。

    “哈?”许娆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你也没损失啊。”

    “第一个。”

    “什么?”

    “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噗——”燕茴没忍住,“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无视我,无视我!”我去,这话说得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吧,什么第一个女人,啧啧……

    楚烨目光灼热,看得许娆没来由的心慌,倒也是因为他的那句话,本来平静的心湖被搅和得一团乱,

    “楚少爷,这个话您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误会。”

    “我俩是不是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上。”

    “可是没脱衣服啊。”

    “我的脱了。”

    “什么也没做。”

    “许小姐是不想负责。”

    “我负责!”

    “今晚你留下来,你们两个先走吧。”

    “真的嘛!”燕茴当然不想在医院待一整夜,“许小姐,您珍重,保险有么?”

    许娆悻悻地点头,“有。”

    “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好好相处。楚冽,快点走。”燕茴扯着楚冽的胳膊就往外面跑。

    “哥,我明早给你送早饭。”

    “不用你管,许姐姐会准备的。”

    房间里面瞬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许娆扯了扯裙子,她还穿着参加演奏会的礼服,头发微微挽着,漂亮的鹅蛋脸,却十分意外的是个单眼皮,趁着她秀气的鼻子,樱桃小嘴,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楚少爷,我的家人都在等我,我也不可能陪你一晚上啊。”

    “身份证和手机给我。”

    “这个……”

    “不想回家了?”

    许娆立刻乖乖叫出来。

    楚烨盯着她的身份证看了许久,才忽然笑了出来。

    “哈哈——”

    许娆脸涨得通红,伸手从他手中夺过身份证,“身份证照片有点丑。”

    “是很丑好嘛,你是没睡醒就去照相的嘛,哈哈——”楚烨快笑疯了,许娆憋红了脸,捏着身份证的手,指节泛白。

    “手机密码。”

    “435672。”许娆将身份证塞到包里。

    手机屏幕是个漂亮精致的男人。“男朋友?未婚夫?”楚烨挑眉。

    “不是。”

    “那是谁?”

    “你平时不看娱乐新闻嘛,最红的小生。”

    “你还追星?”

    “哪个女生不喜欢长得帅气的男人。”

    “嗯,所以你刚刚盯着我姑父眼睛都直了。”小心是被人戳穿,许娆微微清了清嗓子。

    楚烨手指修长,在她手机上滑动着,将自己的号码慢慢输进去,“楚少爷,我能回家了嘛。”

    “你可以回家换身衣服,待会儿再过来,现在是九点半,十点半之前能回来吗?”

    “楚少爷,我明天还有事,真的不能……”

    “你们家的地址我是知道的,不然我……”

    “我去去就回!”许娆咬牙出去。

    楚烨看着她愤愤不平的背影,又想起那张真的是丑得惊人的身份证照,笑出了声。

    *

    燕茴刚刚到家,就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燕殊他们回来的路上买了一点小吃,此刻一群人正围在桌子边吃东西。

    “小茴,快过来坐。”燕秋白早就换了一身居家服,招呼燕茴过去。

    “好啊。”

    “站着。”燕殊一声呵斥。

    “爸——”

    “去外面站着,你这丫头,若是哪天不惹事真的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而且楚烨也没说什么。”燕茴咬了咬嘴唇。

    “就得治治你这鲁莽的性子,去外面站一个小时。”

    “好嘛。”燕茴咬着嘴唇,咽了咽口水,“你们记得给我留点。”

    众人憋笑。

    罚站这种事,燕茴早就习惯了,她看着已经长了满池的荷花,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起上一次还有战扬陪着,现在居然就自己一个人。

    “啪——”燕茴一巴掌趴在大腿上,蚊子?

    她在外面站了一个小时,腿上已经被盯得不能看了。

    她一边抓挠着腿,一边往屋里走。

    “小茴啊,桌上你爸给你留了吃的。”姜熹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剧。

    燕茴忙不迭的跑到桌边。

    彻底傻眼了。

    “这可真是我的亲爸。”

    两盘子的蟹脚和龙虾腿。

    “你爸没舍得吃的!”姜熹憋笑。

    燕茴咬了咬嘴唇,“我忽然不是很饿,我去喝点水。”

    本来以为罚站结束,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燕殊又把她叫到书房给说了一通。

    当时演奏虽没结束,但是外面工作人员也很多,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燕茴毕竟是个女孩子,出去代表着燕家,总是这般无法无天也不是事儿,燕殊就想着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教育她一下,现在还在上学,勉强算个孩子,这以后若是出社会还是这般模样,别人岂不是要说他们燕家没教育好孩子。

    这次是楚烨,自家人,不追究,若是换了旁人,不依不饶的,事情闹大可如何是好。

    燕茴被他说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委委屈屈的回到了房间。

    越想越是憋屈,坐在床边,一边抓着腿上的包,一边满腹怨念。

    摸出电话,战扬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家伙平常不都会给自己来个电话嘛,他是不是在那边又情况了,燕茴在床上辗转反侧,睡到五点多就醒了,第二天想过来,腿上的包非但没消,反而变得更加红肿,有一些甚至长出了一点小小的水泡。

    燕茴一想到昨晚被燕殊训了一通,顿时又觉得憋屈起来。

    若是战扬在的话,自己怎么可能混得这么惨。

    所有人都欺负自己。

    燕茴想到这里,自己已经小半个月没有见到战扬了,既然留在家里憋屈,不如就去找战扬好了,反正已经是放暑假了,留在家也没事。

    没放暑假之前,姜熹还一直念叨着问她什么时候放假,等到真的放假了,就开始嫌弃她在家无所事事。

    燕茴是个行动派,直接开始收拾衣服,为了不引起别人的主意,她只简单带了几件衣服,塞到自己的小背包里,便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此刻天微亮,燕茴出门,只有几个保安知道,他们自然不会多问她是去哪儿的。

    燕茴之前随着燕殊去过一趟军区,大概的路还是记得的。

    燕家人都已经起床了,却没见到燕茴的影子,“小茴怎么还没起床?”燕殊伸手撕扯着手中的半根油条。

    “估计昨晚被你气的。”姜熹哂笑。

    “那小丫头,还说不得了嘛。”

    “你也别太严厉了,她就是疯了点,多约束一下就好了。”

    “我吃完了,先上楼,顺便叫小茴下来吃饭。”燕秋白说着就往楼上走。

    她的房间并没上锁,燕秋白一推便开了,床上落满了衣服,可是房间里却空无一人,燕秋白呼吸一滞,坏事了,这丫头该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

    燕秋白立刻往楼下跑,“二叔二婶,小茴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燕殊漫不经心。

    “衣服乱七八糟的,房间也没人,看着像是离家出走了。”

    “怎么可能!”姜熹急忙往楼上跑。

    后来和门口的保安核实方才确定真的是早早就走了。

    “都怪你,昨晚那么训斥她,好了吧,跑了!”姜熹心急如焚。

    “她能去的地方就那么多,打电话问一下就行了。”燕殊问了一圈,饶是关小董都不知道燕茴去了哪里。

    这才找人掉了监控,燕茴是开着燕家车子走的,只是行走的方向,却不是市区,而是直接出了收费站。

    “这是离开京都了?”姜熹急得冒火,“她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个方向……”燕殊拧眉,“我去给你部队打个电话。”

    姜熹也是太急了,忘了这是去部队的方向。

    *

    烈日当空,操场上都是嘹亮的口哨声,战扬刚刚做完一组训练,得以喘息,穿着白色背心,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额角的汗水不断顺着脸颊滑落,浑身都散发着滚烫的热度。

    “战扬!”从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人。

    “队长好!”战扬立刻转身心里。

    “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战扬心里疑惑,自己最近没做错事吧。

    狐疑的到了办公室。

    “燕首长的电话。”那人指了指还未挂断的座机。

    “喂——”

    “战扬,小茴去你那里了嘛。”

    战扬一听这名字,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小茴不在家?”

    “昨天她做错事,我说了她两句,这丫头就跑了,已经开车出城了,看那个方向只能是去部队了。”

    “我没有接到她的任何电话和通知。”

    “她要是到部队了,你立刻给我电话,务必把她留在那里。”

    “好。”

    战扬挂了电话,就直接往外面跑。

    “队长,我请个假。”

    “理由。”

    “我要去接我女朋友。”

    那人顿时眼睛一亮,“你女朋友来看你了?”此刻刚刚训练完的一群人也凑了过来。

    “战扬,你的女朋友到底是不是燕首长家的闺女啊,之前见过一次,长得贼俊。”

    “小姑娘来找你啦,啧啧……羡慕哦!”

    “战扬,今天的训练还没结束,而且今天也不属于我们连队接待家属的日子。”那人拧着眉头。

    “我女朋友已经过来了,一个人,我怕她迷路了,想出去找一下。”战扬神色着急。“队长,你通融一次。”

    “回来把训练补上。”

    “我能借辆车嘛。”

    “你小子还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战扬开车出去,到这边的路是唯一的一条,战扬也不担心和她走岔了,只要她没走错地方就行。

    只是燕茴从来没有单独来过这边,如果迷路怎么办,战扬拿起手机,给燕茴打电话。

    两秒钟就接通了。

    “战扬——”燕茴声音蔫蔫的,显得有气无力。

    “你人在哪儿呢!”战扬咬牙,踩住油门,只是有些山路不好走,他车速不能过快,急死他了。

    “你猜猜,我在哪儿。”

    “别闹,你到底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把你的位置发给我,你停车在原地不要动!听着没。”

    “凶什么凶。”燕茴挂了电话,还是乖乖把地址发了过去。

    没想到燕茴距离自己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当车子出现在他面前时,战扬高悬着的一颗心,才慢慢落了地,他按了两下喇叭,燕茴刚刚靠在座位上都睡着了,看到军车过来,立刻推门下去,战扬靠边停车,刚刚下车,燕茴已经扑了过来。

    战扬这一路过来,担心得要死,这边人迹罕至,她若是遇到点意外,哭得地方都没有。

    “战扬!”被她一撞,战扬冷硬的心,柔软成一团,叹了口气,就被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不远处有个加油站,把你的车子停好,做我的车子去部队。”

    “好!”

    只是燕茴自从上了车,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战扬从始至终就没怎么搭理他。

    “战扬,你是不是生气了?我过来找你你不高兴?”

    “你过来我很高兴。”

    “可是你怎么不笑一下。”燕茴抠弄着手机。“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你还给我脸色看,你要是不想我来,我现在就回家好了。”

    “我没不高兴。”战扬就是越想越是后怕而已。

    “分明就是生气了,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出来多么危险,若是出点意外怎么办。”

    “不会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可能……”

    燕茴这般态度,倒是彻底惹恼了本就担忧了一路的战扬,他直接靠边停车,目光凌厉的看着燕茴,燕茴身子一抖,“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还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

    “我过来找你错了?”

    “我说的是你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声,一个人跑了这么远,还真是把你宠坏了。”

    “那也是你宠的。”燕茴冷哼。

    战扬双手握拳,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

    “怎么着,你还想打我不成,你来啊,你敢打我试试看!”

    “你真以为我不敢!”战扬咬牙,这丫头,真是让人头疼。

    “你敢打我,我就和你分手!”燕茴就是气话,倒是把战扬气得不轻,战扬直接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直接扯到自己怀里,用力吻住……

    “唔——”他狠狠咬着她的嘴唇,弄得燕茴唇舌整个酥麻。

    他的吻来得异常凶猛,直到怀里的人娇喘连连,不能呼吸,方才松开手。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燕茴舔了舔嘴角,真疼。

    “你下口可真狠。”

    “你再敢说一句分手,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给……”

    “什么!”燕茴打定主意他不敢,那口气着实嚣张。

    还不怕死的挺了挺胸,两个人本就靠得很近,这一摩擦,无异于是引火烧身。

    “这里荒郊野岭的,就算你在这里喂了野狼也没人知道。”战扬挑眉,“更别说我在这里把你给办了。”

    “你敢!”燕茴冷哼,吃定战扬,做回自己的位置,伸手摩挲着嘴唇,满腹怨念,“疼死我了,我就是随便一说而已,怎么还生气了,我……啊——”

    燕茴话没说完,座位忽然往后躺平,她整个人完全平躺在座椅上,下一秒钟,战扬已经直接翻身压了上去。

    燕茴睁大眼睛。

    军车的玻璃一个防晒膜都没贴,透明的玻璃几乎能将里外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周围都是虫鸟的叫声,燕茴一颗心悬起来。

    他身上好烫,带着不容忽视的热度。

    烫得燕茴心惊。

    “燕小茴,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看我还不能治得了你!”战扬捏住她的下巴就用力吻住。

    手指扣住她的衬衫纽扣。

    “蹦——”一颗纽扣崩落,车内空调温度很低,一股凉风袭来,燕茴还没感觉到那股凉意一双炽热的大手就覆盖住了自己的锁骨。

    滚烫。

    ------题外话------

    咳咳……战扬应该不至于如此猴急,大路上呢,虽然是荒郊野岭,但也不能保证真的没人路过吧。

    燕茴:就是就是!

    我:想办事也等回去再说。

    燕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