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5 女贼别跑,猪队友(二更)

正文 45 女贼别跑,猪队友(二更)

    若说沈廷煊是如何知道的,还是战北捷自己嘴巴快。

    她虽然嘴巴上面说着,其实被喊了一声,心里挺美的,和沈廷煊聊天的时候,就顺便说了一嘴,就是想让沈廷煊嫉妒一下,只是沈廷煊这种已经被狗粮喂得十几年的人,对这些早就免疫了。

    战北捷想要炫耀的目的没达到,反而把自己给暴露了,这事儿还被莫云旗念叨了许久。

    说他搞两面派,倒是把他气得不轻。

    *

    关家

    燕持和叶繁夏还没出门,就看到燕北冥回来了。

    这满身都是都是沙子灰尘,一夜未归,下巴上还有一点青色的胡渣,眼底还有十分明显的无情,外套也没了,衬衫上都是一些灰灰的爪印,各种褶皱更多得很。

    燕北冥可从来没有这般狼过,看得他们夫妇简直惊掉了下巴。

    他这是被人打劫了嘛。

    “我去洗漱。”燕北冥顶着两个人古怪的目光往楼上走。

    他们夫妻二人对视一眼,满眼的难以置信。

    既然燕北冥回来了,自然要带他一起去关家。

    关戮禾以为只有燕持夫妇,没想到燕北冥也来了,这倒正好,就把事情一起解决了。

    他拨了电话让董风辞回家,一个小时后,双方六个人便坐到了客厅。

    那架势,颇像是在谈判。

    关小董紧张的看了对面的燕家人,又侧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

    他们已经整整坐了半个钟头了,都没人说话,气氛着实有些尴尬啊。

    关小董戳了戳董风辞,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才缓缓开口,“我们也别绕圈子了,你们过来想做什么,就直接说吧。”

    燕持清了清嗓子,“主要还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情。”

    “我不同意!”关戮禾冷哼。

    气氛一沉。

    董风辞扯着关小董的手,不许她多说一句。

    “理由呢?”燕持摩挲着下巴,余光瞥了一眼燕北冥,小子,活该,让你平时闷骚,绷着,还得自己老丈人得得罪了,现在知道哭多来不及。

    “小北的性子你们比我更清楚,我们夫妻就这么一个孩子,自然是捧在手心里的,我们平时都不舍得冷落一点,这小子倒好,把自己当根葱了是不是。平时还尽是给她脸色看,这事儿反正我不同意。”

    “他的性子就是这样,其实他对小董也不错。”叶繁夏悻悻地一笑。

    “哪里好,举个例子。”关戮禾在这事儿上倒是不依不饶。

    叶繁夏语塞。

    “或许小北对小董比较特别一些,但是他现在的表现,我真的很不满意。”

    燕北冥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

    “关叔叔!”

    关戮禾低头喝茶。

    “我慢慢改。”

    关戮禾手指一顿,倒是燕持夫妇都是一愣。

    关小董以为今天必然会不欢而散,可是他说,会改?

    “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两家毕竟这么熟了,关戮禾说话还是得留点余地。

    “嗯,关叔叔可以慢慢观察我。”

    “你小子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不是很横嘛。”

    “年轻不懂事,关叔叔不会放在心上,和我计较的吧。”

    关戮禾语塞,轻轻咳嗽一声,“我自然不会和你多计较。以后看你表现好了,不过现在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既然这么说了,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

    这关戮禾想着就燕北冥这个古怪的性子,能改到什么程度啊,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不接受他的。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燕北冥本来就是在医院实习,并没有正式开始工作,他第二天便直接找轩陌推掉了医院的工作,这让轩陌大跌眼镜。

    也让关戮禾愣了整整半天。

    因为那天董风辞无意中说起燕北冥的工作,医生这职业她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只是觉得可能平时太忙,经常执夜加班,很是辛苦,结果这小子第二天便推掉了实习,然后联系了学校,居然准备开始攻读博士学位。

    他本来就是本硕连读,毕业就能直接工作,怎么好好的要读博。

    他给的理由倒是实在。

    以后准备留校任教,工作轻松,时间也多,可以多陪陪关小董。

    关小董自然很高兴,在关戮禾面前说了不少好话。

    “马上就要考试了,这小子刚刚看书一个多月,怎么可能考得上。”燕北冥要读的是自己本校的博士,他们学校是世界都闻名的医学院,每个博导每年只带一个学生,还有一些博导甚至两三年才带一个,名额有限,竞争也大。

    “爸,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嘛。”

    “行了,你妈炖了汤,你给那小子送点去。”关戮禾自然也想自己女儿婚姻幸福,燕北冥这般也没一棍子打死,他想改,他就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

    燕北冥那段日子几乎都是在家里和图书馆两点一线,偶尔会去找轩陌咨询一些问题。

    不过基本午饭和晚饭倒是抽了时间和关小董一起吃。

    尽管……

    关小董的厨艺没有任何长进。

    燕持和叶繁夏也没想到燕北冥会忽然转化这么快,燕持倒也找他谈过。

    燕北冥给得理由倒是让他无力反驳。

    “我只是忽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已,为自己想要的付出一点,有问题吗?”

    燕持哑口无言,您说什么都对。

    说起来燕北冥转变如此之快,这其中还有燕西的推波助澜。

    燕西和关戮禾从小就亲密一些,所以燕北冥在关家吃瘪的事情,燕西自然第一个就知道了。

    他和习凉刚刚定下来,当天中午就直接带回来吃饭了,对习凉更是体贴入微,姜熹更是给她炖了不少补品,燕北冥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他们事成了,加上燕西那性子,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还非要在他面前炫耀。

    燕北冥吃完午饭,就去房间开始制定自己的人生规划。

    燕北冥这种有强迫症的人,对自己工作生活是十分有条理的,他的电脑上已经规划好了自己后半辈子的所有计划。

    他本来就有打算四十岁的时候辞职做点别的,所以医生并不是他打算做一辈子的职业,他开始敲打回车键,慢慢的将后面的所有计划全部清除,在电脑上默默地打上了关小董三个字。

    从一刻开始,燕北冥已经将她纳入自己所有的人生计划里,详细到他每天会空出多少时间陪她。

    燕北冥平时要去图书馆,就会顺路来接关小董去学校,关于这一点,关戮禾是十分满意的。

    因为这样会大大降低这丫头逃课的概率。

    燕北冥空闲之余,倒是恶补了许多关于养花养鱼的知识,还专门去找燕西问过,燕西从小就爱养小锦鲤,每次去关家,也会和关戮禾聊两句。

    关戮禾一开始也不爱搭理他,时间长了,也会和他聊上一阵儿,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

    直到某天燕北冥送了他两盆名贵的盆栽,关戮禾一边修剪花草一边和董风辞说燕北冥上了心。

    董风辞轻笑,“敢情人家三不五时过来陪你聊天,还不如两个盆栽啊。”

    “最起码这小子知道投其所好,这也是个不小的进步。”

    “过段时间他就要考试了,若是真的以后留校,你不觉得有点违和感嘛。”

    “什么违和感。”关戮禾一心扑在自己的盆栽上。

    “小董以后指不定得接手关家的生意,这有些事情总是摆不到明面上的,这小北又是高知分子,你不觉得这个搭配有些奇怪嘛。”

    “正好化化那丫头的戾气,不是挺好的嘛。”

    “关戮禾,你能别倒腾那个东西了嘛,我和你说认真的。”董风辞无语,从他手中夺过剪刀,“你慢点儿,伤到手怎么办,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就是职业差距有些远。”

    “燕小北又不是傻子,我们家到底做的什么生意他比谁都清楚,他若是怕了,早就跑了,之前用枪威胁他的时候,这小子倒是没躲没闪,倒是像个男人。”

    “你之前不是很嫌弃他没把你放在眼里嘛。”

    “是啊,目中无人啊。”关戮禾咋舌。

    “现在又说人家像个男人了。”

    “若是他当时就躲躲闪闪,畏畏缩缩的,我倒是这辈子都瞧不上他。”

    “都说女人善变,我看男人也挺善变的。”董风辞无语,之前嫌弃得要死,现在好了,两个盆栽就给收买了。

    “他还在观察期,我也没说就同意了啊,就是这小子确实有些变化而已!”

    此刻关苏急匆匆的进入客厅,“爷,小北少爷来了,还给您带了一些上好的鱼苗!”

    “是嘛,快带我去看看!”关戮禾扔了剪刀就往外面走。

    董风辞无语,这燕北冥是把握在关戮禾的喜好了吧,投其所好这招自古都是屡试不爽的。

    *

    战扬在学校舞会之后的第三天便去了部队,赶了大早走的,只给燕茴发了个消息,倒是把燕茴气得要死。

    直接打电话过去把他给说了一通。

    “战扬,你能耐了,出发都不和我说一声,就这么跑了。”

    “你有本事跑,就别给我回来,不然我非打死你,你个混蛋。”

    “我告诉你,有种你别回来,不然我打死你!”

    ……

    燕茴说了一通,还是不解气。

    “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啦!”

    “我想你了。”战扬靠在车边,车里还有两个人,听了这话,顿时老脸一红,虽然都是战友,平时一起训练,也会开玩笑,可是突如其来被塞了一把狗粮,也是无奈。

    都是放假回家,人家找了个女朋友,他们倒是相了不少亲,却都无疾而终,越是对比,伤害越大。

    燕茴愣了数秒钟,方才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也想你了。”

    “你在家乖一点。”到部队需要半天时间,下午还要开会集训,他也想去燕家和燕茴打声招呼,只怕看到她,自己就更加舍不得了,就宴会那种磨人的程度,自己估计是走不成了。

    “嗯,你要记得想我。”燕茴坐在床边,不停踢着腿。

    “嗯,会想你的。”

    两个人似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燕茴忽然对了听筒亲了一口,“那你到部队再和我说,我要去学校了。”

    “怎么去得这么早,再多睡会儿。”燕茴的课表他熟记于心。

    “蹭小北哥的车,他还得去接小董,所以只能牺牲我的睡眠时间了。”

    “小西哥没空?”

    “你可别提了,他是有了媳妇儿就不要妹妹了,忙着准备订婚的事情,说是要陪嫂子去一趟f国,拜祭一下她的母亲还有爷爷奶奶,最近忙着准备东西,没空理我。”

    战扬笑了笑,“是不是现在才知道我的好。”

    “你可彻彻底底是我的人,到部队不许给我拈花惹草!”

    “都是男人,我能干嘛啊。”战扬失笑。

    “反正你要严于律己。”

    “你若是在碰到上次那种纠缠你的人,可别手下留情,你就拿出当年欺负我的劲儿就成。”

    燕茴嘴角抽了抽。

    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事情,倒是挺忙的。

    关小董整天忙着约会,而燕昭觉原本就是过来学习的,经常忙起来就见不到人,更别提旁人了,这燕茴也是没事做,基本都和楚冽厮混在一起。

    楚冽人缘很好,到京都时间不长,以活色生香为据点,倒是结交了不少朋友,若不是楚烨管着,估计就要赖在活色生香不回家了。

    这段时间倒是过得平静,直到燕秋白巡演那天,才发生了让人意外的事情。

    那日去了许多人,偌大的大剧院,几乎坐满了人,亲朋几乎都是坐在前面的,入场时间比较长,燕茴坐不住,拉扯楚冽出去透口气。

    燕茴伸手扯了扯衣服,“怎么这次的人这么多啊。”

    “巡回了这么多场,京都就这么一次,巡回表演本就耗费精力,若是等下次,指不定要何年何月。”

    “反正乐团每个月都有公演,不用都挤在这一天过来。”

    “平时公演自然不能和巡演的规模相比。”

    燕茴趴在栏杆上,从二楼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陆续有人不断进入剧院,大家都穿得十分正式,还有许多人正在侧头研究表演曲目。

    “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吧,舅舅舅妈昨晚还打电话过来催了。”

    “那得看大哥的意思了。”楚冽耸肩。

    燕茴喝了口香槟,眸子淡淡的从楼下的众人身上扫过。

    “嗯?”

    她定睛仔细一瞧,目光就紧紧盯住一个穿着金色礼服的女人。

    “等会儿!”燕茴放下酒杯。

    “怎么了?看到熟人了?”

    “那个女人你觉不觉得有点眼熟。”燕茴指着楼下的一个人,她正被围在人群中,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端庄优雅。

    “京都的人,你应该很熟啊。”楚冽浑不在意的多看了两眼,真的不算绝色,却十分有特点。

    “我是见过她的,但是……”燕茴扯了扯头发,怎么都想不起来。

    而此刻秦小蛮正好从后台上来,刚刚去看了一眼燕秋白的情况,从后面绕过来,“你俩在这儿干嘛呢,快进去吧,演奏会马上就要开场了。”

    “姐!你过来。”燕茴拉着秦小蛮走到栏杆边,指了指楼下的人,“那个人你认识吗?”

    “怎么了?你要过去结交?”

    “我就问问。”

    “是许家的小姐,和我爸有生意上的往来,我倒是见过几次。”

    “那么你就是认识了!”

    “算是吧。”

    “走,我也想认识她一下!”燕茴拉着秦小蛮就往楼下走。

    众人一看是燕家和秦家人,倒也显得客气许多,因为不熟,也没人上去刻意套近乎。

    “秦小姐,好久不见。”

    “许小姐,是很久不见了。”秦小蛮定了定心神。

    “之前就听说你回国了,只是没有时间去拜访。”这位许小姐说话倒是客气,不是没时间,是没有那么熟而已,贸然过去,免不了被人说三道四,说她想要巴结秦家。

    “那以后可以多走动一下,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燕茴。”

    “燕小姐。”许娆倒是挺诧异的,她和秦小蛮就是点头之交,没必要给她介绍人啊。

    “许姐姐好,瞧着许姐姐挺面熟的。”燕茴倒是自来熟。

    “是嘛,可能我长了一张大众脸。”许娆确实长得不算出色,却也别有一番味道,尤其还有从小养成的独特气质。

    “许姐姐若是大众脸,我们可怎么活。”

    “燕小姐真会开玩笑,燕家有两美,整个京都谁人不晓啊。”

    “许姐姐前些日子去f过了么?”

    许娆捏着高脚杯的手指微微收紧,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秦小蛮和楚冽多精明的人啊,顿时就把许娆和那个“女贼”联系起来了。

    燕茴笑了笑,“我舅舅住在f国,之前去玩过,好像在那边见过你,我就说,怎么这么面熟呢。”

    “是嘛。”许娆倒是没否认。

    只是对面三人的视线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许娆心里一慌,放下酒杯,“不好意思,我的朋友在等我,先失陪了。”许娆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燕小茴,你眼睛挺毒辣的啊!”秦小蛮戳了戳她的脑门。

    “那是必须的啊,我当时研究照片研究了好久,看着身形和轮廓有点像,我就是过去试探她一下而已。”燕茴猫眼划过一丝狡黠的暗光,“这许小姐人品如何啊,看着不像是那种喜欢偷香窃玉的人啊。”

    “咳咳——”楚冽差点被酒水呛死。

    偷香窃玉?

    这是把自己大哥当成小姑娘了嘛。

    “你也看到了,那许娆是个十分懂分寸的人,我过来和她打招呼,把你介绍给她,她也没有刻意套近乎,一般人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她是个很会拿捏分寸,很会审时度势的人。”

    “这么说的话,应该是个很理智的人,又怎么会把楚烨给……”

    “可能是个误会吧。”

    “反正她就是女贼,不行,我现在就要和楚烨说一声。”

    “小茴,事情还没确定呢。”

    “八九不离十。”燕茴说着就往楼上跑。

    只是演奏会很快就开始了,燕茴倒是和楚烨嘀咕了好久,也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找到了许娆所在的位置,她的位置比较靠前,虽然那边光线暗淡,可是她穿着金色礼服,即使在暗色中也格外惹眼。

    “你真的确定?”楚烨眯着眼睛,目光就没从许娆身上离开。

    “我就试探了她一下,她就慌了,肯定是啦。”

    “嗯!”

    许娆这个演奏会听得如坐针毡,看着快要结束了,准备先走,此地不宜久留。

    “楚烨,她要跑了,赶紧追!”燕茴动作比谁都快。

    这楚烨立刻抬脚跟了上去,连带着楚冽、关小董和燕昭觉也一起跟了上去,燕北冥瞧着关小董走了,也就跟了上去。

    “怎么回事?”秦浥尘侧头看着秦序羽,因为秦序羽就坐在他们身边。

    “可能是去上厕所了。”秦序羽压根没注意他们在计划什么东西。

    “上个厕所也需要成群结队?”秦浥尘拧眉。

    习凉和姜熹他们一起坐在前排,听着后面的动静也扭头看了一眼,“怎么人都没了。”

    “不知道在搞什么。”燕西搂着她的肩膀,“别管他们了。”

    许娆刚刚出了演奏厅,方才松了口气。

    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女贼,站住别跑!”

    许娆一回头,就看到燕茴朝着自己冲过来。

    这倒是没什么,只是她身后的那个男人……

    许娆顿时白了脸。

    四目相对,两个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一个是眼神笃定认真,而另一个则是躲躲闪闪,楚烨是仔细看过她的脸,但是许娆记得他啊,我的天。

    居然追到国内来了。

    许娆扭头就跑。

    楚烨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所以他迈开长腿,就追了过去,燕茴自然直跑不过他的,就被他落了十几米的距离。

    “你别追我了!”许娆急了。

    “做贼心虚。”楚烨咬牙。

    “我已经给你钱了,你还要怎么样。”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楚烨长臂一伸,直接扯住她的胳膊。

    “不是牛郎嘛!”

    “我……尼玛,我……”楚烨语塞,“我长得像嘛!”

    “有点儿!”不过许娆知道错了。

    “你眼睛长在天灵盖的嘛,还用个破手表打发我。”

    “那个很值钱。”许娆咬了咬牙,“而且我没对你怎么样,你不用追杀到国内吧。”

    “你把我轻薄了,你还有理了。”

    “就算轻薄,你也没损失啊。”

    “什么叫没损失,我都没女人那个过。”

    “那……”许娆看着后面一大群人过来,顿时有些慌了,又摘下一个手表给他,“这样总行了吧,我先走了,若是冒犯了你,真的对不起!”

    许娆甩开他的手就要跑。

    楚烨找了她许久,自然不会让她轻易离开,伸手又去拉扯她的胳膊,她在挣扎,楚烨的手指看看从她胸前滑过……

    许娆大惊失色,楚烨也是顿时愣住。

    “那个……对不住我不是……”

    “流氓!”许娆一巴掌甩过去。

    “我擦,现在的女流氓这么嚣张了嘛。”燕茴气结,“女贼,你别跑,你做错事还敢打人,看招!”

    燕茴甩起包就直接飞了过去。

    许娆吓了一跳,可是她也躲闪不及。

    她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

    没想到燕茴这个人扔东西没个准头,这包没飞向自己,倒是狠狠砸了楚烨一脑袋。

    “我的天!”秦小蛮紧随而来,捂住嘴巴。

    楚烨额角被包上的链条给划破了,顿时冒出了一滴血水。

    “楚烨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燕茴急忙跑过去。

    “小姐,你扔东西能不能准一点,真是猪队友。”

    “谁让你不躲。”

    “谁让你扔了。”这刚刚被打了一巴掌,又被砸的头晕目眩,他招谁惹谁了。

    “对不起嘛,都是她打你了,我看不过眼啊。”许娆站在一边闷笑,这燕小姐倒是好玩。“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嘛。”

    “你这是帮忙补刀吧。”

    “那你没事吧。”

    “你说呢。”楚烨冷哼。

    “对不起嘛。”燕茴咬着嘴唇,看向许娆,“女贼,你不许跑了!”说着死死扯住许娆的衣服。

    许娆哂笑,说真的,她是看戏太入迷了,忘了这群人是出来抓自己的。

    “楚烨,女贼我给你抓住了,你也别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的。”燕茴颇为尴尬,“我下次会扔的准一点。”

    “你若是扔把飞刀过来,我就当场毙命了。”楚烨摸了摸额角,居然见红了,下手挺狠的。

    ------题外话------

    燕茴:怪我喽,谁让你不躲的。

    楚烨:……

    燕茴: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也不会出手的。

    楚烨:若是以前在战场上,你要是扔个炸弹,敌人没事,你们倒是全军覆没了。

    燕茴:(╯‵□′)╯︵┻━┻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