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3 我是你叔叔,给我放尊重点(二更)

正文 43 我是你叔叔,给我放尊重点(二更)

    轩陌领他进门,“你叔叔人呢?”轩陌看着玄关处整齐划一的拖鞋,已经明白楚衍并不在家。

    “把我送过来,就说去医院找你了。”楚烨脱了衣服扔在门口,热死他了。“我的手机钱包都丢在他车里了,去小西哥那儿敲门,也是毫无反应,明明开着灯啊。”

    “你就在保安室等了一夜?”

    “我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儿啊,在门口准备等出租的,反正到了你的医院喊了叔叔下来,也就解决了,我在门口蹲了一个多小时,出租车的影子都没看到,保安都要把我当贼抓了,看我可怜,便让我留在保安室了。”楚烨一边抱怨,一边打了两个喷嚏。

    轩陌笑了笑,心下却在思考着楚衍的去处。

    “我给你泡姜茶,别感冒了。”

    “不用了,我的身子骨好得很,不会感冒的。”楚烨揉了揉鼻子,“叔叔没去医院吗?”

    “我有一台大手术,刚刚做完手术不久。”轩陌靠在桌上,眼底还有一点熬夜的乌青,做手术特别费心力,还得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叔叔这个不靠谱的骗子。”楚烨气得咬牙切齿。

    “之前活色生香出了点状况,里面摆设重新捯饬了一边,这两天重新开业,估计他是去那儿了。”

    “去喝酒?”

    “加上我的手术必然要很久,没人管他,自然更加放肆,这天都快亮了,还不回来,估计是喝得断片了。”轩陌打了个哈气,“行了,你也别气了,先在我这边的客房休息一下,等他回来,你再找他算账。”

    轩陌是熬不住了,抬脚边往楼上走。

    “你也不是外人,不用我招呼,饿了冰箱有吃的,自己弄点。”

    “好!”楚烨目光落在轩陌放在玄关处的车钥匙上。

    心里琢磨了半天,还是不得劲儿,抓了车钥匙就扬长而去。

    这会儿的街道上,只有环卫工还有一些早起开早点铺的,楚烨一想起自己昨晚的遭遇,那叫一个憋屈啊。

    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份罪,这到了京都也就短短两天,就被楚衍坑了两次。

    这事儿若不是自己亲叔叔,还真的干不出来。

    活色生香营业时间虽然到早上六点,其实三四点钟就没什么人了,他的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门童靠在门口都昏昏欲睡了,听着动静忽然一个激灵。

    看着是轩陌的车子,立刻忙不迭的跑过去。

    楚烨打开车门,他也是一愣,他到这儿工作不久,不认识楚烨,不过看他开着轩陌的车子也是不敢怠慢。“少爷里面请。”这个点还过来喝酒?

    “你们爷在哪儿?”

    “我们爷?”

    “楚衍!”

    “在他的套房里。”

    “在哪边。”楚烨进入里面,他来过两次,却还是不熟。

    “您是他的……”

    “他是我叔叔!”楚烨咬牙,恨不得此刻就把楚衍给碎尸万段了。

    “原来是楚少爷,快请。”里面的侍者连忙领着他上楼。

    包厢的门一打开,楚衍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桌子上脚边散落着许多酒瓶,喝完的没喝完的,一堆,电视里还在循环播放着他去ktv必点的经典曲目,整个包厢冲着一股浓厚的酒精味。

    强烈刺着楚烨的感官,他咬了咬牙,看着睡得深沉的人。

    还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一把年纪了,还是这般不靠谱。

    “你们平时都是如何给客人醒酒的。”楚烨打量着房间,就楚衍一个人,没想到挺能自嗨的。

    “这得分情况。”想着这是楚濛的公子,经理都被叫出来了,弓着身子小心伺候着。

    “比如说。”

    “如果是闹事的醉鬼,自然是用水泼醒,若是比较尊贵的客人,我们楼上有休息的客房,可以给他们安排住处,如果一直不走的话,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他的家人。”

    “帮我准备一桶水。”

    “楚少爷,您这要水是准备?”

    “加点冰,我要凉的。”楚烨挑眉,看了一眼这经理,“叔叔没教过你们,只要低头做事就好,凡事别问太多嘛。”

    “我立刻去准备。”

    这夜店酒吧,冰水自然是不缺的,两分钟就准备了一大桶过来。

    楚烨直接提起桶,就朝着楚衍走过去。

    楚衍睡得香甜,砸吧嘴,还翻了个身。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楚烨直接将水桶提起,朝着楚衍泼过去。

    门口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就是不泼在自己身上,看着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楚烨并对着他的身子,大部分的水是落在他的腿上的,说到底他也是自己叔叔,这一桶水下去,他今天就得进医院,所以楚烨中途还是收回了力道的。

    “啊——”楚衍大叫一声,“尼玛,进水了!”

    楚烨轻笑,将桶扔在一边。

    “我擦,吓死老子了。”楚衍伸手擦了擦脸上溅到的水渍,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裤子,冰凉一片,那叫一个酸爽。

    “尼玛,你小子干嘛呢,还往我那里泼水,我要是不举,你就完了。”

    众人沉默。

    楚衍永远关注的点都和别人不同。

    “清醒了?”

    “你怎么过来了。”楚衍起身,裤子滴着水,看着十分狼狈。

    “找你啊。”楚烨双手抱胸,“你把我丢在小区里面整整一夜,我被冻了整整一夜,我给你醒醒酒,顺便给你尝尝被冻了一夜是什么滋味。”

    “我什么时候丢下你了,你不是要去燕西那边嘛。”楚衍扯着面子擦裤子,经理立刻递上毛巾。

    “他家没人。”

    “打电话啊,你这孩子是不是傻。”

    “电话在你车里。”

    “那就打车去找别人蹭住啊,秦家离得近,你怎么不去。”

    “钱包也在你车里。”

    “你这孩子啊,我怎么说你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丢三落四的,你下车之前不会好好检查一番嘛,这能怪我嘛。”楚衍冷哼。

    “是你把我踹下车的,我都没反应过来,你的车子就开走了。”

    楚衍脑子清醒了许多,想来貌似真的是这么回事,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哪有,你有证据嘛。”

    “我就知道你会耍赖,一把年纪了,你能不能靠谱点。”

    “楚烨!”楚衍一摔毛巾,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众人立刻往边上退。

    楚衍其实在他们这个圈子的人中,性格是最欢脱的,而是最容易沟通,基本上不发脾气,更别提像现在这般板着脸。

    众人还以为楚衍生气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能往边上退了两步。

    “楚烨,你个小混蛋,没大没小的,我好歹是你叔叔,你给我放尊重点。”楚衍准备戳他脑袋的,只是身高问题,这个动作有些滑稽,只能戳了戳他的胸口,“对长辈这么大呼小叫的,你小子出息了。”

    “我会把这事儿告诉父亲的。”

    “哎呦我擦,我从小是怎么教你的,男孩子不要随便打小报告。”

    “我只是给父亲如实的汇报我这些天的行程而已,不算是打小报告。”

    “哎呦我这个小暴脾气。”楚衍捋起袖子,“你小子现在胆子还真的是大了,怎么着这事儿还过不去了啊。”

    楚烨哂笑,“叔叔,我不求你这个当叔叔的给我树立什么好榜样,但是您做长辈,最起码靠谱一点吧,别的不说,丢下孤苦伶仃的侄子,一个在流落街头,一个还在住院,您就能安心在酒吧喝酒,您觉得您算是个合格的长辈嘛。”

    楚衍扯了扯蓬乱的头发。

    “行了,别说的那么可怜。”楚衍莫名有些理亏。

    “呦——这是干嘛呢。”沈廷煊出现在门口,他貌似已经洗漱了一番,看起来清醒得很,“楚楚,你不会上厕所不小心掉下去了,湿成这样。”

    “廷煊叔叔!”楚烨恭敬的站在一边。

    “楚烨来了,接你叔叔回家嘛,还真是乖。”

    “什么接我,你都不知道这个小混蛋对我做了些什么吗,气死我了,在他眼里,还有没有把我当他叔叔啊。”

    “叔叔,您刚刚才说过,男人不要随便打小报告。”

    “我这……”楚衍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差点气得背过气过。“给我去楼上开间房,找身换洗衣服,我要去洗澡。”

    经理点头应着,跟在楚衍后面就往楼上走。

    沈廷煊扫过房间,大致就清楚了。

    “走吧,去外面等着。”沈廷煊打了个哈气。

    楚烨跟在后面他的斜后方,侧头打量着沈廷煊。

    这些长辈之中,沈廷煊是活得最潇洒的一个,随性恣意,不羁狂妄,他随手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摸出两根,楚烨虽然平时不抽烟,可是必要的应酬需要,他也是会的,他已经最好准备接住烟,沈廷煊又把一根烟塞了进去。

    “算了,小孩子别抽烟。”

    楚烨嘴角抽搐两下,小孩子?

    沈廷煊就是吸烟的动作都带着一丝别样的邪肆,他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走到哪里都是风光无限,万众瞩目,手指微微掸去烟头的烟灰,动作那叫一个帅气。

    他和那些长辈都不同,或许是因为没有成家生子,所以和他们的关系都很不错。

    “廷煊叔叔这样的人,怎么总是喜欢和我叔叔混在一起。”这是楚烨一直都很好奇的。

    他俩根本就不同。

    楚衍虽然也有精明干练的时候,平素却是个大傻叉,沈廷煊完全就是精英人士,但是除了和轩陌,楚衍和他一起的时间最长。

    “你不觉得你叔叔很好相处嘛。”

    “可是不靠谱啊。”

    “他无害啊。”沈廷煊轻笑,也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容透着一点苦涩,“你们这些孩子总是问我为什么不结婚。”

    “毕竟叔叔你这么优秀。”

    沈廷煊笑了两声,“可能是原生家庭的因素,我挺害怕负担一个家庭的责任,自己一个人懒散习惯了,忽然被家庭约束,我怕辜负了妻子甚至孩子,让她们重蹈覆辙。”

    “家庭婚姻对我来事,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楚烨不敢长辈的事情评头论足,只是认真的听着。

    沈廷煊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楚衍下楼,才收住话题。

    “去哪儿?”楚衍问沈廷煊。

    “准备回家一趟,昨晚大哥回来了。”

    楚衍挑眉,“差点忘了,昨晚你就说你大哥大嫂回来了。”

    “所以喝多了,没敢回家,不然又是一顿臭骂。”沈廷煊哂笑,将烟头掐灭。“楚烨去哪儿?”

    “我买点早餐,去医院看一下楚冽。”

    “走吧,一起过去。”沈廷煊拍了拍手,“我也好久没看到那小子了。”

    “我也去,好歹我也是他叔叔。”

    楚烨白了他一眼。

    “叔叔,昨晚你不是说去医院的嘛,顺便陪小冽我才回来的,你怎么说话不算数,还去喝酒了。”这也是楚烨更是生气的原因。

    “我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况且这小子已经退烧了,今天就能出院,不用我一直守着吧。”楚衍悻悻的别开眼睛不敢和楚烨对视,这小子真是没大没小,怎么能瞪叔叔呢。

    “哦!”楚烨嗤笑。

    楚衍自知理亏,不敢多说话,这楚烨板着脸的时候,像极了楚濛。

    而此刻楚濛忽然打来电话,楚烨的手机是夹在车前开导航的,他直接按下接听键,楚濛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车厢。

    “喂——”

    “爸,这么早,那边应该是凌晨吧。”

    “你妈不放心小冽,他的情况怎么样。”

    “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昨晚是你叔叔照顾的,他的电话我打不通。”

    “他就在我车上,叔叔,我爸要和你说话。”

    楚衍本来打算装死的,就是呼吸声都尽量小声,没想到楚烨居然是这种人。

    “楚衍,说话!”

    “大哥早上好。”

    “你现在不应该在医院嘛。”

    “他昨晚跑去喝酒了。”楚烨插话。

    “楚烨,我在和你爸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楚衍咳嗽两声,“大哥,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昨晚小冽睡着了,我有点无聊,正好沈廷煊约我,我就没忍住。”

    “打住,昨晚是你约我的,我有聊天记录为证。”沈廷煊可不想当靶子。

    楚濛和责任腹黑得很,指不定就得给自己使绊子。

    楚衍抬脚踹了他一脚,这个混蛋,还是不是兄弟了。

    “楚楚,什么时候回国?”

    “阿陌最近比较忙,我……”

    “我派私人飞机去接你。”

    “大哥你平时要用,不用为了我专程飞过来!”

    “我给你订机票,你和他们两个一起回来,你若是再敢把他俩丢下,楚楚,回来之后,我会和你彻夜谈心。”

    “大哥,这事儿真的有些误会。”

    “你是不是去喝酒了。”

    “嗯。”

    “那就没误会了,楚烨,到医院到楚冽给我个电话,他的电话我也没打通。”

    “估计是忘了充电了,他一直记性不好。”

    “小烨,你给弟弟买点清淡的东西,虽然不是大病,这几天也别吃油腻的……”苏潋滟拿过电话,做母亲的,和楚濛关心的重点截然不同,絮絮叨叨叮嘱了半天,“听清楚了嘛?”

    “嗯。”

    “好好照顾自己。”

    “大嫂,小烨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啊。”

    “那我挂了。”苏潋滟完全无视楚衍,这让楚衍很是受伤。

    他们到医院的时候,本来以为楚冽估计在哀嚎饿肚子了,说自己多么孤苦无依,只是当他们到病房的时候,而是彻底愣住了。

    根本没有他们落脚的地方。

    “你这爱情线很长,你看看啊,这中途虽然有些分叉,不过你的爱情还是比较顺利的,一定会和你老公白头到老。”

    “楚少,也给我看看嘛。”

    这病房里,有护士也有病人,都是女的,什么年龄段的都有,把病房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三个站在门口,脸上神经抽搐了两下。

    “不好意思,让一下,我要进去!”一个小女孩拍了拍楚烨的大腿。

    楚烨立刻让开路。

    楚衍咋舌,“我就说嘛,这小子怎么可能会孤单,你们自己看,比我们过得舒服多了,这么多妹子。你说我留在这里干嘛啊,这不是找虐嘛。”

    “居然这么小的妹子都不放过。”刚刚进去的小妹妹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模样,扎着两个羊角辫就往里面挤。

    “不要急,慢慢来,每个人都有机会的哈!”楚冽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楚冽性子比较像楚衍,不过和楚衍不同,楚衍只有个大哥,被楚濛保护得挺好,无法无天惯了,也就是成年之后才收敛,楚冽下面还有个妹妹,经常要陪楚芮玩,他虽然欢脱,骨子里却是个暖男,不然关小董也不会第一时间去找他啊。

    “咳咳——”沈廷煊咳嗽两声,伸手拍了拍门。

    “叔叔,大哥,廷煊叔叔你们来了,快里面请。”

    这还有落脚的地方吗,怎么请啊。

    “不好意思啊,我的家人来了,我们待会儿再继续哈。”

    “你这孩子真是可爱!”一个大妈忽然捧住楚冽的脸,对准他的侧脸就亲了一口。

    楚烨一身恶寒,打了个冷战。

    众人很快便退了出去,楚烨将房门关起来,准备将早餐送上去,才发现他面前的小桌子,床头柜上,零食早点,身子还有汤品,应有尽有,哪里需要他的这点早餐啊。

    “他们太热情了。”楚冽扯了扯头发,“你们都吃早饭了吗,一起吃点吧。”

    “我还给你带了你喜欢的蟹黄包。”

    “谢谢大哥!”楚冽接过包子,便吃了起来。

    楚冽是绝对不会负了任何一个人的一片心意,就算是吃一口,楚烨心里也舒坦,“唔——哥,这家的味道真不错。”

    “之前姑姑给你买过,只是那家七点钟就卖完了,这次起得早,就给你买了。”楚烨还是很疼爱弟妹的,顺手给他倒了汤,“今天感觉如何?”

    “挺好的,今天就能出院了,还麻烦廷煊叔叔跑一趟,怎么好意思啊。”

    “没事就行。”沈廷煊坐在一边,果然这小子到哪里,哪里就很热闹。

    “叔叔,你听护士说你昨晚来过,怎么走了?”楚冽吃着包子,狐疑的看着楚衍。

    “他去喝酒了。”楚烨直接戳穿他。

    “哎——”楚冽放下包子,叹了口气,“原来在叔叔心里,我还不如一瓶酒重要啊,哎——可怜啊。”

    “小冽,你别听你哥哥胡说,不是这么回事。”

    “算了,做人啊,最重要的就是看清自己的位置。”楚冽继续啃包子,“你们都吃啊,别都看着我,怪别扭的。”

    楚烨瞧着他生龙活虎的,倒也放心了。

    只是他忽然别过头打了几个喷嚏,“哥,你感冒了?”

    “被叔叔放鸽子在外面冻了一夜。”

    楚冽摇头,“所以说我早就和你说了,有什么事宁愿麻烦姑姑姑父,也不要找叔叔,不靠谱。”

    “你们两个,我好歹是看着你们长大的,说话给我注意点。”

    “您是真的看着我们长大的,一个尿布都不会换。”

    “我……”楚衍咳嗽两声,不作声。

    姜熹和燕殊倒是赶了大早过来探望,昨晚太忙,加上燕持和叶繁夏过来,也没来得及过来,想着他是小病,估计要出院了,特意早点过来。

    “姑姑,姑父!”楚冽倒是被弄得破不好意思,“我都没来得及去看你们,怎么还让你们过来看我了。”

    “看你这样子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还特意给你带了吃的。”

    “姑姑,这个……”楚冽是真的吃不下了。

    “放心,不是早点,就是一点水果,知道这个点你也吃过了。”

    几个人闲扯半天,楚烨才想起来让楚冽给楚濛打电话报平安。

    却没想到楚濛已经给燕殊打了电话,推测他也该去医院了。

    “你电话倒是来得及时。”燕殊轻笑。

    “在医院?”

    “嗯!”

    “阿秋——”楚烨又打了个喷嚏。

    “小烨怎么了?”

    “看着像是感冒了。”

    “他俩过去的时候,我还专门给你打了电话,让你这个做姑父的多照顾一点,现在倒好,一个住院了,一个又感冒了,燕殊,你可真会办事。”

    “他俩同时生病……”燕殊拧眉,“是不是有些水土不服啊!”

    “噗——”楚冽一口水呛到喉咙里,果然姑父一出手,就知有木有啊。

    水土不服只服你啊。

    果然楚濛也是愣了半天,才回过神,“这么大年纪了,你这嘴上功夫倒是只增不减啊。”

    “过奖。”

    “你好歹是他们姑父,你就不能帮我多照顾一些嘛。”

    “他们的亲叔叔在这里,你来找我?”

    “要是楚楚靠谱,我找你干嘛!”楚濛声音太大,加上燕殊故意将听筒拿得远了一些,整个房间的人都听到了。

    楚衍更是没脸。

    “行,我知道了,我会多照顾他们的。”

    “让楚冽接电话。”

    燕殊将电话递过去。

    楚衍伸手捂着脸,无奈得很。

    “行了,别挡了,你这个做叔叔的但凡靠谱一点点,楚濛也不会这么说。”燕殊轻哼。

    “我真的尽力了。”楚衍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整个世界对他都充满了恶意。

    “中午能出院吗?”姜熹侧头和楚烨说话。

    “估计要到下午。”

    “那下午我让你姑父来接你们,到我们家吃饭,我做点好的。”

    “姑姑,太麻烦了,我们自己过去就成。”楚烨倒也不和姜熹客气。

    “你这黑眼圈这么重,估计晚上陪夜很辛苦吧。”

    楚烨嘴角抽了抽嘴角,楚衍立刻和他示意,不能再说了,再说他就真的彻底没脸了,依着姜熹的性子,肯定要数落他。

    “不然我让燕西来接你好了。”

    “嗯。”

    “这小子也真是,昨晚和小北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姜熹咋舌,“待会儿小别墅那边看看。”

    *

    燕西这四五点钟醒了,又折腾了习凉两次,方才罢手,两个人几乎折腾了一整夜,交颈而眠,正打算睡觉,忽然门铃声响起。

    “这个真不是幻听,快下去开门。”

    “这一大早的,谁啊!”

    门铃声一直在响,燕西也是烦躁,裹了睡衣就往楼下走。

    “谁啊,大清早的就来敲门,我……”燕西看到门口都人愣住,“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两个人打量着燕西,脖子上还有指甲印,头发凌乱,眼睛猩红,一看就是熬了一整夜。

    “有点激烈!”燕殊咋舌。

    “那个,爸妈,进门先进来,我去楼上清洗一下。”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燕西落荒而逃。

    ------题外话------

    最近一直下暴雨,我就是想出门都不敢,哎——

    我妈还在说我,鼻炎刚好就要出去浪!

    我……

    我不是浪,我是出去寻找创作灵感,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