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2 哥哥你大胆的向前走

正文 42 哥哥你大胆的向前走

    燕北冥将关小董抱上车,她嘴巴里面还在嘟囔着刚刚要燕北冥承诺的事情,燕北冥长舒一口气,坐在驾驶位上,拿出刚刚买的矿泉书,喝了一大口,整个人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后背濡湿了一大片。

    刚刚是真的把自己给吓死了。

    “小北哥——”关小董吐了之后,说话逻辑条理倒是清晰很多,“我们去海边吧,去海边……嗝——”

    “我送你回家。”燕北冥觉着再这么下去,总得出事,刚刚已经把他吓得够呛。

    “我不要,我要去海边!”关小董也不知道忽然心血来潮个什么劲儿,从后面直接勒住燕北冥的脖子。

    “咳咳——”燕北冥一口水没喝下去,被她吓得够呛,这丫头是准备谋杀了自己嘛。

    “你走不走,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关小董其实骨子里是很霸道的。

    “行,你乖乖回去坐好,我马上开车过去。”燕北冥被她勒得要喘不过气。

    燕北冥开着窗户,任由着夜风将车内的酒气吹散。

    天窗打开,这关小董半个身子趴在窗户外,看得燕北冥心惊,若不是她翻不出去,还真担心她能拿出去。

    “咳咳——”关小董清了清嗓子。

    “我去,关小董,你别吐啊。”

    这吐在这里就算了,若是把车子外面也吐得面目全非,那还能看嘛。

    “谁说我要吐了,我给你唱首歌,嗝——唱歌!”关小董大吼着。

    索性入夜这边并没有什么人,不然燕北冥都不好意思和她待在一起。

    这关小董平素在自己面前倒是乖巧,一喝完酒就完全暴露了本性,怎么说也是关家的人,或许骨子里还是霸道得紧。

    “咳咳——哥哥你大胆的向前走啊,向前走,不回头……”

    燕北冥一个猝不及防,直接把刹车当油门,关小董身子一撞,趔趄了一下,还在引吭高歌。

    我的神!

    燕北冥被她唱得满头黑线。

    她还能别吓人嘛。

    “通天的大陆,九千九百……”关小董似乎兴致甚高,还没丝毫停住的打算这就苦了关戮禾,“哥哥你大胆的往前走呀,往前走……嗝——莫回呀头……”

    燕北冥捏着眉心。

    这好不容易唱完一首歌,燕北冥整个人已经很不好了。

    “好!”关小董忽然大呵一声,吓得燕北冥方向盘险些失控。“鼓掌……”

    然后自己居然噼里啪啦的拍起了巴掌。

    我的乖乖,看样子自己之前真的是小瞧她了,居然还会这种技能。

    她唱了一首,貌似累了,靠在车里,睁着浑圆的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快便到了海边,听着海浪声,关小董直接从座位上跳起来,直接撞到了车顶。

    “我去,谁敢撞老娘!啊——”关小董捂着脑袋,还在那儿咋咋呼呼。

    燕北冥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拉开车门,便将她领了出来。

    “唔——”关小董捂着脑袋,一脸委屈的看着燕北冥。

    “咳咳——”燕北冥咳嗽两声。

    “疼——”关小董咬着牙。

    燕北冥犹豫片刻,方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还真有个大疙瘩,看样子刚刚撞得真的不轻。

    “嘿嘿。”关小董笑得像个花痴。

    “好了。”燕北冥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到海边了,你也消停会儿。”

    “海边……”关小董其实记不得那么多事情,只是忽然听到燕北冥提醒,方才如梦初醒,顺着海浪声微微转过头。

    岸边有一侧是沿海公路,架着高高的路灯,所以海边的景色既是入夜也是一览无遗,只是现在天色太晚,这边车子都罕至,更别说人影了。

    “你老实点。”燕北冥伸手将胸口的纽扣解开两颗,准备去车上去矿泉水,这一扭头,就发现关小董又不见了。

    “shit!”燕北冥咬牙。

    往前走了两步,发现她正蹲在地上……

    玩沙子。

    燕北冥长舒一口气。

    就不能让他喘口气嘛。

    燕北冥站在距离她十几米的地方,能将她纳入自己的视线范围,也能清晰的看到她的一举一动,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

    “噗——咳咳……”果然关小董是一刻都不会消停的。

    她居然站起来开始脱衣服了。

    本来穿得就是黑色紧身衣,身材被勾勒得曼妙动人,现在居然直接脱了,燕北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幸亏一个人都没有,她仅穿着内衣内裤就朝着海边走去。

    从她的背影就能看得出来她姣好的身材。

    年纪不大,不过该有的地方都是有的。

    燕北冥喉咙有些干涩,快步上前准备阻止她。

    喝了这么多酒,还去海里,这不是找死嘛。

    只是燕北冥似乎想多了,这关小董眼前的一切都是重影的,就是海边的具体位置她都看得不太真切,所以这还碰到海水,她忽然做了一个俯冲的姿势,然后……

    整个人一头栽到了沙子里。

    燕北冥彻底震惊了。

    伸手捏着眉心,快步上去,因为她把头埋在沙子里已经半天没动静了,不会被闷死吧。

    若是因为醉酒被砂子闷死,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燕北冥蹲下身子,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就把她的身子扳过来。

    “关小董,你没事吧!”

    “哇——”关小董满头满脸的都是砂子,整张脸简直不能看,这一哭更是不得了,砂子直接黏在身上,那画面……

    着实有些美。

    “咳咳——呸呸。”这一边哭还一边往外面吐砂子,伸手囫囵吞枣一样的将脸上的砂子擦干净,“疼死我了。”

    燕北冥憋着笑,抬手给她擦了擦脸,关小董哭得那叫一个惨烈。

    “脏死了,太脏了,小北哥不喜欢我了,哇——我不活了,让我去死,别拦着我!”关小董坐在地上就开始撒泼打滚。

    “行了,别乱动。”燕北冥沉声道,那口气颇有几分严厉。

    “哇——你凶我,你果然不爱我了。”

    “你别动,把眼睛闭上。”这砂子都要跑进去了。

    “那你说,你喜不喜欢我!”关小董忽然看向关小董,虽然好的醉醺醺了,不过这眼神倒是清明得很,尤其是涉及到这种话题,简直不能再认真了。

    “你先把眼睛闭上。”

    “哇——我就说嘛,你不喜欢我了,肯定是嫌弃我脏了!”

    “我没有。”

    “你分明就是有,不活了,我要投海自尽,我要去……”关小董在地上挣扎了半天,可能喝多了,重心不太稳,愣是没站起来,倒是又摔了一屁股的砂子。

    燕北冥嘴角抽了抽,默默看着她演戏。

    “你为什么不拦着我,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燕北冥抬手继续给她擦脸,她也不拒绝,只是可怜兮兮的撅着嘴巴。

    “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现在我还这么脏,你肯定是不会喜欢我的。”关小董那模样活脱脱像是被人给抛弃了。

    燕北冥被她缠得没办法。

    “没有,我喜欢你。”燕北冥本就有强迫症,想要将她的脸全部擦干净,手指触碰到她嘴唇的时候,关小董直接嘟着嘴,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那你亲我一口。”

    燕北冥一愣。

    说真的,她嘴巴上还粘着砂子,看着着实……

    没有什么吸引力。

    “快点啊,快点——”关小董不依不饶,直接往燕北冥身上蹭。

    她身上本就没穿什么衣服,这岂不是在惹火。

    “快点啊,亲我!”关小董就这么目光热切的盯着燕北冥。

    燕北冥大拇指擦过她的嘴角,颇有几分鬼使神差的味道,便微微倾身,吻了她一口。

    没想到关小董居然直接扯住他的衣服,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唔——”燕北冥睁大眼睛。

    她的味道……

    其实并不好闻,几乎都是酒精味,还有砂子在两个人的唇舌之间。

    关小董其实并不会接吻,她只是学着燕北冥之前是如何对她的,把舌头直接伸到了他的嘴巴里面,不停翻搅,毫无章法可寻,一个翻身,便把燕北冥直接压在了身下,扯着他衣领的手愣是没松开。

    虽然毫无技巧,却也惹得燕北冥心猿意马起来。

    过了几分钟,关小董抽开身子,大口喘着粗气。

    “歇会儿,我的妈,快没气儿了!”关小董拍着胸口,她穿着黑色文胸,手指微微遮住,倒是显得越发诱人,身上有不少沙子,有一些落在了比较隐私的地方,燕北冥目光从她身上扫过,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起伏,胸口的沙子微微滑落,没入春色里。

    燕北冥脑子一热,忽然一个翻身,便把她直接压在了身下。

    “啊——”关小董惊呼一声,被吓了一跳,下一秒钟,燕北冥便用力的吻下去。

    总不能每次都让这丫头压着吧。

    男人对这些本就是无师自通的。

    加上之前还有些经验。

    关小董无法招架,只能任由着他予取予求。

    说起来经验这回事,就不的要说燕北冥和燕西的二三事了。

    这燕西自小就是个混世魔王,就算是做错事了,也喜欢让别人背黑锅,燕北冥几乎是他的首选,只是燕殊和姜熹哪里肯信,每次都是连骂带削的将燕西给训斥了一通。

    说起来这事儿还是发生在他们上高二的时候,正是男生发育比较快的阶段,燕西刚刚从f国回来,女生本就发育得比男生要快,习凉那姣好的身材,让燕西回国第一晚,就做了个比较邪恶的梦。

    第二天一整天上课都心不在焉的。

    男生这个时候,总是对这种事情比较有猎奇心理,他和莫韶光一合计,准备一起去看小电影。

    不过两个人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战扬毕竟比较小,不能祸害小孩子,只能拽着燕北冥。

    燕北冥本来打算去辅导班了,愣是被燕西连哄带骗加威胁的带回了家,说是有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那日也是比较巧,家里并没人,三个人便到燕西房间开电脑看视频。

    结果三个人都看得面红耳赤。

    过了一周,燕西又故技重施,燕北冥自然是不肯,或许是生理上有些排斥,他不愿意再和他同流合污,死都不肯去。

    燕西这种人,本就比较无耻,你越是这样,他越是要拖着你下水。

    这一次两次就算了,三不五时的这样,总得出事啊。

    燕茴有一次吃饭说露嘴,说哥哥在房间看小黄片。小姑娘虽然没看过,但是懂得不少,那晚燕殊也在家,当即就把燕西给叫到院子里罚站。

    燕北冥低头吃饭,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结果最悲催的事情来了……

    燕西直接反咬一口,“小北,我都和你说了,你以后看这个,回自己房间,不要总是在我房里,你又不是没有电脑,你这样让我很尴尬的啊,你看小茴都误会了,你让我这个当哥哥的脸往哪儿放啊。”

    燕北冥愣了好半天。

    他心里冒出四个字。

    无耻至极。

    “小北啊,这年轻人嘛,年少气盛,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也不能总是在我房间里啊,总是拉着我一块儿,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你是我弟弟,我总是要疼你的。”

    燕北冥嘴角抽了抽。

    这人真的可以再无耻一些。

    “这男人嘛,到了这个年纪,怀春也是很正常的,妈你最清楚了。”

    姜熹挑眉,看着燕西演戏,微微点头,“因为这个年纪,身体的发育必然伴随着对身体未知的探索,对这些感兴趣是很正常的。”姜熹不否认。

    “所以说啊,燕小北,其实没什么可丢人的,你自己一个人看也可以,你非要拉着我一起,其实我对这些不敢兴趣,你总是哀求我,我是真的不太好意思拒绝,毕竟我脸皮薄。”

    “我这个人就是心肠太软……”

    燕家人已经彻底无语了,只是默默地看着燕西一个人在表演,而燕北冥已经一脸的生无可恋。

    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德性。

    甩锅技术一流。

    “你说我一个祖国的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你带坏了,误入歧途怎么……熬——”燕西话音未落,燕殊直接一筷子甩过去。

    “给我去外面站着,小混蛋,在我面前你还敢撒谎。”

    “我没有,不信你问小北,他到底看没看。”燕西指着燕小北。

    燕小北咳嗽两声,若说看没看,他是真的看了。

    “行了,你俩都给我滚出去!”燕殊一声大喝,两个人立刻乖乖的走了出去。

    姜熹看着燕西那不情不愿的模样,倒是笑出了声,燕家对这种事其实并不是那么保守刻板,燕西和燕小北本来以为就燕殊那脾气,他俩晚上都不用睡了。

    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就被叫到了书房。

    只有姜熹在。

    “其实你俩也不用太害羞,青少年这个时期总是有一些特殊的冲动,很多人没有调节好自己的心理状态,总是容易在这个年纪诱发犯罪,我这几年比较忙,也没顾得上和你们谈心,今晚我和你们聊聊……”

    “青春期的二三事,给你俩上一次生理健康课。”

    姜熹是心理医生,对这些自然是直言不讳的,倒是把那两个人说得十分尴尬。

    莫韶光知道这事儿之后,邀请燕西和燕北冥去他家继续看。

    结果燕西来了一句。

    “我现在每次想起那事儿,眼前总是浮现我妈的脸,你让我如何是好,还有她的谆谆教导,循循善诱……”

    这事儿还是因此告一段落的,不过燕北冥自此之后,是打死都不愿意再进燕西的房间了,简直留下了心理阴影。

    *

    所以燕北冥对男女之间的这二三事,其实很早就有所萌动,只是此刻才慢慢付诸在关小董身上而已。

    关小董穿得不多,这吻着吻着总是容易出事。

    燕北冥的手指从她的脖子处慢慢下移,触摸到了比较隐私的地方,惹得关小董娇颤。

    关小董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扑倒倒是可以,若是让她真的付诸实践,还是有些困难,再燕北冥这攻势下,倒是软成了一滩水。

    若不是沿海公路上忽然有车子呼啸而过,燕北冥觉着自己都能在这里直接把事儿给办了。

    海边毕竟有些冷,两个人亲热了许久,燕北冥脱了衣服,裹在她身上就往车内走,幸亏矿泉水还有,粘着面纸给她擦了擦脸。

    若只有擦脸也就罢了,只是她的身上也沾了不少的砂子,燕北冥的手指触碰到她柔软的肌肤,还有那若有似无的起伏,呼吸都慢慢变得急促起来,关小董刚刚被燕北冥折腾了半天,累到不行,靠在座位上,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燕北冥叹了口气。

    她倒是好,自己惹了火,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睡了,害得自己今晚是不能睡了。

    燕北冥仰头从天窗看着外面的星空,微微看了看下半身,身子紧绷,颇不舒服,侧头看了一眼关小董娇俏的小脸,若是自己在车上……

    太猥琐了。

    这种事只有燕西干得出来。

    “唔——”关小董身子一歪,直接枕在燕北冥的大腿上。“小北哥……”

    “嗯。”燕北冥伸手将她头发顺了顺。

    “我喜欢你。”

    燕北冥嘴角扯起一抹弧度,手指在她脸上流连忘返。

    *

    燕西无端被黑,躺在床上忽然打了两个喷嚏。

    “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习凉趴在他身上,被子紧紧遮住臀部,露出光洁的后背。

    “不会。”燕西揉了揉鼻子,这都一点多了,还有谁在背后说自己坏话啊。“你休息好了?”

    “还是有点累。”

    “已经休息了半刻钟了。”燕西目光几乎从未离开时钟。

    “才半刻钟而已。”

    “听你说话也是底气十足,不行,我们继续!”

    “燕西,我不要了。”

    “小姑娘,这事儿由不得你。”燕西扯落被子,就把她按在了怀里。

    这边是一室旖旎。

    而楚烨在保安室连续打了几个喷嚏,这边冷气太足,害得他鼻涕都被冻下来了。

    自然少不了要埋汰楚衍和燕西。

    “小伙子,你家在哪儿啊,我们给你车钱,不如你就走了,待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啊。”保安都看不下去了。

    “我说了,我家在里面。”

    “可是你提供不了证据啊,连身份证都没有。”

    “你们没有监控嘛,可以自己看啊。”

    “我们小区还真没有,哪个富豪会允许自己小区里面到处都是监控啊。”

    楚烨无语望天,期待着是能来救救自己。

    轩陌做完手术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待到病人情况麻药彻底消退,情况稳定,才驾车回家。

    因为是后半夜,他进入小区的时候,已经很安静了。

    “轩院长回来了,又是这么晚,当医生真是不容易啊。”保安自然得看一下车牌,无端感慨了一下。

    楚烨一听轩陌的名字,直接从长椅上跳起来,裹着保安给的军大衣就往外面冲。

    轩陌透过反光镜看到后面有个军绿色的声音穷追不舍,心下狐疑,这大半夜的,还有人穿着大棉衣,活见鬼了,一脚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我擦——”楚烨气急败坏,还是不停追赶,直到在别墅门口才堵到了轩陌。

    “是你啊,我还以为大半夜活见鬼了,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你都干嘛去了。”

    “这得问我叔叔啊!”楚烨咬牙。

    ------题外话------

    其实燕西坑燕北冥不是一次两次了,论甩锅这门技术哪家强,燕西说第一,还真的无人敢说第二。

    话说回来,楚烨被楚衍坑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