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 都很紧张,春宵苦短(三更)

正文 41 都很紧张,春宵苦短(三更)

    燕昭觉走了没两步,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燕北冥打开车门,把关小董塞进去,燕北冥是有洁癖的,真的可以照顾一个醉鬼?

    要不要和关叔叔说一下。

    燕昭觉还在想着,视线猛地和燕北冥相撞。

    警告意味十足。

    燕昭觉立刻扭头,这次再也不敢回头了。

    总之燕北冥是不会对她不利的,最多……

    就是把她丢在半路而已。

    战扬看到燕昭觉回来,还挺诧异。

    “你不是送小董回家?”

    “小北哥忽然来了,就把小董拉走了。”燕昭觉耸肩,“你怎么不下舞池?”

    “不会。”战扬目光落在舞池中的燕茴身上,眼中满是宠溺,站在一侧,宛若守护神。

    *

    关小董这次倒是没吐,就是话多。

    燕北冥本来双手握着方向盘,她非要从后面过来拽自己,双手一伸,就把他脖子直接箍住。

    燕北冥立刻靠边停车,按住她的手,这丫头是要谋杀嘛。

    “松开!”燕北冥拧眉。

    关小董忽然整个身子从后面靠过来,整个脸靠在燕北冥脖子边,一股酒味扑面而来,燕北冥拧眉,关小董却忽然开始不停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嘴唇一点一点擦过他的脖子,这简直是在考验他的自制力。

    “帅哥,你的味道和小北哥好像。”

    “你先松开。”燕北冥扣住她的手。

    “唔——”关小董愣是不松手,在他脖子边蹭啊蹭的。

    “好了,乖——”燕北冥尽量让自己语气不那么糟糕。

    “我就蹭蹭!”

    燕北冥怎么听着这话如此别扭呢。

    “不怕,蹭蹭而已。咯咯——”关小董闷笑,“你身上味道真好闻。”

    关小董身上最多的就是消毒水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有安全感,却被母亲嫌弃不行,她居然说好闻?

    过了半晌,燕北冥拍了拍她的手臂。

    关小董身子一软,又重新瘫软在座位上,燕北冥无奈。

    “我们去哪儿啊……”关小董趴在后座上,微微睁着眼睛,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燕北冥的侧脸,嗯?这不是小北哥吗。

    “你不是要和我开房嘛。”

    此刻是关小董喝得多了些,若是平时,定然得惊掉下巴。

    毕竟燕北冥一直都是一本正经的,忽然打了黄腔。

    “咯咯——”关小董一笑,“小北哥——我会害羞的,哈哈……”

    燕北冥拧眉,这是认出自己了?

    自己这笑声如此豪放,真的看不出来她到底怎么害羞了。

    “哈哈……”关小董放肆大笑,忽然开始翻身找东西。

    燕北冥透过反光镜看着后面,拧着眉头,尽量减缓车速,她的包就挂在脖子上,此刻被她甩在了地上,她趴着将包打开,从里面翻出钱包,从里面拿出许多卡,一股脑儿的全部扔到了前面。

    “身份证,拿去,哈哈,开房,走——”

    燕北冥嘴角抽了抽。

    这丫头真的还可以再豪放一些。

    燕北冥见不得东西乱放,将东西一股脑儿的归置到一边。

    “哈哈——我要和小北哥,嗝——开房了,哈哈!”

    燕北冥无语,本来想送她回家的,可是她这样回家,关戮禾若是听了这话,指不定以为自己把她怎么样了,他仔细看着窗外,照着药房,还是给她醒醒酒再说。

    过了市区才看到一个小药房,燕北冥将车子停在路边,便直接下车,关小董嘴巴里面呢喃着,却安分得很,燕北冥这才放心下车。

    *

    燕西此刻手中提了许多的东西,刚刚从便利店出来,将东西放在后座,直接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车子便飞了出去。

    “你买了什么?”习凉扭头看着后面白色的便利袋。

    “需要用的。”燕西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看着习凉的眼神都变得赤裸裸,习凉觉得自己在他眼中,好像是没穿衣服的,不敢与他对视。

    到家之后,燕西却忽然接到了公司的电话,似乎是收购案忽然出了一些问题。

    “你先去洗澡,我马上就来!”燕西忙不迭的往书房走,急得很,等去公司,保证弄死这几个没眼力劲儿的。

    习凉自己回到房间,将便利袋打开,顿时面红耳赤,这个人还真是……

    她咬着嘴唇,去翻衣服穿,手指从一件件睡衣上滑过,忽然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整个心情开始不说控制的激荡起来,脑海中不自觉开始描摹接下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脸红得直冒火。

    她的手指忽然触碰到之前燕茴给她买的那衣服,也不知道那丫头什么时候塞到自己包里的,她发现之后就一股脑儿的整个塞到衣橱里了,就是几块布条,也无所谓蹂躏不蹂躏的。

    她的手指微微勾起一个黑色的肩带,鬼使神差的就把衣服给拿了出来。

    燕西回到房间,浴室里还有水声,他伸手将领带扯下来,心情激动却又开始紧张起来。

    水流声戛然而止,可是过了半晌,习凉也没出来,燕西伸手敲门。

    “凉凉?”

    “嗯!马上就好,我穿个衣服。”习凉其实已经穿好了,只是自己照着镜子都面红耳赤,她可从未穿过这种衣服,手指扯了扯拿几根布条,还是将浴袍裹上了。

    “你穿不穿都一样,还不如……”燕西话没说完,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习凉穿着白色的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身上,裹挟着白色水汽,脸色微醺,手指紧紧攥着领口,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咳咳——”燕西咳嗽两声。

    说真的,他也蛮紧张的。

    上次习凉毕竟喝多了,这次她可没醉,她看一眼过来,自己的心就软了。

    “洗好啦。”燕西微微垂着头,目光从她脸上一点点扫过,心跳却一下快过一些,淡雅的茉莉沐浴露香味,仿若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人一点点揉捏着,一下快过一下的跳动着。

    “嗯!”习凉站在门口。

    两个菜鸟,回来的路上还是很亢奋的,这会儿却都紧张起来。

    “我先上床!”习凉别开眼,往床边走。

    “那我先去洗澡!”燕西直接进入浴室,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咋舌,燕西啊,你之前不是挺利索的嘛,直接扑倒啊。

    习凉刚刚准备脱下浴袍钻进被窝,忽然就听到浴室门锁的动静,立刻把衣服合上,“对了,把头发擦干。”燕西探头出来。

    “我知道。”习凉吓得惊魂未定。

    燕西心下狐疑,她怎么吓成那样,不管了,反正她是应允的,今晚无论如何都得把事情给办了。

    想起那日的事情,燕西只觉得身子一紧,心脏开始狂跳,那日的画面在自己脑海中不断地回放,就不自觉的心猿意马起来。

    这几日习凉身子不舒服,肚子难受,还总爱往自己身上蹭,自己又不能碰,只能亲一下摸一下,过过瘾,总归还是压抑得不舒服,一想到今晚两个人即将水乳交融,心里的小兽就开始莫名的亢奋起来。

    习凉钻进被窝,方才长舒一口气,她此刻有点后悔了自己穿成这样,燕西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算了,还是换个正经一点衣服吧。

    只是她刚刚起身准备拿衣服,忽然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水流声和开门声几乎是同步的,这让习凉很抓狂。

    燕西迫不及待,什么都没穿,关了淋浴腰上缠裹了一个浴巾就跑了出来,可是也没想到会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

    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你脱光了站在他面前,才最有诱惑力,反而就是脱了偏又没脱干净,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疏离感,才更加撩人。

    习凉手指按住衣橱,整个人都吓懵了。

    燕西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

    他认得出来这件衣服,眸子变得越来越幽邃,习凉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他的视线仿佛带着灼热的热度,让她的皮肤都呈现出了一股漂亮的瑰丽色彩。

    “不好看吗?”习凉伸手想要遮挡一些地方,主要是燕西也不说话,这让她心里没底。

    燕西眸子瞬间又幽暗几分,“好看。”只是神情紧绷,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高兴。

    习凉心下有些失落,她不想两个人的第一次发生什么不愉快,直接掀开被子钻到里面,“你若是不喜欢,我换个衣服就好。”

    燕西坐到床头,掀开被子也钻了进去,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半晌都没人说话,可是燕西的呼吸却变得越发急促。

    习凉扭头看着他,“你的脸好红,生气了?那我以后不穿……啊——”习凉话音未落,被子下的手忽然被人握住,他的手指温度很高,不仅仅是手指,浑身的温度都高得惊人。

    燕西看着她无辜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她手慢慢往自己身上摸去……

    习凉的手被他牵引着,脸上都是无辜的神色,直到唬人触碰到什么,才忽然惊呼一声,缩回手。

    “你总是这样,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折腾你。”习凉在外人看来,是精明干练的,从小的良好教养让她练就了处变不惊的本领,可是她骨子里却又异常保守,所以她的身上既有着成熟女人才有的干练,也有着小女生单纯,尤其是刚刚!

    明明心里害怕,却又偏生露出一副无畏的模样,看得燕西差点直接失控。

    躺在床上半天,以为稍微纾解了一点,生理反应却愈演愈烈。

    “凉凉,我会不会成为第一个没还吃到肉,就猝死在床上的男人……唔——”燕西话音未落,习凉忽然凑过去,对着他的侧脸就啄了一口。

    她蹭了蹭他瘦削的下巴,微微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唇,一点一点落在他的唇边,燕西身子僵直,身体在叫嚣,手指攥紧床单,是时候把她扑倒了。

    可是下一秒钟,习凉忽然一个翻身,整个人骑在了燕西身上。

    燕西闷哼一声。

    我去——

    真的迟早得废掉。

    “我……”习凉看着他痛苦的表情,脸都红透了,“没压着你吧。”

    燕西看着她睁着人畜无害的大眼睛,伸手扯住她的胳膊,手指穿过她潮湿的发间,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用力的吻下去。

    这个吻来得异常炙热,燕西的手指缓缓从发间下移,光滑的脖颈,白皙的后背,他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翻身就把习凉压在了身下,一滴汗水落在习凉的脸上。

    燕西已经隐忍得十分难受,身上的温度更是高得惊人,他腰间的浴巾早就退了下去,呼吸一片紊乱,不停的啄着她的嘴角,他想慢慢来,不想直接就伤害了她,他们的第一次,他不想留给她的只有痛苦。

    习凉抬手擦了擦他额头的汗珠。

    “其实我没关系的。”她的声音小小的。

    燕西最后一点理智神经彻底崩断。

    习凉饶是做好了准备,还是低估了这股力道的可怕。

    疼得眼泪直流。

    燕西不敢乱动,“不舒服?”他强忍着。

    习凉本来是打算推开他的,按照燕西的脾气是不会强迫自己的,只是他眼底热切,偏又带着怜惜,小心翼翼的询问,他是这么多年唯一把自己捧在手心的人,习凉不后悔。

    “没事!”她抱着他的脖子蹭了蹭。

    燕西所有的自制力彻底崩盘。

    室内燃着淡淡的香草精油,弥漫着一股甜腻的味道……

    *

    楚烨刚刚出了医院,坐着楚衍的车子到这边,楚衍就去医院找轩陌了,楚烨行李都在燕西这边,自然要过来敲门。

    只是楼上明明有房间亮着灯,却始终无人开门。

    “燕西,我怎么听到有人按门铃啊。”习凉拍了拍燕西的后背。

    “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我很认真。”

    “尊重一下在辛苦耕耘的我。”

    “我……”习凉无语,“我好像真的听到了。”

    “你肯定是幻听。”

    “不会的,我好像真的听到了,不信你停一下……”

    “你见过在高速公路停车的嘛,停不下来,你别想中途打岔开溜。”

    “我没有。”

    “春宵苦短,别想着有的没的!”燕西挺了挺腰。

    习凉拧眉闷哼一声,难不成真的是自己幻听?

    楚烨在门口按了十几分钟,愣是无人应答。楚衍刚刚急着把自己踹下车,自己的手机钱包全部都落在楚衍车里了。

    没办法,他只能去找门卫物业那边求助,楚烨又不是业主或者是熟面孔,他们也不认识楚烨,根本不会给他备用钥匙,反而差点把他当成是小贼。

    他说了半天,让他们给他打几个电话。

    楚烨摸起电话,才发现,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居然一个号码都记不住,顿时有些恼怒。

    而此刻门外的保安以为他是个骗子,不肯让他走,楚烨只能请他们帮忙给楚衍打电话,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轩陌有台手术要做十几个小时,楚衍无聊,已经约了沈廷煊出去喝酒,活色生香昨天开始重新营业,他正好去逛逛,这里面嘈杂得很,电话愣是没接到。

    门卫觉得自己被楚烨戏耍了,愣是不肯让他再进小区,他想着燕西肯定是出去了,楚衍到时候也会回来,他就在门口等着好了。

    身无分文,又人生地不熟的,楚烨算是彻底懵了,就是想去医院,都不知道东西南北,这小区门口比较僻静,出入的都是显贵之人,出租车根本不走这一代,楚烨算是彻底懵圈了。

    他忽然想到去燕家的时候,燕茴说起今晚他们学校有舞会,本来也打算让他去凑凑热闹,偏生楚冽发烧,他没办法,只能守在医院,估计这群人都出门了吧。

    学校的舞会应该不会太久,最迟十二点钟,燕西准得回来,自己就再等等好了。

    一直待在空调房里,忽然面对这扑面而来的热浪,楚烨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在小区门口晃悠,暗自祈祷有个熟人出现。

    “这小子已经在门口蹲了一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走?”

    “会不会真的是楚先生的朋友啊,看他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骗子啊。”

    “如果真的是骗子,我们用备用钥匙让他进去了,里面若是丢了东西,我们这辈子都赔不起,如果真的是朋友,最多就是被训斥一通,总比搭上一辈子划算吧。”

    “这倒也是。”

    然后楚烨就十分悲催的在门口蹲守了整整一夜,直到凌晨,保安没办法,将他叫到了保安室,楚烨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居然躺在一个长椅上就睡觉。

    算起来,都是楚衍的错。

    若不是他急着把自己踹下车,自己不至于连手机都忘了,可真是自己的亲叔叔,坑侄子都不带眨眼的。

    楚衍此刻喝得差不多了,搂着沈廷煊拿着话筒,就是一顿嘶吼,哪里还管得了什么楚烨啊。

    *

    倒是燕北冥这边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他买了心醒酒药,又去一边的便利店买了矿泉水,方才到车边,这才发现,后面的车门是被打开的。

    他快步走过去,关小董居然没了。

    燕北冥看了看周围,此刻已经很晚了,这边也不是市区,人不算多,关小董还穿着奇装异服,一眼便认得出来,这丫头人呢。

    燕北冥将车门关上,就开始到处找人,手足无措的还打了电话,无人接通才暗骂自己脑残,她都喝成那样了,怎么可能接到自己的电话啊。

    这边巷子不少,燕北冥只能用手机光亮一条巷子一条巷子的翻找。

    地上都是一些污水或者是食物残留,他强忍着反胃恶心的冲动,每当看到一些打扮奇特的青年,或者是裸着上半身在街上游荡的人,整个心便提起来几分。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心里越是着急,可是没底,气得他差点摔了手机。

    找了半天,方才在一个小巷子找到了瘫坐在地上的关小董,她背靠着墙,身边还有一摊呕吐物。

    燕北冥立刻跑过去,确认她身体无碍,悬着的心才陡然放松下来。

    “关小董,你怎么下车了!”燕北冥语气急切,难免恼怒,伸手掐着她的腋下,“能不能站起来!”

    “小北哥……”关小董靠在他身上,咽了咽口水,“我这次没有吐在你车里,嗝——”

    燕北冥一愣,本来打算惩戒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我真的忍住了,没吐在你车里,你相信我!”

    “我知道。”燕北冥扶住她的腰,他宁愿她吐在自己车里,也不想她忽然消失了,简直把他吓死,若是有个好歹,他……

    怎么办!

    “那你怎么还生气了,笑一下!”关小董双手捏住他的脸。

    燕北冥被她吓得够呛,哪里笑得出来啊。

    “唔?”关小董拧眉,“笑一下嘛,乖——”

    燕北冥无奈,拍开她的手,微微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出了巷子。

    “以后就算吐在我车里,吐在我身上,也不许你乱跑,听到没。”燕北冥找到关小董,那颗心落下,还是心有余悸。

    “唔,你会生气。”

    “不会。”

    “真的?”

    “不生气。”相比较这些,都没有刚刚那几分钟来得惊心动魄。

    “咯咯——我相信你,骗人的人木有小jj!”

    燕北冥嘴角抽了抽,他想把她扔在地上。

    ------题外话------

    本来晚上准备出去看电影的,结果……暴雨!

    算了,看样子我只能安安分分待在家里了。

    新书继续求收,新书会在旧文完结之后更新,所以大家不要催。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经纪人无语望天,自从她家这棵白菜跟了叶九爷,就变成花椰菜了,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要解锁吗?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