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0 一大波狗粮来袭(二更)

正文 40 一大波狗粮来袭(二更)

    舞会马上开场,整个会场都是呈暗色调,灯光打在舞台中间的钢琴上,燕秋白穿着一袭秋水色的长裙,头发蓬松,用钻石发卡微微挽起,她的礼服大多比较保守,她伸手按住胸口的衣服,朝着台下微微鞠躬。

    燕秋白的出现,是个意外惊喜,台下本就躁动的人群,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学校里也不乏燕秋白的一些粉丝,闻风而动,整个礼堂顿时被挤得水泄不通。

    燕秋白笑着转身走到钢琴前,她的后背几乎是全露的,在长发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更是诱人。

    莫韶光瞧着台下众人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端起酒杯就灌了一大口,可惜酒水辛辣,倒是把他辣得够呛。

    “咳咳——”莫韶光捂着嘴巴,更是恼怒。

    “你这是借酒消愁呢。”燕西从他身后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也来了。”莫韶光倒是诧异,“刚刚没见到你。”

    “怕引起轰动,等灯光暗了才过来。”

    “你丫能不能要点脸,这里都是学生,你以为谁认识你啊。”莫韶光嗤笑。

    “就我这张脸,到哪里都得引起轰动。”

    “你还真是从小到大都没变过,一直都不要脸。”莫韶光和他多少年的朋友,两个人斗起嘴,倒是没完没了了。

    灯光黯淡,却也有意无意会打到这边,莫韶光瞧着燕西怀里的习凉,忍不住咋舌。

    “偷腥就偷腥呗,还说得那么高大上,什么怕引起轰动,燕西,你真的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

    习凉轻轻咳嗽一声,脸上莫名有些红。

    “走,我们去跳舞。”燕西吻了吻她的嘴角,拉着习凉就滑入了舞池。

    只是舞池中人很多,还有不少半吊子的,燕西只能双手一揽,将习凉紧紧圈在怀里,还得小心翼翼的帮她隔开人群,两个人就这么在舞池里慢慢晃悠着。

    习凉不太适应这么多人的场合,挤来挤去的,可是被燕西抱住,心里莫名踏实许多,靠在他的肩头,伸手搂住他的腰,倒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周围都是一些少男少女,这让习凉过分早熟的心,开始了莫名的跃动。

    虽然是化装舞会,却也有像燕西这般没有任何装扮的,单身的人很多,似乎都在逡巡着自己的心仪的目标。

    莫韶光看着燕西和习凉,再看了一眼正在演奏的燕秋白,更是感觉有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

    之前他总是打趣燕西,说习凉性子冷,以后的生活定然索然无味,燕西则是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现在看来,人家过得比谁都好,到是自己,虽然强吻了燕秋白,可是燕秋白始终没有正面回应他,这让他有些憋闷。

    此刻台下,有许多小男生都在跃跃欲试,准备和女神进步一接触。

    这些男生都意气风发,莫韶光虽然只比他们大了几岁,可是常年商场打磨,给人的感觉都成熟许多。

    “他已经喝了不少了。”习凉看着莫韶光。

    “和我跳舞,你还有心思看别的男人?”燕西挑眉,手指忽然猛地收紧,将她整个人彻底按向自己,身子紧紧贴在一起。

    之前在车上,两个人已经缠绵了许久,燕西早就有了反应,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本来想着趁机好好修理她一番,却没想到最后折腾得还是自己。

    习凉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又羞又急,下意识的伸手要推开他,可是身后都是人,她只能安静的趴在燕西怀里。

    “还动呢,你是真的不怕死啊。”燕西低头轻啄着她的耳垂。

    习凉攥紧他的衣服。

    “凉凉——”燕西声音低沉,此刻的厮磨,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嗯?”习凉红着脸,都不敢看燕西。

    “你要不要再动动?”

    习凉伸手掐了他一把,“别闹,都是人呢!”

    “难受啊!”燕西不停咬着他的耳朵。

    都是都是在谈情说爱的小情侣,谁会管他们啊,他们在这里,就是最正常不过的小情侣。

    习凉被他说得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燕西的口气和平常差了许多,很软,却一点一点在侵蚀她的理智,他的吻一点一点落在她的耳边侧脸,直到他没忍住,捏住她的下巴,加深这个吻。

    “唔——”习凉抱住他的脖子。

    “凉凉,我们回家吧。”燕西吻了吻她的鼻子。

    燕西这话里暗示意味,习凉怎么可能不知道,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既然没有明确否定那就是还有戏,燕西再接再厉,一边吻着他的嘴角,一边不停的哄着她。

    “凉凉——”

    他的声音略微嘶哑,醇厚得像是上好的红酒,或许是周围的气氛太好,习凉就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我的例假刚刚结束!”

    燕西愣了数秒,忽然直接拉着习凉就往外面跑。

    周围的风微微刮过习凉的脸,还带着男人那低低的笑声,手被他紧紧握住,夏夜的风带着一丝燥热,习凉的胸口开始不断的膨胀,有一股暖流瞬间充斥着四肢百骸,心若擂鼓,而她却觉得异常幸福。

    “勺子哥,你也在啊!”莫韶光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

    “你这丫头,怎么又喝酒了。”莫韶光伸手要将关小董的酒杯夺下来。

    关小董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戴着半边面具,皮肤很白,嘴唇很红,身上还不伦不类的挂了一个十字架,估计是在扮演什么吸血鬼,嘴角还挂着一点红酒渍,倒像是勾魂的女鬼魅影。

    “我拦不住她。”燕昭觉是受了关戮禾的委托,才过来的,只是关小董这脾气,关戮禾都治不了,他更拦不住了。

    “不要,我就是喝了一点点而已。”关小董舔了舔嘴角,朝着莫韶光笑得灿烂。

    “昭觉,你送她回家吧,这丫头要是喝醉酒准得儿闹事。”

    “别碰我!”关小董甩开燕昭觉的手,忽然直接将酒杯按在桌上,伸手指着莫韶光。

    “混蛋!”幸亏这里嘈杂,音响效果也好,她这一吼,倒是没引起多大动静。

    “赶紧把这丫头拖走。”莫韶光一脸嫌弃。

    “你不是男人!”

    “我去,小丫头,你小心我削你!”

    “你看小白姐被人围住,你都不敢去,你还敢说你喜欢她,你算个男人嘛,我都敢扑倒小北哥!”

    燕昭觉和莫韶光对视一眼,完了,估计又有点喝多了。

    不过莫韶光光顾着和关小董说话,这才注意到燕秋白已经演出结束,很多人都上去献花,虽然女生居多,但也有不少男生。

    “你说你是不是男人!”关小董冷哼,显然喝得差不多了。

    “我带她走!”燕昭觉从后面拽住她的胳膊,还得小心翼翼的不要碰到别的地方,关小董力气不小,周围人也多,倒是废了他不少劲。

    莫韶光看着舞台,心下恼怒。

    这些人怎么回事,献花就献花呗,怎么还抱上了。

    “不好意思,让一下!”舞台前的人太多,莫韶光想要挤进去都难。

    这些学生太热情,燕秋白就是只身前来,也没带什么人,燕茴和战扬倒是第一时间冲过来帮她,却也阻挡不住他们的热情,都快被挤出燕秋白身边了。

    “秋白,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是!”

    “秋白——”

    “谢谢!”燕秋白步履艰难的往后台挪,险些摔倒。

    莫韶光却无论如何都挤不到前面,心下着急。

    这群小兔崽子,真是……

    非逼着他动手是不是!

    莫韶光喊了半天,也没人答应。

    他直接绕到了后面,找到了他们通电的音响,端详了一下,弯腰就把一部分的插头全部给拔了。

    会场本来正在播放劲爆的音乐,忽然戛然而止,众人都愣住了。

    “你干嘛呢!”后勤的人追着莫韶光。

    莫韶光却趁机直接夺走了站在一侧的主持话筒,拍了半天,“怎么没动静,什么破设备。”

    “大哥,是你把我们的插头都拔了,还说我们设备破。你这是存心来捣乱啊。”

    不过看着莫韶光又不是学生,他们有些恼怒,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帮我把这个插头按上。”莫韶光这是使唤人习惯了,那学生愣了一下,居然真的乖乖的帮他先把话筒的线头接好了。

    莫韶光喂了两声,这才看着舞台。

    燕秋白方才得以喘息,长舒了一口气,手中的花已经保不住了。

    “你是不是傻,你愣着干嘛,赶紧过来!”莫韶光声音很大,还带着一丝混响,整个礼堂安静得不像话。

    男人站在靠近后台的地方,虽然没有灯光聚焦,从身形和气势来看,也不容别人忽视,一股霸道总裁的既视感扑面而来。

    燕秋白愣了数秒,直到燕茴推了推她。

    “还不赶紧过去。”趁着大家都在愣神。

    “快点。”莫韶光见她没动静,心下焦急,放下话筒,直接拨开人群。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让开了一条路,燕秋白回过神,莫韶光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你这丫头是不是傻,让你过来,傻站着干嘛,跟我走!”莫韶光拉住她的手就往后台走。

    “啊——”燕秋白忽然踩到了地上散落的花,脚一崴,差点摔倒。

    莫韶光扭头就把她捞到了自己怀里。

    抬脚就把脚边的花踹开,弯腰就把燕秋白打横抱了起来。“看着挺精明的,怎么到这种时候,傻成这样,看到他们过来,不跑等着干嘛呢。”莫韶光语气不太好,燕秋白只是抬头看着他下巴轮廓,闷声一笑。

    “你还笑。”

    “你刚刚有点傻。”居然拿着话筒乱吼。

    “那还不是因为你。”莫韶光冷哼,直接把她抱到了后台更衣室。

    燕茴刚刚要跟着进去,房门一下子关住了,害得她差点撞到鼻子。

    “我去,这人怎么这样!”燕茴有点担心燕秋白被吓到,准备来问问情况。

    “走吧,有勺子哥,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战扬搂着她就往外面走。“人家小情侣亲亲热热,有许多话说,你去搅和什么。”

    “这倒也是。”燕茴嘿嘿一笑,倒是有点傻气。

    莫韶光将她放下,燕秋白才长舒了一口气,一边摘耳环,一边说道。

    “我是真没想到那些孩子这么热情,简直吓到我了,之前你还说要不要带两个保镖过来,我说你大惊小怪,现在看来,你还是挺有先见之明的。”燕秋白将耳环放在桌上,拿着面纸将口红直接擦了。

    “不听我的话,有你亏吃。”莫韶光想着那群小男生朝着燕秋白扑过去,心里仍旧不爽到了极点。

    “我换衣服,你不出去?”

    “你放心,我不偷看!”莫韶光坐在沙发上,伸手扯了扯领带。

    “我可不信你。”燕秋白从一边的包里拿出自己的衣服。

    “我发誓,真的不偷看,不然我就一辈子不举。”

    燕秋白嗤笑,直接拉起帘子,随着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传来她的戏谑声。

    “没想到你对自己这么狠。”

    莫韶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帘子。

    这帘子看着挺廉价的,在灯光的折射下,可以看到燕秋白身子的轮廓,下面还能看她的半截葱白的小腿。

    她慢慢脱下衣服,从外面看,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曼妙的身姿,莫韶光手指微微收紧。

    “不过今晚还是谢谢你了,待会儿请你去吃宵夜吧,你想吃什么?”燕秋白浑然不知此刻男人正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抗争。

    “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莫韶光此刻脑子是放空的,盯着帘子,在脑海中慢慢描摹她的身子,越想越是上火。

    “那就去吃火锅吧,好久没吃了。”

    “嗯。”莫韶光看着燕秋白已经套上自己的裙子,帘子被拉开,方才不舍得移开眼。

    燕秋白将礼服折叠好放在包里,伸手拢着头发,露出了白皙的天鹅颈,看得莫韶光更是有些狼血沸腾。

    “那就去经常去的那家吧,也清净,就是吃完比较麻烦,都是火锅味……”燕秋白对着镜子,发现莫韶光正朝着自己走过来,那眼神很不对劲。

    就像是魔怔了一样,燕秋白扭过头,身子就被他压在了梳妆台上。

    “莫韶光。”

    她接下来的话被吞没在两个人的唇齿间,莫韶光显得有些急切,直接撬开她的唇齿,灵活的舌头直接钻进去。

    “唔?”燕秋白睁大眼睛,他的口中有酒水的辛辣味,还有男人强烈的气息,身上淡雅的男士香水味,突如其来的热吻,就像是要把她彻底淹没。

    一吻结束,莫韶光低头摩挲着她的嘴角,“别总是连名带姓的喊我,怪生分的。”

    “那喊什么?勺子?”燕秋白微微垂头,脸色酡红,煞是漂亮。

    “喊韶光,或者直接喊我……”莫韶光咬了咬她的嘴唇,“叫哥!”

    “哥?”燕秋白脑子里忽然滑过一丝邪恶的念头,“你思想有点龌龊……”

    “你小时候也会喊我哥啊,你在想什么呢!”莫韶光蹭了蹭她的鼻子。

    燕秋白脸爆红。

    “喊一声听听。”

    燕秋白抿着嘴角,沉默了半天,才张了张口,“韶光……嗯!”

    莫韶光啄着她的嘴角,“我爱你!”

    燕秋白脑子瞬间放空,她的嘴唇灼热,还在一点点侵蚀他的意志,燕秋白伸手扯住他的衣服。

    “走吧,你不是要吃火锅嘛。”莫韶光拿过她的包,牵着她就往外面走。

    一打开门,门口居然围了一大圈人。

    这里面就他们两个人,大家似乎都想到了他们可能在里面,加上燕秋白此刻红透的脸,几乎都不做他想,这些涉世未深的学生,居然比他俩还害羞。

    “秋白,这是送你的!”一个女生走过来。

    一群学生又送了一堆东西,方才离开。

    上了车子,燕秋白正在把玩着一个小粉丝送的音乐盒,上面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在弹钢琴,扭动几下,就能发出悦耳的声音,最主要的是,这是自己的成名曲。

    “这孩子真有心。”燕秋白看得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

    莫韶光拧眉,直接从她手中夺过音乐盒,往后一扔。

    “你干嘛!”燕秋白手中一空。

    “我以后送你更好的。”

    “小粉丝的醋你也吃。”燕秋白颇为无奈。

    “你什么时候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好了,对着别人倒是好声好气的,对我就没好脸色。”

    “看你怨言这么多,那我就看着你好了。”燕秋白双手抱胸,侧头盯着正在开车的莫韶光。

    莫韶光被她看了半天,手心都窜出汗了。

    “别看了。”莫韶光莫名紧张害羞起来。

    燕秋白笑得前仰后合,“是你让我看的,你还害羞了,我还以为你脸皮多厚呢。”

    “不是害羞。”莫韶光手指一勾,将领带扯下,往后一扔,伸手解开纽扣。

    “脸都红了。”

    “那是憋的。”

    “嗯?”

    “你这么看着我,我很难受得了,谁被喜欢人一直看着,都会有反应的吧。”莫韶光戏谑。

    燕秋白瞪了他一眼,扭头看着窗外。

    *

    燕昭觉此刻也很是郁闷,好不容易把关小董拖到外面,刚刚准备拖她上车,手臂一紧。

    “小北哥?”燕昭觉惊呼一声,直接松开拉扯关小董的手。

    关小董身子一软,整个人趴在车前盖上,嘴巴里面还在呢喃自语。

    “小北哥,你怎么来了?”

    燕北冥最不爱参加活动。

    “我送她回家。”

    “嗯嗯,我回去找战扬。”燕昭觉巴不得这样,转头就跑,都不带一点停留的。

    他对关小董本就是普通朋友的感情,关戮禾却三番两次拿自己当挡箭牌,这也就算了,他还得忍受燕北冥的冷暴力,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燕北冥戳了戳关小董的脸,忽然想到了自己喝醉酒,被她那个啥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唔!”关小董挥开他的手。

    燕北冥继续戳,而且力气不小。

    “啊——你干嘛!”关小董忽然从车前盖上站起来,身子趔趄,指着燕北冥,“你个混蛋,你敢戳我,我和你拼了。我……嗝——”

    燕北冥嗤笑,“你来啊。”

    “你以为我不敢嘛,你别动,你敢戳我,我也要戳你!”关小董直接朝着燕北冥扑过去。

    只是她眼前有三个重影,一个不小心,直接扑错了,整个人从燕北冥身边滑过,燕北冥长臂一伸,就直接搂住了她的腰。

    “啊——谢谢啊。”关小董眯着眼睛,“帅哥,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像谁。”燕北冥扶住她的身子。

    “一个我特别想上的人……”

    燕北冥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还敢不敢再直接一点。

    “哇——我好想那个……”

    “什么?”

    “就是把他那个,那个……”关小董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一脸痴汉。

    燕北冥冷哼,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关小董,你也有喝醉酒落在我手里的时候啊。

    “帅哥,我们去开房吧!”

    燕北冥轻笑,“好啊!”

    ------题外话------

    燕北冥绝壁会把关小董扑倒,哈哈……

    关小董啊,你也有今天!

    关小董:也许我反扑也不一定。

    燕北冥:那你也得有这个机会啊!

    关小董:走着瞧!

    燕北冥:我等着。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