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 亲情断,哪里来的小妖精

正文 37 亲情断,哪里来的小妖精

    转眼间已经到了京都大学举行舞会的日子。

    那日一大早,燕茴便专门去关小董,准备去外面做个美容,再去学校。

    “小董?”燕茴盯着她的嘴看了半天。

    关小董低头收拾东西。

    “等会儿,你的嘴巴怎么了?”燕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端详了半天,嘴上有两个细小的口子,嘴角也有一些,因为只要说话,就会扯到伤口,所以关小董都尽量张得小口一些,“我们俩也就两天不见,你嘴巴怎么变成这样了。”

    “没事!”关小董拨开她的手。

    “谁咬的啊。”燕茴现在可是过来人。

    只是战扬从来不舍得这般对她就是了。

    “我自己。”

    “你少来,老实说,是楚冽还是小北哥。”

    “你胡说什么啊,我和楚冽什么关系也没有。”

    “那就是小北哥了,啧啧……你俩这是接吻嘛?不如说直接要把你咬死。”

    “你……”关小董红着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今晚战扬过去吗?”

    “他啊,今晚战叔叔和阿姨要回来,估计留在家了吧,不过他说等结束会来接我。”

    “战叔叔和阿姨要回来?”关小董与战家并不算太熟,所以见面次数不太多。

    “他的外公也从华西上来,所以我大伯他们也今晚会来,我出来的时候,听我妈说,是她专门打了电话让他们回来的,要讨论一下你和小北哥的婚事。”

    “什么?”关小董脸爆红。

    “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啊,上次你在我家把小北哥给压在身下,我们家的人都知道了,当时我妈就给大伯他们打了电话,你等着好了,最迟后天,他们肯定要邀请你去我家做客。”

    关小董心如擂鼓,居然不正常的紧张起来。

    *

    习凉坐在警局审讯室,面前的茶已经凉透。

    外面是艳阳高照,而这里面却冰寒彻骨,白炽灯将周围的水泥墙壁映衬得越发冷酷无情,她刚刚应付完两个警察,此刻又换了一批人进来。

    早上燕西刚刚出门,警察便找上门了。

    估摸着是算好了时间的。

    说得挺明白,是关于习耀邦的事情,习凉毕竟是他的女儿,这一点在法律上改变不了,她还以为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处理便跟着过来了。

    “习小姐,关于这些,你是真的不懂嘛?”她的面前放着一堆东西,伸手握住茶杯,指尖微凉。

    “我是真的不知道。”习凉摇头。

    “您再好好看看。”警察施毅习凉去看文件。

    习凉打开第一页,都是一些习氏的合作案,可是越往后翻越不对劲,她的动作加快,神情越发凝重。

    对面两个警察对视一眼。

    “这些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习凉抬眸。

    “银行查封了习氏的账务,核对账目的时候,发现了你父亲挪用公款。”

    “这些……”事实摆在面前,不容习凉辩驳。

    “习小姐对这些一概不知?”

    “你们若是稍微了解一下我们家的请款就会知道,我爸连财产都分割了,我却一分钱都没有,这件事情你们应该去问一下我的后妈。”

    “她拒不承认。”

    “那我就更不懂了,我在公司的位置,是根本接触不到这些的。”

    “可是……”警方从自己的文件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习凉,“这是我们调查您的个人户头,这两年,你在各个国家都设立了不少户头,而这些年这里面都有大量的资金流动,对此你要如何解释。”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多户头。”习凉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同志,我是真的不知情,这些国家我从没去过,更别提设立户头了。”

    “这些都是用于转账销赃的。”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您如果真的不知道,那就是有人用的户头运作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这些……”习凉睁大眼睛。

    “对了,还有这个人,你熟嘛?”警方将一张照片递给习凉。

    这不是在习氏出问题就卷款潜逃的赵经理,赵明兰的远方表亲——赵立!

    “我知道,我在公司上班,他是我的顶头上司,不过公司出现危机,就卷款潜逃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哪儿了。”

    “他和你父亲私相授受,涉嫌逃税漏税。”

    习凉伸手捏着眉心,她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这些户头是从哪里来的。

    “转移账款的户头,就只有我的?没有别人的?”

    “目前只查到你的,别的都是一些黑户。”

    “呵——”习凉哂笑,眼底冰凉一片。

    “案子我们已经推进得差不多了,根据我们的调查,你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接触到习氏的各种资金流向,可能是有人借着你的户头转移了赃款,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你的父亲。”

    习凉靠在座椅上,她是真的没想到,他们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为了掩盖自己罪恶,居然能够把自己推出去。

    “我们这次找你过来,就是和你核实一下,你若是想起了什么,随时找我们。现在你能离开了。”

    “同志!”习凉起身,“我能见一下我的父亲吗?”

    两个人面面相觑,“我们去和上面请示一下。”

    半个小时后

    习耀邦没想到除了警察,第一个来看自己的人,居然会是习凉。

    习凉穿着砖红色的无袖上衣,米白色阔腿裤,显得干净利落,头发别在耳后,比平时少了一些倨傲冷漠,听着铁链摩擦的声音方才抬头。

    习耀邦穿着蓝色的统一服装,头发蹙短,仿佛一夜之间全白了,就连胡子都掺杂着银丝,以前的习耀邦,总是会将自己打理得干净利落,一段时间不见,倒是苍老的速度着实惊人。

    狱警将他领到座位上,将他的手拷在椅子上,“你们慢慢聊。”

    “谢谢。”

    习凉柔声细语。

    习耀邦看着习凉,倒是显得无比激动,这些时日,他想得最多的人,不是赵明兰,也不是旁人,却是习凉的母亲与她。

    “凉凉……”习耀邦张了张口。

    习凉却忽然起身,朝着他就猛地打了一巴掌。

    “队长——”监控室里的几个人坐不住了。

    “别急,这个习小姐是个很懂分寸的人,慢慢看吧。”

    习耀邦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没等他反应过来,习凉又反手一巴掌,他这才如梦方醒。

    “你真的不配做一个父亲!”习凉咬牙。

    “我确实不配。”习耀邦伸手擦了擦嘴角。

    “从小你把我当成是你炫耀的工具,我以为你对我严厉,也算是变相疼爱我的一种方式,从小打到大,你何曾对我有过半点怜惜,自从那母女进门,对我的笑脸都少了许多。”

    “都这么多年了,我自然不会奢求你再对我多么疼爱,毕竟我早就过了需要父爱的年纪,可是你又是如何对我的,利用我的账户去转移资产,你可知道,我会被你害死的。”

    习耀邦瞳孔猛地收缩,“凉凉,对不起。”

    “可见在你心里,从未把我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习凉嗤笑。

    “你还记得我四岁多那年嘛,你迎娶她过门,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和我商量过,直到楚家收到请帖,我才从口中得知,我的父亲居然要二婚了,那日你让我躲在楼上不许出来,我就趴在窗口看着你娶她进门,她接受了一切别人歆羡的目光,那一声习夫人,是属于我母亲的!”习凉双手攥紧。

    “她对我并不好,你也知道的,你却无动于衷,若不是你畏惧楚家,估计早就把我抛弃了吧,她寻衅滋事,找我麻烦,你就打我,你说我性子古怪,不爱说话,那也得你给我机会啊,我不是不想说,而是你们根本不会听。”

    习凉嗤笑,眼神尽是嘲弄,不知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嘲弄习耀邦。

    “我一直以为你不疼我,甚至要将我当做筹码换取自己的利益,已经是禽兽不如,我没想到,你居然利用我转移账款,如果今日不是公司事发,你不得已落狱,事情一旦被查出来,第一个被推出去的人就是我吧,你可真是我的好父亲!”习凉咬牙。

    那眼神冰冷刺骨,仿若寒冰利刃。

    “凉凉,真的对不起。”习耀邦除却这苍白无力的道歉,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种人,就配在里面呆一辈子。”习凉说着起身就要离开。

    “凉凉——”习耀邦叫住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触及到她那双怨怼的眸子,话语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对了,你和赵明兰苟且的那些事我也知道,你真的让我觉得恶心。”

    习凉说着摔门而出。

    监视器的习耀邦,忽然发疯一般的揪扯头发,大吼大叫,歇斯底里。

    习凉出了警局,寻了附近的咖啡馆坐了许久,直到燕西打电话过来,才回过神。

    “喂——”习凉声音干燥嘶哑,清了清嗓子。

    “我今天有点忙,中午不能陪你吃饭了。”

    “嗯。”

    “你要不去楚家吃点,或者干脆去我家,现在才十点,你过去也来得及。”燕西站在窗边,公司正在讨论收购习氏的具体细节,这种事最好是一次性就能将具体内容都商定好。

    “不用了,家里有吃的,我自己做点。”

    “你在外面?”燕西听到了一些嘈杂的背景音。

    “在家有点无聊,出来转转,在咖啡厅喝咖啡。”

    “我让人去接你,你把地址发来。”

    “我马上就回去,你先忙吧。”

    习凉深吸一口气,自己又何苦为了一些不值当的人烦恼,她知道要放过自己,可是心里难免郁结。

    这些时日燕西去公司的时间很少,基本都在陪自己,昨晚给楚烨做饭,他在边上满腹牢骚,习凉想着他反正是要吃饭的,现在还在,自己做点送过去也好。

    燕西帮了她许多,而她……

    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馈他。

    十一点一刻,燕氏大楼

    燕氏下班时间是十一点半,习凉也是卡着点来的。

    “小姐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前台接待笑着打量习凉,虽然穿得简单,却价值不菲,手中还提着保温盒。

    “我找一下你们的燕总。”

    “您找总裁?”几个接待面面相觑,似乎有些犹豫。

    自从燕西回来,每日来找他的人不少,各种各样的,不过像习凉如此居家的人,却不是很多。

    而此刻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郑小姐?您怎么来了?”

    习凉瞧着前台接待顿时一脸谄媚,扭头看了一眼,这不是经常会在电视里看到的明星嘛。

    习凉这几天在家无聊,倒是看了不少脑残剧,这个女人出镜率很高,长得十分有辨识度。

    “正好今日有空,来和燕公子谈一下合作的细节,他在公司嘛?”

    “在的,我立刻让人领您上去。”

    “麻烦了。”郑小姐伸手助理化妆师,浩浩荡荡带了七八个人,排场挺大。

    习凉摸了摸鼻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素面朝天,还穿得清汤寡水,怎么看都像是家庭妇女。

    “小姐,您贵姓,我和上面说一下。”燕氏的前台接待倒也没忽视习凉,谁也不知道眼前的人会不会是哪个大公司的小姐,反正但凡是有点权势的他们都得罪不起,她们把情况报上去,上面如何处理,就不是他们该关心的了。

    “习。”

    前台拿着笔准备记录,手指一抖。

    “习……”

    “习凉!”

    “原来是习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没认出来,您快随我来!”习凉他们没见过,名字倒是如雷贯耳。

    燕公子最近在公司的大举动,剧本都是和习凉有关。

    幸亏没有得罪她,不然准得死得很惨。

    “习小姐,总裁正在开会,您可能需要等一下。”习凉到楼上的时候,又碰到同样刚刚上楼的郑小姐一群人。

    “我能去他办公室等嘛。”

    “这个恐怕……”那人显得有些为难,“总裁不在,不允许我们带人进去,您可以先去休息室坐一下,我马上给您倒茶,应该快出来了,已经开了四个多小时了。”

    “嗯。”习凉倒是不急,就随着那人去了休息室。

    半盏茶的功夫,门被人推开,那位郑小姐带人浩浩荡荡的进了休息室。

    “你们是怎么打听的,不是说正好卡在他吃饭的时间嘛。”

    “我们也不知道他开会会这么久啊。再等等吧。”

    “腿都麻了。”

    “我给您揉揉。”一个小助理立刻半跪在地上,给她揉着小腿。

    习凉忍不住感慨,这郑小姐也不是什么大咖,脾气倒是不小。

    习凉虽不说话,可是她只要在那边,就很难让人忽视。

    从小养成的良好教养,让她即使穿着破布衣衫都显得端庄倨傲。

    郑小姐从她脸上扫过,又落在她面前的打包盒上,忽然嗤笑一声。

    “现在这些人,想要攀龙附凤简直不择手段,以为穿得清汤寡水与众不同,就能入得了燕公子的眼嘛。”

    “很多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还打包餐盒,谁不知道燕公子从来不吃打包的食物,呵——”

    习凉挑眉,燕西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习惯。

    “不是我说,你有点自知之明的就趁早离开,别待会儿弄得难堪,这燕公子可不是随便的女人都可以肖想的。”郑小姐本来也不把习凉放在眼里,穿得那都是什么东西,简直像是地摊货,怎么能和自己比。

    习凉喝茶,不去理会。

    “我说,你听到我说话没!”

    休息室一片静谧。

    “你这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嘛,我和你说话呢!”

    习凉微微抬眸,“小姐,您是在和我说话?”

    “你别给我装糊涂,我就是在和你说话。”她在外面等了那么久,已经有些着急了,此刻又被习凉这不咸不淡的态度,弄得更是光火,直接走过去,“你知道我是谁嘛。”

    “认识。”

    “你知道得罪我什么下场嘛。”

    习凉嗤笑。

    郑小姐顿时怒了。

    这女人莫不是在笑话自己。

    她一抬手,就把习凉手中的茶杯打落,习凉直接起身,她虽然没穿高跟,却也不比她矮,加上气势逼人,硬生生压了她一头。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第一次见到如此没教养的人,我想多看两眼,以后也好记住,原来没教养的人是长这样的。”

    “你这女人,我还以为是个软骨头,和我叫嚣,你胆子挺大的。”郑小姐轻笑,“识趣儿的就赶紧走,燕公子可不是你这种女人可以巴结的,也不看看自己的什么位置,穿得什么东西啊,穿着这种地摊货也好意思到燕氏,还真是给自己脸了。”

    习凉轻笑,“郑小姐认识我吗?”

    “不认识!”

    “对一个不认识的人,这般大呼小叫,指指点点,又是谁给你的脸。”习凉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刚刚因为习耀邦的事情,心里憋了许多火,本不想理会这种无理取闹之人,偏生这人还非要来挑衅。

    “我真是看不出来,还挺牙尖嘴利的!”

    “我以为郑小姐演技一般就罢了,没想到嘴巴倒是挺利,郑小姐是混娱乐圈的,应该比我清楚,任何时候都不要树敌的道理。”

    “就你这种,我每天都要收拾很多,真是搞不懂燕氏的人怎么回事,怎么会让你这种人进来!”

    而此刻燕茴和关小董正好路过燕氏,准备来找燕西敲诈一顿午饭,公司的人对她们都很熟了,自然忙不迭将他们请上楼。

    “我哥多久才出来?”这都快十二点了。

    “不太清楚,小姐里面请,我立刻派人去催。”

    “不用了,我去他办公室坐坐。”燕茴倒是不客气,这是燕西的亲妹妹,自然没人拦着。

    而此刻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郑小姐,燕小姐过来了。”

    “哪个燕小姐!”她被习凉气得恼火。

    “燕茴,就是燕公子的亲妹妹。”

    郑小姐眸子一亮,伸手提了提衣服,“快出去看看。”这燕茴年纪不大,刚刚读大学,心思应该很单纯,燕西这边不好下手,可以从他妹妹那里啊。

    燕西办公室远离寻常办公区,燕茴挽着关小董的胳膊,还没进门,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

    “燕小姐留步。”燕茴扭头,瞧着扭着腰肢过来的女人,微微拧眉。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艳贱货啊。

    穿成这样?

    虽然天气很热,可她这个……

    就差不穿了。

    郑小姐瞧着燕茴一直在打量自己,还以为她认出了自己,挺了挺胸口。

    关小董咋舌。

    “这真是人间胸器啊,我俩刚刚去买里面的内衣,怎么挤都没这么大啊。”关小董叹了口气,“这都是女人,怎么size差别这么大。”

    “挤挤还是有的。”燕茴咳嗽两声。

    习凉从休息室出门,就站在门口,看着那女人休息的腿,却踩着十几厘米的细高跟,看着迎风都能折断。

    “嫂子!”燕茴吃惊。

    郑小姐一愣,脸顿时一红,毕竟她和习凉几乎是在同一个方向。

    “燕小姐,您这样我很不好意思的。”

    “哈?”燕茴拧眉,这女人怎么总挡在自己面前,碍眼。

    ------题外话------

    还是有人反映搜不到新书哈,我再说一下哈,网页版的话,可以搜我的笔名,是可以搜到的,或者点击作者还写过的书,也是有的,客户端的小可爱们,直接在作品信息页一直往下拉,找到作者相关,将我的书全部拉出来,新书就在最后。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持续求收。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