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 亲到你说真话为止(二更)

正文 36 亲到你说真话为止(二更)

    燕茴挂了电话,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姜熹看着燕北冥去洗手间,方才压低声音,“怎么回事?小北和小董闹掰了?”

    “可能吧。zi幽阁”燕茴其实对他俩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燕北冥她是不敢去问的,关小董更是闭口不言。

    “那她怎么和小冽在一起了?”

    “不清楚。”燕茴耸肩,低抠弄手机。

    姜熹将目光转向楚衍。

    “姑姑,也不知道,您别这么看着我啊。”楚烨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

    “话说朋友圈都发了什么?我怎么没看到。”姜熹拧眉。

    几个小辈垂头不说话,基本上很多朋友圈,多是直接屏蔽父母的,这就有些尴尬了。

    姜熹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垂头一笑,“算了,你们的事我也不想掺和。”

    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车声。

    “二叔二婶,我先去乐团了。”燕秋白立刻远离是非之地。

    现在的局势有点乱啊。

    这楚烨忙着抓人,哥又是一脸寒峭,关小董和楚冽也不知道在玩什么,自己留下来,难免会被波及。

    燕秋白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就急匆匆的推门出去,正好撞到要进门的莫韶光。

    莫韶光嘴边还有昨晚被咬破结的血痂,暗红色,在嘴唇上异常明显。

    “快走快走!”燕秋白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我还没和叔叔阿姨打招呼呢。”

    “被打了,快走吧!”燕秋白拖不动他,就干脆直接抱住他的胳膊往外面走。

    莫韶光垂头看着急不可耐的人,这胳膊和她的胸口若有似无的摩擦,倒是让莫韶光喉咙有些干涩发紧。

    莫韶光抽出手。

    燕秋白一愣,看着忽然落空的手臂,一脸茫然,“怎么了?”

    “没事,走吧。”莫韶光顺势接过她手中的包。

    燕秋白都没反应过来,歪头看了他几眼。

    忽然伸手出去。

    莫韶光余光瞥见她忽然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躲开,燕秋白哪是那么容易轻易放弃的,直接上前一步,捏住他的脸。

    “嘶——”莫韶光倒吸一口凉气,“你……轻点儿。”

    “你躲什么,昨天占了我便宜,这会儿就要躲了!”燕秋白冷哼,松开手,“脸那么红,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我躲谁也不会躲着你啊。”莫韶光揉了揉脸,“这不是你抱着我胳膊,就不小心,会碰到,咳咳……”

    燕秋白拧眉。

    “你也知道我对你那点小心意,这一大早的,男人很容易失控!”

    “你给我滚!”燕秋白一脚就踹在他的小腿上。

    莫韶光笑了笑,“走吧,快上车。”他倒是混不介意。

    战扬的车子刚刚驶入燕家,便瞧见这两个人分明是在打情骂俏。

    心下狐疑,之前小白姐挺不待见勺子哥啊,怎么忽然就这么要好了。

    战扬进入燕家客厅,心下还在狐疑着,燕茴就直接跳了过去。

    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战扬身子一万,险些被她直接拽到,立刻伸手扶住她的腰。

    “说好的今天陪我去买鞋。”

    “嗯。”

    “燕小茴,你的鞋子还不够多嘛,又买。”姜熹拧眉。

    “学校舞会,我的鞋子和我的礼服都不搭。”燕茴拉着战扬就往楼上走,“走,先上楼!”

    “他俩这……”楚烨没反应过来,“小茴这是开窍了?”

    “谁知道这两个人呢,整天腻腻歪歪的,也看不出来什么名堂。”

    刚刚到了燕茴房间,战扬还没反应过来,燕茴就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战扬后背靠在门上,怀中的女孩已经低头吻住了他。

    战扬眸子变得幽邃,搂紧燕茴的腰,不断加深这个吻。

    自从那日在小树林之后,他俩就会寻着无人的地方耳鬓厮磨,倒也没什么别的紧张,就是亲个小嘴儿也能腻歪几个小时。

    完全不知疲倦。

    战扬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两个人唇边的头发拨到一边,蹭了蹭她的脸,“是不是很想我?”

    “你的话真多。”燕茴封住他的嘴。

    这送上门的,战扬自然不会客气。

    两个人从门口滚到床上,厮磨了一个多小时,躺在床上,燕茴趴在他的胸口,不停抠弄着他胸前的纽扣,“战扬……”

    “嗯?”战扬声音嘶哑,刚刚身子有了反应,他才停住,此刻正在平复心情,她馨香的呼吸不断喷洒在他的胸口,简直是在挑战他的耐心和紧绷的神经。

    “你……”燕茴似乎忽然看到了什么,忽然直接翻身,长腿一伸,直接骑在了他的身上。

    “唔!”战扬闷哼一声。

    “怎么了?”燕茴一脸懵。

    “没事!”战扬险些吐血。

    大姐啊,你这是准备玩死我啊。

    可是下一秒,战扬才发现,刚刚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此刻燕茴居然直接动手解开他的衣服。

    战扬攥住她的小手,“燕茴,你冷静点!”

    “拿开!不然我不客气了。”燕茴抽出手。

    “小茴,我们这样不太好。”战扬咬了咬嘴唇。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我们都是男女朋友,你小时候穿开裆裤我都见过,难不成还怕脱衣服?”

    战扬捏着眉心。

    这就是青梅竹马最不好的地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秘密啊。

    “小茴,你稍微克制一点,忍一下……”

    战扬话没说完,衣服就被燕茴直接扯落。

    “你这个伤口什么时候来的?”燕茴指着他靠近心脏位置的一个弹孔。

    战扬伸手摸了摸,“前不久出任务受了伤。”

    燕茴拧眉。

    战扬身上细看的话,大大小小的伤口很多,只是趁着蜜色的皮肤,看起来不是很明显而已,燕茴咬了咬嘴唇,“你怎么都没和我说。”

    “当兵打仗,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战扬将衣服合上,“叔叔身上的伤不是比我还多嘛,我爸身上不也……”

    燕茴俯身,抱住战扬,“你就非要去当兵嘛,之前我就让你不要去。”

    战扬伸手箍住她的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又提起这事儿了。”

    “全国那么多人,也不差你一个,你干嘛非要去啊。”

    战扬轻笑,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和燕茴说要去参军,燕茴愣是足足一周没有搭理自己。

    自己到燕家好多次,她都避而不见。

    直到自己要坐车离开,她才红着眼睛来送自己。

    自己本来还想抱抱她来着,却被她直接推开了。

    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给自己塞了一个求的平安福,方才红着眼睛离开,新兵连三个月,自己无数次梦到那双眼睛,心里难受了很久。

    “战扬,你若是死在了外面,我就去找别的男人,你别不信……唔——”燕茴话说了一半,就被战扬堵住,一个翻身就把她直接压在了身上,战扬直接脱了衣服,欺身压下。

    他们中间只隔了燕小茴身上那薄薄的一层雪纺衫。

    这个吻比之前的那些激烈许多,知道燕茴不能喘气,战扬方才离开,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燕小茴,生生死死,你也只能是我的!”战扬对这事儿一向较真。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怪吓人的。”战扬严肃起来,那眼神和战北捷有的一拼,真的挺吓人的。

    “你再敢把刚刚说的话讲一次试试看。”

    “所以你千万别死在外面。”燕茴咬着嘴唇,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受伤了也不说一声……”这伤口离心脏太近,若是有个好歹……

    燕茴想着眼睛就通红一片。

    “怎么还哭了。”战扬顿时慌了手脚,“你别啊,小茴,别哭……”

    “我担心你嘛!”燕茴抱住他的脖子。

    “我会保重自己的。”战扬一直以为自己能够给她的东西很多,现在才发现,连最起码的安全感和照顾她一辈子的承诺,于他来说,都显得如此苍白。最简单的东西,自己都无法给她保证。

    燕茴咬着牙,小时候只要听说父亲出任务,她第二天就会看到姜熹眼睛都是肿的,以前或许不太理解,此刻算是深有体会了。

    可能出任务之前电话,就会是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好了,别哭,你这样我心里难受。”战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把她抱得更紧。

    *

    关家

    关戮禾不喜欢燕北冥,其实更不喜欢楚家人。

    谁让他和楚家交恶呢,他和楚濛都是十分霸道的人,这楚家既然都已经洗白不参与道上的事情了,那就干脆直接退出好了,可是楚濛非不,非要和他对着干。

    最让他无语的就是,每次他生了孩子都要给自己寄礼物。

    这是什么鬼。

    显摆他厉害嘛!

    每次满月酒,周岁宴,都会变着法儿的给关戮禾塞请帖,关戮禾气疯了,这一次两次就算了,居然还生了三个,像是比赛一样和自己比拼晒孩子。

    关戮禾毕竟只有一个女儿,人家有三个,这怎么比得过。

    关戮禾有段时间十分郁闷,直接楚濛朋友圈屏蔽了,这家伙就像是事先知道了一样,直接私戳他,简直无耻至极。

    所以相比较燕北冥,关戮禾是更不待见楚家人的。

    楚濛就是个心眼忒坏的家伙,生的儿子估计也是个坏家伙。

    “关苏,去楼上看看,喊楚冽下来吃饭。”董风辞都是不介意这些,关戮禾和楚濛之间爱恨情仇,她也懒得理会。

    关苏上去敲门,过了半天也没动静。

    “初二少爷貌似还在睡觉。”关苏也不好太大动作。

    “已经十二点半了,也睡得差不多了。”

    关小董穿着睡衣,揉着猩红的眼睛下楼。

    “爸妈!”

    “居然熬了一通宵,你这丫头也真是的。”董风辞招呼她到自己身边坐下。

    “楚冽呢?还没起?”

    “刚刚让关苏去叫了,似乎还没醒。”

    “也睡得差不多了吧,我去叫他。”关小董往楼上跑。

    敲了半天,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姐,不会出什么事吧。”一侧的女保镖提醒。

    “去拿备用钥匙!”

    关小董进屋的时候,楚冽睡在床上,房间的温度很低,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而楚冽面色潮红,出了一头的汗,裹着被子,嘴巴里面还在呓语着什么。

    “楚冽?”关小董立刻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脸,没有任何反应,可是脸烫得吓人,“快点把医生叫过来。”

    关家的家庭医生过来给楚冽打了退烧针,“还是送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吧。”

    楚冽在关家出事,回头楚濛定然会找他算账,弄得关戮禾也紧张起来。

    燕北冥排的是下午的班,他刚刚到医院,就听说关小董来了。

    燕北冥长得俊美,加上显赫的家世背景,和轩陌关系也不一般,所以到医院第一天,几乎所有人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了,对于他身边跟着的一条小尾巴,自然也很熟悉。

    他快步朝着办公室走过去,一打开门。

    没在。

    “来得这么早啊,刚刚结束一台手术。”几个医生坐在一起正在吃盒饭,“你吃了没?要不要过来吃一点。”

    他们也知道燕北冥不可能过来,也就是随口嚷嚷而已。

    燕北冥将东西放下,就准备出去找一下人。

    不是说到医院来了嘛,还是说不是来找自己的。

    燕北冥心里忽然变得很不舒服。

    “燕医生!”几个护士路过。

    “嗯。”燕北冥抿了抿嘴,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

    “燕医生还是如此高冷。”

    “估计是去急诊室那边找他女朋友吧。”

    “你说急诊室?”燕北冥扭头看着快要离开的几个人。

    护士扭过头,“我们刚刚在急诊室那边看到您女朋友了。”

    难不成她出事了,受伤了!

    燕北冥立刻往电梯狂奔。

    中午电梯人很多,等了五六分钟才来一架电梯,居然是满员。

    他直接就往一侧楼梯跑。

    楚冽已经被打上点滴,关苏正在给楚冽办理住院手续。

    关小董垂着脑袋,眼睛都红了,关戮禾神情严肃,董风辞在边上劝慰着。

    “行了,你少说两句,孩子都被你说哭了。”

    “这丫头就是太任性了。医生刚刚都说了,他刚刚到这边,可能气温骤变有些不适应,这丫头还带着他出去吹风,本来应该让他好好倒时差,这丫头倒好,拉着他愣是熬了一夜,怎么受得住,若是再烧一点时间,估计脑子都能摔坏了。”

    “爸——”关小董扯了扯他的衣服。

    “别撒娇,你以后再这么任性试试看,险些就闯了大祸。”

    “我哪儿知道他身体这么虚……”

    “你还顶嘴!”关戮禾气结。

    楚冽脸色惨白,到现在也没退烧,还在神志不清的说着呓语,若是真的有个好歹,他怎么和楚家交代。

    燕北冥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关小董垂着脑袋,肩膀一耸一耸的,怎么还……

    哭了。

    关苏刚刚办理好了手续,第一个注意到燕北冥的。

    “小北少爷,您来了。”

    关小董听到燕北冥的名字,猛地抬头看过去。

    四目相对。

    眼泪就绷不住了。

    委屈极了。

    她要是知道楚冽会这样,她打死也不会这么做的。

    “爷,把楚二少爷送到病房吧。”关苏缓缓开口。

    “嗯!”关戮禾也不理会关小董,“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董风辞路过燕北冥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关小董站在原地,许久都没动作。

    燕北冥跑下楼,出了一身汗,此刻被空调一吹,衣服都干了。

    他直接朝着关小董走过去。

    关小董伸手揉了揉眼睛,燕北冥已经到了她面前。

    她咬紧嘴唇,张了张嘴,心里觉得对不起楚冽,却又觉得有些委屈,这眼眶又红了。

    燕北冥叹了口气,伸手就把她搂到了怀里。

    关小董有一秒的愣神,继而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小北哥,我不是故意的。”

    燕北冥也不作声,只是手臂收紧,这心脏就像是被人揉捏着,一顿一顿的难受。

    过了十几分钟,关小董这才冷静下来。

    “走吧,我带你去洗把脸。”燕北冥拉着她的手往办公室走。

    办公室的医生吃完已经收拾好东西,早就不在了,估计又去赶下一台手术了,他拉着关小董到洗漱间。

    “洗一下吧。”

    关小董嘴唇都被咬得出血,手指颤抖的拧开手龙头,楚冽刚刚着实太吓人了,退烧针下去,都没效果,还一直说胡话,关小董也算是个半大的孩子,又被关戮禾保护得很好,哪里经历过这种事啊,又被训斥了一通,显然被吓得不轻。

    燕北冥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叹了口气,直接走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抱住她,手臂伸出去,握住她有些颤抖的手。

    关小董被他的气息包围,有些出神的看着燕北冥按了一点洗手液,打在她的手指上,两个人手指被细滑的泡沫包裹着,手指纠缠,她的手始终被他包裹在手心,“小北哥,你的手受伤了!”

    关小董忽然握住他的手,扭头看着他。

    “什么时候受伤的。”

    “先洗手!”燕北冥目不斜视。

    关小董拧眉,他的手因为要拿手术刀,所以平时都有包养,一点细小的伤口都那般明显。

    “自己洗把脸。”燕北冥松开手,微微抽开身子。

    关小董扑了把脸,燕北冥递了一条毛巾过去。

    关小董囫囵吞枣一边的擦脸。

    燕北冥拧眉,顺手接过毛巾,一点一点给她擦脸边角的水渍。

    关小董看着燕北冥异常认真的脸,看得愣神,毛巾从她的眉眼逐渐往下,眉骨,眼睛,细长的睫毛,秀气的鼻头,还有被咬破的嘴唇。

    燕北冥忽然想起昨晚她与楚冽的些许时间,随手将毛巾一扔,捧住她的脸,就直接吻了下去。

    关小董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张开嘴巴。

    他的气息直接钻入口腔,霸道得要夺走她的呼吸,关小董呼吸一滞,下意识的伸手扯住他的衣服。

    燕北冥握住她的手,紧紧攥在手心。

    洗手间空间狭小,温度却在逐渐上升,一吻结束,关小董气喘吁吁,燕北冥微喘,握住她的手,“你和楚冽……”

    关小董还在犹豫要不要和他坦白,可是她又怕燕北冥打她,犹豫不决。

    “说话!”

    “你这么凶干嘛,刚刚被爸爸凶了一次,你又来,嗯?”关小董话音未落,嘴巴又被封住。

    这个吻比刚刚的更为霸道,她的脑子一阵晕眩,只能将整个身子挂在燕北冥身上。

    知道她嘴唇被吮吸的酥麻,燕北冥才抽身离开,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唇,“关小董,还不说实话?”

    “你也知道我有洁癖,不会随便亲一个人,更不会任由一个人把我的衣服随便扒光,你既然做了,还想不对我负责?”

    “我没有。”

    “所以你是准备拿楚冽气我?”

    “我……”关小董继续咬嘴唇,她若是说真话,燕北冥会不会打死她。

    “你若是不说实话,我就亲到你说真话为止。”

    关小董以为燕北冥是开玩笑的,可是她错了,这个男人真的是说到做到。

    ------题外话------

    昨天忘记宣传新书了,嘿嘿,我又来求收啦。

    你们要相信月初的坑品,还木有跳坑的小伙伴赶紧跳坑吧……我在那边等着大家哈。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霸道强势男vs自私傲慢女,宠文无虐,放心跳坑】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现任家主,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强势惯了,谁都知道我霸道又自私,尤其护短。”

    第一次碰面,她就把他给看光了。

    “身材不错!”顾华灼咋舌。

    “阿姨,你把我粑粑给看光了,我做主,就把粑粑许配给你!”

    “我倒是不介意。”男人目光锋利,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儿子亲妈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