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 抓捕女贼小分队,楚烨被坑

正文 35 抓捕女贼小分队,楚烨被坑

    燕西手指一紧,没拉住楚烨,楚烨已经上前一步,抱住了习凉。

    因为燕西的关系,楚家对习凉一直多有照顾,所以习凉也是楚家的常客,算是看着楚家兄妹三人长大的,楚烨毕竟是楚家的长子,虽然是男孩,也是集万千宠爱,小时候性子傲得很,没少搞出一些恶作剧折腾习凉。

    他俩关系的改善,还是源于一起没有成型的绑架案。

    说起来时候因为楚衍没有按时去接楚烨,习凉读的是女子学校,正好路过,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

    楚烨性子执拗,加上正恼火着,自然不愿意走,一心要等楚衍过来。

    习凉不太放心,就停车在远处看着,楚烨估计等不及了,这里又是自己地盘,就准备徒步回去,结果路上差点被人绑走,幸亏习凉让司机跟上,顺便打了电话给楚家和警察,这绑匪都没出市区就被拦住了。

    楚烨当时吓得不轻,之后对习凉态度温柔了不少,甚至直接开始喊姐。

    “姐,你最近怎么瘦了!”楚烨的拥抱很注意分寸,就是搂了搂肩膀,并未过多的身体接触。

    “没有吧。”习凉倒是没注意这么多,倒是打量起了楚烨,“眉头皱得和小老头一样。”说着戳了戳他的眉心。

    习凉有自己的弟妹,关系却很紧张,和楚家兄妹倒是比亲兄妹还亲上几分。

    “叔叔又放我鸽子了。”楚烨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楚衍。

    “就算是我放了你鸽子,你就来拉我电闸?”楚衍气急败坏,“小子,我好歹是你叔叔,你对我尊重一点,你冲着谁翻白眼呢。”

    “您既然也知道您是长辈,就请您做点长辈该做的事情,别总是出尔反尔。”

    “我就是忘了而已。”

    “这是借口嘛,你就不怕我被拐卖?”

    “呵呵——”楚衍轻笑,“你这二十多的人了,要是被拐卖,也是本事。说明你智商有问题。”

    “真是没见过比你更不负责的人,幸亏你没孩子,不然他得多倒霉。”

    “你小子是不是找打!”楚衍气结,直接就往楚烨面前冲。

    楚烨微微挺了挺胸口,楚家就楚衍个子最矮,忽然被自己侄子气势一惊,楚衍悻悻的缩回手。

    “咳咳——毕竟你是小辈,不能说我以大欺小。”

    “叔叔,我和你武力值的差距,可不止身高这么点。”楚烨伸手比划着楚衍的顶部。

    “你小子是不是找死!”楚衍气得舌头打结。

    习凉扑哧一笑,楚衍性子本就偏孩子气,这么多年倒是一点都没变。

    轩陌从屋里出来。

    楚烨见到轩陌立刻缩回手,“轩叔。”

    “小烨来啦。”轩陌轻笑。

    “阿陌,这小子欺负人。”楚衍咬牙。

    轩陌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你几岁,还来告状。”

    “他把我们的电闸拉了,简直不像话,楚烨,回头我就和你爸告状。”

    “你放心,我已经和我爸说过,你把我和小冽丢在机场了。”

    “你小子……”楚衍伸手指了他半天。

    “行了。”轩陌把他的手打落,“小烨,今晚在我们家住?”

    “我去姐那里。”

    “我已经给你订好了酒店。”燕西走到习凉身边,伸手搂住习凉的肩膀,就算是弟弟,毕竟不是亲的,燕西醋劲还是挺大的。

    “家里没房间嘛,住外面挺不方便的,姐,你什么时候搬到姑姑家了。”燕殊和姜熹在这边的别墅住了好多年,楚家的人也是来过的,自然很熟,楚烨直接从车里拿出行李,径直往燕家别墅走,“你们不用帮我,我自己来。”

    燕西无语,这小子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

    目中无人。

    “行了,你和小烨计较什么。”习凉伸手戳了戳燕西的腰。

    “就是被你惯的。”

    习凉轻笑。

    楚衍气急败坏的拉着轩陌去屋后弄总电闸,倒不是他一个人不敢,身高不够而已,燕西等人也就先回去了。

    楚烨一眼便看到了沙发前泡脚的药盆,“谁生病了嘛?”

    “凉凉有些体寒,泡脚对身体好。”燕西对楚烨的入住颇为无奈,却也没有办法,“走吧,我领你去楼上。”

    “小烨,你吃过了没?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习凉对楚烨那股子热情,简直让燕西嫉妒,自己和她待了这么久,这女人一粒米都没弄给自己吃过。

    “姐,你身体不舒服就别弄了,叫个外卖吧。”

    “我是体寒又不是腿脚不便,那我自己看着做。”习凉说着就往厨房走。

    “哥,我是客人,您不帮我拿行李?”楚烨看着自己脚边的黑色商务旅行箱。

    燕西笑得诡异,“楚烨,你信不信我能把它一脚踹出去。”

    楚烨提着行李往楼上走,到了二楼才开口询问,“姐怎么瘦了好多,你是不是虐待她了。”

    燕西不言语。

    “哥,你也适当节制一点,男人嘛,总要学会克制一些。”

    燕西拧眉,将一个客房的门打开。

    “不是我说,你看你把姐折腾的,这都瘦了多少啊,若是被我母亲看到,估计又得数落你。”楚烨将行李搬进去,他的母亲也就是苏潋滟,十分疼爱习凉,几乎是把她当亲闺女的,只要楚芮有的东西,都要给习凉想着一份。

    燕西双手抱胸靠在门边,“楚烨,我以为只有舅舅和楚冽脑洞很大,没想到,这是你们楚家的遗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楚烨抬头看着他。

    燕西简单和他说了一下习家的事情。

    “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楚烨拧眉,“习耀邦真不是个东西,当时在国内的时候,父亲就想机会收拾他了,所以给了稍微使了一下绊子,以为习耀邦在国内摔了跟头,举家搬到这边,定然不会和以前那般放肆,没想到反而变本加厉,他这个行为不就是卖女儿嘛。”

    “她嘴上虽然不说,估计心里也不好受,加上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吃得也不太多,就瘦了一些。”燕西耸肩。

    “我还以为你和她同居,禽兽得折腾她……啊——”楚烨话音未落,燕西抬起手边一个小装饰就冲着他扔过去,“你小子看着挺正经的,怎么这么闷骚,小心思倒是不少。”

    “哥!”楚烨后背被砸了一下,有点疼。

    “老实说,你这次过来干嘛。”燕西一直注视着他收拾行李的动作。

    “和廷煊叔叔有点合作要谈。”

    “这种鬼话,你骗骗楚冽差不多。”

    楚烨一笑,“哥,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廷煊叔叔已经不想和你们楚家合作了,以前被舅舅坑,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不想在谈判桌上被你说欺负小辈,和你们的合作,基本都不是大项目,你派个经理过来就来,根本不需要亲自来。”

    “哥,太聪明不好。”楚烨嗤笑。

    “所以呢,你来干嘛,你可不是楚冽,闲得蛋疼喜欢满世界跑。”

    “发生了那么一点事情而已。”楚烨伸手捏了捏眉心,想起来,还是有些头疼。

    “瞧着不是什么好事啊。”

    “头疼。”

    “那正好说出来,让我乐呵一下。”

    “我被一个女人给睡了。”

    “噗——”燕西幸亏没有吃东西,不然肯定要被呛死,“哈哈,楚烨,你居然有这么一天,哪个女人这么猛啊。”

    楚烨揉了揉鼻子,“还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也没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的衣服被扒了,身上还有指甲印,房间里也没有那个之后的痕迹。”

    “抱着睡了一夜?”

    “不太清楚。”

    “你怎么确定是个女人,也可能……”

    楚烨气结,拿起之前燕西扔过来的东西就直接砸过去,“我调取了监控,是个长头发的。”

    “这个年代啊,不是说头发长就是女人,也可能是人妖。”

    楚烨无语,“我顺着监控查了一下,知道她坐了回京都的航班,这才过来碰碰运气。”楚衍说着从一个行李袋中,摸出几张照片递给燕西。

    燕西对这种八卦一向感兴趣,拿过照片看了好几眼。

    “哥,你对她熟悉嘛?”

    “这个……”燕西拧眉,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楚烨,“你怎么就知道我会认识?”

    “她在房间留了一块手表,我找人问过,得有几百万,不是一般人会有的。”楚烨想起这事儿更是窝火,“还留了一张纸条。”

    “纸条?联系方式?那你可以直接联系她啊。”

    “她说这是奖励我的。”

    “扑哧——哈哈……”燕西笑得肚子疼,“我滴妈,楚烨,你这是被人当鸭子睡了,不对,她还根本没睡你,就是抱着睡了一夜,是不是你没有吸引力。”

    “我是让你看看,认不认识她。”

    “照片不太清楚啊,没有别的?”

    “都这这种类型的,这算是清晰的。”

    “你别说,还真像我见过的一个人,有点眼熟。”

    “在哪儿见过!”楚烨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反正你也没什么损失,你找人家做什么。”

    “难道我不应该找她负责?”

    “不过你不在家睡觉,怎么摸到酒店去了。”

    “那晚和几个银行高管喝多了,你也知道我母亲很反对我喝酒,父亲之前不是因为喝酒,住过一次院嘛,我当然不敢回去,就在楼上开了房间。”

    “那她怎么到你房间去了?”燕西盯着照片看了半天。

    “还不是那些没用的东西,把我放到房间,门都没关。”

    燕西憋着笑,将照片递给他,“我就是觉得身形有些燕殊,京都高门大户很多,我对女眷不是很熟,你明天可以去找小白或者小茴问问,他俩在京都时间长,和京都的一些名媛小姐也比较熟,要是见过,应该有印象。”

    楚烨捏着眉心。

    “话说你就是找到了又如何?我看这前面的几张照片,她貌似也是喝了不少酒,第二天慌乱跑出去,估计就是误会,况且你也没吃亏。”

    “衣服都被脱了,这叫没吃亏?”

    “那你想如何,找到她要怎么办,把她的衣服给扒了?”

    楚烨一愣,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你能在自家地盘被人给……”燕西咋舌,“也是厉害。”

    “这事儿你不许对外说。”

    “你放心,不会的!”燕西说着就往外面走,“赶紧下来吃饭。”

    楚烨将照片一股脑儿的塞到枕头下。

    心里倒更是窝火,是啊,那是自家地盘,就算没损失,他也得讨点利息回来。

    楚烨吃过饭,简单洗过澡,就发现手机不停闪烁,等他反应过来,就直接往燕西房间冲。

    “燕西——”楚烨使劲敲门。

    燕西穿着睡衣打开门,“大半夜的,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

    “你不是答应我,不对外说的嘛!这是什么东西!”楚烨举着手机。

    他们小辈的群里已经彻底炸开国了。

    群名本来叫做“相亲相爱一家人”,取了个如此大众化的名称,也是因为众口难调。

    现在居然改成了,“支援楚烨后援团”!

    小董:我觉得这个群名不够好,应该叫做缉拿女流氓小分队。

    燕家小茴:你不就是女流氓嘛,你还好意思说,你做得那点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小董:打住打住!

    楚冽:现在是讨论我哥的事情,小董,你的事情,回头我们私聊,我也想知道。

    小董:滚——

    秋色白水(燕秋白):不过照片不清晰啊,看着倒是有点眼熟。

    燕家小茴:小白姐,你认识的人多,你好好看,这女贼是谁,居然敢轻薄我哥,回头我们把她五花大绑。

    小董:扔到楚烨哥床上!

    战扬:……

    北冥有鱼:……

    秦小蛮:我倒是看着挺眼熟的,那个谁,把照片私戳我一份。

    秦序羽:秦小蛮,你该睡觉了。

    秦小蛮:滚了,大家晚安。

    楚烨气结,看着燕西,“你不是说不给我说出去嘛。这都是什么,什么叫做我的后援团。”

    “大家这不是为了支援你嘛,人多力量大。”燕西轻笑。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算数过。”

    楚烨气结,“你狠!”

    习凉从隔壁房间出来,一脸错愕的看着楚烨,“小烨,听说你失身了。”

    “我尼玛……”楚烨气结,目光森然的盯着燕西,恨不得要把他活剥了不可,果然就算相信母猪会上树,也别相信燕西这张破嘴。

    “小烨,你没事吧。”习凉拧眉,有些担忧,“我刚刚才看到群里讨论的东西,你也别太上心,人要是找不到,你也没有吃亏。”

    “姐,你这话听着我也没觉得多舒服。”楚烨狠狠瞪了燕西一眼就往房间走。

    而此刻楚冽忽然被人拉进了一个小群里,所有人都在@他,这里面没有秦序羽、燕北冥,剩下的都是网络活跃分子。

    而且群名更是奇葩。

    “抓捕女贼小分队!”

    楚烨简直要抓狂了,他是不是坐飞机坐得脑子浆糊了,居然和燕西说这么多。

    燕西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怎么可能给他保守秘密,之前燕北冥春梦的事情,他就该有所了解的啊。

    而此刻众人见他没动静,居然打电话过来了。

    楚烨直接关机睡觉。

    失眠了一整夜。

    *

    燕北冥盯着手机,逐条逐条的看着关小董的发言,楚冽的发言几乎都在她的后面,而且基本上很少涉及和楚烨相关的内容,就像是在和关小董两个人的对话,看得他心里堵得慌。

    拿了车钥匙就往外面走。

    他不确定关小董在哪儿,只能将车子停在了关家不远处。

    关小董是不会在外面过夜的,肯定要回家。

    直到接近十二点,才看到关家的车子驶入,车窗大开着,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男一女勾肩搭背,正垂头盯着手机,手机的亮光直射到两个人的脸上,更是看得分明,燕北冥手指扣紧方向盘,指甲恨不得掐到方向盘里。

    楚冽并未下车,而是直接进了关家。

    燕北冥在外面又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到楚冽出来,而此刻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半。

    “咔嚓——”燕北冥用力过猛,指甲擦过方向盘,硬生生的被摩擦出了一个血痕,燕北冥深吸一口气,直接开车回家。

    路过24小时便利店,居然停车买了一包烟。

    燕北冥是从不抽烟的,只是吸了一口,刺激得喉咙极不舒服,扶着车边,猛烈的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咳嗽半天,就靠在车边发呆,脑子有点乱。

    知道烟燃到了手指,手指下意识的松开烟,方才回过神。

    第二天楚烨就打电话给楚冽,要去拜访姜熹,那家伙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楚烨没办法,只能自己拿着给姜熹准备的礼物先自己过去。

    他九点多才过去,以为燕茴等人肯定不在家,没想到就是燕北冥都在。

    “楚烨!”燕茴直接朝着楚烨扑过去。

    楚烨嘴角抽了抽,“你怎么在家?”

    “我今天没课啊,大表哥,你放心,我们已经有了线索,肯定帮你抓到那个,……唔——”燕茴话音未落,就被楚烨捂住了嘴巴。

    “嘘——”

    燕茴极力点头,楚烨方才松开手。

    “你放心,反正我是肯定会帮你的,她胆子也……”

    “燕小茴!”

    “好啦,不说了。”

    “你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姜熹轻笑。

    “姑姑,姑父!”楚烨走过去,将礼物拿过去。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嘛,人过来就好,不用每次都准备这么多东西。”

    “您收不收下是一回事,可是我送不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除了母亲给您和小白姐,小茴送的几套首饰,别的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你妈妈上次送的首饰我都没用过,每次都如此破费。”

    “姑姑您也太客气了,我妈就这么点爱好。”楚烨笑着。

    “快过来坐。”姜熹拉着楚烨坐下,“我听消息说,楚冽也来了,那孩子人呢。”

    楚烨一抬头便看到燕北冥从楼上下来,右手包裹着几个创口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昨天我看到他的朋友圈了,貌似是和小董在一起。”燕茴就是个最快的。

    弄得燕殊和姜熹也下意识的看了燕北冥一眼,他倒是无所谓的径直去倒了一杯咖啡。

    “我打电话问问!”燕茴说着就拿出手机,给楚冽打电话。

    “喂——表姐!”楚冽刚刚被楚烨搅和了一通,这刚刚睡下,又被燕茴骚扰。

    “你人在哪儿呢?”

    “我在关家啊。”

    “我去,楚冽,你昨晚居然留宿在关家!”

    燕北冥手指猛地收紧,眸子一暗。

    “唔——又是谁的电话啊!”关小董的声音幽幽传来。

    “小董?你俩……”燕茴睁大眼睛,直接挂了电话。

    众人瞧她这幅样子,似乎已经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出大戏。

    “哥——咖啡满出来了!”燕秋白提醒。

    燕北冥这才发现咖啡溢出来,弄了自己一手。

    而此刻关家

    关小董一脚把楚冽踹过去。“你压着我的遥控柄了!”

    “我要回房睡觉,困死了。”

    “不行,还没通关。”

    “大小姐,我都陪你打了一整夜了,我真的熬不住了,你知道男人熬夜,很容易肾虚的,我还没娶老婆呢!”

    “本小姐特赦你去睡觉!”关小董摸过遥控柄,又开始玩游戏。

    ------题外话------

    大家不要总是催三更哈,二更是常态,偶尔会有三更,不过并不定时,最近鼻炎发作,太难受,还有点耳鸣,我觉得我身上就没一处是好的,哎……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