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 和我试一次?来点猛的(二更)

正文 34 和我试一次?来点猛的(二更)

    医院

    燕北冥刚刚处理完一个紧急的病人,后背沁出了一身冷汗,他毕竟经验不足,当时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许多,就连给他洗手的时间都没有,处理完之后,手上沾了不少血污和污浊物,他趴在洗漱台上,洗了半天,心里有些反胃恶心,怎么看手指都不干净,愣是打了几遍洗手液。zi幽阁

    湿透的衣服已经被空调吹得干透了,他换了身衣服,在椅子上愣了半个小时,方才觉得舒服一些。

    一打开手机,就是燕茴和燕秋白的各种短信微信轰炸。

    “哥——快去看微信朋友圈,出大事了。”

    “小北哥,你被绿了,哈哈……同情你,抱抱。”燕北冥拧眉。

    “哥,我早就和你说了,你非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被人捷足先登了,我看到关叔叔和阿姨都点赞了,你完了。”

    “小北哥,莫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直到燕北冥打开朋友圈,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关小董和楚冽几乎同时发了朋友圈,都是照片,不过不是自拍,都是从别人角度拍的,背景地点完全一样,一看就像是情侣照片。

    楚冽长得阳光帅气,五官深邃硬朗,穿着简单的条纹衬衫,显得俊朗不凡。

    然后最扎心的东西来了,再刷新一下,两个人的合照来了。

    燕北冥捏着手机,微微滑动着手机屏幕,心里紧紧盯着照片中笑靥如花的人,点开照片,一点点放大,然后选择了剪裁功能,愣是把楚冽给硬生生的裁掉了。

    眼不见为净。

    而此刻燕秋白的电话来了。

    “喂——”

    “哥,你在哪儿呢!你看到朋友圈了嘛。”

    “嗯。”

    “你怎么没有反应啊。”

    “还没反应过来。”

    燕秋白一愣,“群里面都炸了,你上次把小董惹哭了,小董好些天都没去家里了,她去医院找过你嘛。”

    “没有。”燕北冥揉着眉心,几乎每天都有人打趣,说他的小媳妇儿怎么好些天没看见了,燕北冥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她以前几乎是天天都过来报道的,还是自己上次的态度伤了她?

    “你上次到底和她说什么,把她伤成这样,她不是最喜欢你了嘛,居然会和楚冽拍合照?”

    燕北冥脑仁一阵阵的抽痛。

    “小白。”那边忽然传来莫韶光的声音。

    “哥,我先挂了。”燕秋白挂了电话,促狭的看着莫韶光,“莫少爷今晚不是有酒会嘛,怎么着,没和女伴出去?”

    “小白,我真的没带女伴,我带的是我秘书。”

    “你秘书不是女的?你别欺负我读书少。”

    “我没骗你,我秘书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小秋?”此刻一个姑娘跑过来,看到莫韶光愣了一下,“莫少。”

    “我马上就过去。”燕秋白将合上钢琴盖。

    “那我们去外面等你。”那姑娘又不自觉的多看了莫韶光两眼。

    虽然莫韶光穿得有点骚包,却真的帅气。

    面容清秀,只是长期浸淫商场,嘴角总是挂着一丝不咸不淡的微笑,身上难掩一股硬气,气场颇强,喜欢的衣服又多是不太正经的颜色,让人很容易忽视他原本俊朗的外表。

    “你们要去聚餐?带我一个。”莫韶光直接凑过去。

    “没你的份儿。”

    “家属也不能带?”

    “你是我家属嘛!”燕秋白嗤笑,“莫韶光,我以为我和你说的很清楚了。”

    “我们都没试试,你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呢!”

    “看着也不合适啊。”燕秋白指了指他,又看了看自己。

    他俩搭在一起,一个是音乐才女,一个则是整天恨不得把自己拾掇起来的暴发户。

    其实这莫家和华西的莫家,也就是莫云旗他们家,是远亲,之前有一段时间大地主,这莫家就受到了波及,差点危及到了华西那边,所以就自动切断了联系,联系频繁起来,也就是莫云旗嫁到京都以后。

    少不得要多多照应,其实他们两家若是在追根溯源,也就是一姓而已,却没多大血缘关系。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啊。”莫韶光拧眉,自己穷追猛打这么久,这女人怎么就是油盐不进啊。

    “我还有事,真的要走了,你也赶紧回家吧。”燕秋白直接去后台拿包。

    乐团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后台更衣室早就空了,燕秋白刚刚准备合上门,莫韶光已经挤了进来。

    “我要换衣服,你怎么……嗯?”

    燕秋白睁大眼睛,细长的睫毛扑闪着,显得有些慌乱无措。

    唇边的触感不容忽视,他的温度,清新透着一点凉意,微微压住她的嘴唇,隔得太进,以至于她可以清楚得感觉到他此刻的紧张,莫韶光微微抽开身,心里忐忑的等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燕秋白伸手摸了摸嘴唇,那唇边的一抹柔软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小白,我对你真的很认真。”莫韶光忽然起来的表白,让燕秋白一阵心惊。

    他本就长得不错,此刻认真起来,倒是更加迷人,他按着燕秋白的肩膀,目光灼热。

    “我们就试试,试一次?如果不合适,我绝对不会再纠缠你。”莫韶光态度异常诚恳。

    燕秋白此刻哪里听得进去他说的话啊,满心满眼都是刚刚那个吻,心脏开始不断收紧,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男人的脸瞬间放大在她面前,以至于她此刻不得不直视他,呼吸变得有些紊乱。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那个生涩悸动的触感,却怎么都挥之不去,反而在脑海里不断膨胀。

    “小白?”莫韶光心如擂鼓,目光紧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异动。

    “你……”燕秋白好像忽然回过神,居然直接抬手,就朝着他打了一巴掌。

    莫韶光硬生生的就受着了,燕秋白手指微微有些发抖,莫韶光逼得太紧,她此刻心里太乱,推开他就往外面走。

    莫韶光舔了舔嘴角,忽然转身,扯住她的胳膊,就将她直接抵在了门上。

    “唔!”燕秋白后背被撞了一下,有点疼。

    下一秒钟,莫韶光已经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

    他的吻毫无章法,几乎就是在啃咬,弄得燕秋白生疼,偏生双手被他紧紧拽住,双脚被他死死压着,不能动弹分毫,她张嘴要去咬他的舌头,莫韶光躲开,嘴唇就被燕秋白硬生生的给咬住了。

    “嘶——”莫韶光吃痛。

    燕秋白当时心想着,咬死这个流氓算了。

    可是当她尝到嘴里的腥甜,又松了牙齿,下一秒,莫韶光已经长驱直入,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抵着她的贝齿,燕秋白脑子有点晕。

    舌头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他不给她一点挣扎的余地,而此刻男人身上那强势的气息几乎占据了她的整个心神,她鬼使神差的舔了一下他破损的嘴角。

    结果换来的却是更加汹涌澎湃的激吻。

    “扣扣扣——”有人敲门。

    “小白?”

    燕秋白就靠在门上,那急促的敲门声,仿佛就是打在她的心上,她顿时有些慌乱,眼神无措的看着莫韶光,两个人挨得好近,谁微微说句话,嘴唇都会碰到。

    “小白,你在不在啊!”那人说着就开始拧门。

    “我在,换衣服呢。”燕秋白定神。

    “那你快点,大家都等着呢。”那人停止动作。

    “好!马上!”燕秋白吓得半死,莫韶光却轻笑的咬了咬她唇边的软肉。

    “你怎么不喊非礼。”

    燕秋白拧眉,这人还可以再无赖一些嘛。

    “小白……”莫韶光神色有些迷离,吻了吻她的嘴角。

    “我同事都在外面等着,你出去,我要换衣服!”燕秋白嘴唇火辣辣的疼,他毫无章法,就知道啃咬,燕秋白裹了裹嘴唇,这人下口还真是用力。

    莫韶光盯着她的嘴唇,原本清明的目光又变得深邃起来。

    再次低头吻住!

    “唔——你还来!”燕秋白伸手推搡他。

    “小白,你没事吧!”门外的人并未离开。

    “我……唔——”燕秋白一张嘴,那人便特不要脸的将舌头给伸了进去,这让燕秋白气急败坏。

    “小点声,我就亲两下。”莫韶光压低声音。

    “小白?”门外的人又开始敲门。

    “我没事!”燕秋白一把推开莫韶光,大口喘着粗气,面色绯红。

    莫韶光笑了笑,“我去外面等你,待会儿陪你一起去。”莫韶光不等燕秋白反应就直接推门出去,门外的姑娘正打算敲门,看到莫韶光出来,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不好意思,打扰了。”姑娘红着脸往外面跑。

    莫韶光伸手揩了揩嘴角,嘴角扬起一抹邪笑。

    他此刻恨不得昭告天下,这燕秋白就是她的人。

    燕秋白换了衣服,在镜子前抹了半天口红遮瑕,可是越遮越是欲盖弥彰,倒是恨透了莫韶光。

    燕秋白自是不理会他,莫韶光追了她怎么多年,什么样的冷遇都碰过,早就免疫了。

    燕秋白一出现,那个殷勤的团长便直接跑了过来。“大家都等着你呢,你这嘴……”

    “我没事!”燕秋白咬了咬嘴唇。

    只是众人再看到莫韶光那破损的嘴角,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莫韶光直接搂住燕秋白的肩膀,“我俩一天没见了,光顾着说悄悄话了,让你们等这么久,今天的聚会我买单。”

    “莫少太客气了,今晚是我请大家吃饭。”这团长还不到三十,长得倒是有些着急。

    “您不用和我客气,我经常过来这边,也给你们带来一些不便,今晚就当是我和小白请客。”

    “莫少,这是抱得美人归了!”有人打趣道。

    “莫韶光!”燕秋白恼怒的咬牙,准备挣脱他的手。

    莫韶光压低声音,附在她的耳边,若有似无的呵了口气。

    “你再动,信不信我就当着你同事的面,把在屋里的情况再给你重演一遍。”莫韶光说着收紧胳膊,直接就把她圈在怀里。

    众人眼里,这俨然就是一对处于热恋期的小情侣,看得团长眼睛发热。

    “团长,还不走嘛?大家等了这么久,肯定都饿了。你们先开车,我的车在后面跟着。”

    莫韶光说完抱着半推半就的燕秋白就上了车。

    燕秋白简直要哭了。

    “小白还挺害羞的。”

    “总归会不好意思嘛。”

    “女生嘛,正常。”

    燕秋白简直无语,她们难道看不出来,自己是被迫的吗,什么叫害羞。

    燕秋白一上车,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莫韶光直接拽住她的脚。

    “你?”燕秋白试图把脚抽回来,没想到莫韶光居然握住她的脚踝,直接顺势压了过来。

    “莫韶光,外面都是人,你再敢回来,我就喊人了!”

    “我就是给你弄个安全带,瞧你那样,你放心,我就想亲你,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也没有让人观赏这种事的喜好。”

    燕秋白刚刚松了口气,没想到他居然对着她的嘴唇就啄了一口,气得她半死,扬言要下车。

    “小白,你敢下车,我就立刻把你扛到最近的宾馆。”

    “莫韶光,你无赖。”燕秋白气得脸发白,身子都在颤抖。

    “不然我恐怕这辈子都亲不到你。”莫韶光无奈的一笑,伸手捏了捏眉心,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她气得急赤白脸,忽然按了一下键,本来锁死的车子被打开。

    燕秋白一愣。

    “可能今晚看到小董在朋友圈晒图,心里不太舒服,她比我小很多,对小北倒是无比执着,硬的不成就来软的,我就是……”莫韶光咬了咬牙,“我见到你就忍不住,亲了一口就想亲第二口,你或许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多喜欢你,你去他们车上吧,我怕你再待在我车上,今晚就真的回不去了!”

    燕秋白解开安全带,清脆的声响在沉闷的车厢显得越发诡异。

    “我下次尽量克制一点。”莫韶光心底有些恼怒自己今晚的鲁莽,明明想好要一直守着她。

    可是一想到她出去聚会,他们乐团又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她还不让自己跟着,就忍不住了。

    燕秋白手指抠弄着安全带,咬了咬红肿的嘴唇。

    又默默的把安全带系好。

    “开车吧,他们的车子都看不见了,你让我跟在后面跑嘛。”

    莫韶光愣了数秒,嘴角忽而掠过一抹微笑,自接发动车子。

    燕秋白看着窗外,心底乱成一团。

    她的世界彻底失序了。

    “好像有买红薯的。”燕秋白盯着某处。

    “你想吃?”莫韶光靠边停车,没等燕秋白说话,就开门下车,因为太急,没注意到后面有车子驶过来,车门打开,差点被撞到。

    燕秋白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服后摆,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差点被撞死!”

    莫韶光也是心有余悸。

    “你等我一下!”

    莫韶光关上门便朝着路上的小摊贩走过去,他身上没有零钱,那小摊贩更不会有什么手机支付刷卡等东西,莫韶光没办法,居然用手表换了零钱,燕秋白心里恼怒,这个没脑子的,直接推门下车。

    “就这个吧,她胃口小。”莫韶光一脸兴奋,忽然从身侧伸出一只皙白的手,直接将手表从小摊贩手中拿了回来。

    “嗳——这是我的!”这莫韶光一看也是个有钱人,一个红薯换个表,值了。

    “给你零钱!”燕秋白掏出纸票让他找零,“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个手表都能买一屋子红薯了。”

    “我这不没钱嘛。”莫韶光握着红薯,倒是没撒手。

    “给我!”燕秋白收好钱,直接去抢红薯。

    “太烫了,待会儿再吃!”

    两个人径直朝车子走,燕秋白倒是忍不住开始数落他。

    “有车!”莫韶光倒是浑不在意,只是观察周围的车辆,伸手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心被红薯烫得滚烫,绯红一片。

    燕秋白手指一紧,下意识的反握住了他的手。

    *

    燕西开车已经到了楚家门口,楚家有光亮,分明是有人。

    楚烨直接推门下车,绕到了屋后,直接拉下了总电闸。

    “啊——”从屋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我尼玛最后一关了,老子的十连胜啊,那个小兔崽子,居然敢关我们家的电闸。”楚衍用手机照亮,立刻往楼下跑。

    轩陌则是一脸淡定的放下书,走到床边,燕西蓝色的超跑停在屋子前,正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家门口很快楚烨的身影便撞入了他的视线。

    “老子真是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楚衍推门出去,忽然看到楚烨。

    愣了数秒,忽然往回跑,直接关上门。

    “我滴乖乖,撞鬼了!撞鬼了!”

    楚衍拍着胸脯。

    这楚烨小时候倒是十分可爱,也很喜欢黏着他,可是越长越大,对他就越发不尊重起来,最典型的就是莫过于怀疑过他的智商,简直不能忍。

    “我滴乖乖,大晚上的,真是活见鬼了,这小子怎么在这儿!”

    楚烨直接走到门口,按门铃。

    “叔叔,是我,开门!”

    “我的妈这鬼还能说话!”

    “叔叔——”楚烨继续敲门。

    楚衍这才猛地想起,楚烨和楚冽说好要过来的。

    “我擦——怎么把这个忘了!”楚衍一拍脑袋,立刻打开门。“小烨啊,你怎么来了。”

    “叔叔,好久不见。”楚烨眯着眼睛,笑得诡异。

    “是好久不见小烨都长高了。”

    “可是叔叔的智商仍旧堪忧。”

    “我尼玛……”楚衍跳起来就要打他,“你这小子你怎么和你叔叔说话的,我好歹是你叔叔!”

    “幼儿园的时候,你说好去接我,放了我鸽子,让我从四点等到了七点,小学的时候,你一共放过我19次鸽子,每一次都是我自己打车回来,还有一次差点被人拐卖……”

    “小烨,这都是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初中累计52次!”

    “我这不是忙嘛,忙起来就忘了。”

    “高中我去国外读书,没有机会放我鸽子,但是从我回家开始,加上这次,已经是105次了,叔叔,你再放我两次,我就凑齐一百零八次,可是召唤神龙了。”

    “你这孩子,就爱开玩笑,我都能一个你凑三百六十五次!”楚衍悻悻地一笑。

    楚烨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习凉算着时间,站在二楼远远就看见燕西的车子,她有许久没见到楚烨了,没等他们过来,就直接自己过去了。

    “小烨!”习凉隔着很远就瞧见了楚烨。

    楚烨扭头,冲着习凉一笑,直接过去,双臂就直接伸开了。

    燕西拧眉,这小子干嘛呢!

    当着他的面耍流氓,还有没有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啊,燕西直接从后面扯住他的衣服。

    “楚烨,这是你嫂子,你给我注意点!”

    “我抱一下我姐怎么了!”楚烨拧眉,“我姐还没进门呢,你管得也太多了。”

    “你小子……”燕西咬牙,看样子是来滋事的。

    ------题外话------

    你们不要脑洞大开啊,楚烨喜欢的不是凉凉,凉凉比他大很多,就是姐姐啊……我滴乖乖,我发现但凡有点牵扯,你们就要把他们全部组合在一起!

    脑洞是真的大啊!(捂脸)

    月中啦,厚着脸皮求一波月票,我已经好久木有求月票啦,我这个月这么勤快,大家快把月票交出来,不然我就要打劫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