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 燕西的心理阴影,叔叔不靠谱

正文 33 燕西的心理阴影,叔叔不靠谱

    燕西本来还以为当天晚上楚衍和秦小蛮定然又是闹得不可开交,坐在椅子上,饶有趣味的盯着那边的屋子。%d7%cf%d3%c4%b8%f3

    楚衍和秦小蛮这情仇旧恨已经好多年了,秦小蛮对轩陌倒是一直情有独钟,这些年倒也没提说要嫁给轩陌,却总喜欢没事去楚衍面前刷刷存在感,这让楚衍很是抓狂。

    “你赶紧给我回家去!这里是我家!”楚衍指着门口。

    “你好意思让我一个女生这么晚出去嘛,我要是遇到坏人,遇到流氓这么办!”

    “那也是流氓倒霉。”

    “哼——反正我不走!”秦小蛮双手抱胸,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你这女娃娃怎么这样,都和你说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反正我就是不走!”

    两个人在客厅争执不下,听得轩陌脑仁疼。

    “你们两个……”轩陌捏着眉心。

    “轩叔叔!”秦小蛮直接跳过去,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你这丫头,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楚衍气得脸色铁青,“你给我松开!”

    “我就不,偏不,气死你,气死你!”秦小蛮冲着楚衍吐了吐舌头。

    “你别以为你是小辈,我就不能对你如何啊!”

    “你敢对我怎么样!”秦小蛮直接往他面前凑了凑,还专门挺了挺胸。

    楚衍自然不敢上前,往后退了两步,“行,你厉害!”楚衍咬牙。

    “哼——你还想对我动手嘛。”

    “你俩已经吵吵半个小时了。”

    “阿陌,这事儿不怪我,你看着丫头,居然还能搞到我家的钥匙,要是再不管管,真的能上天。”

    轩陌直接挣开被秦小蛮抱住的胳膊,直接走到门口,将大门打开,“你俩现在都给我出去。”

    “阿陌!”“轩叔叔!”

    “不然你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都去睡觉,谁要是再吵吵,我立刻把他踹出去!”

    秦小蛮立刻噤声,楚衍也不再说话。

    这晚上倒是偃旗息鼓了,燕西这场戏没看的成,倒是显得十分沮丧。

    “走吧,睡觉去,人家都熄灯了。”习凉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西拧眉,忽然伸手直接抱住她的腰,肩膀顶住她的腹部,直接就把她整个人给扛了起来。

    忽然之间天旋地转,习凉眼前一花,腹部被顶得难受,伸手拍打着燕西的后背,“你快点放我下来,燕西——”

    “睡觉去。”燕西拧眉,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燕西完全不顾她的吵闹,扛着她就往二楼走,习凉似乎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若是再不反抗,估计今晚就得完了,趁着燕西开门的功夫,习凉忽然就从他的身上滑了下来,燕西双手迅速的搂住她的腰,直接就把她按在了门上。

    “你还想跑?”

    “你松开。”习凉几欲拽开他的手,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她这点劲儿都不够看的,只能被燕西死死按在门口上,低头就咬住了她的嘴唇。

    习凉吃痛,下意识的张开嘴,灵活的舌头,裹挟着男人那强势霸道的气息,直接往他的脑子里面钻,习凉脑子一片晕眩。

    燕西乘胜追击啊,伸手将门打开,抱着她直接进入室内,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擒住她的腰,不许她动弹分毫,她的唇上还有香甜的咖啡味,带着一点苦涩,夹杂着她特有的甘冽甜美,让燕西欲罢不能,习凉微微仰着头,迎合他。

    燕西抬手就把她直接抱到了桌子上,欺身压下。

    “唔——”习凉伸手推搡他的胸口,她已经完全不能呼吸了,舌头被他吮吸得酥麻,舌尖战栗,手指拉扯着他的衣服,面色酡红。

    燕西笑着微微抽离一点身子,伸手将她耳侧的头发别在耳后,“凉凉……”

    男人目光赤裸,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欲望,看得习凉心惊肉跳。

    可是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先洗澡。”过了半晌,习凉才犹犹豫豫的做了一个决定。

    “嗯嗯!”燕西笑着允诺。

    习凉离开他的束缚,迅速的钻入了浴室。

    只是一想到待会儿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她就面红耳赤,在浴缸里泡了很久,心里却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燕西在外面已经换了一身睡衣,等了十几分钟也没出来,也没催她,反正她总是要出来的,自己也不急。

    他去楼下找了点酒,准备给自己壮壮胆。

    说实在的,燕西没啥经验。

    自从发现自己对习凉不一般,就一直在为了娶她而做准备,自然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这方面的经验不太充分。

    干脆百度了一下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需要买个tt吗?燕西拧眉。

    若是怀孕了习凉会高兴吗?

    燕西越是百度,想得越多,想着习凉还没出来,干脆开车去了外面的24便利店。

    店员本来都昏昏欲睡,听着门铃声,立刻惊醒,看到进来的男人穿着睡衣裹着睡袍,加上那俊美的脸,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燕西直接往超市里面走,寻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有些恼怒的扯了扯头发。

    走到前台。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服务生是个20出头的小姑娘,看着燕西,倒是不自觉的红了脸。

    “你们这里有避孕套吗?”

    “哈?”姑娘一愣,“这里!”指了指收银边上的小货架,“不过最近没补货,种类不多。”

    燕西拧眉,“那……哪里还有?”

    “超市都关门了,不如您看一下有没有送货上门的?”那姑娘促狭道。

    燕西拧眉,这东西还能送货上门,自己倒是孤陋寡闻了。

    燕西在车上琢磨了半天,没想到还真的有这种服务,只是他不太放心,又开车往市区找了一下还在营业的便利店。

    习凉洗澡出来,房间里的灯光被调得昏暗,桌上方正已经被打开的红酒,习凉伸手摩挲着酒瓶,脸比红酒还要红。

    “燕西?”习凉将腰带系好,不在房间?

    习凉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干脆自己倒了杯酒,喝了大半杯。

    酒壮怂人胆,这话说得果然没错。

    这不知不觉,习凉已经喝了大半瓶,此刻忽然传来门铃声。

    习凉挑眉,她此刻的神智已经有有些不太清醒了。

    扶着墙边,慢慢悠悠往楼下走,倒也没想就把门打开了。

    快递员看到习凉,眼睛都直了。

    她本就长得漂亮,平时端着架子,看起来和人有很大一段差距感,此刻脸色酡红,皮肤都被染上一层浅粉色,嘴唇红润诱人,看得他眼睛都直了。

    “你……”

    “这是您订的,麻烦签收一下。”快递员立刻红着脸收回视线,这个小区住着的可不是一般人,不是你有钱就能入住的,寻常人进出这边都要各种身份验证,据说还有许多上面的人退下来也住这里,想来面前这位小姐也是非富即贵,他就是有点色心,也没这个胆子。

    “嗯。”习凉靠在门口,从他手里接过笔,在单子上签了个名,便抱着小箱子往里面走。

    习凉三下五除二就把盒子拆开了,“嗯?”习凉盯着那里面的小盒子,这字?

    不认识!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燕西来回也就花了十五分钟,寻思着那东西定然还没送到,可是当他打开门进屋,就看到习凉坐在地毯上,身边全部都是散落的盒子,这让他有些崩溃。

    “凉凉——”

    “你买气球干嘛!”习凉早就将东西拆了,弄了一地都是。

    “这个……”燕西简直欲哭无泪,“不是气球。”

    “不好玩,我要去睡觉!”

    习凉心里还是在惦记着那事儿的,看到燕西莫名紧张,起身就往房间走,趔趔趄趄的,差点直接摔倒。

    燕西从后面直接把她抱住。

    不管了,反正今晚得把事情给办了。

    燕西说着把她打横抱着到了楼上,看到酒被喝了大半,才瞬间明白过来。

    “唔——”习凉难受的解开浴袍,燕西顿时眼睛就直了。

    她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燕西俯身压在她的身上,这啃了半天,又亲了半天,才终于正如正题。

    那东西他也是第一次用,自己在那儿捯饬了半天,才发现习凉居然一个翻身,已经睡得昏沉。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可是燕西没有什么经验,这折腾了半天,愣是不得其法。

    倒是把习凉弄得十分难受。

    自己也憋出了一头的汗,双目猩红,十分骇人,额头上青筋都在突突直跳。

    习凉忽然觉得身体一阵疼痛,她整个身子都疼得开始叫嚣起来。

    “啊——”疼得叫了出来。

    可是下一秒钟,燕西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

    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这女人第一次有血是很正常的,只是这个量似乎不太对劲啊。

    就算是在电视上看到,也都是一点点而已。

    她这个是怎么回事!

    燕西立刻一点兴致都没了,习凉疼得一直在哭,任由他如何劝慰都没有,只能找东西给她清理身子,可是折腾了半天,才发现,居然止不住了。

    这可把他给急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该不会是被他玩坏了吧。

    我的天。

    他还什么都没做啊。

    燕西被吓得后背湿成一片,立刻打电话给轩陌。

    轩陌已经睡着了,接到电话,方才从床上跳起来。

    直接往燕家跑,楚衍和秦小蛮,一个在打游戏,一个在看剧,听着动静也立刻跟着跑了出去。

    “阿陌,怎么回事?大晚上的,医院出事了?”楚衍拧眉,“还是那个病患……”

    “不是,凉凉出事了,我去燕家看一下!”

    “弟妹?”秦小蛮拧眉。

    三个人穿着拖鞋和睡衣就往燕家跑。

    燕西抱着习凉,一副要把她送到医院的模样。

    “疼——”习凉一直在喊,弄得燕西心里发慌。

    自己以后绝对不会这么鲁莽了,这都什么事啊。

    “轩叔叔,她流血了,我……”燕西语无伦次,说了半天,也没说清楚。

    “把她抱到房间,我检查一下!”轩陌堵住他的去路。

    到了一楼客房,轩陌拧眉,“楚楚,你还愣在这里干嘛,我要给她检查身体。”

    “哦,好!”楚衍立刻往外走,他此刻有点懵。

    轩陌给习凉看了半天,本来郁结的神色直接舒展开,拿起从家里带来的听诊器等东西,就往燕西身上砸。“混小子,你耍我呢。”轩陌也被吓得出了一身汗。

    “不是,轩叔叔,就是本来好好地,我俩就……然后她就流血了……”

    “她的例假时间你小子不清楚嘛!”

    “例假?”

    “你真是要把我气死,迟早被你吓出神经病!”轩陌长舒一口气。“小蛮,你帮忙处理一下,燕小西,你跟我出来,我跟你普及一下生理知识。”

    “不用了轩叔叔,我都懂,就是你想啊,那个时候忽然就……我也是慌了。”燕西这才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

    “我瞧着她手脚冰凉,估计有些体寒,你多照顾一点,大半夜,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轩陌长舒一口气。

    “没事了?”楚衍从客厅走过去。

    “没事,回去睡觉。”

    楚衍乐呵呵的和轩陌回去了,倒是秦小蛮在燕家照顾了一夜,折腾到了后半夜才趴在床边睡着了。

    燕西自此之后,对这事儿倒是留了阴影,可没把他给吓死,习凉本来就有些体寒,加上之前灌了那么多红酒,这一个刺激,愣是疼了两天才好受一些,燕西这两天忙前忙后的伺候着,倒也没有怨言。

    “脚泡好了嘛?”燕西在客厅玩手机,习凉这几天被他强制泡了好几天的脚。

    “嗯!”习凉伸手去扯毛巾,燕西手指已经扯过毛巾,单膝跪着,半蹲在地上,伸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

    “我自己来吧。”习凉颇为不好意思。

    “别乱动。”燕西抬起她的脚,在毛巾里搓揉着,她个子不矮,可是脚却不大,一只手就能握住,柔软细嫩。

    透过毛巾,习凉也能感觉到他手指的热度,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乌黑的发顶,手指微微收紧。

    其实他大可不必做到这一步,这心不自觉地又往燕西那边靠了靠。

    习凉双腿横放在他腿上,侧着身子,刷新闻,燕西约了战扬他们组战队玩游戏,偶尔闲下来给习凉捏了几下小腿,手机猝不及防响起来,燕西拧眉。

    “楚冽?”

    习凉放下手机。

    楚冽?

    楚家的三兄妹她是很熟的,没离开f国的时候,楚家对她颇为照顾,尤其是楚老太太没过世之前,自己更是楚家的常客。

    这楚家三兄妹,性子也打不相同。

    大哥楚烨,作为楚家长子,从小就是当楚家接班人培养的,性子比较冷傲,18岁之前倒是还好,只是之后接管了苏家那边的生意,又开始慢慢处理楚家的业务,在商场磨练了两年,性子倒是越发深沉。

    二子楚冽,性子就直爽许多,目前在国外名校进修读研,主修也是商学,虽然性子有点像楚衍,但是却十分有担当,进入公司也就是迟早的问题。

    苏家就只有苏潋滟一个女儿,所以一直想着从楚家过继一个孩子过去,这以后很可能,兄弟二人会分开接手公司,一个是实际经验比较丰富,另外一个则是书本知识比较夯实。

    而楚家的小女儿楚芮,现在还没高中毕业,本来以为楚濛好不容易得了这么女儿,肯定是十分娇惯的,没想到楚濛对她的要求更为严格,楚芮性子娇惯却并不骄纵。

    “我靠——”楚冽站在机场门口,擦了擦额头的汗。“你们这里怎么这么热。”

    “你到京都了?”燕西手指慢慢搓着习凉的小腿。

    “嗯。”

    “我去接你。”

    “这倒不用,你派人来接大哥吧,我约了小董,待会儿要去happy。”

    “小董?”

    这楚家和关家在外人看来就是势不两立的,虽然表面看关系缓和,可是关戮禾和楚濛都是那种寸步不让的人,所以私底下还在暗中较劲,楚家人到京都,关家人定然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

    “你们自己的车呢?”燕西挑眉。

    “我明明和叔叔说过了,他也说了,派车过来的,说我们到这边,一切都是他安排的,这个人果然不可信。”楚冽捏着眉心,下意识的看了一侧的楚烨。

    楚衍站在他旁边,额头一滴汗滑过他的脸颊,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你俩居然相信他的话,你们是不是傻!”燕西轻笑。

    “是他说得信誓旦旦,说这里是他的地盘,我哪儿知道他如此不靠谱,这么晚了,这边也不好打车。”

    “怎么会,机场车子已经很多才多。”

    “大哥不愿意坐。”

    “矫情,我立刻过去接你们。”

    “谢谢哥!”楚冽挂了电话,又看了一眼楚烨,“哥,估计叔叔是忙忘了。”

    楚衍轻笑,却并不说话。

    关小董的车子先到,本来要带楚烨一起走的,楚烨要等燕西,没上车,关小董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勉强。

    “你哥的神情不太对啊。”关小董打着方向盘,询问楚冽。

    “被叔叔放鸽子了,我瞧着叔叔要倒霉了。”楚冽咋舌。“我们现在去哪儿。”

    “你不是说要逛逛我们这边的夜市嘛,正好带你去吃饭。”

    “这个好。”楚冽擦了擦额头的汗,“这边也太热了。”

    “你以为和你们国家一样,四季如春?”关小董哂笑。

    “话说你这么设计小北哥,就不怕他真的跑了?”

    “应该不会。”

    “可是我觉得我的小命危矣,关小董,你给我买保险了嘛。”

    “你还怕这个啊,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啊。”

    “你这是拉着我当靶子啊,我能不怕嘛。我告诉你,这事儿要是败露了,都是你的错。”

    “行,你配合我就好。”

    “有没有辛苦费。”

    “前些时间我们家到了一批新式武器,回头可以带你去看看。”

    “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楚冽大笑。

    燕西到机场门口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楚烨就在那里等了足足快两个小时,站在那边纹丝不动。

    “你说你怎么这么难搞,出租车怎么了?”

    “我听说黑车很多,会宰人。”

    “你还缺钱?”

    楚烨不作声。

    “吃饭了没?”燕西手指扣着方向盘。

    “还没。”

    “我去接凉凉,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楚烨眸子一亮,“凉凉在你那儿?”

    燕西拧眉,“你可以叫声嫂子。”

    楚烨轻哼,“知道叔叔在哪儿吗?”

    “估计在家玩游戏了吧!”

    “方便过去嘛。”

    “你还想去报复他啊。”

    “是慰问!”楚烨咬牙,真的没有一点做叔叔的样子,电话里说得信誓旦旦,什么到这边,一切行程全包,什么都由他负责,本来他也怀疑,父亲却说叔叔这几年比较靠谱了,偶尔也该给他一点表现的机会,果然自己还是太单纯。

    这人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题外话------

    求问一下小西的心理阴影,哈哈……然你猴急,哈哈……

    燕小西:(╯‵□′)╯︵┻━┻

    我:你是不是傻!

    燕小西:你给我滚过来。

    我:怎么着,你还能打我不成,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吃素!

    燕小西:……后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