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 火星撞地球,鸡飞狗跳(三更)

正文 32 火星撞地球,鸡飞狗跳(三更)

    机场候机室

    燕笙歌身子斜靠在秦浥尘身上,凤眼微眯,打量着一脸紧张的唐若,又抬眸看了看镇定自若的自家儿子。

    “你俩这是?”燕笙歌一脸促狭。

    唐若颇为不好意思,倒是秦序羽过去揽住了她的肩膀。

    “若若姐,我是不是该叫您一声嫂子了。”

    “你也打趣我!”唐若被秦氏夫妇看得颇为不好意思。

    “晚上约了你舅舅和舅妈一起吃饭,就把若若一起带上吧,若若什么时候到京都的?”燕笙歌伸手示意唐若到自己跟前来。

    若说唐若,和他们倒是有一点缘分。

    燕笙歌生病开刀到国外休养,秦家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国外,即使有秦家家大业大,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得从头开始,当时秦序羽还未大学毕业,秦浥尘又得忙着照顾燕笙歌,许多事情就需要秦序羽帮忙打理。

    等燕笙歌身子好了一些,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这边弄个工作室,开始设计工作,秦序羽托人帮忙找了个地方准备送给燕笙歌作为生日礼物,却因为一些法律条文没弄明白,差点被人坑了,唐若是当时给秦序羽律师带着的一个实习生。

    后来接触得多了,秦序羽的案子资料便交由唐若负责,这一来二去的,倒是和秦家人也混得很熟的,唐若父母都是大状,平时工作很忙,年纪又和小蛮相仿,燕笙歌便经常邀请她回家吃饭。

    本来以为案子结束,便没有什么交集了。

    没想到唐若实习结束,推了事务所的挽留,也没去父母的事务所,反而应聘了秦氏在海外的律师团,成了秦氏的一名员工,这接触的机会多了,和秦序羽倒是混熟了。

    年纪不大,却已经完全可以独立处理上亿的经济纠纷。

    家世清白,长得不算绝色,却十分有味道,秦序羽其实心底不大容易接受陌生人,难得和唐若处得不错,秦氏夫妇也暗自撮合一阵儿,只是当时秦序羽不太情愿,唐若又处于事业上升期,似乎也不太上心。

    没想到两个人已经暗中搞在了一起了,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

    “昨天刚来。”唐若走到燕笙歌身边,燕笙歌握住她的手,一脸满足。

    “小羽带你到处玩没?”

    “还没来得及。”

    “妈,这你就不懂了吧,若……呸!嫂子刚刚过来,和哥两个人独处时间都不够,怎么还有空出去玩啊,是不是嫂子!”

    秦小蛮这一声嫂子,叫得唐若脸都红了,忽然的身份转变,还是有些适应不过来。

    “你老实点。”秦序羽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脑袋。

    “哥!”秦小蛮拧眉,“再拍真的就长不高了。”

    “你这年纪以为还能再次发育?”

    秦小蛮冷哼。

    秦小蛮倒是承袭了燕笙歌的设计天赋,一直跟着燕笙歌学设计,目前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立品牌。

    “伯母,你们这是要和亲人团聚,我去不太合适吧。”唐若连自己的身份都适应不过来,刚刚见了家长就算了,现在就开始要见七大姑八大姨,心里有点怕。

    她已经在脑补了一出大戏,一大群家庭妇女围着自己问东问西,想想便觉得心惊。

    “总归是要碰面的,你放心,他们人都很好,你别害怕!”燕笙歌快两年没见到燕殊了,要想见他还得提前约时间,也就只能在电视上见见而已。

    “我觉得还是不……”

    “嫂子,你别怕,我的舅舅舅妈还是弟妹都是十分好相处的人,你别怕!”秦小蛮一副她最大,可以罩着她的模样。

    “你嫂子为什么要和你坐。”秦序羽和她刚刚确立关系不久,正是黏糊期。

    “那坐我们中间。”秦小蛮拧眉。

    *

    燕家

    姜熹刚刚接了电话,便迫不及待的和客厅的人宣布,秦序羽要带女朋友过来。

    “噗——咳咳……”燕西正在喝咖啡,差点没被呛死。

    习凉微微挑眉,递给她一张面纸。

    “上次碰面小羽哥没说他有女朋友啊。”燕秋白低头吃着果脯,“这才几天啊,动作这么快。”

    “吩咐厨房再去加几个菜。”燕殊示意身后的女佣。

    “是。”

    “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啊。”燕茴咋舌,下意识的盘腿坐在沙发上,就被燕殊拍了一巴掌。

    “女孩子,能不能有点样子。”

    “好嘛。”燕茴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腿,端正得坐好,“你们猜,小羽哥的女朋友我们见过没?”

    “百分之九十九没有。”燕北冥低头粗略的翻着手机新闻。

    “你怎么知道没有。”

    “他有百分之九十时间在国外,女友估计不是国内人,如果真的是京都人,我们不可能不知道,除非他这几天忽然对于一个人一见钟情,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燕北冥头也不抬。

    燕茴砸吧了一下嘴,“那我们需不需要准备什么?毕竟人家第一次来。”

    “你只要老实一点,别把人吓到就行。”燕西哂笑。

    燕茴白了他一眼,凑到燕秋白身边,“姐,我也要吃!”

    燕秋白喂了她一口,“反正你也不要过于热情,把人家吓坏了,小心小羽哥揍你。”

    “好啦,我尽量克制一点。”

    过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前面就传来消息,秦家的车子进了大门。

    虽然现在已经是天黑了,路灯昏暗,但是燕家的宅子,绵延百里,通体一色的暗红色,显得格外惹眼,唐若还以为是什么景点古建筑,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这里是哪儿啊?”唐若翻着照片,光线昏暗,也能清晰看到建筑物轮廓。

    “燕家,这一片都是。”秦序羽侧头看着她的手机。

    “我们刚刚走过的那么大一片都是?”唐若难以置信。

    “祖上留下的。”

    唐若按掉手机,上面忽然的背景图,倒是引起了秦序羽的注意。

    “这个?”秦序羽伸手去夺手机,却被唐若一把藏在了身后。“唐若,你是律师,偷拍别人的照片,这可是触犯别人的隐私。”秦序羽挑眉。

    “咳咳……”唐若清了清嗓子,“我是拍风景,谁让你忽然入境,破坏了我风景的美感。”

    秦序羽挑眉,目光却落在她的小嘴上,“你再说一次?”

    “哥——”秦小蛮拍了拍手,“你妹妹我还坐在后面呢,你俩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我这个大活人还在,好嘛。”

    秦浥尘这么多年对燕笙歌的疼爱丝毫不减,秦小蛮就是为了避免被虐狗才选择做了秦序羽的车子,没想到还是避免不了厄运。

    车子缓缓驶入燕家大门,过了十几分钟到了老宅门口。

    唐若紧张的擦了擦手心。

    “唐大状,你还会紧张?”秦序羽轻笑,“你处理上亿的案子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啊,面对法官和媒体你都不怕,他们又不吃人,你到底在怕什么。”

    “这能一样嘛。”唐若扯了扯秦序羽的衣服。

    秦序羽附耳过去,“序序,我害怕。”

    “扑哧——”秦序羽笑出声,在她眉心啄了一口,“没事,有我在呢,他们都很好相处的,别怕。跟我来。”

    秦序羽拉住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心沁出了一层细汗。

    “我刚刚用手机查了一下这燕家的资料,你舅舅是将军级别啊,会不会很吓人。”

    “你百度了,难道没看到照片嘛,你觉得呢?”秦序羽握紧她的手。

    “长得比你好看。”

    “嗯?”秦序羽挑眉,垂头看着她。

    “你别这么看着我,实话啊,我本来以为伯父长得就已经惊为天人了,没想到你舅舅完全不一样,真不愧是当军人了,从眉眼间都能看出那一身正气。”

    “什么?正气?”秦序羽嗤笑。

    “那是必须的啊,装得军装,超级帅。”

    “他最缺的就是这东西!”

    “你少污蔑他,唔——”唐若半截话淹没在两个人的唇齿间,她伸手捶打了一下秦序羽的肩膀。

    燕笙歌等人就在后面。

    秦小蛮咋舌,“热恋期的男女果然不能直视!”

    秦序羽啄了两口便抽身离开。

    唐若生怕被燕家人撞见,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轻浮,自然捉急。

    “注意点形象。”秦浥尘拧眉,以前都是他喂别人狗粮,忽然被自己儿子为了一口,低头吻了吻燕笙歌的发顶,将她肩上的披肩往上提了提。

    秦小蛮无语,径直往里面。

    简直没法活了。

    “舅舅,舅妈——”秦小蛮清脆的声音响起,燕茴迅速趿拉着拖鞋就往她身上扑。

    “小蛮姐!”

    “哎呦——”秦小蛮被她撞得往后退了两步。

    秦浥尘立刻伸手扶住她的腰,“姑父好!”

    “你把她当战扬扑呢。”

    燕茴抓了抓头发,又抱了抱一侧的燕笙歌,“姑姑,我可想你了。”

    燕家的老幺,大家自然都很疼爱她,燕笙歌拍了拍她的后背,“小茴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等会儿!”燕茴瞥到后面跟着进来的两个人,一脸促狭的走过去。

    燕茴头上扎着两个丸子头,看起来,就和哪咤一样,这样的发型可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若是弄不好,就会显得十分滑稽,却衬得她娇俏可爱,粉色上衣,蓝色牛仔短裤,耷拉着大一号的拖鞋,猫眼灵动非常。

    “这位难道就是……”燕茴一把推开秦序羽!

    秦序羽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这丫头!

    “扑哧——”秦小蛮笑出声,活该。

    唐若穿着简单的黑色连衣服,衬得唇红齿白,因为不好意思,耳根有些红,但是腰杆挺得笔直,那种自信张扬的美,可是燕茴这种小丫头所没有的。

    “你好。”唐若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我叫燕茴,快进来坐!”燕茴拉着唐若就往里面走。

    唐若才看清燕家客厅的人,看得顿时有些眼睛发直。

    这家人长得都好漂亮。

    燕殊起身,倒是打量了一眼燕笙歌,“最近身体可好?”

    “挺好的。”燕笙歌在燕殊面前,笑得还是像个小姑娘。

    “这是我爸。”燕茴拉着唐若介绍。

    “首长好。”唐若手心又沁出一点细汗。

    “这孩子倒是身份,就算不喊舅舅,也喊一声叔叔吧,喊什么首长,你又不是我的兵。”燕殊促狭道,“不要紧张,进来坐。”

    本来以为燕殊会是个严肃的人,没想到倒是挺亲切的。

    秦序羽直接将唐若从燕茴手中解救出来。

    “小羽哥!”燕茴不满意了。

    “你以为谁都是战扬,是你的私有物啊。”

    “小气鬼!”燕茴冷哼,“嫂子,小羽哥可小气了,上回我们打麻将,他是最大的,一点都没让着我们,第二天还敢发信息来催债,你说有这样做大哥的嘛。”

    “燕小茴,你再多嘴,就还钱!”秦序羽伸手出去。

    燕西忽然起身,忽然摸着口袋,从里面掏出一点纸票和硬币一股脑儿的都放在秦序羽手里。

    “够吗?”

    “燕西,你打发要饭的啊。”

    “这个……”燕西又翻了另外一个口袋,摸出两张百元大钞,“之前超市找的零钱,都给你了。”

    “还是我哥对我好!”燕茴抱住燕西胳膊。

    “这点钱,你的零头都不够。”

    “在自己女人面前,你也装得大度一点。追着自家妹妹要钱,你能不能要点脸。”燕西哂笑。

    秦序羽看着手里的一把零钱,嘴角抽了抽,“那下次我们合作,我再和你讨论一下大度的问题。”

    燕西顿时恶寒,看样子是准备坑自己了。

    燕西伸手递到唐若面前,“燕西。”

    “唐若。”唐若还是认识燕西的,毕竟如此出名。

    “我认识你。”燕西挑眉。

    “燕总怎么会认识我。”

    “之前和人喝酒就听说哥出差总是喜欢带着一个女律师,你知道我们这些做生意的有时候会稍微有些忌讳,你这平常出差带着律师,总觉得有些晦气,就好像已经认准了会出事一样,唐小姐,我这话你别介意。”

    唐若摇头,“若是没事,谁也不想接触律师,可以理解。”

    “所以我就奇怪啦,估摸着哥是准备出差因公废私吧。”

    “燕小西,你这种人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三集。”秦序羽摇头。

    唐若一一和燕家人认识,一顿饭下来,倒也打成了一片。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燕殊也没强留他们,只是燕西要和习凉去市区那边,秦小蛮一听这话,立刻跟了过去。

    “人家小两口回家,你去凑什么热闹!”秦序羽打趣道。

    “我去找轩叔叔!”秦小蛮冷哼。

    “你对他从小打大,还真是一直情有独钟了!”燕西捏着眉心,“我舅也在,你稍微克制点,免得又闹出什么。”

    秦小蛮上高中的时候,情窦初开,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男女之情,愣是缠了轩陌快一年,而且当时还是在国外,一放假就飞机往轩家跑。

    整天都和楚衍吵架,有一次轩陌值夜班,这两个人在家打游戏,居然大打出手,惊动了邻居,害得邻居以为这边出现了家暴,立刻打电话报警。

    巡逻的警察不知道他俩的关系,楚衍本来就生了一整娃娃脸,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愣是将楚衍给训斥了一顿,说什么丈夫应该让着自己媳妇儿,倒是把楚衍气得几乎抓狂,那小暴脾气上来,险些又闹了起来。

    后来两个人还是争执不下,又被带到了警局,还是轩陌告假去把两个人领了回来,差点没被这两个人气死。

    结果两个差脾气的人,一撞上,无异于是火星撞地球。

    回家之后,还是不停吵吵闹闹。

    轩陌一看看客厅被两个人折腾得不成样子,直接两个人都踹了出去。

    “都给我滚出去反省,要打架,就在外面打个够,不然谁都不许进来!”

    那时候是大冬天,两个人在外面还在闹冷战,过了半个小时,实在忍不住了,去敲门,轩陌愣是不开,这大半夜的天寒地冻,两个冤家,居然抱在一起取暖,等轩陌收拾好了客厅,发现两个人居然抱在门口睡着了。

    第二天两个人都华丽丽的感冒了。

    然后两个人战火就从家里蔓延到了医院。

    后来秦小蛮是被秦浥尘亲自过来绑走的,轩陌又经常出差,秦小蛮这么多年和楚衍碰见机会倒是不多。

    “你放心,我有分寸的。”秦小蛮打了个哈气。

    车子很快驶入小区。

    “舅舅家貌似没人。”这会儿才九点,楚衍经常玩游戏到后半夜,可是他们家却一点亮都没有。“要不你先到我家坐坐?”燕西提议。

    “是啊,唐小姐,先和我们回去喝杯茶吧。”

    “没事,我手里有钥匙!”秦小蛮笑得一脸狡黠。

    “你从哪儿弄来的!”燕西拧眉。

    “有钱能使鬼推磨!”秦小蛮推门下来,“行了,你和弟妹快回去吧。”秦小蛮迈着轻快的步伐打开了楚衍家的大门。

    燕西无奈的摇头。

    他都能想到,今晚楚衍必然又是一场恶战。

    从下面的地方医院临时转过来一个加急病人,刚刚做了紧急处理,轩陌组织专家刚刚制定了一个手术方案,刚刚通过主刀医生和病人家属商量,手术风险高,病人家属犹豫不决,本来晚上手术,拖到了明天。

    轩陌出了会议室,楚衍在他的办公室沙发上已经睡着了,两个人简单吃了饭便直接回家。

    “今晚得早点睡,明早那个手术很重要。”轩陌摸出钥匙便直接开门进去。

    “听你这口气,好像是我不让你睡觉一样。”楚衍冷哼,先进了屋子。

    两个人倒是一点异样都没察觉到。

    “我还得研究一下手术方案,你先回屋洗澡,我待会儿就来!”轩陌勾着食指,拉了拉领带,便直接往书房走。

    “你别搞得太晚,免得明天没精力。”

    “给我半小时!”轩陌挑眉。

    楚衍耸肩,直接回房,他本来就大意,所以就是到了房间也没察觉到一点异样,刚刚随手准备开灯,忽然从床上跳起一个人影,被子高高抛弃,挡住了两个人视线,等楚衍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一个女人紧紧抱住。

    “啊——”

    轩陌正在找书籍,居然听到隔壁传来一男一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扔了书就往房间走。

    “秦小蛮!”

    “变态,你抱着我干嘛!”

    “我擦,你怎么在我家,你个女流氓,你想干嘛。”

    “我还能干嘛。”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这是轩叔叔的床。”

    “你这丫头,年纪不大,小心思倒是不少,胆子越来越大了!”

    “怎么是你进来了。”秦小蛮拧眉。

    “摆脱你先从我身上离开好嘛!”楚衍挑眉。

    秦小蛮立刻松开爪子。

    轩陌被吓了一跳,一看是熟人,方才松了口气,“小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轩叔叔——”秦小蛮撒开蹄子就往轩陌身上扑过去。

    却被楚衍从后面扯住了衣服。

    “松开!”

    “不松!”

    燕西和习凉正在外面纳凉看星星,忽然听到前面的别墅传来一阵惨叫,整个小区的感应灯都亮了,还有车子的鸣笛声,显然都被吓到了。

    习凉手一抖,手中的咖啡洒在身上。

    “我都和你说了,今晚最好别进食,他们得闹一夜呢。”

    习凉拧眉,她哪儿知道,会如此夸张。

    ------题外话------

    我的三更来啦,这么晚了,哈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看到三更啊!

    *

    【广告时间】

    新书求收啊,收藏的小伙伴,记得去留言区按个爪子啊,让我知道你们都去了,哈哈!月初坑品一直有保证,更新坑品都是杠杠的,简介取名废,大家应该都清楚(捂脸),内容绝对精彩,走过路过别错过啊!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第一次碰面,她就把他给看光了,这但凡是个女人都得捂着脸跑,这女人倒好,该看的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身材不错!”顾华灼咋舌。

    “阿姨,你把我粑粑给看光了,我做主,就把粑粑许配给你!”

    “我倒是不介意。”男人目光锋利,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儿子亲妈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