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 恶人自有天收拾(二更)

正文 31 恶人自有天收拾(二更)

    待到习凉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因为银行需要盘查,许多东西,她都无法带走,所以只简单带了一些衣物。

    赵明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这庄家的律师,接触的人,也都是比较有层次的,估计也没遇到这种情况,站在一边手足无措,客户安排的事情,他又不能不做,只能晏爸爸的在一边看着,习向暖则站在一边抹眼泪。

    “习夫人,您也别为难我们,这已经是庄家能够给予的最好的待遇了。”

    “放屁,你们分明就是想要逼死我们,逼死我女儿肚子里面的孩子。”

    “我说真的,这两个人都没感情了,就算这个孩子生下来,遭罪的人是谁习夫人心里也有数,不如现在好聚好散,这没结婚,还得独自抚养一个孩子,习小姐这辈子也算是完了。”

    “谁说我们没感情了!”习向暖对这话反应异常激烈。

    “事已至此,习小姐也别为难我们,也是也是拿钱办事的。”

    燕西揽着习凉站在楼梯口看了半天,“走吧!”

    “习小姐,等一下!”银行的人叫住她。

    “有事?”习凉挑眉。

    “您的行李……”那人目光落在燕西手中的旅行包上。“燕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

    “我打开,你们来看。”燕西可不想习凉的东西被人碰了。

    “这些首饰?”银行的人正在判断习家所有的家当,自然包括各类名牌珠宝。

    “这些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出资购买的,还有我母亲的一些遗物,都是留给我的东西,票根凭据都在首饰盒下压着,你们可以自行查验。”习凉语气平静。

    男人看了半天,才把票据递给燕西。“不好意思,得罪了。”

    “经理,已经盘点好了,这里是清单,还有两个保险箱打不开。”一个男人走过去,“是否现在就进行查封。”

    “失陪一下!”男人对着燕西客气的说了一句抱歉,就直接朝着赵明兰走过去,“习夫人,请问你们家保险箱的密码……”

    “你们也来逼我,你们是合起伙来,准备我们娘俩逼死是不是!”

    “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男人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比庄家的律师淡定多了。

    “你们若是再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赵明兰倒是开始耍无赖了。

    庄家的律师颇为不安的看了银行那个主管一眼,他是相当淡定了。

    “习夫人,您这样的人我见过了,本来还想给你们两天时间离开这里,根据银行规定,我们现在就要对这里进行查封,您的那些衣服首饰,我瞧着大部分也都是要充公的。”

    “你这是把我们赶出去?”

    “这是正当的执行公务,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况且就是这房子,也抵消不掉什么欠款,我们现在就是正式通知你们,你们若是拒不执行,那我们可就要打电话报警了,到时候警察了,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你们这些跟风狗,不就是看我们习家败了,就这么欺负人,欺负我们两个弱女子,你们还算个男人嘛。”

    “从我们进门开始,就是习夫人在大吵大闹,我们就是再想迁就您,这好脾气也用完了。”男人显得十分冷静。

    其实说白了,银行那边说不急着查封,也是顾及到燕西,毕竟习凉极有可能会成为燕家的媳妇儿,燕西继承了楚家的财产,楚家也有不少银行,自然多有牵扯,他们的宽限,也是给习凉的,现在燕公子亲自过来把习凉接走了,他们自然也就无所顾忌了。

    况且这习夫人撒泼耍赖的模样,看着着实让人恶心。

    “习夫人您若是拒不离开,我们只能赶人了,若是警察来了,再将您带走,我瞧着庄家应该不会再出面了。”

    “您之前在京都也算是有脸面的人,都这个时候了,也给自己留点面子,不要让人看了笑话,我们也不想为难您,我们就安安静静的完成交接,不然闹掰了,难堪得可不是我们!”

    赵明兰被他说得脸色一阵青白。

    “您不仅有个女儿,还有个公子,您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您家公子考虑吧,若是他日后有了出息,您这般作为,也是他的一个污点。”

    赵明兰身子虚晃一下。

    “阿朗——”她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习凉压低声音,微微靠近燕西,“这男人好生厉害的一张嘴。”

    燕西正低头给习凉整理物品,手指触及到一个亚灰色袋子,通过手指触感也知道这是装了贴身衣物的,心里一阵激荡,连忙将拉链拉好。

    “这些人是银行专门负责来查封催债的,自然厉害。”

    “银行还有这类分工的?”

    “自然是有的,拖欠债务的老赖不少,每年需要盘点清算的抵押房产不计其数,这敢用自己房子抵押的,自然都是没东西可抵押的,这房子几乎就是最后的底线了,自然都是寸步不让,泼皮耍赖赖着不走的人太多了,若是都如同庄家这位律师这样,银行是根本收不回房产的,派来的自然都是强势干练之人。”

    “这倒是有道理。”

    “我旗下就有几家银行,自然很清楚,走吧!”燕西提起旅行包,揽着她的腰就往外面走。

    习凉不自觉的扭头看了一眼。

    “怎么?还舍不得?”

    “总归是住了这么多年。”

    “那回头我买下来?”

    “不用!”

    “银行拍卖,这房子就算是价值五六千万,可能最后成交价都不足千万,价格方面你倒是不用担心,如果你想要……”

    “就是有些感慨,倒是没什么可留恋的。”燕西和习凉刚刚上车,准备离开,门口不知何时围了一大群记者。

    燕西委派,暗中盯着习凉的保镖立刻过来,将记者隔开,不过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拍燕西,也就是过过眼瘾。

    只是记者众多,采访车占据了半条街道,加上围观的人群,车子一时间进退两难。

    “只能等一下了。”燕西耸肩,伸手拉住习凉的手。

    习凉悻悻地一笑,侧头看着习家大门。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就看到赵明兰和习向暖拎着行李箱往外面跑,后面还有人在追。

    记者狂按镜头,一顿狂拍。

    后面的人拦住她们母女的去路,双方争执不下,行李箱被抢了过去,当着众人的面就被打开了,里面的衣服首饰落了一地,场面一度十分难看。

    外面声音太杂,习凉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从双方争执的模样来看,都是面红耳赤,习向暖一直在哭,毕竟这女人的行李箱,总是有一些比较私密的东西。

    “我的天,这银行的人是不是做得太绝了,当中打开她们的行李箱,这也太难看了吧。”

    “我说这是活该。”一侧围观群众吐槽,“人家肯定事先和她们说好的,很东西都是不能带走的,而且人家是追出来的,她们若是不想私自带走什么东西,用得着跑得这么快嘛,现在被人当众落了脸,估计这辈子在京都都抬不起头了。”

    “这东西都被倒出来了,还得自己一件一件塞回去,要是我就不要了。”

    “现在他们的银行卡被冻结,现金估计也没多少,自然是能带走就要带走了,不然怎么整,还以为自己过得是以前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啊!”

    东西落了地,银行的人衣物倒是没拿,只是从里面挑了不少收拾出来,硕大的宝石项链,还有各种耳环戒指,看得人眼花缭乱。

    赵明兰看着一边的人一一拍照登记在册,急得眼睛通红,气急败坏就要扑过去,无奈两个大汉拦着,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攒的东西尽数充公。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银行的人方才离开。

    赵明兰母女蹲在地上捡东西,记者拍了几张照片,还有人上去询问,自然又是被赵明兰一顿吼,众人觉得索然无味,很多人都已经离开,她俩跪在地上,习向暖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收拾了一下东西,忽然将东西一扔,蹲在地上,就掩面大哭。

    习凉搓揉着手指,即使心里恨毒了这对母女,可是见到这般场景,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

    人群散去,燕西也准备离开,蓝色幻影跑车缓缓路过习家院子门口,燕西忽然摇下车窗。

    习凉还没反应过来,燕西就从窗口扔了一张卡出去,习家母女一愣,看向车子。

    “这算是我感谢你们的,毕竟你们母女处心积虑想要和庄家攀关系,才让凉凉和庄玄毅彻底崩了,不然这事儿我还得好好筹划一番,虽然你们行事风格阴险见不得光,不过这事儿倒是办的不错,这是我感谢你们的,钱不多,没有密码!”

    赵明兰气疯了。

    这个燕西,简直太不是东西了,这打发要饭的嘛!

    “你这也太欺负人了。”

    “你若是这么有骨气,扔了也成。”燕西冷笑一声,要上车窗,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混蛋!”赵明兰抓起衣服就朝着燕西的方向扔过去。

    却只能看到汽车尾气。

    “啊——”赵明兰已经要彻底崩溃了。

    她还想着今天庄家律师过来,事情能够有所转机,却明想到,居然坏到了这种地步。

    “习夫人,这钱你们应该不要了吧,你们这么有骨气!”一个尚未离开的记者弯腰将卡捡起来,“燕公子出手的话,估计少说也得有个十几二十万吧,够我们两年工资了,你们这么有傲气,肯定是不会要的,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喂——见者有份啊!”周围的人打趣道。

    “走,正好收工,中午我请客!”

    “你给我慢着,那是我的钱!”他们几乎身无分文,若是一分钱都没有,如何落脚。

    “刚刚燕公子在,你们不是很有傲骨嘛,这人家打发要饭的,你们也要啊,哈哈——”男人大笑,白捡了个便宜。

    “你把卡还给我!”

    “妈——”习向暖担心赵明兰。

    而赵明兰已经扑过去和这些人扭打在一起,瞬间滚成一团。

    习向暖过去劝架,被人推开了两三次。

    等到警察过来,众人方才偃旗息鼓,可是赵明兰已经被人打得不成样子,当时下手的人不少,警察过来询问,却又无人站出来,只能要把人全部带走。

    而此刻赵明兰才发现习向暖蹲在一边的地上,疼得冷汗直流,牛仔裤已经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

    “晦气,给你!”男人将卡一扔。

    “快点帮我叫救护车啊!”

    无人理会,还是警方帮忙叫了。

    等习向暖被送到了医院,却被告知因为受到剧烈撞击,需要立刻进行手术,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她现在的情况,也无法进行药流,只能做手术,赵明兰去签字缴费,却发现卡里面居然一毛钱都没有!

    “啊——”赵明兰算是彻底崩溃了。

    燕西居然耍她,她居然为了一张破卡还在和人拼命。

    “夫人,我们已经刷了三次了,里面的确实没有余额。”护士也是一脸懵,而赵明兰蹲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大哭,毫不顾忌形象。

    医院本来就需要保持安静,没办法,只能通知保安将他们带走,只是保安没来,警方就有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将她给带走了。

    习凉收到消息,已经是午饭后了,刚刚将东西归置好,和燕西出门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得知习向暖流产,赵明兰又一次入了局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人各有命,你叹什么气。”燕西正在给她挑选杯子,看了半天,才中意了一对情侣杯,黑白底纹,简单大方。

    “毕竟和我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感慨一下罢了。”习凉看着购物车。“燕西,你是不是买错东西了?”

    “不是你说生活必需品嘛,哪样错了。”

    “我说的是我的生活必需品,为什么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

    “我好久没去住了,自然也需要购买。”

    “你也要住进去?”习凉惊呼一声。

    “我有和你说不住嘛?”

    “你……”习凉咬牙。

    “这个好看吗?”燕西掂量着手中的水杯,“我们这不过是提前进入婚姻生活,正好让你适应一下。”

    “呵呵——”习凉嘴角抽了抽。

    “等我爷爷奶奶和大伯大伯母从外地回来,我带你们和他们吃顿饭,回头就去领证,你有异议嘛?”

    “他们会喜欢我吗?”说起来她也就是和燕殊姜熹比较熟,除此之外,基本就是几面之缘。

    “你放心,只要我喜欢他们就肯定会喜欢的,你的户口本在你那儿吗?”

    “在的。”

    “那正好!”燕西挑眉,又在购物车丢了不少东西,“今天我姑姑回来,小蛮也跟着一起,你可以去她店里挑些衣服,挂我名下就好了。”

    “我可以自己去买,我自己也有积蓄。”

    “你的钱,留着自己花,和我在一起,开销自然都是我的。”

    “燕西,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的骨子里居然这么大男子主义。”

    “这不是大男子主义,只是我自己的一点小坚持,我自己赚钱养老婆有什么错,况且你不花,那钱在银行就是给死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把自己收拾得漂亮一点,我也觉得有面儿!”

    习凉轻笑。

    “我怎么有种被包养的感觉。”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的下辈子都是被我承包的嘛!”燕西轻笑,搂着她腰,啄了一口她的额角,“走吧,再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

    “那为了答谢你,晚上我下厨?”

    “今晚和姑姑家一起吃饭,你要不过来一起?”燕西刚刚就想说了。

    “改天吧,他们刚刚回来,你们家人聚聚就好,我就不过去了,而且公司还有点后事需要处理,我毕竟是习家人,脱不了干系。”

    “回头我让我的秘书过去帮你。”

    习凉点了点头。

    *

    秦序羽在机场等候室已经等了许久,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他还只能在这里等着。

    身侧的女人手机横卧,大拇指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神情认真而又专注,秦序羽拧眉,直接从她手中抢过手机。

    “嗳——最后关头了,马上就要赢了!”

    此刻手机里面传来gameover的声音,她身子一个激灵,直接跳起来,单膝跪在秦序羽的沙发上,伸手就去抢夺手机,“你倒是给我啊,你这人真是霸道,我打了半个小时了,好不容易到关键时刻。”

    “你已经玩了快两个小时了。”秦序羽拧眉,将手往后面伸了伸,女人仰着身子去夺,不自觉的身子就完全倾倒,她穿着保守的黑色的裙子,却也掩饰不住那姣好的身段,主要是此刻这种姿势,她胸前这个……

    几乎就抵在秦序羽的鼻尖,能够清晰的闻到女人身上那馨香味道,秦序羽伸手搂住她的腰。

    女人一惊,想要往后躲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秦序羽压在了面前,一个仰头,一个抬头,嘴唇就碰上了。

    “唔——”女人干脆直接放下身段,伸手直接搂住秦序羽的脖子。

    一吻结束已经是五六分钟后的事情了。

    “手机比我还好玩?”秦序羽眉头锁死,盯着她的小脸,那神情分明再说,你若是敢说出不中听的话,我就让你好看。

    “咳咳……”女人咳嗽两声,“你比较好玩。”

    “那就和我玩。”秦序羽将手机一扔。

    “嗳,我的手机!”女人有些气急败坏,秦序羽按着她的后脑勺就把她压向了自己。

    外面传来广播声,说是飞机已经到了,秦序羽方才放开手。

    女人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整理衣服,那模样显得十分紧张,还着急慌忙的从包里翻出镜子开始补妆。

    “序序,我这样可以嘛!”

    秦序羽拧眉,“我说过不许这么叫我!”

    “你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怎么翻脸不认人啊,这翻脸的速度简直翻书还快。”

    “唐若!”

    “好了,秦公子,我这样怎样,会不会很失礼。”

    “又不是没见过,你怕什么。”秦序羽失笑。

    “这次不一样,以前是以你同学的身份,现在可是你女朋友!”唐若自顾自的补妆。

    很快休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哥——”秦小蛮先冲进来,刚刚要去抱一下秦序羽,方才瞧见唐若。

    “若若姐,你也在啊。”

    “小蛮,叔叔阿姨好!”

    “嗯!”秦浥尘点了点头,手指扣在燕笙歌腰上却并未松开。

    “你俩这是在交往?”燕笙歌挑眉。

    “阿姨,您……怎么……”唐若有些脸红。

    “小羽唇边还有口红,我本来还怕小羽等急了,原来你们也挺忙的,是我担心太多了!”

    唐若嘴角抽了抽,很是没脸。

    秦序羽却伸手揩了揩嘴角,显得那叫一个淡定自若。

    ------题外话------

    今天是纪录片《二十二》上映的日子,要是关注新闻微博的亲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描述的是慰安妇幸存者的生存现状,有条件的可以去电影院支持一下。

    面对伤痛,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这类题材在国内真的很少,而且电影上映之时,国内幸存之人只有9个了,而且全部票房也会捐给那些老奶奶,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

    大家反映新书找不到,我在这里说一下哈,系统同步比较慢,潇湘的读者,网页版的搜索“月初姣姣”会有新书推荐,或者客户端的用户,可以在现在这本书的下面往下拉,拉到作者写过哪些书,就会看到新书了。

    腾讯的小可爱们,新书还没有同步过去,所以目前腾讯云起搜不到,真的对不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