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 楚家兄弟,实行A计划

正文 30 楚家兄弟,实行A计划

    燕殊等人出去才长舒了一口气,顺手把门给带上。

    姜熹一脸促狭,“你这一回来,怎么总是撞破小孩这些事。”

    燕殊白了她一脸,揽着她的肩膀就往楼下走,“看样子得通知大哥和叶子早些回来了?”

    “不过看小北那样子,似乎不是很乐意的样子。”

    “你就等着瞧好了。”

    燕茴已经看傻了眼,之前就是听说,可是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小董,确实厉害。

    “我滴乖乖!”燕茴感慨。

    “嗯?”

    “小董这也太生猛了,她这是来道歉的还是来占便宜的?”燕茴咋舌。

    战扬揉了揉她的发顶,并不多说什么。

    而此刻燕北冥的房间,关小董双手撑在燕北冥的胸口,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燕北冥眉头紧蹙,忽然一翻身,直接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啊——”关小董惊呼一声,下一秒钟,下巴就被燕北冥捏住。

    “关小董?你是压我上瘾了嘛!”

    “我没有。”关小董咬了咬嘴唇,“昨晚的事情……”

    “嗯?”燕北冥目光落在她青春稚嫩却又带着一丝不符合她年龄的妩媚小脸上,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一点一点揉捏下巴上的软肉,目光从她细长的眉眼移开,秀气的鼻头,还有被咬得越发红润的嘴唇。

    “具体说一下,你都做了些什么!”

    “就……”关小董身子被压着,他身上有好闻的沐浴露味道,“把你带到宾馆,然后扒了你的衣服!”

    “就这样?”

    “还亲了几口!”

    “几口?”

    “好几口!”

    “这里?”燕北冥手指触碰她的嘴唇,关小董松开贝齿,他的手指微凉,她的嘴唇灼热,“亲了?”

    “嗯!”

    燕北冥压低身子,吻住她的嘴唇。

    关小董猛地攥起手,身子忽然就紧绷起来,他的吻来得轻柔,就像是羽毛轻柔的拂过她的嘴角,微微张嘴咬住她的嘴唇,一点一点啃咬着。

    “下面你亲了哪里?”

    “我就……”关小董嘴巴一张开,燕北冥眸子眯着,灵活的舌头便直接钻入她的口腔中,那种男人的气息霸道却又强势,瞬间就占领了她所有的感官,燕北冥手捧着她的脸,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吻,他俩都没有经验,所以都略显被动,都在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什么。

    直到关小董回过神,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燕北冥的嘴角。

    “唔——”关小董舌头一痛,被强迫着与他纠缠在一起。

    “你还亲了哪里?”燕北冥附在她的耳边,声音粗重。

    “就……”关小董还能感觉到嘴唇边都是他的味道,气喘吁吁。

    燕北冥的手指从她的脸,抚弄到她的领口,手指在领口游移,她的衣服是v领,所以领口位置距离胸部很近,关小董浑身紧绷起来,看着燕北冥,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你知道我身上被你搞成什么样了吗,你也想那样?”

    “小北哥……啊——”关小董话音未落,忽然脖子上一疼,燕北冥低头咬住她脖子上的软肉。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牙齿咬紧,顿时呼吸变得异常急促,伸手拽住了燕北冥的胳膊。

    燕北冥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嘴上的力度却没停。

    “嗯?”关小董闷哼一声,咬着嘴唇,让自己叫得小声些。

    燕北冥松开牙齿,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关小董嘴角忽然溢出一点轻吟,燕北冥身子瞬间紧绷起来,手指按着她的肩膀,抬头看着关小董。

    “小北哥,疼——”

    “关小董,你若是敢再有下次,我就直接把你……”燕北冥拧眉,看着她忽然溢满了水光的眼睛,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你哭什么?”

    “疼啊!”而且这一下子来的猝不及防,她抬手擦擦眼底的水光。

    燕北冥无奈,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我都没对你如何,你就给我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是我欺负你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燕北冥看着她视死如归的模样,扑哧一笑。

    他倒是真的有那个想法,只是看到她可怜兮兮的站在自己面前,心里又软了几分,此刻心里那点不舒服早就消失殆尽了。

    他好歹是个男人,居然醉酒被一个女人给……

    说出去自己还有没有脸了。

    燕北冥直接翻身离开,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关小董,不许再有下次了。”

    关小董有些诧异,就这么完了?

    他还以为他会把她暴打一顿来着。

    她歪头看着他的侧脸,翻了个身,“你不生气了?”

    “你想我如何生气?”燕北冥伸手捏了捏眉心,侧头看着关小董。

    关小董咬了咬嘴唇,“小北哥,你喜欢我吗?”

    关小董一直追着跑,她的那点心思其实谁都知道,只是她却从来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而已。

    燕北冥压着眉心,看着她小心却又迫切的眼神,喜欢?

    关小董就是顺着心意随口一问,只是燕北冥盯着她看了半天,却看得她越来越没底,心头也越来越慌,直到过了两分钟,关小董直接坐起身子,爬下床。

    “小北哥,昨晚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你这就算是原谅我了吧。”

    燕北冥不作声。

    “那我先回去了,刚刚的话,你就当我什么都没问,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关小董不等燕北冥反应就直接往外面冲,不给他一点说话的机会。

    等燕北冥从床上爬起来,这丫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燕北冥走到窗边,很快便看到关小董的身影,正在门口和两个女保镖说着什么,有些不太情愿的上了关家的车子。

    “哥——”燕秋白忽然出现在门口。

    燕北冥盯着车子消失得方向,并未回答她的话。

    “你把小董怎么了?”燕秋白走到窗边,伸手就把窗帘整个拉开,“想看就正大光明的看,你躲什么啊,还透过窗帘缝隙看。”

    “你怎么来了?”

    “小董刚刚哭着跑出去了,我过来问问你,你怎么她了。”

    燕北冥手指僵硬,哭了?

    “哭得那叫一个可怜。”燕秋白无奈的摇头,“这丫头从小就爱粘着你,她对你的那点心思,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给个痛快话啊。”

    “算了,不和你说了,我还得出去排练,票呢,我是给你了,给不给小董,你自己看着办!”燕秋白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往外面走。

    燕北冥走到桌子边,捏着演出票,眼底蕴蓄着一丝不为人知的暗潮。

    他其实活得太刻板太理智,每一步都是按不就按,小心翼翼,生活得一丝不苟,他的人生就像是被他早就规划好的一张蓝图,关小董却是个没有一点逻辑的人,活得自由洒脱,几乎做什么都可以打破他既定的生活规划。

    他早就习惯了,生活里只有自己,而她则是多出来的一个异数。

    以前关小董上初高中,关戮禾对她约束比较严格,所以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如现在这般频繁,但是她现在频频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甚至开始搅乱他的生活步骤,这种生活失序的感觉,让他有些慌乱。

    关小董坐在车里,不停拿着面纸擦眼泪擦鼻涕,擦完就扔在车里,这眼看着一整包面纸都被她用完了。

    “小姐,您别哭了,这世上好男人多得是,您又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副驾驶的保镖开口。

    “是啊,这小北少爷是不错,可是也太不懂风情了。”

    “就是啊,三番两次让你难受。”

    “你们懂什么,小北哥是最好的!”关小董擦了擦通红的鼻子。

    “可是强扭的瓜不甜啊。”

    关小董冷哼,“或许应该实行a计划了。”

    “a计划?”两个人拧眉。

    关小董拿起手机,找了半天,才找到号码。

    电话也是打了好几遍,那头才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

    “喂——”男人声音透着一丝不悦。

    “嗯?一大早的,你居然还在睡觉!”关小董蹙眉,“你是猪嘛!”

    “我擦——”男人抬手看了看腕表,差点从床上跳起来!“我擦——关小董,你特么的知道我们f国现在几点嘛,现在是凌晨啊,我不睡觉还能干嘛啊。”

    “我忘了,我们有时差。”

    那人长舒一口气,“你最好是有要紧的事情。”

    “你们哥俩儿过段时间不是要到京都嘛?”

    “你又想干嘛?”男人声音透着一丝警惕。

    “瞧你这话,我们什么关系啊,我还能坑了你不成。”

    “你和燕小茴联合起来,坑我的次数还少嘛,我跟你说,这次回去,大哥是有要紧事,你少来捣乱。”

    “什么事啊。”

    “反正你不用知道。”男人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就是……”关小董粗略的说了一下她的计划,那头的男人沉默了半天,“关小董,你是准备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

    “你到京都的吃喝拉撒本小姐全包,还有免费导游。”

    “可这是刀口舔血,一不小心割了舌头,不划算。”

    “楚冽,你是不是我兄弟,这点忙都不帮。”

    “我的关大小姐,你丫这么猛,直接去把小北哥直接上了不久一了百了了嘛,还需要计划!”楚冽声音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以为我没干过嘛!”

    “我擦,你牛!”

    “就是被我爸抓包了,刚刚要进行到重要一步!”

    “刺激不!”

    “滚犊子你!”关小董冷哼,“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啊。”

    “预计是后天。”

    “这么快。”

    “大哥说前些日子和廷煊叔叔有个项目,正好廷煊叔叔最近逗留京都,他就要过去一趟,我爸妈许久没看到姑姑了,正好让我带些东西给姑姑,大哥那性子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的,要是等他去拜访姑姑,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这倒也是。”关小董咋舌,“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等你们到了,我去机场接你。”

    “别,大小姐,我还不想死的这么早。”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儿,楚冽,你小心我……”

    “反正横竖都是死呗。”楚冽叹了口气。

    “乖乖从了本小姐,否则,我就把你5岁还尿床的事情昭告天下!”

    “我的姑奶奶,我从了你还不成嘛。”楚冽无奈的叹了口气,挂了电话,憋屈了半天,实在睡不着。

    半夜的古堡有点阴森,虽然走廊亮着壁灯,因为周围都暗灰色的色调,所以显得阴鸷了一些,楚冽打了个哈气,挪着脚步往下面走,忽然看到客厅坐着一个人,把他吓得半死。

    “我的天,大哥,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在这里干嘛呢!”楚冽拍了拍胸脯,他穿着一身黑,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着实吓人。

    楚冽直接走到周边,拿着玻璃杯倒了一大杯水,喝了大半,才稍微舒服一些,“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还在看资料?”

    桌上放着好几个茶色文件。

    “没有。”

    “工作是做不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而且这次和秦家的合作,听爸的口吻不是搞得差不多了嘛。”

    “嗯。”

    “那你又在看什么?”楚冽直接走过去,准备看文件,却被他一把夺了过去,楚冽手指尴尬的僵在半空中。“呃……什么机密文件吗?”

    “去睡觉。”他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容置喙。

    “小气,我是你弟弟,又不是什么商业间谍,你躲着我干嘛啊。”楚冽轻哼,靠在沙发上,“我是被小董的电话给吵醒的,你说你干嘛非要把自己搞得这么忙,这些日子和秦叔叔谈合作,已经这么耗费心神了,和廷煊叔叔的案子爸不是说可以往后推嘛。”

    “你这性子,如果不是事情堵到门口,你是不会解决的。”

    “呃——”楚冽轻轻咳嗽一声,“那也没必要这么赶啊。”

    “我自有自己的考量。”

    “算了,反正我是懒得和你说,小妹最近缠着小蛮姐,一直陪着她住酒店,怎么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要不是每天都有人报告她的行程,我都觉得她要消失了。”楚冽这口气听着倒是酸得很。

    楚濛一共生了两子一女。

    他动作比关戮禾快多了,所以长子比关小董还虚长了几个月,而二儿子,就是隔了一年就出生了,本来这就足够了,只是看着别人家都有个丫头,楚濛心里也痒痒的啊,总是惦记着这一点,隔了几年后才生了这么个小女儿。

    楚家上下自然是十分疼爱。

    “小羽哥前些日子回京都了。”

    “嗯。”

    “听说过些时日燕家的小白姐要在京都巡演,所以秦叔叔他们准备回去捧场,他们也好久没回京都了,估计还要逗留一阵儿。”

    “我知道。”男人摩挲着文件,眼底透着一丝耐人寻味的暗潮。

    “那我们需要去捧个场嘛,好歹也是亲戚一场。”

    “我已经搞到了票。”

    “哥,你可真是神速啊!”楚冽喝了口水,“对了,小蛮姐她们明天一早就走,爸说明天去送一下,你过去嘛?”

    “不去!”

    “之前谈生意你和小蛮姐不是处得不错嘛!”

    男人抬头看了楚冽一眼,他悻悻然的缩回脑袋,放下水杯,“我去睡觉,你也早点休息。”

    等他离开,男人才幽幽的松开文件,扔在桌上,从文件里滑出几张照片。

    *

    燕西已经到了习家。

    习家门口听了好些车子,上面还有银行的logo标志,习家门口也是围堵了一圈人,这边住的也都是有钱有势之人,这习家本来在这片也算是大户,所以忽然败落人们难免唏嘘,却也有不少幸灾乐祸之人到这里来看笑话。

    燕西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激烈的争执声。

    “这个我不同意,你们庄家也太欺负人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们习家没有男人嘛。”赵明兰的声音尖锐,带着一点歇斯底里。

    “这是我们和庄夫人商量好的,您若有什么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

    “什么商量,我女儿肚子里好歹也是庄家的骨肉,这活生生一条生命,是能用金钱衡量的嘛!”

    “妈,你别说了,这么多人在呢!”

    “就是有这么多人在,我才要说,好让大家评评理,我要让大家看看,这庄家是如何欺负人的,不就是看我们习家完了,以前说好要和我女儿结婚的,现在算是怎么回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嘛!”

    门外的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听说这庄家已经悔婚了,就连肚子里面的孩子都不要了,也是心狠。”

    “若是娶了这样的女人回家,再有个这样的庄母娘,那庄少爷的一辈子才算是彻底毁了。”

    “这话说得也不错,其实庄少爷长得一表人才,和习大小姐倒是很般配,也不知道当时被什么猪油蒙了心,怎么会看上二小姐,长得娇弱,却没福相。”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人家习大小姐被燕公子相中了,以后自然是荣华富贵不在话下的,自然更不稀罕庄家了。”

    “所以这人的命运真的不好说!”

    燕西已经抬脚进入习家客厅,庄明兰母女站在一边和庄家的律师争执,把那个男人的衣服都被拉扯得不成样子,完全没有大家主母的样子,习凉则是安静的坐在一边,正在和习家的律师说话,无非就是讨论一下自己之前继承的遗产问题。

    “燕公子!”认得燕西的人喊了一句,众人这才将视线齐刷刷的投射到燕西身上。

    “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燕西直接朝着习凉走过去。

    “燕公子!”张律师直接起身,显得有些紧张。

    “你们继续聊。”

    “聊得差不多了,习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我电话。”

    “谢谢!”习凉从他手中接过名片,方才侧头看着燕西,“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去处理小董的事情?”

    “这事儿得她自己处理,我也帮不上忙,你们家估计这两天就会被查封,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带你回家住一阵儿。”

    “我租房子吧,总是住在你们家也怪不方便的。”习凉说到底还是觉得欠了燕家许多,现在他俩就是在交往,就总让燕家帮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这是我爸妈的意思。”

    “那也不太好,我也不是没钱,我先去租个房子住下。”

    “你一个女生租房在在外面住,你让我怎么放心,难不成你这是变相的邀请我去和你同居?”

    习凉愕然,“你想得太多。”

    “你一个人住在外面太危险。”燕西转念一想,“不如你去我们家在市区的别墅,有两栋,不过都没人住,东西也都一应俱全,空着反正也是空着,那边安保很好,而且舅舅也住在那边,还能有个照应,你若是执意去外面租房子,我就只好和你搬出去了!”

    “那房租怎么算!”

    燕西忽然压低声音,附在她的耳边,“我会从你身上慢慢讨回来的!”

    ------题外话------

    楚家和秦家的就是出来先露露脸,小辈全部都写的话,我估计有得没完没了了(捂脸),好多人说没看到他们两家的,所以安排出来露露脸哈,嘿嘿

    最近鼻炎发作了,搞得偏头痛,难受得要命,哎……我妈建议我去开刀,我可不敢去,难道没有什么特效药嘛,我吃过不少,感觉都免疫了,效果不太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