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 机关算计,反误了卿卿性命(二更)

正文 29 机关算计,反误了卿卿性命(二更)

    习家

    习凉本来打算再睡一会儿,却接到了公司律师的电话,无非就是习耀邦被抓了,现在公司完全就是资不抵债,银行的人已经进驻公司,公司现在彻底停运。

    “公司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习凉掀开被子下床。

    “是因为总裁以个人名义贷款,现在银行要去家里核算一下他的个人资产,可能要对你们现在住的别墅进行估价,可能过段时间你们就要从别墅里面搬出来了。”

    习凉拧眉,“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一个小时后吧。”

    “我知道了。”习凉挂了电话,心头一片荒凉。

    简单洗了个脸,边往楼下走,看到那母女坐在沙发上,仿若石像,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双眼通红,面色惨白。

    习凉自顾自的去厨房找吃的。

    就好像习家发生的一切都置身事外一般,冷静得不像话。

    “臭丫头!”赵明兰冷哼,“现在傍了大款,自然是不会管我们的死活。”

    习凉充耳不闻,懒得理会她们,从冰箱拿出牛奶,刚刚准备倒入杯中,习向暖忽然朝着跑跑过来,习凉次不及防,手中的牛奶就被她打落在地上,溅了一地的白浊。

    “你做什么!”习凉拧眉,手上都是奶渍。

    “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我完了,整个习家都完了。”

    习凉轻哼,“习向暖,你完了和我有什么相干的,你是我的谁啊,这么多年,看在父亲的份上,我容忍了你,你也别太过分,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我爸的继女,算不得是习家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叫嚣。”

    “谁说我不是爸的女儿!”习向暖冷哼,“我告诉你,我是我爸的亲女儿,亲生的!”

    习凉拧眉。

    目光直直射向赵明兰。

    “行了,向暖,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

    “你说你是我爸亲生的?”习凉拧眉。

    “这么多年,你都没发现吗?爸那么疼我,甚至为了补偿我,我说起喜欢玄毅,他就义无反顾的将这门亲事给了我,你还不明白吗!”

    习凉深吸一口气,“我的婚事?”

    早些是因为习凉本就不喜欢庄玄毅,所以对婚事本就不上心,此刻却觉得心里怪难受的。

    “我们去洗个脸,待会儿庄家的人要来了,还得商量个对策。”赵明兰拉着习向暖就往楼上走。

    她是个聪明人,习凉背后有燕家撑腰,和她硬碰硬不划算。

    “慢着!”习凉挡在两个人面前,“这话匣子既然已经打开了,那就说清楚吧。”

    “有什么好说的。”赵明兰拧眉。

    “她就比我小了一岁,她若是父亲的亲女儿,那么你就是破坏我父母婚姻的小三?”

    “你放屁,我爸妈是真心相爱的。”习向暖拧眉,“是你妈横在中间。”

    “对了,这是小三最喜欢用的说辞,你们是真心相爱,就有理由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了,按照时间推算,你们是在我母亲怀孕时候勾搭在一起的,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习凉轻哼,“我真的很想问你一句,你说一个女人得有多么不要脸多么缺男人,才会去勾搭一个有妇之夫啊。”

    “习凉,你妈在世的时候,我并没有破坏你的家庭。”

    “哦,你就是和我爸睡了,还给他生了个孩子,别的什么都没做。”

    “你……”

    “我妈去世就大摇大摆的进了我家大门,占了我妈的一切,这叫什么都没做?”

    赵明兰自知理亏,气得直冒火,却又无话可说。

    “不过你们倒是亲母女,以前用这招拴住了我的父亲,现在又来教女儿这么做,准备继续攀高枝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要脸这种东西,也是可以遗传的!”

    “习凉!”习向暖气结,抬起手就要去打她。

    习凉反手一推,习向暖关了好多天,又一夜未睡,弱不禁风,被她一推便摔在了地上。

    “习凉,你也太过分了,你别以为仗着有燕西撑腰,就能这么欺负人!”

    “我欺负的就是你,怎么着!”习凉冷哼,“以前看在父亲的份上,我也给足了你们面子,不与你们计较太多,那不代表我就真的那么好欺负。”

    “你别做得太绝!”赵明兰咬牙。

    “是你们欺人太甚,以前我不懂,现在知道了,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赵明兰,我告诉你,你就算穿得再华贵,保养得再年轻,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小三的事实。”

    “那我现在也是你的母亲!”

    “所以说你不要脸啊!”

    “习凉,我和你拼了!”习向暖说着要从地上爬起来。

    “还有个事情我一直没有和你说!”习凉挑眉,“关于庄玄毅……”

    “你又想说什么,向暖和玄毅已经这样了,你还想作妖?”

    “我只是想和你们说一下,并不是你们从我手中抢走了他,而是我习凉不稀罕,那种软骨头,送个你们好了,母女两个人都和没见过男人一样,庄玄毅那样的人,还配不上我,我扔了的东西,你们抢着捡,就送给你们好了!”

    “啊——”习向暖大喊一声。

    “妹妹,别激动,肚子里面还有孩子了,若是孩子没了,你要拿什么威胁庄家啊,你就不能和你妈一样了,呵——”

    “你个小贱人!”赵明兰说着朝着习凉扑过去。

    习凉躲开她尖锐的指甲,抬手朝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赵明兰被她彻底打懵了,就是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习向暖也是一脸懵。

    “赵明兰,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的后妈,在这个家的地位,你还不如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好歹是习家名正言顺的长女,你是个什么,我以前让着你,不代表我真的脾气好。”

    “等你爸回来,我让他打死你这个死丫头!”赵明兰捂着脸,生疼。

    “有本事让他来啊,口舌之快谁不会逞!”

    而此刻外面传来车声,习向暖以为是庄家的律师来了,连忙拽住赵明兰的衣服,“妈,怎么办啊!”

    “慌什么,怎么说你肚子里还有庄家的孩子,你若是执意留下,他们还敢对你如何不成!”

    只是律师进门,却是熟面孔。

    “张律师?您怎么?”

    赵明兰话音未落,就看到他后面还跟着穿着整齐工作服的十几个工作人员。

    “夫人。”张律师走过去。

    “你们这是来做什么?”

    “三天后,房子将被彻底抵押给银行,可能要麻烦你们搬出去。”

    “不可能,这个房子是我的!”

    “习总当时给银行贷款,抵押的是自己的全部资产,包括这套房子。”张律师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这里面是当时签署的复印件,你可以看一下,里面几乎囊括了习家所有的资产,除却当年习家老太太留给大小姐的部分不动产,那是直接挂在大小姐名下的,习总没有处置权。”

    赵明兰接过文件,仔细看过去,身子趔趄一下,险些栽倒。

    “这……”

    “现在需要盘算你们夫妻到底有多少资产?银行那边也好做准备。”

    “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我的啊,凭什么现在要被冻结抵押。”

    “是你的东西,可是那也是从公司里面拿的钱买的,这么多年好日子过惯了,一朝被打回原形,不舒服了?”习凉轻嘲。

    “这些虽然是挂在您的名下的,但是都是在你们婚后买的,百分之七十是从公司拨款,还有一部分也是你们的夫妻的共同财产,若是这些资产全部盘算出来,还是抵消不了债务,您恐怕还得背负债务。”

    “不可能!”赵明兰身子颤抖,捏着文件,“到底欠了银行多少钱。”

    “欠款自然还包括利息,而且习氏已经入不敷出,已经等待别人收购,如果那人开价高一些,可能还能有一些转圜余地只是没人要,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这些都是习耀邦欠的钱,和我有什么相干的!”

    “你们是夫妻,这理所当然!”

    “离婚……”赵明兰声音颤抖,“我要和他离婚!”

    “呵呵——”习凉冷笑,眼中尽是嘲讽,“你是法盲嘛,就算离婚了,你也得帮忙还清债务!”

    “对!”赵明兰指着习凉,“她是习耀邦的女儿,她有钱,老太太给她留的房产地契都很值钱,包括f国的那处老宅,她应该帮忙还钱的!你们为什么不找她要。”

    “你可真是个法盲,在法律上,子女是没有义务给父母偿还债务的。”习凉双手抱胸,看着她着急上火的模样,甚是快意。

    “如果说这笔债务是因为习总生病,或者是用于一些家庭大事而欠债,作为子女帮忙还债责无旁贷,但是这些并不是。”张律师沉声道。

    “怎么可能,父债子偿,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你是旧社会出来的吗!”习凉冷哼。

    “不过这里确实还有一份文件是给大小姐的,只是前段时间公司事情太多,我一直没有来得及和您说。”

    “什么?”

    “之前二小姐准备和庄少爷订婚,所以习总已经将他的所有财产进行了切分……”

    “我怎么不知道!”习凉一记冷眼射向对面的两个人。

    赵明兰不去看她的眼睛。

    他们确实私底下已经达成协议,而且请了律师公证。

    习凉翻阅着财产切分协议!

    里面包括了习耀邦名下的各种动产不动产,最过分的是里面还包括了公司的股份,母亲去世之后,她名下的股份就全部转移给了习耀邦,现在他居然连母亲那份也都给了他们,习凉心头无端升起一股邪火。

    看时间日期,也就是半个月之前。

    “你们可真是厉害,居然背着我,把财产都分割了。”

    “你手中有老太太留给你的那么多财产,你还稀罕这些嘛。”赵明兰冷哼。

    此刻习凉倒是佩服起了奶奶的先见之明,也可能她早就察觉到了父亲的异样,才给自己安排了后路吧,前些时日习耀邦还假惺惺的询问自己打理这些遗产有没有问题,需不需要帮忙,看来是打起了奶奶遗产的主意。

    “都是习向暖和习朗,你这如意算盘打得真不错。”

    “向暖当时要嫁给玄毅,我和你父亲商量了,也是为了给她撑门面。”

    “这倒是真的,一个继女,还想嫁入豪门,可不得好好撑撑门面嘛!”习凉将文件往桌上一扔,“原来人家早就将自己排除在外了。”

    “其实这也不算是坏事。”张律师无奈的摇头,“这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这话怎么说?”

    “这份协议书当天就具有法律效益,根据法律规定,你们子女是没有义务给父母偿还债务的,不过作为配偶有这个义务一起承担责任,而作为继承了习总财产的二小姐和少爷,也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债务,所以这债务的偿还人,不仅仅是夫人您,还有二小姐,以及少爷!”

    此刻她们是彻底懵了。

    “天道好轮回,且看苍天饶过谁!”习凉冷笑,“真是机关算计,反误了卿卿性命!”

    “我连财产一分钱都没看到,凭什么要我还钱。”

    “你确实继承了他的财产,自然也得承担债务,所以从今天开始,您和少爷名下的所有财产也将会被冻结,实在不好意思。”

    “那她……”赵明兰指着习凉,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小姐若是愿意,自然也是可以帮忙还债,不过这得看她自己的意愿,无人可以强迫她,因为她并没有接受习总的任何财产,包括公司股份,所以……”张律师咳嗽一声,“没她什么事。”

    “算来算去,本来你们是想挖了个坑,让我跳进去,没想到却把自己给埋了,这种结果,你们料到过没!”习凉哂笑,一脸嘲弄。“据我说知,公司资不抵债,就是加上你们名下那几千万的资产,也根本不够抵消的,你们就准备一辈子打工还债吧!”

    “我不要,不要——”赵明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就不用还债了。”

    “什么!”赵明兰眼睛放光。

    “债务人死了,债务会跟着消失!”

    赵明兰双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习凉无视习向暖的大喊大叫,倒是张律师没办法,给她们拨打了120。

    习凉看着桌上那份财产分割协议,真的是心如死灰。

    习耀邦是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女儿啊,之前总觉得让燕殊出手,有点狠,心里总觉得有些歉疚,现在却觉得没有半点愧疚。

    她不稀罕他的任何财产,只是瞒着自己将财产分割完了,这是压根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啊,既然这般,自己又何必觉得愧疚呢!

    *

    燕家

    燕西正在客厅和燕殊聊天,接了电话,知道银行的人已经去了习家,抄起车钥匙就往外面走。

    “急着干嘛去啊。”

    “银行去习家清点资产,估计很快就要把她家别墅给查封了,我接她过来。”

    “那快点去吧。”姜熹连忙打发燕西出去。

    正好撞到迎面而来的燕茴等人。

    燕西看着关小董,憋着笑,“呦,来领死了?”

    “我是来谢罪的。”

    “你就不怕小北让你以死谢罪?”

    “这个……”关小董咬着嘴唇,“应该不会吧!”

    “快上去吧!”燕西拍了拍她的肩膀。

    关小董顶着燕家人揶揄的目光缓缓踏上了楼梯,脚步沉重。

    燕北冥在房间等了许久,这丫头,十分钟都不要的路,怎么二十分钟了,还没上来。

    燕北冥已经等不及收拾她了,直接开门出去,关小董就站在门口,显然已经犹豫了很久。

    “嗨,小北哥!”关小董挥手。

    “进来!”燕北冥你扭头往里面走。

    关小董一脚踏入他的房间,他的房间就和他整个人一样,全部都是颇具现代感的冷色调,几乎都是青灰色为主,没有一点多余的摆设,只有床头一副硕大的大海油画,让房间显得有了些生气。

    “把门给我关上。”

    “哦!”关小董步伐沉重,根本不敢挪过去,转身关门。

    “反锁!”

    关小董听话的给房门落锁。

    一转头,燕北冥正坐在一个灰色的座椅上,双腿随意的交叠,手指抚弄着膝盖,将衣服上的一丝褶皱抚平,目光灼然的落在关小董身上。

    她今日穿了一个简单的牛仔短裤配白t,显得干净清爽。

    “过来!”燕北冥朝着她勾了勾说。

    关小董手指暗暗搓动,“小北哥,我错了。”

    “你先过来!”燕北冥继续勾手。

    关小董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步往他面前挪。

    燕北冥忽然起身,直接朝着她走过去,关小董下意识的往后退。

    “你别过来!”

    “你还知道躲!”

    “小北哥……”关小董可怜兮兮的开始求饶。

    燕北冥却忽然按住她的肩头,伸手就把她推到了柔软的床上。

    关小董身子颠了一下,眼前一花,再反应过来,燕北冥已经欺身压下,双手撑在她的两侧。

    关小董看在近在咫尺的人,忍不住吞咽口水,真的长得很好看。

    燕北冥看着她又盯着自己发呆,嗤笑。

    “关小董!”

    “在!”

    “你死到临头了知道嘛。”

    “我知道,我错了,我是来负荆请罪的!”

    “那你还有心思盯着我看!”

    “反正都要死,临死之前多看两眼也是撞到了。”

    燕北冥轻笑。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关小董手心攥出细汗。

    “小北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没忍住!”

    “你是女流氓吗,什么叫做没忍住!”

    “是你太好看了。”

    “别找理由!”

    “我其实也没做什么。”关小董小声嘀咕。

    “嗯?你再说一遍?”

    “没到最后一步,你还是完璧之身!”

    “你……”燕北冥气结。“我的身上,你还有哪里没摸过,你这丫头,哪里来的胆子!”

    燕北冥抬手就冲着她的脑门狠狠弹了一下。

    “啊——”关小董吃痛,立刻伸手捂住脑袋。“疼——”

    “你还有好意思喊疼。”

    关小董捂着脑袋,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其实也没有摸遍?”

    “什么?”

    “我比较害羞,所以那个地方我没有……”

    “啊——”关小董话没收完,又被燕北冥弹了一下!

    燕殊等人就在外面,听着里面关小董的惨叫声,自然很是担心。

    “门锁了!”燕殊拧眉,“从里面反锁,要是也打不开啊!”

    “小北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吧!”姜熹一脸担忧。

    “再不行,就直接撞门!”燕殊暗自点头。

    “你别打了,虽然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我不后悔,我就是想上了你怎么了!”关小董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你这丫头!”燕北冥气结,朝着她的脑袋瓜狠狠敲了两下。

    这总是朝着一个地方打,关小董眼泪都被弹出来了,忽然手一推,就被身上的人推开,腿一伸,直接骑在了他身上。

    “你就算是打我,也换个地方啊,疼死啦!”

    “砰——”燕殊破门而入!

    这个姿势……

    “你们继续!”燕殊伸手示意身后的人离开。

    “小董,厉害!”燕茴咋舌!

    “不是,我……”关小董愣住,看着身下已经要抓狂的男人。

    “你还不给我下去!”燕北冥咬牙。

    ------题外话------

    关小董怎么说都是关家的女儿啊……啧啧,怎么可能不生猛!

    算了,小北啊,你干脆从了她得了!

    燕小北:(╯‵□′)╯︵┻━┻

    *

    新书求收,月初坑品绝对有保证,还没有收藏的快来收藏啊!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娇妻撩人】

    媒体采访

    “顾小姐,请问您觉得您是凭什么搞定了叶九爷?”

    “美色吧”

    “听说他有些性冷淡,你们夫妻关系和谐嘛?”

    顾华灼挑眉,日日下不来床,夜夜合不拢腿,这叫性冷淡?

    当晚回家,顾华灼勾着叶九霄的脖子,“亲爱的,你说你为什么喜欢我?”

    “身子够软,嘴够甜,花样够多……”叶九霄眸子幽深,这妮子又在惹火,“那你喜欢我什么!”

    “腰好,肾好,体力好!”女人娇笑,吻住他的薄唇,某人立刻反客为主,他素来是个实干派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