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 乖乖送上门,命不久矣

正文 28 乖乖送上门,命不久矣

    燕茴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床沿,有些恼怒的瞪了战扬一眼,“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我怎么在你家?”战扬伸手出去。

    燕茴拽住他的手,身子都没站直就被战扬一把扯到了怀里,“唔?”燕茴扭了扭身子,“你做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还敢说,昨晚我给你打电话,你在酒吧喝多了,我就过去了啊。”燕茴挣脱他的手,一屁股坐在床上,“喝得烂醉,酒吧距离这边最近,我就先把你拖到这里来了。”

    “昨晚……”战扬揉了揉眉心,“好像是喝得有些多。”

    “都醉得不省人事了。”燕茴轻哼,“以后不许喝那么多。”

    战扬轻笑,坐到她身边,“你一个人扶我回来的?”

    “不然呢!”

    “你这小身板……”

    “你少看不起人!”燕茴冷哼。

    战扬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战扬!”燕茴忽然想起个事儿,跪在床上,死死盯着他,“你老实说,你除了我,有没有吻过别的女生?”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那个是我的初吻吗?”

    “可是你的吻技不错啊。”

    “这算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嘛。”战扬嘴角上扬。

    “可是我在你的u盘里看到了一些……”

    战扬脸一僵,慢慢由白转红,轻轻咳嗽一声,“其实那个东西吧……”

    “一百零八式,你小子可以啊!”燕茴直接搂住他的脖子,“你老实说,你看了多少。”

    “也没看多少,那不是我的,是别人给的。”

    “谁会给你这种东西。”燕茴咋舌,“战扬,你变了,居然会和我撒谎了。”

    “我真没有。”战扬忽然侧头看着她,“你是不是看了?”

    “我……”燕茴语塞,“那个,我就是检查一下而已。”

    “检查了多少!”战扬目光幽邃。

    “咳咳……”燕茴清了清嗓子,“我去洗漱一下,赶紧回去吧,不然我爸妈该着急了……”

    燕茴说着就要往洗手间走,战扬长腿一伸,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骨节分明的手直接按住洗手间的门,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看得燕茴心里有些发黄。

    “你想干嘛,战扬,我跟你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昨晚要不是我,你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呢!”燕茴冷哼。

    战扬哂笑,“你慌什么?”

    “我哪里慌了!”

    “那你跑什么啊,我们可以再讨论一下那个一百零八式!”战扬靠近她的耳朵,呵了口热气,燕茴心里一紧,然后就要把他推开,战扬自然不会让她逃脱,动作敏捷的拽住她的手,燕茴和他争执不下,整个人往后靠,战扬生怕她摔着,微微往后靠了靠。

    燕茴小腿碰到床沿,整个人往后一坐,偏生战扬先她一步,这好死不死的就直接坐到了战扬的腿上。

    双手被战扬紧紧束缚着,两个人前胸贴着后背,男人的呼吸就在她的耳侧,一点一点,仿佛在侵蚀她本就脆弱不堪的神经。

    “小茴——”战扬看着她红得滴血的耳朵,本来就是过来逗逗她,可是此刻胸口发紧,尤其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模样,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将她耳垂卷入口中。

    “唔——”燕茴身子一僵,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干,整个人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浑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他的身上,被战扬拽住的手腕火烧火燎,战扬指腹粗粝的搓揉着她细软白嫩的小手,“嗯——”

    燕茴发出一声娇颤。

    一股热浪直冲战扬的大脑,他松开燕茴的手,燕茴此刻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整个身子都是酥软的,只能勉强靠着战扬的身子支撑自己,战扬的手缓缓摸到她的腰上,伸手就把她紧紧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个姿势,两个人最亲密的部位都紧紧贴合!

    燕茴不偏不倚的坐在他的腿上……

    她的脸瞬间爆红,大脑告诉她,该跑了,战扬双手按住她的腿,不许她动弹分毫。

    手指若有似无的拂过她的皮肤,他的手指灼热,带着无法忽略的热度,耳朵的酥麻感,让她整个人大脑都无法思考,那种酥麻感,就像是有源源不断的电流窜过身子,心跳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战扬!”燕茴咬着牙

    “嗯?”战扬声音低沉嘶哑,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他身体已经有了反应,燕茴自然不敢再继续了。

    “我们……”燕茴舌头打结,不知道该说什么,却把小脸憋得通红。

    “别动。”战扬声音透着一丝无奈,把头埋在她的颈窝,“让我抱会儿,待会儿就好了。”

    “嗯。”燕茴自然是不敢乱动,这点常识还是有的,此刻若是乱动,无异于是引火烧身啊。

    战扬本来以为靠着自己的自制力,很快就能消弭那种冲动,可是他错了,那是以前,现在怀中抱着如此软玉温香,那种冲动非但没有消弭,反而变得越发强烈。

    战扬忽然抬手把燕茴推了过去,直接冲到了洗手间。

    “战扬?”燕茴一脸懵,看着洗手间的门被一把合上,神色迷茫,过了半晌才忽然笑了出来。

    靠得那么近,过了许久,她还觉得那种体温和热度都在。

    战扬在洗手间磨叽了太久,燕茴只能去隔壁燕西的房间洗漱了一番,两个人磨叽了一个多小时才出门,刚刚准备开车回去,就瞧见楚衍正在他家二楼阳台,冲着他俩挥手。

    两个人只得过去打招呼。

    “没吃饭吧?吃了早饭再走。”轩陌已经准备了早餐。

    “麻烦轩叔叔了。”燕茴真的饿了,自然不客气。

    “呦——小两口起床啦!”楚衍从楼上下来。

    “舅舅,胡说什么呢!”燕茴红着脸坐下。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小年轻会折腾到中午才起来呢。”楚衍坐在轩陌身边,顺手从轩陌盘中拿过一块三明治就往嘴里塞。“没想到起得这么早?”

    “舅舅,你真的想多了。”燕茴无语,这个舅舅,就没有一点长辈的样子。

    “你俩昨晚没发生点什么?”

    “他都醉成那样了,还能发生什么啊。”燕茴白眼。

    “呦,听你这口气,你似乎很期待发生什么啊,战扬,听着没,以后机灵点!”

    战扬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啊。”燕茴冷哼,“不过昨晚还得谢谢舅舅和轩叔叔,不然我可弄不动他。”

    “你小子昨晚还吐了我一身。”楚衍拧眉。

    “楚叔叔,对不起!”

    “嗳——等会儿!”楚衍拧眉,“你和小茴都这样了,怎么还叫叔叔,跟着她喊我一声舅舅。”

    “这……”战扬犹豫两秒,“舅舅。”

    “舒服!”楚衍一脸满足。

    燕茴放在桌下的腿,抬脚就去踹战扬,却被战扬直接夹在了腿中间,动弹不得。

    “唔?”燕茴拧眉,狠狠瞪了战扬一眼。

    战扬自顾自的吃东西,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对面的两个人同时抬头看了他俩一眼。

    “啧——年轻人啊,一大早的就如此有活力。”楚衍咋舌。

    战扬方才松开腿。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轩陌拿着果酱,慢条斯理的涂抹着面包。

    “我就是感慨一下而已!”

    “我能理解我,你说我老了吗!”

    “我绝对没有,阿陌,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楚衍忽然有些慌。

    轩陌笑得狡黠,楚衍伸手揉了揉额角,完蛋了,这家伙笑成这样,绝对没好事。

    刚刚吃完早餐

    “轩叔叔,我帮你收拾吧。”这还没把燕茴娶回家,还得不断刷存在感啊。

    “不用了,你俩先走吧。我正还有事情要和你们舅舅讨论一下。”轩陌明显就是要送客的架势。

    “你不是说你早上要去医院嘛!”楚衍脑子转得飞快准备寻个由头跑路。

    “下午再去。”轩陌笑了笑。

    “那我俩先走了。”燕茴拉着战扬就往外面跑。

    “小茴,我好久没看到姐了,我和你……”楚衍还没出去,大门就被轩陌一把合上,从里面反锁起来。“回房!”

    “阿陌,这一大早的,不好吧。”

    “我去收拾东西,给你三分钟,不然我就自己动手了!”

    “我自己去!”楚衍面如死灰的往楼上走。

    燕茴车子刚刚开出市区,便接到了关小董的电话。

    “喂,小董。”燕茴按下免提,将手机放在车前。

    “小茴,救命——”

    “怎么啦?”

    “我爸不许我出门。”

    “为什么啊?”

    “这事儿说来话长,现在有个十分紧迫的事情要你帮忙。”关小董在房间来回踱步。

    “你说?”

    “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刚刚出了市区,正打算开车回家啊。”

    “你来我家,就说约我出去玩,你过来,我爸肯定放行。”

    “没问题啊。不过你昨晚不是和小北哥在一起嘛,怎么回家去了。”

    “我都和你说了,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小北哥喝多了,我差点把他强了,被我爸撞破了!”

    “吱——”燕茴误把刹车当油门踩了,幸亏这里是郊区,不然就得酿出大祸了,燕茴打着方向盘,将车子靠边停下。

    “关小董,你疯了啊。”

    “哎呀,我爸把我禁足了,我现在出不去,可是刚刚小北哥给我电话里说,我要是不去负荆请罪,他就要过来捉我。”

    “我跟你说,你就是去负荆请罪,也得脱层皮。”燕茴咋舌,“你是真心厉害啊,这事儿也干得出来,佩服!女侠,受我一拜。”

    “行了你,别耍贫嘴了,你快来接我,我正好去你家赔罪。”

    “我马上过去,不过姑父放不放行,我就不能保证了。”

    “你快来吧,我只能找你救命了。”关小董急得要哭了。

    挂了电话,她就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两个女保镖。

    “小姐!”

    “我要下楼吃饭。”

    “请!”

    然后后面就多了两个尾巴,而且是在家,她也跑不掉,心里郁闷的很。

    在家还给自己安保镖,爸爸怎么想的。

    董风辞正打算出门去公司,关戮禾手里给她提着包,准备送她出门。

    “爸妈,早!”

    “醒了?”关戮禾拧眉。

    “爸,我在家,又不会出什么事,你别让两个姐姐跟着我了,怪别扭的。”关小董咬着嘴唇,“我在家挺安全的。”

    “以后你上学出去她们都跟着你。”

    “爸,我都这么大人了,肯定不会出事的。”

    “你当然不会出事!”关戮禾轻哼,将外套抖了一下,给董风辞穿上,“我是怕别人出事。”

    “那个……”关小董咬紧嘴唇,“您这样说你女儿,真的好嘛?”

    “呵——你平时刷卡我都没怎么在意,昨晚就是心血来潮,大半夜的去酒店开房,我要是不过去,你是打算上天是不是!”

    “我又没翅膀,怎么可能上天,我就是想上小北哥……”

    “你这丫头,你又给我顶嘴,我……”关戮禾气结。

    真的,这要是不亲闺女,他真的要把她直接掐死。

    “行了,小董,别惹你爸生气。”

    关小董撅着嘴巴。

    “谁给你的狗胆!”

    昨晚回来他就要训斥这丫头的,董风辞和关苏拦着,说太晚,让孩子先睡,害得他气了一晚上,根本没睡着。

    “还不是你惯的,你还敢说,这丫头这般无法无天你有很大责任。”董风辞轻哼,“小董,你快去吃饭。”

    “吃不下!”

    “你别给我装可怜。”关戮禾冷哼,“我告诉你,以后你去哪儿她们都给跟着,寸步不离。”

    “难不成我上厕所洗澡都要跟着嘛。”

    “都是女人,你怕什么!”

    “你有本事在一大群人面前洗澡上厕所啊。”

    “你给我过来!”关戮禾气结,直接坐到沙发上,“赶紧过来。”

    “这一大早的,你干嘛呢!”董风辞叹了口气。

    关小董走过去,刚刚要坐下,就被关戮禾呵斥住了。

    “谁让你坐了,给我站着,你有资格坐嘛。”

    “妈——爸,好凶。”

    “你这丫头也是活该,你爸说你,你就受着,别顶嘴。”董风辞坐到关戮禾身边,“你也口下留情。”

    关戮禾劈头盖脸冲着她就是一顿臭骂。

    一想到昨晚自己看到的画面,自己女儿那如狼似虎的模样,燕北冥被她脱得仅剩一条内裤躺在床上,完全就是砧板上的肉啊,燕北冥浑身上下更是不能看了,关戮禾只要想到这个画面,脑仁儿就不停抽动。

    关戮禾说了十几分钟,总算是停下了。

    “你知错了没!”

    “嗯,知错了。”关小董咬着嘴唇。

    “错在哪儿!”

    “我下次不刷卡了,付现!”

    “关小董!”关戮禾气疯了。

    “爸,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了,我真的错了,以后绝不这样了,真的,我保证,我发誓!如果再有下次,我就……就……”

    “知道错了就行,去吃饭吧。”董风辞拍了拍关戮禾的后背,给他顺气。

    “待会儿小茴要来找我玩,我……”

    “不许出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小算盘,我告诉你,不许!”

    “爸,难不成我上学都不行啊,而且她们两个还跟着我,我能去哪儿啊。”

    “是啊,戮禾,你也不能把她一直关在家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站在她那边的。”关戮禾冷哼。

    “她俩一直跟着小董,还能出什么事啊。”董风辞附在关戮禾耳边,“燕北冥肯定已经醒了,就他那个脾气,小董现在过去就是去送死,这丫头衣服执迷不悟的模样,让她去燕家吃点苦头也好,姜熹和燕殊都在,她还能掀起什么大浪嘛,你就别担心了。”

    关戮禾挑眉,这个倒是真的,她这臭脾气也只有在燕北冥面前才会变得乖巧,让他治治她的臭脾气也是好的。

    *

    燕家

    燕秋白昨晚排练到后半夜,早上起得比较晚,一出门就看到女佣从燕北冥房间出来,提着编织篮,里面都是燕北冥换下来的衣服。

    “我哥回来了?”

    “少爷正在洗澡。”

    “这个……”燕秋白瞥到了什么,伸手捏起篮子里的衣服,袖口有一串英文字符,“这不是小西哥的衣服吗?”

    “嗯。”

    燕秋白拧眉,他那种重度洁癖症患者,怎么可能会穿别人的衣服啊。

    她直接推门就往燕北冥房间走。

    燕北冥冲了一个小时的淋浴,又泡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身上都是自己熟悉的沐浴露味道,方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只是一看到镜子,整个人顿时又黑了脸,关小董,你最好早点过来负荆请罪。

    燕北冥推门出去,就看到燕秋白正坐在他的凳子上,手中翻着一本医学杂志,她也看不懂,就是浏览了一些图片。

    “哥。”

    “嗯。”燕北冥擦着头发。

    “你昨晚怎么没回来?”

    “喝多了。”

    “稀奇啊。”燕秋白笑了笑,“我过来给你送票,过几天的公演,你可一定要抽出时间过来。”燕秋白将两张门票放在燕北冥桌上。

    “怎么给我两张?”

    “另外一张是给小董的。”燕秋白正将门票放在显眼的位置,压根没注意到自家哥哥那瞬间阴沉的脸。“你俩不是天天见面嘛,我最近太忙了,压根没空见她,你若是见到她了,正好送给她,座位是一起的,你们还可以坐在一起。”

    “恐怕她去不成了。”燕北冥拧眉。

    “嗯?”燕秋白狐疑的看着燕北冥,“怎么了?那天她有事?”

    “不是。”

    “你俩有约会啊。”

    “她……”燕北冥冷哼。“恐怕命不久矣!”

    燕秋白看着他瞬间变得有有些鬼畜的脸,心里一阵恶寒,这小董是怎么惹着自家大哥了。

    “等会儿……”燕秋白直接走到燕北冥面前,“哥——我的天啊,你昨晚都干嘛去了。”

    “我什么都没干,别看了。”

    “你昨晚……”燕秋白秀气的眉头拧起,“哥,小董这么喜欢你,你可别在外面乱搞啊。”

    “你觉得可能嘛。”

    “这倒也是,你这洁癖程度,估计也看不上外面的那些女人,你这满身吻痕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完就可以走了!”燕北冥一脸凝色。

    燕秋白咋舌,“反正我的票送来的,你记得带她来就成。”

    燕北冥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车声,他走到阳台,看到燕小茴那辆骚气的红色法拉利缓缓从远处驶过来。

    车子停住,燕茴和战扬同时下车,从后面下来一个小女人。

    燕北冥眉头紧蹙。

    呵呵——

    可算是来了。

    关小董下意识的看向燕北冥房间所处房间位置,四目相对,她顿时紧张起来。

    燕北冥裹着黑色的睡袍,站在阳台上,目光灼然,即使相隔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他真的生气了。

    燕北冥勾着嘴角,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燕茴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董,希望还能活着看到你。”

    ------题外话------

    小北,肥肉送上门了……

    你吃不吃!

    燕小北:呵呵,塞牙!

    关小董:……我的肉很嫩!

    燕小北:(一记冷眼)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