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 干了票大的,小妞儿太生猛(三更)

正文 27 干了票大的,小妞儿太生猛(三更)

    习家客厅

    燕西起身,将面前的文件拾掇起来,搂着习凉的肩膀,睥睨了一眼一侧抱成团哭的母女,眼中掠过一抹讥嘲。

    真是活该!

    “走吧,我们回房。”燕西口气温柔,心下却打起了小算盘,正好可以趁机进入闺房也不错,到时候……

    嘿嘿嘿!

    “到底怎么了?”习凉一脸懵,她下楼的时候,只听到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却没看到庄家母子,“她们什么时候出来的,不是说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吗?”

    “有人保释了呗。”燕西轻笑。

    这对母女被抓,庄家承受了不少压力,婚约问题,又没有法律效力,还不是想反悔都成,只是习向暖肚子的孩子真的是个问题。

    习凉转念一想,便知道定然是庄家人。

    “怎么哭成这样?”

    “可能刚刚出来,太激动了,喜极而泣!”

    那母女听了这话险些吐血。

    喜极而泣?

    这人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走吧,我们上楼。”燕西搂着她的肩膀就往楼上走,正眼都不去瞧她们。

    “庄伯母是不是和她说什么了,哭成那个惨样。”习凉顺手从燕西手中将文件接过,放在桌上。

    “你怎么不猜是庄玄毅?”

    “首先呢,我下楼的时候,你就说庄伯母是干大事的人,况且庄玄毅那性子,我还是了解的。”

    “他也算是你的前任未婚夫啊,前面有这样一个前任,我都觉得丢人。”

    习凉白了他一眼,这人是把自己看得多高啊。

    “要是习向暖没有勾引他,你俩是不是已经订婚结婚了?”

    “不可能。”习凉语气肯定,没有一丝犹豫,这让燕西十分高兴,就应该是这个态度。

    “理由?”

    “首先就是我俩都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庄玄毅事业有成……”

    “什么有成,就是一点小成就而已!”

    “是,您才是事业有成!”习凉无语,这人怎么什么都要和他比,“事业上倒是还可以,但是他骨子里其实并没有男人该有的硬气。”

    “嗯哼,这点我同意。”若是个汉子,之前在习氏他怼他的时候,直接过来给他一拳,燕西都能对他刮目相看,私下也不为难,虽然是情敌,这个情敌他瞧不上。

    “他养成这样的性格,其实也是有理由的,庄伯母是个十分强势的女人,什么都要插手,虽然庄玄毅看着很独立,其实背后少不了有庄家的影子,而且从小性子就有些软弱,不敢反抗他母亲的,这种妈宝男,就算再好,我也不会要。”

    “你倒是看得清楚。”燕西坐到她的床上,习凉刚刚显然已经睡着了,床上还残留着热度。

    “而且在他的认知里,我和庄伯母是一种人,强势独立,他被他妈压迫了一辈子,怎么可能再找一个母老虎压自己一辈子。”习凉耸肩。

    “这也是他妈喜欢你的理由吧。”

    “可能吧,我又不是他妈,就算在一起,也做不到给他擦屁股。”习凉无所谓的一笑。“习向暖就不同了,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

    “在她哪里找到了作为男人的尊严和被尊重的感觉。”燕西边说,边脱衣服。“不过她是准备借由孩子套路庄家,却没想到庄夫人更是厉害,直接把她给套路了,啧啧……”

    “你干嘛啊?”习凉双手抱胸,看着已经将鞋子外套脱掉,趴在自己床上的男人。

    “睡觉啊。”燕西说得理所当然,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的位置,“快来。”

    “你去睡客房。”

    “若是一个小时之前,我就去睡客房了,可是现在那对母女回来了,我得保护你。”

    “我会把门反锁起来,不碍事,不用担心。”习凉指了指大门,“不早了,燕公子,请吧。”

    “就算你不担心自己,也得担心一下我啊,你看我长得如此秀色可餐,那个习向暖刚刚被甩,要是忽然扑向我怎么办,你就不担心啊。”

    “能被别人抢走的东西,就根本不属于我。”

    “你不怕我失身?”

    “燕西,你能别搞笑嘛,就你……”习凉哂笑,“你不去招惹她就不错了,她哪儿敢来动你啊,行了,赶紧起来吧,我要睡觉了!”习凉说着伸手就去拽他。

    燕西是打定主意不走,无论她怎么拽都没用。

    “燕西,你别闹。”习凉话没说完,手腕被燕西拽住,整个人跌在他身上,“唔——”下巴磕到他的胸口,真硬。

    习凉双手撑在他的胸口,准备爬起来,燕西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嘴角噙着一抹坏笑,俯身吻住她的嘴唇,轻啄了两口,就这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还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你说庄玄毅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习凉轻笑,微微仰着头,啄了一口他的嘴唇,“你这样的。”笑得像个偷腥得逞的小猫,挠得燕西心里痒痒的。

    他俩的互动,习凉一直很被动,这般主动亲了自己,倒是让燕西有些愣神,习凉嗤笑,仰头吻住他薄薄却又炽热的唇……

    燕西撑在她头部两侧的手,忽然一松,改为直接禁锢住她的脑袋,用力吻下去……唇舌纠缠,空气中都变得香甜暧昧起来。

    习凉被动的仰着脖子,燕西吻住她的眉心,眼睛,鼻头,继而又细细密密吻住她的嘴角,直到灵活的舌头将她的耳朵卷入口腔,习凉发出了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燕西修长的手指,摸到她的领口,伸手解开一颗纽扣,直接吻住她的脖子。

    他的吻细密缠绵,习凉觉得自己快被一股热浪扑面,她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不属于她了,全身心都是属于这个男人的……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燕西才从她身上翻身下来,“我去洗个手,你要不要一起……”

    习凉滚进被子里,不去看他。

    他俩刚刚都做了些什么,他怎么能……

    “我先洗手,你待会儿还是洗个澡吧,毕竟……”燕西挑眉。

    “不许说!”习凉拿起枕头扔过去,燕西一把抱住,放在一边的桌上,轻笑一声,转身进入洗手间。

    简直疯了!

    习凉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找了换洗衣服,这人简直是个……

    习凉想起刚刚的事情,仍旧是面红心跳。

    燕西从洗漱间出来,手中自己那条浅黄色的毛巾,正慢条斯理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嘴角还噙着一抹玩味的坏笑。

    “要不要一起洗?”

    “让开!”习凉推开她就往洗手间走,她觉得以后都无法再直视他的手指了。

    燕西手机忽然响起来。

    “喂,妈——”

    “小西,小茴和你在一起嘛?那丫头,打她手机也没接。”

    “她还没回家?”燕西看了看腕表,快十点了。

    “回来一趟,晚饭也没吃就跑了。”

    “打电话问过战扬了嘛。”

    “他也不接电话,真是反常。”

    “那就正常了,既然两个人都没接,那肯定是在一起了。”

    “小北也没回来?都不知道干嘛去了。”

    “妈,您操心这么多干嘛,也都不是三岁小孩了,懂分寸的。”

    “最好是!”

    燕西摩挲着手机,战扬这小子动作这么快?

    等习凉出来,燕西靠在她的床头已经睡着了,她站在床头一边擦头发一边盯着他看,小时候明明胖乎乎,长大以后居然也可以如此帅气,难怪网上都说,胖子都是潜力股。

    习凉从柜子里拿出一条空调被,给他盖上。

    “一起睡!”燕西忽然睁开眼,一把将她扯到自己怀里,“别动,我不碰你。”

    “嗯!”习凉挪动了一下身子,缩在燕西怀里。

    她很早就自己一个人睡觉,本来还以为身边多了一个人会睡不着,没想到一夜好梦。

    第二天还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燕西拧眉,看了看腕表。

    这是哪个倒霉催的,六点多就打电话来。

    嗯?

    小董?

    “喂——”

    “小西哥,你在哪儿呢!”

    “床上。”燕西搂着习凉,一脸餍足的吻了吻她的发顶。

    “小北哥回家了没?”

    “这一大早的,你就来问我这个啊。”燕西叹了口气,“我没在家。”

    “我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你说!”

    “你能回家给小北哥拿几件衣服,然后送到xx酒店,xxxx房间。”

    “嗯?”燕西忽然来了精神,“关小董,你俩昨晚干嘛了。”

    “我俩能干吗啊,我在家呢。”

    “也是,姑父怎么会允许你在外面过夜啊,那不还得把整个京都掀起个底儿朝天。”

    “小西哥,拜托。”

    “小北昨晚没回家,在宾馆住了一夜?”

    “就做完小北哥和战扬、昭觉他们喝多了,我本来是打算送他回家的……”

    “一不小心送到宾馆了!厉害啊,关小董!”

    “小西哥!”关小董急得跺脚。

    “不应该啊,就冲着你对燕小北那种饥渴的状态,你不把他啃了,留着他过年啊,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可能放过。”

    关小董嘴角抽了抽,“我对他有那么饥渴嘛。”

    “呵呵,你自己看不到,恨不得把他吃了。”

    关小董沉默。

    习凉睁开眼睛,刚刚要伸手揉眼睛,燕西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

    “唔——谁啊,这一大早的。”

    关小董愣了一下,“啊——”

    燕西拧眉,“别叫了。”

    “小西哥,你和凉凉姐,不对,你和嫂子,你们两个……”

    “你居然还有心情八卦,你和小北怎么回事,你不和我说清楚,我是不会出面的,你这丫头要是得罪他了,谁过去都是送死。”

    “小西哥,你最疼我了。”

    “少来这套,老实交代!”

    关小董没办法,只能把昨晚的事情如实交代了!

    习凉靠在燕西胸口,可以清晰地听到关小董声音,诧异的抬头看着燕西。

    燕西实在没憋住,笑了半天。

    “关小董,你真不愧是关家的女儿。”

    “你还打趣我。”关小董急得跺脚。

    “你整天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燕小北身后,姑父一直觉得你不像是关家的女儿,啧啧,你可以啊,这不出手就罢了,这一出手,就干了这么一票大的,可以啊。”

    “哎呀,小西哥,小北哥有洁癖,我把他衣服都扯坏了,他肯定要疯的,你去安抚他一下。”

    “你这是让我去送死啊。”

    “不会的,别人就算了,你嘛,小北哥不会!求你!”

    “你是想让我去给你侦察敌情吧。”

    “拜托,到了那边和我说一下他到底怎么样了,我爸把我禁足了,不许我出门。”

    “估计怕你出去,直接就把燕小北给办了,厉害啊,小妞!”

    “你就别闹我了。”

    “行,我帮你跑一趟。”燕西挂了电话,忽然翻身就把习凉按住。

    嘴唇还没落下,习凉就捂住嘴巴。

    “没刷牙呢!”

    燕西轻笑,吻了吻她的眉心,“看你吓的,我出去一下,你再睡会儿,醒了别忘了吃早饭,不想待在家,就给我电话。”

    “你把我当小三岁小孩呢。”

    “小心点那对母女,不然你换衣服和我一起出去?”

    “算了吧,我可不想去宾馆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还是自己去吧。”

    “那行!”燕西起身,衣服没脱,披了外套,简单洗漱了一下便出了门。

    一下搂,就看到坐在客厅的母女,一夜没睡,眼睛都肿了,这两个人不会疯了吧,好恐怖!

    燕西直接出了大门,也没理会他们。

    这个点商场也没开门,不过去酒店要路过公司,他直接去自己公司拿了一件备用的衣服,就直奔酒店,他都能想象得到此刻燕北冥是个什么模样。

    其实此刻燕北冥已经醒了,第一感觉是头疼。

    第二个感觉就是……

    他浑身上下居然仅穿了一条内裤!

    他掀开被子,深吸一口气,谁能告诉他,他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若不是房间床上并没有欢爱过的痕迹,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强了,但是自己身上这些猩红的痕迹又是什么,一看就是被人用嘴巴给嘬出来的……

    嘴巴?

    燕北冥一想到有人碰过自己的身子,顿时一阵恶心。

    他的手指颤抖,颤颤巍巍的掀开被子,努力给自己进行心里疏导,缓缓从床上下来,地上还有他的衣服,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

    他弯腰将衣服捡起来,都是褶皱,他都能yy到,自己的衬衣昨晚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他深吸一口气,那上面居然还有红色的东西……

    他放在眼前,细看,口红?

    果然昨晚房间是有女人的。

    裤子也被丢在了一边,燕北冥咬牙,身子战栗,手脚僵硬的进入浴室,浴室很干净,一看就是并未有人用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镜子中的人,顿时更是一阵恶寒。

    自己身上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

    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他此刻内心已经彻底崩溃了,他皮肤很白,所以一点红痕都看得十分明显,这细细密密的,这到底是谁,要对自己干嘛!

    燕北冥拧开淋浴,开始不断地冲洗身子。

    这又不是附着物,你能擦掉,这吻痕根本弄弄不掉,他把皮肤都搓红了,还是觉得不干净。

    “shit!”燕北冥咬牙,别让他抓到是谁!

    果然自己就不能喝酒。

    忽然外面有点动静,燕北冥关掉淋浴,过了浴袍往外面走。

    燕西站在房间门口,四目相对!

    “扑哧——”燕西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燕北冥拧眉,“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点衣服,你有洁癖,这些衣服你应该不会穿嘞,总不会穿着浴袍出去吧,小心再被警察抓了,说你是变态。”

    燕北冥脸阴沉得能滴出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哈?”燕西一愣,“咳咳,你先换衣服,别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昨晚谁把我带到这里的。”

    “小北,你先别激动,你也没什么损失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损失?”燕北冥挑眉。

    燕西知道自己说漏嘴,略显尴尬,“房间虽然有些乱,但是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生了什么啊,你要是真的被人给强了,就你这性子,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吧,还有心情洗澡?”

    “别转移话题,你从谁哪儿知道的。”

    “小北,你先别激动,换衣服吧,虽然是我的,不过我都没穿过,吊牌都没剪掉。”

    “是不是关小董!”燕北冥不做他想。

    就冲着燕西过来,就一定是熟人作案。

    “其实吧,小董也不是故意的!”

    “就这样,还不是故意的!”燕北冥忽然扒开浴袍领口,燕西本来以为就是脖子上的一点红痕,没想到身上更是……

    厉害了!

    “哇——你昨晚都经历了什么?”

    “我特么的要知道,我还在这里问你嘛?”

    “冷静哈,冷静!”燕西安慰他,将衣服放下,“其实你也没什么损失啊。”

    “呵呵,因为那个人不是你。”

    一想到自己躺在床上,被人把衣服给扒了,还被人折腾成这样,他就浑身冒火。

    “那丫头人呢?”

    “在家吧,昨晚她是有点想法,不过姑父及时出现,阻止了她。”燕西摸了摸鼻子,又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的胸口,真的有点不忍直视啊。

    小董啊,你也太生猛了有木有。

    “呵——”燕北冥冷哼,扯过袋子,将衣服拿出来,飞快的床上。

    “我靠,腿上也……”

    “给我转过去!”燕北冥冷哼。

    燕西立刻乖乖背过身。

    燕北冥骨子里面坏着呢,这平时开开玩笑就算了,他还是第一次看他如此模样,分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整个身子都忍得发抖。

    只是关小董还是个女孩子嘛,她还以为就是身上,没想到腿上也没放过。

    老厉害了。

    燕北冥换上衣服,虽然不合身,却也勉强可以穿。

    “车钥匙!”燕北冥走到燕西旁边,伸手。

    “小北,那丫头垂涎已久,也不能怪她把持不住。”

    “车钥匙,给我!”

    “你冷静点,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我保证好好说,车钥匙!”

    “你要去关家?”

    “先回家。”

    “那我和你一起。”燕西可不敢让他单独行动,这家伙虽然在笑,可是分明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行。”燕北冥轻笑。

    燕西打了个冷战,关小董,你自求多福吧,这事儿我帮不了你。

    燕北冥拿起放在床头的房卡就往外面走,燕西赶紧跟上这人现在可是极度危险啊。

    一大早酒店人并不很多,燕北冥走到前台,“退房。”

    “好的。”前台小姐多看了他们两眼,却被燕北冥一记冷眼心爱的手一抖,房卡都掉在了地上。

    “先生,这是票据还有房间押金。”小姐将东西放在台面上。

    燕北冥低头看着那个票据上面的签字,关小董!

    “咳咳——”燕西咳嗽一声,立刻将票据拿过去,“走吧,赶紧走!”

    其实那位前台根本没注意到燕北冥脖子上的异样,主要是两个人长得太好看,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已,太吓人了吧。

    燕西一边开车,一边看着燕北冥。

    他坐在后面,神情严肃,盯着窗外,一路上都没说话。

    停在一个红灯路口,燕西摸出手机给关小董发了个信息。

    “通风报信?”

    燕西吓得手机都掉了。

    “你说什么?”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一个小时之前。”

    “她打电话给你的?”

    “小董还是挺关心你的,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她就是太喜欢你了。”

    “嗯!”燕北冥随口应了一声,燕西咋舌,这家伙估计要把关小董给拆了吧。

    关小董一收到燕西的电话,就慌了。

    完蛋了!

    昨晚要是事成就算了,就怕这种,完了!

    小北哥会杀了她的。

    她立刻给燕西打电话。

    燕西哪里敢接啊。

    “怎么不接?”后面传来阵阵寒气。

    “公司的电话,不想接。这一大早的,真是烦人。”

    “小董的吧,给我!”

    “小北,你冷静点,回头我就去帮你教训那丫头,太无法无天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电话给我!”

    “好!”燕西把手机递过去!

    燕北冥划开接听。

    “小西哥,你真的要救我,我是真的没把持得住,你也知道,我看到小北哥就忍不住了,而且他昨晚喝了点酒,真的很诱人。”

    “关小董!”

    关小董听着那声音,吓得手一松,手机掉落。

    电话那头传来幽幽的声音。

    “关小董,到我家负荆请罪,或者我去你家找你,随你选,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你死定了!”

    “小北哥……”她捡起电话,人家已经挂断了。

    “小北,毕竟是个女孩子,给她点教训就行,你也别太……”

    “你看这是女孩子干得出来的嘛?”燕北冥轻哼。

    燕西没话说。

    关小董也真是的,你有本事就把他给拿下啦,这吊在这儿,不是找死嘛!

    燕北冥回到家,非一般的往自己房间冲,一边脱衣服,一般往浴室跑,仿佛身上有什么蛇虫鼠蚁一样。

    “怎么回事啊?”燕殊正在晨练。

    “就出了点事情。”燕西嘴角抽了抽。“关小董那丫头太厉害,昨晚趁着他喝多了,差点把他给办了。”

    “真不愧是关戮禾的女儿,厉害。”燕殊挑眉。

    “燕小北要疯了,我看他杀了她的心都有。”

    “小北喝多了,那小茴呢!”

    “还没回来啊。”燕西一心扑在燕小北的事情上,倒忘了自己的亲妹妹。

    “他们不是一起的吗?”

    “没有啊。”

    “昭觉在廷煊那边,廷煊早上来了电话,不过小茴并不在。”

    “他不会和战扬……”燕西拧眉,“这丫头有这个胆子?”

    “我派人找一下。”燕西捏着眉心,昨晚到底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啊。

    *

    战扬早就醒了,生物钟到了。

    燕茴却还睡得深沉,她翻了个身,砸吧一下嘴,抬脚踢了踢被子,有点热。

    总觉得不太舒服,燕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忽然看到一张放大的人脸,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下去!

    ------题外话------

    虽然是被占了便宜,但是小北也没吃亏啊,就是小董真的有点生猛啊,不愧是关家的人!

    燕小北:你再说一句?

    我:今天心情不错!

    关小董:小北哥?

    燕小北:你还不赶紧给我滚过来!

    我:嗯,滚去床上躺好!

    燕小北:……

    燕小西:瞎说什么大实话,哈哈……

    *

    新文持续求收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现任家主,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强势惯了,谁都知道我霸道又自私,尤其护短。”

    顾华灼,顾家低调认回的大小姐,长得漂亮,小嘴儿更是伶俐,“我这人性子霸道,我的东西,你但凡伸只手过来,我就能让它有去无回,尤其在男人方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