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 色胆包天,变成自己的男人

正文 25 色胆包天,变成自己的男人

    魅色酒吧

    关小董瞧着燕北冥,就直接跑了过去。

    “小北哥?”关小董抬手把他扶起来。

    燕北冥已经睡得昏沉,完全不省人事,自然无法回答他,脸上染上一层绯色,倒是格外诱人,关小董伸手准备把他扶起来,奈何燕北冥身材高大,而且比她重了许多,这整个人都未曾离开座位,关小董就被拖着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

    “嘶——”额头磕在他的下巴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妈呀,好疼。

    关小董揉着下巴。

    “嗯?”

    燕北冥虽然醉得不省人事,可是基本的痛觉还是有的,他难受的挪动身子,关小董刚刚要起身,就被他整个人拽到了怀里。

    “唔?”关小董的腰被他紧紧搂住,动弹不得,整个身子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趴在他身上。

    这边的燕茴怒气冲冲的盯着战扬。

    战扬打了一个酒嗝,身子摇摇晃晃,伸手按住一边的柱子,才勉强稳定身形。

    “嗝——”战扬有一个酒嗝,酒气全部撒在燕茴身上。

    “混蛋,战扬,你真是……”燕茴指着他,气得要死,“我真是看错你了……”

    “小茴?”战扬眯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伸手要去摸她的脸,可是面前有好多个人,手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

    “我本来以为你就是私底下闷骚一点,没想到啊,u盘里面私藏那些东西就算了,你居然还在酒吧厮混,你简直是个混蛋!”

    战扬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眼神迷离,俯身……

    “啵——”

    燕茴一愣,带着一点酒气,轻轻柔柔,丝丝甜甜的吻。

    “你……”燕茴指着战扬,“你给我让开,我要看看那个野男人是谁!”燕茴伸手推开他,燕昭觉半边身子趴在桌上,另外半边身子跪在地上,显然已经喝得断片了。

    “这个……”关小董白天是和燕昭觉见过的,衣服觉得熟悉。

    “野男人!”燕茴冷哼,抬脚就把他踢翻!“我……擦——”

    “噗——”关小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燕昭觉啊,我就和你说了,战扬根本就不是那种人,你还非要过来,他们肯定就是几个人出来喝点酒而已,你真的是想太多了。”

    燕茴悻悻地缩回脚,暗自庆幸燕昭觉喝多了,不然真的要闹笑话了。

    “小茴——”战扬从后面一把抱住她,就像是一条大狗一般的蹭了蹭她的脖子,带着浑身的酒味,弄得燕茴很不舒服。

    “你给我让开。”燕茴低头要将他钳在自己腰上的手扯开,可是这人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弄不开,“战扬……”

    “嗯?”战扬侧头吻了吻她的脖子,嘴唇炽热,弄得燕茴很不舒服,而且他整个人还压在自己身上,简直重得要死。“小茴,我喜欢你……”

    喝得有点多,嗓子嘶哑,张嘴咬着她的耳垂,声音侬软,听得燕茴整个身子都酥了,而他抱着她,还一直蹭来蹭去得,弄得燕茴很不自在。

    “战扬?你先放开我。”

    “我不要,我要抱着你,一直抱着你!”

    “小董。”燕茴一把拍开他还蹭着自己脖子的头。

    “嗯?”关小董已经从燕北冥身上爬起来。

    “我送战扬回去,要你送小北哥回家?”

    “好!”关小董小手还被燕北冥紧紧攥着,不肯松手。

    战扬虽然喝多了,可是走路一点问题都没有,她一边哄着,一边将她拐骗到了车上。

    她刚刚将他放到后备箱,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费力的将他的腿全部搬到车内,抬手把门给关上。

    “呼——重死了!”燕茴抬了抬手,顺便看了看腕表,八点多?

    廷煊叔叔会不会在家啊?

    要是被他看见,该不会以为自己把他给带坏了吧,燕茴本就有点怕沈廷煊,犹豫了一下,干脆把他直接带到了市区的房子,据说这里是爸妈最终情归的地方,她上初高中过来住过几年。

    因为在市区,开车不到十分钟。

    好不容易将车挺好,燕茴伸手把战扬从车里拖出来,拽着他往别墅里面走。

    打开门,她整个身子承受着战扬的重量,抹黑去找灯。

    按了半天,才猛然想起,因为很长时间不来,电闸是拉掉的,“我去——”燕茴咒骂一声,落地窗帘全部拉起来,摸不透风,幸亏从别墅顶部的小天窗透过一点月光进来,燕茴依稀可以将客厅内情况分辨清楚。

    “怎么喝了这么多!”燕茴拖着战扬往沙发走。

    只是脚忽然被地上的地毯一绊,整个人直接往前栽去。

    “啊——”燕茴惨叫一声。

    战扬顺势倒在她身上。

    “战扬,等你醒了,我不折腾死你,我就不信燕!”燕茴咬牙,“我的胸啊,好痛……”虽然地毯很厚很软,可也很疼啊。

    燕茴艰难的翻身,和战扬几乎是面对面的,天窗的月光照进来,将燕茴微红的脸映得格外漂亮,战扬眯着眼睛,伸手抚弄她的脸,自己莫不是在做梦?

    这个梦……

    有点美。

    “别摸了,赶紧给我起来!”燕茴抬脚准备把他踹过去。

    战扬伸手忽然按住她的手,燕茴穿得是裙子,裙子网上褪了一点,战扬炙热的大手,直接箍住她的大腿,那热度带着燎原之势,燕茴心悸,下一秒钟,战扬捏紧她的下巴,直接吻住!

    “唔——”都是酒味,好难闻。

    燕茴伸手不停拍打着他的胸脯,战扬根本不管这么说,手指微微收紧,燕茴吃痛,张开小嘴,灵活的舌头顺势钻了进去,带着酒精的香甜,还有男人那霸道强势的气息,几乎要将她整个吞没。

    “嗯?”燕茴嘤咛出声,这酒精就像是最好的催情药,她伸手搂住战扬的脖子,微微仰着头,慢慢回应他。

    战扬迷离的眸子染上欲望的暗色,舌头更加剧烈的与她纠缠在一起,手指缓缓抚弄着她的大腿,指腹带着薄茧,就像是带着电流。

    “唔——”燕茴声音销魂,听在战扬耳朵里,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邀约。

    战扬的吻缓缓往下移,一点一点啃着她的脖子。

    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看的许多东西,模仿着影片里面的内容,他想要取悦她……

    即使是在梦里。

    燕茴此刻似梦非醒,眼底是无边的春色,刚刚激吻,她几乎不能呼吸,大口喘着粗气,可是身上的男人却并不准备放过她,还在吻着她的侧脸,耳垂,脖子——

    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浑身就像是燃起一团火,整个身子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

    理智上她应该推开眼前的醉鬼,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居然微微弓着身子开始迎合她。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战扬忽然“砰——”的一下,直接趴在她的胸口。

    “我去,战扬,我xx你妹,你丫的……我的胸!”燕茴一巴掌把身上的醉鬼拍开,拍不开?那叫用踹的!

    燕茴一把他给踢开,我去,你妹的,本来胸就不大,真是要被你这个混蛋给压扁了!

    燕茴伸手揉了揉胸口,将衣服整理好,摸出手机,打开灯,电闸在哪里来着?

    “小茴——”战扬伸手扯住她的腿。

    “啊——”燕茴惨叫一声,被吓了一跳,一脚就踹了过去。

    战扬肩头被狠狠一踩,趴在地上便没了动静。

    燕茴记得电箱就在屋里,好像被藏在画还是什么东西后面了。

    燕茴走到落地窗前,先把窗帘拉开,月光瞬间洒进来,整个房间顿时亮了不少。

    继续拿着手机,找电闸。

    楚家的别墅也是在这里的,这边距离医院比较近,轩陌和楚衍回来之后,图方便就住到了这里。

    轩陌刚刚下班回来,正在洗澡,楚衍赶紧将桌上的垃圾零食收起来,打包好下去扔垃圾。

    酒吧被砸了,楚衍都没地方找乐子,只能在家看剧打打游戏,不就是吃了点汉堡零食吗,就给他摆一副臭脸,楚衍冷哼,扔完垃圾,却看到燕殊房子里有灯光一直晃动。

    “嗯?”楚衍拍手往燕殊别墅走过去。

    燕茴上大学,别墅基本就空了,怎么会有人,而且灯光闪来闪去,难不成是小偷?

    这小偷胆子未免太大了,这种别墅区也敢来偷东西,而且偷得还是燕殊家,这不是找死嘛!

    楚衍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隔着很远就看到门还是打开着的,这边都是指纹锁,这个小贼还真是厉害啊,居然是从大门进去的。

    楚衍顺手抄起放在院子里面的一个落满灰尘的棒球棍,抬脚往里面走。

    到了门口忽然大吼一声!

    “呔——小贼,举起手来!”

    “啊——”燕茴被吓得魂飞魄散,发出撕心裂肺得惨叫声。

    “啊——”楚衍也被吓得不轻,跟着惨叫一声。

    手机落在地上,依稀可以看到燕茴的脸。

    “小茴?”楚衍将棒球棍扔出去,抬脚往里面走。

    “唔——”楚衍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差点三魂七魄都只剩了一魂一魄,这地上怎么还趴着个人啊。

    “舅舅,你别踩着战扬!”

    “我已经踩了。”太黑了,这小子还穿着黑衣服,简直要和地毯融为一地了。

    楚衍悻悻的缩回脚。“你这丫头,大晚上的,在这里晃悠什么?”

    “战扬喝多了,这里离得近,我准备把他安顿在这里,可是电闸找不打了。”

    楚衍直接走到墙边一个角落,将上面的壁画移开,露出一个电箱,随手打开,将开关打开,燕家一些小夜灯顿时亮了起来,顺着光源,燕茴打开客厅的灯,这才长舒一口气。

    “我还以为是哪个小贼呢。”

    “你快把我吓死了。”燕茴拍着胸脯,那感觉简直比看贞子还刺激。

    “我老远就看着屋子里有光晃来晃去的,我当然要过来看一下,这小子什么情况,怎么喝了这么多?”楚衍走过去,伸手准备把他扶起来,勉强将他挪到了沙发上。

    “小茴!”战扬忽然一把抱住楚衍的腰。

    “咳咳——”燕茴咳嗽两声。

    “小子,松开!”楚衍伸手戳着他的脑袋,这算怎么回事啊。

    “不松——”战扬紧紧抱着他的腰,就是不肯离开,还抱着蹭了两下。

    “你再不松开,我就要打人了。”楚衍无语。

    “舅舅,他喝多了!”燕茴连忙爬过去,“战扬,你松开——”

    “嗯?”战扬扭头看着燕茴,仍旧紧紧抱着楚衍。

    “赶紧给我松开,小混蛋,臭死了!”楚衍猛地推开战扬,这人没推开,却弄得战扬胃里很不舒服!

    等楚衍再反应过来,身上已经被他吐了满是酒水。

    “我擦——尼玛,战扬,你个小混蛋,我特么的……”楚衍看着还在滴水的衣服,“我刚刚才洗了澡啊!”

    “舅舅,对不起!”燕茴不停抽着纸巾递给楚衍,又给战扬擦了擦嘴。

    “我这是多管什么闲事啊。”

    “你还有脸说别人,你醉酒的时候,抱着姜熹大腿喊妈妈的事情你忘了?”轩陌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

    “阿陌!”楚衍拧眉,“你帮着谁呢。那都多久的事情了,你怎么还提。”

    “战扬怎么喝了这么多。”轩陌头发还是湿的,靠近一点,就能闻到清新的薄荷味。

    “就和昭觉他们一起喝了点酒。”燕茴拧眉。

    “楚衍,你和我扶他进屋吧。”

    “我不!”楚衍伸手擦着衣服,黏糊糊的,简直恶心。

    “别耍脾气,还是在孩子面前。”

    “我都这样了,我耍点脾气怎么了!”楚衍抖了抖衣服,幸亏这小子吐的是酒水,要是吐点别的,他绝对把他给手撕了。

    “快点,帮我一下,扶他进屋睡觉。”

    “谢谢轩叔叔!”燕茴松了口气,有他们帮忙就好办了。

    楚衍拗不过轩陌,只能抬手和他一起将战扬扶到一楼的小客房。

    “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洗澡,熏死我了。”楚衍拧眉。

    “小茴,他就是喝多了,没什么事,你给他倒点水放在床头。”轩陌叮嘱,照顾酒鬼,他经验很多。“不然我和你舅舅搬过来住?你们两个人……”

    “没事,轩叔叔,你们忙,我待会儿去自己房间洗个澡就睡觉。”

    “那行吧,有事情打电话。”

    “谢谢!”

    楚衍一边碎碎念一边往回走。

    “这小子平时不喝酒啊,怎么醉成这样。”

    “人家至少不耍酒疯,不像你……”

    “阿陌,你是谁的人啊,怎么尽帮着外人说话。”

    “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是和小孩子一样。”轩陌无奈摇头。

    燕茴在房间看了战扬几眼,确定他没有大碍,这才揉着胸往楼上走。

    真疼……

    造的什么孽啊。

    *

    这边的关小董跌跌撞撞的扶着燕北冥上了出租。

    所以等沈廷煊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就发现三个小子只剩了一个,燕昭觉睡得昏沉,无论他怎么喊都没用,问了一下服务生,只说是两个女孩过来把人带走的,其中一个是关家的女儿。

    这些看娱乐会所的,大多数都想要讨好关家,对关小董这张脸自然非常熟悉。

    沈廷煊想来应该没什么事,揉着眉心看着燕昭觉,这小子怎么和自己一样可怜,就这么被剩下了。

    关小董抱着燕北冥,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小姐,已经绕了一圈了,您到底要去哪里啊?”

    自然是不可能带回家的,难不成把他送回家?燕家好远……

    “去xx酒店!”

    司机似乎早就猜到了,无奈的摇头,果然还是去了酒店。

    酒店大门外的门童见状立刻过去搀扶。

    “小姐,您慢点儿!”

    关小董已经将早就准备好的身份证等物件一把按在他的手心,“麻烦给我开间房。”

    门童一愣,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地址,立刻往里面跑。

    关小董在另一给门童的帮忙下,将燕北冥扶到大堂。

    “关小姐,房间已经开好了,这是门卡。”前台服务生笑着将门卡连带着关小董的黑卡和身份证。

    “谢谢!”关小董艰难的扶着燕北冥到了电梯里。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关小董将他一下子扔到床上,伸手揉了揉肩膀,酸死了,怎么这么重。

    “唔——”燕北冥伸手扯了扯衣服,领口纽扣崩落一颗,露出漂亮的锁骨。

    关小董咽了咽口水,鬼使神差的走过去,跪在床边,盯着燕北冥。

    他此刻比平常更多了一点烟火气,脸上泛着一点绯红,头发凌乱,看起来却更加诱人,关小董跪在他身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嗯?”燕北冥胡乱的伸手拍开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

    关小董压低重心,盯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唇,就直接凑了过去。

    这种机会可不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她此刻心如擂鼓,可是……

    色胆包天。

    直接就啄了一口。

    虽然有点酒味,可是味道不错。

    关小董就像是偷腥的猫,亲了一口就有第二口。

    这个位置不太方便,关小董直接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撑在他的头两侧,低头吻住他的嘴唇,她不会接吻,只是依稀记得之前燕北冥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微微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他的嘴唇……

    好软。

    还很香。

    关小董眯着眼睛,心里的雀跃一点点膨胀开,低头啄了一口,小口小口的咬着他的嘴唇,香软的舌头滑过燕北冥的唇齿。

    “唔?”燕北冥拧眉,迷离中感觉到自己嘴唇上的异样,酥麻香甜。

    难不成又开始做春梦了?

    燕北冥,你简直是没救了。

    只是梦里的女孩比上一回主动很多。

    关小董以为她要醒了,立刻伺缩回身子,等了半晌,也没动静。

    眼睛盯着他的嘴,她真的很想要他……

    想把他变成自己的男人。

    关小董说着就直接解开他的衣服,手指碰到他的皮肤,她都不知道,燕北冥看着瘦弱,身上倒是蛮有料的,皮肤很白,带着一点绯色,好漂亮……

    她的手指从燕北冥的脸往下滑,摸到他的锁骨。

    “嗯!”燕北冥喉咙干涩,吞咽了一下,喉结耸动,关小董咬着嘴唇,微微低头,含住他的喉结!

    “嗯?”一点轻吟从燕北冥嘴边溢出。

    关小董咬着嘴唇,他应该是舒服的吧,那自己要不要继续啊?

    *

    关家

    关戮禾还在处理帮里的事情,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原来是卡里消费了。

    “小董还没回来?”关戮禾看着手机。

    “还没?”关苏差点睡着了,猛地清醒。“和小茴小姐出门了。”

    “帮我查一下,她的卡在哪里消费了。”

    “我立刻就去!”

    过了不到一分钟,消息就反馈回来。

    “小姐在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和燕茴?这大晚上的,两个丫头不回家睡觉,去酒店做什么!”

    “据说是和一个男人!”

    “你说什么!”关戮禾打开抽屉,将枪收到自己的口袋里,“走——”

    这丫头简直胆大包天,居然带男人开房!

    ------题外话------

    关小董同学,你是真的色胆包天啊……哈哈

    月初新书已经挖坑了,书名貌似还搜不到,不过大家可以在手机或者电脑版的作者还写过哪些书里面找到月初的新书,欢迎大家收藏留言,月初坑品素来很好,大家放心跳坑。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小剧场一篇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经纪人无语望天,自从她家这棵白菜跟了叶九爷,就变成花椰菜了,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要解锁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