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 泳池暧昧,醋劲很大(三更)

正文 24 泳池暧昧,醋劲很大(三更)

    关家

    关戮禾倒也不是说不过燕北冥,只是那小子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咸不淡的模样,着实有些让他抓狂。%d7%cf%d3%c4%b8%f3

    “燕小北,你别给我装可怜,差不多了,就给我滚蛋!”关戮禾气得夺门而出,正好撞到在听墙角的关小董。

    “爸——”关小董悻悻地一笑。

    “跟我过来!”关戮禾扯着关小董便到了自己的书房。

    “爸,你干嘛啊!”

    “啪——”关戮禾直接将抽屉里的一把枪直接抽出来,扔到桌上。

    关小董挑眉,“爸,您这是做什么?”

    “找那个混蛋决斗!”

    “爸,小北哥都和你说什么了啊。”

    “那小子分明就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不可能。”

    “关小董,你说你这脑子,怎么就一根筋呢,世界上好男人千千万,你这死丫头,怎么就看上那么个冰块啊。”关戮禾怒其不争的戳了戳她的脑门。

    “爸——”关小董抱住关戮禾的胳膊,可劲儿撒娇,“你最疼我了……”

    “我就是见不得那小子一副吃定你的样子。”关戮禾拧着眉头,一脸不悦。“不行,咽不下这口气!”

    “爸,那您想这么样啊。”

    “那小子亲你了是不是!”

    “唔。”

    “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问你话了呢。”

    “亲了!”

    “他和你告白了?”

    “这倒没有……”

    “那这算怎么回事,不行,我还是得弄死这个混蛋!”关戮禾说着提枪就往外面走,正好撞上迎面进来的董风辞。

    “妈,您快和爸爸说一下。”

    “其实我的想法和你爸一样,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关家的女儿,他这连一句告白体己的话都没有,就想把你拐走,没这个理儿。”

    “就是这样。”关戮禾冷哼。

    “可是……”关小董咬了咬嘴唇,这好不容易和燕北冥有了一些进展,可是父母这一关……

    “上赶着的不是买卖,要我说啊,你先晾他几天,过几天你们学校不是有舞会嘛,你最近不是还在练舞嘛。”

    “嗯。”

    “那你就安心准备舞会好了,你这若是两三天不找他,他也不搭理你,这男人不要也罢,听妈的,这男人婚前的一点小坏,结婚后变成大坏,现在都不在乎你,你就更别指望他婚后对你如何好了。”

    “咳咳——”关戮禾使劲咳嗽。

    董风辞并不理会,“你别指望靠结婚或者生孩子去拴住一个男人,没用,他要是不在乎,你就是把心肝给他挖出来也没用。”

    “这男人啊,你追着他跑,他是永远都不知道珍惜的,有些时候就得来点狠的,晾着他一点,若即若离一些,若是他不在乎,就长痛不如短痛。”

    “咳咳——”

    “你嗓子疼啊!”董风辞拧眉。

    “你们继续!”

    关戮禾低头擦了擦手中的枪,说实在的,在他面前讨论如何驾驭男人,真的好么?

    谁不知道你董风辞御夫有术。

    “妈,我好像明白了。”关小董似懂非懂的点头。

    “得让男人围着你转,明白吗?”

    “嗯嗯!”

    燕北冥丝毫不知道,就在自己隔壁屋,关家人正在商量如何治他。

    *

    经过习耀邦这么一闹,几乎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了燕西和习凉的事情,而且是燕家长辈首肯的,本来习家失势,众人难免唏嘘,现在却一门心思羡慕起了习凉。

    燕西打定主意要给习耀邦一个教训,所以警方以危害公众秩序为由准备扣留他两天时,他半个字也没说,习凉也没做声,这无人担保,习耀邦就只能在警局里面待着。

    习凉说要回家一趟,燕殊夫妇也没说什么,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沉淀一下,燕西送她回去,就直接登堂入室了。

    “你们家装修得不错啊。”燕西忍不住感慨。

    习凉耸肩,给他倒了杯水,“赵明兰很会享受,你别看我们家没有你们家大,可是什么都有,三层楼的小洋房,顶楼还有个露天游泳池,每个房间都精装修了很大的浴缸。”

    燕西喝了口水,打量着习家。

    “你坐会儿,我回房间换个衣服。”

    习凉这几天也是身心疲惫,简单冲了个澡,换了件裙子,怕燕西等着急了,一边搭着毛巾擦头发一边往楼下走。

    “燕西——”习家入不敷出,所以佣人都被遣散了,此刻空荡的大房子,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说话的回响,倒是难免有些慎得慌。

    “人呢?”习凉转了一圈,也没见到燕西的人影。

    便抬脚往顶楼走,一个淡蓝色的硕大遮阳顶,下面就是湛蓝色的泳池,燕西站在水池边,若有所思。

    “你怎么在这儿啊?找你半天。”

    “随便看看。”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学游泳的事情嘛!”习凉想起那事儿,顿时乐不可支,“居然浮起来了,哈哈,嗳,你当时是不是很绝望啊。”

    燕西挑眉。

    “我记得之后你到那边就打死都不去海边了,你现在该不会还是个旱鸭子吧。”习凉笑了笑,“不过你小时候是真的挺胖的,不过到现在你都没有和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瘦下来的?”

    “你这么想知道?”

    “节食减肥了?”

    燕西打量着她的衣服,忽然扯住她的手,拉住她就往泳池里面跳。

    这泳池虽然不高,却也有1。8米,习凉浑身被水浸透,冷不丁的喝了一大口水,手脚并用,下意识的去拉着支撑物,整个人就挂在了燕西身上。

    “咳咳——”习凉趴在他肩头,使劲咳嗽着,脸上有一抹不自然的潮红。

    燕西搂住她的腰,视线微微往下,宽大的白色的裙摆因为水的浮力,几乎快飘到与水平线齐平了,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她白皙修长的腿,在水下若隐若现,甚是诱人。

    “你干嘛,吓死我了!”习凉这才缓过神。

    “我减肥做的最多的就是游泳,最消耗卡路里。”

    “那你也别拽着我下来啊。”习凉搂紧他的脖子,衣服完全被浸透,隐约可见黑色的胸衣,还有那乍现的无边春色……

    习凉说了半天,也没见燕西有反应,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了一眼!伸手捂住胸口!

    “燕西,你在看什么呢!”

    她身子忽然失去重心,整个人忽然往水下一沉。

    习凉下意识的屏住口鼻,伸手就准备往上扑水,可是燕西却忽然往水下一钻,直接伸手按住她的腰,将她整个身子往下一扯,直接堵住她的嘴巴。

    “唔——”习凉此刻不能呼吸,这家伙还非要撬开自己的嘴,简直是疯了。

    习凉抬腿往上面踩水,燕西却已经顺势直接撬开了她的嘴唇,唇舌交缠,习凉险些窒息,燕西的手指缓缓移到她的要后侧,摸到了位于后侧的拉链。

    “唔——”习凉猛地把燕西推开,整个人浮出水面,大口喘着粗气,抬脚蹬水,就往岸上游,好不容易摸到岸边的扶手,心下松了口气,可是后面的男人已经整个贴了过来。

    下一秒钟,她位于后侧的拉链,就整个被拉开了,一直开到腰后方,虽然浑身已经湿透,可是失去了一层遮挡,习凉顿时失去了安全感,而后面男人直接贴上来,胸口滚烫。

    “你跑什么?”燕西张嘴咬住她的耳垂,放入口中吞吐,习凉可以清晰的听到那令人面红心跳的水渍声。

    耳朵本就十分敏感,习凉忍不住轻吟出声。

    燕西从后方搂住他的腰,其实她的衣服已经完全不具有任何遮挡效果了,在水下的时候……

    他几乎可以将她整个看光,裙子浮动,都可以看到她那清晰的小蛮腰,肤若凝脂,光洁的大腿笔直修长……

    正夏天的水温不凉,还带着一点温热,可是习凉却觉得身体越累越烫,而燕西身体的变化也变得越发明显,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处,吻了吻她的脖子,“凉凉——”

    “嗯?”

    “舒服吗?”

    习凉脸红发烫,不敢作声。

    燕西嗤笑一声,直接将她翻个身,整个人压在泳池边缘。

    温热的手掌紧紧贴着她的肌肤,还有那急促的呼吸声,习凉呼吸紊乱,心跳更是早就是去控制……

    燕西低头吻住她,带着一丝急不可耐,伸手就将裙子从她身上剥离。

    “燕西,你别……”

    “你别乱动,我就亲一下。”燕西眼神带着一丝仿佛要燃烧一切的炙热,习凉看得心惊肉跳。

    燕西倒是真没做什么,只是光着这边抱着,两个人就仿佛没有穿衣服一般,燕西身上邪火难小,最后只能去和习凉商量。

    关于解决方案的问题,习凉自然是不能接受,可是燕西那模样就是,你若是不从了我,我就立马在这里办了你。

    这两个人在泳池折腾了半天,习凉手都酸了,燕西方才罢休。

    等他俩折腾完,太阳都要落山了,泳池里的水也变得微凉。

    燕西心满意足,直接双手一撑,跳出泳池。

    阳光从天顶缝隙渗透进来,洒在他身上,简直发光。

    他伸手去拉习凉上来,习凉直接挥开他的手,这个禽兽,折腾完自己,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燕西嗤笑,拿起扔在一边的外套,抖了一下。

    燕西轻笑,走过去,将外套裹在她身上,“去你房间洗澡?”

    “你去客房,我回房间。”习凉是打定主意要离他远一些。

    燕西倒是无所谓,反正只要他想,这女人是逃不掉的。

    习凉果然是低估了燕西的无耻程度,这人将她送回房间,站在浴室门口就不走了,非要用她的浴室,习凉没办法,只能和他说,他们一个个洗,燕西倒也接受了,反正习凉今晚是不会和自己回家的,那自己就赖在她家好了。

    夜还长。

    可以慢慢来。

    *

    战扬本来就打算和沈廷煊一起去带狗狗打疫苗,他家那么多条狗,一个人也弄不过来,燕茴反正已经逃课了,就干脆破罐子破摔,只是她腿酸,没跟着一起去,就躺在战扬床上玩手机。

    战扬正在给狗套上防咬嘴套,明显心情不错。

    “呦——你俩这发展是突飞猛进啊。”沈廷煊打趣道。

    “小叔!”战扬虽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还是抑制不住的冲动。

    “别藏着掖着了,你和我还装什么,燕小茴那嘴唇肿成那样了,你小子下口可够重的啊。”

    “就是亲不够。”战扬说得理所当然,给狗套上链子,递给沈廷煊,“小叔,你怎么不考虑找个对象?”

    沈廷煊清了清嗓子。

    “前些日子,爷爷还念叨你来着,说什么,女人不行,男的也可以,小叔,你是男女通吃?”

    “你能闭嘴吗?这话谁和你说的!”

    已经许久不曾有人这么形容他了。

    “我爸呗。”

    “他就是闲的,有本事搞定你妈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啊,管我闲事做什么。”

    “我爸倒是想啊,可是我妈似乎不乐意。”战扬耸肩。

    “你爸能追到你妈,我都觉得是奇迹,你都不知道,你爸和你妈第一次的时候……”

    “怎样?”

    “算了,不说这个。”

    “小叔,你都说了一半了。”

    “你爸去你妈岁数也不小了,这男人憋久了,总是有些变态的,就把你妈折腾进了医院,倒是厉害。”

    战扬拧眉,居然还有这种事。

    “我昨天给你发的u盘你看了吗?”

    战扬脸一红。

    “你整天在部队,也接触不到这些,我这是给你上一课,掌握一门技术也是好的。你比你爸强多了。”

    战扬不作声。

    “晚上送小茴回去,我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小叔,这就不用了吧,我晚上还是留在家里看电视好了。”

    “你这孩子,这年纪不大,怎么尽学你爸,提前过上老年人的生活了,我跟你说,这年轻人啊,就得有个年轻人的样子,现在不疯,难不成一把年纪再出去耍?”

    战扬自然是说不过沈廷煊的,两个人将狗招呼上车,就直接往宠物医院去。

    燕茴在床上和关小董聊天,无非就是关小董今天逃课了,问她老师点名没,结果燕茴也逃了。

    “我这边找了一些往届学校舞会的视频资料,我已经发在你的邮箱了,你自己保存一下,回头可以看一下,学校的开场舞挺有特色的,只是以前没接触过,需要提前学一下。”

    “我这就开电脑!”燕茴跳起来,将战扬的手提电脑放在床上,将视频全部下载了下来,接过自己没带u盘,她就顺手拿了战扬的。

    战扬u盘里面也都是一些关于格斗技巧的视频和一些图片资料,文件夹蛮多的,燕茴也就没放在心上,保存在u盘里,就丢到了自己包里,反正战扬的东西,她是可以随便用的。

    战扬回来之后也没察觉有什么,还专门送她回家了。

    只是燕茴哼哼唧唧说自己腿疼,嘴巴也疼,战扬也不想逼她太紧,就放她走了。

    “你这嘴巴怎么了?”姜熹随口一问。

    燕茴红着脸往楼上跑,“肯定是被战扬那臭小子占便宜了呗。”燕殊正在看军事频道。

    “他俩这是成了?”

    “这还不一定,你家女儿你又不是懂,喜欢折腾人,估计战扬还有的磨。”

    “战扬这孩子挺不错的,这么多年对她一心一意的,我之前还担心他的性子像战大哥,那这两个人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他是看着老实,心里精明着呢。”燕殊轻笑。

    燕茴跑回房间,照了照镜子,这嘴唇还真的有些肿,只是想起白天在小树林亲了那么久,子这心里就忍不住有些痒痒的。

    燕茴伸手拍了拍脸,燕茴,你疯了吗?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能想如此龌龊的事情。

    为了分散注意力,燕茴决定把关小董给她舞蹈视频翻出来看看。

    虽然视频很多,不过都大同小异,她本就是个不爱学习的主儿,看了一半儿,就没了兴致,倒是饶有趣味的翻起了战扬的u盘。

    说真的……

    索然无味。

    这个u盘就和他本人一样干净。

    “擒拿一百零八式……”燕茴呢喃,“怎么都是格斗术啊,这人怎么如此无聊。”

    燕茴随意点开,“我去——”

    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她猛地合上电脑,战扬,我真是没想到,原来你是如此下流的人!

    燕茴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起今天接吻的画面,拍了拍小脸,“难怪那个家伙,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不行,我得好好学学!”

    燕茴居然直接打开电脑,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口味真重,还一百零八式,干脆来个三百六十五式好了,一天换一个,天天不重样,每天都新鲜。”

    燕茴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看得倒是津津有味。

    *

    燕北冥当晚就被关戮禾给撵了出来,正好接到了战扬的电话,让他出来放松一下,燕北冥其实对追女生一点头绪都没有,心里也郁闷,就一起过去了,燕昭觉负责开车,一路上忍受着燕北冥的冷暴力,好不容易到了地点,见着战扬,就像是见到了亲人,可算能松口气了。

    “沈叔叔!”燕昭觉与沈廷煊打招呼。

    “都坐吧。”沈廷煊招呼两个人坐下。

    他们并没有去包厢,而是在就把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舞池中间,五个女人衣着暴露,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跳着钢管舞,周围都是起哄声,舞池中男男女女贴身而站,周围都是口哨声和喝酒划拳的喧闹声。

    燕北冥拧眉,他着实受不了这种环境。

    “小叔,你说的见世面就是这个啊?”战扬嘴角抽了抽。

    “现在的年轻人很多白天忙着上班,晚上就会出来放松,你们几个倒是活得像个小老头,我以前年轻的时候,玩得可嗨了,哪像你们,尤其是你燕小北!”沈廷煊指了指燕小北,“你别瞪着我,说得就是你,你这一天到晚怎么活得比你爸还累。”

    “叔,大晚上的,您该不会是来训斥我的吧。”燕北冥挑眉。

    “我是想告诉你,人需要适当放松,别把自己绷得这么紧,来,走一圈!”

    这沈廷煊毕竟没有结婚,和燕殊这些妻管严不能比,自然玩得开,和小一辈的也走得近一些。

    只是酒过三巡,燕北冥就有些醉了。

    “叔,我问你个事!”燕北冥舔了舔嘴角。

    “你说!”沈廷煊搂着他的肩膀,燕北冥打落他的手。

    “你别动我。”

    “行,我不动你,你说吧!”这小子,都醉成这样了,碰他一下会死嘛。

    “为什么我不讨人喜欢。”

    “这个问题比较深奥。”沈廷煊摩挲着下巴,“你有没有想过,是你自身性格的问题。”

    “嗯?性格——”燕北冥眯着眼睛。

    “我们和你很熟,自然你对人没有坏心,但是你总是绷着一张脸,谁也不想整天热脸贴冷屁股是吧,你呢,对小董贴心一点,别和人家父母杠,那以后就是你的岳父岳母,你小子还想不想娶人家女儿啦,你小子是不是傻啊,和人家父母对着来,你图什么啊!”

    燕北冥仔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

    “我当时快活!”

    “你快活个屁,要不你就一辈子大光棍,和我作伴好啦。”

    “不行,你是没人要,我和你不一样!”燕北冥舔着嘴角,拿起一侧的干净酒杯,倒了点酒,喝了一口,就如同死人一般睡着了。

    “混蛋,你才没人要,想当年在京都,我不知道多吃香,你懂个屁!小屁孩子!哼——”沈廷煊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个人。

    “阿扬,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你,我以前就很特别崇拜姨父,想着以后也能当个军人,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奶奶身体也不好,我爸妈生了我也不容易,我没成年之前,都不肯让我独自出国,哎——”

    “你若是真的当兵了,才知道不容易,那日子也叫一个苦,整天忙着训练,还得担心自己心爱的女人会不会被人抢走,简直煎熬……”

    “来,我俩走一个!”

    这两个人倒是抱成一团,开始诉苦,就留着沈廷煊一个人喝闷酒。

    燕茴看了半天,方才关了电话,摸着电话给战扬打过去。

    战扬手机就放在腿侧,一震动便知道了。

    “喂——小茴。”

    电话那头嘈杂无比。

    “你在哪儿呢!”燕茴拧眉。

    “我在……嗝——”战扬打了个酒嗝,“我在哪里啊!”战扬随意抬头一问。

    “小哥,你是喝多了吧,这是魅色酒吧!”女服务生正好过来送酒。

    “嗯,对,魅色酒吧!”

    “你身边哪里来的女人!”

    燕茴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女人……没有啊,我身边只有男人!”战扬说着搂过一边已经喝得差不多的燕昭觉,“只有男人,真的,没有女人!”

    我去,这个更可怕好嘛!

    “战扬,你给我等着,别走!”燕茴说着拿起外套就往外面冲。

    “小茴,你晚饭不吃啊。”姜熹已经做好了晚饭。

    “不了,有事。”

    “大晚上的,你去哪儿啊,吃完饭再去!”

    “月黑风高,我要去杀人!”

    燕茴没有一个人去过酒吧,就要找人一起过去,燕西电话打不通,燕秋白还在排练,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只能找关小董。

    “我去,战扬这小子居然在外面偷腥!”关小董气结,“小茴,这可不能忍啊。”

    “最主要的是,还是个男的,本小姐不如一个男的?”

    “你冷静点!”

    “带刀了嘛!”

    “你干嘛去!”

    “杀人啊!”燕茴火急火燎的往酒吧中。

    还摸了半天,才在角落看到战扬等人,沈廷煊不去哪儿,只留下三个酒鬼,燕昭觉趴在战扬腿上,只能看到一个后背。

    “战扬!”

    “唔——”战扬一把推开燕昭觉,立刻起身,“小茴?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三分钟和你弟弟告别!”

    “嗝——”战扬打了个酒嗝,“我弟弟?我没有弟弟啊!”

    ------题外话------

    其实燕茴醋劲很大啊,哈哈……战扬,你放心,为了她自己的幸福,她也不会给你那个啥的,咳咳……

    战扬:……

    *

    燕北冥喝多了……啧啧,落在了小董手里!

    要我说,直接上了得了,哈哈——这种男人,就得先那啥啥啥……

    燕小北:啥?你说清楚?

    我:(⊙o⊙)…

    燕小北: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

    我:冷静!

    燕小北:(微笑)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