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二更)

正文 23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二更)

    警局

    习耀邦战战兢兢的坐在燕殊对面,燕殊正在喝茶,神情悠闲,这常年带兵打仗,身上自有一股杀伐之气。紫you阁

    这习耀邦就是个外强中干的,遇到燕殊这种强势的人,自然不敢作声。

    “习先生,我其实过来是想和你讨论一下关于两个孩子的婚事,您毕竟是习凉的父亲,这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不想坏了规矩。”

    “燕首长,您这说的……”习耀邦心里捏了一把汗。

    “刚刚我在外面听了您的话,您是不满意我儿子?”

    “我哪儿敢啊。”习耀邦在燕殊面前指摘燕西的不是,这不是找死嘛。

    “既然你没什么不满意的,那两个孩子的婚事!”

    “我是赞成的。”

    “那就好。”燕殊哂笑,以为还得废自己一番功夫,没想到是个色厉内荏的。

    “我们燕家也不是不讲究的人家,该有的自然都会有,三媒六聘一样不会少。”

    习耀邦一提到聘礼这事儿,眼睛瞬间放光。

    “燕西是我们燕家的长孙,习凉嫁过来自然不可能委屈了她,只是有个协议需要习先生签署一下!”

    燕殊手中摸过手边刚刚拟好的文件。

    习耀邦打开一看,这上面说得清楚明白,会给他一部分钱,但是燕家所给的所有聘礼全部都存在习凉的账户,而且明确规定了和习家没有半点关系。

    “这是什么道理,这是我的女儿,凭什么聘礼没有我的份儿!”

    “那请问你给你女儿置办了什么嫁妆!”燕殊反驳。“之我可是听说,你二女儿结婚,你是打算给习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怎么到了凉凉这里,你就准备空手套白狼,你这是很准备卖女儿嘛!”

    “还是把我们燕家当成了个是冤大头了。”

    “燕首长,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我们会给你一定的补偿,这也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以后结婚,也会按照法律规定,每个月给您汇钱,尽到赡养的义务,也就只有这么多。”

    “你们这是霸王条款,我不同意!”好不容易攀上这棵大树,习耀邦自然不肯松手。

    “你若是不同意,自然也有不同意的说法,楚家以前是做什么的,您比我更清楚,我儿子那脾气,或许你不懂,从不爱受人胁迫,你若是把他惹恼了,恐怕就没现在的好日子了。”

    “拿了钱,够你一辈子吃喝,若是不识抬举,恐怕……”

    “你们想要威胁我,没门,反正我是习凉的父亲,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这些年你从公司亏空的财务不少吧,这若是被人知道了,可别说我没警告你,够你在里面呆一辈子了!”

    习耀邦脸色一白。

    “习先生自己考虑一下,本来我也不想插手这事儿,只是他们觉得,由我出面显得更加正式,顺便也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了个醒,习凉是我们燕家认定的儿媳妇儿,打她的主意,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够不够格,习先生,你说呢!”

    这燕殊哪里是来和自己讨论婚事的,这分明就是在威逼胁迫啊。

    偏生自己又被他捉了痛处,只能被他踩着。

    习耀邦没办法,只能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燕殊满意的看着文件,抬脚就便走了出去。

    习耀邦身子一软,手一松,握着笔瞬间落地。

    完了,公司是彻底完了。

    *

    话说燕北冥这边,因为胃部不舒服,所以吃得不多,关戮禾更是没了心思再去射击骑马。

    “既然小北不舒服,今天不如就这么散了吧。”

    “也好。”董风辞瞧着大家大家也都没了兴致。

    “昭觉,你待会儿有事?”

    “没事啊,一整天都是空的。”

    “那待会儿去家里玩玩。”

    燕昭觉看了一眼对面的燕北冥,“关叔叔,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你能有什么事,就这么决定了。”关戮禾一锤定音。

    “这边好像离你们家很近?”燕北冥侧头看着关小董。

    “嗯嗯,开车只要十分钟。”

    “我觉得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关叔叔,我能去你们家休息一下嘛。”

    关戮禾语塞,这个人怎么如此无赖。

    董风辞看着关戮禾吃瘪的模样,哑然失笑。

    “成啊,都来吧,小北也好久没到家里玩了。”董风辞直接敲定,气得关戮禾牙痒痒的,这小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嘛。

    亲我女儿的时候,怎么不说身体不舒服,现在来装什么可怜。

    可是关戮禾也没办法,只能带他回去。

    “小北哥,我扶你去客房休息!”

    “你这小身板,扶不动他,我来!”关戮禾直接把自己女儿隔开,伸手扶住燕北冥的胳膊。

    燕北冥身子一僵,他确实不习惯与人肢体接触,难免有些不自在。

    “怎么着,你觉得我脏?嫌弃我?”

    “没有,麻烦关叔叔了!”

    “你和我客气什么,走,我们回房!”

    这两个人就是挽着手还在暗中较劲,看得董风辞乐到不行。

    “妈,你说爸不会对他做什么吧?”关小董有些担心。

    “别担心了,赶紧去洗一下,换身衣服。”

    关戮禾刚刚把他扶进屋,就甩开他的手,反手把门合上。

    “燕小北,你不是不喜欢我女儿嘛,你这又是玩得哪一出!”

    “我有说过不喜欢她吗?”

    “你也没说喜欢啊!”

    “那就是喜欢!”

    “你……”关戮禾舌头打结,“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

    “关叔叔对我可能有些误会。”

    “什么误会,我只知道你让我女儿追了你十几年。还装得那么高冷,原来这么不是东西,燕持怎么有你这么个儿子。”关戮禾冷哼,“你是真心喜欢我们家小董。”

    “嗯。”

    “那你之前装什么13!”

    “我只是不善于表达。”

    “你这一表达,倒是动作挺大。”

    “情之所至!”

    “你给我滚!”

    关小董在门口听了很久的墙角,奈何家里房间隔音效果太好,怎么着都听不到,可把她给急坏了。

    *

    战扬刚刚送燕茴到学校门口。

    “你今天不许跟着我去教室了?”燕茴咬着嘴唇。

    “为什么?”战扬眯着眼睛,直觉告诉他,不对劲。

    “什么为什么,反正就是你别跟着我。”燕茴觉得需要重新审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现在的她脑子很乱,这一路上,都没和战扬说话,战扬却一直盯着她看。

    这本来倒也没什么,只是脑子里不不断回想刚刚的那几个吻,越想脑子越是糊涂,那种轻柔的触碰感不断地放大,心跳也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不止,忍不住的脸就红了。

    “该不会还是因为我刚刚亲你的事情吧!”战扬挑眉,忽然凑近看着她。

    “你别靠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啊!”

    “你之前还不是经常跑过来抱着我,怎么不和我提男女授受不亲?”

    燕茴咬着嘴唇,“反正你别跟着我,我要去上课了。”

    燕茴腿仍旧胀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战扬看了半天,长腿迈开。

    直接追上去,微微弯腰就把她打横抱起来。

    “啊——”

    随着燕茴一声惊呼,周围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的天,这男的好帅。”

    “女的貌似是燕茴,这个人就是这几天一直陪她上课的男朋友啊,太帅了吧,还公主抱。”

    “羡慕死人!”

    “战扬,你干嘛!”燕茴挣扎着要下地。

    “你再动,我就把你扔下去!”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战扬说着手指微微一松。

    燕茴吓得立刻抱住他的脖子,愣是不敢松开一点。

    “你这腿脚不便的,等你走到教室,一节课都上完了。”战扬叹了口气,“你若是不喜欢我跟着你,我就送你到教室便离开,保证不打扰你。”

    燕茴咬着嘴唇,“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我也没说不喜欢你跟着我……”

    “还是因为我亲你了?”

    “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嘛,我们不是兄弟嘛,可是我们却接吻了,这样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而且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嘛,我觉得这事儿不太妥当……”

    战扬拧眉,抬脚便朝着他们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走去。

    “喂——战扬,你干嘛啊,我要去上课,你抱我到这里干嘛!”

    “你说干嘛!”

    “战扬,我告诉你,本小姐可不好惹的,你若是再看回来,信不信我打死你。”

    “信。”战扬说得随意,寻了个僻静的地方,便将她放了下来。

    燕茴一看情况不对,转头就要跑。

    战扬直接扯住她的胳膊,就把她死死按在了墙上,没等燕茴说话,就直接吻住了她。

    “唔——”燕茴伸手挡在两个人中间,试图隔开距离,可是男人力气太大,她这点力气根本不够看的。

    战扬伸手揽住她的脖子,在她还在试图挣扎迟疑的时候,唇舌直接长驱直入,探入她的口腔中。

    燕茴惊骇得睁大眼睛,他……

    他居然把舌头给……

    伸进来了。

    战扬本来是打算浅尝辄止的,是她自己把嘴巴张开的,是她勾引自己的,不过却是自己先把持不住的。

    “嗯——”燕茴抗拒的推开他,她快不能呼吸了。

    一吻结束,燕茴气喘吁吁,眼睛还夹带着一丝水光。

    “战扬,你疯了,你怎么能……”

    “我怎么了?”战扬目光仍旧落在她嫣红的嘴唇上,那般炙热,仿佛要将她彻底融化。

    燕茴靠在树上,脑子有点缺氧,战扬却又一次俯身,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

    “燕茴——”

    “嗯?”燕茴迷茫着看着他。

    “我喜欢你。”

    燕茴此刻脑子是彻底炸开了,战扬这是在和她表白?

    “燕茴——”

    “战扬,你先别和我说话,我有点乱。”燕茴此刻有点懵。“你不是说你有喜欢的人,小董也说,你……”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就你不懂。”

    “你别开玩笑了,我们不是兄弟嘛。”

    “你和哪个兄弟会亲嘴儿!”战扬挑眉,“远的不说,就说勺子哥和昭觉,你会和他们接吻?”

    燕茴不去看他的眼睛。

    “你会抱着他们?”

    “会任由他们抱着你?”

    “还是说,会任由他们亲你?”

    “我又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

    “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战扬伸手摩挲了一下她的嘴唇,“你不讨厌我的触碰,不抗拒,不拒绝,这难道不是变相的说明,你是喜欢我的?”

    “战扬,我……”

    战扬低头吻住她的嘴角,“燕茴,你这是打算拒绝我?”

    他的唇齿慢慢撕咬着她的唇边,却像是变相的邀约,唇边那种酥麻异样之感,折磨得燕茴几乎要发疯,男人略微低沉的声音,清冽好闻的味道,还有……

    唇边的柔软。

    “小茴——你的小嘴儿……”

    “很甜!”

    燕茴刚刚恢复得一点意识,又一次被彻底崩塌,她小嘴半张着,战扬却没深入,就是慢慢舔咬着,饶是这般触碰,也弄得两个人都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唔——”燕茴腿有点软,伸手扯住他的衣服,战扬伸手扶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

    “小茴——”

    “你别说话!”燕茴有些恼羞成怒。

    “腿软?”

    “我的腿本来就疼!又站了这么久,能不软嘛!”燕茴口气有些气急败坏。

    战扬忽然抬手,双手从她腿弯处伸出去,抬手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他俩之间台太熟,所以燕茴下意识的就将腿盘在了她的腰上,以前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此刻这种姿势……

    着实羞人。

    “燕茴?”

    “做什么?”

    “你把头抬一点!”

    燕茴此刻脑子有点懵,他说了,她就做了,战扬吻住她的小嘴儿,嘴巴里面呢喃着。

    “你再往下缩,我就亲不到你了。”

    这两个人就靠着树,也不知道亲了多久。

    仿佛不知休止一般。

    就和刚刚得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忽然发现了这个玩具居然还有别的功能,更加爱不释手。

    燕茴其实还没从两个人身份角色中转换过来,可是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加快,她身体告诉她……

    她想要触碰他。

    甚至期待他每一次的亲吻和触碰,所以到了后来,就不仅仅是战扬一个人在主动,这一点让战扬很是雀跃。

    最起码……

    她的身体很诚实。

    就像是刚刚尝了点甜头的小猫,两个人居然就在小树林里,亲了快一个多小时,知道响起了铃声,才恍惚觉得时间过得居然这么快。

    燕茴猫眼迷蒙,裹挟着一层水汽,“战扬……”

    “喜欢我亲你吗?”

    燕茴脸红。

    “这课你也上不成了,我们先回车上?”

    “逃课真的不好,被我爸知道会打死我的。”

    “只要你们老师不点名就成。”

    战扬松开她的腿,“能不能走!”

    “腿软!”

    得了,自己就是个劳碌命。

    战扬无奈的把她抱在怀里。

    “我们现在回去干嘛?”

    “你想干嘛!”战扬轻笑。

    燕茴轻轻咳嗽一声,“你虽然和我告白了,可是我还没接受你,虽然我俩很熟,但是我也得好好考察一下你。”

    “考察什么?”

    “自然是看你有多喜欢我了!”

    “很喜欢。”

    “你从实招来,你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本小姐的,赶紧说!”燕茴搂紧他的脖子,一副要掐他的模样。

    “好久了。”战扬咋舌。

    “总有个时间点吧。”

    “或许是你第一次把我压倒开始。”

    “你也是受虐狂嘛,这样也能喜欢我!”

    “我当时想着,这女孩也太霸道了,我爷爷和外公也说我没用,总是被一个女孩子压,说出去都丢人。总有一天得压回去才行!”

    “明明是你小时候太弱,我都没压,你就倒了,这是没用。”燕茴咬紧嘴唇。

    “后来想想,若是她是我媳妇儿,就算是被她压,我也是乐意的!”

    ------题外话------

    战扬这情话真是一套一套的,啧啧……

    燕茴这种脑子永远比身体慢半拍的人,估计被吃干抹净了,还不自知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