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 大尾巴狼,正在交往

正文 22 大尾巴狼,正在交往

    燕家

    习凉原本是被手机震醒的,“喂,刘姐——”

    “凉凉,你在哪儿呢!”

    “刘姐,如果是公司的事情,你就别和我说了,我能力有限,帮不了什么。”昨晚和燕西聊了很多,燕西也给她分析了习氏面临的诸多问题,那是从根本上就坏掉了,若想挽救公司的颓势,除非真的有以亿计算的资金注入,再加上有大手在背后操刀,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其实说白了就是燕西肯不肯帮忙。

    燕西说得也很直白,他愿意帮她,但是仅仅是她,若是习家,他没那么多的圣母心,再去帮助那些曾经给过她白眼的人。

    昨天习耀邦那些话简直戳心,习凉自然懒得管公司的事情。

    “公司就那样了,今天已经有很多人都没来上班了,下面的工厂也都全部停止运营了。”

    习凉叹了口气。

    “我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总裁去燕氏找燕公子了,已经在人家门口闹开了。”

    “你说什么!”习凉从床上跳起来。

    “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要是得空赶紧去瞧瞧吧,总裁现在都疯了,公司本来就够乱了,若是惹恼了燕公子,就怕公司今天就撑不住了。”刘姐是习氏的老员工,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公司能够正常运营下去。

    “我马上就过去看看!”习凉挂了电话,就飞快的往楼下冲。

    燕殊和姜熹正好要出门。

    “怎么不多睡会儿。”姜熹抬手将她有些垮掉的衣服往上提了一下,“这么着急,要出去?”

    “有点急事!”

    “去哪边,我们送你,你到大门口都得走半个多小时,这里是郊区,不好打车。”姜熹提议。

    “太麻烦阿姨了,有闲置的车子吗?我想借一下,我处理完事情就立刻开回来。”

    “瞧你急的,你这样我们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开车出去了,走吧,上车!”姜熹指着燕殊的世爵跑车,习凉倒是有些讶异,之前看他的公车都是部队统一调配,一般都是轿车和吉普,没想到燕殊私底下居然开超跑?

    “就是我自己的一点私事,真的不想麻烦叔叔阿姨!”毕竟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习凉私心不想让他们知道。

    “你这孩子,和我们有什么好客气的,赶紧上车吧,你不是很急嘛。”

    习凉拗不过姜熹,方才上车。

    “去哪儿?”燕殊手指扣着方向盘,侧头看了习凉一眼。

    “燕氏。”

    “你这么急,该不会是去找小西约会的吧。”姜熹促狭道。

    “出了点事情。”习凉不安的搓揉着手指,姜熹注意到她目光的闪烁躲避,猜想是他们家的私事,和燕殊对视一眼。

    *

    习耀邦被燕西这一巴掌打得有些懵。

    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掌掴,脸上火烧一般,而此刻围观的人,对着他指指点点,习家那点事儿,旁人不是不懂,只是之前习家还算是大户,大家不敢说而已,此刻纷纷开始指责。

    “真是活该,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疼,却去疼一个继女,我见过那习家二小姐,长得十分小家子气,哪有大小姐端庄啊,再疼都是别人的种。”

    “有些人就是拎不清呗!而且母女两个人心肠多么歹毒,在饭店设计陷害习大小姐,若不是被燕公子撞破,估摸着习大小姐……哎——”

    “这抢了人家的未婚夫,还享受着她的待遇,还想要陷害别人,年纪不大,心肠倒是挺坏!”

    “听说那习夫人就是小三上位,厉害着呢!”

    “习家二小姐该不会是亲生的嘛,不然那么疼一个继女干嘛。”

    “这可不好说,连原本属于大小姐的未婚夫都让出去了,指不定是要补偿她呢,话说庄家退婚了吧。”

    “庄夫人本就不喜欢她,那也是活该!”

    ……

    习耀邦越听越觉得没脸。

    燕西揉了揉手腕,“习总,您若是没事,就请吧,你们习氏不上班,不要妨碍我的员工工作。”

    “燕西,你敢打我,你……”

    “看样子我打得你还没清醒,你来我公司闹事,我打你都是轻的!”

    “你……”习耀邦气得险些昏过去。

    “你这已经构成妨碍公共秩序了吧,在我公司门口闹了这么久,我是看在凉凉的份上才这般与你好声好气,不信不问问大家,我对于你这种人,会有这样的好脾气嘛。”

    “就冲着我是习凉的父亲,你也太放肆了!”

    “呵——”燕西轻笑,“有句话说,两个人的结合,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家庭,而我却要说,我以后要娶的就是习凉一个人,不附带你们家任何一人。”

    “我娶她,是我乐意。我心情好,可以帮你擦擦屁股,收拾一下你的烂摊子,那前提也是你得疼她,我自己都舍不得动一下的人,你却打她,让我来猜猜为什么是不是她不听你的话,还是没有按照你的吩咐来求我帮你!”

    习耀邦脸一白。

    看样子燕西是蒙对了。

    习耀邦早些已经托关系让人找他,都被燕西给推了,终于还是从习凉下手了。

    “在你心里,你女儿是什么东西,明码标价的货物嘛?”

    “真是够无耻的!”燕西身侧秘书冷哼。

    大家也都猜得到,习耀邦是准备利用自己女儿捆绑住燕西而已。

    “你把她当物品,那在我心里,你也就是个物件儿,还是个不值钱的破烂玩意儿!”燕西嗤笑。

    “我打死你!”习耀邦说着就朝着燕西扑过去,保安自然不会再让他挣脱。

    而燕殊的车子已经到了人群外面,习凉直接推门下车,“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对不住,麻烦让一下……”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习凉也是诧异。

    在她心里,习耀邦固然不是好父亲,可是也是个大企业的老总,自有自己的一番气度,此刻却像个无赖,张牙舞爪的朝着燕西扑,很是难看。

    “爸,你在干吗?”习凉心里恼怒。

    “好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你瞅瞅,这是他打的,这小崽子,简直无法无天了,习凉,我告诉你,你是我习家的人,我要是不允许,你想甩开我,嫁给燕西,想都别想。”

    习耀邦咬牙切齿。

    “你现在攀了高枝儿,就想一脚踢开我们是吧,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我养了你这么久,可不是让你和一个野男人跑的。”

    “爸,你这么说就过分了。”习凉知道燕西的性子,还想着不要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可是习耀邦这具野男人,打的是燕西的脸,刺痛的却是她的心,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我知道,我们习家要完了,你就准备把我踹开是吧,我告诉你,没门!”习耀邦甩开钳制自己的保安,“我要是没有好日子过,你也甭想过上一天舒心日子。”

    “以前你不管我,现在却要来干涉我的生活。”习凉嗤笑,“你可真是个好父亲。”

    “我生你养你,这辈子我都是爸!”习耀邦冷哼。

    “行了,别和这种人废话!”燕西伸手就把习凉扯到自己身后,直接护了起来。

    “你想和我断了关系,想都没想,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想娶她,甭想!我不许!”习耀邦光是张着是习凉父亲这一条,似乎就想把燕西压得死死地。

    “干嘛呢,干嘛呢——”随着警车到来,一群警察从上面蜂拥而下。

    因为牵扯到燕家,警方自然不敢怠慢,虽然就说是寻衅滋事,却也派了不少人过来。

    “闹事的人是谁啊!”

    “同志,是这位!”保安指了指习耀邦。

    “干嘛呢,大庭广众的。”

    “我找我女儿你管得着嘛!”习耀邦仿佛吃定了燕西。

    说真的,燕西还真不好对他如何,再怎么说都是习凉的生父。

    以后若是落人口实,总少不得要说习凉为了嫁入燕家,连亲身父亲都不要了。

    “还挺横的,行了,跟我们回去走一趟!”

    而此刻燕殊和姜熹已经下了车。

    “燕首长,您怎么来了……”带头的警察自然是认得燕殊的,立刻笑脸相迎。

    习耀邦还是第一次见到燕殊,关注燕家的消息,自然不会放过燕殊,可是眼前的男人,光是个子就让人望而生畏,更别说那双猎豹般森冷的眸子。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燕西抬脚过去。

    “本不想下车,只是听到有人说我儿子是小兔崽子,野男人,有点刺耳,就想下来和他好好说道一下。”

    “燕首长,这人我们还要押回警局。”警方自然是不想他们在大庭广众发生争执的。

    “那正好,就去警局谈吧,顺便谈一下我儿子和你女儿的婚事,习先生,你有意见?”

    燕殊眯着眼睛,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可是眼底满是寒峭,习耀邦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级别的军官,愣是半天没吱声。

    “还烦请你们前面带路,我们紧跟着就过去!”燕殊直接就把这事儿给敲定了。

    习耀邦被警察带上车方才反应过来。

    他没想到会见到燕殊本人,真的是被吓到了,京都一直盛传燕殊做过的几件事情,传得最玄乎的莫过于是雾河事件和燕老爷子寿宴惊魂了,那可是手上染过血的男人,习耀邦怎么可能不怕。

    燕西和习凉都坐上燕殊的车子,四个人倒是有十几分钟都没说话。

    “凉凉。”

    “叔叔!”习凉掐着手指,都要抠出血了。

    “你和我交个底,你想怎么办,回头我也想好和你父亲谈判,不过有个事情你也放心,我也不会赶尽杀绝,只是不想让他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你若是有什么想法,都和我说,我也心里有个底。”

    习凉自嘲的一笑,“我没想到这事儿最后还得麻烦叔叔。”

    “你和燕西的婚事,可不得要我出面嘛,还是你不喜欢我们小西?”燕殊巧妙的避开了话题。

    燕西握住她的手,“别抠了。”

    “总归还是有人会心疼我。”

    燕西心脏仿若被人狠狠捏住,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燕殊心里大概也有了个底。

    *

    骑马场

    燕昭觉本就出门在外,生怕母亲担心,没想到拿出手机,一个未接都没有,还以为信号不好,专门去隔壁的休息室连了无线网,这才断定自己是被燕北冥给耍了。

    想要和小董独处就直接说啊,需要骗自己嘛,他又不是不识趣儿,自己自然会走,这人真是!害得自己跑了半天。

    关戮禾和董风辞过来的时候,就瞧着自己女儿和小媳妇儿一样的跟在燕北冥后面。

    关戮禾自然很是不爽。

    “这小子怎么过来了!”

    “自然是追你女儿喽。”董风辞轻笑。

    “你看他那样儿,哪是他追小董啊,分明就是小董在追他啊。”

    “他性子就是别扭了一点。”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关戮禾冷哼。

    “可能在你心里,谁都配不上她吧。”董风辞挽住他的胳膊,“这感情的事情呢,你也别管太多,小董那性子随你,你就不怕你打压得越厉害,到最后越是适得其反嘛。”

    关戮禾沉默不语。

    “叔叔阿姨!”燕北冥过去打招呼。

    关戮禾打量他一眼,指了指骑马场,“来一圈?”

    “爸,小北哥不太会骑马。”燕北冥这种洁癖症的人,寻常用东西都擦来擦去,让他骑马,不易于慢性自杀。

    “好。”燕北冥却应了。

    之前他们说得也没错,你要娶人家的女儿,就别总是对人家板着一张脸。

    只是燕北冥以为就是骑个马而已,也就忍了。

    他没想到,自己刚刚上马,关戮禾从后面直接追上来,上去就在他的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这马嘶鸣一声,受了惊吓,直接窜了出去。

    “小北哥,你趴着,抱着马脖子!”关小董在边上大喊。

    “关戮禾,你注意安全!”董风辞就知道会是这样。

    燕北冥从马上下来的时候,脸色煞白,关小董立刻过去扶住他。

    “小北哥,你没事吧!”

    燕北冥紧紧咬着嘴唇,绕过关小董就直奔洗手间,关小董立刻追出去,在男士洗手间门口站定。

    从里面传来燕北冥的呕吐声。

    “小北哥……”关小董急得跺脚。

    “真是不禁折腾。”关戮禾哂笑,扬了扬手中的小鞭子。

    “爸,你明知道小北哥不会骑马,你看你把他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是他自己体质弱,我都还没开始折腾,就这样了,怂!”关戮禾那得意的笑啊。

    “爸——”关小董急得跺脚。

    “一个大男人,不就是在马背上颠了几下嘛,又不会死,这以前老祖宗还在马背上打江山呢,这点就受不住啦,就他这样,要是放在古代,就是被人当靶子的命。”

    “你少说两句,没看到你家闺女都要急哭了吗。”

    这关戮禾现在是出了口恶气,自然爽了,可是下面的事情发展就出乎他的意料了,燕北冥吐了一阵儿,就直接留在屋内休息,关小董自然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

    关戮禾本来是打算逼走他的,没想到却把自己女儿往他怀里推了推,这可把他气得要死。

    “啧——这怪得了谁,还不是你自己作的。”董风辞哂笑。

    燕北冥躺在床上,脸都白了,关小董不停拧着毛巾给她擦额头,约莫过了半个钟头,燕北冥才幽幽转醒。

    “小北哥,你怎么样,感觉如何!”

    “不好!”燕北冥拧眉,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

    “那你好好休息。”关小董话音未落,手指就被燕北冥扣住。“嗯?”

    “你去哪儿?”燕北冥拧眉,看着起身要走的女孩。

    “我就是……啊——”关小董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被燕北冥扯到了床上,燕北冥一个翻身,居然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小……小北哥,你……”

    “准备去哪儿?”燕北冥喉咙不舒服,所以声音嘶哑干裂,却分外有磁性。

    “我没去哪儿啊,我就是……”关小董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心跳开始紊乱。

    “我身子不舒服。”

    “我知道。”

    “别乱走。”

    “我没走。”

    “待在我身边。”

    “好!”

    这关小董本就喜欢他,对他自然是言听计从,更何况,他说……

    待在他身边。

    “那你能让我起来吗?”关小董被他看得浑身不得劲儿,他们中间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却还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两个人的体温,他的呼吸灼热滚烫,关小董的眼神变得迷蒙起来。

    “你之前问我昨晚梦到了什么……”

    “我已经知道了。”其实关小董内心有点期待,有些雀跃,却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面色绯红,咬紧嘴唇。

    燕北冥脑子有点晕,可是眼前的女人格外诱人,那张小嘴一开一合的……

    仿佛是无声的邀请。

    “别咬。”

    “嗯!”

    燕北冥低头吻住身下的人,张开嘴,咬了一口她的嘴唇。

    关小董整个人直接傻掉了。

    之前那个吻,她整个人是晕的,震惊大过所有感官,此刻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唇部,酥麻,还有一点刺痛。

    “唔——”关小董嘤咛出声。

    燕北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关小董……”

    “嗯?”关小董此刻整个人仿佛飞在云端的。

    “把嘴巴张开。”

    关小董微微张开嘴唇,错愕的睁大眼睛,异物钻入自己的口腔,带着男人特有的清冽味道,瞬间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

    燕北冥从不知道原来女人的嘴唇可以如此柔软,如此香甜,仿佛怎么要都不够。

    他没有什么经验,只是凭借本能的舔咬着,关小董毫无招架的余地,只能任由着他予取予求,小嘴哼哼唧唧的,刺激得燕北冥恨不得把她给吞入腹中。

    素来清心寡欲的人,这若是真的沾了点荤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等到一吻结束,已经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关小董嘴唇红肿,被他吮吸的有点疼,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刺激得燕北冥眸子一暗,低头就咬了一口。

    “嘶——”

    “你勾引我!”

    “我……”

    关小董那叫一个委屈,从始至终,她就没有勾引他一次好嘛!

    到了饭点,两个人才从房间出来吃饭,关戮禾一看到自己闺女那红肿的嘴唇,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燕北冥,你小子都那样了,你还……”关戮禾气结。

    “我怎么了?”燕北冥佯装不懂。

    “你俩……”关戮禾指着两个人。

    “对了,忘记和叔叔说一声了,我和小董正在交往!”

    关戮禾绝倒!

    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燕北冥,就是个大尾巴狼。

    关小董诧异的看着燕北冥,她本来打算等到饭后再问他,两个人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没想到他居然说……

    在交往!

    ------题外话------

    燕北冥这种人,其实看着清心寡欲,骨子里还是很霸道的,之前又被燕殊那么一点拨,自然就……

    啧啧……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