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 亲你,还要继续吗?(三更)

正文 21 亲你,还要继续吗?(三更)

    燕茴捧着他的脸,眸子因为太担心,晕染上了一层水汽,粉色的皮肤透着诱人的光泽,那双猫眼清亮可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手指触碰他的脸,有些颤抖,眼神无辜,不知所措。

    她的眼睛有他!

    光是这般看着,战扬都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

    唇边似乎还残留着她的甜美。

    “你刚刚又……”燕茴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你一直在喋喋不休,所以……”

    “那是因为我担心你!”燕茴咬牙。

    “你的眼睛没事吧,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是你先调侃我的,所以我才……”燕茴缩回手,才发现他俩现在的姿势如此的尴尬。

    “我怎么……”坐到他的腿上了。

    “是你自己坐过来的。”战扬手指放在她的腰上,指尖划过她腰上的软肉,惹得燕茴身子一僵。

    战扬笑出声,靠得如此近,他的笑声如同鼓点一点一点敲打着她的心脏,砰砰砰,心脏跳得越发剧烈。

    “你的脸怎么越来越红了!”

    “哪有!”

    战扬忽然倾身,额头轻轻触碰,“是很烫。”

    燕茴一把推开他,连忙从他腿上跳了下来,“我要换衣服了,不然上学就迟到了。”

    战扬今天已经占了便宜,一脸餍足,反正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多几天。

    “那我在外面等你!”战扬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燕茴挥开她的手,推着他出去。

    “砰——”门关得毫不留情。

    “燕茴,疯了,你绝对是疯了!”燕茴跑到洗手间,赶紧洗了把脸,镜子中的女孩,小练红扑扑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伸手拍了拍脸。

    “燕茴,你冷静点,你怎么能和你的兄弟……”燕茴伸手摸了摸嘴唇,怎么觉得……

    感觉还不错呢!

    “啊——”

    战扬听着屋里传来一声尖叫,靠在门边,满足得笑了出来。

    “你怎么笑得如此鬼畜!”燕西从屋内出来,刚刚洗了个澡,简单的黑白搭配,俊美如斯。

    “哥!”战扬立正站好。

    “一副偷了腥的模样,怎么了?尝到甜头了?”

    战扬不作声。

    燕西轻笑。

    燕茴从房间磨叽了好半天,床上摆了一大堆衣服,忽然不知道该穿什么了,搭配了半天,又简单换了个妆,方才出门。

    “走吧!”燕茴不去看战扬的眼睛。

    蒂芙尼蓝的底面,搭配着嫩黄色的小碎花,露出了漂亮的肩头和白皙修长的双腿,战扬看得可不仅仅是眼热。

    燕茴吃饭的时候,难得安静,燕殊放下筷子。“小茴?”

    “爸!”

    “怎么不说话?”

    “没有啊,我这不吃饭了吗?”

    “还怪我昨天罚站的事情?”

    自从这丫头罚站结束,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倒是记仇得很。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嫉恨你啊。”

    “追车追踪这种事是很危险的,况且你疯起来又是个没分寸的,还有战扬,以后有这种事,你别跟着胡闹,拦着她点。”

    “我知道了叔叔。”战扬点头应允。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干嘛非要让他看着我!”燕茴咬着口中的肉包子,一想到刚刚那三个吻,脸就红得发烫。

    “怎么脸还红了。”燕秋白就坐在燕茴对面。

    “哪有!”燕茴伸手拍了拍脸。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这燕家人似乎都了然了,也都不说什么。

    “凉凉,你多吃点,我让人给你炖了点汤,你待会儿喝点,对你身体好。”姜熹笑着看着习凉。

    “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昨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倒是没什么,小西一直守着,你要道谢也该找他才对。”

    “我需要的道歉,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燕西挑眉。

    习凉抬脚在桌下狠狠踹了他一下,这么多人,这人怎么还敢如此开玩笑。

    “我吃完了,我有点事,先出门了。”燕北冥吃完饭,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

    “他今天不是休假嘛?”姜熹狐疑。

    燕北冥的生活其实很单调,基本上就是学校、医院和家,他们小辈之间的娱乐活动也很少参加,若是休假调整也都是在家看书什么的,怎么出门了。

    “可能真的有事?”燕西哂笑。“今天姑父约昭觉出去射击骑马,小董肯定也会去,给他俩制造机会呢。”

    “看样子姑父是真的不喜欢小北啊。”燕茴咋舌。

    “那小茴你喜欢哥这样的男生吗?”燕秋白挑眉。

    “那简直是遭罪,我才不要!”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比如说小西哥、二叔这种,或者是像小羽哥?廷煊叔叔?这么多人,总有一款是你喜欢的吧!”

    “什么类型?”燕茴拧眉。

    “或者是战扬这种。”燕秋白憋着笑。

    “我吃好了,我要去上学了!”

    “我送你!”战扬将豆浆喝完,立刻追了出去。

    “呦——小丫头害羞了!”燕秋白笑出了声。

    “勺子说,待会儿来家里找你!”燕西不咸不淡的开口。

    “咳咳——”燕秋白直接被食物呛住,“二叔二婶,我吃好了,我想回房,待会儿还要去排练!”

    燕秋白跑得贼快,和燕茴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燕北冥开着导航,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位于郊区的骑马场,边上就是射击场,他停好车子,关戮禾提前十几天就已经订了场地,所以今天整个场地都是关家承包的,就是停车场也是霸道的停着十几辆关家的车子。

    燕北冥在车内坐了一会儿,想着自己若是这般出现,会不会太突兀了。

    犹豫片刻,他还是直接推门下车。

    “小北少爷!”关家人看到是燕北冥,也没阻拦,便让他进去了。

    偌大的骑马场,他立刻就锁定了一匹枣红色的马,关小董穿着红色的骑马服,头上戴着同款帽子,正在马背上驰骋,张扬肆意,燕昭觉则是骑着黑色的马跟在她的后面,紧追不舍。

    “你快点儿,慢死了!”隔着好远都能听到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小董!”燕昭觉此刻才算是真切了解,关小董真是关家人。

    平素在燕北冥身边,就像个害羞的小媳妇儿,此刻在马背上,英姿飒爽,比起男儿倒也丝毫不差。

    “你慢点儿!”燕昭觉骑马从未这么快。

    “那我不等你了!”关小董夹紧双腿,挥动着手中的小鞭子,马儿瞬间狂奔起来,瞬间和燕昭觉拉开了一点距离。

    燕昭觉自知追不上,直接放慢速度,在原地等她第二圈跑过来。

    “小北少爷,您怎么过来了?”关苏得了消息,立刻过来。

    “关叔叔呢?”

    “和夫人在射击场那边,您要过去打招呼?那我去和他们……”

    “不用打扰他们,我找一下昭觉!”

    燕昭觉此刻也看到了燕北冥,立刻骑马过去,翻身而下。“小北哥。”

    “姨妈找你!”

    “嗯?我妈找我?”

    “打不通你的电话,听说有急事。”

    “我去休息室一下!”他的手机放在储物柜中,立刻忙不迭的往另一边的屋子跑。

    关苏挑眉,“小北少爷,那个……”

    “关苏叔叔,您不用管我,我就随便看看。”

    “那行!”关苏迟疑片刻,想着这里是毕竟关家的地盘,这小子应该也不会胡来。

    关小董一圈下来,忽然瞥见站在黑马之前的燕北冥,扬起鞭子就朝着他狂奔而去。

    女孩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脸上有着她这个年纪固有的自信张扬,这马还没到燕北冥面前,她便立刻拉住缰绳,可能是有些太急了,下马的时候,脚卡在了马蹄扣上面,顿时有些恼怒,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想要将叫抽出来,这越是着急,越是抽不出来。

    燕北冥走过去。

    “怎么了?”

    “卡住了!”关小董指着自己的脚。

    黑色的马靴,马蹄扣正好卡在鞋跟和前面的凹槽处。

    燕北冥刚刚伸手过去,就被关小董叫住了。

    “很脏!”

    燕北冥却并不理会,伸手将马蹄扣和她鞋子分开,关小董长舒一口气,立刻翻身下马,忽然腰上多出一双手,下个瞬间,她整个人居然结结实实落在了燕北冥怀里。

    “马背比较高,你自己下来比较危险。”燕北冥抱着她,却没有松手的打算。

    关小董咬了咬嘴唇,“你怎么来了?专门找我的?”

    “找昭觉的!”

    “哦!”关小董有些失落,原本扬起的小脸也顿时垮掉。

    “顺便来看你。”

    “那个……”关小董搓了搓手指。

    “什么?”

    “这样抱着不舒服,我能搂着你脖子吗?”

    燕北冥脊背僵直,可是没等他开口,怀里的少女已经伸手抱住了他。

    关苏生怕燕北冥又给自家小姐脸色看,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观察了半天,只是被这神展开给吓了一跳。

    这怎么还抱上了……

    燕北冥该不会是专门来吃自家小姐豆腐的吧,要不要和爷说一声?还是继续观察?关苏扯了扯头发,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燕北冥抱着她到了阴凉地。

    “还不打算下来?”

    关小董就像个小猫缩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的脖颈,弄得燕北冥心里痒痒的。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昨晚是不是真的做春……”

    “关小董!”燕北冥咬牙。

    关小董立刻松开手,从他身上跳下来,“你别生气,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骑马服都比较紧身,所以关小董姣好的身材自然是一览无遗,不期然和他昨晚梦里的一些景象重叠在一起,燕北冥胸口瞬间膨胀起来,幽泉般的眸子也变得越发深邃,“我去洗个手!”

    关小董立刻跟了上去。

    “小北哥,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生气啊。”

    “没有。”

    “那小西哥说得是真的嘛!”

    说话间已经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关小董,你是准备跟着我进男士洗手间嘛!”

    “我没有,不过你昨晚……”

    燕北冥扭头,忽然俯身,放大的俊脸陡然出现在关小董面前,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关小董……”

    “在!”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这么想知道我昨晚都梦到了什么吗?”

    “也不是……”

    “嗯?”

    “别人不是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才做了那种梦?”

    燕北冥哂笑。

    “那我不问了不行……嗯——”

    燕北冥往前一点,亲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关小董整个人彻底僵住,脑子瞬间空白,嘴唇上的柔软炽热微微压着她的嘴唇,他的味道……

    他在吻自己?

    女孩唇形完美,那触感……

    很不赖。

    燕北冥其实挺厌恶和人接触的,接吻这种事,于他而言,甚至有些恶心,可他此刻却很想再更深层次的尝一下,是不是她的味道,就和梦里一样美好。

    关小董趔趄的往后退了一步,两个人距离拉开。

    “小北哥……”女孩声音颤抖,手心都是汗,紧紧攥着,明显紧张到不行。

    “你不是问我昨晚梦到了什么吗?”

    “那个……”

    “就是这个!”燕北冥忽然往前一步,关小董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抵在墙上,两个人的嘴唇虽然没有直接触碰到,可是说话的时候,却又若有似无的摩擦到一起,关小董紧张的甚至忘了呼吸,双手抓住衣服,看着不断靠近的男人,紧张的几乎要昏厥过去。

    “昨晚我梦到的东西……”燕北冥垂头盯着的嘴唇,又一次吻住了她的殷红的嘴唇,“就是这样的……”

    “我……”燕茴微微张了张嘴,燕北冥张嘴咬住的嘴唇,“还有这个……”

    燕茴吃痛,可是那种巨大的心悸冲淡了她嘴上的疼痛。

    “你还想知道什么?”

    燕茴摇头,不敢再说半个字。

    燕北冥忽然一笑,燕茴的世界彻底沦陷……

    燕北冥去洗手,关小董痴汉一般的跟在他的后面,脸都红透了,他刚刚真的……亲了自己。

    关小董咬了咬嘴唇,抑制不住的狂喜。

    *

    燕西早上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习凉昨天后半夜基本没睡,所以在家休息。

    “公子……”前排的秘书接了通电话,回头看着燕西。

    “什么?”燕西挑眉。

    “习先生一大早就去公司闹事,保安正在门口拦着。”

    燕西轻笑,“他还有脸出现?我还没去找他麻烦,这就送上门了。”

    “惊动了警察,现在警察也过去了。”

    “呦——这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需要我找人去处理一下嘛。”

    “我去亲自处理,他这么闹,无非就是想要见我。”

    “就是怕影响不好。”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况且就算他不找我,我也该找他了。”燕西将手边的文件合上。

    过了十几分钟,车子就缓缓停在了燕氏门口。

    隔着很远,燕西就听见了习耀邦和保安的争执声。

    “先生,你若是这样,等警察来了,大家都难做。”

    “您若是还门口闹事的话,我们就真的要不客气了。”

    “呵——你们总裁,拐走了我女儿,我是要找他要人的,燕西,你给我出来!”

    “先生,您别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你们让燕西出来。”

    “我们总裁还没来。”

    “今天我要是不见到他,我是不会走的!”

    秘书扭头看了看燕西,“这习总怎么变成这样了。”

    眼睛猩红,黑眼圈都能和熊猫媲美了,头发凌乱,衣服也满是褶皱,上面还有一些灰尘污渍,头发凌乱油腻,显然很长时间没有清洗了,看起来就和酒吧门口的醉汉差不多。

    “习氏要撑不住了,最近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还时不时因为妻女的事情,要被警察请去喝茶,能好嘛!”燕西伸手扯了扯领带,解开袖扣。

    “我们还是等警察来吧,我看他这样子,就要和疯了一样,现在他走投无路,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难不成我还怕了他?”

    “这倒不是,就怕出点意外而已!”

    “不碍事!”燕西轻笑,直接推门出去。

    燕西本来就长得出众,此刻大家也都在等着他出现,所以他一冒头,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习耀邦更是直接朝着燕西扑过去。

    “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习耀邦朝着燕西走过去。

    燕西睥睨了一他一眼,仿若巡视领土的君王,眸子冷清。

    之前他们曾经一起吃过饭,那时候的燕西可不是这般模样,此刻眼神锋利寡淡得吓人。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呵!”燕西嗤笑。

    “你把我女儿弄哪儿去了!”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你到底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习耀邦朝着燕西扑过去,却被后面的的保安拉住。

    “你女儿没了,你找我做什么?”

    “除了你,还有谁会把她带走!”

    “就算她在我这里,那又如何?”

    “真的在你那里!”

    “我本来也打算问你来着,你昨天和她说了声,让她一个人去酒吧买醉,你还打了她是不是?自己事业失败,就拿女儿撒气?”

    “你少胡说,你这是污蔑。”习耀邦咬牙,“燕西,你就是想要娶我女儿也得明媒正娶,我们习家是不如你们燕家,可是也不是随便的人家。”

    “你身为燕氏的总裁,不至于做事这般没有分寸吧!”

    “这什么都没有,就把我女儿带回家,这算怎么回事!你们燕家的家风竟是如此嘛!”

    “我今天可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了。”燕西嗤笑,“我想娶她,自然会三媒六聘,别人有的,我自然少不了她的。”

    “你把我女儿名声败坏了,你还敢说这话!”习耀邦攥紧拳头,他今天就是要赖着燕西,逼着燕西娶了习凉,楚家有自己的银行,在商圈举足轻重,若是和燕西扯上关系,公司就算是保住了。

    “那伯父您想如何?”

    “难不成你不打算给我们习家一个交代?”

    “我需要交代的是凉凉,而不是你们习家?”燕西轻笑,“谁不知道习总最疼爱自己的二女儿,甚至把原本属于大女儿的婚约都让给了二女儿,弄得她成了整个f国的笑柄,堂堂习家大小姐,却不如一个继女来的尊贵。”

    “燕西,你别转移话题!”

    “这么多年,她被后妈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就是你们那个破公司的经理,都敢对她颐指气使,你这个做父亲的又在哪里,现在看着她和我在一起,开始装慈父了?”

    习耀邦脸涨得通红。

    “我燕西今日就在这里和大家明确说一下,习凉,我自会娶她,护着她一辈子,那也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是她父亲,从小没管过她,现在如果想用她作为筹码,和我谈你们的问题,不好意思,这招我不受用!”

    “这公司本来就有一部分是属于她的,你自己经营不善,任人唯亲,导致公司举步维艰,纵容后妈欺负亲生女儿,我不知道你做得哪一桩事是值得人原谅的。”

    “你若是想要用自己女儿的婚姻来换得公司的安稳,我告诉你不可能,因为要整垮你的那个人就是我!”

    “燕西,你是不是早就瞄上我的公司了,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女儿,你就是想要夺走我的公司!”

    习耀邦彻底疯了,直接朝着燕西扑过去!

    “公子!”秘书及众人都急了。

    却没想到燕西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是替凉凉还给你的。”

    “你的公司我不屑,就是凉凉喜欢,我决定买了送她而已,至于你……”

    “不好意思,你还不配让我叫你一声岳父!”

    ------题外话------

    我的三更啊——啊啊啊——快来给我鼓掌撒花,哈哈……

    话说其实小北很闷骚有木有,有木有人很想揍他!

    这个臭不要脸的!

    什么叫你梦里就是这样的,难不成你还想现实中把梦给重温一遍?

    燕小北:这叫美梦成真。

    我: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