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 蜂腰纤细,春梦无痕

正文 19 蜂腰纤细,春梦无痕

    医院

    燕北冥简单给燕西处理了一些伤口,歪头看了看门外,“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啊。”燕西笑得一脸嘚瑟,谁让楚衍坑自己来着,是他活该。

    “你少来,刚刚他一直瞪着你,那个袋子里装得什么?”

    “我也想知道。”关小董带着求知欲的脸立刻凑过来。

    燕西戳着她的脑门,“少儿不宜。”

    “我不是小孩子了!”

    燕北冥正在收拾东西,关小董就直接坐到燕西身边,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小西哥,说说嘛,什么东西啊?快点,想知道。”

    “我都和你说了,少儿不宜。”

    “我早就成年了。”

    “那也不行!”

    “哎呀——小西哥……”

    燕北冥拧眉,目光从他俩腻在一起的手臂上扫过,幽井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暗光。

    燕西不自然的咳嗽两声,“那个,小董啊,你也成年了,别靠这么近,不好。”

    “怎么不好了!”关小董狐疑。

    “男女授受不亲啊,哈哈……”

    关小董点了点头,“小西哥都有嫂子了,是不该这样。”

    “就是啊,哈哈!”燕西无语,燕北冥这家伙怎么还瞪着自己。

    楚衍一路跟着轩陌到了他的办公室,一路上都在解释,可是轩陌却一句话都不说。

    “阿陌,我发誓,这个真的是我买个燕西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啊。”

    “你看我这张脸,这么单纯,怎么会弄这种东西呢。”

    “燕小西这个家伙,蔫坏了,他从小就这么坏,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你想得那种人!”

    ……

    到了办公室。

    轩陌将便利袋直接扔到桌上,里面的东西有一部分从袋子里掉出来,楚衍尴尬摸了摸鼻子。

    “你就是承认,这东西是你买的?”

    “阿陌,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不许弄这些东西嘛。”

    “还真生气啦?是那小子坑我?”

    “你要是不挖这个坑,他能坑到你!”

    轩陌这话说得楚衍半天没吐出半个字,心里怄火,这小子坑了自己的钱不说,现在还来反咬一口,真是白疼他了。

    “我错了!”楚衍垂头,“那这些东西我扔了,绝对不会有下次。”

    “你对这些就这么有兴趣?”

    “没有啊。”

    “若不然回头给你用!”

    楚衍睁大眼睛,“阿陌,这种玩笑开不得!”

    轩陌嗤笑一声,“老大不小了,你也有点做长辈的样子,也难怪燕西都能欺负到你头上。”

    楚衍一提到这事就爆炸,“你都不知道那小混蛋都干了些什么,他把我酒吧砸了,最起码停业一周,你可知道停业一周我得损失多少啊,我去给他在酒店开了个总统套房,又把房间砸了个稀巴烂,那个套房里面的东西也不便宜啊,地毯沙发我估摸着脏了都清洗不了,都得重新更换,你知道这得多少钱嘛!”

    “楚家大部分股份在燕西手里,坑了也坑不到你吧!”

    “我……”楚衍语塞。

    “你心疼个毛线啊。”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楚衍稍微舒服了一些,“不对啊,这房间是我开的,这开销还不得算在我头上。”

    “谁让你开的?”

    “当时那情况……”楚衍叹了口气,“算了,总之还是被燕西给坑了。”

    “买这些干嘛?”

    “还不是燕西嘛,凉凉喝多了,去酒店开房,我就想着给他们助助兴。”

    “助兴?”轩陌摩挲着下巴,盯着楚衍。“你倒是挺有情趣的。”

    “你这么看我干嘛!”楚衍心里一凛。

    “没什么,你继续说。”

    “然后这家伙就把东西给你送来了。”

    “这小子从小坑了你多少次,你又不是不懂,还非要送上去给人坑,怪谁。”

    “算了算了,倒霉催的,我就不该回京。”

    轩陌无奈的一笑。

    *

    燕西急着回家看一下习凉,所以并没多耽搁,等他离开,办公室就是剩下燕北冥和关小董两个人了。

    “小北哥,我们也回家吧。”

    “我今晚夜班。”

    “那我去给你买晚餐?你想吃什么?”关小董趴在他的办公桌上,盯着他看。

    燕北冥微微移开眼,关小董每次的眼神都是那般赤裸裸。

    “一起去吧。”

    “真的?”关小董十分惊喜。

    “你不想和我一起吃?”

    “想的!”

    燕北冥脱了白大褂,又仔细挂在衣架上,整理了半天,方才出门。

    这会儿正好是吃晚饭的高峰期,路上也都是给病人打饭的家属,他们上电梯的时候,里面也就四五个人,医院电梯大一些,也不觉得拥挤,燕北冥往边上推了推,避免和别人推搡。

    只是越往下,人越多,燕北冥拧眉。

    关小董抬头看了看他,神色有些不耐烦啊。

    这人多了,难免有些触碰,关小董微微错开身子,“小北哥,我给你挡一下吧。”燕北冥是不喜欢和人有过多肢体接触的,关小董站在她面前,背对着旁人,却也得小心翼翼的不去碰燕北冥,两个人中间其实也就不到一厘米的距离,近得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再往里面去一下,谢谢!”在医院,高峰期的电梯可不容易等,自然是能挤就挤。

    燕北冥拧眉,看着关小董也是后背被人蹭了一下,抬手扯住她的胳膊,把她抱到了怀里。

    关小董吓了一跳,眼睛睁得很大,“小北……嗯——”话没说完,就被燕北冥伸手给按到了怀里,燕北冥一只手放在她的脑袋上,一只手搂住她的腰。

    这个角度,她可以听见男人沉稳的心跳声,他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药品散发得淡淡清香,却让人足够安心。

    “别动。”燕北冥沉声。

    “那个……”因为燕北冥都是极少和人接触,忽然被他搂在怀里,其实内心的诧异大于狂喜。

    “我还至于让一个女人护着我。”

    关小董点头,只是巨大的震惊后,就被一种灭顶的狂喜覆盖,她的手脚都有些无处安放,手心微微沁出一点细汗,抬手摩挲着燕北冥的衣角。

    这是夏天,大家穿的衣服本就不多,这么亲密的接触,燕北冥其实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少女……

    身段有多么玲珑,她穿得衣服大多宽松,看着倒是不太明显,这搂在怀里,说真的……

    发育得真心不错!

    她的腰很细,自己一只手就直接圈得过来,燕北冥头一次觉着,这丫头居然这么瘦。

    关小董动也不敢动,只安静的待在她的怀里,后面人潮拥挤,关小董不自觉的朝他靠近一点,手指拽住他的衣角。

    她的手指发带着热度,从他腰侧的皮肤滑过,燕北冥身子僵硬,浑身的肌肉都变得紧绷,手指从她柔软的发间穿过,缓缓收紧。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下去了大部分人,他们是要去负一开车,所以并没有跟着下去。

    关小董却没松开手,两个人都没动作,就这般抱在了一起。

    直到到了楼层,关小董才颇不情愿的松开手。

    “走吧,电梯要合上了。”燕北冥顺手牵过她的手,径直往自己的停车位走。

    此刻的地下车库人很少,只有几盏清冷的灯。

    关小董低头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抬脚追了上去,走到燕北冥的身侧。

    可是脸上的笑意却溢于言表。

    “小北哥,你怎么换车了,之前那个小灰呢。”关小董狐疑。

    “小灰?”燕北冥拧眉,自己那是卡宴,什么小灰。

    “就是你之前的车啊,什么时候换的车。”

    “这是燕西的。”燕北冥摸出车钥匙,“我的车被你吐脏了。”

    “呃……”关小董不自然的咳嗽两声,“不好意思啊。”

    燕北冥不说话,只是忽然松开手,关小董一紧张,直接抱住他的胳膊,“你生气了?”

    燕北冥拧眉,这个角度……

    说真的,胳膊能够直接感觉到她胸口的柔软,燕北冥身子紧绷,眉头越拧越紧。

    “小北哥?我就是有点喝多了?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

    “其实也没做什么!”

    “是嘛!”

    “就是吐脏了我的车,又把我的衣服吐脏了,我昨晚洗了整整两个小时。”

    关小董砸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准备抱着我胳膊多久。”

    “哦!”关小董悻悻的缩回手。

    “上车吧,要吃什么?”

    “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店,上回和昭觉一起去吃来着,很不错,口味很清淡,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昭觉?

    叫得还真是亲热。

    “我不喜欢!”

    “你都没去吃,你怎么知道不喜欢。”

    “就是不喜欢!”

    “那我们换家店。”

    “我来挑!”

    关小董不断观察他的表情,自己又惹着他了?

    “你和昭觉处得不错?”燕北冥双手打着方向盘,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还好吧,这不是年纪相仿嘛,也玩得来。”

    “这倒是,我比你大了不少!”

    “我不是这意思。”

    “说我老呗。”

    “那我也喜欢你!”关小董咬着嘴唇。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燕北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

    乐团排演厅

    燕秋白刚刚排练结束,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京都的巡演比别的地方人都多,所以大家也都格外认真,排练了很多次,才总算达到了满意的效果。

    燕秋白合上钢琴,拿着琴谱,准备离开。

    “小秋!”团长立刻跑过来。

    这就是昨天和燕秋白告白的那位,众人也都知道他们团长喜欢燕秋白,倒是起哄了一番。

    “团长,您有事?”

    “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这个……”燕秋白对他感情平淡,也就是普通朋友而已,根本谈不上喜欢,只是大家都在一个乐团,直接撕破脸也弄得不好看。

    “你放心,我没有想要逼你的意思,你昨天已经拒绝我了,现阶段我们就做普通朋友,请朋友吃个饭还不行嘛!”男人打趣道。

    “团长,我们也都是你的朋友,你干嘛不请我们啊。”

    “就是团长,你可不能偏心啊。”

    “团长,请客!”

    “行,大家一起来,小秋,这样你总不能拒绝我吧!”

    燕秋白笑了笑,捏紧琴谱。

    “不好意思,我们家小白有约了!”莫韶光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直接跳上表演台,伸手就直接搂住了燕秋白的肩膀。

    “莫少,您怎么来了!”

    大家多莫韶光自然熟悉,因为是这里的常客,经常过来接送燕秋白。

    “小白今晚和我有约了。”

    燕秋白自然也不想和莫韶光一起吃饭,那简直是……

    灾难。

    可是现在也不能拒绝,只能被他揽着往外面走。

    莫韶光扭头看了那团长一眼,和他抢人,这人胆子很大啊。

    众人悻悻然的散开了。

    “我想起晚上还有约,还是回家吃饭吧。”

    “我和女朋友还有约会,先走了!”

    众人一哄而散,留下那团长正在原地,若是那人是莫韶光,自己岂不是要完?

    刚刚出了大厅,燕秋白就拍开他的手,“你怎么来了?”

    “一直都在啊,坐在下面,灯光暗,你没注意我。”

    “今晚的事情谢了,我还得回家吃法,先走了。”

    “我都帮你解围了,你就说一声谢谢啊。”

    “难不成要我请你吃饭?”

    “好啊!”

    燕秋白咬牙,这人还真是……

    无耻!

    “要不我就跟你回家吃饭?”

    “莫韶光,你跟着我有意思嘛,你赶紧回家吃饭去。”

    “我家没人啊,回不回去也一样。”

    “那你也别跟着我啊。”

    “我怎么叫做跟着你,你没看出来我在追求你嘛!”

    “你这是纠缠骚扰!”

    莫韶光摸了摸鼻子,“那我请你吃饭赔罪?”

    燕秋白最终还是拗不过莫韶光,做他的车去了餐厅。

    刚刚点好餐,莫韶光就遇到了熟人。

    “莫少,好久不见啊!”男人穿着西装笔挺,三十出头,一看就是精英人士,身侧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站在桌边,就能闻到那夹杂着脂粉气息的香水味,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吴总,好久不见!您也过来吃饭?”莫韶光立刻起身和他打招呼。

    “是啊,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莫少,这是新的女伴?”

    燕秋白佯装看着菜单,手指摩挲着纸业,饶有趣味的抬头看了一眼。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燕小姐,吴某失言了。”燕秋白这张脸京都大多人都认识。

    这想要和燕家人打交道很难,毕竟深居简出比较多,众人只能把矛头对准了作为乐手的燕秋白,给她捧场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想要借此攀关系的不在少数,自然都是认识的。

    “你好!”燕秋白笑了笑,目光转向莫韶光?

    换女伴?

    “那个莫少,我们改天再约,哈哈——”吴总搂着女伴飞快离开。

    莫韶光盯着燕秋白别样的目光坐下。

    “小白,那个吴总就是爱开玩笑,你别介意哈。”

    “我没介意啊。”燕秋白说得无所谓。

    “没在意就好!”莫韶光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真是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啊。

    “我就是没想到,我离开京都,莫少玩得挺开,请问我是你这个月第几个女伴啊。”

    “小白,你别听他胡说,那些都是我参加酒会临时找的女伴,千万别误会啊。”

    “我没误会啊,莫少,吃东西吧,我有点饿了。”

    “小白,其实我这个人很单纯的,我真的对你一心一意,从小到大,你见过我看别的女生一眼嘛!”

    “那倒没有!”侍者正好上菜,燕秋白低头切着牛排。

    “是吧,小白,我对你的感情情比金坚啊!”

    “你都是一直盯着看的,自然不止一眼。”

    “小白,你这样我们没法愉快地聊天了。”

    “那就安静的吃饭。”

    “你出去一趟,怎么脾气一点都没变。”

    “你那些女伴脾气肯定比我好。”

    “我们还是安静的吃饭吧!”

    这顿饭吃得莫韶光是吃得很不对味。

    *

    燕北冥本来晚上值夜班,临时有人和他换班,他就先回家了,注意到院子里的军车,想来是燕殊回来了。

    “二叔!”燕北冥站在玄关处换鞋。

    “吃过了吗?”燕殊挑眉。

    “吃过了,二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也没多久。”

    “那我先上楼。”

    “嗯!”

    姜熹走到燕殊身边坐下,“看什么呢?”

    “感觉他有些不对劲啊?”

    “可能是前几日关戮禾去找他麻烦了?”

    “哎呦呵,那家伙总是忍不住出手了?怎么没把他揍死?”

    “好歹是你侄子,你怎么说话的。若是被大哥听见,估计有得怼你了。”

    “是这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小董多好一丫头啊,对他又死心塌地的,若是不喜欢就给个痛快话,总这么拖着不是事儿啊。”

    “可能和大哥叶子有关吧,毕竟他俩就是比较闷的人。”姜熹挑眉。

    “那倒也是,那小子从小就这样,倒也没变过。”

    “说的也是,关戮禾又是个急脾气。”

    “这碰到一起,还不得爆了。”姜熹哂笑。

    “这小子若是不偿点苦头,是不知道珍惜的。”

    燕殊这话说得随意,可是却在不久就应验了。

    燕西回家,在习凉房间坐了一会儿,习凉极少喝这么多酒,睡得十分沉。

    只是酒得后劲很大,习凉忽然抬脚将杯子踢开。

    燕西坐在一侧看文件,微微拧眉,伸手准备帮她将杯子盖好,习凉不安的扭动了两下身子,本来长及脚踝的裙子瞬间被褪到了大腿中部,称着灰色的床单,燕西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伸手就把杯子扯到她身上。

    “嗯!”习凉难受的嘤咛出声,伸手扯了扯领口,可是她穿的是套头的裙子,无论她怎么扯,都扯不开,她迷迷糊糊的忽然伸手摸到了后面,扯下拉链。

    燕西挑眉,抬手就把被子直接盖到她的头上。

    “干嘛啊!”习凉本来就有些燥热,抬手就把被子扯开。

    这两个人一来二去的僵持着。

    燕西真是要疯了,这女人到底是要干嘛,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开始耍酒疯了。

    习凉手指摸到内衣扣,熟稔的解开,然后直接从领口将内衣抽了出来,直接扔到一边,好死不死的砸在燕西身上。

    燕西下意识的伸手接过,仿佛是摊手山芋,手一松,内衣瞬间掉在床上。

    习凉少了这层束缚,这才满足的蹭了蹭被子,心满意足的继续睡觉。

    燕西低头看着那黑色胸衣,艰难的吞咽了几下口水,喉咙发紧,心跳骤然加快。

    自己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不能再继续看了,可是眼睛却怎么都移不开。

    她的尺码……

    貌似不小。

    自己一只手的话……

    我去,燕西,你都在想什么呢,你是变态嘛!

    可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过了几分钟才堪堪移开视线。

    “唔——”习凉舒服的蹭了蹭被子,脸上还有一丝不自然的潮红,精致漂亮的脸蛋,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燕西直接走出房间。

    这简直是在挑战他忍耐的底线啊。

    自己若是趁着她醉酒那个啥……

    按照她的脾气应该会把他自己打死吧!

    燕西,你就不该有这个念头,怎么回事啊你。

    燕西下楼煮咖啡,习凉三四点钟喝的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晚饭也没吃,估计醒了会饿,燕西还想等她醒来陪她吃了饭再睡,自然得让自己保持清新。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磨了半天咖啡豆,又慢条斯理的开始煮咖啡,折腾了快十一点。

    燕北冥穿着睡衣下楼,阴沉着一张脸。

    “你怎么还没睡?”

    燕北冥作息习惯相当规律。

    “忽然就醒了。”

    “你这是做噩梦了?”燕西喝着咖啡,顺便给他倒了一杯,“要不要来一杯?”

    燕北冥摇头,他额前的碎发粘着一点水渍,显然是刚刚洗了把脸。

    “梦到什么?”

    “不好的东西。”

    “我在就劝你别学医,整天对着那些血肉模糊的东西,不做噩梦才怪。”

    燕北冥捏着眉心,脸色阴沉得难看。

    “你怎么还不睡?”

    “我怕凉凉半夜醒了要吃东西,等她一会儿,倒是你,是不是白天遇到什么事了,所以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你怎么如此八卦!”

    “我一直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等会儿——”燕西忽然嗅到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燕小北,你老实和哥哥说,你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不该梦的东西啊。”

    “什么不该梦的!胡扯什么!”

    “你这口气都不对,我肯定是说对了,你该不会是做春梦了吧!”

    “燕小西!”

    “我去,真的啊!”燕西现在可以肯定,绝壁是春梦啊,“来来来,别害羞,和哥哥说说,你都梦到了一些什么?”

    “燕西,你丫是有多无聊。”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嘛,正常的生理需求总是有的,做这种梦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我们哥俩好久没聊天了,和我说说呗。”

    “我告诉你,不就等于告诉全世界嘛!”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你在我这里,信誉度为0!”燕北冥说着直接往楼下走,本来准备出去吹吹风,缓解一下内心的燥热,现在只想杀人。

    燕北冥刚刚回到房间,发现手机一直在震动,不停跳动着各种信息。

    “燕西!”燕北冥捏着手机就往楼下跑,却撞到了正好出房间的燕茴。

    “小北哥——”燕茴憋着笑。

    “回你房间去!”

    “哦,哥,其实这个很正常的!”燕秋白也出了房间。

    “你俩都给我回去睡觉!”

    燕北冥急吼吼的下楼。

    燕茴笑出了声,“姐,小北哥这是真的生气了啊,该不会把我哥打死吧。”

    “最多半残!”

    燕西正在喝咖啡,瞧着他下楼,“呦——怎么又下来啦?”

    “燕西,你特么的在群里胡扯什么东西!”

    “你没注意我说的话嘛?猜测,就是猜测而已,是他们当真了!”

    原来是燕西在他们小辈的小群里发了一句!

    “燕小北疑似做春梦了……”

    然后整个群就炸了。

    “燕西,我掐死你信不信!”

    “你掐死我就说明你真的做春梦了,你来啊!”

    燕北冥气结,扭头就走。

    “话说你梦里的女主角该不会是小董吧……”燕北冥踩着楼梯的脚一滑,扶着墙壁上楼,后背僵直,看得燕西乐到不行。

    燕北冥发誓,这笔账他一定要讨回来!

    ------题外话------

    最近网站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网站经常打不开,章节我会按时更新,如果系统再抽风,大家也不要急,耐心等待哈,其实我也很绝望啊,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因为潇湘抽风,再同步到腾讯就会更慢一点,腾讯的小可爱们也不要太急,这边维护好,章节就会自动同步过去哒。

    *

    燕西从小就喜欢坑人,燕北冥嘛……从小被他坑了也不知道多少次,这家伙有多恶劣,也是心知肚明啊!

    燕北冥:习凉,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和燕西在一起!

    习凉:为什么?

    燕北冥:他除了这张皮相,一无是处!

    习凉:……

    燕北冥:而且得罪人太多,以后指不定要过上被人“追杀”的日子,拖累你就不好了!

    燕小西:小董,我这里有人喜欢你啊!

    燕北冥:……

    燕小西:小董啊——

    燕北冥:你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