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 口味太重,蔫坏的燕西(二更)

正文 18 口味太重,蔫坏的燕西(二更)

    战扬开着车,还不能太快,只能小心翼翼的跟着,他这辈子还没做过这种事,燕茴拉着他的胳膊,一脸兴奋。

    “你走这边,走那边会被看到得。”

    “哎呀,这里,你拐一下!”

    “再慢点儿……”

    “我会开车!”战扬胳膊都被她扯得疼。“你都不知道他们是去干嘛的,你这么激动干嘛。”

    “这个组合出门,定然是干大事啊!”燕茴眼睛盯着前面的车子,燕殊的车子是公家配的,辨识度特别高。

    “你怎么知道是干大事!”

    “你没看到我我爸那张臭脸嘛,一看就是发生大事了,而且衣服都没换就出门了,我妈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而且我跟你说,我哥的秘书也在,估摸着这事儿和我哥有关。”

    “这种事你脑子转得倒是挺快。”

    “我脑子一向转得快好嘛!”

    “这个还真没看出来!”战扬轻笑,怎么对自己的感情问题,就和白痴一样呢。

    “好好开车。”

    战扬认命被她指挥着。

    只是燕殊的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倒是出乎意料。

    “去酒店干嘛!”燕茴诧异。

    “我哪儿知道,下去看看!”战扬停车熄火,伸手拔下车钥匙。

    “我去——”燕茴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你看他们这模样,想不想是去捉奸?”

    “你想象力有点丰富!”

    “我这是合理猜想,你看我爸那铁青的脸,我的乖乖,赶紧的,看戏!”燕茴拉着战扬就蹑手蹑脚个跟了过去。

    *

    燕西被楚衍缠得不行。

    “舅舅,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东西,您带回去吧,我真的不需要。”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大人的话,赶紧拿进去!我先走了,玩得愉快哈,哈哈……”

    燕西嘴角抽了抽,轩叔叔是脑子进水了吧,居然能和这种人生活这么久。

    简直了!

    燕西还是将东西提了进来,随手放在桌上,和楚衍对峙这么久,倒是出了一身汗,反正待会儿衣服就到了,先洗个澡。

    燕殊等人从前台问了情况,就直奔顶楼。

    酒店的服务生还诧异呢,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一年多没出现的小公子来了,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燕首长都到了。

    而他们后面还跟着燕茴。

    “美女,刚刚他们去哪儿了!”

    “这个……”前台面面相觑。

    “你不认识我吗?我是燕茴!”

    “燕小姐,我们认识!”

    “那他们去哪儿了。”

    “顶楼总统套房。”

    “快走!”燕茴扯着战扬就往电梯跑。

    电梯来得快,燕茴扯着战扬就闪身进去,这个点酒店没什么人,所以电梯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燕茴抬头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跺了跺脚,“怎么这么慢。”

    “你怎么这么着急!”战扬无奈。

    “你不懂,能让我爸变脸的事情不多,我怎么能不激动啊!”

    “你才是要去干大事的样子吧!”战扬忽然抬手伸到她头顶。

    燕茴透过电梯的反光看得清楚,战扬就站在她身边,比她高了许多,忽然伸手过来,燕茴下意识的躲了一下,战扬眸子已经,手却没缩回来,而是直接从她额前滑过,将前面的几缕碎发拨到她的耳后。

    燕茴似乎在一瞬间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

    已经不是从小那个,自己一下子就能把他扑倒的男生了,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这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燕茴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两步。

    战扬哪儿知道燕茴此刻的心理变化,只是对于她的躲避心里很不爽,便直接往她身边挪了两步。

    燕茴又往边上退了退。

    战扬继续挪。

    燕茴胳膊已经抵在电梯壁上了,抬头看着他,“你干嘛挤着我。”

    “你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你敢……啊——”

    燕茴话音未落,战扬忽然迫近。

    他弓着身子,放大的俊脸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吓得燕茴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后背贴这电梯壁,不敢乱动。

    战扬瞧着她忽然受惊的样子,扑哧一笑,男人身上带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夹杂着那清冽好闻的青草味,扑面而来,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

    燕茴心脏狂跳不止,整个呼吸都是他,她眨了眨眼,看着战扬,战扬虽然只是弓着身子,可是他们两个人靠得太近了,似乎只要谁往前一点点,鼻尖就会触碰到一起。

    “你笑什么!”燕茴试图通过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怎么吓成这样。”战扬嗤笑,“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嘛。”

    “谁让你忽然靠过来,我要是忽然靠过去,你能不吓死么,长得一副残样,别在我面前晃!”燕茴一把把他的脸拍过去。

    战扬倒也无所谓,挺直腰板,仍旧站在她身边,不偏不倚,宛若一个守护神。

    “你要是凑过来,我肯定不会像你那样,瞧你被吓得,我长得那么吓人啊。”

    “谁让你忽然凑过来!”燕茴拍着胸脯,试图抚平自己那悸动不安的心跳。“下次我要是这样,肯定把你吓死!”

    战扬轻笑,瞧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还真是被吓到了?

    不过她若是敢凑过来,他就……

    敢亲下去。

    而此刻正好有人进入电梯内,从一楼到顶楼,足有三十多层,有的时候有人按了电梯,可是停住了也没人,所以电梯走得比较慢,燕茴往后退了两步,试图和前面的人隔开点距离,战扬就直接站在她前面,就像是一堵墙。

    燕茴抬眼看了看他,她好像今天才发现,战扬个子居然不矮,这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由自己欺负的男孩了。

    “走吧,到了!”转眼间,已经到了顶楼。

    燕茴还在发呆,战扬看着电梯门都要合上,这燕茴站在里面却在发呆,有些无奈的拉住她的手。

    “发什么呆呢,走吧!”战扬松开手,随意地搭在她的肩上。

    “你别这样!”燕茴甩开他的手,“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

    战扬一愣,“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燕茴莫名有些烦躁,怎么回事啊,燕茴,你冷静点,战扬就是你一个兄弟而已,你心脏跳那么快干嘛。

    你又不是没见过帅哥,忽然犯什么花痴啊,简直了!

    战扬莫名其妙,这过来的路上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

    难不成就是刚刚被自己吓到了?

    不至于吧。

    *

    而此刻一行人已经到了房间门口,生怕弄错了,核对了一下房间号,准确无误。

    “燕殊,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姜熹哪儿做过这种事啊,而且还是自己儿子。

    “有什么不好的,这小子要是敢在外面胡搞,我打断他的腿,败坏门风。”

    “你这几年脾气倒是越发大了。”

    “我的脾气要是不大点,就这小子的脾气,指不定得上房揭瓦。”燕殊冷哼,“真不知道像谁。”

    “你!”

    “扑哧——”后面的一群人憋笑。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我可不像这样!”

    姜熹不想与他争执这些,“小西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早上他和说要你回来主持大局,说是要和凉凉订婚,不然我也不会急着把你叫回来。他对凉凉一心一意的,怎么可能会……”

    “这会儿五点多,他到酒店干嘛!”燕殊说着就开始按门铃。

    燕西洗了澡,闲得没事,目光落在楚衍送来的东西上,正一样一样拿出来端详。

    说真的!

    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原来还能这么玩……

    有一些还赠了说明书,看得燕西面红耳赤。

    原来舅舅好这口!

    啧啧……

    真不知道轩叔叔怎么受得了他。

    门铃响起,燕西想着肯定是衣服到了,所以也没多想,就直接去开门。

    却不曾想门口站了一大票人。

    “爸——”燕西诧异。

    燕殊却打量着燕西,穿着睡袍,头发还是湿的,还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还没消弭的沐浴露味道,父子两个人面面相觑。

    燕西有点没反应过来。

    “您怎么回来了。”

    燕西伸手就要去抱燕殊,却被他一下子推开,“让开点!”燕殊直接推门而入,随后一群人鱼贯而入。

    燕殊一眼就瞥见了放在套房小客厅内的东西,顿时脸就垮了。

    “那个……爸,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燕西忙不迭的就要跑过去收拾。

    “我的天!”姜熹别过头。

    “别看!”燕殊伸手就挡在姜熹眼前,“燕小西,你可真会玩。”

    “爸,真的不是我的!你要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

    “就你这性子,还真有可能!”燕殊挑眉。

    “去,给我到房间看看,有没有人!”

    “首长,房间有个女人!”

    “爸,那是凉……啊——”燕西话音未落,燕殊直接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他身上扔。“爸,您冷静点!”

    “冷静,你这个小混蛋,在国外都学了些什么东西,楚濛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我去,爸,您冷静点!”

    这燕殊要是狠起来,也是个狠角色,哪有机会给燕西解释啊。

    姜熹看到桌上那些东西,已经往后面躲了躲。

    儿子,你自求多福吧!

    而燕茴和战扬已经到了,听着里面的动静,立刻跑进去。

    “这么精彩!”燕茴可没想到,自己父母这是过来“捉奸”的!

    战扬忽然瞥见桌上的东西,从后面就捂住了燕茴的眼睛。

    “你干嘛,我正看得精彩呢!”燕茴一心扑在自己父兄身上,哪儿注意到别的啊。

    “别看!”战扬几乎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他也是个正常男人,心头难免有些抑制不住的有些冲动,只是那东西着实污眼睛。

    “我就要看,你干嘛啊,松开!”

    燕茴越是用力想要扯下他的手,战扬反而抱得越紧,几乎将她完完全全抱到了怀里。

    燕茴忽然感觉到两个人身子紧紧贴在了一起,其实这般亲昵的举动,他俩经常做,只是此刻她却有些不太淡定了。

    “你就不听听话点嘛!”战扬呼吸沉稳,声音低沉。

    仿若擂鼓,燕茴刚刚平复的心跳又一次猛烈跳动起来。

    “乖,别动。”

    燕茴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这是怎么了!

    怎么对战扬……

    动心?

    不可能,绝不可能,肯定是刚刚跑得太急,所以心跳才会这么快。

    “啊——”燕西伸手去挡,东西直接砸在他本就破皮的手上,疼得他叫了出来。

    “行了,燕殊,你别打了!”

    “我打不死他,混小子,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凉凉喝多了,我带她过来休息一下怎么了!”燕西回头吼了回去。

    “你到酒店开房你还有理了,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就算是凉凉……”燕殊声音顿住,“凉凉?”

    “她在家里受了气,在舅舅酒吧喝多了,我就把她带到酒店了。”

    燕殊自然不想承认自己是搞错了,继续胡搅蛮缠。

    “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着,你把人带上酒店,你还有理了!”

    “爸,这事儿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燕殊冷哼。

    “您能不能坐下,我们慢慢说!”

    “把你这些东西给我收起来,脏了眼睛!”

    “这是舅舅送来的!”

    “你每次做坏事,总喜欢拿你舅舅来搪塞我。”燕殊冷哼。

    这楚家兄弟素来护着燕西,燕西小时候那脾气,没少给他惹麻烦,这楚家兄弟基本上能处理的就给处理掉了,护得很,所以燕西做错事也喜欢把责任直接推到楚衍头上。

    楚衍呢,本来就是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谁也拿他没办法。

    “真不是,不信立刻去查,酒店监控什么的,你随便查,如果正是我买的,我就……”

    “你就怎么样?”燕殊挑眉。

    “爸,这真不是我!”

    姜熹已经到了客房,看到熟睡的习凉,倒是松了口气,而且衣衫整齐,不过确实满身酒味。

    “燕殊,真的是凉凉,他俩也没啥,你别一直吼他。”

    “你把人家一黄花大闺女带到酒店,你还有理了。”

    “她这喝得醉醺醺的,我总不能把她往家里带啊,这妈看到了,对她印象不好,我怎么办。”

    “你想得倒是周到,你把人带到酒店,若是被有心人,或者记者看到了,消息传出去,多不好听。”

    “那就直接去习家提亲。”

    “你小子算盘倒是打得挺好。”燕殊冷哼。

    “爸,您怎么忽然回来了?”

    “不是你妈说让我回来给你去提亲嘛,说别的人压不住那习家,习家那边怎么回事?那丫头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习凉在他印象中一直是个十分规矩的女孩。

    说起来自家儿子这脾气,若不是自己喜欢,估计也很少有姑娘降得住她,其实按照燕殊的想法,他俩的脾气是不合适的。

    一个就是十分规矩听话的好姑娘,一个就是恨不得翻江倒海的“野哪吒”,习凉是按不住他的,不过自家儿子喜欢,心甘情愿俯首帖耳,这就没办法了。

    “就是习家那点破事呗。”

    “你搞不懂?还需要我出手?”

    “这倒不是,您回来不是更加正式嘛,习耀邦就是个不要脸的主儿,估计为了公司能把女儿给买了,您回来,不也正好可以压压他嘛,而且你出面提亲,也足以见得我们家对凉凉的重视,以后京都自然不敢有人有什么非议。”

    “你小子是准备拿我挡刀啊。”

    “爸,我怎么敢啊。”燕西笑得狡黠,“习家败落,习凉和我一起,总少不得有些人说她贪慕荣华,绝了这些人的口舌不好嘛。”

    “行了你,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懂。”

    “你去提亲本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正式一些也好。”姜熹开口,“回头我就和母亲商量一下,你回来时间有限,这事儿还得速战速决。”

    “不用和习家商量?”燕殊挑眉。

    “不用管,直接去就行!”

    “既然没什么事,就把凉凉带回家吧,上酒店算怎么回事啊,家里还有你妈和你妹妹,女佣也能帮忙,你小子是不是就是打定主意想要占人便宜。”燕殊拧眉,仿佛要把自己儿子看穿。

    “爸,我真没有,哎——您别总是误会我啊!”

    “行了你,反正你不是什么好人。”

    燕西无语,哪家父亲会这么说自己的儿子。

    您则会是女孩我的亲爹啊。

    战扬放下遮住手,可是圈着燕茴的手臂却没松开,燕茴看戏看得出神,起初还挣扎了两下,后来也就懒得动弹了。

    燕殊一起身,回头就看到这一幕,猎豹般的眸子沉了几分。

    “战扬,你把手给我松开!”

    战扬立刻松开手。

    “叔叔!”

    “燕殊!”姜熹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别把孩子给吓到了。

    战扬那点心思,但凡是个人都看得清楚,也就自己女儿这个脑子迟钝的,燕殊倒也乐见其成,战家的家教他是绝对信得过的。

    “我有分寸,你怎么搞得我像个暴君一样。”

    “你这一身官腔的,可不是要训人了。”姜熹哂笑。

    燕殊咳嗽两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战扬,我刚刚出门是怎么和你说的。”

    “让我看好小茴。”

    “我让你们自家好好待着,你怎么把她给我领到这里来了,看样子我的话对你不管用了是吧!”

    “不是!”

    燕殊说话锋利,本就是上下级,再加上以后会是自己的岳父,战扬哪儿敢多嘴,只能受着。

    “你小子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怎么着,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不敢。”

    “我的话你当放屁啊!”

    “燕殊,你一回来冲着人家阿扬发什么火!”姜熹无奈,这人还越说越来劲了。

    “爸,是我求着战扬带我来的,你别说他,你怪我好了。”燕茴直接挡在战扬面前。

    “我知道是你,你以为我会放得过你?”

    燕茴轻轻咳嗽一声。

    “叔叔,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没做好,这事儿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是我的!”

    “我的!”

    “你俩别吵吵了,回去都给我站军姿,一个两个的,不消停!”燕殊被他俩吵得脑袋都大了。

    “小西,你的手怎么伤了!”姜熹这才注意到燕西手上都破皮了,手臂上更是添了一些青紫色的痕迹。

    “没事!”燕西倒是无所谓。

    “燕殊,你下手也太狠了!”姜熹说着打了他一下。

    “我手下还在呢,你注意点,给我留点面子!”燕殊咳嗽一声,压低声音。

    “你自己看,还面子,你要什么面子!”

    “男人有必要这么娇气嘛!”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糙啊!”

    燕殊双手一摊,得了,反正自己到最后就是个坏蛋吧,好人都是你们,我就是个坏蛋!

    “你这手伤得太严重了,让秘书陪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再回去,凉凉我和你爸会负责,你就别担心了。”

    姜熹的话基本就是定音了,燕殊本来伤得不重,可是燕殊下手狠啊。

    *

    去医院自然都是挑熟人的,所以燕西到燕北冥办公室的时候,燕北冥还是有些诧异的。

    “小西哥!”关小董安静坐在一边,正插着耳机看电视,轩陌一直坐在那边,在翻医院的一些记录表。

    “嗯!”燕西挑眉,“轩叔叔好!”

    “嗯,怎么回事?受伤了?”轩陌看到他受伤都是猩红的出血点。

    “一点皮外伤,我妈大惊小怪,非要我来处理一下。”

    “你坐过来。”这些外伤,燕北冥自然可以处理,他一边去找纱布药水,一边指了指沙发,示意燕西坐下。

    秘书恭敬的走过来,和众人一一打招呼。

    “对了,把东西给轩叔叔。”

    轩陌看着秘书将一个桃红色的袋子递给他,颇为诧异。

    “什么?”

    “您别看,这是舅舅让我送你的!”

    “嗯?”轩陌打开袋子看了一眼,脸顿时黑了。

    “他人呢?”

    “还没过来吗?”燕西憋着笑。

    舅舅,这事儿你可别怪我,您坑了我一次,怎么着我也要坑你一回吧。

    “你和人打架了?”燕北冥拖了个凳子,坐到燕西身边,这伤口一看他就知道了。

    “出了点小事。”

    “所以楚叔叔才急着去处理吧。”关小董凑过来,“伤得还不轻,你的身手,谁能把你打成这样啊。”

    “双拳难敌四手嘛!”燕西哪能说,自己是被自己父亲揍得啊。

    况且那人是燕殊,自己哪儿敢还手啊,要是真的还手了,指不定自己已经要残废了。

    可真是自己的亲爹,下手真是够狠的。

    “谁打的,我去给你报仇!”关小董说完,就被燕北冥瞪了一眼,立刻缩回脑袋,“我就是说说而已,我不打架,不打架,呵呵——”

    “也没什么大碍,手上的处理好了,那些淤青给你弄点红花油推推,会很快消肿的。”燕北冥工作起来十分专注,看得关小董眼睛都直了。

    “你这丫头还真是对着他无时无刻都能犯花痴啊!”燕西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

    “哎呦!”关小董捂住脑袋,“谁让小北哥好看呢!”

    燕北冥手一紧。

    “我去,你下手轻点儿,你谋杀啊!”燕西倒吸一口凉气,消毒水直接往伤口撒,以为这是猪肉嘛。

    楚衍气急败坏的从酒店出来,他刚刚出来出来,就被经理给叫了回去,说是酒店出事了!

    “好你个燕西,你丫可恨是能耐,把我的就把砸烂了,现在又在酒店闹事!”

    结果他一回去!

    好家伙,套房客厅简直不能看,基本上称手能砸的都坏了。

    这是造了什么孽。

    楚衍决定先去找轩陌,然后去找燕西算账。

    结果一到医院,就看到了燕西。

    “燕小西,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你丫可以啊,砸了我的酒吧,又去砸酒店,你老实说,舅舅是不是对你不够好。”

    燕西尴尬的笑了笑,“舅舅,那是个误会!”

    “楚楚!”轩陌起身。

    “阿陌,我跟你说,这小子太混账了!”

    “你和我出来!”

    “我还没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呢。”

    “你先和我解释一下这个东西是什么!”轩陌提起手边的袋子。

    “这个不是我……”

    “别想把事情推到别人头上,跟我出来!”轩陌沉着脸,楚衍只能跟着出去,回头狠狠瞪了燕西一眼。

    这小子也蔫坏了。

    ------题外话------

    大家知道这叫什么嘛,因果循环啊,哈哈……

    楚楚是要被坑惨啦,哈哈……

    等着被大刑伺候吧。

    楚楚:你好像说我性格是什么?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呃……貌似没有吧!

    楚楚:自己看你写的什么东西!能看嘛!

    我:你本来就是啊,你别被燕西坑了,来找我麻烦啊!

    楚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