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 浩浩荡荡来捉奸!

正文 17 浩浩荡荡来捉奸!

    活色生香

    习凉到酒吧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酒吧营业时间不长,侍者瞧着习凉并不像是常来酒吧的人,可是穿得却非富即贵,那周身的气度也非常人可比,只是脸上有一处红肿,趁着白皙的肌肤,显得格外扎眼。%d7%cf%d3%c4%b8%f3

    “小姐,这边边。”侍者领着习凉到了一处角落。“您需要一点什么?”

    “最烈的酒。”

    侍者并没劝阻,到酒吧若不是寻欢就是消愁的,这种人他也见过了。

    “小姐,您脸上的伤,需要我们给您拿点药膏吗?”活色生香去的人,自然都是显贵的,服务自然是极好的。

    习凉哂笑,“不必了,谢谢。”

    “那您稍等,酒水马上就到。”

    习凉靠在沙发上,脸上火辣辣的疼,习耀邦的话还在她脑子里不断回响,陪他一夜?

    呵——原来在他心里面女儿就是这般可以随意买卖的物品嘛!

    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都会来问一句,她的脸疼不疼,而他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公司!

    习凉原本以为他不过是比较偏爱赵明兰他们一些,现在看来,他谁都不爱,只是爱钱,为了钱,可以牺牲一切。

    习向暖又何曾不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呢!

    这么多年,习凉活得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越距,谁提起习家大小姐,不得说一句,教养规矩好,可是她也不过是个人,也有七情六欲,长期被压迫了那么久也就罢了,此刻却被当成一件物品送人。

    原来自己也就是他为了达到目的的一个棋子而已。

    习凉知道父亲并不是真正的疼爱自己,之前还会惺惺作态,可是现在那层窗户纸被捅破了,她心里并不好受。

    侍者刚刚上了酒,她就倒了一杯,灌入口中,她从未喝过如此烈的酒,直接呛到了,咳嗽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走吧,估计是被男朋友给甩了,别看了。”因为人少,侍者都比较关注习凉这边的情况。

    “长得这么漂亮,那个男人是瞎了眼了吧。”

    “这姑娘一看就是正经人,现在那些男人,都喜欢狐媚子,正正经经的姑娘娶回家做老婆倒是合适,玩玩嘛,就不成了!”一个人嗤笑。

    习凉猛烈的咳嗽着,烈酒刺激着她的喉咙肺部,刺激着她的感官,好像心里真的觉得舒服了许多。

    一转眼习凉已经喝了大半瓶酒,面色微醺,看来也是要醉了。

    而此刻从楼上下来一群人,男男女女,莺莺燕燕,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来,给本少爷结账!”

    “黄少,这就走了吗,人家还没玩够呢!”他怀中的女人,娇俏动人。

    “乖,回头我们去君来,继续嗨!”

    侍者忙着刷卡结账,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这天都没黑,都要去开放,倒也是猴急。

    “黄少,你好坏!”女人声音柔美,掐着嗓子。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坏嘛!”男人说着在她屁股上抓了一把,惹得那人娇羞不已,身旁的几个人也是大笑不止。

    “呦——那边哪儿来的漂亮妹妹啊!”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忽然瞥见已经喝得差不多的习凉。

    “哪儿呢!”正在结账的黄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前顿时一亮。

    他也玩过不少女人,自然一眼便看得出来习凉的与众不同,她此刻双腿翘着,手中晃着就被,眼睛微微眯着,长期晕染而来的贵族气质,与身侧这些莺莺燕燕相差太多,长得又是绝色,他立刻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黄少,不好意思,麻烦不要在这里闹事!”侍者一看势头不对,立刻挡在了黄少面前。

    “滚开,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嘛!”黄少一把推开男人,直朝着习凉走过去。

    “黄少——”

    侍者见拦不住,准备去找经理。

    只是还没等到经理来,就瞧着两个穿黑衣的人,直接冲了过来,这二人是直奔习凉而去的,直接挡在了黄少面前。

    “干嘛!不长眼的狗东西,还敢挡老子的路,给我滚开!”

    “黄少,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燕公子的人。”

    “什么燕公子,老子不认识,赶紧给我滚开,不然我不客气了!”黄少说着就要去推面前的两个人。

    “黄少,我们赶紧走吧,燕公子我们惹不起。”后面还有几个有意识的,一听燕西的名字,脸色都白了。

    “滚开,这女人,老子今天上定了!”黄少说着居然直接冲上去就和他们撕扯起来。

    这原本跟着他一起来的几个人,一看这架势,本来是要上去劝架的,却没想到劝着劝着,居然也跟着打了起来,这可倒好,整个现场就变得一团乱了。

    习凉喝得已经五迷三道了,只看到有许多人影在自己面前晃,继续低头喝酒。

    黄少也不知怎么忽然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直接朝着习凉走过去。

    “妹妹,和哥哥走,今晚保证让你嗨。”黄少说着就去拉扯习凉。

    “走开!”习凉一抬手,直接把他甩开。

    “呦——还挺烈,我就喜欢你这种!”黄少嗤笑,继续拉扯习凉。

    习凉虽然喝多了,却也不是没有半点意识,忽然有人来拉扯自己下意识的要去挡。

    所以燕西到这边的时候,就看到这极为混乱的一幕。

    这酒吧侍者原本以为他们说习凉是燕西的人,就是唬人的,毕竟燕西的名太好用,却没想到,把正主给等来了,燕西他们可是太熟了,这没等他们上去打招呼,燕西直接朝着西凉而去。

    伸手扯住黄少的后衣领,直接把他拖到了一边,抬手就是一拳。

    黄少整个人脑子本来就是晕的,忽然被一拳砸上去,整个人都懵了,整个的半边脸都差点失去了知觉,生理上的痛感,让他唤回了一些意识,可是被人打了,就是得打回去啊,所以黄少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燕西扑过去。

    燕西直接伸手扯住他的衣服,又狠狠揍了两圈,直接把他打翻在地,黄少还没起来,又被人一脚给踹到了地上。

    燕西那是一点都不客气。

    自己小心翼翼的护了这么多年的人,还能允许别人动手动脚!

    简直反了天了。

    自己碰一下都得呵护着,不把他打得半死,都是轻饶了他。

    侍者是根本拦不住,谁敢去拉燕西啊,就是经理到了,也是一脸懵。

    “经理,若不然我们报警吧,再这么下去,整个酒吧都要被砸没了。”一群醉鬼哪会管那么多,酒吧大厅各种摆设已经被砸得稀巴烂,看着都肉疼。

    “你找死啊,燕西是谁,你敢报警!”

    “可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保安呢!”

    “还没上班!”

    “你……”经理无奈,只能打电话给楚衍,他是燕西的舅舅,就算本人不来,派个人过来,也能把事情给处理好。

    所以等楚衍过来,看到自己场子被砸成这样,简直肉痛。

    麻蛋,这些人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在他的地盘闹事。

    正好保安过来,“赶紧给我拉开,快点的!”

    楚衍急得跺脚。

    这里的许多装饰品,都不是凡品,楚家豪气,这里有的小饰品虽然不起眼,却也是五六位数起,这么砸下去,可不得肉疼。

    这旁人都好说,被保安架着,也算是拉开了,倒是燕西这边,他们不敢动作。

    楚衍直接走过去。

    “燕小西,你特么的还不给我住手!”楚衍气急败坏。“你们赶紧把这个小子给我拉着。”

    楚衍怎么说都还是偏心燕西的,让人把黄少拉开,结果黄少被人拽开了,燕西一脚踹过去,他直接被踹得吐了酒水出来,闷哼一声,险些昏过去。

    “燕小西,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楚衍气结。

    “不出这口气,我心里不舒服!”燕西咬牙。

    “行了你,你看他都被你揍成什么样了,估计他亲妈都要不认识!”

    燕西冷哼。

    “你小子真是可以,我一回来,你就给我捣乱,你自己看把我这里砸成什么样了。”

    “又不是我一个人砸的!”燕西直接走到习凉身边,习凉喝醉了,已经倒头睡着了。

    燕西无语,这女人倒是心大,这一群人为了她在这里干架,都要闹出人命了,她居然还睡得如此心安。

    “嗯?”楚衍眯着眼睛,“这不是凉凉嘛。”

    “这小子准备非礼她,我不揍她难不成留着他过年!”燕西挑眉。

    “我靠——非礼我侄媳妇,我打死你个混账!”楚衍说着就狠狠朝着他脑袋呼了一下。

    众人愕然。

    您不是来劝架的嘛。

    这黄少被燕西打得也就只留了半条命,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燕小西,亲兄弟还得明算账,你把我这儿砸成这样,你打算你怎么办吧!”

    “舅舅,你该不会是准备让我赔钱吧!”燕西挑眉,伸手就把习凉搂到自己怀里。

    楚衍直接冲过去,“赔钱赔钱,你妹的,你自己看,这得让我损失多少,加上还得重新装修,误工费什么的,估计好长时间不能营业,这损失谁来赔,燕小西,你别给我打哈哈,赶紧赔钱。”

    “舅舅,我说你是不是傻!”

    “你……”

    “你说你跟着轩叔叔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擦,你说我就算了,你拉着他干嘛。”

    “轩叔叔那是真聪明,怎么就看上你这种二货,难不成智商还能互补?”

    “燕小西,你今天是成心要搞事的是吧。”楚衍捋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你好歹也是我的长辈,也一把年纪了,你看看你的那些员工,都看着你呢,我是无所谓,只是你这一拳下来,没脸面的人可不是我!”燕西轻笑,“况且,你打了我,回头你怎么和我妈说。”

    “你小子还敢拿你妈威胁我。”

    “我是好心提醒。”

    “你是真的翅膀硬了哈!”

    “我只是觉得许多事情我们完全可以和平解决,况且我们可是一家人,怎么可以窝里斗呢,况且是他们挑衅在先,准备对凉凉动手动脚,你完全可以找他们索赔啊,干嘛盯着我,我是有钱,你也不能宰我啊。”

    “况且我还是你亲侄子,没你这么胳膊肘就喜欢往里面拐的。”

    “你说的貌似也有道理!”

    “本来就是。”

    “给我去拿点水,把他们给我泼醒了!”

    酒吧的人立刻动作起来。

    这本来被打得也就要死掉了,又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简直是透心凉。

    “你们把我这里砸了,准备这么办!”

    可是面对一群醉鬼,楚衍说什么,他们嘴巴里面嘟囔着,却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其实这事儿也好办,我这里是精装修,而且各种装饰摆设也都是价值不菲,我要的也不多!”

    “你们加起来给我个一千万就成。”

    燕西咋舌。

    这人是来打劫的吧。

    “既然你们都不吱声,这事儿就算是定了,经理,去,起草一个赔偿协议,让他们按手印,回头好去追债。”

    “是!”

    楚衍心满意足的扭头,就看到燕西一脸嫌弃的盯着他。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舅舅,轩叔叔是虐待你了嘛,没给你钱花?”

    “我自己有钱,用他的干嘛。”

    “我还以为轩叔叔养不起你,你这不明显是逮人准备杀人放血嘛。”

    “你知道什么,要是不让他们有一次血的教训,是不会长记性的。”

    “你就不怕他们事后赖账?”

    “赖我的账?是不想混了啊。”楚衍哂笑,“话说她怎么回事,这丫头怎么喝成这样。”

    “在家受刺激了吧。”

    “她那个偏心的父亲?”

    “估计是吧。”燕西将他打横抱起来。“舅舅,那我就先走了,回头我再请你喝酒。”

    “喝毛线啊,你把我这里砸成这样,去哪儿喝酒啊。”

    “廷煊叔叔回来了,他那里有好酒。”

    “那也成。”楚衍双手插在口袋里,“这习耀邦也是个脑子进水的,我是不太懂,放着自己亲生女儿不疼,却要去疼一个继女,弄得凉凉好好一个大小姐,在家里生活也要如履薄冰。”

    燕西轻笑。

    “不过话说回来,你准备把她带去哪儿?回家?”

    “去宾馆!”

    “我擦——”楚衍直接勾住燕西的脖子,“你小子有前途啊,啧啧……可以啊!”

    “舅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不是我想得那样,我都懂,大家多是男人嘛,就是你这样后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啊,凉凉毕竟喝多了,乘人之危,不太好吧。”

    “我没有要和她……”燕西无语。

    这人怎么这些年光是长了岁数,脑子却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哎呦喂,年轻人,我是过来人,我都懂得,来吧,上我的车,你的手都打得破皮了,你也不好开车带着她,去哪个酒店,我送你。”

    “随便吧。”

    “那就去最近的吧。”

    “这男欢女爱不是很正常嘛,况且凉凉也喜欢你,你又喜欢她,有什么不可以的啊,燕西,你该不会是还是雏儿吧,是不是不懂怎么办!”

    “舅舅,这事儿难不成你有经验?”

    “我好歹比你多活了二十多年好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我还以为你背着轩叔叔在外面偷腥呢。”

    “燕小西,我小子从小打大就是蔫坏蔫坏的。”

    “是舅舅你自己说的,女人这事儿,你有经验。”

    “你丫给我闭嘴,再说话,就给我赔钱!”

    燕西搂紧习凉,却死都不肯再多说一句。

    楚衍一脚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这小子那么有钱,还这么抠搜,从小打大本色不变,真是个财迷。

    酒店是楚家旗下的,所以燕西就是做了个简单的登记便直接搭乘电梯到了顶楼总统套房。

    楚衍却直奔旁边的商场而去。

    燕西将习凉抱到床上,习凉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就沉沉睡去,燕西无奈的摇了摇头,调了一下空调的温度,自己衣服已经被折腾得不成样子,袖口还有血渍,手指关节处应该用力过猛也破了皮,他一边脱衣服,一边给秘书打电话。

    “公子,您这是去哪儿了?”秘书也是急啊,这忽然就从公司消失了,他刚刚今天的事情全部推掉。

    “回家帮我拿一套衣服。”

    “嗯?”

    “送到靠近活色生香的楚家连锁酒店。”

    衣服?酒店?

    燕西没有衣服穿?

    光是这些就足够人浮想联翩了。

    “那内裤需要嘛?”秘书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燕西无语。

    “我立刻去!”

    秘书忙不迭的往燕家跑。

    燕西刚刚脱了衣服,这许久没有这么大动作了,现在身上的肌肉都有些疼,他又不是燕殊或者战扬,每天都有训练,这许久不练拳脚,再动起来肌肉感觉被拉得有些胀痛。

    他把衣服扔在一边,仅穿着长裤就去洗了把脸。

    门铃忽然响起。

    燕西眯着眼睛,自己没叫什么客房服务吧。

    不过门铃一直在想,燕西还是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两个女的服务员。

    “燕公子,您好。”

    “有事?”

    “这是小公子让我们给您准备的药膏!”

    这燕西稍微过了一件睡袍,脸上还在滴着水,看起来像是刚刚洗过澡,女服务员将药膏放下就走了。

    燕西挑眉,还算他有点良心。

    只是过了几分钟,门铃又响了。

    燕西无语,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燕西一打开门!

    “嗨——我没打扰你的好事吧!”楚衍站在门口,笑得不怀好意。

    “你到底想干嘛。”

    “哎呦,衣服都脱啦,这么猴急。”

    “你到底要干嘛!”

    “给你送点东西!”楚衍指了指门口的包装袋,光是那骚包的桃红色包装袋,燕西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

    “助性的好东西!”楚衍挑眉。“你肯定会喜欢的!相信我!”

    “我不要!”

    “这是舅舅的一点小心意,不过你也得克制一点,嘿嘿……”

    燕西无语,“你脑子都在想什么,我和她没有要那啥……”

    “那你把人家带到酒店!”

    “难不成我要把她带回家嘛?”燕西斜靠在门口,“她喝得烂醉,要是给我妈留了不好的印象怎么办。”

    “别找借口,我都懂!”

    *

    而此刻燕西的秘书已经狂奔到家,一冲进去,就愣住了!

    客厅内站着五六个穿着军装的人,站得笔直,面色冷凝。

    “燕首长!”秘书战战兢兢地看了燕殊一眼,没听说燕首长到家了啊。

    “怎么急做什么?”姜熹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茶杯。

    “夫人,我们来吧!”燕殊的副官立刻伸手接过。

    “那个……”秘书哂笑,“我回来给公子拿点文件。”

    “你可别说谎。”姜熹轻笑,目光灼然。

    燕殊也是一脸兴趣盎然的看着他,秘书对他们本就比较敬畏,这会儿被直勾勾的盯着,更是心里发慌。

    “其实是公子让我回来帮他拿衣服?”

    “这是晚上有别的酒会?还需要换衣服?”姜熹挑眉,“没听说啊。”

    “那个……”

    “他不在公司!”燕殊这是肯定句,“你在说谎,老实说,那小子干嘛去了。”

    “公子在酒店!”

    “这混小子,该不会是背着凉凉在外面胡搞吧!”姜熹心里一凛。

    “哪个女人?”燕殊看着秘书。

    “不是!”

    “难不成是男的!”姜熹眯着眼睛。

    “不是的,我不知道,我就是负责送衣服,别的我都不知道啊!”秘书连忙摆手,这对夫妇一起盯着你的时候,你一点秘密都有没有,一个眼睛凌厉骇人,燕殊那双眸子带着杀伐之气,看着你无形中就给你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而姜熹本身工作原因,你在她面前,就好像是无所遁形的,他哪儿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啊。

    “这混小子,该不会是在外面真的胡搞了吧。”姜熹咋舌。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燕殊直接起身。

    “你也过去?”

    “不然呢!”

    “你这个太招摇了。”姜熹指了指他的衣服。

    “不碍事,你这么急着叫我回来,不是说要商量和习家的婚事嘛,这小子若是敢在这个时候给我胡来,我在酒店就给他废了。”燕殊气结。

    “燕西是不是经常这样!”姜熹看着秘书,“你一直跟着他,对他应该很了解。”

    “我不知道啊,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

    “我也不懂,工作得好好地,就忽然跑出去了。”

    “这还是在工作时间,就给我胡来,这小子倒是越发无法无天了。”燕家家风甚严,况且燕殊职业在这儿,自然是眼睛里揉不得一点砂子。

    他们出去的时候,战扬送燕茴回来,二狗子就跟在两个人后面。

    “首长好!”战扬立刻站定行礼。

    “行了,在家里,不用这样。”燕殊抬了抬手。

    “爸——”燕茴直接朝着燕殊扑过去,直接挂在燕殊身上,“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我都想死你了。”

    燕殊拍了拍她的后背,目光也变得柔和许多,“行了,还这么爱撒娇。”

    “想你了嘛,你都有大半年没回来了,上次见你还是在电视上。”

    “我这次会多待点时间。”

    “真的?”

    “我还有事,你先松开。”

    “你们这一大群人,是准备干嘛去?”燕茴狐疑,燕殊衣服都没换,后面跟着一个副官,三个警卫,加上姜熹和燕西的秘书,这个组合有点奇怪啊。

    “有事呗,你在家呆着,战扬,给我看着她,我去去就回来!”燕殊冷着脸就上了车。

    这燕茴本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拖着战扬就开车尾随去了。

    战扬自然是要服从命令,人家燕茴直接来了一句。

    “你是听我的还是听我爸的?在部队你听他的,在家里也这样,以后你和我爸过得了!”

    战扬一听这话,立刻就带着燕茴出门了,况且燕殊也说了,现在不是在部队,不用如此拘束。

    燕西还在门口和楚衍僵持着,哪里知道,这后面有一大群人正浩浩荡荡的来“捉奸!”!

    ------题外话------

    估计燕西看到一群人冲进来,内心是崩溃的!

    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