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6 战扬被训,陪他一夜(二更)

正文 16 战扬被训,陪他一夜(二更)

    沈廷煊周身那倨傲带着一抹桀骜的气质,非寻常人可比。

    一身暗蓝色的西装,领口的纽扣松开了两颗,坐在沙发上,岁月似乎不曾在他脸上留下一点痕迹,手指轻轻搓揉着耳朵,眼角带笑,透着一丝阴柔诡谲,可是他的眸子幽邃,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魅力,他的手指很长,有些百无聊赖的拨弄着那颗宝蓝色的耳钻,神情慵懒闲适。

    星目熠熠生辉,鼻子高挺俊美,他的嘴唇很薄,染上一丝浅粉色,神情虽然有丝慵懒,看起来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可是那双眸子却像是已经将一切都看透了。

    燕茴扭了扭身子,“快放我下来!”

    战扬立刻抽回手。

    燕茴双脚落地,伸手整理衣服,“廷煊叔叔,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刚!”沈廷煊歪着头,摩挲着下巴,“你刚刚说什么,这小子占你便宜了,过来,和我说说。”沈廷煊朝着他勾手。

    “小叔,不是你想的那样。”战扬无语。

    “我没让你说话,小茴过来。”

    “嗯!”

    燕茴挪着小脚,一点一点挪到了沈廷煊面前。

    “坐吧!别站着,我还得仰视你,刚刚下飞机,脖子睡得不太舒服。”

    沈廷煊这些年重点在外地做生意,京都这边基本都被秦氏、楚氏给瓜分了,虽然有这层关系,资源很多,可是楚濛和秦浥尘那两个万恶的资本家,怎么可能给他什么利润,每次谈一个百分点,都得磨叽好久。

    别人都说他又好资源不用,可是旁人哪里知道他心里的苦啊。

    这两个资本家不把他压榨干就不错了,而且后面关戮禾有事没事就喜欢约他出去喝酒,董风辞怀孕那段时间尤其频繁,自己在董风辞那边受了气,就约自己出去,然后又是各种撒狗粮虐狗。

    轩陌和楚衍身边他更是不敢靠近,楚衍巴不得每天24小时和轩陌在一起,留在京都,简直到处屠狗。

    “廷煊叔叔,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燕茴干笑,“刚刚让你见笑了啊,哈哈……”

    “你俩不一直这样嘛,你刚刚在外面喊什么,他欺负你了?轻薄你了?”

    “不是,没有的事,我们闹着玩呢!”燕茴笑得尴尬。

    战扬坐在燕茴身边,憋笑。

    燕茴一脚踹过去。

    战扬居然直接攥住她的脚踝,虽然隔着一个茶几,沈廷煊还是注意到了这两个人的小动作。

    忍不住挑眉,难不成现在这些小辈也要开始屠狗模式了?

    这世界还能好了!

    燕茴抽回叫,狠狠瞪了战扬一眼。

    若说燕茴和沈廷煊之间的纠葛,还得牵扯到她小时候。

    燕茴这丫头从小就极不老实,总是喜欢欺负战扬,偏生战扬又爱跟着她跑,上小学那次,两个人居然翻墙出去了,这两家人都不在家,只能麻烦沈廷煊去学校和老师“恳谈”。

    回家之后,沈廷煊让战扬去罚站,倒是和燕茴好好交流了一番。

    燕茴小时候厉害得很,居然打翻了沈廷煊放在卧室的一个古董花瓶,据说值千万。

    沈廷煊但是也是气结,直接把她抱过来,朝着屁股就是狠狠打了几下。

    这是燕茴第一次被人大屁股,当时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沈廷煊其实也没多用力,只是这丫头屁股挺嫩,没打两下,就直接肿了,这沈廷煊总不能让她肿着屁股回家吧,连忙又找东西给她揉屁股,燕茴则捂着屁股去找战扬哭诉。

    说沈廷煊欺负了她,战扬也就是个小豆包,也成不了事,就是看着燕茴哭得凄惨,心里也挺难受的,只能不停安慰她。

    燕茴直接哭到上气不接下气,毕竟燕殊都没这么打过她,燕家和楚家都疼着,她也把自己端得很高,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打过。

    差点哭到昏厥,后来愣是不许让沈廷煊碰她一下,吵吵着要回家,她一瘸一拐的回了家,趴着睡觉,足足睡了小半个月,屁股这才没事,不过对沈廷煊已经有了阴影。

    虽然他长得好看,但是他坏啊。

    以后燕茴在沈廷煊面前,倒是比在任何面前都老实。

    “给我说说,战扬如何欺负你了,我给你做主。”

    “廷煊叔叔,真的没什么!”燕茴咬了咬嘴唇。

    “战扬你说!”沈廷煊挑眉。

    战扬从不在长辈面前撒谎,踟蹰片刻,便开了口。

    “我亲了她一口。”

    “亲哪儿了!”

    “嘴边!”

    “没用的东西!”沈廷煊拧眉。

    战扬那叫一个尴尬,燕茴则是彻底懵了。

    沈廷煊轻轻咳嗽两声,“就这个啊?”

    “昂。”燕茴咬着嘴唇。

    “要不你当着我面回亲过去好了,这小子绝对不敢动弹,你俩一来一去,这就算是扯平了。”

    “还有这样的操作啊。”燕茴嘴角抽搐。

    “不然你就揍这小子一顿,消消气。”

    燕茴在沈廷煊面前乖巧得像个小猫,哪儿敢啊。

    “战扬,你这个有些过分了啊。”沈廷煊冷哼。

    “她原本也亲了我,所以我才……”

    “那就是扯平了!”沈廷煊一锤定音,“还有别的事儿嘛!”

    “你干嘛把二狗子带走!”燕茴恶狠狠地瞪着战扬。

    “就是带回家过两天,怎么了?舍不得?”战扬挑眉。

    “肯定不是,你的狗和你一样,又蠢又笨,我怎么可能舍不得。”

    “那你追到我家是为了什么专门来找我算亲一口的账?”

    “是小花想二狗子了!”

    “哦——”战扬闷笑。

    “你笑什么啊!”

    “你之前不是说要二狗子骚扰小花嘛,准备带他去结扎,我下午准备带它去。”

    “你还真去啊,你也太残忍了,你这一弄,它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狗了,它就不完美了!”

    “他本来就丑,这是你说的。”

    “你是不是它主人啊,居然要剥夺它作为一个雄性的权利,太残忍了,不行,我要我把它带回家,留在你这里,太危险了。”

    燕茴说着就往外面走,战扬刚刚要追出去,就被沈廷煊叫住了。

    “小叔?”

    沈廷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苹果就扔过去,战扬伸手接住。

    “我还以为你把这丫头给那什么了。”

    “小叔!”战扬抓挠着粗短的头发。

    “没用的东西。”

    “我已经在努力了。”

    “早点把她娶回家。”

    “小叔,你怎么比我还着急啊。”

    “燕殊当年抢了姜熹,你虽是我侄子,也算是半个儿子,你若是娶了他女儿,怎么着也算是扳回一城。”

    战扬嘴角抽了抽,这个是什么逻辑啊。

    “你这小子,亲都亲了,还亲不到地方,你说你有什么用。”

    “我这不是没经验嘛。”

    “回头我好好教育你,你出去送她一下,这丫头咋咋呼呼的,把她安全送到家。”

    “我明白!”战扬说着就往外跑,动作贼快。

    *

    习凉刚刚到家门口,发现家里冷清了不少,虽然赵明兰母女还在警局,可是家里佣人不少,赵明兰是个很会享受的人,此刻却显得萧条许多。

    “爸!”习凉进门。

    习耀邦又在抽烟,窗户和门大敞着,有风灌入客厅,扬起了烟灰缸中的烟尘,习凉忍不住蹙起眉头。

    习耀邦瞧着习凉回来,烟头都来不及掐灭,直接走过去。

    他的头发胡乱往后抓了两下,胡渣也没来得及清理,衣服皱皱巴巴,和以前那种精英人士,根本无法相比,猩红着一双眸子就朝着习凉扑过去,吓得她往后退了两步。

    习耀邦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爸?”

    “凉凉,救救爸爸!”

    “爸,您在说什么啊?”习凉还反应过来。

    “现在只有你能救爸爸了,凉凉!”习耀邦看着她,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爸,您有什么话,好好说,我们先坐下成嘛?”习凉肩头被他按得酸痛。

    “凉凉,你去求求燕西,让他救救公司。”

    “什么?”

    “燕氏手里我们公司大部分债务,公司的资金链已经熔断了,现在银行和燕氏都在催债,公司已经要撑不下去了,凉凉,燕西那么喜欢你,你去求求他。”

    “燕氏有我们公司的债务?”

    “之前贷款我用公司抵押,若是不能如期偿还,整个公司都被银行进行抵押,直接压给燕氏的!”

    “你到底贷款了多少钱?”习凉觉得自己那天看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两个亿!”

    “爸!你疯了吗,你贷款那么多钱干嘛!”

    “我也是为了扩大生产!”

    “那生产的东西呢!”

    “这些年服装市场饱和,赔了!”

    “赔了?”习凉咬牙,“我要是没记错,公司之前大动作扩展服装产业,还是在一年多以前吧,这么长时间,银行贷款偿还不了,利息每个月不少吧!”

    “所以之前又去找别的公司过桥贷款。”

    “那可都是高利贷啊!”习凉气结。

    “我也是没办法,公司不能倒啊!”习耀邦也是急得要疯掉了。“凉凉,你去帮我求求燕西,只要你开口,燕西绝对会听你的!”

    “这可关系到几个亿,你觉得我对燕西有这么大影响力嘛?”

    “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你嘛。”

    “他一向公私分明。”

    “这世上哪有能把公事私事分得那么清楚的,你去陪他一晚,说不定……”

    “你说什么!”习凉呼吸一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陪他一晚……”

    “只要你能进了燕家的门,习氏就有救,难不成你要看着公司成为燕氏的子公司嘛,那就不姓习了,况且公司还有你母亲的一部分,你真的忍心看着公司这么败落嘛!”

    “你现在想起这个公司有我母亲的一部分了!”习凉嗤笑。

    “凉凉,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去的!”

    “你再说一遍!”习耀邦急了红眼,原本还带着祈求的目光,顿时变得凶狠起来。

    “我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啪——”习耀邦一巴掌甩过去!“死丫头,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嘛,你不去也得去!”

    习凉咬牙,伸手摸了摸嘴角。

    “我告诉你,习家要是完了,你也别想保全自己,你以为燕家会要你?别做梦了,你也不看看,燕家那都是和什么人家联姻的,楚家,莫家!燕西那可是燕家的长孙,你以为不用点非常手段,你能进得去燕家嘛,我这是为你好。”

    习凉嗤笑,伸手继续揩着嘴角,疼!

    “我养了你这么多年,让你为这个家做点贡献怎么了!”

    “想来习向暖也是你手中的筹码吧,听说庄家撤资了。”

    “那丫头最起码听话,不像你这么倔,习凉,见好就收,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也到了你回报习家的时候了。”

    “用我自己回报?”

    “进了燕家,难不成对你没好处嘛!”

    习凉轻嘲。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还敢瞪我!”

    “我就是觉得有些恶心而已!”习凉咬牙,转身就往外面走。

    “习凉,你给我站住!”习耀邦,伸手就去拉扯她。

    习凉本就不是什么善茬,被打了一巴掌就算了,哪能让他再得逞,反手一推,习耀邦猝不及防,他一夜没合眼,没有吃东西,全部在东奔西跑,一点力气都没有,被习凉一推,跌在地上,诧异的看着习凉。

    习凉心脏仿佛被东西捏紧,双手收紧。

    “可能在你心里,我就是明码标价的筹码,小时候为了长相你教子有方,让我学习各种东西,好让你在人前展示你的慈父想形象,我满足了你,毕竟你是我的父亲,现在你告诉我,要把我买了,不过两个亿呢,我也是挺值钱的!呵——”习凉嗤笑,转身就走!

    习耀邦张了张嘴,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气急败坏,却又说不出半个字。

    燕西正在公司,处理事情,习家门口本来就有他的人在守着,接到电话,说习凉去了酒吧,心里一紧。

    习凉可不从去那种地方,上次还是莫韶光在活色生香攒局,她才去了一次,而且这还是大白天。

    “你们好好给我看着她。”燕西摸了车钥匙就往外面跑。

    “公子,待会儿还有个会议,你这是去哪儿!”秘书正好进门。

    “推了!”燕西小跑着出了公司。

    燕西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出什么事了,如此慌张。

    *

    这边的关小董去医院给燕北冥送饭,可是燕北冥十点半进的手术室,这都快三点了,也没出来,她趴在他桌上都睡了一觉。

    口水流了他一桌子,关小董立刻拿着纸巾擦桌子。

    办公室还有两个值班医生,和关小董都很熟了,对她这种举动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此刻外面传来许多脚步声,关小董直接跳起来,以为燕北冥回来了,冲到门口打开门。

    “轩叔叔!”关小董愣了一下。

    轩陌挑眉,“你怎么在这儿!”

    “还能因为什么,等小北呗。”楚衍就跟在轩陌身后。

    轩陌仍旧是温润如玉,淡雅如莲的模样,只是成熟了许多,整个人平添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倒是楚衍,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已经是叔叔级别的人。

    “楚叔叔。”

    “你们先去别处看看。”轩陌刚刚从国外开会回来,正在巡查,他现在已经是院长,虽然需要他亲自操刀做手术的地方不多,可是也得来回飞,参加各种医学研讨会,楚衍完全像个尾巴,走哪儿跟哪儿。

    他俩这点事,大家也都知道,支持反对的人很多,不过随着社会风气开化,这种事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而已。

    值班的医生看到轩陌,立刻起身,“院长好。”

    “你们坐,不用在意我。”轩陌一直好脾气。

    怎么可能不在意啊,两个人找了个由头便出去了。

    “你这丫头倒是好毅力,燕小北那种冰块你也敢去碰,这不是找虐嘛。”楚衍轻笑。

    “楚叔叔!”关小董还是见不得别人说他的不是。

    “行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嘛。”

    轩陌瞥见燕北冥桌上的餐盒,“又来给他送饭?”

    “嗯。”

    “你自己吃了吗?”

    “还没?”

    “这丫头是准备和燕小北那小子同甘共苦,你还没看出来吗,死心眼,估计关戮禾也要被他气死了。”

    “你们别和我爸说,他以为我在燕家,要是知道我来医院了,我就惨了。”关小董咬了咬嘴唇,“前些日子他就来找过小北哥,还把他给揍了。”

    “是他的风格!”楚衍话音未落,燕北冥就进门了,显得有些疲惫,瞧着他俩在,愣了一秒。

    “轩叔叔,楚叔叔!”

    “听说你被关戮禾给揍了?”楚衍凑过去。

    燕小北咬了咬嘴唇。

    “不是我说,你也是活该,你吊着人家闺女整天围在你屁股后面转,要是我家侄女也这样,我肯定把那个臭小子揍死。”

    燕北冥不作声。

    “小董,不然我把我侄子介绍给你,虽然比你小一点,不过长得帅啊,又懂事,我们两家联姻,那真是强强联合。”

    “楚叔叔,您若是这么空闲,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轩叔叔,小辈的事情,您还是别操心了。”

    忽然被小辈打趣,楚衍冷哼一声。

    “阿陌,你说现在这些孩子,怎么这样,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嘛。”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

    “本来就是啊,我侄子多优秀啊。”楚衍冷哼。

    “你怎么每天操心这么多事!”轩陌无语,也一把年纪了,还是整天不消停。

    “我哪有……”楚衍话音未落,电话便响了。

    “喂——”

    “小公子!”

    “你们鼻子够敏锐的啊,小爷我刚刚回来,你们就知道了。”

    “有点麻烦事,需要您过来处理一下。”

    “有人在活色生香闹事了?”楚衍说得随意,“你们看着处理就行,这种事还需要问我嘛?”

    楚衍仍旧是玩世不恭的模样,楚濛倒是给他置办了不少不动产和资产,不过他旗下经营的,在京都也就这一家娱乐会所。

    “要是我们能处理好,我们也不会找您了。”

    “说吧!”

    “燕公子在我们就把把人给揍了。”

    “不可能,小西还在f国呢!”楚衍还不知道燕西已经回国。

    “燕公子前些日子已经回来了,刚刚来了个小姐,要喝酒,被一个喝多了的富家公子缠上了,燕公子到了之后,二话不说,就把人劈头盖脸给揍了一顿,这打了也就罢了,看他的样子,像是准备把人打死啊,我们也拉不住,总不能报警吧!”

    “我去,这个小子,我才刚刚回来,就给我惹事!”楚衍说着就往外面跑。

    “你去哪儿啊!”轩陌拧眉。

    “我出去一趟,晚些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家!”楚衍忙不迭的赶到活色生香。

    我滴乖乖……

    这小子是准备把我这里砸了不成!

    不行!

    得赔钱!

    ------题外话------

    好像系统都已经完全恢复了,潇湘和腾讯都已经恢复更新了,你们等更难熬,我也是难受啊……终于恢复正常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

    对了,楚陌的番外群里已经更新了一章,还没看的小伙伴,群文件自己下载阅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