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5 回吻一下,小鹿乱撞

正文 15 回吻一下,小鹿乱撞

    燕家

    燕茴这一口亲完,不仅是别人愣住了,就是她自己也愣了好半天,她的手指仍旧紧紧攥着战扬的手指,她疏而松开,可是下一秒钟,战扬却忽然攥住了她的手,紧紧扣住,不许她再挣脱。

    燕茴拧眉,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战扬一眼。

    “你……”

    “习小姐,您的筷子。”女佣已经帮习凉换了双筷子。

    “谢谢。”习凉颇为不好意思的垂头继续吃饭,这对面的两个人,私下小动作不断,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专心吃饭。”燕西顺手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姜熹侧头看着自己手边这两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战扬的手粗粝干燥,宽厚温热,仿佛带着一种别样的热度,一点一点钻入她的手心,也不知为何,他俩无论做什么举动,都从来不会觉得尴尬难受,可是此刻她却觉得有些心慌意乱。

    战扬此刻还觉得脸上火烧般的灼热,脑子里不断地闪现刚刚那一秒的感受,心脏就像是缩水的海绵,此刻被泡得不断膨胀开来,整个心里都充斥着一股暖流。

    一吃完饭,燕茴直接抽回手,就往楼上狂奔。

    “这丫头怎么了?”姜熹挑眉,一句话也不说,扔了筷子就跑,就像是身后有东西在追她。

    “我去看看!”战扬直接起身,他步子很大,三步并作两步,便直接追上了燕茴的步伐。

    燕茴距离战扬仅有两步之遥,堪堪停住,扭头冲着战扬喊了一句,“你给我站住,不许跟着我。”

    战扬轻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反正不许跟着我!”燕茴大吼,着急忙慌的往自己房间跑。

    却在门口被战扬挡住了门。

    “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呢。”战扬哂笑,“你干嘛躲着我。”

    “我哪有。”

    “那为什么不敢看我。”

    “我怎么就不敢看你了。”

    “还是说你亲了我不想负责?”

    “我俩亲来亲去……那个……”燕茴舌头有些打结,其实她刚刚做完那事儿,自己也愣住了。燕茴,你特么的是不是脑子抽了,那么多人,真是疯掉了。“那个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们是兄弟,要什么负责。”

    “那你躲什么?”

    “我都说了,我没躲。”燕茴气急败坏。

    “好,你没躲,让我进去。”

    “女孩子的房间,你要进来干嘛。”燕茴堵在门口,愣是不许战扬进去。

    而此刻燕西和习凉已经上楼,正饶有趣味的看着在门口对峙的两个人。

    “你给不给进?”

    战扬此刻倒是胆子大了许多。

    他一直不敢太冒进,就燕茴这种性格,平时和你打打闹闹都不在话下,总是嚷嚷着要找男朋友,完全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那种,他怕自己太急,会把她自己吓跑。

    可是喜欢她,他就巴不得想要靠近一点,再近一点,恨不得整天都和她黏在一起,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不给!”

    战扬侧头看了一眼燕西,忽然直接上前一步,直接推开门,伸手就一把搂住了燕茴的腰。

    燕茴个子比他矮了一个半头,忽然整个人被他提起来,吓了一跳,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战扬抬脚一勾,把门瞬间踢上。

    “哎呦——这小子难不成准备霸王硬上弓?”燕西咋舌。

    “不会出事?”习凉狐疑。

    “能出什么事啊,这里还是燕家,战扬那小子不敢胡来。”

    “那倒也是。”

    “对了,我俩还有问题没有讨论完。”

    “什么?”

    “关于你买的那个……”

    “我说了不是我买的,那个是燕茴……”

    “我说的是你给我买的西服,不是内衣。”

    习凉大囧。

    “那个衣服怎么了?”习凉嗫嚅着。

    “有点小。”

    “不会啊,燕茴和我说了你的尺寸,我还专门咨询了店员。”

    “你跟我来!”燕西熟稔的牵着她的手直接往楼上走。

    姜熹肚子在楼下吃饭,无奈的摇头,怎么自己就变成了孤家寡人啊,哎……可怜啊。

    战扬抬手把燕茴抱到屋里,顺势把她放到了一侧的桌子上,燕茴坐在桌边,只觉得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灼热滚烫,苍劲有力,心下忍不住腹诽,他的手臂好长,居然一只手臂就能把自己的腰搂过来。

    “你的手能松开了嘛!”燕茴不安的扭了扭身子。

    “你刚刚说我俩卿卿我我也是正常?”

    “我们不是兄弟嘛!”燕茴咬牙。

    “那……”战扬盯着她嫣红的嘴唇,喉结微微耸动,整个口腔喉咙都忍不住干燥发烫,就像是被开水滚过一般,那种灼热感,心底的小兽不停叫嚣。

    燕茴咬紧嘴唇,贝齿在姣好的唇形上咬出了一点印痕,看得战扬更是心猿意马。

    “你干嘛。”燕茴就是再迟钝,也发现了战扬异样的目光。

    战扬却忽然俯身,低头吻住了她的嘴角,他还没敢太放肆,他的嘴唇温热干燥,带着他特有的清冽好闻的青草味,燕茴双手忽然攥紧桌角,惊诧得睁大眼睛,那一刻仿佛浑身的感官都集中在唇角。

    整个空气在一瞬间都仿佛凝滞了。

    浑身的毛孔全部张开,那种感觉,悸动得让人心惊。

    战扬还不敢太放肆,所以只是亲了嘴角,女孩肌肤柔软,就像是上好的缎面,只是他却不敢乱动,他不懂自己是不是太急了。

    他不知道的燕茴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所以正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两个人似乎都很紧张,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灼热的呼吸纠缠,整个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战扬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微微挪开身子,虽然没有肢体接触,但是两个人之间距离太近,近得可以清晰感到对面之人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燕茴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猫眼睁得很大,看着战扬,一时没回过神。

    “战扬……”燕茴嘟囔着他的名字,“你……”

    “你不是说亲来亲去也无所谓嘛,你亲了我一下,我亲你一下怎么了。”

    燕茴咬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垂头,不说话。

    战扬忽然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先回家。”

    燕茴看着他抽回手臂,弯腰将她房间的包装盒顺带提了出去,随着沉闷耳朵关门声响起,燕茴才回过神,伸手摸了摸嘴角。

    他们在干嘛!

    战扬刚刚亲了她?

    他们不是兄弟嘛,为什么自己心跳会那么快,就像是要死掉一样,简直疯了,她越是不想去想这个事情,反而刚刚那种触碰感,就反复在她脑海回环反复,“啊——”燕茴伸手蹂躏头发,这到底是怎么了!

    姜熹瞧着战扬下楼,“和好了?”

    “没有。”

    “这就走了?”

    “嗯。”

    姜熹是做心理咨询的,战扬又没掩饰自己的情绪,她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小茴反应有些迟钝,你不要太急。”

    战扬点了点头。

    “我把二狗子带回家住几天。”

    “嗯?”姜熹挑眉,愣了一下,似乎又瞬间明白了什么,“行吧,你带走吧。”

    “阿姨,我先走了!”战扬说完就直接离开。

    *

    另一边的燕西和习凉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习凉随着燕西到了他的房间,燕西随手就把门关上,顺便反锁。

    习凉听着落锁的声音,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扭头看着燕西。

    “你干嘛锁门。”

    “怕人打扰。”燕西说得理所当然,“衣服有点小。”

    “不会吧,我瞧着应该差不多。”

    燕西直接拿起衣服,直接穿在身上,肩膀处确实有些窄,习凉挑眉,燕西看着精瘦,没想到身上这么有料,这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些地方绷得太紧,她看着都难受。

    “你自己看。”燕西走到她面前站定。

    习凉踮脚,帮他扯了扯肩头,“还真的小了。”

    “所以啊……”

    “看样子你果然不适合传成衣啊!”习凉咋舌。

    “这边也有些紧。”燕西伸手将衣服合上,腰侧也有些紧绷。

    习凉下意识的伸手去扯他腰侧的衣服,燕西却忽然按住她的手,习凉诧异的抬头,下一秒,燕西就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习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燕西长腿一伸,长臂一捞,直接把她圈在怀里,紧紧按在自己的怀里。

    燕西的这个吻来得霸道非常,直接撬开他的唇齿,灵活的舌头就不停在她口腔中翻搅,恨不得要把她整个世界搅和得天翻地覆。

    直到习凉喘不过气,他忽然抽开身,直接把外套脱了,肩膀处紧绷,行动不便。

    他随手解开衬衫的纽扣,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音乐还能看到他结实紧绷的肌肉线条,真的很难将他和以前那个小胖子联系起来,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成熟内敛的男人味道。

    习凉目光微微上移,和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对上,不可避免的呼吸一窒,脸上滚烫。

    燕西哂笑,“你小时候不会这么容易害羞?”

    “你小时候也没这么流氓啊!”习凉顶嘴。

    却惹得燕西宠溺的一笑。

    习凉伸手把他脱下的衣服抱起来,“我再去给你换大一码的。”

    “不用了,成衣很少有合身的。”

    “那岂不是浪费了。”

    “不会,留给我当纪念好了,这还是你这么多年第一次给我送礼物。”燕西伸手去拿衣服,偏生习凉把衣服抱在怀里,燕西拿过衣服的瞬间,手指触碰到了他胸前的那片柔软……

    习凉如遭电击,浑身战栗,愣在那里……

    他刚刚……

    他的手!

    碰到自己的胸部!

    习凉刚刚褪下的潮红,瞬间浮现在脸上,羞涩难当。

    燕西倒是很自然,一脸平静,将衣服挂在一边,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黑色小盒子,伸手递到习凉面前。

    “嗯?”习凉有些错愕。

    “送你的!本来想过几天给你的,今天既然你送了我东西,正好作为回礼。”燕西将盒子打开,一对漂亮的耳钉,习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那上面还是燕西以前送的那一对戴着习惯了,也就没有摘下来过。

    “我帮你戴上?”

    “我自己来吧!”习凉此刻身子敏感,不敢再让燕西触碰一下。

    只是燕西难得找到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哪里肯这般轻易放过她,拉着她又腻歪了好一阵儿,方才准备和她出了房间。

    姜熹正在客厅看电视,瞧着两人下楼,慧黠的猫眼从习凉红肿的嘴唇上一扫而过,习凉咬了咬嘴唇,不敢和姜熹对视。

    “妈——”燕茴从外面跑进来,“二狗子没了!”

    “嗯?”姜熹挑眉。

    “是不是有人偷狗啊!”

    “你能不能别这么咋咋呼呼的,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怕丢人。”

    “哥,二狗子没了。”

    “那个小贼会来我们家偷狗,况且……”燕西挑眉,“还是那么丑的一条狗。”

    “你……”燕茴气结,“二狗子其实长得挺好看的。”

    “哦,是嘛,一个短腿的藏獒,确实好看。”

    “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燕茴气得跺脚,“二狗子怎么没了啊。完蛋了,战扬要知道了,估计要找我算账了,啊——”燕茴揪扯着头发,怎么什么时候都一股脑儿的全部涌过来了啊。

    “会不会去后面了。”习凉开口,燕家很大,后面还有几乎无人踏足的后山。

    “不会吧,他还拴着狗链呢。”

    “瞧你那毛躁样,被战扬带走了。”姜熹无奈。

    “他怎么把二狗子带走,都不和我说一声。”

    “估计是不想麻烦你了呗,战家又不是只有这一条狗,多一条也没什么。”

    “那……”燕茴咬紧嘴唇,“他还会把二狗子送过来嘛!”

    “都带走了,送过来干嘛!”

    “战扬!”燕茴说着就着急忙慌的往外面跑。

    “她这样出去,不会出事吗?”习凉难免担忧。

    “肯定是去战家兴师问罪了,这丫头霸道习惯了。”姜熹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阿姨,我家里有点事,得先回去了,父亲派车来接我。”

    “嗯!”

    习家这个,毕竟是他们的家事,燕西现在得身份,插手管管公司的事情就罢了,人家的家事管太多,并不是好事。

    燕西送习凉离开,还一步三回头。

    “行了,别看了,车子都开得没影了。”姜熹促狭道。

    燕西摸了摸鼻子。

    “你以后也稍微克制一下。”

    “怎么了?”

    “嘴唇都肿了。”

    “好看!”

    “你……”姜熹语塞,继续低头看电视,懒得和燕西说话。

    “妈,有个事情,可能需要你帮忙。”

    “什么?”

    “爸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肯定知道啊。”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习耀邦这个人重利轻义,能够为了公司卖了自己二女儿,凉凉自然不在话下。”

    “不是,凉凉的妹妹不是她后妈婚后带过来,是她后妈和她前夫的孩子嘛!”

    “什么啊,根本就不是。”燕西坐到姜熹身边,“赵明兰和习耀邦是在习凉生母怀孕的时候勾搭到一起的。”

    “渣男!”姜熹最是恶心这种在妻子怀孕期间出轨的男人,自己妻子没法满足他,就去外面偷腥?

    还真是畜生。

    “不过凉凉的生母,和他是结发夫妻,又一起和他将公司壮大,在习家和公司都有着很高的威望,他自然不会和她撕破脸,所以也就没离婚。”

    姜熹沉默不语。

    “赵明兰怀孕之后,就随便找了个人嫁了。”

    “那个男人也没发现?”

    “估计是用了一些手段吧,而且习向暖是早产儿,估计那家人也根本没想过这种事也会拿来开玩笑。”

    “然后呢!”

    “我觉得凉凉的生母可能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后来得了很严重的产后抑郁,虽然也有纪氏治疗调整,不过还是没能多活几年。”

    “女人怀孕的时候,最是脆弱。”

    “赵明兰就带着孩子找到了习耀邦,这三儿嘛,总是有一些过人的本事,把习耀邦迷得五迷三道的,后来习家给了那家人一些钱,那家人也不敢得罪习家啊。”

    “敢怒不敢言,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面咽。”姜熹轻嘲。

    “后来习耀邦就把她明媒正娶过了门!”

    “渣男,倒是配一脸!”姜熹冷哼。

    “习耀邦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估计这次急着找习凉回去,也是为了通过她,接触我们家。”

    “想得倒是挺美的。”

    “我想着爸什么时候回来,去习家提亲。”

    “然后呢?”

    “提亲这事儿,还得我爸出手啊,习耀邦都不敢讨价还价,更别说提要求了,我爸还不得弄死他啊。”

    “你自己干嘛不去。”

    “怎么说都是凉凉的生父,我一个晚辈,习耀邦若是不肯松口,我也难办,最后就算娶了习凉进门,他大可以反咬一口,说我这个小辈多么恶毒,又是一场风波,我爸去了,就算是逼他,他也一个屁都不敢放。”

    “你这是准备把你爸当枪使啊。”

    “我这不是也是想早点给你们生个孙子嘛。”

    姜熹眼前一亮。

    “我去和你爸说,提亲这种事,本来也就需要长辈去。”

    “谢谢妈!”

    姜熹嗤笑,“你小子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嘛,还假惺惺的道什么谢。”

    *

    话说燕茴冲到战家,还没到门口,就开始叫嚣着战扬的名字。

    一路上还有些窝火。

    这家伙亲了一口就跑,还把二狗子都带回去了,这算怎么回事,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嘛!

    “战扬,你个混蛋,你给我出来!”

    “战扬——”

    “你别当缩头乌龟,我俩好好谈谈!”

    反正战家只有战扬一个人在家,燕茴倒是显得越发放肆,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

    “战扬——你占了我的便宜就跑,你算什么男人,你快点给我出来!”

    屋内的人挑眉,促狭的看着战扬,战扬摸了摸鼻子。

    “战扬——”

    “小茴小姐!”管家迎上去,“您冷静点!”

    “战扬呢!”燕茴已经瞥见了二狗子,“是不是在家!”

    “刚刚回来!”

    “哼——”这个混蛋,居然把狗都带回来了,几个意思啊!

    自己好歹给了养了一年多的狗,居然闷声不响的就带了回来,这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嘛。

    “战扬,你给我滚出去!”

    战扬从客厅忙不迭的走出去。

    “小茴,你小点声!”

    “混蛋,看我不打死你!你占了我的便宜就跑,算什么本事!”燕茴说着就朝着要战扬扑过去。

    战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不停的给燕茴使眼色,燕茴此刻气结,压根没注意到这些,倒是直接扑在了战扬伸手,战扬下意识的伸手拖住她的屁股,燕茴伸手捏住他的脸,“你个混蛋,你还敢把二狗子带回来,那可是我的干儿子!”

    “你松开!”战扬眼睛一直往边上瞥。

    “你眼睛怎么样!”燕茴拧眉,微微往边上看了一眼。

    手脚一松,若不是战扬拖着,估计一下子就能摔到地上。

    “廷煊叔叔!”燕茴干咽口水。

    “好久不见啊。”沈廷煊摩挲着自己的耳垂,深蓝色的耳钻熠熠生辉。

    ------题外话------

    昨天网站抽风,不仅是你们的后台,就是我的后台都抽的进不去了,章节是按时更新的,只是一直显示不出来,你们着急,我也捉急啊,我到网站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简直绝望了,e=(′o`*)))唉

    希望不要再抽风了!

    *

    腾讯好多人在催更,因为潇湘这边本身网站还没维护好,这边系统正常,再同步过去,也需要时间,而且不是我一个人抽风,是整个网站,所以维护时间会比较长,我也不懂你们能不能及时看到更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