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4 化身树袋熊,战扬生气了(二更)

正文 14 化身树袋熊,战扬生气了(二更)

    燕家

    姜熹目光犀利的盯着对面坐着的两个人,燕茴是垂头不说话,战扬则是坐在那儿,坐得笔直,眼神坚定。zi幽阁

    燕西裹着睡袍,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气,搓揉着手指,他昨晚到家,以为大家都睡了,自然不会想到燕小茴有这个胆子敢不回家啊。

    “你俩谁和我解释一下。”姜熹开口。

    “妈,我昨晚喝多了,然后……”燕茴扯了扯头发,其实她根本记不得了。

    “阿姨,我来说吧。”战扬看着她一脸为难,直接抬手给她理了理被她揪扯得凌乱的头发,“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昨晚小茴喝多了,本来我是打算开车送她回来的,可是到了半路,她非要去学校,拉着我不依不饶,她发起疯来,你们也是知道的……”

    “战扬,你丫说话给我小心点,什么叫我发起疯!”

    “你给我闭嘴!”姜熹瞪了她一眼。

    燕茴立刻乖乖闭上嘴巴。

    “阿扬,你继续说!”姜熹冷哼。

    “他一直扯着我的胳膊,我无法开车,她又非要去学校,我只能把她带去了学校,然后她就抱着一棵树,一直说当时有个帅哥在树下和她告白,然后就趴在地上找情书,疯了大半宿,结果被学校保安给抓了……”

    燕茴伸手揉着脑袋,自己真的做了这么蠢的事情嘛。

    “那你们也不能不回来啊。”姜熹挑眉。

    “后来她把人家保安室差点砸了,我把她送上车,又去取钱给人家道歉,折腾下来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也累得不行,没有精力开车,就在车上将就了一晚上。”

    “就这样?”燕西挑眉。

    “可以去京大保安室查证。”战扬说得异常笃定。

    燕西将目光移到自己妹妹身上。

    “燕小茴,你能耐啊。”

    “我不是和你说,出去少喝酒吗?怎么又喝那么多。”姜熹知道燕小茴喝多了酒,一开始还好,不过过了一会儿,却喜欢耍酒疯,战扬回来才几天,已经被她折腾两次了。

    “我这不是为了陪小董吗。”燕茴小声嘀咕。

    “小董又怎么了?需要你陪?”

    “还不是小北哥,伤透了她的心,她最近都在借酒消愁,太可怜了。”

    “小北和她怎么了?”

    “我也不懂,反正就是姑父不许他们见面什么的,我猜着,小北哥这个臭脾气,肯定是惹姑父生气了!”

    燕西轻轻咳嗽一声。

    “本来就是啊,小北哥整天盯着一张面瘫脸,估计和姑父交流也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就姑父那个脾气,不揍他都不正常,话说之前我看到小北哥脸有些红肿,该不会就是被姑父揍得吧!”

    “咳咳——”燕西又咳嗽了两声。

    “哥,你是不是穿得太少感冒了啊!”

    燕西伸手指了指她后面。

    燕茴一扭头,就看见燕北冥阴沉着脸站在她身后。

    “哈哈——我忽然觉得有些困,我去楼上睡觉!”燕茴说着起身就往楼上走。

    路过燕北冥身边,被他一把扯住了胳膊。

    “哎呦——疼——”燕小茴可怜兮兮的看着燕北冥。

    “刚刚不是说得挺开心的,怎么我一来就不说了。”

    “小北哥,我错了还不成嘛!”

    “小茴真的困了,我带她去楼上。”战扬直接拨开燕北冥的手,手看似随意的搭在燕茴肩上,“走,我送你回房。”

    燕茴轻笑,扭头朝着战扬挤眉弄眼,“还是你对我最好。”

    燕茴一到房间,直接脱了外套,趴在床上。

    “还是我的床舒服,昨晚在车里睡得我脖子疼!”燕茴伸手揉了揉脖子。

    战扬瞥了她一眼,站在床头,却久久没动作。

    燕茴本来就穿得清亮,薄荷露的小吊带,通透的白色网纱外套,卡其色的小短裤,此刻脱了外衣,趴在床头,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漂亮的蝴蝶骨,还有娇俏的臀部,修长的双腿,她不耐的蹬掉鞋子,嘴巴里发出满足的嘤咛声。

    战扬喉咙有些发紧。

    “嘶——”燕茴揉着脖子,“待会儿我得去做个按摩,酸死了。”

    “我陪你过去。”

    “你先过来给我按按,难受!”燕茴趴在床上。

    战扬犹豫了片刻,屈着膝盖跪在床上,他的手指粗粝干燥,伸手捏了捏她的肩膀处。

    “你力气小点儿。”燕茴趴在床上,耸了耸肩膀。

    女孩肌肤细嫩,在他蜜色的皮肤映衬下,越发显得莹白,手指所到之处,一片光滑,战扬喉咙干燥发紧,他伸手扯了扯领口,目光却不自觉地从她脖子处往下移。

    吊带衫被她蹭得往上面挪动了几分,可以看到纤盈的小蛮腰,战扬胸口闷得难受,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战扬——”燕茴低声呢喃。

    “嗯?”战扬一开口,发现自己声音干燥,立刻清了清嗓子,脸上一片灼热。

    “战扬——”燕茴又喊了一声。

    战扬应了一声,发现没了动静,微微探头去看燕茴,却发现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战扬双手撑在她的身侧,身子悬空,盯着她看了许久,垂头,在她后颈吻了一下。

    他也折腾了大半宿,一大早下巴处已经长出了青色的胡渣,刺得燕茴缩了缩脖子,直接翻身,燕茴娇媚的小脸立刻就出现在他面前。

    战扬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嘴唇上,身子紧绷,仿佛在叫嚣着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立刻翻身下床,随手扯了被子直接盖在她身上。

    “唔——”燕茴整个头都被盖住了,难受的踢开被子。

    战扬自己在她面前,自己定力一向不够,若是再待下去,准得出事!

    战扬一出去,却看见燕西正双手抱胸站在门口,他身子一僵。

    “做坏事了?”

    “没有。”

    燕西打量着他,“量你也没这个胆子。”

    战扬摸了摸鼻子,“回家你也是休息,就在客房休息吧,睡一觉,中午就在我们家吃饭,小茴那丫头能折腾人,也就你受得了他。”

    “谢谢哥!”

    燕西轻笑,扭头回房。

    燕北冥作息异常规律,晨练,洗澡,吃饭,看报,换衣服上班。

    他路过关小董房间门口,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关小董仍旧昨晚的模样,裹在被子里,睡得香甜。

    “猪!”燕北冥轻笑。

    他看了看时间,走到床边,抬手戳了戳她的脸。

    “唔——”关小董翻身继续睡。

    燕北冥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自然很不爽,继续戳。

    关小董翻身继续睡。

    直到十几次之后,关小董忽然直接掀开被子,从床上跳起来。

    “爸,你疯了吗,一大早的,你要干……”关小董话没说完,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呵呵,小北哥……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你说呢!”

    “我昨晚……”关小董一拍脑袋,“我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燕北冥不可置否。

    “我没做什么吧,谁送我回来的,小羽哥、小白姐?”

    燕北冥不作声。

    “昭觉?”

    燕北冥拧眉,昭觉?叫得还挺亲昵的。

    “该不会是你吧!”

    “你吐了我一车子,还把我衣服给吐脏了,你准备怎么赔偿。”

    “我喝多了,我不知道。”

    “准备耍赖!”

    “绝对没有,我会补偿的,真的会!”

    “怎么赔!”

    “以身相许怎么样!”关小董说着抬脚就往挪了几步,这脚下踩着被子,大床又异常柔软,她的脚下忽然失去重心,整个人就往前栽去。

    燕北冥拧眉,抬手就去扶她,本来要抓住她胳膊的,可是关小董手臂不停挥舞,燕北冥抓不住,手从她手臂滑过,直接搂住了她的腰,关小董整个人便紧紧贴在了燕北冥身上。

    女孩显然是被吓到了,大口喘着粗气,那香甜的呼吸声喷洒在颈侧,燕北冥手指陡然收紧。

    “吓死我了!”关小董心有余悸,却死死抱住了燕北冥的脖子。

    “关小董,你能把腿放下嘛!”燕北冥无语。

    这丫头什么坏习惯。

    关小董双腿就和昨晚一样盘在他的腰上,他毕竟是个男人,生理上的冲动还是有的,她这样,他真的很难不言反应。

    关小董一阵尴尬,立刻将腿放下。

    “现在把你的手从我脖子上拿开。”

    “不能抱一会儿嘛。”关小董口气带着一丝恳求。

    “关小董……”

    “我刚刚被吓死了,动弹不了了。”关小董直接赖在他身上。

    燕北冥无语,知道她在耍赖,伸手扯了扯她的后衣领,“关小董,差不多得了。”

    关小董愤懑的松开手,站在燕北冥面前,“好啦,松开了。”

    燕北冥低头看着她,嘴巴撅得倒是挺高的,他轻笑一声,忽然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嘴唇。

    关小董被吓了一跳,有些茫然的抬头看着他。

    燕北冥却直接扭头就走了!

    关小董抿了抿嘴唇,这个顺序不对啊,按照电视剧上的剧情,他应该吻自己才对,吻自己……

    关小董想着就有些兴奋。

    可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

    燕秋白起床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一下楼居然就看到了莫韶光,正坐在姜熹对面和她聊天。

    “小白,你起来了。”莫韶光笑得格外灿烂。

    其实白色衬衫就足够了,偏生这人的白衬衫还用金线勾着金边,看着就骚包。

    “你怎么来了?”

    “来送你啊,我还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早餐。”

    燕秋白从不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坐在餐桌上吃饭。莫韶光立刻凑过去。

    “好吃嘛?”

    “嗯!”在外地很少能够吃到在京都一样口味的东西。

    “可不是,你这一口下去,都是我慢慢的爱心啊!”

    “噗,咳咳……”燕秋白真是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你慢点儿吃!”莫韶光直接坐在她身边,“你排练到几点?”

    “还不清楚。”

    “那我等你?”

    “不用了,莫总,你平时应该也挺忙的,不用等我,这乐团排练也挺无聊的,你说是吧!”

    “我看你,不无聊。”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

    *

    习凉下去接到燕茴的电话,几个人约在商场门口碰面。

    “嫂子,你来得有点早,等急了吧!”燕茴挽着习凉的胳膊,关小董却一直四处张望,“话说有什么男装店推荐嘛?”

    “男装?”习凉挑眉。

    “她昨晚把小北哥衣服弄脏了,准备给他买一件。”

    “我倒是知道几家,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关小董也不懂这么多,逛了许多家,才终于买到了自己满意的衣服。

    习凉难得有机会出来逛街,自然需要采购许多东西,倒是被燕茴怂恿着给燕西买了一趟西装。

    直到天黑三个人才算结束,燕茴拖着习凉回家吃饭,习耀邦又出去找人拉关系,家里没什么人,习凉回去也是青灯冷照,便随着燕茴回去了。

    “嫂子,你把衣服给哥送去吧,他在书房!”燕茴推着习凉往楼上走。

    习凉捏着包装袋,倒是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才敲了敲门。

    “进来。”燕西正在看最近公司的财务报表,瞧着习凉进来,微微有些诧异。

    “小茴硬拉着我过来吃饭。”

    习凉今天难得没有穿职业装,一身黑色长裙,倒是多了一抹复古的味道,头发盘起,耳朵上的水晶耳环璀璨夺目,倒也不觉得沉闷。

    “嗯。”

    “对了,今天小董要给小北买衣服,我就顺便也给你买了一身,只是不知道合不合身。”

    “你给我买衣服?”燕西早就注意到她提的包装袋。

    “估计你穿得都是定制,很少穿成衣吧。”

    “也不是。给我吧!”燕西伸手接过包装袋。

    伸手就把里面的西装外套给取了出来。

    只是连带着,却拖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

    两个人目光集中在落在地上的黑色东西上。

    都是一愣。

    燕西弯腰,伸手将东西捏起来……

    这个……

    燕西手指僵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习凉。

    “凉凉,这个……”

    小吊带,蕾丝边,特别性感的内衣,还普通内衣,这东西穿上去,估计遮不到任何东西吧。

    “这个……”习凉脸爆红,这不是在内衣店,燕茴打趣她的那件衣服嘛,还说她穿起来肯定十分性感,让她买,习凉定然不会买,这衣服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包装袋里。

    “你的?”

    “不是!”习凉立刻伸手扯过内衣,将她揉成一团,攥在手心。

    “凉凉,你确定不是故意来勾引我的嘛!”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这肯定是小茴……唔——”习凉急着争辩,脸都涨红了,手心仿佛握着烙铁,滚烫。

    燕西低头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将手上的衣服顺手扔到沙发上,伸手搂住她的腰,顺手从他手中扯过内衣。

    “燕西……”习凉嘤咛出声。

    “嗯!”燕西眸子幽邃,仿若暗夜猛虎,啃咬着她的嘴唇,直到习凉呼吸困难,这才抽身离开。

    “这东西,我没收了。”

    “你赶紧给我!”

    “这是你的吗?”

    “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的啊!”

    “你是要穿给我看?”

    习凉大囧。

    “别闹!”习凉心如擂鼓,都不敢去看燕西的眼睛。

    “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

    “什么有机会的,难不成你还有私藏这种东西的癖好?”

    “如果是你的,我愿意收藏!”

    “你……”习凉气结,无奈跺脚。

    “行了,给你还不成嘛,不过……”燕西搂住她的腰,将她圈在怀里。“总有机会让你穿的。”

    “滚开!”习凉推开燕西攥紧内衣就去找燕茴算账。

    燕茴此刻正在房间收拾今天的战利品,忽然听到敲门声,还奇怪呢,一打开门,就看到习凉有些愠怒的站在门口。

    小嘴儿红肿得简直不能看。

    “哎呦,嫂子,别谢我。”

    “是你塞的?”

    “这不是为了增加你和我哥之间情趣,况且你很适合黑色啊。”

    “拿回去你自己用吧!”习凉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把东西扔给燕茴就往楼下走。

    燕茴无奈,捏着内衣回屋,明明挺好看的啊,难不成是款式不喜欢?太性感了?

    嫂子还是太保守了啊。

    习凉下楼,关小董看着她也是憋着笑,习凉有些恼怒,“这事儿是你和小茴一起干的?”

    “姐,我发誓,绝对和我没关系,是小茴一个人的主意。”

    “所以你还是知道的?”习凉挑眉。

    “咳咳——她说这是为你好,既然是为你好,我也就没和你说。”关小董看着她红艳艳的嘴唇,笑得合不拢嘴。

    “怎么了?是不是小茴又做什么坏事了?”姜熹从厨房出来,“凉凉,小茴要是做坏事了,你也别客气,那丫头就是欠收拾,被你叔叔给宠坏了。”

    “没什么。”习凉哪敢和姜熹说这事儿啊。

    战扬收起手机,抬脚往楼上走。

    燕茴正在试鞋子,听着敲门声有些无奈,“进来吧!”

    战扬推门而入,看到地上都是各色包装盒,嘴角抽了抽。

    “怎么样,这双鞋好看吗?”

    “跟太高了!”战扬拧眉。

    “高跟才漂亮啊,修饰腿型啊,而且穿上高跟,整个人也被拉得十分修长。”

    “你去上学穿这么高跟干嘛。”

    “过些日子是学校的社团周,有很多活动,听说还有化妆舞会,就是变相的单身相亲舞会,我准备去碰碰运气。”

    “哦!”战扬口气阴阳怪气,燕茴低头拨弄着鞋子,倒是没在意那么多。

    “你帮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燕茴踩着高跟,去落地镜前照了半天。

    战扬弯腰给她收拾烂摊子,“所有的东西都是要扔的?”

    “嗯嗯,扔了吧!”

    战扬认命给她擦屁股,忽然瞥见床上的黑色东西,一团黑色的蕾丝,战扬也没想那么多,顺手就准备扔掉,可是捏起来,就看到这个不是……

    战扬毕竟不是小孩子了,这是什么他还是认得的。

    “小茴……”

    “干嘛,都扔了吧,都不要了。”

    “这个呢?”

    燕茴扭头看了一眼,“哦,那个啊,收着吧。”

    “你买这个干嘛!”战扬将东西塞到她的被子里,强压着心头那抹无端而来的躁动。

    “给嫂子买的,还被她训斥了一顿。”燕茴说得无所谓,“这个跟貌似是有点高,走路不太稳当。”

    战扬盯着她,一言不发。

    “你觉得好看吗?对了,我还搭配了一件小礼服,就这个!”燕茴献宝一样的拿过挂在一边的小礼服,放在自己胸前比划。

    “舞会是什么时候?”

    “四天后吧,对了,你什么时候回部队!”

    “你这么想我走?”

    “没有啊。”

    “耽误你约会了?”毕竟只要战扬回来,他俩几乎就是形影不离的。

    “怎么可能呢,我都没男朋友,有什么约会啊!”燕茴轻笑,“你这什么口吻啊,怎么像是生气了?”

    “没有!”

    “分明就有!”燕茴咋舌,“战扬同志,过来!”

    燕茴朝着他勾手指。

    战扬拧眉,却还是走了过去。

    燕茴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啧啧,你看看你这张脸,你这眼神,一脸怨怼的,活脱脱像是被人抛弃的怨妇。”

    战扬目光落在她清亮的猫眼上,又缓缓移到她的嘴唇上,她今天涂抹着南瓜红的唇膏,衬得肤色更加白皙好看。

    “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啊。”

    “嗯!”

    “你早说啊,我给你介绍,我跟你说,我们院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漂亮女孩,你明天跟我去学校,看上哪个,本小姐去给你追!”燕茴转身,又臭美的照了照镜子。

    “你要给我介绍?”

    “保证都是美女。”

    战扬哂笑,忽然转头就走了!

    “战扬——”燕茴拧眉,这家伙怎么回事?

    吃错药了嘛。

    燕茴蹬掉鞋子,趿拉着拖鞋就往下面追。

    “战扬——”

    战扬脚步很快,燕茴根本追不上,饶是到了吃饭点,战扬也没搭理她,这让燕茴有些慌了,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燕北冥没有回来吃饭,关小董直接打包了两份饭,提着衣服就去找燕北冥赔礼道歉去了,燕秋白也不在,也就只有五个人在吃饭,习凉话不多,而且在姜熹面前,燕西也不好过于放肆,只是不停给她夹菜,交流倒是不多。

    燕茴却不停侧头看着战扬,战扬吃饭速度很快,眼看着就要吃完走了。

    “阿扬,今晚要不在我们家住吧,你爸妈也不再,你叔叔又不在家。”姜熹提议。

    “对啊,战扬,在我们家住吧。”燕茴冲着战扬眨着星星眼。

    “不了,我还是回去吧,总是打扰阿姨心里过意不去。”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姜熹冲着燕茴使眼色,战扬平素最听她的话。

    “战扬?”燕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他俩之间极少闹脾气,战扬板着脸的时候,倒是像极了战北捷,刚毅冷峻,倒是有些吓人,燕茴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生气了,也不知道如何开口,顿时有些着急。

    战扬已经吃完放下筷子,起身就要离开餐桌。

    燕茴忽然伸手,握住他的手。

    战扬一愣。

    燕茴咬了咬嘴唇,“我惹你生气了?”

    “没有。”

    “你分明就是生气了。”

    “没有!”

    “那你给我笑一个。”

    “这可能有些困难。”

    “那你还是没生气!”燕茴咬了咬嘴唇,伸手抠弄着他的手心,“别走了呗,留下吧。”

    战扬心底确实恼怒,自己说有喜欢的人这丫头没反应就算了,自己跑着去找男朋友,还要给他介绍,这算怎么回事!

    可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又难受,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燕茴忽然直接搂住战扬的脖子,对着他的侧脸就嘬了一口。

    “啵——”

    声音挺大,战扬是彻底石化。

    餐桌上的众人也是呆若木鸡,“啪嗒——”习凉手一松,筷子落地。

    战扬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那你可别生气了。”

    “没生气。”战扬嘴角抽搐,被亲过的脸火辣辣的,那团火一直蔓延到心底,心脏开始不断膨胀,关在心底的小兽不停叫嚣着……

    想要她的欲望也变得更加强烈。

    ------题外话------

    潇湘今天抽风了,我也不懂大家什么时候能够看得更新,我也是很郁闷啊……啊——

    *

    燕茴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迟早让战扬收拾了她!

    燕茴:他敢!

    战扬:我不敢!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