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3 燕小北的噩梦,兽性大发

正文 13 燕小北的噩梦,兽性大发

    燕北冥把抱到车里,关小董挪了挪身子,居然直接翻身从后座上滚了下去。

    “唔——”关小董头被撞了一下,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车子后座与前面之间的距离本来距离就很小,她这陷进去,整个身子卡在里面,双手不停扒拉着,却什么够不到,嘴巴里面还在嘟囔着,疼得要哭出来。

    偏生生理上疼,她整个人意识却还不是很清醒。

    燕北冥看她这一副蠢萌的样子,哑然失笑,伸手去拉她的手。

    关小董手臂被扯住,双手一下子就抱住了燕北冥的胳膊,直接顺杆爬,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脖子。

    燕北冥眸子一紧,低头看了看。

    这丫头这是什么造型。

    “扑哧——哈哈……”楼上的众人也正好到了停车场。

    瞧着这两人的造型,都笑了出来。

    秦序羽走在后面,似乎憋得很难受,偏生还得绷着。

    燕北冥伸手扯了扯关小董衣服。

    “关小董!”

    “唔——”关小董继续蹭他脖子,愣是不肯离开。

    燕北冥戳了戳她的脑门,关小董就想一个牛皮膏药,你戳过去,她就黏上来,燕北冥简直头疼。

    “那个,哥,需要我帮忙嘛!”燕秋白快笑抽了。

    关小董俨然是个树袋熊一样都挂在燕北冥身上,手脚并用,身子紧紧贴在燕北冥身上,简直是……

    无缝衔接啊。

    “不用!”

    燕北冥狠狠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嗯——”这好巧不巧的戳到刚刚撞到的地方被撞的地方,关小董疼得难受。

    “哥,你对人家也温柔一点。”

    燕北冥瞪了燕秋白一眼。

    他们兄妹长得其实特别像,只是燕北冥气质偏冷冽,而燕秋白更加温婉,气质弱化了长相,看起来倒也不觉得那么像了。

    “走,小白,我送你回家。”莫韶光挡住燕北冥的视线。

    “不需要,有昭觉在。”

    “昭觉?”莫韶光看着燕昭觉。

    “咳咳——”燕昭觉干咳两声,“我刚刚喝了点酒,小北哥,我……”

    燕小北一道凌厉的视线扫过来。

    燕昭觉立刻乖乖移开视线。

    我滴乖乖,自己脑子抽了,还想蹭他的车,不是自寻死路嘛,看他现在的这模样,会把自己直接扔到路上吧。

    “那……”燕昭觉只能看了看秦序羽。

    “我得回家,明早要上班,你去找代驾,或者打车。”

    然后燕昭觉就华丽丽的被众人给抛弃了。

    燕秋白刚刚上车,莫韶光忽然直接扑了过来!

    燕秋白完全是下意识的一条腿,直接抵在了莫韶光的胸口。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莫韶光垂头看着抵在自己胸口的脚,颇为无奈,“人家推人都是用手,小白你居然用腿……”

    “你靠这么近干嘛。”燕秋白挑眉,“我哥还没走,你别动手动脚的,小心他下来揍你。”

    “我知道小北没走,我也不敢啊,我这不是要给你系安全带嘛,你这怎么把我当流氓了。”

    “回到自己位置上。”燕秋白示意他坐回去。

    莫韶光做回驾驶位,伸手拍了拍胸口的灰尘,“你的身体够软的啊,这么点空间,你的脚还能伸过来。”

    “那不是必须的吗,好歹也有八九年的舞蹈功底。”燕秋白之前和秦小蛮一起学了不少年舞蹈,只是后来学钢琴时间太忙,也就荒废了,不过基本功还在。

    “身子软好!”莫韶光笑着系上安全带,笑得那叫一个尴尬。

    燕秋白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头系上安全带,“有充电器嘛,我手机快没电了。”

    “你自己找找!”莫韶光指了指她前面的暗格。

    燕秋白打开,忽然一摞照片从里面掉了下来。

    “我擦——”莫韶光大惊失色,连忙伸手去捡。

    “过去,流氓,你忙哪儿摸呢!”燕秋白抬手拍掉他的手,毕竟不少照片是落在她腿上的。

    “不是,小白啊,这个照片呢……”

    “莫韶光……”燕秋白捡起照片,几乎都是她的照片,“你丫是变态嘛,你……”

    “你不是不让我跟你去巡演嘛,我在你粉丝站下载的照片,绝对没有去偷窥你。”

    燕秋白一阵恶寒,抬手就把照片全部塞到了原处。

    “小白……”

    “别叫我,你个变态!”

    “我这……”莫韶光那叫一个委屈。

    “开车,我要回家,累死了。”

    莫韶光发动车子,隔了许久都没敢说话,直到快到燕家,他才悻悻然开口,“你明天几点去排练,我来接……”莫韶光微微转头,发现燕秋白靠在座位上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他无奈的一笑,将空调温度打得高了一些。

    *

    燕北冥将关小董放在副驾驶,帮她系上安全带。

    “唔——”安全带有些紧,关小董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在座位上蹭来蹭去。

    “老实点!”燕北冥沉声道。

    这若是平时关小董肯定是乖乖听话的,可是她现在已经喝多了,哪里还能听话,嘟囔着嘴,睫毛闪动,小脸红扑扑的,倒是显得格外诱人。

    燕北冥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手指按在安全带上,低头看着关小董,幽深的眸子变得越来越紧,仿佛在蕴蓄着什么风暴一样。

    “嗯!”关小董嘤咛一声,伸手扯了扯衣服,玫瑰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就像是一种变相的邀约。

    燕北冥微微靠近一点,手指收紧,心脏跳得很快。

    “嗯——”关小董忽然一张嘴,满嘴的酒气,燕北冥又悻悻的缩回了身子,抬手将她那边的门关上。

    见鬼了!

    燕北冥,这种醉鬼你也下得去口,你也是堕落到一定地步了。

    燕北冥坐上驾驶位,开车离开地库。

    车厢内都是酒气,还有女人呢喃零星的醉话。

    这一切都无时不刻不在挑战着他异常敏感的神经,燕北冥直接打开车窗,风吹进来,才觉得舒服一些。

    “嗯——”关小董身子不稳,幸亏有安全带护着,不然一头准得磕在前窗上。

    车子行驶到郊区,难免有些颠簸。

    “唔——”关小董身子东倒西歪,燕北冥一手握着方向盘,一巴掌拍过去,将她要压过来的身子给推了回去。

    这一来二去的,燕北冥车子自然开得不稳当,关小董胃里立刻有了反应。

    “唔——”关小董身子一抖。

    燕北冥咬牙,这女人该不会是要吐吧。

    “关小董,你要是敢吐在我车里,我就把你扔出去!”燕北冥立刻减缓车速,准备靠边停车。

    “啊——”关小董身子被陡然的刹车,惯性般的贴在后座上,燕北冥停好车子。

    “关小董,你给我撑住,要吐也给我下……去……”

    燕北冥话音未落,关小董忽然垂头,直接吐了出来。

    整个车厢内都是酒水的酸臭味,燕北冥嘴角抽了抽,因为空间狭小,难免溅到他的身上。

    “关小董!”燕北冥咬牙切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他此刻只想一头跳进水里,他只想把她掐死。

    他身子都在颤抖,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若是被燕西看见,估计又要笑抽了。

    “噗——”关小董又吐了一次,这才舒服了一些,伸手擦了擦嘴,靠在座位上,一脸满足。

    燕北冥深吸一口气。

    “燕北冥,冷静,你要冷静!不能冲动!”

    他直接打开车门,颤颤巍巍的从里面走出来,鼻子闭气,那股酸臭味,就像是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一般。

    他直接伸手脱掉衣服,恶心!

    他这种有洁癖的人,是绝对不能容忍身上有一点脏东西的,他觉得那呕吐物已经沾到了他的身上,浑身都在颤抖,若不是现在在马路上,他恨不得把衣服全部脱了,只留了个白色背心。

    裤子上还有……

    他若是再脱,估计就被人当变态了。

    他今晚是抽什么风,居然去接她,就让她醉死在那里好了。

    燕北冥侧头看着自己的爱车,这车他是不打算再要了。

    又不能把关小董扔在这里,燕北冥走到副驾驶,把门打开。

    关小董睡得深沉,完全不懂自己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

    燕北冥还得爬过去,将她的安全带解开。

    燕北冥这辈子都没觉得如此恶心过,一点灰尘都难以忍受的人,此刻居然在伺候一个醉鬼。

    燕北冥直接拽住她的胳膊,将她从车里拖了出去。

    “嗯?”关小董被他拉扯得很不舒服。

    燕北冥目测到家的距离,算了,拖回去吧。

    他不想打电话回去,被家里人知道了,指不定又得闹出什么笑话。

    然后在只有一些路灯的马上上,就看到一个穿着背心的男人,拖着女孩的衣领一直往前走。

    不时有车辆经过,都会忍不住放慢车速,燕北冥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以为自己的噩梦等到回家,就会彻底结束,但是他完全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拖着个醉鬼,他的行动变得十分缓慢,本来二十多分钟就能走回家,结果二十分钟后,却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而此刻从后面传来警笛声,随着一阵刺眼的光从远处传来,警车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

    两个警察直接从车上跳下来。

    “现在这些小流氓都这么高调的嘛!”警察直接走过去。

    还等燕北冥缓过神,双手就被手铐给扣住了。

    “我不是流氓。”

    “你穿成这样,走到路上,还带着这个小姑娘,你不是流氓谁信啊,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

    “我是燕北冥。”

    “我还是燕持了,燕北冥,赶紧给我上车,别磨磨唧唧,要几个人报警说这里看到有人诱拐少女,耍流氓。”

    “我真的是燕北冥。”燕北冥扭动着身子,可是手背束住,动弹不了。

    “行了,别以为长得帅就能当燕家人,燕医生是什么人我们比你清楚,怎么可能会是你这种大半夜打着赤膊在大街上游荡的人。”

    “就是,燕家人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人。”

    “你要是燕北冥,我就是燕西了,呵呵!”

    “你们……”燕北冥气结。

    “快点上车,别磨叽。”

    这到了警局,警察立刻准备联系关小董的家属,可是关小董的东西都被扔在了车里,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小子,你在哪里带走的这姑娘。”

    “我说了,我真的不是流氓变态,你们帮我打电话,我立刻让家里人过来。”

    “你可别和我们花样,这里是警局。”

    “我知道是警局,难不成我还能叫人过来把我抢走嘛,这不是找死嘛。”

    “行吧,电话多少,我打过去。”

    燕北冥不可能去惊扰姜熹或者别的长辈,只能打给燕西。

    燕西担心习凉,车子停在习家门口,就没离开过,接了警局的电话,诧异了半天。

    听到车子引擎发动声,习凉才走到窗边,看到熟悉的车子从家门口疾驰而过,心头滑过一丝异样的滋味,他怎么才走。

    相比较燕北冥不常露面,燕西这张脸,京都的人几乎都认识,燕北冥不走军政,也不经商,平时待在实验室和医院时间比较长,认识他的人极少。

    “燕公子您怎么来了!”值班民警正吃着宵夜,看到燕西,花甲卡在喉咙里,辣椒呛到喉咙里,咳嗽了好半天。

    燕西扫视了一眼办公室看到蹲在角落的燕北冥。

    “噗——哈哈……”燕西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燕北冥连个小板凳都没有,就曲着腿蹲在角落,还穿着哥背心,他抬头看了燕西一眼,他二十多年的维持的形象,算是在一晚上彻底崩塌了。

    “哈哈——你特么的到底干了什么,怎么这么狼狈!哎哟,笑死我了!不行了,让我缓缓……”燕西快笑抽了。

    他这样子,活脱脱像是被人警察抓了,蹲在地上,举手投降的逃犯。

    “你笑够了吗?”

    “我擦,燕北冥,你丫到底做什么了,穿成这样,等会儿……”燕西似乎闻到了什么,立刻走过去,趴在他身上嗅了嗅。

    “燕北冥,你去喝酒了!”

    “我没有。”

    “你身上明明有酒味。”燕西咋舌,“穿成这样……你该不回去嫖……”

    “燕西!你给我过来!”燕北冥说着就要扑过去。

    “你别过来,这里是警局,你老实点!”燕西憋着笑,“同志,到底怎么了?”

    值班警察此刻已经彻底风中凌乱了,难不成眼前这位真的是燕北冥嘛!

    这不是踩到地雷上了嘛。

    “那个……”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就是有人报警说马路上有人耍流氓,我们就过去……”

    “燕北冥,你丫可以啊,看不出来你平时装得禁欲高冷的,没想到玩得这么嗨。”

    “你能闭上嘴嘛。”燕北冥已经够烦了。

    “大街上啊,野战啊……”

    燕西话音未落,燕北冥顺手拿起手边的水杯就要砸过去。

    “好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嘛,到底怎么回事啊!”

    “燕公子,这位是……”

    “我弟啊!燕北冥。”

    “燕少爷,这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呵呵……”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燕西憋着坏笑,“可能是他平时憋久了,这才会做出这等错事。”

    “燕西,你丫不黑我会死是不是!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也不一定啊,指不定看到一个漂亮小姑娘,你忽然兽性大发!”

    “那是关小董!”

    “那可能性更大,燕北冥,那小子堕落了。”

    “燕西我现在手里有把刀,我就地把你解剖了,看看的心肝是不是黑的。”

    燕西嗤笑。

    “那死丫头喝得烂醉如泥,吐了我一车,我就弃车准备拖着他回去。”

    “那您也别脱衣服啊,您这样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吐了我一身。”燕北冥咬牙。

    “同志,我弟弟他有洁癖,一点脏东西都受不了,所以才脱了衣服,您要理解一下,对了,和他一起那女孩呢?”

    “在休息室,刚刚我们请保洁员给她换了一身衣服,应该睡着了”

    “那人我可以领走嘛?”

    “既然都是一场误会,当然可以!”警察巴不得赶紧把这两个大佛送走。“对了,我们需要备案,那个小姐确实是你们的朋友吧。”

    “关小董啊,你说呢!”燕西轻笑。

    警察咽了咽口水,怎么喉咙有点疼。

    燕西扶着关小董,三个人刚刚出了警局,“我立刻,马上需要洗澡。”

    燕北冥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都这个点了,你难不成要去宾馆嘛,走吧,回家!你这样到了宾馆,要是再被人当变态抓了,我可不管你了。”

    “燕西!”

    “今晚的救命之恩,你不用和我道谢,反正我看了一出好戏。”

    “你……”燕北冥气结,“回家不许说!”

    “保证守口如瓶!”燕西轻笑。

    “对了,帮我打电话,把我的车子拖去清洗一下,这车子我也不要了。”

    “吐了一下而已,全面清洁一下就好,这就不要了,你也太浪费了。”燕西把关小董放在副驾驶,给她扣上安全带。

    “你小心她再吐你一车子。”

    “那我也不会像你一样,大半夜的把人家姑娘拖着走。”燕西随即开车离开,“那车子是今年你实习,大伯专门给你新买的吧,最新款啊,这就要换车?”

    “我有心理阴影!”

    燕西憋着笑,心理阴影,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受多大刺激了。

    “你这么晚还没回家?”燕北冥看他还是一早出门的衣服,当即问道。

    “不太放心凉凉,在习家门口守了一会儿。”

    “你今天可是威风了,我可是听说了,习家一家五口,两个人被你祸祸到了局子里,公司也是岌岌可危。”

    “那是他们活该,我没还出手,就自己一直往枪口上撞,而且酒店是大哥旗下的,留下的证据很容易被找到,不过他们这算是未遂,最多就在里面关几天,过两天就会被保释出来。”

    “你就这么轻饶了他们。”

    “我平时还得忙着和凉凉培养感情,哪有空搭理他们,他们敢冒头,就按死他!”

    燕北冥轻笑。

    “你今晚怎么和小董在一起,他们在一起聚会,不是一向不爱参加这些吗?”

    燕北冥这脾性,极少参加他们私底下的小聚会,毕竟一起打牌喝酒,那气氛他受不了。

    “哥发了信息过来,说小董喝多了,我要是不过去,就让昭觉送她回家。”

    “坐不住了?”

    燕北冥不作声。

    回到家,大家都睡了,燕北冥穿成这样,也就还在守夜的一个下人瞧见了,惊得合不拢嘴。

    “少爷,您这是被打劫了嘛!”

    “不许说出去!”燕北冥冷眼射过去。

    那人乖乖闭上嘴巴。

    “这下人都睡了,这丫头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丢到客房啊。”燕北冥挑眉。

    “总得给她换个衣服,稍微洗一下脸吧。”燕西抬起,伸手扶着关小董往楼上走。“反正我是她哥,不然我……”

    “我剁了你的手!”燕北冥说得凶狠。

    “瞧你那劲儿!”燕西促狭,“行了,我先把她扶回房间,待会儿你若是洗的舒服了,再想着要不要去处理她吧。”

    燕北冥先冲回了房间,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

    他已经被恶心到不行了。

    燕西扶关小董到了客房,便直接回房休息。

    燕北冥洗了足足两个小时,居然用了半瓶沐浴露,这才觉得舒服了不少,赶紧换了衣服,才觉得整个人活了过来。

    伸手搓揉着手腕,上面还有被手铐拷过的痕迹,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多了。

    他举步朝着关小董的客房走过去。

    关小董抱着被子,睡得香甜,燕北冥有些无奈的准备从她手中夺回被子,他这人强迫症发作,真的见不得东西被蹂躏成这般样子。

    可是夺了半天,却都没能抽出来。

    “嗯?爸,你好坏!”

    燕北冥拧眉,“爸?”

    “嗯——”关小董嘤咛几声,翻了个身,居然将被子直接裹在了身上,像个毛毛虫。

    燕北冥无语,想起今晚的事情,心里顿时有些窝火,抬脚就踹了一下被子。

    这客房床自然不必燕北冥的大,她又过程一个圆筒,接过被一踹,整个人直接滚落到了地上。

    “我去!”燕北冥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

    结果人家裹着被子,睡得依旧安稳。

    燕北冥无奈,隔着被子就把她抱上床。

    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方才离开。

    第二天燕西都没醒,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怎么了?”燕西裹了个睡袍就走了出去。“妈,一大清早的,您这是干嘛啊?”

    “小茴呢,昨晚没回来!”

    “怎么可能!”燕西挥了挥手,“那丫头还不敢夜不归宿。”

    燕家虽然对他们采取放养的政策,不过规矩还是在的,在夜不归宿这方面尤其严格。

    “就是没回来我才问你的啊,你们昨晚不是和小羽出去吃饭了吗!又小聚了一下。”

    “我吃完就打包了点饭菜去找凉凉了,我去找小北!”

    燕西开始去敲燕北冥的门,燕北冥睡眠不足,头疼得要炸开了。

    “怎么了?”

    “小茴昨晚和谁走的。”

    “小茴?”燕北冥捏着眉心,“貌似是和战扬吧。”

    “混蛋,该不会他俩昨晚……”

    燕西说着就往楼下冲。

    只是还没冲到门口,就看到燕茴正蹑手蹑脚的进了客厅。

    “哈哈……哥——你今天起得好早。”

    “不早,我是专门起来找你的!”

    “呵呵……”

    “你昨晚没回来?”

    “我喝多了,在战扬车里睡着了。”燕西打量着燕小茴,衣冠整齐,看着也不像发生了什么,想来战扬那小子还没这个胆子和他妹妹去开房。

    “对了,妈还不知道吧,我想回房,哥,保密啊,不然我妈知道了,又得说我了。”

    “不好意思,迟了!”燕西说着指了指楼上。

    姜熹从楼上下来,“妈,你今天起得好早。”

    “战扬呢!”

    “他已经回家啦,其实这个事情呢,我自己就可以和你好好解释一下……”

    “小茴,你的包忘在我车里了!”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阿扬来了,留下吃早饭吧。”姜熹笑着,“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你!”

    燕茴回头使劲朝着战扬使眼色,战扬拧眉,“小茴,你眼睛疼?”

    “行了,别挤眉弄眼了,都给我过来坐下!”姜熹冷哼!

    ------题外话------

    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燕北冥没有当场把关小董掐死,足以证明是真爱啊!

    燕西:他可能想,就是觉得太脏,下不去手!

    我:无力反驳!

    燕西:他的那点心思,我还是很清楚的。

    我:不过没把她留在车里,还不算是真爱嘛!

    燕西:他没直接暴走,已经难能可贵了!

    我:就是就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