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2 再看,我就把你吃掉(三更)

正文 12 再看,我就把你吃掉(三更)

    燕氏

    燕西伸手叩打着桌子,认真听着面前两个男人汇报工作。

    “庄家已经从习氏彻底撤资了,习家现在的资金链已经彻底断了,习耀邦正到处找人融资,可惜……”那人耸肩。

    “银行这边我们已经全盘接手了,习耀邦应该不出三天就撑不住了,到时候就算是变卖家产,也偿还不清欠款,银行那边自然会开始清算习氏的资产,开始用作抵押。”

    “他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刚刚听说,已经贱卖了旗下的一些小工厂企业,不过那点杯水车薪,填窟窿,太微不足道。”

    “燕总,那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不急!等着吧。”

    “习氏的股票估明天一开盘就会跌停,越往后拖,估计公司资产也会缩水的。”

    “不碍事,既然打算收购习氏就不在乎多等几天。”

    “燕总,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们听我的指挥就行。”

    两个人退下,燕西靠在座位上,伸手搓揉着手指,等到习耀邦来求他呗。

    习家那些人他早就看不过眼,早就起了心思收拾他们,自然不在乎多等几天。

    习氏因为闹出丑闻,公司内部已经一团乱,许多高管嗅到了味道,当即向上面递交了辞呈,本就支离破碎的公司,瞬间变得更加风雨飘摇,习凉当即就被叫回了公司,习朗未成年,而且现在还在国外,根本帮不上忙,习耀邦忙着到处找人融资,公司瞬间就失去了主持大局的人,只能把习凉叫了回来。

    习凉一到公司,就彻底懵了。

    赵立作为经理,居然直接跑路了,丢下了一堆烂摊子给她,而且习凉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公司最核心的部分,她才知道公司已经乱得不成样子。

    一个残局扔给她,她也是头疼,光是应付一些几欲离开的高管,就折腾到了十点多。

    整个公司的人都走光了,习凉还在看公司这几年的盈亏报告,这账本都是一团浆糊,许多资金取向不明,而且经手人都是赵立,不用想都知道,赵家人这些年从公司套了多少钱出去。

    此刻忽然传来敲门声。

    习凉身子一凛,她现在听到敲门声都害怕。

    “进来!”习凉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抬头,就看到燕西抬脚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没走,给你带了宵夜。”燕西将手中的便利袋放在桌上,扫过习凉面前堆得满满的文件,“公司的事情你处理不来,超过你的能力范围了。”

    “可是那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公司不管吧。”

    “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算了吧!”习凉轻笑,“这些都是公司机密事务,你自己就有公司,被人知道不太好。”

    “若不然你嫁给我,我们成了一家人,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帮你了。”

    “你别总占我便宜,还真有些饿了!”习凉刚刚要起来,燕西忽然俯身,直接就吻住了她的眉心。

    习凉双手撑着桌子,双眼眨了眨,显得有些紧张。

    燕西直接挑起她的下巴,封住她的嘴唇,这个吻来得轻柔无比。

    “占便宜这种事,我从来都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饶是已经接了几次吻,习凉还是心悸不止。

    “过来吃东西吧!”燕西拉着习凉便坐到了一侧的沙发上。

    “之前父亲对我防备心很重,我根本接触不到公司核心的部分,我没想到公司居然亏空了这么多,难怪父亲急着要把习向暖嫁给庄家,庄家的资金注入,公司情况可能会好转一些。”

    “那也就是回光返照而已!”燕西挑眉。

    习凉不可置否,低头吃东西,燕西知道她饿极了,打开包装好的果汁,直接递到她的嘴边。

    “唔——”习凉侧头就着燕西的手就准备喝。

    燕西看着她小脸吃得都鼓起来了,顿时失笑,将果汁往自己身边挪了挪,习凉拧眉,嘴巴就靠了过来,燕西恶趣味的又往自己面前挪了挪,习凉抬头瞪了他一眼,侧头就去咬吸管。

    “嗯——”燕西低头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习凉兀自睁大眼睛,还没回过神,整个人就被燕西按倒在了沙发上,燕西双手撑在她的头部两侧,固定着她的脑袋,不许她乱动一点。

    “燕西——”习凉刚刚吃了东西,嘴上都是油星,他怎么能这样就吻过来。“我还要吃饭呢。”

    “我也有点饿了。”

    “你饿了就一起吃呗,你先起开,压得我重死了。”习凉伸手要把他推开,燕西非但没离开,反而压得更紧了,习凉大惊失色,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男人那蓬勃有劲的心跳声,压着自己胸前的柔软,她顿时红了脸。

    燕西此刻也没敢乱动,他分明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了反应。

    “燕西——”

    “嗯。”燕西声音粗重。

    “那个……”习凉感觉到自己腿上的异样,羞得红透了脸。

    燕西知道再这么下去,准得出事,直接起身,一把将习凉拉起来,习凉立刻拿起筷子吃东西,不敢去看他,可是眼睛却不自觉地往某人的身上瞄去。

    “你还看!”燕西挑眉。

    “唔——”习凉扭头吃东西。

    “再看我就把你吃掉!”燕西说得凶神恶煞。

    “扑哧——”习凉笑喷。

    这让她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她叫他小胖子,他也是这般炸毛的。

    那副傲娇的模样,着实可爱,只是以前那个小胖子,现在完全变了样儿。

    “有什么好笑的,习凉,你别以为我不敢。”燕西有些恼怒了脱了外套,直接盖住腿。

    “我没说你不敢,你要不要吃东西,不是说饿了吗?”

    “之前我和哥一起吃过了,他本来要邀请你一起过去的,我说你忙不开。”

    “你们兄弟感情真好。”习凉戳着餐盒。

    “等你以后到我们家了,他们也会对你好的,我们家人都挺好相处的,我妈还那么喜欢你。”

    习凉不作声。

    “怎么不说话。”

    习凉摇了摇头,她知道赵明兰母女和自己不对付,只是没想到,这是准备将自己置于死地,想起自己早逝的母亲,自然很不舒服。

    燕西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吃东西吧,我待会儿送你回家,公司的事情你也应付不来,在这里耗着也不是事儿,回家好好休息。”

    “嗯。”

    燕西送习凉到家门口。

    “有什么事随时打我电话,我手机24小时开机。”

    “嗯!”习凉笑着进屋。

    一打开门,客厅都是烟味,习耀邦坐在客厅单人沙发上,脚下落满了烟头和烟灰,显然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瞧着有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眼睛猩红。

    “爸!”

    “坐吧!”习耀邦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习凉拧眉,走到他对面,“公司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赵立卷款潜逃了,账目一团乱,我想处理,也不知道怎么做!”

    “特么的!”习耀邦气得跺脚,“赵家!赵家!”

    “爸,这些年他们家利用职务之便在公司挪走了不少钱。”

    “这事儿我知道,之前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我知道的也就是零星半点。”

    “那这事儿怎么办,要报警嘛。”

    “不能报警。”

    “这已经涉嫌违法了。”习凉不明白父亲为何如此护着赵家,“现在公司已经这样了,赵家的事情根本瞒不住,现在报警,或许还能追回一点损失。”

    “我说了,不许报警!”习耀邦忽然大吼。

    习凉愣了数秒,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爸,你该不会也参与了……”

    习耀邦颤颤巍巍的拿起一根烟,点燃,开始抽烟,不再说话。

    习凉直接起身,嘴角勾着一抹戏谑的笑,轻哼一声,直接转身上楼。

    原来是怕事情败露,把他一并抓了,她还以为他是为了顾念赵明兰,她还是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

    习凉忽然觉得很无力,刚刚洗了个澡,就发现了燕茴打的几个未接。

    “喂——”

    “嫂子,你还在公司吗?”

    “没有,在家。”

    “我们打算出去小聚一下,你要不要出来放松一下,工作是做不完的!”他们一群人也知道习家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也有些担心。

    “不用了,你们玩吧,我有点累了。”

    “那……”燕茴沉吟片刻,“明天可以出来吗?想约你逛街来着。”

    习凉原本已经打算好去公司,可是现在她完全不想管了,从源头就开始腐败,让她如何去管理。

    “嗯,那明天你给我电话。”

    “嗯哪!”燕茴满足的挂了电话。

    “怎么说!”关小董凑过头。

    “明天和我们一起逛街,小白姐,你明天真的不去嘛!”一群人正在包厢小聚。

    燕秋白、秦序羽、燕昭觉和燕茴四个人在打麻将,关小董趴在燕茴身上,莫韶光则忙不迭的给燕秋白端茶倒水,战扬坐在另一边玩手机,只是偶尔抬头看一眼燕茴。

    “我明天乐团有排练,估计去不成了。”燕秋白捏着牌章,随手打了一张出去。

    “小白,应该出这个,这个……”莫韶光指着燕秋白面前的牌。

    “勺子哥,观战的不许说话!”

    “胡了!”秦序羽抬手把面前的推倒。

    “小羽哥,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嘛,你都赢了多少次了。”燕茴咬牙。

    “快点,换我来!”关小董跃跃欲试。

    燕茴起身,换关小董上去,自己转身,一屁股坐到战扬身边,“讨厌,输了好多次。”

    “不多。”战扬挑眉,收起手机,“八次而已。”

    “你……”燕茴气结,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准备将手机塞进去,“不玩了,我要去外面找点吃的,你们谁……”

    燕茴一打开包,准备将手机塞进去,就看到从里面掉出来一个红色的信封,那上面还有红色的爱心,一看就知道是情书。

    “呦——燕小茴,你很受欢迎嘛。”莫韶光打趣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写情书!”燕茴嘴巴上虽然这么说,却还是难掩激动,随手的打开,“这个人文笔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字却不错。”

    “我看看!”

    “你看,是不是字很漂亮!”燕茴立刻献宝一样的递给战扬,“我就说嘛,就本小姐这天香国色之姿,还愁找不到男朋友吗……嗳——战扬,你……”

    “不好意思,手滑!”

    战扬伸手接过情书,手一松,情书落地,他一勾手,面前的茶杯落地,茶水正好不偏不倚的打湿了情书。

    “湿了!”燕茴心疼,“你分明是故意的。”

    “我明显是无意的,而且这个人的情书一看就是从网上抄来的,有什么好看的,你喜欢看,我去网上给你抄几篇。”

    “战扬!”燕茴跺脚。

    战扬从地上将情书捏起来。“你看,真的湿了,我给你拿去床边晾一下。”

    “哼——”

    然后众人就看见战扬慢条斯理的捏着湿漉漉的情书,明目张胆的将它从窗口扔了下去。

    “战扬,你……”

    “手滑!”战扬说得那叫一个无所谓。

    “我好不容易收到一封情书,还以为要脱单了,连名字我都没看到。”

    “不重要的人,你不需要知道名字!”战扬一把将窗户关上,顿时觉得舒服不少。

    秦序羽咋舌,伸手推牌,“又是我赢了。”

    “啊——”燕秋白颓然的靠在座椅上,“勺子哥,你来吧,我不玩了,太打击人了。”

    “那我替你!”莫韶光立刻坐上去,只是这家伙从小就擅长这类棋牌游戏,教了他好多次,愣是学不会,不过出牌速度倒是贼快。

    这打牌玩麻将,不怕会玩的,就怕这种不会玩,乱出牌的,直接把牌章全部打乱了。

    他这出的毫无章法,弄得众人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小白姐,你快去教教他,再这么下去,我们就要崩溃了。”关小董透着眉心。

    燕秋白无语,走到莫韶光身侧,伸手撑着麻将桌,抬手将她面前的牌整理了一下,“你怎么到现在码牌都不会啊。”

    “小白,还是你对我好!”莫韶光扭头,一脸星星眼。

    “打你的牌!”燕秋白一巴掌把他的脸呼过去。

    “小羽哥,我们去楼下要点吃的,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烧烤!”关小董举手。“顺便要个啤酒。”

    “关叔叔不许你喝酒。”燕昭觉忽然开口。

    “我什么听过她的话,小茴,麻烦了。”

    “不客气!”燕茴狠狠瞪了战扬一样,捏起包就往外面走。

    战扬抬脚便跟了上去。

    “战扬这醋劲不小啊。”燕秋白看门关上,才幽幽开口。

    “那岂止是不小啊,这两个人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燕小茴这丫头也是头脑少根筋,别人给她告白,她也爱去战扬面前炫耀,前些日子有个小子和她告白……”

    “还有这事儿!”燕秋白离京有段日子了,自然不懂。

    “那小子远在部队啊,当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处理,我哪有空管这事儿,这小子从晚上八点,一直骚扰我到夜里两点,一直给我电话,我简直想骂娘。”

    “你关机啊!”燕秋白失笑。

    “我的手机不是得为你24小时待机嘛,你要是找不到我肯定会着急啊。”

    关小董轻笑,“勺子哥对小白姐果然是忠贞不二啊。”

    “小丫头,打你的牌!”燕秋白戳了戳关小董的脑门。

    “好啦,不说了,再说某人就生气了。”关小董仔细看着面前的牌,“这次肯定能赢……”

    “胡了!”秦序羽一推牌。

    关小董险些吐血。

    “那这事儿你去处理了?”燕秋白继续追问。

    “不然呢,我堂堂莫氏珠宝的总裁,专门去大学找一个小屁孩,警告他离燕小茴远点,这事儿说出去我都觉得丢人。”

    “那小子也就听话了?”

    “毕竟还是未出校门的大学生,阅历少,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说了两句,就吓得半死,自然不再骚扰燕小茴了。”

    “可怜的孩子啊。”燕秋白摇头。

    “战扬是准备把她身边的异性驱逐干净啊。”

    “这两天他一直陪小茴去上课,现在学校里的人都知道她有男朋友了,现在还敢给她写情书的人,胆子也是不小。”关小董轻笑。

    “燕小茴这脑回路也是清奇,怎么就没想过要和战扬发展发展呢,那小子做得足够明显了。”

    “可能他俩太熟了,从小玩到大,小茴估计没这个意识吧。”莫韶光挑眉,扯了扯头发,捏着牌章,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燕秋白从他手中拿过牌章,直接放入两张牌中间,动作熟稔亲昵。

    燕茴和战扬回来,燕茴还是一副在生闷气的模样,不去搭理战扬,倒是买了不少酒水。

    关小董最近心情不好,正好要借酒消愁。

    战扬替了她的位置打牌,结果他们一圈牌下来,这两个人居然喝得醉醺醺了。

    燕茴倒是好办,毕竟燕秋白和战扬都在,就是关小董。

    “小羽哥,关叔叔临走还叮嘱我,不许让她喝酒,这又喝得醉醺醺,怎么办!”

    “你给关叔打个电话,就说我们一群人今晚通宵,她不回去了。”就这样回去,也是一顿臭骂。“回头让她去燕家住一晚,明早醒了酒再回去。”

    “嗯嗯!”燕昭觉说着就打电话。

    秦序羽摸出手机,默默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走吧!”战扬抬手就把燕茴打横抱起来,燕茴往他怀里蹭了蹭,又沉沉的睡去。

    倒是关小董,燕秋白力气很小,根本扶不动她,莫韶光和燕昭觉刚刚要过去帮忙,房间的门就被直接推开。

    裹挟着夜晚的凉风,燕北冥穿着一身黑,猝不及防出现在门口。

    “哥,你怎么来了。”燕秋白扶着关小董,往后退了两步,自家哥哥这洁癖严重,关小董这醉醺醺的,恐怕又得被他嫌弃到不行。

    “昭觉,你还不赶紧扶着小董,摔倒了这么办!”秦序羽挑眉。

    “哦!”燕昭觉一直很乖,立刻伸手过去。

    这还没碰到关小董的胳膊,忽然一个长臂伸了过来,直接挤在了他和关小董中间,长臂从关小董后背穿过去,“小白,松手。”

    燕秋白立刻缩回手。

    燕北冥微微弯腰,另一只手直接从关小董腿弯处穿过,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一句话也没说,扭头就走。

    “唔——”关小董有些难受,往燕北冥脖子处蹭了蹭。

    燕北冥身子一僵,浑身都充斥着酒味,他此刻神经紧绷,整个人都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小北哥——”关小董呢喃着,嘴唇有意无意的从他脖颈处擦过,炙热滚烫,燕北冥身子陡然僵住,不敢乱动,手指收紧,倒是将她往自己怀里按了按。

    关小董不安分的挪动着身子,抬手直接抱住了燕北冥的脖子,燕北冥发紧,抬脚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凌乱不堪。

    ------题外话------

    我的三更一向不准时,所以不要催哈,每天两更还是固定时间固定更新,三更嘛……

    就当是惊喜吧,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