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 打垮习家,全盘接手(二更)

正文 11 打垮习家,全盘接手(二更)

    君来酒店

    记者一看到秦序羽来了,人群立刻散开了一条路,秦序羽比燕西本就年长一些,接管了秦氏之后,这些年秦氏的业务也是做得风生水起。

    前些年燕笙歌身子出了点问题,估计是之前生产留下的一些后遗症,做了个小手术,秦浥尘便直接把公司交给了秦序羽,倒是带着妻女长期定居在了国外,说是养身子,其实就是趁着这机会,提前退休了。

    秦序羽干脆就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海外,在京都滞留的时间倒是越来越少。

    “秦少!”众人往后退了几步。

    黑色西装显得精明干练,浓眉入鬓,眉眼犀利,薄唇性感,微微抿着,透着一丝淡漠,五官和秦浥尘有百分之七十相似,只是比他硬朗英挺,眉头拧紧的时候,倒是和燕持有几分神似,严峻得有些刻板。

    “哥,您怎么回来了!”燕西靠在门口。

    “我若是不回来,你是准备把我的酒店搅和得天翻地覆嘛!”

    “这事儿可不赖我,你说我正常在酒店休息,这一群人就闯了进来,我和我女朋友在亲热,你说尴尬不尴尬。”

    秦序羽目光从一群记者身上扫过,落在地上的房卡上,那人早就被燕西吓死了,房卡都扔了。

    “房卡哪儿来的。”

    “肯定是你们酒店内部人员那儿弄来的啊,我说哥,你这酒店管理得不行啊。”

    “总裁!”经理战战兢兢的跑到秦序羽身旁。

    “给我查!”秦序羽声音低沉好听,就是让人听着都觉得有压迫感。

    这秦序羽是这群小辈中最年长的,尤其是有了妹妹之后,秦序羽更是不可能像之前那边,倒是越发严肃起来,这性子倒是和小时候越发不一样。

    按照裴燕泽的说法,倒是有些随了老爷子,燕老爷子年轻时候,便是严肃刻板的模样。

    “若是内部人员,直接开车,扭送警局,这等于间接泄露酒店信息,若是外人偷盗,查出来,直接报警,我还不信现在的小贼居然能如此猖狂。”秦浥尘这话不同辩驳,经理立刻着手查办起来。

    秦序羽侧头看着燕西,“弟妹人呢!”

    “在屋里!”燕西回头,示意习凉过来。

    习凉只知道外面很吵,却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刚刚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秦序羽,倒是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秦序羽目光颇为凌厉的打量着她。

    “秦总!”习凉是认得他的,秦氏可是全国首富,而且之前公司和秦氏有过合作,习凉见过他,就是没有说过几句话。

    “看样子也没什么事。”

    “明明是受惊了,你看不出来啊。”燕西轻哼。

    “既然弟妹是在我的酒店受惊,那今晚我请弟妹吃饭,就当做是赔罪。”

    “秦总,您太客气了。”而且这弟妹什么的,这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人啊。

    “你们都看见了吗?什么该报道,什么不该报道,你们心里应该有数吧!”燕西直接伸手搂住习凉的肩膀。

    那宣誓主权的意味十足。

    记者立刻点头。

    “燕公子,能拍照嘛?”

    “不能。”

    “那你们是在交往?”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说呢!”

    “喂,燕西,你……”习凉觉着自己完全就是被赶鸭子上架。“对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登徒子,准备轻薄我女朋友,被我就地正法了,你们可以进去看看。”

    记者鱼贯而入。

    而当天的网络新闻标题则是。

    “燕公子勇斗登徒子,护女朋友周全!”

    而此刻习耀邦已经要抓狂了。

    好不容易有个周末,昨晚高兴,喝得有点多,到了中午也没醒过来,却被下人给叫醒了,而理由则是家里来了警察。

    习耀邦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穿着睡衣就往楼下冲,他做生意,难免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难不成是自己背地里做得那些事被人知道了?

    习耀邦自然是惊慌失措,可是警察堵到家门口了,他也逃不掉啊。

    “警察同志,你们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不好意思,我这……”习耀邦随意的抓扯头发。

    警察瞧着他刚刚睡醒,看着他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同情。

    “其实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你们说,我一定配合。”

    “你的妻女涉嫌卖淫,已经被我们控制!”

    “你说什么!”习耀邦当即脑子一片空白。“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根本就……”

    “我们从你夫人身上搜出了一些……”警察咳嗽一声,“一些药物,里面含有大量的催情药成分,而且她们出现在酒店,见到我们就跑,我们有理由怀疑,她们可能……”

    “不可能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如果这个是搞错了,还有个事情!”

    “还有什么。”

    “我们在君来酒店控制了一个叫孙鹏举的男人,他涉嫌调戏您的女儿……”

    “我的女儿?向暖?”

    “不是,是您的大女儿!”

    “什么!”习耀邦此刻脑子有点懵。

    “被燕公子给就地正法了,我们抓回去的时候,他身上药效还没过,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而且根据初步了解,他中的药可能和令夫人身上搜出来的一样,若是这样的话,我们有理由怀疑,令夫人涉嫌给人下药,企图毁掉您女儿的清白,目前我们在酒店提取了一些样本,带回去进一步检测。”

    习耀邦此刻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一会儿是卖淫,一会儿又是下药,他原本就晕乎乎的脑子,一下子膨胀开了,彻底崩坏了。

    “习先生,我们知道,这事儿您可能需要消化一段时间,那我们先问一下你们家的下人,您先冷静一下!”

    习耀邦伸手揪扯着头发,脑子千头万绪。

    就好像是一瞬间彻底裂开了。

    “我们想和你们了解一些,平时你们家夫人和你们大小姐关系好么?”警察看向一侧的女佣。

    女佣看了看习耀邦。

    “如实回答我的话,不用看他,如果你有一句话不真实,我们也可以抓你回去,这是妨碍警方办案。”

    女佣脸一白,她就是个下人,一听说会被抓,立刻吓得六神无主。

    “这大小姐本就不是夫人亲生的,夫人进门的时候,大小姐都快五岁了,也懂事了,所以关系一直不太好。”

    “所以还是有陷害的动机的。”

    “这个我不知道,主人家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怎么可能知道。”

    “和我具体说说今早的事情吧,他们为什么会一起去酒店。”

    “二小姐要结婚了,说是要定宾客住的酒店,夫人就让大小姐跟着一起去参谋一下。”

    “按理说,她们平时关系一般,不应该邀请她吧?”

    “可能是大小姐最近和燕公子走得比较近,老爷昨天还说让夫人和大小姐搞好关系,我估计夫人也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和大小姐多亲近一些吧。”

    “燕公子?”警察面面相觑。

    “嗯。”

    “习先生,我听说你最近准备分股份。”

    习耀邦一愣,点了点头。

    “这如果习大小姐嫁给了燕公子,对于尊夫人来说,会不会是一个打击,听说您和她还生了一个儿子。”

    习耀邦一愣,好像一下子将整件事情彻底串联了起来。

    “她简直是疯了!”习耀邦抬手将手边的茶杯打落。

    赵明兰确实会为了公司股份铤而走险,只是若是因此得罪了燕家,那他们习家都得玩完,简直是个蠢女人,蠢货!

    “习先生,看样子您是明白了一些什么,您要不换身衣服,还是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吧!”

    *

    君来酒店

    燕秋白直接蹦到燕西身边,“哥——嫂子好!”

    习凉笑了笑,“刚刚还没认出你,不好意思。”

    “不碍事,我化妆之后,我妈都说我像变了个人,更何况我们还是很多年前见过一次。”燕秋白冲着燕西挤眉弄眼,“哥,你可以啊,进展神速啊,什么时候可以喝喜酒啊。”

    “行了你,话说勺子说要过来的,你没看到他嘛!”

    “咳咳——”燕秋白脸上笑容僵住。

    “我忽然想起来,我们乐团,还有点事儿,我去找一些同事,呵呵,我先走了,哥,我先走了,小羽哥,嫂子,我先……”燕秋白扭头就要跑。

    伸手去按电梯,快点啊!

    结果电梯门一打开,扑面而来一大束玫瑰花,直接塞到了她的怀里。

    “小白!”

    莫韶光一笑起来,露出一排白灿灿的牙齿,燕秋白嘴角抽了抽。

    “勺子哥……”

    “我早就和你说了,叫我韶光就行。”

    “不太好吧,我一直把你当哥哥。”

    “都是从哥哥妹妹发展来的,你若是喜欢,一直喊我哥也成,情哥哥什么的,也可以!”

    燕西直接伸手捂住习凉的耳朵。

    “污眼睛脏耳朵!”

    习凉闷笑。

    燕秋白算是彻底无语了,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了,心里更是一阵恶寒,抱着玫瑰花的手微微颤抖,“你怎么来了。”

    “本来想去机场接你的,只是你不是一向喜欢低调嘛,我也不想那么高调,所以就到酒店等你了。”

    燕秋白干笑两声。

    “我低调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俩以后都是一家人,我这不为了配合你嘛。”

    “多日不见,我发现一个事儿!”

    “是不是我又帅了!”莫韶光伸手扯了扯领带,故意露出手上那土豪金的手表,全球限量款,燕秋白是真的不明白,你一个大男人,整天穿金戴银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有钱一样。

    “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厚。”

    “小白,你待会儿有空吗?我在你喜欢的餐厅定了位置。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电影,晚上去吃饭,你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不好,我晚上和小羽哥吃饭。”

    “我也去。”

    “我们一家人吃饭,你去干嘛。”

    “我们也是一家人啊。”

    秋白无语,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不要脸。

    警察让习凉去警局录个笔录,燕西就陪着她一起过去了,只是刚刚到警局,就听到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阿姨,我真的没做这种事,你要相信我啊!”

    “是习向暖的声音。”习凉侧头看了一眼燕西。

    燕西伸手推门进去,伸手揽着习凉的肩膀,宣示意味十足。

    “阿姨,玄毅,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习向暖哭得梨花带雨。

    “就算小姐这事儿是警方误会了,那从你母亲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呢,你要怎么解释,那个人都招了,是你们母女专门设了局,给习凉下套的!”

    “伯母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你的意思,就是整件事情都是你母亲一人所为,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喽。”

    “阿姨,我……”

    “把你母亲一个人推出来,你也是够孝顺的,我早就和你说了,你和玄毅这件事情,我已经很对不起习凉了,我让你低调做人,不许惹她麻烦,你倒好。”

    “妈,可能整件事情真的有误会!”

    “有什么误会,警察都说了,那人也招了,下药的时候她就在那边坐着,她是把我们当瞎子嘛!”

    “阿姨,那我真的错了!”

    “妈——”庄玄毅看着习向暖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自然很是心疼,心里却又难受得紧,始终不想相信事情和她有关。

    “行了,警察都已经说了,你还要替她解释什么,我们庄家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却又容不下这般心思歹毒的儿媳妇儿!”

    “阿姨——”习向暖顿时慌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一句错了就算了?”

    庄夫人抬头便看见习凉进了门,“况且你该忏悔的人也不是我!”

    习向暖扭头,看着西凉就冲了过去。

    燕西挡在她前面,“姐,我错了,你原谅我,姐——我真的不能失去玄毅,姐……你帮我求求情,阿姨最疼你了。”

    “你做那事儿之前,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姐,我真的错了,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份上,你就帮我说说话吧。”

    “你这肚子里孩子,我还真的有几分怀疑。”庄夫人冷哼。

    “妈,这孩子真的是我的!”庄玄毅开口。

    “你给我闭嘴,之前你俩这事儿我就千般不同意,若不是她怀了孕,我怎么可能同意你俩结婚,现在还闹出这种事情,我早就和你说了,她心思不单纯,你非是不不信,这次是凉凉没出事,若是有个好歹,你……”庄夫人气结,脸涨得通红。

    “阿姨……”习向暖哭嚎着。

    可是到了最后,这庄家也没保释她出去,反倒是态度强硬的要求解除婚约,孩子他们会要,这个媳妇儿,他们庄家不承认。

    庄玄毅倒是和母亲争取了好久,庄夫人直接来了一句,“除非我死,不然你就休想娶她进门,我们庄家还要脸!”

    庄玄毅不敢在继续惹怒母亲,也便跟着离开。

    习耀邦在警局见到赵明兰,狠狠打了她几巴掌,自然又是气得要死,毕竟是家务事,他还是希望能在内部消化,可是燕西的动作更快,没等习耀邦开始着手处理,这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

    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这习家后妈,为了陷害继女,居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连带着习氏整个公司都受到了波及。

    股票大跌,甚至一度荡到了历史最低。

    习耀邦立刻赶回公司挽回颓势,根本无暇顾及赵明兰。

    这赵明兰,就算是彻底落在了燕西手里。

    “总裁,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夫人彻底划清界限!”

    “怎么划清,那可是我夫人。”

    “现在舆论一边倒,我们无论怎么发新闻稿,都于事无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若不然就去求求燕公子……”

    而此刻内部座机电话忽然响起。

    习耀邦烦躁的接起电话。

    “没有事,别打扰我!”

    “习总,是燕氏的电话,要接进来嘛!”

    “燕氏?”习耀邦大喜过望,“快接进来!”

    “好!”

    习耀邦以为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却不曾想,人家直接来了一句!

    “习总,我们已经彻底接手你们公司的所有债务,按照你们对银行的抵押协议,如果这三天内,你们再不还清债务,我们就要开始盘点习氏资产,准备全盘接手习氏,请您做好准备!”

    “混蛋!”习耀邦摔了电话!

    燕西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

    ------题外话------

    虐渣什么的,就不详细说了,毕竟是番外吗,甜蜜一点好,虐渣什么的,我会尽量少写一点,多写一点甜蜜的情节!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