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 算计,将计就计

正文 10 算计,将计就计

    习家

    因为是周末,习凉起得稍微有些晚,客厅内坐满了人,赵明兰和习向暖被围在中间,似乎在讨论着什么。zi幽阁

    赵明兰看见习凉下楼,眉头抬了抬,却没给一个正眼,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一些,习耀邦喝得醉意阑珊,回来自然是一直在憧憬习氏的美好前景,只要和燕家联姻,就没有任何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可是从习向暖处得知,这燕西压根就没给过她任何好脸色,针对性十分明显。

    关于这一点,习耀邦自然是忽略的,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燕家会给他带来的好处。

    可是习凉一旦嫁给燕西,那这个家里还有她的位置嘛。

    “母亲。”习凉倒是恭敬的喊了他一声。

    无人应答。

    “夫人,我们酒店的各项服务都是顶级的,您若是有空可以之地考察一下,包您满意。”

    “是嘛!”赵明兰伸手拿过酒店的宣传册,忽然看向习凉,“凉凉啊……”

    “母亲,您说。”

    “你今天有事?”

    “没有。”

    “那正好,我和向暖正要去看一些婚礼给宾客的酒店,你要是有空就和我们一起过去。”

    “看酒店?”习凉脸上神色不变,心下却很诧异,这母女俩可从来不会和自己商谈这类问题,这是又在打什么算盘啊。

    “还是说你不愿意?”赵明兰轻笑,“该不会现在攀了高枝儿,就瞧不上我们了吧。”

    “母亲说得是哪里的话,只是我刚刚起床,还得去收拾一番,可能需要些时间,需要你和妹妹多等一会儿。”

    “无碍事,你去吧!”

    习凉一上来,赵明兰便打发了所有人离开。

    “妈,你叫她去干嘛啊!”习向暖拧眉,昨天受了窝囊气,她一夜都没睡好。“现在她背后可是有燕家撑腰,今时不同往日。”

    “我知道。”

    “若是她以后真的嫁给了燕西,还能有我们的好日子嘛。”习向暖咬了咬牙,“恐怕弟弟都得往后退。”

    “她还没嫁到燕家呢!”赵明兰哂笑。

    “可是我们现在拿她也没办法啊。”

    “我听说前些日子京都有个人一直在追她?”

    “你说那个公司小开?之前对她倒是挺有意思的,一直追着跑,不是还连续送了他一周的玫瑰花嘛。”

    “待会儿把她叫上。”

    “妈,您该不会是想……”

    “燕西就算是再喜欢她,也不会要一个不忠贞的女人吧!”

    习向暖轻笑。

    *

    习凉随着他们到了酒店,心里想着她们会打什么小算盘,所以他们说要去酒店看房间,习凉是根本没上去,就在楼下等着,赵明兰也没多说什么。

    看完房间,已经快到中午,他们说这家酒店不错,打算试试菜,三个人便直接到了包厢。

    只是吃饭吃到一半,忽然有人敲门,进来一个三十多岁,油头满面的男人。

    看到习凉眼前一亮,习凉却顿时一阵反胃。

    “孙先生,你可算是来了,凉凉啊,这家酒店是孙先生推荐的,所以我想趁着这次机会请他吃顿饭,你不会介意吧。”

    孙鹏举这个人追了习凉快一个月,他不过是一家普通公司的小开,对习凉算是一见钟情,能够对他穷追猛打一个月之久,这背后不无赵明兰明里暗里的暗示。

    习凉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

    “没事,我先去趟洗手间。”习凉礼貌的起身,往外走,顿时的一阵恶心。

    她就知道,这对母女怎么可能安安静静的和自己吃饭,这不是存心来恶心自己嘛。

    只是习凉刚刚离开,赵明兰就示意习向暖从口袋中摸出一小包粉末,直接倒入了习凉面前的茶水杯中,粉末没入水中,顿时与茶水融为一团。

    “小孙,这次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你若是再不争气,我也是没办法了。”

    “习夫人,我这……”孙鹏举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洗手间内

    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燕西的电话。

    习凉本来淡漠的脸,褪去了伪装,倒是裹上一层娇羞。

    “喂……”

    “在哪儿呢?中午一起吃饭。”男人声音低沉醇厚,倒是让习凉原本有些烦躁的内心,舒服了许多。

    “在酒店。”

    “酒店?你去哪儿干嘛?”

    “过段时间向暖大婚,有许多亲朋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所以准备集中安排在外面的酒店入住,过来看看房间,现在又说要试菜,已经吃上了。”

    “哪个酒店?”

    “君来。”

    燕西沉吟片刻,他手边的白纸上正好赫然写着“君来”两个大字。

    “还有多久结束?”

    “估计快了。”

    “那待会儿我过去找你,我正好在要去那边。”

    “嗯。”习凉低头抠弄着洗手间的洗漱台,身侧的一个女子,穿着曳地长裙,脸上妆容精致,透过洗漱台的镜子,可以看到女子姣好的面容,这不似普通的装扮,倒像是一些舞台妆,浓厚。

    “那我先挂电话了。”

    “你不打算亲我一口嘛!”

    “燕西,你这人……”

    身侧的女子拿着擦手纸,微微顿住,又扭头看了习凉几眼。

    “好了,不逗你了,等见面再亲好了,那我先挂了。”

    习凉挂了电话,与身侧的女人对视一眼。

    “小秋,你还没好嘛!”外面有女孩的叫声。

    “好了!”女孩冲着习凉一笑,提起裙子就往外面走。

    习凉有些诧异,自己和她认识吗?

    “你怎么在里面耽误了这么久啊?”

    “也没有多久吧。”

    “赶紧吧,团长都打电话过来催了,小秋,说真的,团长对你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嘛。”

    “胡扯什么呢。”

    “我可是听说了,团长这次回来,估计会有大动作,我看啊,八成是打算和你求婚。”

    “这都哪儿和哪儿啊,怎么可能。”

    “你可别不信!”

    女孩声音渐行渐远。

    习凉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冰蓝色的声音,一样颜色不同款式的衣服,看样子是演出服。

    习凉没有多想,便直接回到了包厢。

    她一回来,座位上的三个人,都瞬间打起了精神,就是原本一直神色恹恹的习向暖都不由自主的朝着她多看了两眼。

    习凉下意识的端起水杯,刚刚要送到嘴边,却微微顿住,她几年前便出来工作,自然见多了许多腌臜事,只是她头上毕竟顶着习家大小姐的头衔,就算是酒席,也没人敢找她派酒,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这酒桌上的一些规则。

    你只要是离开了作为,这茶水饮料……

    最好一律不要再碰。

    况且这对母女原本约自己出来,她的心里就不太安定,这茶水在她手心摩挲了许久,却也没动一口。

    赵明兰倒是不急,倒是习向暖和孙鹏举看得心里着急。

    孙鹏举更是在桌下摩拳擦掌,这肥肉只能看不能吃,心里痒啊。

    习向暖咬了咬牙直接起身,“孙先生,真的特别感谢你这次给我推荐酒店,真的特别满意,回头等我结婚了,您可一定要来捧场。”

    “那是必须的。”

    “孙先生,我们一起敬您一杯。”

    赵明兰跟着起身,习凉拧眉,自己不站起来不太好吧。

    也就跟着一起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桌上居然没有背的水杯茶具,她只能就着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趁着擦拭嘴边口红的功夫,将茶水吐在了手帕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习凉不想找她们麻烦,不代表不能不防着。

    刚刚吃完饭,赵明兰又提出再去看一下各种类型的房间,孙鹏举自然跟着,习向暖直接挽住习凉的胳膊,不许她离开半路。

    习凉此刻算是明白了,敢情铺垫了一早上,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他们刚刚到了楼上,就看见一群男男女女,男的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红色蝴蝶结,女的则是冰蓝色的曳地礼服,其中有人还背着乐器,看起来像是一个乐团,都站在走廊中间,分配房间。

    习凉这会儿才陡然想起来,刚刚看到的那个女孩,她就说怎么觉得在哪儿见过。

    那张脸,可不是和燕秋白很像嘛,只是化了浓厚的舞台妆,她一时倒是没认出来。

    只是这群人中却已经不见她的踪影。

    “凉凉,看什么呢,我们的房间在这边!”赵明兰开口。

    习凉点头,跟了上去。

    赵明兰看得基本都是套房,毕竟许多人都是拖家带口的过来,习凉原本只是在中间的小客厅坐着,都没敢进房间,只是过了几分钟,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之前还能听见赵明兰的声音,怎么这会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习凉立刻起身要出去,忽然从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转头,就看见孙鹏举一脸淫笑,朝着自己扑过来。

    “凉凉,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只要过了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了,彻彻底底是我的了……”

    孙鹏举身子臃肿,直接扑过来,习凉灵活的闪身躲开。

    “凉凉,不要急,这才中午,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好好玩,你要是喜欢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我就陪你玩!哈哈——”孙鹏举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孙鹏举,你疯了吗!”习凉拧眉。

    “我没疯!你都不知道我又多喜欢你,快过来,我会好好疼你的!”

    习凉这才惊觉孙鹏举的不正常,他……

    吃了药。

    *

    习向暖还是有些担心,“妈,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我已经联系好了记者,只要他们俩出来,她就彻底完了。”

    “要是父亲知道……”

    “他就是知道也晚了,他还能为了一个废掉的死丫头,和我们撕破脸嘛。”

    “燕家那边会不会不好交代。”

    “到时候燕西估计正眼都不会看她。”

    “那燕公子看起来十分喜欢她,你说会不会迁怒……”

    “怕什么,到时候习凉就是个破鞋了,就算是燕西再喜欢,燕家的当家主母也不可能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吧,燕西肯,燕家别的人呢,他的父亲是个当兵的,自己的仕途还是要的吧,怎么可能要一个破鞋做自己的儿媳妇儿。”

    “嗯。”

    “而且我还给孙鹏举杯里下了药,就算那丫头谨慎,没喝多少,可是孙鹏举不会啊,孤男寡女的,呵——”

    习向暖笑着摸了摸肚子,若是这事儿成了,也算是给她狠狠出了口恶气。

    她俩一个转弯,就撞到了一个男人,正单膝下跪,手中还捧着玫瑰花,那模样,似乎是在求婚,面前的女孩神色不变,倒是侧头看了忽然冒出来的两个人。

    习向暖第一眼便认出了燕秋白,她本来就打算过段时间去听她的音乐会,所以她的照片资料看了一大堆。

    “妈——”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那是燕秋白。”

    “谁?”

    “燕秋白,燕家大小姐!”

    “还真是天助我也!”赵明兰轻笑。“习凉啊,这事儿你可不能怪我,说明老天都在帮我。”

    *

    莫韶光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正拿着喷壶不停的在上面喷水,“我本来准备买红玫瑰的,不过这个桔色的更漂亮,你觉得呢!”

    “你知道这桔色玫瑰代表什么嘛?”

    “我对小白滔滔不绝的爱!”

    “是滔滔不绝的欲望!”

    “噗——”莫韶光险些吐出一口老血,“什么欲望,本少爷对她那可是一直很纯洁的啊。”

    “桔色玫瑰的花语就是欲望。”

    “我去,那个店员和我说,很适合热恋期的小情侣啊。”

    “确实适合,可是你俩不是。”

    “燕小西,你丫不打击我会死是不是。”

    “我不过是和你说几句实话而已,你这花若是让燕小北瞧见,立刻揍你,敢对小白有欲望,你咋不上天。”

    “不行,你停一下车,我再去买一束红玫瑰,我擦,这不是坑老子嘛。”

    燕西直接在一家花店门口停车,莫韶光一下车便将花直接扔了,朝着花店狂奔而去。

    燕西摸出手机,没有习凉的短信电话,难不成还没结束?

    不过他的手机却忽然接到了别人的一条短信。

    等莫韶光从里面出来,正好看见燕西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直接飞了出去。

    “我靠——燕西,你特么的怎么跑了,你把我扔在这儿干嘛,燕西——”

    莫韶光追着车子跑了两步,还得护着花,气得他直跺脚。

    “燕西,你个混蛋,你居然把我扔在大街上,我好歹也是堂堂莫家的少当家,我擦——”莫韶光气得跺脚。

    “混蛋,本少爷要和你绝交!”莫韶光大吼,还是打了车到了君来。

    燕西刚刚到酒店,经理已经在等着了。

    “燕公子,房间号是1029。”

    “进去多久了。”

    “快半个小时了。”

    “我不是说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时通知我嘛。”

    “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和您打电话。”

    酒店足有20多层,电梯用得频繁。

    “燕公子,这边请,这边是总裁专用的,平常闲置。”

    燕西倒也不客气,电梯直达楼层。

    有人指引,直接到了房间门口。

    经理拿出房卡,刷了一下,门是开了,但是从里面被反锁起来了,“我找人拿工具……”

    他的话音未落,燕西抬脚,一下子就把门给踹开了。

    这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燕西大步往里面走,“凉凉——”

    燕西神色焦躁,可是一进客厅,就看见习凉坐在客厅里,居然在喝茶!

    “你怎么来了。”习凉起身,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燕西搂到了怀里,“燕西……”

    男人力气太大,双臂紧紧箍着他,两个人身子贴得太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燕西伸手就要去检查习凉的身子。

    “我没事,就是……”习凉扯了扯头发,指了指客厅一边横躺着的男人,男人脑袋处开了花,流了点血,脑袋一侧还有破了一个角的烟灰缸。“我想打电话出去,可是这个房间没有任何信号,我只能在这里等着。”

    “去看看!”燕西示意经理过去。

    经理倒是被吓了一跳,本来以为习凉可能出事了,没想到一进来却是这样一幕,这男人躺在那里,该不会死了吧,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走过去,手指放在他鼻子前探了探。

    “公子,昏过去了,叫救护车嘛。”

    “拿盆水,给我泼醒了,顺便打电话报警。”

    “是!”

    赵明兰和习向暖等了大半个钟头,来了不少记者,燕西并没刻意瞒着他和习凉的事情,记者媒体知道得不少,可是都没敢大幅报道,不过燕西的新闻一向很少,这次燕西被戴绿帽子,肯定是个大新闻。

    一群人立刻冲到了楼上,赵明兰摸出房卡递给前面的一个记者。

    没想到房卡一刷,门就瞬间打开了。

    众人举着相机,也不管不顾,就是一顿狂拍。

    “啊——”忽然有人惊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踩着后面的人,接二连三的惊呼声。

    却原来站在门口的人居然是燕西。

    燕西穿着笔挺的铁灰色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因为闪光灯一直在照,他的眉头紧锁,显得十分不悦。

    “燕公子,您怎么在这里,这个……”

    “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们,到这里是准备做什么?”燕西靠在门口,“怎么着,现在的记者都如此有本事了,还能拿到房间的门卡钥匙?真是本事。”

    赵明兰往后退了两步,拉着习向暖就往回走。

    正好撞到迎面而来的警察,吓得大惊失色。

    习向暖毕竟年轻,心里一急,就想跑!

    “前面的,跑什么!”警察多敏锐啊,这一看就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在高级酒店,经常会有一些另外的服务,这母女两个人又打扮得花枝招展,看到警察就跑,警察难免想多。

    “你们干嘛啊,快松开我!”母女二人被人按住,着急上火。

    “看到我们跑什么!”

    “我们没跑。”

    “我们看得一清二楚,你们这样的,我们每年扫黄不知道要抓多少,带回去!”

    “警察同志,你们弄错了,我们根本就不是小姐,你快放了我,我是习夫人!”赵明兰大吼。

    “你们愣着干嘛,带走!”领头的人大呵一声,拖着两个人就往外面走。

    此刻堵在门口的一群记者,已经彻底被吓蒙了。

    “燕公子,这就是一场误会,呵呵——误会,我们不知道您在……”

    “误会!你们该不会是做来捉奸的嘛,捉我?我和我女朋友约会,碍着你们了?”

    “燕公子,这真的就是一场误会而已,我们立刻删照片,立刻就删!”

    记者都连忙低头删照片。

    “既然各位都来了,也不能让各位白来,我有事情需要你们帮忙。”

    “燕公子,有什么事直说。”

    *

    此刻从电梯内又出来几个人,男人一身墨黑色手工西装,一边低头弄着袖扣,一边紧锁着眉头,燕秋白跟在后面,笑着格外灿烂。

    “我还以为小羽哥哥不在京都呢。”

    “刚刚回来,就听说那家伙在我酒店惹事了。”秦序羽大步朝着人群密集处走去。

    ------题外话------

    话说,秦家的两位好久木有出来了哈,哈哈……

    露个脸,毕竟是番外,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哈,嘻嘻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