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 宠得没底线了,老战被踹(二更)

正文 09 宠得没底线了,老战被踹(二更)

    医院办公室

    燕北冥将钢笔放下,将手边被划破的纸揉碎扔到垃圾筐内。紫you阁

    “我快一年没见到昭觉了,那孩子真的不错,懂事儿,长得也帅,年纪不大,已经从国外商学院毕业了,以后继承了黎氏,前途自然也是一片大好,我看好这孩子。”

    “哪里好!”燕北冥靠在座椅上,揉搓着手指,目光幽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觉得挺不错的,最起码体贴!”燕西最后两个字故意拖得很长,燕北冥送给了他一个白眼。

    “不是我说你啊,你对小董真的没有半点意思?”

    “我跟你说,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一直停在原地等你,以前小董比较小,姑父和姑姑也都护着,她接触的也就是我们这群人,她已经不小了,以后接触的人多了,说不定就和人别人跑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燕北冥手指搓揉得更加用力。

    “反正我是和你打扶预防针了,你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你别以后后悔就成,小董对你如何,你比谁都清楚,我言尽于此。”

    *

    燕昭觉送关小董回去,关戮禾和董风辞都没睡觉,听说关小董喝多了,自然是挺紧张的,直接去外面接她。

    燕昭觉伸手扶着她,正趔趔趄趄的往大宅走过来。

    “关叔叔,阿姨好,我把小董送回来了。”

    “是昭觉啊,快进来坐,瞧你这满头大汗的,小董给你添麻烦了吧。”

    “还好。”燕昭觉本来没喝酒,倒是被关小董惹了一身酒气。“叔叔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早了。”

    “进来坐会儿吧!”董风辞笑道。

    关戮禾伸手扶住女儿,听见她嘴巴里面还在呢喃着燕小北的名字,很是无奈。

    “阿姨您太客气了,你们还是先照顾小董吧,改天我再来拜访。”

    “那也行,关苏,给他派个司机。”

    “关叔叔,不用了,我没喝酒。”

    “你这一身酒气,若是被查酒驾的查到,也少不得要折腾。”董风辞打量着燕昭觉,和关戮禾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就麻烦了叔叔阿姨了。”

    “不用这么客气。”

    看着燕昭觉的车子离开,董风辞咋舌,“这燕小北若是有这孩子一半体贴就好了。”

    “下辈子吧。”关戮禾轻笑,“这丫头,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真是不明白了,看上那混小子什么了?”

    “之前爷爷也是这么念叨你的。”董风辞轻笑。

    关戮禾无语。“怎么好好扯到这个事情了。”

    *

    翌日

    战家

    天还没亮,战扬就起来了,换了身衣服,出去遛狗,顺便晨练,等他去后面的山上绕了一圈回来,发现家里停了一辆车,立刻快步进屋。

    “爸妈,你们这么这个点回来!”

    莫云旗穿着一身军装,肩上的肩章格外惹眼,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军事报纸,看到战扬,折起报纸,直接走过去,“过来给我看看,训练有没有受伤啊。怎么瞧着黑了点。”

    “男人行军打仗,受伤是在所难免的。”战北捷从厨房走出来,手中端着早餐。

    自从之前他差点把厨房给炸了之后,就专门去请师傅学了做饭,这几年厨艺精进不少。

    “爸!”

    “嗯,去洗个澡,下来吃饭。”

    “是!”

    战扬这从小就是被战北捷当小兵训练的,加上战家和莫家都是军事世家,他这从小从小耳濡目染的,饶是在家,这纪律也是不能少的。

    战扬一上楼,莫云旗就凑到战北捷身边,“听说他昨天从部队回来,都没有回家,直接去的燕家。”

    “是不是那个燕小茴又威胁他了?”战北捷挑眉。

    “这小丫头,从小就爱欺负他,小时候就罢了,这都这么大了,这小子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战北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一把年纪才结婚。”

    “那不是为了等你长大嘛!”战北捷挑眉。

    “你这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别这么……”莫云旗有些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怎么了,你还想否认,小莫同志,你要诚实的面对这一切。”

    “年纪越大,倒是越来越会耍贫嘴了。”

    “我就是抱不平而已,燕小茴那丫头本就霸道,小时候战扬被她按着打,现在长大了,还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转。”

    莫云旗冷哼,“这你就不懂了吧。”

    “怎么?”

    “算了,不和你说!”

    战扬洗澡速度神速,下楼的时候,战北捷早饭还没准备好,他就准备去外面喂狗,这还没走两步,就瞧着燕茴迎面跑过来。

    “战扬!”

    战扬拧眉,再反应过来,女孩已经挂在了他身上,因为她是跑过来的,战扬不可避免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

    “你昨晚喝多了,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我妈不给我睡觉,听说我昨晚吐了你一身,让我过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我还带了早……”燕茴话没说完,这才看见客厅里的两个人,立刻松开挂在战扬身上的手。

    “战叔叔,阿姨好!”燕茴颇有几分尴尬。

    战北捷摇头,“还是那个疯丫头的样儿。”

    “你少说两句!”莫云旗冷哼,“进来坐。”

    “我给你们带了早饭。”

    莫云旗闷笑,这丫头倒是会借花献佛。

    战扬帮她从车上拿出早饭,莫云旗微微挑眉,“小茴,你这是给我和你战叔叔买的?”

    “那个……可能不太够吃,要不我再去买点。”燕茴抓了抓头发。

    因为战家人都是军人,所以战家的整体氛围都比燕家严肃许多,燕茴在他们面前自然不敢放肆,倒是显得小心翼翼许多。

    “你这买的都是阿扬喜欢的,还说给我们买的,你这丫头!”莫云旗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叔叔阿姨回来了,所以……”

    “没事,你战叔叔做了早餐,你要是没吃,就顺便吃点。”

    “嗯嗯!”燕茴使劲点头。

    战扬站在她后面,伸手将她被扯得毛躁的头发顺平。

    “我出去喂狗。”

    “我也去!”燕茴可不敢和他们待在一起,会把她憋死的。

    战北捷瞧着燕茴带来的早餐,摇了摇头,“这丫头从小就鬼灵精的。”

    “讨人喜欢啊。”

    “你少来,之前战扬被她揍得鼻青脸肿的时候,谁在背地偷偷抹眼泪的啊。”

    “这都多久的事情了。”

    “这丫头就是被燕殊给宠坏了。”

    “要是我们家也有个这样的丫头,我也宠着。”

    战北捷直接坐过去,伸手搂住莫云旗的肩膀。

    “你忽然凑过来做什么?”

    “你想生?”

    “什么啊,我都一把年纪了,你怎么……”莫云旗脸有些不自然的红了。

    “我还可以!”战北捷一脸兴奋。

    “做饭去,这么多话!”

    “这话题可是你提起的!”战北捷一直都想多要几个孩子。

    “行了,做饭去吧,别让孩子等急了。”

    “小旗,这事儿真的可以考虑。”

    “做饭!”

    “首先这个事情,顺应民心民意,而且具体可行,操作性很强,我觉得可以一试。”

    “你走不走!”莫云旗摸起手机就要朝着战北捷砸过去。

    “我走还不行嘛,不过这事儿真的可以考虑,趁着我还……”

    燕茴此刻正蹲在草地上,怀里抱着一条狗,那狗对燕茴也很熟了,一直往她怀里钻,还不停的舔着她的脸,战扬一边拨弄着狗粮,眸子却越发不对劲。

    另外一条狗吃饱喝足,也跑去燕茴身边蹭来蹭去。

    “色狗!”战扬咬牙,就应该饿他们几顿,这饱暖思淫欲,不仅适用于人,狗也同样适用。

    “哈哈——”一旁的女孩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听得战扬心里痒痒的。

    “哎呦——”忽然狗用力,燕茴就直接比扑倒在地,战家都是大型犬,足有半人高,燕茴这小身板哪里禁得起这么扑啊。

    战扬走过去,将狗往后面挡了挡,伸手把燕茴扶起来。

    “哈哈——”燕茴笑得前仰后合,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战扬华丽,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又开始逗狗。

    “哎呀,别舔了!”燕茴眯着眼睛,不停往后躲,战扬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忽然凶神恶煞的自家的几条狗,狗立刻往后退了两步。

    “哎呦——弄了我一脸口水!”燕茴伸手擦了擦脸,“有没有面纸,给我一张。”

    “我给你擦一下!”战扬从口袋抽出一包面纸,侧头给燕茴擦了擦脸。

    燕茴自己拿着面纸,嘴角还带着笑意。

    “管家说你经常过来?”

    “你不是不在家嘛,叔叔阿姨也不常在,我会过来带他们去打针洗澡什么的,就是一次只能带一条,不然你们家这四五条狗一起上街,凶神恶煞的,估计会被城管抓起来。而且我一个人也不好带,要是一个发了疯,我就完了。”

    “那以后等我回来,再带它们出门。”

    “嗯嗯。”燕茴连声应允。

    狗蹲在边上,只是安静的看着两个人,这战扬一个眼神,他们是不敢上前的,小主人今天好凶。

    “你俩别喂狗了,快进来吃饭!”莫云旗走到门口,瞧着两个人的动静,眸子闪过一丝异色。

    燕茴从地上爬起来,脚下不稳,险些摔倒,战扬伸手扯住她的胳膊,扶住她。

    燕茴伸手掸了掸衣服上粘的草叶灰尘,直接往屋里走。

    战扬扭头瞪了几条狗一眼,几条狗一字排开的坐好,不敢乱动。

    燕茴和战北捷他们一起吃饭,总是有些拘谨,因为战家人吃饭都是十分规矩的,就和在部队差不多,他们家一直都要求清盘。

    而莫云旗给她弄了不少吃的在盘子里,眼看着战家人都吃得差不多了,自己盘子里还有不少,而她已经吃不下了。

    “小茴,最近在学校怎么样?谈恋爱了嘛?”

    “没有啊。”

    “你这么漂亮,没有男生追吗?”

    “倒是有,就是之后就不了了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燕茴叹了口气,继续啃着已经吃了五六分钟的包子。

    “是嘛!”莫云旗看了自家儿子一眼。“那有喜欢的人吗?大学里面什么样的男生都有,有没有看得顺眼的。”

    “顺眼得倒是不少!”

    战扬拿着筷子的手一抖,整个筷子直接将整只包子戳穿。

    “可惜啊,都是别人的男朋友,这好男人都是有主儿的,我就只能看看而已。”

    莫云旗笑着,又给燕茴拿了个紫薯放在盘中,“你多吃点,瞧你瘦的。”

    “阿姨,您自己吃吧,我够吃了。”这是一顿饭想让她将一天的食量都吃完了。

    “多吃点,你别学人家减肥。”

    “我没有。”

    燕茴简直想哭。

    莫云旗早些年就已经退居二线,平常训练量也小,所以饭量也小了不少,她的食物也吃不完,战北捷则十分熟稔的将她盘子端到了自己面前。

    战家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战扬刚刚吃完,擦了擦嘴,忽然有一只手忽然放到了自己大腿上。

    战扬身子一僵,瞬间不敢乱动。

    微微扭头看着燕茴。

    燕茴小手不停的戳着,抠弄着他的大腿,可怜兮兮的盯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餐盘。

    战扬看了看对面一脸揶揄的莫云旗,有些为难。

    燕茴继续戳着他的大腿,小手还不停抠弄着,战扬伸手攥住她的手,“别动了。”他声音压得很低,可是一张餐桌,对面的两个人还是听得清楚明白,战北捷狐疑的看着两个人。

    “你俩干嘛呢,嗷——”战北捷话音未落,就被莫云旗狠狠踹了一脚。

    这个没眼力劲儿的。

    燕茴猛地缩回手,尴尬异常。

    战扬伸手将她盘中的事物夹到自己盘中,只留了一点,“这些能吃完?”

    “嗯嗯!”燕茴头点得像是小鸡啄米。

    “早上有课吗?”

    “十点多有两节大课。”

    “我陪你?”

    “不用了吧,你好不容易放假,叔叔阿姨也在家,你多陪陪他们……”

    “就是啊,我……嗷——”战北捷话没说完,又被自己媳妇儿踹了一脚。

    “我们待会儿还得回部队,有急事所以一大早赶过来,就是看他一眼而已,马上就走。”

    “不是,我……”战北捷是再也不敢开口了,伸手揉着小腿,这女人下手也太重了,自己好歹也是她老公吧。

    “什么时候走?”

    “吃完饭就走。”

    战扬也习惯了自己父母来去无踪的生活,小时候可能不理解,也会哭闹,自己当兵后,也更能理解,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

    “那我送你们。”

    “不用,你爸开车,你陪小茴去学校好了,小茴啊,阿扬好不容易放假,我们家也没人,你有空多陪陪他。”

    “嗯嗯!”燕茴连忙点头,倒是没察觉莫云旗那异样古怪的眼神。

    半个小时后

    车内

    战北捷一手掌握方向盘,一手揉着腿,“不是说好了陪他吃完午饭走的嘛。”

    “战北捷,你真是个榆木脑袋!”

    “我怎么了?”

    “你没看出来,你儿子在追小茴嘛。”

    “那个……”战北捷沉吟片刻,“他俩不是一直都这样嘛!”

    “你这情商,难怪一把年纪才结婚,我可不想你儿子和你一样,三十多了才结婚。”

    “你这是赤裸裸的嫌弃我啊。”

    “就是嫌弃你。”

    “哼!”战北捷冷哼,“我觉着他俩就和兄妹一样,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自己生的儿子我比你清楚,行了,好好开车。”

    “不过战扬也太宠着那丫头了,简直没底线了,上课也要陪着,恨不得搬去燕家才好。”

    “你以为他不想啊!”

    战北捷气结。

    “他姓战!”

    “你放心,等媳妇儿娶回来,也姓战。”

    “不过燕殊的女儿成了我们家的人,怎么想想都觉得高兴呢!”

    “瞧你这点出息!”莫云旗无奈摇头。

    *

    燕家

    燕家吃饭比较迟,姜熹又忙着和燕昭觉说话,耽搁了点时间,正好等到燕北冥回来才开饭。

    “小北回来了,正好吃饭。”

    “我有点累,想先去洗个澡。”

    “洁癖伤不起啊!”燕西咋舌。

    “小茴不在?”说起来现在也就他和燕茴在家时间比较多,所以下意识的就去找她的身影。

    “去战家了,昨晚折腾了战扬半宿,今早起来我就打发她过去,给人家送早餐顺便道个歉。”

    “妈,你知道什么叫做羊入虎口吗,这小茴去了战家,还能活着回来?”

    “燕小西,我揍你信不信,你以为战扬和你一样啊。”

    “你怎么这么说你而已,我怎么了?”

    “你心里清楚,战扬和你可不一样。”

    “你就等着看好了。”

    “懒得和你贫嘴。”

    燕北冥洗了个澡下楼,正好吃早饭。

    “昭觉准备在京都待多久?”燕北冥忽然开口,燕家人齐齐看向他,燕昭觉其实有些紧张来着。

    虽然从小就认识,可是燕北冥的脾气比较古怪,可以一天不说话那种,而且因为洁癖和强迫症,总是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又比自己年纪大,燕昭觉对他总是多了一点敬畏。

    “可能要两个月左右。”

    “做什么?”

    “过来学习。”

    “住我们家吧!”

    “嗯?”

    众人诧异。

    其实姜熹已经让人收拾了屋子,只是燕昭觉不想麻烦她,一直推辞,而且燕北冥这人洁癖发作起来,是极少能够容忍外人“活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姜熹正打算和他提这事儿,没想到燕北冥自己应了,倒是有点意外。

    “其实我已经找好了房子。”

    “家里空房子很多。”燕北冥低头吃饭,将油条分成了五个等份,又慢条斯理的将面包摆好,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摆盘。

    燕北冥这话基本就是不许他拒绝了。

    “大家住一起也方便,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方便,而且我也会比较担心!你要是再和我客气,我可就生气了。”

    “谢谢姨妈,给您添麻烦了。”

    “你这孩子,就是太客气了,多吃点,待会儿不是要去关家嘛!”

    “哐啷——”燕北冥筷子碰撞到餐盘。“不好意思,你们继续说。”

    燕昭觉心里那叫个紧张,“关叔叔说昨晚送小董回去,要请我去他们家吃饭。”

    “反正这两个丫头在一起,总不让人安心。”姜熹促狭道。

    “还好。”燕昭觉下意识的看了燕北冥一样,他仍旧冷着一张脸。

    似乎注意到了燕昭觉的注视,抬头看过去,满眼都是寒峭,燕昭觉低头吃饭。

    燕昭觉出了门,燕西换了身衣服也打算去公司。

    “小北啊,你说你,何必呢,隔着老远我都闻到那股醋味了。”燕西轻笑。

    燕北冥不说话。

    “我瞧着姑父估计想想把昭觉和小董配在一起,还为了感谢他,专门回请吃饭,姑父可不是那种礼数周全的人。”

    “你想说什么?”燕北冥眉头拧紧。

    “你把一个情敌放在自己身边,你怎么想的。”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燕北冥端着水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放在自己身边,踏实!”

    “我靠,你丫真腹黑!”燕西抬脚就往外面走。

    ------题外话------

    关戮禾:燕西,你调侃燕小北就算了,你还带上我是什么意思!

    燕西(一脸懵)

    关戮禾:你说我就不是礼数周全的人,你是几个意思!

    燕西:我……

    关戮禾:你再说一次!

    燕西:……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