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 燕西的猛烈进攻,一剂猛药

正文 08 燕西的猛烈进攻,一剂猛药

    医院

    关小董知道自己父亲去找燕北冥麻烦,自然是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可是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此刻燕北冥正坐在凳子上,自己拿着冰袋敷脸,关家父女坐在他对面,关苏则站在一边,伸手扶额,不时捏着眉心,这都静坐了快半个小时了,好歹有人说句话啊。

    “咳咳——”关小董咳嗽两声,看向关戮禾。

    关戮禾佯装没听懂自己闺女的暗示。

    “关戮禾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你不需要给我解释一下吗?”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认识我打的!”

    “你怎么打人还如此理直气壮的。”关小董无奈。“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还是这么莽撞。”

    燕北冥揉着脸,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爸,你要给小北哥道歉!”

    关戮禾挑眉。

    “这就不用了,只要叔叔以后别来找我就行。”燕北冥要求不多。

    “你小子还敢提要求,信不信我……”关戮禾咬牙。

    “爸!”关小董叹气。

    “这样吧,我来找你呢,小董你也该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今天就在这儿把话说明白了,你对我们家小董到底有没有意思,要是没有呢,我立刻带着小董离开,我保证,以后无论是我还是她,都不回来纠缠你,只此一次,如何!”

    关戮禾自然不想拖泥带水。

    燕北冥手指顿住。

    估计没想到关戮禾会直接来支招釜底抽薪。

    关小董此刻哪还有心思理会关戮禾揍了燕北冥的事情啊,只是眼巴巴的盯着他,希望从他嘴巴里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就是几个字的问题,有感觉,没感觉,三个字而已,你现在就别给我装死了。”关戮禾拧眉。

    燕北冥沉吟片刻,抬头就撞上关小董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手指猛地收紧,透过冰袋他的手指已经被冻得僵硬。

    “算了,小董,我们走!”关戮禾性子急,直接起身,拉着关小董就往外面走。

    “爸,小北哥还没说话呢,爸,你别拉我啊……”

    “犹犹豫豫的,若是真的喜欢你,早就说了,你就是不死心,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你再过来找他!”关戮禾力气很大,关小董根本拗不过他,都没来得及和燕北冥打招呼就被扯了出去。

    直到上车还在一口一个小北哥的叫着。

    气得关戮禾肝疼。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死心眼,燕小北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的。”

    关小董咬着嘴唇。

    “你自己对去对比一下他和燕西、战扬,这哪个不是把自己喜欢的人捧在手心的,这家伙倒好,你都追了他这么久了,难不成你真的想要等到他娶了别人才私心嘛。”

    “他不会娶别人!”

    “你哪里来的自信。”

    关小董沉默。

    “我关戮禾的女儿,绝不做倒贴这种事。”

    “可是,爸……”

    “这事儿没得商量,关苏,以后派两个女保镖给我时刻盯着她,不许她再靠近医院半步!”

    “好的。”

    关苏心里也想着也该给燕北冥这小子一点教训了,不然还真以为他家小姐非他不可了嘛,再者若是燕北冥真的不喜欢小姐,趁着这机会也能让小姐死了这条心。

    关小董还想说什么,关戮禾从口袋中摸出袖珍银色小枪,立刻乖乖闭上嘴巴。

    每次都来这招。

    关小董手机忽然响起,关戮禾此刻草木皆兵,侧头看了一眼,燕茴的。

    “喂,小茴。”

    “你跑哪儿去了,都下课了。”

    “呜呜——小茴……我……”关小董刚刚要说什么,就被关戮禾的眼神给狠狠瞪了回去。

    “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挺好的。”

    “哥刚刚回来,今晚在活色生香包了场,你过来吗?”

    “那小……”

    “小北哥哥今晚值夜班,可能不过来,那你还来不!”

    电话外音足够关戮禾听得清楚,关戮禾点头。关小董这才应了一声。

    “那七点半活色生香,老包厢,你记得过来啊。”

    “好。”

    关小董愤愤不平的挂了电话。

    “你别顶着一张怨妇脸看着我,我是为你好,一厢情愿的感情不会长久,就凭着我们两家的关系,你有办法让那小子娶你,可是然后呢,你就一辈子过着这种追着他跑的日子?你这死丫头平时脑子挺灵光的,怎么在这个事情上就傻成这样呢。”

    关小董咬了咬牙,不作声。

    *

    活色生香

    燕西和习凉刚刚陪习耀邦吃了饭,习耀邦一听燕西要带她去见朋友,半个字都没说,忙不迭的让习凉过去。

    习凉还是第一次来之类,这里是京都最出名的酒吧娱乐场所,声色魅惑,活色生香。

    到了包厢内,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有她认识的燕茴、战扬和关小董,还有两个男人他并不认识。

    其中一个穿得像个花孔雀,若不是有颜值撑着,这种花衬衫真的很难驾驭,张着一双桃花眼,潋滟生波,看起来并不娘气,捏着高脚杯,歪头和战扬说话,比战扬他们更多了一点成熟。

    瞧着燕西来了,立刻起身。

    “燕西,好家伙,你到京都,也不来找我,把不把我当兄弟啊!”男人直接走过去,和燕西用男人特殊的方式打了招呼。

    “比较忙。”

    “你是忙着约会吧。”莫韶光打量了一眼习凉,“习小姐你好,我们见过的。”

    习凉点了点头,确实见过,做珠宝的莫家少爷,总是打扮得花枝招展,之前在商业酒会上认识。

    “你好。”习凉对他还是比较生分的。

    “不用太拘谨,都是熟人。”燕西拉着习凉就寻了个位置坐下。

    “小西哥!”另一侧的男人站起来,他的年纪明显比莫韶光小一些。

    “你小子怎么过来了!”

    “有个到京都学习的机会,知道你回来了,就提前过来了。”

    男人生得刚毅有型,五官棱角分明,而且带着一丝凌厉,十分硬朗阳刚,笑起来的时候,十分阳光。

    “嫂子好,我是燕昭觉!”

    “燕昭觉?”习凉似乎没听过这个名字。

    “叔叔家的孩子,以前常住在临城,不常过来。”燕西解释着。

    燕昭觉是燕隋和黎悠梦的孩子,他们结婚过了许久才生了这么个儿子,加上黎锦荣直到现在也还是未婚,黎家自然是把他捧在手心里面疼得,他小的时候,几乎不都肯让他离开临城半步。

    黎家现在是不指望自己儿子结婚生子了,所以一心都扑在燕昭觉身上,准备培养他黎氏的接班人,所以燕昭觉平素自己能支配的时间也不算多。

    “你好。”习凉笑着打招呼。

    “嫂子好!”

    燕西看着习凉顿时僵硬的嘴角,忍不住闷笑。

    习凉无奈,她现在已经懒得解释了,因为她算是看出来了,但凡是和燕家沾边的这些人,是完全不会听自己的话的。

    因为这事儿,她还和燕茴争执过,最后以是白告终,以下是对话内容。

    “燕茴,我真的不是你嫂子,你还是叫我凉凉姐吧,这样更好点。”

    “你就是我嫂子啊,这是事实。”

    “我和你哥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样会让人误会。”

    “这倒也是。”

    “所以你还是叫我凉凉姐吧,我听了这么多年,也比较顺耳。”

    “这样啊……”燕茴摩挲着下巴。

    “我们毕竟还没有关系,这样叫喊真的不太好。”

    “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你们关系也没确定下来。”

    “你还是喊我姐比较好。”

    “好的嫂子!”

    习凉无语,再也不愿意和燕茴争辩了。

    思绪收回

    燕西刚刚要给习凉倒果汁,燕昭觉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哥,我来吧。”

    燕西倒是无所谓,只是侧头看了看另一边的关小董,“这丫头苏怎么回事,这才几点,怎么喝成那样。”

    刚刚进门,就看到她缩在燕茴怀里,脸都红透了,显然已经喝了不少。

    “我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听说今天关叔叔去医院找了小北,我估摸着是关叔叔出手了,你没看见门口那两个女保镖嘛。”

    “那不是你的吗?”

    “我去,本少爷怎么可能会找女保镖啊。”

    “你一向这么骚包。”

    “你丫说话给我注意点,别败坏本少爷的名声。”

    “就拿那点名声,不用我败坏,已经支离破碎了。”

    “你……”莫韶光冷哼,“我特么的已经从良很久了。”

    “噗——”习凉笑出声,从良?

    之前在商业酒会上见过莫韶光两次,都是穿着西装,十分正式,而他举止优雅,谈吐不凡,只是他们的身份毕竟不同,并没有打过招呼,莫韶光也是京都出名的青年才俊代表,怎么地下这么逗。

    “你看你,嫂子都笑了。”

    “莫韶光,你丫能不能要点脸,她笑得是你。”燕西无语,“小北不来啊!”

    “我攒局的时候就问过他,他有洁癖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局他不爱参加。”

    “那倒也是。”燕西挑眉。

    “话说,小白有没有和你说,她什么时候回来?”

    “干嘛?”燕西一脸警惕。

    “你别一副防贼的样子好吗?”

    “防得就是你。”

    “我特么的还什么都没做,你防着我干嘛。”

    “你做的事还少嘛,整天围着小白转,写情书,还送了整整三年的早餐,你这叫什么都没做?”

    “这都是我满满的爱。”

    “滚犊子。”

    “燕西,你对习小姐是真爱,我对小白那也是……”

    “别拿我和你这个花孔雀比。”燕西哂笑,“我听说小白在家,你约她出去看萤火虫,接过两个人被蚊子盯了一身疙瘩,小白皮肤差,还起了好多水泡。”

    “那就是意外。”莫韶光摸了摸鼻子。

    “大伯气得一个月没让你进我家大门啊。”

    莫韶光提起这事儿一阵叹息,“可不是嘛,你大伯太厉害了,我不敢去惹他啊。”

    “那也是你活该,你不知道小白皮肤差啊,就是平时被蚊子咬一口都会起一个水泡,你还带她去野外喂蚊子,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好了,这都多久的事情了,能不能别提了,今天见嫂子第一次,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燕西轻笑,侧头看着关小董,她摇摇晃晃的拿着酒杯又要喝酒,被燕茴夺了下去。

    “唔——小茴,我要喝酒,啊——我要喝酒!”

    “行了,别喝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嘛,多大点事儿啊。”

    “你不懂!”关小董紧紧抱着燕茴的脖子。

    “我哪里不懂了。”

    “你根本就不懂,你有战扬了,你哪里知道我的心情啊。”

    “我和战扬就是兄弟而已!”

    “你少给我来这套,我特么的还没开始就失恋了,我爸不许我去找小北哥了,怎么办……”

    “要不然你就晾着他几天,反正你去了他也对你爱答不理的。”

    “呜呜——给我酒。”

    “你别喝了!”

    这本来是莫韶光喂燕西攒的欢迎会,结果燕茴劝酒无效,倒是和关小董两个人都喝多了。

    两个人喝多了,又疯疯癫癫的在前面唱了几首歌,吵得人耳朵疼。

    战扬侧头和燕昭觉聊天,目光却一直落在燕茴身上,她手里拿着话筒,身子趔趔趄趄,眼看着就要摔倒了,战扬居然直接从前面摆酒的桌子上越了过去,两步便到了她身后伸手就把他搂到了怀里。

    “唔——啊——”燕茴对着话筒还在吼,也不知道唱得什么东西。

    战扬从她手中要抽回话筒,“不要,给我,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乖,松手!”战扬低声诱哄着。

    “唔——我不要。”

    “给我!”

    “不给!”

    “乖,给我——”

    “人家不要,你好讨厌!”

    “别闹。”

    这两个人声音通过话筒直接传到所有人耳朵里。

    本来倒也没什么,莫韶光却歪头和燕西说了一句。

    “这两个人以为在滚床单嘛,还要不要的!”

    燕西狠狠瞪了他一眼,习凉脸发烫。

    “呵呵——我什么也没说,哈哈。”莫韶光端起酒杯喝了口酒,“嫂子,你别在意,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去一下洗手间。”习凉此刻再回想他们的对话,真的是越听越不对味。

    燕西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习凉刚刚出了房间门,就看到燕西跟了出来,这莫名心慌,之前和习耀邦吃饭,他就一直拉着她的手,整整两个小时的饭局,他愣是没有松开手。

    习凉脸红发烫,心跳加快,转个弯,试图甩开燕西,却不曾想,撞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转头,整个人就撞到了燕西怀里。

    燕西直接伸手,护住她的后背,顺势将她整个人给搂到了怀里。

    “你跑什么?”

    “我没有啊,我就是找洗手间。”

    “洗手间在另一个方向,你走反了。”

    “是嘛,那我先去……”习凉试图离开,可是燕西圈着她的手没有一点松开的迹象。

    燕西喝了少量的酒,此刻呼出的气息都夹杂着酒气,越发让人迷醉。

    “凉凉——”

    他的声音如同美酒一般醇厚,习凉一阵心慌,不敢去看他,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只是她还没开口,整个人忽然就被燕西压在了墙上。

    后背撞到墙上,忍不住开口闷哼,便被一个灼热的吻封住。

    男人的手扣住她的腰身,大手拖着她的脑袋,将她整个人死死的扣向自己,他们的个子毕竟有悬殊,习凉双脚有些离地,下意识的就抱住了燕西的脖子,燕西脖子陡然一暗,加重了这个吻。

    和之前那个浅尝辄止的完全不同,也许是酒精作祟,他直接撬开她的蠢事,肆无忌惮的在她口腔中肆意掠夺,只是他的吻毫无章法,更没有一丝技巧可言,只是凭着本能的咬着她的嘴唇。

    “唔——”嘴边传来疼痛,习凉闷哼出声,这声音却惹得燕西心里的火苗窜窜往上升,他想吃了她。

    就是现在!

    习凉感觉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大脑缺氧,一阵晕眩,她的时间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官,而燕西的一切却被无限的放大,舌头被吮吸得酥麻,男人的吻来得汹涌强势,她身子虚软,只能攀附在燕西身上。

    那种感觉很奇怪,她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的,可是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整个人变得很不对劲,嘴唇是疼得,却还想要。

    那一刻,习凉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

    她……

    想要燕西!

    想要他吻她,准确来说,她想他们有更多的肢体接触,想要触碰他。

    燕西感觉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那种婉转的嘤咛声也变得越来越频繁,燕西一阵烦躁,他要不够,他甚至觉得,就这么亲她,他可以亲一辈子,可是现在时间和地点都不对。

    明明是自己先惹火,弄到最后,却是刹不住车。

    习凉大口喘着粗气,挂在燕西脖子上的手,仍旧没有松开,只是眼眶微微有些湿润,看起来格外惹人疼。

    燕西伸手摩挲了一下她的嘴唇,眼中滑过一丝浓浓的情欲。

    习凉被他看得心慌意乱,整个人往后一躲,身子直接靠在墙上。

    燕西垂头,习凉睁大眼睛,又来?

    燕西还没触碰到她的嘴唇,隔了一厘米左右的距离,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气息纠缠在一起,温热急促的喷洒在两个人脸上,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燕西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倏尔一笑,伸手把她搂到怀里。

    习凉明明应该高兴的,却又有些怅然若失,手指从他脖子处滑落,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身。

    燕西身子一僵。

    习凉却忽然推开了燕西。

    “流氓啊你!”习凉脸彻底红透,抬了抬手,羞愤难当,“你居然,你……”

    燕西动作极快,长腿一伸,直接就把她又一次压在了墙上,“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了你嘛,我是个男人,正常男人,而且……”

    “还是个喜欢你的男人!”燕西的咬着她的耳尖,习凉身子娇颤,咬着嘴唇,脸红得能滴出血。

    “这大庭广众的,你……”习凉哪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些手足无措。

    “你让我抱会儿就好了!”燕西轻笑,“你别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直接就在这里把你给……”

    “你敢!”

    “行,我不敢成了吗?瞧你吓的,我俩的第一次,怎么着,也得选个浪漫的地方啊!”

    “谁要和你第一次了。”习凉红着脸,扯住燕西的衣服。

    燕西抬手把她搂到怀里,本来以为按照自己以往的自制力,应该很快就没事了,可是他低估了习凉对他的影响力。

    “燕西,要不你去解决一下……”习凉开口提议。

    “你先回去!”燕西说着转身就走,简直是祸水。

    习凉看着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笑出了声。

    其实按理说她应该羞愤难当,甚至觉得他轻浮才对,可是她此刻的胸口就像是被一股热流给充斥着,满满当当,温温热热。

    习凉去了一趟洗手间,手机便响了。

    “喂——”燕西的电话。

    没声音。

    “燕西?你在哪儿呢!”

    仍旧没动静,难不成是按错号码了吗?

    “嘶——”习凉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嘴唇,都肿了,“疼死了。”

    习凉抹了一点唇膏,摸起手机,还是没挂断。“燕西?再不说话,我挂了?”

    习凉直接挂了电话,刚刚除了洗手间,就看见一副神清气爽从对门出来的人。

    “你刚刚给我打电话干嘛。”

    “就忽然很想听你的声音而已。”燕西洗手,打着洗手液,动作优雅,可是习凉却觉得他的笑容你怎么那么不对味啊。

    “还不洗手,要我帮你?”

    “不用,我自己……”

    习凉话音未落,燕西已经直接从后面圈住了她的身子,握住她的手径直拧开水龙头,按压了一点洗手液打在她手上,就这般搓揉着她的小手,忍不住腹诽,这手真软……

    若是哪天!

    习凉被他圈在怀里,身子不自然的僵直,不敢乱动。

    “凉凉,你的小手真软!”燕西咬着她的耳朵,“声音也好听!”

    习凉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羞红的脸,还有男人一脸的揶揄,那双猎豹般的眼睛,带着浓重的掠夺性,饶是再傻,习凉也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暗示。

    “你放开我,我自己洗手!”

    燕西倒是不想把她逼急了,退开身子,饶有趣味的盯着她猛看。

    “你能不能不要看我。”

    “好看!”

    习凉语塞。

    到之后还是羞羞怯怯的被燕西拉回了包厢。

    燕茴靠在战扬肩上已经沉沉的睡着了,关小董倒是战斗力十足,莫韶光人已经没了。

    “勺子人呢。”燕西看向这个包厢唯一一个清醒的人。

    “接了个电话,临时有事,就先走了,给你打了电话,正在通话。”燕昭觉冲着习凉一笑。

    习凉都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人捉了个正着。

    “这小子,是他请客来着,又给我落跑。”燕西无语。

    “昭觉,看样子你得送小董回家了。”

    “这个没问题。”燕昭觉笑了笑,“要不要给小北哥打个招呼,让他来送。”

    “没必要,那家伙估计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来的,况且就姑父那脾气,估计他都进不了关家大门就被打了出来。”

    “那我去吧!”

    “嗯!”

    燕北冥正在值夜班,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他还以为有什么急诊,却瞧见燕西推门而入,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装盒,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面而来。

    “我一向不爱吃宵夜。”

    “谁说是给你吃的,我今儿高兴。”

    “送习小姐回家了?”

    “他父亲一直打电话过来,估计是准备和我玩欲擒故纵。”

    “你就顺水推舟?”

    “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吧!”燕西将餐盒一字排开,自己吃了起来,“晚上没吃什么东西,送她回去正好饿了,路过你这里,就顺道来了。”

    “你当我这里是餐馆嘛。”

    “对了,今晚小董喝了不少酒,看起来挺伤心的。”

    燕北冥握着笔的手指顿住。

    “你送她回家了嘛?”

    “我去送凉凉了。”

    “战扬还是勺子?”

    “昭觉来了,我让他送了,他俩年纪相仿,也有共同话题。”

    “垮擦——”钢笔在白纸上滑出一道裂缝。

    燕西挑眉,哂笑。

    ------题外话------

    燕西绝对是故意的,自己吃饱喝足了,就去刺激别人,啧啧……忒坏了。

    燕西:你没看出来,我是在帮他们嘛!

    我:纯粹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恶趣味而已!

    燕西:嘿嘿,不要戳穿我!

    我:小心小北打你。

    燕西:就他这闷骚的性子,不给他下个猛药,还真以为小董非他不可了。

    我:这么着小北也是你亲兄弟啊!

    燕西:这话也对,可是我高兴啊!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