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 嚣张狂妄,我就欺负人这点爱好(三更

正文 07 嚣张狂妄,我就欺负人这点爱好(三更

    燕家

    习凉吃了中饭,就逃也般的要回家,燕西刚刚去公司,姜熹自然是不会让她走的,这人在她手里走了,她回来可如何和燕西交代。

    “阿姨,我还是得回去,我来得也很匆忙,公司也有一堆事,真的不能在这里多待,不好意思。”

    “你这走了,回来燕西找我要人,我怎么办啊。”

    习凉欲哭无泪,难不成自己就走不掉了嘛。

    “我公司真的有急事要处理。”

    “什么事这么急。”

    “有个竞标书需要修改,这事儿比较急,我怕明天到公司再处理就来不及了。”

    “那我陪你去拿,在家办公也可以吧。”

    习凉还能说什么。

    反正她算是明白了,燕家是不准备放人了。

    *

    燕氏

    燕西坐在会议室内,低头拨弄着钢笔帽,“怎么都不说话?”

    “燕总,您真的打算这么做吗?”经理面露难色。

    “不行吗?”燕西挑眉。

    “习氏虽然实力大不如前,但是好歹也是老牌企业,恐怕这件事情执行起来会有难度。”

    “如果没有难度,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召集起来开会?”

    众人面面相觑,反正您总是有理由的。

    “习氏这几年的经营状况如何?”燕西挑眉,目光锋利。

    “不太乐观,习氏经营的主要方面是服装和副食品一类,这几年受到了的冲击比较大,尤其是前几年f国的金融风暴,几乎卷走了他们公司百分之十的效益。”

    “这些年各类服装品牌层出不穷,而且许多都是机器生产的道路,习氏还是坚持手工,光是从市场份额就看得出来,前景并不乐观。”

    “我们就是收购了习氏,恐怕也会烂死在手里,而且收购费用……”那人沉吟片刻,“太昂贵,得不偿失。”

    众人似乎都是这个意思,所以下面无人再说话。

    燕西嘴角缓缓勾起,“收购他们公司,我是势在必行。”

    “燕总,您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习氏,有前景的公司很多,习氏就像是日薄西山的太阳,我们根本没必要去收购一个即将倒闭的公司啊。”

    “而且据说过段日子习家二小姐和庄家的少爷要结婚了,庄家势必会给习氏注资,到时候强强联合,习氏的股票必然会大涨,我们的收购也会受影响。”

    燕西轻笑,“那也得能结成婚啊!”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燕总,我们真的不建议……”

    “收购习氏,是我上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你们只要负责收购的具体事项就行,习氏是传统作业,不符合主流市场,所以你们执意我收购他的目的!”

    众人垂头,现在京都都传开了,您和习家大小姐那点事,您这什么目的,所有人也都清楚,只是看他如何自圆其说了。

    “我知道,你们会觉得我意气用事,儿女情长,我接受公司时间不长,做过什么错误的决定吗?”

    “收购习氏,我并不是要靠他们打进服装市场,我已经和几个知名的设计室联系过了,准备走高端路线,我们买他们的设计,收购了习氏,我们针对的高消费人群,大批量生产的衣服必然市场广阔,但是现在人们追求的不是量而是质,所以市场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

    “况且,收购进来必然是精简部门,不可能和现在这样,习氏衰败,也是内部人员过于冗杂,接手之后,必然要批量精简人员,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要应对几千号员工。”

    一阵沉默之后,还是经理先开了口,“燕总,您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我们立刻去着手收购的事情。”

    “习氏在银行的贷款有多少。”

    “几家银行加起来,快超两个亿了。”

    燕西嗤笑,“这是准备借着庄家翻盘啊。”

    燕西结束会议,便直接回了办公室。

    这刚刚坐下,就接到了燕持的电话。

    “大伯。”

    “听说你要收购习氏。”

    “这谁给您说的,消息传得够快的。”

    “你放心,也就我知道。”收购这种事,前期还是保密比较好。“偏偏是习氏,你要知道,这个收购资金可不是小数目。”

    “我知道。”

    “你做事我素来放心,我就是问一句,你收购了到底准备干嘛。”

    “当聘礼送给凉凉!”

    燕西这话说完,燕持就直接撂了电话。

    燕西挑眉,这人脾气倒是挺大。

    叶繁夏瞧着燕持忽然变了脸,“公司出问题了?”

    “那小子对媳妇儿出手挺大方啊!”燕持哂笑。

    *

    姜熹陪习凉回公司取文件,习凉去楼上,姜熹就在一楼大厅候着。

    习凉刚刚进公司,就被直接交到了习耀邦的办公室。

    却没想到习向暖和庄玄毅也在。

    庄玄毅手边还放着几个硕大的包包装袋,看起来是刚刚逛街回来。

    “父亲。”习凉推门而入。

    “姐。”习向暖笑眯眯的,目光却从她身上的衣服一扫而过,有些错愕,略带一丝嫉妒,这衣服她在杂志上见过,别说全国了,就是全球也没几件啊,她是哪里来的,这燕家果然是豪门啊。

    “坐吧!”习耀邦指了指习向暖对面的沙发。

    习凉坐下,和庄玄毅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庄玄毅看着习凉,其实有些尴尬。

    毕竟之前是他俩订的婚,现在和她妹妹在一起,总是觉得亏欠了习凉,习凉其实人不错,就是性子冷淡了一些,他喜欢活泼一些的。

    对于他歉疚的目光,习凉倒是浑不在意。

    她从不为不相干的人浪费一丝多余的感情。

    “你这是从燕家来的?”

    “嗯。”

    “燕家人对你如何?”

    “挺好的。”

    “你一定要好好表现,若是能攀上燕家,也是你的造化。”习耀邦说得温婉,说到底还是不想借着燕家翻身。“我听说燕首长的夫人回来了?你不在燕家好好陪着她,到公司做什么?”

    “手头有点工作需要处理。”

    “工作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推,你的终身大事比较重要。你这孩子,怎么总是分不清主次啊。”

    “是啊姐,你如果能够嫁给一个好人家,我和玄毅也替你开心,不然我们也过意不去啊。”习向暖伸手搂住庄玄毅的胳膊。“我听说那燕公子是特别好的人,身边的美女特别多,你既然有机会接触到燕家人,可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啊。”

    习凉拧眉。

    习向暖这个人素来如此,从不与人正面冲突,说话也都是绵里藏针。

    什么叫做身边美女这么多?这不就是无形中黑了燕西一次嘛。

    “听说妹妹准备提前结婚?怎么如此匆忙。”习凉转移话题。

    “就……”习向暖脸色潮红,却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习凉颇为讥嘲的看了一眼庄玄毅,庄玄毅微微别开眼睛,习凉眼神寡淡清明,好像能把他瞬间看穿一般。

    “恭喜妹妹。”

    “谢谢姐姐。”习向暖面露娇羞,“姐姐也得抓紧啊,年纪也不小了,这女人啊,事业都是其次的,公司啊什么的,有父亲和弟弟在,你还是得找个好人家嫁了。”

    习凉嘴角扬着轻蔑的笑。

    做一株攀附男人的菟丝花?

    习凉在楼上耽误了一些功夫,姜熹寻思着会不会有人找她麻烦,便打了个电话问一下情况。

    “父亲,我出去接一下电话?”

    “谁的电话非得现在接。”习耀邦挑眉。

    “燕伯母的。”

    “那你快点接啊!”习耀邦立刻变了副嘴脸。

    习凉无语,接起电话。“喂,阿姨——”

    “你怎么还不下来啊,是不是文件太多,我让司机上去帮你拿。”

    “不是,我在我父亲这里坐了会儿,马上就下去。”

    “那我等你!”

    刚刚挂了电话,习耀邦便直接离开座位,“燕夫人在我们公司?”

    “在楼下。”

    “你这孩子,人家燕夫人来了,你怎么就让人家在楼下等着,多失礼啊!”习耀邦说着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匆忙往楼下走。

    习凉只能跟了上去,很是无奈,顺手给姜熹发了条短信。

    姜熹眉眼挑了两下,她可没想到会这么快和亲家碰面。

    习耀邦刚刚到楼下,就直奔姜熹而去,姜熹长得漂亮,虽然四十多了,可是保养得宜,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加上衣着简单华贵,一眼就认得出来。

    “燕夫人,真是不好意思,凉凉这孩子不懂事,怎么能让您在楼下等这么久呢。”

    “不碍事,只是没想到会惊动您,您是凉凉的父亲吧!”

    “我是习耀邦。”

    “习先生,幸会。”

    “燕夫人,您太客气了,您有空吗?我请您喝茶,凉凉在你们家也承蒙照顾了。”

    “这话太见外了,我一直把凉凉当自家人。”

    习耀邦没想到姜熹会如此直接把习凉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想来联姻这事儿妥了,自然大喜过望。

    “燕夫人,您请,我在茶餐厅定了位置。”

    “习先生,这怎么好意思,本来就是我儿子做事不周到,听说也没和你打个招呼,就把凉凉接到家里做客,这茶是我请才对,我回头让燕西过来一趟,也和您配个不是,你们应该还没见过啊。”

    “燕总应该很忙吧!这怎么好呢。”习耀邦的表情可不是这般,要是可能的话,他巴不得此刻就把习凉送到燕家才好。

    “见你的时间,我是无论如何都会让他抽出来的,凉凉,你愣在后面干嘛,快给燕西打电话啊。”

    “阿姨……”

    “快点啊,磨叽什么啊!”

    习凉没办法,只能给燕西打电话,燕西倒是爽快,让他们在习氏等着,自己很快就过去。

    姜熹侧头瞥了一眼站在习耀邦身后不远的一对男女。

    “燕夫人好,我是习向暖。”习向暖笑着过去打招呼。

    “嗯?”姜熹故作狐疑,习家那点事,她清楚得很,只是不想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这是我的二女儿!”习耀邦知道习向暖比习凉讨喜,立刻介绍道。

    “我没听说习夫人生了两个孩子啊,这是堂妹?”

    “这个……”习耀邦有些难堪,“夫人过世之后,续弦。”

    “是嘛,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凉凉没有姐妹,习小姐,冒犯了。”姜熹还故意这么说,习向暖只能尴尬的点头。

    “燕夫人,您好,我是庄玄毅,之前在宴会上我们见过。”庄玄毅出来解围。

    “庄家的孩子,是有几分面熟。”姜熹笑道,“你母亲最近还好吗?”

    “托您的福,一切安好。”

    “这是……”姜熹指了指他和习向暖挽在一起的手臂。

    “这是我的未婚妻,过些日子我们就要结婚了,燕夫人您如果有空可以来捧场。”

    “那是自然的,年纪都不大,这么着急结婚啊。”姜熹笑道,“不过现在的许多年轻人也都喜欢先上车后补票。”

    这话弄得习家人都有些尴尬。

    习凉倒是诧异,这姜熹又是如何得知习向暖怀孕的。

    习向暖挽着庄玄毅的胳膊,心里暗想,这位燕夫人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些,就算是她是燕夫人,说话就能这样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嘛。

    她可不信这燕公子真的会喜欢习凉这种冰块一样的女人,估计刚刚也是看着姜熹的份儿上才说要过来的,估计过来习凉就得被打脸。

    几个人在大厅等了半个小时,一辆黑色磨砂超跑停在公司门口,燕西直接推门而出。

    “你怎么这么慢,我们都等了好久了。”姜熹佯装嗔怒。

    看着迎着阳光走进来的男人,似乎整个习氏大厅都瞬间变得敞亮起来,俊美得宛若天神,就如同太阳神一般,耀眼,让人移不开视线。

    庄显耀是远远见过燕西的,那还是好多年前,他们那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抢眼的风景线,以前的少年褪去了青涩,那抹成熟,更加耀目。

    “公司离得有些远。”燕西看了看习耀邦,“习伯父,您好,我是燕西,早就该拜访您的,一直抽不出空。”

    习耀邦看着燕西,眼睛都直了,连忙伸手握住他的手,“燕总您日理万机,忙一点也是正常的。”

    “我已经订了位置,车子都在外面候着了,习伯父,您请!”燕西对他倒是客气。

    习耀邦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笑盈盈的往前走。

    习向暖刚刚要打招呼,燕西却直接越过她,走到习凉身边,“走吧!”动作熟稔亲昵的牵着她的手,放在手心摩挲了两下,“都是汗,你在紧张什么,怕我不来?”

    “不是。”

    “见家长都这样,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怎么就见家长了。”习凉咬着嘴唇。

    “别咬了,再咬就破了!”燕西伸手摸了摸她的嘴唇。

    他的指腹有些薄茧,触碰她的嘴唇,有些酥麻之感,习凉唇齿松开,燕西倏尔一笑。

    “你俩有的时候时间腻歪,我们能出门了吗。”姜熹开口。

    习凉瞪了燕西一眼,燕西拉着她的手,就往外面走,瞥见庄玄毅。

    “燕公子,好久不见。”庄玄毅有些紧张忐忑。

    燕西是他们这辈人中的翘楚,庄玄毅心底对他多了一些崇拜,自然有些紧张。

    “你是?”燕西故作不知。

    “庄玄毅。”

    “哦,你是凉凉之前那个未婚夫?”

    “我和她那就是……”

    “这是你现在的未婚妻?”燕西打量了一眼习向暖。

    “你好,我是……”

    “你要是选女朋友有投资创业一半的眼光多好。”燕西笑道,“凉凉,我们走。”

    庄玄毅愣了半天,才听出他话语中的嘲弄。

    习向暖气得跺脚,“玄毅,他是什么意思啊,他是说你的眼光不好嘛!”

    燕西听力特别好,顿住脚步。

    “怎么了?”习凉诧异。

    “你陪母亲先走!”燕西拍了拍她的后背,习凉也不懂他要做什么,只看到他扭头又往回走。

    习向暖没想到燕西会忽然回头,脸色有些难堪。

    “习小姐对我意见很大啊。”

    “向暖就是喜欢说实话而已。”庄玄毅怎么说也算是天之骄子一枚,自己被人落了面子就罢了,再欺负到习向暖头上,这不就是故意给他难堪嘛,这里是习氏大厅,他若是再不强势一些,指不定这些员工背后要怎么说他。

    燕西轻笑,“庄少爷,我挺佩服你这份勇气的,怒发冲冠为红颜啊,勇气可嘉。”

    “我和向暖并未惹着你,燕公子何必这般咄咄逼人。”

    “我有咄咄逼人嘛?”燕西耸肩。

    “您这口气,任是谁都觉得是在欺负人吧。”

    “庄少爷就是京都人,应该很清楚,我这个人平素没什么喜欢的,就爱欺负人!”

    庄玄毅险些吐血,这话说得何其狂妄。

    “你也太过分了。”习向暖咬牙。

    “你抢了你姐的未婚夫,还能如此这般理直气壮,难怪凉凉玩不过你,因为你的脸皮够厚。”

    “你……”习向暖气得脸色煞白,“果然是因为我姐的事情啊,我姐都不在意,你凭什么替她出头。”

    “她不在意,那是她大度,谁不知道我燕西最是小气自私,我今天就是欺负了你俩又如何!”

    燕西那一副狂妄自大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燕西轻笑,“也别气成这样,等哪天你们能爬到我的位置上,也可以这般来数落我,前提是,我得给你们这个机会。”

    男人说完就走!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习向暖忽然发飙,扯过庄玄毅手中的包装袋,直接扔在地上,里面的婴儿用品落了一地。

    庄玄毅也是脸色铁青,这事儿他做得是不地道,但是被人指着鼻子数落,还是第一次。

    偏生敌人太强大,他就是想要反抗,也显得格外无力。

    燕西上车,习凉歪头看他,“你做什么去了,这么高兴。”

    “帮你出头啊。”

    “你该不会是去找他俩的麻烦了吧,我根本不在乎。”

    “光顾着数落他们,忘了感谢他俩了。”

    “感谢什么?”

    “若不是他俩勾搭到了一起,要娶你,还得费些功夫,现在倒是方便了。”

    “燕西,你别开玩笑。”

    “凉凉,我对你说的话,从没开过玩笑,要和你交往,娶你,我都很认真!”

    “咳咳——”姜熹咳嗽两声,“燕小西,你能别无视我吗?”

    习凉脸都红了,燕西倒是有些嗔怪的看了坐副驾驶的姜熹一眼。

    姜熹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要是再不出声,这小子难不成是准备在自己面前表演什么限制级嘛。

    *

    医院这边的关戮禾被燕北冥气得半死,本来是来让他知难而退的,却被这小子给气得半死。

    “叔叔,我还有事,我送您出去吧。”

    “燕小北,我说的事情,你认真考虑一下。”

    “我做人是有底线的,叔叔您别逼我。”

    “你小子是说我做人没底线嘛!”关戮禾跳脚。

    “爷,您别生气,小北少爷不是这个意思!”

    “您的底线问题,京都的人都知道吧!”

    “臭小子,看样子,我今天不教训你,你是不知道怕了!”关戮禾捋起袖子,长腿越过桌子,直接扯住燕北冥的衣服,“我收拾你小子,还是不费力的。”

    “这点我自然相信。”燕北冥似乎没在怕的。

    “爷,您冷静点,小北少爷,您就别刺激他了,你明知道只要关乎到小姐的事情,爷就很容易跳脚,您这是何必……”

    “我没刺激他,可能年纪大了,脾气总是有些暴躁!”

    “臭小子,你敢说我年纪大!”

    关戮禾抬手就是一拳!

    “爸——”关小董破门而入。

    燕北冥硬生生挨了一拳。

    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这时间卡得……

    刚刚好!

    ------题外话------

    我的三更一向来得让你们猝不及防,吼吼。

    习家的事情,我不会花太多笔墨去写,主要还是感情线为主,虐虐渣,这就是顺便而已,哈哈……

    话说关戮禾,你可知道,自己被燕北冥给坑了啊!

    啧啧……

    燕小北啊,你如此嚣张,以后会有苦日子的。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