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 你在干吗?吻你

正文 05 你在干吗?吻你

    这边车里的青梅竹马腻腻歪歪的,好像有一堆话说不完,另外一边的气氛就显得沉闷一些,被燕家那几个人一调侃,此刻面对姜熹,都有些尴尬了。

    “你到京都也有四五年了吧。”姜熹伸手把玩着墨镜,余光却一直在打量着习凉,就和小时候一般模样,无论是站着坐着,都格外的端庄。

    “嗯。”

    “除了你刚来那会儿,你都没来找过我,怎么了?是不愿意和我说话了吗?”

    “阿姨,不是的。”

    “那次还是楚楚专门找了你,不然我看你是不准备来找我了。”

    “阿姨,是平时太忙了,您也挺忙的,不好去打扰。”

    习凉毕竟不是小孩子了,小时候倒是可以随便走,这越是大了,顾忌也会越多,和燕家走得太近,难免会被人说是非,说她试图攀附燕家的权势,况且她也就和燕西比较熟,燕西也不在,她若是再时常去燕家,难免会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你心里在想什么,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若是那般在意别人的眼光看法,这日子也就没法过了。”

    习凉轻笑,不作声。

    战家人也去了华西,所以车子直接驶入了燕家。

    燕西已经到家,在门口显然已经等了多时。

    战扬先推门下车,“哥!”

    “嗯。”燕西走过去,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你也回来了啊!”

    “嗯!”战扬穿着一身军装,英姿挺拔,燕茴从他身后冒出来,一下子就跳到了战扬的背上,战扬下意识的弯腰伸手护住她,“你慢点儿!”

    “反正你也不会让我摔着!”燕茴搂紧他的脖子,“快点啦,外面好热,进屋!”

    “燕茴——”另一边的姜熹已经推门下车,“赶紧从阿扬身上下来,一大早赶飞机,累了一天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让他歇会儿。”

    “战扬你很累?”燕茴歪头看着战扬。

    “没事,我背你回屋,我回头再帮阿姨拿行李。”

    “不用,几个箱子而已,我来。”燕西说着顺手从习凉手中接过行李箱。“你陪妈先进去。”

    “嗯。”

    战扬背着燕茴到了院子里,正好瞧见两只狗正在晒太阳,听着动静,二狗子立刻朝着自家狗主人扑过去。

    “呦——出去这么久,你家二狗子居然还认识你。”燕茴轻笑。

    战扬背着她回屋,二狗子受到了冷落,蹲在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主人离开。

    “去我房间,换身衣服,等了你们那么久,出了一身汗。”燕茴指挥战扬,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战扬进她房间,那也是熟门熟路的。

    女孩房间有一股清新好闻的味道,夹杂着香香柔柔的奶香味,有些醉人。

    燕茴一到房间,就直接从他背上跳下来,直接冲到洗手间,“哎呦——真的有些肿了!”燕茴对着镜子,仔细看着自己的额头,就是头顶的包被头发遮挡,看不清楚,不过摸上去,还是疼的,习凉伸手揉着额头,下巴那么硬,疼死了。

    战扬站在洗手间门口,打量着她的洗手间,圆形浴缸,边缘放着五颜六色的香薰,还有各种洗漱用品,一道帘子隔开,这边就是洗漱台,花花绿绿摆满了各色化妆洗漱用品。

    “啧——”燕茴揉着额头,“好想真的肿了,这让我下午怎么去上课啊。”

    “你是去上课,又不是去约会。”战扬挑眉,信步走过去。

    “那也得美美的啊,指不定就有哪个帅哥看上我,来一段浪漫邂逅。”燕茴对着镜子,还在观察额头那点红痕。

    战扬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忽然迫近,双手一撑,直接将她禁锢在了洗漱台和自己中间。

    “呃——”燕茴挑眉,“你做什么?”

    “邂逅?你就这么想谈恋爱?”

    “那是肯定的啊,你说我都二十了,恋爱都没谈过,说出去多丢人啊。”燕茴试图离开,却发现自己被圈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战扬侧头看着燕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怎么忽然问这个?”

    战扬的前胸贴着她的后背,她微微直起身子,两个人的身子几乎就贴在了一起,他俩从小一起玩到大,虽然做过许多亲密的行为,可是燕茴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随便问问。”战扬垂头,盯着怀里的人,这个姿势,只要他手臂收紧,就能轻易把她抱到怀里。

    “我也不懂,我也没谈过。”燕茴咋舌,扭过身子,后背靠着盥洗池,“那你呢,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战扬不说话,只是目光灼然的盯着她看。

    “你看着我干嘛,说话,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我跟你说,我们班特别多漂亮女生,环肥燕瘦,什么样的都有。”

    战扬无奈一笑,忽然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我有喜欢的人了。”

    男孩的笑声就在她的头顶,可是那句话却像一记响雷在燕茴心里炸开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的笑声低低的,那么近却又那般遥远,她手指下意识的扯住了战扬的衣服,抬头看着他,“你喜欢谁!”

    “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燕茴愣了一下,“我就是好奇,谁会看上你啊,你都打不过。”

    “哦,她还不喜欢我。”

    “你追她了?没追到?”燕茴眼巴巴的看着他。

    “那倒没有,人家不喜欢我啊,怎么办!”

    燕茴憋着笑,“所以嘛,我就说啊,谁会看上你啊!”

    “是啊!”战扬看了看她的额角,“你把头低一下,我给你看看头顶。”

    “头顶那个特别疼!”燕茴垂头,脑袋抵在他的胸口,“战扬,人家既然不喜欢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死缠烂打太难看。”

    “嗯!”战扬漫不经心的回答,这个姿势,他能够轻易的把燕茴圈在怀里。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啊,看样子你对人家姑娘也不是真爱嘛。”燕茴这口气都比之前轻松许多。

    战扬无奈的一笑,“那姑娘心高气傲的,看不上我,我能怎么办。”

    燕茴闷笑,可是心里却在狐疑,这家伙到底瞧上谁了。

    *

    姜熹也有许久没看到燕西了,这些年因为燕殊身份的原因,连她出国都要申请打报告,很是麻烦,有时候还会审核不过,姜熹出国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姜熹中午亲自下厨,准备做几个燕西喜欢吃的菜。

    习凉也不好意思干坐着,就在边上给姜熹打下手。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会做饭。”姜熹诧异,习凉看起来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啊。

    “这些东西从小父亲就专门找老师教过。”习凉口气轻松,姜熹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这习家是准备将她彻彻底底培养成一个名媛啊,而且还是贤妻良母型的。

    “小西,小北中午不会来吗?”姜熹喊了一声,没人回答。

    姜熹擦了擦手,“这孩子,又去哪儿了,我去给小北打个电话,凉凉,你帮我看着一下火候。”

    “好。”

    习凉认真看着姜熹准备的饭菜,居然无意中一一记下了燕西的各种喜好。

    习凉瞧着姜熹久久没回来,将配菜清洗了一下,放在案板上,切菜动作流畅熟稔。

    燕西从楼上下来,姜熹正在打电话,他就直接走到了厨房,习凉身上穿着一个浅粉色的围裙,低头的时候,几缕发丝从额前滑过,细密的睫毛忽闪着,鼻梁弧度优美,粉嫩的嘴唇,微微抿着,神情严肃,手上动作倒是行云流水。

    “你这么会做饭啊!”

    “啊——”习凉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切到了手指,她下意识的就伸到嘴巴里面裹了两下,这才发现自己切得是辣椒,那辛辣刺鼻的味道,呛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燕西快步走过去,“怎么回事啊!”

    “你走路这么不出声的!”习凉恼怒,走到盥洗池边,拧开水龙头,自顾自的冲洗伤口,伤口也就一厘米左右,血珠却还在不停往外冒。

    “走,我给你处理一下!”燕西扯着习凉就往外面走。

    “怎么了?”姜熹搁了电话,就瞧着燕西扯着习凉就往楼上走。

    “切到手指了!”

    “伤得严重吗?”姜熹眼神划过一抹忧色。

    “没事,阿姨,您不用……啊——”习凉话音未落,就被燕西直接扯到了二楼。

    姜熹拧眉,这小子,莽莽撞撞的。

    习凉再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坐在了燕西大床上。

    kingsize的黑色实木大床,灰色床单被罩,地上铺着厚厚的深灰色毛毯,上面有着繁复的几何图案,装饰也是简洁大方,墙上有一张全家福,到时床头的那张照片……

    居然是她的。

    习凉盯着照片,这心跳没来由的一下快过一下,他怎么会有自己的照片,而且还是这两年的,照片明显是偷拍的,却清晰异常,而且还是放在床头如此私密的地方。

    “你在发什么呆,手指给我!”燕西坐到她身边,大床忽然陷落,习凉这才回过神,下意识的伸出手。

    燕西握住她的手,“疼不疼?”

    “还好!”

    习凉心里还在惦念着那张照片,所以直到燕西将她手指放入口中,手指被温热包裹,她才回过神。

    “你……”习凉顿时红了脸,要缩回手指,可是燕西不松手。

    人的指尖本就十分敏感,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唇舌,包裹着她的手指,燕西目光侵略性很强,赤裸裸的看着她,习凉另一只手扯住自己的裙子,紧张到不行,更别说去看燕西了。

    燕西松开手,给她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贴了一块胶布。

    “我下去帮忙!”

    “你别去了,我妈也不会让你动手的。”

    “我下去就回家,在这里也不太方便,我……啊——”习凉还没反应过来,燕西忽然一抬手,直接将她已经打开的房门紧紧按住,房门合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怎么每次走路都不出声的。”简直要把她吓死。

    “你回家干嘛?”

    “你这话说得可真好玩,那是我家。你说我回去干嘛,你先松开我,我要出去了。”

    “你说你好不容易来我房间,我能轻易让你走?”

    “燕西,我没空和你闹,你把手拿开。”

    “我不!”

    “你这人……”习凉毕竟是女人,哪有力气和他抗衡啊,无奈的咬牙。

    燕西往前一步,习凉心惊,不自觉的往前挪了两步,整个人几乎贴在了门上,燕西不依不饶,又往前两步,整个人几乎贴在了习凉身上,“你还准备躲哪儿去。”

    “燕西……”

    “凉凉,你不傻,我心里在想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啊!”燕西俯身,温热暧昧的气息将习凉缠裹起来,习凉双手攥紧裙子,不敢乱动,他的声音,他的呼吸,他的气息,强势霸道的要占有她的一切,心跳一下快过一下,仿佛不受控的猛烈鼓动起来。

    “凉凉……”燕西微微俯身,整个头抵在她的肩头,手指微微下意识,按住了她的双肩。

    习凉身子一抖,顿时僵住。

    她的脑子一瞬间空白,他的呼吸和声音在一瞬间都被无限放大,仿佛他说一个字,她的心脏都能狠狠颤抖一下,她整个人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那莫名的心悸来的胸闷澎湃。

    “凉凉——”燕西继续喊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的皮肤由白色变成分红,耳朵更是红透,那抹羞红,从耳朵蔓延到了脖子,整个人的皮肤都呈现出一抹漂亮的粉红色。

    “凉凉——”

    “燕西,你别喊……唔!”习凉忽然扭过头,嘴唇就被吻住了。

    凉薄的嘴唇,带着灼人的热度,习凉呼吸一窒,眼睛下意识的睁大,他……

    在吻自己。

    燕西眯着眸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其实他心里也很紧张,生怕她直接就把自己推开,索性并没有。

    燕西抽身离开。

    “你……”习凉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嘴唇,“你在干吗?”

    “吻你。”

    “你……”

    “凉凉,我在想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燕西低头,视线和她齐平四目相撞,一个霸道强势,一个躲闪不及。

    燕西忽然直接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我的心意你不懂?”

    “燕西。”习凉下巴有些疼。

    燕西拧眉。

    “我还没想过,和你……”

    “那我给你时间思考。”

    燕西这话让她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说真的,若是燕西不依不饶,她未必抵抗得了,毕竟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该如何挑剔。

    “不过……”燕西话锋一转。“我只接受一种答案,你应该清楚我在说什么吧。”

    “你这也太霸道了。”

    “别的事都好商量,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一点余地。”燕西眼神认真笃定,看得习凉又是一阵心悸。

    等他俩出去,正好撞到从燕茴房间出来的两人。

    “哥,凉凉姐。”

    燕茴忽然凑到燕西面前。

    “你在看什么!”燕西拧眉。

    “哥,你嘴巴上有口红,你俩刚刚是不是……”

    “不是口红吧!”习凉解释道。

    “我又不是男人,口红色号什么的,我还是很清楚的,这颜色和你的一模一样,你懵谁呢,你俩在房间里,是不是……”燕茴挑眉,一脸促狭。

    “没有,我的手受伤了,所以……”

    “我和谁接吻也要和你报备嘛!”燕西倒是毫不避讳。

    “燕西,你别胡说!”习凉急了,这人怎么和小时候一样不要脸啊。

    “哎呦,我就说了,凉凉姐,不对,我是不是可以叫嫂子了。”

    “不行!”“可以!”

    “那就叫嫂子吧!”

    习凉无语望天,这燕家人为什么都喜欢无视别人的话。

    “哥,你可以啊,动作这么快!”燕茴嬉笑。

    “下楼吃饭吧。”燕西抬手去拉习凉的手,却被她一下子甩开,那模样。颇像是在耍小性子。

    习凉瞧着一边的战扬,试图转开话题。

    “你好,刚刚没有来得及好好打招呼,我是习凉。”战扬一下飞机就被燕茴缠住,习凉也不好意思上去打招呼。

    “嫂子好。”战扬毕恭毕敬的模样,让习凉一阵心塞。

    “我不是,我……”

    “嫂子,下楼吃饭吧,赶紧走!”燕茴拉着习凉就往楼下走,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燕西勾着嘴角,看了战扬一样。

    这小子不错啊!

    挺上道。

    “哥,我们也下楼吧!”

    这战扬从来都不会连名带姓的称呼燕西燕小北,都是直接喊哥的,倒是比燕茴的称呼更亲昵几分。

    到了楼下,燕茴就直接跑到姜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姜熹笑逐颜开。

    “你俩这是谈恋爱了?”姜熹一边擦手一边从厨房往外面走。

    “阿姨,不是,你误会了,我们……”

    “嗯!”

    习凉在燕家是根本没有任何开口的机会。

    “那挺好的。”姜熹笑道。“我和你爸都比较忙,回头等他回来,就去习家拜访,挑个时间把日子给定下来吧。”

    “可以。”燕西是毫无意见。

    “不是,燕西,你不是说给我时间考虑嘛,怎么就……”说谈到定日子了。

    “又不是明天就订婚,你急什么,时间还有,你慢慢想。”

    “你这是给我考虑嘛,你这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啊。”

    “我觉得婚礼还是春秋天比较好,夏天太热,要是今年秋天的话,可能来不及,时间太赶,不过可以等秋天订婚吗,等到来年开春正好结婚,时间卡得刚刚好。”姜熹自顾自的说着。

    “燕西,你快和阿姨说,我这……”习凉急了,伸手拽住燕西的衣服。

    “妈!”

    “嗯?”

    “这个提议很好!”

    习凉手指用力,直接掐住了燕西胳膊上的软肉。

    燕西拧眉。

    “阿姨,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和你解释一下,我和燕西其实还没有发展到那种关系!考虑这个问题,太早了点。”

    “小西,你俩难道不是?”姜熹狐疑,搞什么啊,害得自己白高兴一场。还以为他的速度多快呢。

    “妈,您别听嫂子胡说,他俩都亲嘴儿了。”

    “害羞,我可以理解,走,帮我端菜。”

    “好勒!”

    习凉就这么一脸懵的又被燕家人狠狠给坑了。

    “小北哥哥中午不回来吗?”燕茴抱着姜熹的胳膊就往厨房走。

    “我刚刚给他打了电话,说是不回来了。”

    “早上小董来了,估计早就给他准备了爱心午餐。”

    “原来如此!”

    *

    燕北冥早上有个小手术观摩,直到一点多才出来,刚刚到了办公室,就看见了桌子上那粉色的饭盒,无奈的揉了揉额角。

    “呦——你家小媳妇儿又来给你送午饭了啊。”

    燕北冥低头不语,拿着饭盒去微波炉里热一下。

    “那女孩对你可真是死心塌地啊,长得又漂亮,你小子到底在绷什么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进来。

    “主任,您就别八卦了,这小子啊,闷骚着呢。”旁边的人打趣道。

    热好了饭菜,燕北冥的就吃了一口,结果就吃到了粒砂子。

    “你家小媳妇儿的手艺我们是不敢恭维,你要是吃不下,就和我们去外面。”

    关小董曾经给他们科室的人都送过“爱心午餐”,那口味绝非一般人能够吃得下的。

    “不用,你们去吧!”燕北冥吐掉口中的米饭,继续低头吃饭。

    “啧,自家媳妇儿亲手做的,舍不得扔吧,我就说嘛,这小子闷骚得很。”

    “李哥,你下午一点半还有个手术,你再不走,米饭都吃不到!”

    “我去,差点忘了,赶紧走赶紧走!”

    燕北冥将米饭划分开来,一口饭一口菜,直到将餐盒里的东西全部吃完。

    ------题外话------

    燕小北就是个闷骚货,回头一一定要好好治治他,他要是有燕西半点撩妹的功夫,估计现在都应该有孩子了吧!

    关戮禾:你说什么!

    我:……那个,今天天气不错哈!

    关戮禾:把我当死人啊!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