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 腻腻歪歪的青梅竹马(二更)

正文 04 腻腻歪歪的青梅竹马(二更)

    燕家

    习凉此刻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狠狠瞪了燕西一眼,“你能不能别胡说!”

    “就是,别胡说!”燕北冥脖子上搭着毛巾,不时搓揉着头发,“就是弟妹。紫you阁 ”

    “燕小北,你没事做,就是光想占我便宜是不!”

    燕北冥轻笑。

    习凉此刻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燕北冥比她想得更加腹黑。

    而此刻电话忽然想起来。

    “小茴。”燕西手指按住座机电话,燕茴有些恼怒的将游戏按上暂停键。

    燕西勾起电话,“喂——这里是燕家。”

    “我找一下习凉。”中年男人的声音。

    “您是?”

    “我是她父亲。”

    电话那头的习家几乎全部都聚集在电话前,开得扩音,安静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

    “习伯父,您好,我是燕西。”习凉目光立刻落在燕西身上,有些紧张。

    “哦,燕公子啊,您好,能让习凉接一下电话嘛!”习耀邦对燕西很是客气。

    “我妹妹很喜欢她,今晚想要留她在家过夜,我正打算打电话和您说一声。”

    “那没问题,哈哈——”习耀邦大笑。

    “那我把电话递给凉凉。”燕西这一声凉凉叫得十足亲昵。

    可是燕西并没有将电话递过去,而是直接按下了免提,示意习凉可以开口了。

    习凉拧眉。

    “喂——”

    “凉凉啊,现在在燕家?”

    燕茴爬过去,从后面搂住习凉的脖子,这人说得不是废话嘛,这可是燕家的座机电话,不在燕家能在哪儿啊。

    “嗯。”

    “那你就好好在人家待着,别给人家添乱。”

    “我知道。”

    “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和我说。”

    “嗯。”

    “燕家人对你都不错,你别使性子,好好和人家相处。”

    “我明白。”

    “我今天听公司的人说,你和燕公子在谈恋爱?”

    “那个就是……”习凉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燕西,正好撞上他似笑非笑的眸子,“我们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嗯。”

    “今天公司的人都看到你俩又是拉手,他还把你抱上车,你说是普通朋友?”习耀邦声音陡然提高。

    “就是比较照顾我。”

    “既然人家这么照顾你,回头你请人家回来吃顿饭,我也好替你好好感谢人家!”

    燕北冥戳了戳燕西的胳膊,这人饶了这么大一圈子,终于说到重点了吧。

    “这个恐怕……”

    “就这么说定了,我先挂了。”不等习凉拒绝,电话就被挂了。

    习凉一脸无辜的看着燕西。

    燕西耸肩,“反正迟早是要见家长的,我所谓。”

    “你……”习凉无语,“你能不能别胡说。”

    “我挺认真的,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燕北冥轻笑,“谁让你和二叔一样,总是吊儿郎当的。”

    *

    习家

    习耀邦挂了电话,才长舒一口气。

    “耀邦,你还真打算通过凉凉和燕家搭上关系吗?”赵明兰明显不太高兴。

    “若是能够搭上燕家这艘大船,习家在京都做什么的都畅通无阻。”

    “燕家有那么厉害嘛!”

    “妇人之见,燕家什么地位你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习耀邦冷哼,“我跟你说,之前你背地里耍些小聪明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情搅黄了,我和你没完。”

    “这燕公子也不一定喜欢她啊,你这就是……”

    “燕西和凉凉从小就认识,就算以后嫁不进燕家,能够有这层关系,习氏都能扭转败局。”

    “有这么玄乎嘛!”习向暖正在一边翻看今天结婚公司送来的一些结婚方案。“燕家那可是最顶级的豪门,哪儿那么容易攀上啊。”

    “过段时间燕家大小姐的演奏会要在京都举行,你不是弄到了不少门票吗?到时候一起去捧场。”习耀邦此刻一心扑在燕家身上,完全无视对面母女难看的脸色。

    “爸,您该不会是想通过讨好燕大小姐接触燕家吧。”

    “什么话,捧场而已,得让人燕家知道,我们家有这个意向,又不能做得太难看。”

    习向暖冷笑。

    她根本就不信,这燕家真的瞧得上习凉。

    大户人家,都讲究门当户对,就说燕持和燕殊两兄弟,之前人家都很不看好他俩的婚姻,说女方太弱,后来人家的身世曝光,楚家和莫家哪个不是豪门大户,这顶级豪门之间的联姻,哪有那么简单,说到底还得讲究门第关系。

    习向暖一向有自知之明,她现在只想一心好好经营眼下这段感情,向燕家这种人家,她是根本不敢奢想的。

    *

    习凉那晚是和燕茴睡在一个房间的,她难得睡得那么踏实,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八点多了,她飞快的穿上衣服,完了,上班迟到了。

    “凉凉姐,你干嘛去啊!”燕茴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

    “我得去公司!”

    “哥昨晚不是说给你请假了,这周你都不用去了。”

    习凉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燕西确实说过这话,说是打电话给习耀邦说得,习耀邦一心想要攀龙附凤,忙不迭得就答应了。

    “再睡会儿嘛,还早啦!”燕茴拉着习凉就躺到床上。

    两个人在床上说了一会儿悄悄话,等他们起身,燕西已经出门去公司了,燕北冥则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小北哥哥,你今天不去医院?”

    “十点过去。”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传来狗叫声,然后就是女孩清脆得如同银铃般的笑声。

    燕北冥身子一紧,起身就往楼上走。

    “小北哥——”关小董已经冲进了屋子,她的眼睛完全就是扫雷状态,瞥见燕北冥就朝着他扑过去。

    燕北冥躲闪不及,伸手直接按住了关小董的脑袋。

    “别再过来了!”

    “小北哥!”关小董撅着嘴巴,一脸委屈。

    “别碰我。”燕北冥沉下声音,语气带着锋利。

    “不碰就不碰,哼——”关小董往后退了一步,“这位姐姐是谁啊!”

    “我叫习凉,你好!”

    “嫂子好!”关小董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习凉愣了半天,还是燕茴的笑声唤回了她的思绪。

    “我不是你嫂子,你是不是叫错人了。”

    “我叫关小董,你叫我小董就行了,我们虽见过,可是我听小西哥经常提起你啊,小西哥可喜欢你了,你就是我嫂子,没错的!”

    习凉嘴角抽了抽。

    这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如此的自来熟嘛。

    “姐姐长得可真好看!”关小董说着就要上手去摸习凉的脸。

    “我要回房了,你不是说要找我借书吗?”燕北冥忽然开口。

    “哦,对!”关小董立刻缩回手,亦步亦趋的跟在燕北冥身后上了楼。

    习凉心下狐疑,这关小董喜欢燕北冥,那是毫不掩饰的,不然也不会一冲进来就要抱他,之前燕北冥对她态度也不是很感冒,可是刚刚关小董要碰自己的时候,他是故意挑这时候说话的么,不想自己和她接触?

    这男人在想什么?

    “小北哥,你晚上有事嘛?”

    “没有。”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最近有一部特别好看的电影,你肯定很喜欢。”

    “没空。”

    “你不是说没事吗。”

    “突然有事了。”

    关小董咬牙,刚刚要跟着他进门,燕北冥忽然在门口停住脚步,转身,关小董满腹怨念,猝不及防,直接撞到了他的怀里。

    “啊——”燕北冥胸膛坚硬如铁,撞得关小董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脚步趔趄,险些栽倒,燕北冥伸手攥住她的胳膊,眼中滑过一丝浓浓的不悦。

    “吓死我了!”关小董伸手拍着胸脯。“我还以为要摔倒了。”

    燕北冥陡然松开手,手心滚烫,插进口袋,“在门口等着,不许进来。”

    “小气鬼!”

    燕北冥有洁癖,平素除了定时有人进来打扫消毒,就是燕小白都不给进,难不成他们身上细菌不成。

    关小董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等燕北冥出来。

    燕北冥挑了几本书,这些书就是页脚都干净整齐,被他翻了无数次,却和新书没有丝毫差别。

    “这些应该够你看的。”燕北冥走出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这么多!”关小董就不是爱学习的孩子。

    “不要?”

    “要,你的东西我都要!”关小董跳起来,一把抱过书,我去,好重!

    关小董身子趔趄了一下,终于站稳。

    “下去吧!”燕北冥跟在关小董身后,眸子紧紧锁住前面那小小的人影,微不可查的勾起一抹弧度。

    燕北冥要去医院,关小董忙不迭的跟上去,完全就是燕北冥的小尾巴。

    “凉凉姐,你待会儿反正没事,我要去机场接人,你和我一起去吧,中午回来和哥一起吃饭。”

    习凉以为就是燕茴的朋友,也没多想。

    只是到了机场,才发现,接的居然是姜熹。

    她已经有好些年没见到姜熹了,只是这次碰面,这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紧张感,手心莫名沁出一点细汗。

    两个人在出机口等了约莫十几分钟,便看见姜熹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连衣裙,戴着墨镜,大波浪卷发在肩头微微跃动,皮肤被衬托得越发白皙,“妈——”燕茴恨不得直接越过围栏就要冲过去。

    姜熹摘掉眼镜,直接走过去。

    “妈,我可想死你了!”燕茴一把将姜熹抱住。

    “在家乖不乖!”

    “可乖了,不信你问小北哥。”

    “那就好!”姜熹松开手,看了看习凉。

    “阿姨好,好久不见。”

    “嗯,过来让阿姨抱抱,这么长时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

    习凉母亲过世,就极少被人如此亲近,被姜熹搂到怀里,心脏就像被东西狠狠撞了一下,柔软成一团。

    “呀——战扬,你怎么回来了!”燕茴一跺脚,直接朝着姜熹身后不远处那抹军绿色的身影扑过去。

    战扬去拿行李,耽误了点时间,燕茴穿着嫩黄色的连衣裙,扎着清爽干净的马尾,漂亮的猫眼清灵动人,穿过人群朝着自己跑过来,战扬松开推车的手,微微转了个身,就被冲过来的女孩抱了个满怀。

    “你回来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啊!”宴会整个人挂在战扬身上。

    “临时决定的。”战扬手指僵硬,不知道如何安放。

    “我还以为等到过年你都不回来了。”

    女孩的笑声就在他的耳边,笑得他心痒痒。

    燕茴松开手,忽然捧住他的脸,左瞧右看,“你是不是又黑了?”

    “有吗?”

    “黑点好看!”燕茴轻笑,手指忽然摸索到他下巴的胡茬,顺手多摸了两下。

    “你蹲低点儿,我仰头很难受的。”

    战扬无奈,微微弓着身子,垂下头,“这样还满意?”

    “回来也不知道提前通知一声!我可想你了!”燕茴说着又把抱住战扬,在他怀里蹭了好半天。

    习凉已经看傻了。

    昨天燕茴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和战扬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两个人已经足足抱了快五分钟了吧。

    姜熹似乎早就习惯了,“你俩别腻歪了,快点回家。”

    “好!”燕茴直接坐到放置行李的手推车上,战扬任劳任怨的后面推着。

    “你这次回来几天啊。”

    “一周左右。”

    “那还可以,正好可以陪我玩。”

    “你不上课嘛!”

    “你不提这个我差点忘了,下午还有一节课,不然下去就能和你出去玩了。”

    “那我陪你去上课,上完课我们再出去。”

    “那也行,对了,你家二狗子最近特别不乖,是不是到了发情期了啊,总色眯眯的盯着我家小花。”

    “应该不会吧。”

    “每天都追着小花跑,我瞧着它就是对小花有意思。”

    “反正一公一母,狗狗喜欢,那就……”

    “我不要,又生下和二狗子一样丑的狗怎么样,要不回头带它去结扎算了。”

    “你可真狠。”

    “这是为了长久的幸福,你懂什么。”

    “都听你的。”

    “嘿嘿——”燕茴扭过头,“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听话啊。”

    战扬不作声,很快便到了机场门口。

    “你还不下来,让阿扬推了一路。”姜熹无奈。

    “那是他愿意的,我又没逼他。”燕茴笑呵呵的看着战扬,“战扬,你说是不是,快,扶本小姐下车!”

    战扬挑眉,看着女孩伸过来的手,居然直接一把扯过她的手,抬手从她腿弯处抄过,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我让你扶我,不是抱我。”燕茴有些错愕,下意识的伸手搂紧他的脖子。

    “地上不平整,会摔倒。”

    习凉看着光洁的水泥地面,哪里不平整了。

    “等会儿,你身上的肌肉不错啊!”燕茴忽然捏了捏战扬胳膊。

    战扬将她抱上车,可是燕茴抱着他的胳膊还是不撒手。

    “回头你慢慢捏,我去帮阿姨拿行李。”

    “那行!”

    燕茴看着空落落的手心,手感还真是不错哈。

    姜熹和习凉并没有和他们坐一辆车,燕茴没有了姜熹的顾忌,等战扬上车,就一个劲儿的捏着他的胳膊,“你这小身板练得不错啊。”

    “还行。”

    “啧啧,战扬,看不出来啊,你小子居然也会长肌肉。”

    战扬无语,自己怎么就不能长肌肉了。

    “你小时候瘦瘦巴巴的,和个猴儿一样。”

    “那现在那现在也能轻易把你抱起来。”

    “这倒是,腿上有肌肉嘛……”燕茴说着就要动手。

    “别动,你能不能像个女孩子一样,矜持一点。”这手都摸到战扬的大腿,被战扬按住。

    “怎么了嘛,摸一下又不是少块肉。”

    “男女有别。”

    “一边去,我还就要摸了。”

    两个人在后座就因为这事儿争执起来,司机一脸无奈,这两个人在一块,就没有几分钟是消停的。

    “我去,战扬,没想到你看着精瘦,身上还是蛮有料的嘛!”燕茴此刻半边身子都压在了战扬身上。

    战扬一脸无奈,“你这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追本小姐的人多了去了,不用你操心。”

    “所以你谈恋爱了?”战扬挑眉,心如擂鼓。

    “那倒也没有!”提起这个话题,燕茴整个人就蔫了,“你说这些人是不是眼睛瞎啊,本小姐有那么差嘛,前脚和我告白,后脚就和被人搞上了,这人的喜欢还真是廉价。”

    “喜欢一个人不廉价,这得分人。”

    “呦——”燕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直接直起身子,手指戳着战扬的胸口,“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

    “不信,快和我说实话!”燕茴直接扯住他的衣领,跪在座椅上,目光灼然的盯着战扬。

    “真的没有,这部队里就没几个女人,除了像阿姨这样的随军家属,就是食堂大妈,我去哪儿找对象啊。”

    “前些日子爸爸还说有个文工团的女的喜欢你,你老实说,是不是背着我谈恋爱了。你这不地道啊。”

    “我真没有!”战扬无奈。

    “最好是,我都没谈恋爱,你也不许谈恋爱。”

    “你怎么还是一样的霸道。”

    而此刻路过红绿灯,车子停住,燕茴本来跪在座椅上,身子重心不稳,猝不及防,整个人朝着战扬摔过去。

    “啊——”燕茴额头撞到战扬的下巴,疼得眼泪险些掉下来。

    战扬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她的腰,扶着她坐好,“撞到哪儿了,你这也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莽撞。”

    “谁让你下巴那么硬!”燕茴揉着脑袋,眼眶都红了。

    “别揉了,我看看!”战扬手劲很大,一把拽住她的手,额头红了一大片,眼睛也红得像个兔子。

    “是不是毁容了。”

    “没有,就是红了。”战扬大手覆盖上去,伸手给她揉了揉。

    “嘶——”燕茴倒吸一口凉气,“你轻点儿,疼——”

    “我轻点。”战扬动作轻柔许多。

    燕茴揉了揉眼睛,这蓄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怎么还哭了。”

    “别看我!转过去!”燕茴口气强势又霸道。

    战扬继续给她揉着额头,女孩的皮肤柔软细腻,和他完全不同。

    燕茴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坐姿有点奇怪。

    她整个人是跨坐在战扬腿上的,战扬一只手还放在自己腰上,车厢狭小,所以两个人挨得很近,这种距离草就超过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我去,战扬,你居然趁机吃我的豆腐!”燕茴挣扎要爬回自己座位。

    “你慢点儿,别又撞到……”

    “啊——”战扬话音未落,燕茴头顶撞到车顶,一声闷响。

    “扑哧——”战扬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个混蛋,你还笑,疼死我了!”

    “过来,给我看看!”战扬顺手就把她搂到怀里,手指触碰到头顶,很快就摸到了一处有些肿起来的地方。

    “你轻点儿啊,疼死了!”燕茴手指扯着战扬的衣服。

    “嗯!”

    燕茴整个人缩在战扬怀里,头低着,根本没注意到战扬微微垂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司机张大眼睛,目光忽然和战扬相撞。

    战扬挑眉。

    司机立刻别开视线,开车的时候,果然不能分心,自己这到底都看到了些什么啊!

    ------题外话------

    战扬那点心思,其实大家都很清楚了,就是燕茴脑子有点少根筋而已!

    不过你俩在机场这又搂又抱的,真的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的关系嘛!

    战扬:要你管!

    我:随便问问!

    战扬:码字去,别那么爱八卦,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