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 神助攻的一家人,是你嫂子

正文 03 神助攻的一家人,是你嫂子

    习氏集团

    习凉刚刚到楼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端着水杯走朝着她走过去,“刚刚经理来了,发了一通火,正在你办公室等着呢!”

    “谢谢刘姐。”习凉倒是浑不在意。

    “就会狐假虎威,你小心点。”刘姐难免担忧,“最近公司大工作挺多的,我看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我知道。”

    习凉推门进去,赵经理正在翻看习凉桌上的文件,这让习凉很不舒服,有种被人侵犯的感觉,她现在是一个部门的小主管,手下也就不到十人,却做了一般部门三十人的工作量,她来之前,就有人说,谁要是分到她这一组,真是倒了大霉。

    “还以为你连假都不请,就准备擅自旷工。”赵经理将文件拍在桌上,“上次那个标书,我不是和你说了不合格嘛?”

    “理由呢!”习凉扫过自己凌乱的办公桌,眉心拧得更紧。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还需要什么理由!重做,还请假!公司这么忙。”

    “这些年我连年假都没休过,请个半天假不过分吧!”习凉挑眉,直接走到桌前,“赵经理,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您这样把我的桌子翻乱,不合适吧。”

    “我是你的上司!”

    “你要这么说,我还是习家大小姐!”习凉眉眼清隽,倒是有些吓人。

    “你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有什么——”

    “啪——”习凉抬起文件件,又重重落下!

    “赵经理,就算你是母亲的远房亲戚,也请你说话给我客气点,这里是习氏,不是你们赵氏,公司还不跟你们姓,你别太过分了!”

    “你……”赵经理气得脸红,一拍桌子就跳了起来,“我看在你母亲的份上一直容忍你,你……”

    “这里是我家的公司,不需要你容忍我。”

    “我倒是很想和父亲说一下,什么时候习家人要听你们赵家人的话了,还是你们赵家有这个狗胆,准备侵吞公司,现在都管到我的头上了,我是个不受宠的大小姐,那也轮不到你来置喙,还有……”习凉怒目而视的模样,倒是真让人有些心惊。

    “这事儿你愿意告诉父亲就去说,让公司的股东看看,我请了半天假,你这个经理,还能四处嚼舌根,一个大男人,做好你的本分工作,别做个长舌妇。”

    “你这死丫头,你……”赵经理气结,举手就要打她。

    “怎么着,你敢动我一下试试看,我来自家公司,难不成还要受一个外人的气嘛,我平时容忍你,因为你是我的上司,你对我工作的批评我忍了,工作时间一过,你还得叫我一声大小姐,况且这公司已经归谁,还不一定呢!”

    燕西刚刚到门口,前台几个小姐,顿时眼前发亮,她们早就练就了火眼金睛,光是从燕西的衣着就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到底是土豪大款,还是装13。

    “先生,您找谁?有预约嘛?”

    “习凉办公室在几楼?”

    “15楼。”

    “谢谢!”燕西目不斜视,直接朝着电梯走过去。

    “这男人谁啊,长得真帅啊,该不会是大小姐今天的相亲对象吧。”

    “应该不是吧,夫人怎么可能介绍这种极品男人给大小姐,夫人巴不得大小姐下嫁给个乞丐才甘心。”

    “说起来大小姐也真可怜,这原本习老夫人给她订了一门亲事,却被二小姐半路截了胡,订婚的时候大小姐都没出席,肯定是伤透心了。”

    “我听说是不让她出席,怕她搅局,也难堪啊。”

    “庄家少爷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而且自己独立创办了公司,没靠家里一分,大小姐错过他,真是可惜了。”

    “大小姐性子冷淡,没有二小姐会勾人!”

    “和她妈一样是个狐狸精,就会抢别人的男人。”

    “嘘——小声点!”

    燕西捏紧手机,庄家的事情,他知道后也挺担心的,可是没想到,没等他出手,就有人先动手了,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这庄家少爷业内口碑不错,是个人才,只是看女人的眼光……

    不敢恭维!

    习凉和赵经理争执了几句,提起包就走!

    一扭头,忽然看见燕西正似笑非笑的靠在门边。

    “你怎么来了!”

    “你好歹是习家大小姐,怎么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爬到你的头上了。”燕西把玩着手机。

    赵经理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之前接他电话的人。

    “你又是谁,公司不许外人进来嘛,赶紧给我滚!”

    “这是我朋友!”

    “男朋友!”燕西纠正。

    “你……”习凉语塞,愣了数秒。

    “现在居然还有公司任人唯亲,说出去都让人笑话,这样的公司,你要了干嘛!”燕西走过去,扯着习凉的手就往外面走。

    “习凉,你的假还没请!”赵经理气结,这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请了,难不成旷工一天,还能把她开除了不成,你去和你们总裁说,就说是燕西把人带走的!”燕西攥紧习凉的手,“走!”

    习凉这点力气根本拗不过燕西,被他拖着就进了电梯。

    “你还真敢说!我什么变成你女朋友了!”习凉缩回手,手腕被他攥得通红。

    “经理如此重要的位置,怎么会让这样人坐上去。”燕西心里很不舒服。

    “母亲的远方亲戚。”

    “公司有很多她的亲戚?”

    “可不是,就差把她们老家的看门狗弄到公司谋个一官半职了。”

    燕西嗤笑,“公司迟早得完。”

    习凉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能怎么办,公司有我母亲的心血,是她和我父亲一起创下的基业,我不想看着它落在了旁人的手里。”

    “你若是等到你弟弟成年,我估摸着你一个子儿都分不到。”

    “不可能!”

    “一家子图谋你的这点股份,肯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燕西笃定。

    习凉眉头拧紧。

    忽然脑袋被人戳了两下,“其实还有办法,能帮你在习氏迅速的站稳脚跟。”

    “什么?”

    “联姻。”

    “算了吧,我现在这种状况,你也看见了,和我相亲的都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还有……”习凉忽然撞上燕西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呼吸猛地一窒,“你该不会是说……”

    “我不行嘛!”

    “燕西,你别……啊——”习凉话音未落,电梯忽然猛地震动了两下,头顶的灯闪烁了两下,习凉身子东倒西歪,高跟鞋不稳,整个人往边上撞过去,“啊——”习凉后背撞到电梯壁,眼前都是灯闪烁不停,让人莫名心慌。

    燕西跌跌撞撞大步走过去,蹲下身子,伸手就把她搂到了怀里,电梯又一次晃动了两下,燕西身子一歪,连带着习凉整个人都撞到了角落,燕西后背抵着电梯壁,双手紧紧护着习凉,将她的头按在怀里。

    过了数秒,电梯才平稳下来,漆黑一片,只有两个人急促的呼吸声在狭小的空间内纠缠。

    “燕西……”习凉双手紧紧扯住燕西的衣服。

    “伤到哪里了?”燕西拧眉,微微松开手。

    “我没事,你有没有伤到哪里!”习凉抬头要看过去,黑暗中男人的眸子格外清亮,一个温柔的东西擦过她的额头,习凉身子一僵,不敢乱动,燕西灼热的呼吸声就在她的头顶,她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动作有多么亲密,刚刚想要动一下。

    电梯就猛地动弹了一下。

    “啊——”

    “别乱动!”燕西将她按在怀里。

    “电梯怎么会坏掉!”习凉心乱如麻。

    燕西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大公司的电梯都有专门的维修公司,尤其是这几年电梯事故时常发生,所以定期检查是每个公司安保工作的一部分,怎么会忽然出问题。

    “有紧急按钮!”习凉指着暗黑中那抹红色的光电。

    “能不能站起来!”燕西的嘴唇又一次贴在了她的额前。

    “有点腿软!”

    “搂着我!”

    “什么?”

    “废什么话!”燕西说着将她的双手圈在自己脖子上,双手撑着两侧,试图整起来,电梯晃动了两下,最终挺稳。

    “别过去了!”

    电梯不稳,若是这样过去,再晃动怎么办,要是掉下去可如何是好。

    “嗯,不过去!”反正怀里有软玉温香,燕西倒是不急。

    “什么时候才会有人来啊!”习凉心急如焚。

    “应该很快了。”公司都有监控系统,电梯里面也是,出了问题,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发现问题,除非有人想要他们的命,不然应该很快就会有人过来。

    “电话呢,求救啊!”

    “电梯里没有信号!”

    习凉心里着急,连带着额头都渗出了点点细汗。

    燕西背靠着电梯,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凉凉——”

    “嗯?”习凉下意识的抬头,额头有擦过了那片温热柔软的东西,她是再也不敢抬头了。

    头顶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你害羞啊!”

    “你走开!”习凉下意识的要推开他,燕西倒也不拦着,只是电梯一晃,她又自己抱了过来。

    习凉气结。

    燕西憋着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梯忽然动了起来,微微下降了一点,门缝就被人一点点的撬开了。

    “真的有人啊,快点把门打开。”穿着维修服的师傅,立刻将门撬开,“你们有没有事啊!”

    有光亮透进来,燕西才发现,习凉脸色煞白,额前的头发都被冷汗打湿了。

    燕西微微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我自己能走!”

    燕西不作声,只是抱着他往外面走。

    “呦——你们没事吧!吓死我了,电梯怎么忽然出事了呢!”赵经理连忙跑过来。

    燕西拧眉,睥睨了一眼面前这个小眼男人。

    “你看我干吗,电梯出事,又不是我做的!”赵经理一脸促狭。

    “最好不是你!”

    “你们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吗?免得到时候出问题,你在赖着我们公司!”

    “赵经理,你……”习凉挣扎要下地。

    燕西紧紧抱着他,嘴角扯起一丝轻蔑的笑,“你怕我讹你们公司?”

    “毕竟现在这样的人很多。”赵经理摸了摸鼻子。

    “你们公司就是送给我,我都瞧不上。”

    “小伙子,别大言不惭啊!”这赵经理是压根没反应过来燕西这名字,京都的人都喊一声燕小公子,况且习氏在京都这么久,燕西几乎就没出现过,赵经理没反应过来也是正常。

    “不过你不提醒我,我还真的想不起来,我在你们公司受了惊吓,精神损失费总得赔偿我吧。”

    “习凉,这该不会就是你今天相亲的对象吧,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精神损失费?你是没见过钱嘛!”

    燕西轻笑,“是啊,我没见过,等着我律师找你!”

    说着就直接寻了楼梯下去。

    整整13层,燕西愣是抱着习凉走了下去。

    赵经理气得要死,“赶紧给我看一下,那小子车牌多少,给我跟着,我饶不了他,什么东西!”

    燕西抱着习凉上车,扭头已经看到了后面的鬼祟之人,眸子一紧,那人瑟缩的转头就跑。

    “经理,出大事了!”

    “你特么的喊什么!”

    “那车牌是燕家的!”

    “什么燕家,你鬼叫什么东西啊。”

    “就是那个燕家啊,燕氏集团的车。”

    “你不会看错了吧。”

    “怎么可能,那牛气哄哄的车牌,京都人都认识。”

    赵经理这才猛地想起之前那人提起自己叫燕西,顿时吓得脸一白,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就往外面走。

    “经理,你干嘛去啊!”

    “有事!”

    *

    习家

    装潢精致华美的客厅内,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正弓着身子,围在一个贵妇人面前,她穿着精致的真丝裙子,端庄优雅。

    “姐——”赵立急匆匆的进来。

    “这个时候你不在公司,怎么来这里了。”

    “有点事和你说!”

    “那你们先回去吧,东西留下,我选好了方案再和你们说。”

    “好的!”一群人立刻往外面走。

    “您这是在给向暖结婚地点?”

    “打算在小朗成年礼之前举行婚礼。”

    “怎么急?”

    “有了庄家在后背撑腰,向暖也能多分点财产,耀邦总不会让她嫁得太寒酸,他和我说了,只要向暖和庄家这事儿成了,就给她百分之十的公司股份。”

    “这么多!”赵立惊讶。

    “你怎么来了?”

    “我有要紧事和你说!”

    “有什么要紧的!”

    “那燕小公子回来了,就和习凉在一起!”

    “你说什么!”赵明兰一个激动,将手边的一摞资料打翻在地。

    等上车之后,燕西才发现两个人的衣服都占了许多灰尘,习氏大楼并不在市区,偏郊区,京都很多年前就发展得差不多了,市区的地皮更是寸土寸金,想要在五环内租一幢大楼每年都得八九位数起,习氏当时本就亏损,公司选址自然比较偏远。

    “少爷,去商场还是?”

    “回家吧,离那边近。”

    “嗯!”

    这刚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狗叫声,还有燕茴气急败坏的声音。

    “二狗子,你再舔我,我就要打你了,吃你的东西,你就不能学学我们家小花嘛,长得这么丑就算了,还这么色,和你家狗主人一样儿。”

    “扑哧——”习凉笑出声。

    燕茴起身拍了拍手中的狗食残渣,“凉凉姐,哥,你们怎么过来了,不是去约会嘛!”

    “你怎么知道我俩在一起!”习凉狐疑。

    “咳咳——我哥给我发信息了!”总不能说她当时也跟踪去了吧。“你们身上怎么了,怎么这么脏啊!”

    “出了点事情。”燕西避重就轻。

    “你们没伤着吧。”

    “没事!你去找身衣服给她换上。”

    “我的衣服估计你穿不上,我去小白姐房间找找!”燕茴拉着习凉就往楼上走。

    燕家没有长辈在,这让习凉自在不少。

    “你先在我房间坐会儿,等我一下,可以去清洗一下,看你满头是汗!”燕茴说着就小跑着去了对门的房间。

    习凉一进去,就看见了床头墙上的十几张照片,大多数都是和燕家人的合照,也有一个他并不认识的男生,有一张穿着军装的,格外帅气,燕茴从后面跳到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男生微微弓着身子,显然是被吓了一跳,照片是抓拍,却很清晰。

    习凉还是很羡慕燕家这些兄弟姐妹相处模式的,最起码没有自家那些勾心斗角。

    “凉凉姐,蓝色的,应该适合你!”

    “需要和她说一声嘛,就这么拿她衣服,不太合适吧。”

    “我回头和她说,小白姐很好说话的!”燕茴蹬掉拖鞋爬上床,“快去换衣服吧,你要是想洗脸什么的,东西都在洗漱台上,你可以自己用。”

    光是从燕茴房间的装饰摆设,就足以见得她在燕家多受宠,毕竟和哥哥姐姐相差了四五岁,燕家老幺,谁不宠着啊。

    习凉换了衣服,简单洗了一下脸,抱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有便利袋嘛,我把衣服装起来,回头这衣服洗了再给你送回来。”

    “不用了,凉凉姐,我们都这么熟了,你和我客气什么的,你和我哥什么关系啊,你说是吧!”

    “我和你哥就是朋友。”

    “我也没说是别的关系啊,你干嘛急着解释!”燕茴冲着习凉挤眉弄眼。

    习凉无奈,“等下次你姐回来,我再感谢她。”

    “哎呦,我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我……咳咳——”燕茴拍了拍嘴,“我是说,我们从小就认识,和一家人没两样,小白姐常年不在家,这些衣服挂在那里,吊牌都没剪,她也穿不完。”

    “既然不在家,怎么买这么多衣服啊!”习凉整理了一下领口,这衣服光是面料做工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姑姑送的,她不是设计师嘛,她的工作室每次出新品,都会给我们送点,凉凉姐,快来坐啊!”燕茴拉着习凉坐到床上,“你别客气啊,就当自己家,反正我爸妈和爷爷奶奶都不在,你不要客气。”

    “嗯!”习凉看了看墙上的照片,“那个穿军装的男生是你男朋友?”

    “不是,怎么可能。”

    “看着很亲密。”

    “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都是被我欺负的,都打不过我,我才看不上他。”

    习凉闷笑。

    “今晚就留在我家吃饭吧,回头我让人做点你爱吃的。”燕茴拽着习凉就不撒手。

    燕茴撒娇的本事一般人可抵挡不了,习凉只能答应。

    “走,我带你去找我哥!”

    “找他干嘛啊!”习凉无奈。

    “让他带我们出去玩啊,我一个人在家都闷死了,要不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在我家住吧,就和我睡。”

    燕茴话音未落,燕西从房间出来,换了一身赶紧清爽的浅蓝色上移,灰色的短裤,乍一看和习凉穿得就是情侣装。

    “哥,这身衣服是不是很合身。”

    “你眼光不错!”燕西挑眉。

    习凉又不是傻子,燕茴打得什么心思,她也看得明白。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我说让凉凉姐留下来住。”

    “可以!”

    “那就这么说定了!”

    习凉语塞,这兄妹两个能不能别无视她,燕茴冲着燕西挑眉,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

    燕西揉了揉她的头发,扭头看着习凉,嘴角笑容逐渐扩大。

    原本是准备出去的,燕西临时接到了电话,去楼上一通电话就打了一个多小时,燕茴陪着习凉在家里溜了一圈,燕家本来就很大,走了几处就花了一个多小时,便绕了回去,正好瞧见一个男子正穿过荷花池步入客厅。

    男人瞥见花廊处的两个人,眉头紧蹙。“燕小茴,你给我过来。”

    “小北哥哥,你怎么回来了!”燕茴硬着头皮走过去。

    “你的狗……”燕北冥指着把狗粮弄得满地都是的两条狗。

    “都是二狗子的错,你去找战扬算账,和我们家小花没有半点关系!”

    “你当我瞎嘛,蹦跶最厉害的就是你家小花。”

    “我……”

    “你要是不管好你的狗,我就让人绑到后院。”

    “霸道!”燕茴冷哼。

    习凉走出来,和燕北冥打了个招呼。

    “小北哥哥,你应该认识吧,习凉,我和你提过的。”

    “嗯,小西的媳妇儿!”燕北冥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习凉都无法反驳,好像说得和真的一样。

    “不是,我和小西那就是普通朋友。”

    燕北冥眉眼不动,正好看见燕西从里面出来。

    兄弟二人打招呼的方式也是格外特别。

    “嘿——”燕西轻笑。

    “嗯!”

    “回来了!”

    “嗯!”

    “能不能给我笑一个,快大半年没见了。”

    “不能!”

    “算了,不想和你说话了。”

    “我也有一样的想法!”

    沉默,令人尴尬的沉默。

    “哈哈——快进去吧,快点,外面这么热,怎么都在外面站着啊!”燕茴打破僵局,催促众人进屋。

    燕北冥和燕西走在后面。

    “还没追到手?”

    “你以为追媳妇儿这么容易嘛!”

    “逊毙了!”

    “你……”燕西咬牙,“怎么着,最近小董没缠着你?”

    燕北冥脸一黑。

    “怎么还变脸了,是个男人就大度点,若不然你就收了小董得了,那丫头模样长相,你有什么可挑剔的。”

    “你喜欢,你去收?”

    “人家不喜欢我啊,小董可是你的资深迷妹。”

    “你有调侃我的功夫,好好想想如何把你的媳妇儿追到手吧。”

    “志在必得。”

    “小心翻船。”

    “乌鸦嘴,你和小时候一样不讨人喜欢。”

    “你的喜欢我受不起。”

    “我真是搞不懂小董喜欢你什么东西,长得好看?”

    “说明那丫头眼光不错,最起码没看上你。”

    燕西无语。

    “你干嘛去,聊聊天啊!”

    “洗澡!”燕北冥大步往楼上走。

    这姜熹晚饭前和燕茴视频,知道习凉在家,大晚上就收拾东西要回京。

    燕殊躺在床上,无语望天。

    “腿拿开点,压着我的衣服了。”姜熹嫌弃道。

    “媳妇儿,你真舍得我啊。”

    “别装可怜。”

    “媳妇儿,我舍不得你啊。”

    “真应该让你的属下都看看,你平时是个什么样,咱能不能别丢人。”

    “不能!”燕殊咬牙,爬起来就搂住姜熹的腰。

    “你不想要儿媳妇儿了嘛!”

    “想!”

    “松开!”

    “好!”燕殊松开手,“习家那一堆破事,你还真要插手啊。”

    “哪儿需要我啊,你还真当你家儿子是吃素的啊,对了,我得和阿扬说一声,他要是能提前和我一起回去就好了。”

    “刚刚集训结束,应该可以!”

    *

    燕北冥从楼上下来,习凉正看着燕茴打游戏,燕西则坐在一边抱着电脑做数据。

    “小北哥哥!”燕茴看了燕北冥一样,继续玩游戏。

    “你好!”习凉和燕北冥不熟,自然觉得生分。

    “以后都是一家人,弟妹,不用这么客气。”

    “是嫂子!”燕西纠正!

    这小子怎么尽想占他便宜啊。

    ------题外话------

    习凉完全就是掉进了狼窝,这燕家一群人算是彻底瞄上他了,而且燕小北这种人,是会讲道理的嘛,完全不可能啊!

    燕小西对习凉那点小心思,燕家人谁不懂啊,这习凉进了燕家的门,再想回去……

    难!

    *

    昨天看到你们的留言,我发现,你们真的一点都不贪心啊,真的一点都不贪心!谁都想看,你们是准备累死宝宝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