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 燕西的撩妹技术,狗比哥哥重要(二更

正文 02 燕西的撩妹技术,狗比哥哥重要(二更

    习凉捏着筷子的手,微微收紧,面前的人已经到了她需要仰视的地步。

    短短的碎发,身着笔挺的手工定制西装,身高,腿长,肩宽,臀窄,此刻正低头注视着她,眉眼细长凌厉,面若冠玉,漂亮又精致,身上带着一丝淡漠的疏离,看起来就是一个霸道且有掌控欲很强的人。

    “进去一点。”燕西挑眉,这女人该不会准备让他一直站着吧。

    “你去对面坐。”

    她和燕西上次碰面还是在f国的楚家,那时候的燕西还不像现在这般,只能说是一个大男孩,现在却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刚刚靠近就能闻到他身上清新淡雅的男士香水味,还有夹杂着他特有的甘冽气息,让她想忽视都难。

    “我不想坐别的男人坐过的位置。”

    燕西微微俯身,靠近习凉,“你进不进去,不进去,我就坐你腿上了。”

    “你怎么还是怎么无赖!”习凉抬头,有些嗔怒。

    下一秒,燕西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快进去!”语气上扬,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

    习凉心跳顿时漏了半拍,燕西其实小时候就长得可爱,长大之后更是别有一番味道,他这种长相,就是放在帅哥云集的娱乐圈内也是拔尖的。

    这样一个美男一直对你笑得如此灿烂,只要不是死人都会有反应的,习凉安慰自己,往里面挪了挪。

    这个位置虽然是两位坐,可是燕西坐下,就显得拥挤起来。

    “先生,需要点餐嘛?”侍者笑盈盈的走过来。

    “不用了,给我一份餐具。”

    “好的。”

    然后习凉就看见燕西居然就着自己还没吃完的东西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是我的。”

    “你没吃饱?”燕西挑眉。

    “饱了。”

    “不能浪费。”

    习凉努努嘴,“麻烦帮我倒杯咖啡。”

    “给她换杯果汁。”燕西扣住习凉手中的咖啡杯。

    “我不爱喝果汁。”

    “对你身体好!”燕西霸道又强势的态度,让习凉有些不舒服,在她印象中,燕西一直都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可是面前的男人,熟悉,却又霸道得让她有些不认识。

    侍者忙不迭的给换了柳橙汁。

    “小姐,您的果汁!”

    习凉咬着吸管,侧头不去看燕西。

    燕茴看了半天,忍不住咋舌,哥这是准备上手了嘛。

    忽然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燕茴拧眉。

    “喂——”

    “你在做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醇厚,带着一点嘶哑。

    “要你管。”

    “狗喂了嘛!”

    “我去,战扬,你大中午打电话给我,就是问我有没有给你喂狗啊,把你家的二狗子领回来,烦人!”

    “看样子是没喂?你在外面?和谁在一起?做什么?”

    “你是我爸嘛,管这么多!小心等你回来揍你!”燕茴说着恶狠狠的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盯着电话看了许久。

    “前面的还打不打,到时间了,我们要打电话了!”后面排队的人不停催促着。

    战扬摸起桌上的帽子,端正戴好就往外面走。

    她和人约会了嘛?

    不爽!

    燕殊刚刚开会出来,就瞧着操场上有人在跑步,这么热的天,再定睛一看,居然是战扬。

    “首长——”副官还在给燕殊汇报工作,就看到燕殊信步朝着操场走过去,再仔细一看,居然是战家小少爷。

    战扬看到燕殊过来,立刻跑过去,立正行军礼,“首长好!”

    “吃过了?”

    “还没?”

    “正好我也没有,你阿姨做了饭,去我家吃。”

    “嗯!”他们那么熟,战扬自然也不客气。

    “今天训练不顺利?”燕殊侧头看着身侧的战扬,或许是战北捷一直把他当小兵操练,他进部队的时候,适应得很快,年纪不大,居然已经立了两次一等功,有运气的成分,却也不能否认,他很有能力。

    而且战扬遗传了战北捷的性子,刚毅有韧性,而且继承了战家的优良传统,不会耍滑头,和自家那个燕西简直是天壤之别,在燕殊心里,战扬就是个乖宝宝。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和我说说。”

    战扬摸了摸鼻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总不能和他说,因为他闺女吧。

    “也没什么。”

    “谈恋爱了?”

    “没有没有!”战扬连忙摇头,生怕燕殊误会什么。

    “你整天在部队,就是谈恋爱也是部队的人。”

    “燕叔叔,我没有!”战扬无奈,这燕殊怎么从他记事开始就是如此八卦啊,虽然都是军人,不过和他爷爷外公完全不一样。

    “没有就没有呗,你急什么!”

    说话间已经到了燕殊所在的家属小院子,燕殊现在是单独分出来住的,前面有个不大不小的小花坛,种着当季时令蔬菜。

    燕殊推门进去,已经闻到了饭菜香。

    “今天好晚。”姜熹穿着围裙从厨房出来,瞧着战扬乐开了花,“战扬来了,快坐,有水果,自己吃,别客气。”

    “谢谢阿姨。”战扬站在沙发旁,燕殊已经坐下,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准备让我一直仰视着你吗?坐下,这里又没有外人。”

    战扬点头,摘下帽子,坐姿笔直。

    “对了,刚刚小茴给我打了电话,说小西回来了,我打算这几天回去一趟。”姜熹从厨房出来。

    燕殊挑眉,有些不高兴,“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回来就回来,你回去干嘛。”

    “好久没看到自己儿子,我想他不行啊。”

    “你离开这里,就没想过我会想你?”

    “别闹,还有孩子在。”姜熹无语,这都能当爷爷的人了,还是油嘴滑舌。

    “阿扬又不是外人。”燕殊倒是不在意,“也不知道小茴那丫头最近乖不乖。”

    “有小北看着,要是闹出大事,就会通知我们了。”姜熹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燕殊还没动作,战扬就跑过去帮忙了,那叫一个殷勤。

    “首长,那我先回去了?”副官已经将文件尽数放在燕殊的书房。

    “不留下吃饭?”

    “不了,首长您和夫人吃吧。”副官说着就忙不迭的往外面跑。

    姜熹这饭可不容易吃,首先你不能多吃,否则就等着被燕殊瞪死吧,这回过头变着法儿的收拾你,还得忍受两个人狂撒狗粮,他一个大龄青年真的受不了这种刺激。

    “还是阿扬乖,不像小茴那疯丫头。”姜熹盯着战扬猛看。

    “阿姨,小茴其实不错,就是比较爱玩。”战扬帮忙把菜端出去,“今天又在您这里蹭饭了!”

    “说得什么话,一顿饭而已,我们两家什么交情,你和我还用客气嘛,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小时候被小茴欺负惨了,你还替她说话。”姜熹想起战扬和燕茴小时候那点事,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家中没有和燕茴年龄相仿的孩子,燕茴就总爱往战家跑,每次都把战扬欺负哭了才肯罢休。

    自己不肯遛狗,就逼着战扬给他遛狗,带着战扬出去打架,翻墙头逃课,甚至还唆使专战扬和她离家出走过,两个人带着两条狗,背着书包,离家出走了半天,最后还是在车站有人报警,两家人赶过去,燕茴趴在战扬身上已经睡着了,战扬还一副警觉的模样,可把他们给逗坏了。

    不过这事儿之后,燕茴被燕殊狠狠教训了一顿,倒是老实了好一阵儿,只是燕殊一回部队,就和撒开了蹄子的野丫头,到处疯,每次都是战扬在后面给他擦屁股。

    战扬十八岁一到就进了部队,那丫头没人和他一起疯了,倒是消停了好一阵儿,有一次在酒吧惹了祸,是燕小北过去收拾残局的,燕小北可不是战扬,被她狠狠训斥了一通,差点被他说哭了。

    战扬一给她来电话,她抱着电话就是一通抱怨,最后居然委屈得要哭了。

    “小北哥哥不是我亲哥,阿扬,我才知道,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是你!”

    战扬那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过得了那次的教训,燕茴老实了不少,最起码不去外面惹事了。

    毕竟燕小北是油盐不进的,若是燕西,她撒撒娇还管用,这燕小北就是一根手指头不许你碰,更别说撒娇了,他只会让你滚出他的房间。

    燕殊瞧着自己妻子盯着战扬已经看了许久,颇有几分花痴的模样,心里顿时不爽。

    趁着战扬去装饭的空隙,燕殊从后面抱住姜熹。

    “喂——你干嘛啊,孩子还在这儿了,别闹!”

    “你盯着那小子看什么,比我好看?”

    “你这是吃得哪门子飞醋啊!小孩子的醋你也吃。”

    “谁让你看他不看我。”

    “你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姜熹按住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就是想起他和小茴小时候的一点事。”

    “他俩感情是不错。”

    “什么不错,分明就是你家闺女单方面的欺负人家好嘛!”

    “那又怎么样,他愿意的,受着!”

    “霸道!要是小西也被人这么欺负使唤,你也能心安理得的说出这种话?”

    “那不一样,男孩嘛!”燕殊摸了摸鼻子。

    “阿扬这孩子不错,之前小笙还和我说,打算把他和小蛮凑一起。”

    “小蛮比他大了不少。”

    “女大三抱金砖,你懂什么!”

    “那我们家小茴怎么办!”燕殊拧眉。

    “你该不会是想……”

    “就那丫头的臭脾气,寻常人受得了嘛,我反正是看清楚了,要不就是找个像小北那种能制得住她的人,要不就是找个像阿扬这样能纵容她的。”

    “那阿扬这辈子算是完了。”

    “要是自己媳妇儿,委屈一点怕什么!”

    姜熹无语,反正理儿都让你说了。

    战扬端着饭出来,“叔叔阿姨,吃饭吧。”

    “阿扬啊,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姜熹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战扬猝不及防。

    “阿姨……”耳朵微红,蜜色的皮肤泛起一丝不自然的潮红,有些害羞。

    “别怕,阿姨就是随便问问。”

    “没有。”

    “那就好!”姜熹低头吃饭。

    “你过段时间要休假吧!”

    “三天后。”战扬低头吃饭,他怎么觉着今天对面这两个人看他的眼神这么古怪啊,感觉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我也要回去,你开车。”姜熹直接敲定了行程。

    “嗯。”战扬居然觉得燕殊的笑容很诡异,自己难不成做错事了?应该没有吧。

    *

    另一边燕西已经吃完饭,手机震动了几下,都是燕茴的信息。

    “哥,我想起我们家的小花和二狗子还没喂食,我回家喂狗,你慢慢约会。”

    这小花是二花生的,二花前些年过世了,燕茴为此伤心了许久,现在又养起了小花,仍旧是个蠢萌的柯基,二狗子嘛……

    战扬的狗,一只短腿的藏獒。

    这狗都比自己重要了,把自己亲哥扔下,跑回去喂狗?

    “你有事?”习凉看燕西盯着手机看了很久。

    “没事,走吧。”燕西起身,顺手抄起习凉放在一侧的单肩包,随意的搭在肩上。

    “我背吧,你这个不太合适!”习凉伸手就要去够包。

    手刚刚触碰到肩带,就被燕西一把握住了。

    燕西顺势将她的手扣住,“下午有事?”

    “还要上班。”

    “请假!”

    “请假做什么,会扣工资。”习凉虽然在自家公司任职,拿得却是普通工资,习耀邦说要磨练她,所以她没有享受过一点大小姐大待遇。

    “陪我!”燕西扭头看着习凉,“我还不如你半天的50块钱?”

    “那倒不是。”习凉试图将手挣开,这毕竟不是小时候了,大家都这么大了,在这般牵着手,很容易让人误会。“请假要去公司开假条,比较麻烦。”

    “我陪你过去。”

    “你得先松开我。”他的手滚烫,而且攥得那么近,真的不太舒服。

    燕西微微松开手,习凉刚刚缩回手,下一秒钟,手指就被人勾住了。

    “刚刚那个人拉你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从你相亲开始!”

    “你该不会在跟踪我吧。”

    “你想我跟踪你吗?”

    习凉不知道这话给如何回答,只能任由着燕西拉着自己出去。

    刚刚坐上车,司机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俩看。

    习凉踢了踢燕西的腿,示意他司机一直在看她,习凉毕竟是个姑娘,也会不好意思。

    “李叔,别看了。”

    “习小姐长得漂亮,我就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李叔笑着收回视线。

    “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慢慢看。”

    “少爷说的是!”李叔笑呵呵。

    习凉怎么觉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如此古怪啊。

    车子还没到公司门口,习凉电话就响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姓名,燕西挑眉。

    “喂,赵经理!”

    “你怎么还不来上班,已经一点半了!”

    “我马上回去,下午我要请假。”

    “什么请假,你不知道自己手头有多少工作嘛?”

    “急需处理的我都已经忙完了。”

    “那剩下的呢!”

    “明天我会处理。”

    “你这边一拖,后面的进度就会被拖慢,这对公司是多大的损失,你不知道嘛,回头总裁怪罪下来,你自己担着!我可不想给你担责任。”

    习凉拧眉,还没开口,电话机就被燕西夺了过去。

    “习凉,你是大小姐,可是总裁说了,要对你严格对待,你也不能怪我对你苛责!”

    “赵经理是吧!”

    赵经理一愣,“你是谁啊。”

    “您这颐指气使的模样,不知道人还以为你才是习氏的当家人呢,习凉是去工作,不是被你虐待的!”

    “这是我的员工,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们习氏的事情,况且最后怪她的人也不是我,是总裁!”赵经理反正就想将责任来回推而已。

    燕西勾着嘴角,“你给她的工作应该超过了一般的工作量。”

    “这都是总裁安排下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是习凉的什么人啊。”

    “这个不用你管。”

    “有本事你去找总裁啊,和我在这里说什么!”

    “我会去找他的!”燕西说着直接撂了电话,侧头看着习凉,“你在公司就这么被人欺负?”

    习凉无所谓的一笑,“只要能学到真本事,苦一点也没关系。”

    “你倒是看得开,以前习家没这么过分吧。”

    “可能弟弟要成年了,父亲在想着分财产的事情吧。”

    燕西眉头拧紧,“你小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嘛。”

    “那都是多久的事情了,况且想要管理公司没有点真本事是压不住人的,父亲倒是想把公司交给弟弟,可是对他骄纵无度,一个二流子,拿什么和我比。”

    “你早就想好对策了?”

    “有些时候韬光养晦是必要的,若是以后公司大权到手,这点委屈也就不算什么了,那女人就是再嚣张,我也有本事将她赶出去。”

    “那得多久?”

    “过几个月弟弟就成年了,不远了。”习凉托腮看着窗外。

    忽然觉得身后有人迫近,那灼热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侧,习凉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却发现燕西几乎整个身子头贴了上来,“看到那个了吗?”燕西伸手指着京都最高的一处建筑,那是燕氏的大楼。

    “嗯!”习凉耳尖不自觉地红透。

    “等你站到最高点,就会发现以前经历的荆棘之路,都是无所谓的,因为一切都是值得的,以后工作有问题,你可以来问我。”

    “嗯。”

    “你耳朵红了。”

    “有嘛?”习凉伸手去揉耳朵,试图缓解身体无端升起的热度,看着窗外,根本不敢回头。

    燕西动作更快,捏住她的耳垂,摩挲了两下她耳朵上的钻石耳钉,“这是你十六岁时我送你的那个?”

    “嗯!”习凉伸手挥开他的手,“你别乱碰。”

    “回头我再送你新的。”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买。”

    “你买你的,我送我的,你这臭脾气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拗。”

    燕西总是三不五时的提起自己的脾气,这让习凉有些恼怒,扭头就准备和他争执,却对上一双深沉似海的眸子,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你离我远点儿,别坐得这么近,热死了。”

    “你热?”燕西哂笑,目光注视着她,那叫一个赤裸裸。

    “你离我远点就对了!”习凉端正的最好,调整了好一会儿,这才让心脏跳得没那么快。

    李叔已经快笑疯了。

    少爷啊,您这眼神也太直白了吧,我这个老头子看着都害羞啊。

    很快便到了习氏公司楼下。

    “我去去就来,你在楼下等我。”习凉不由分说的就往下车往大楼里面跑。

    且不说燕西那层身份,就是他那人神共愤的脸一出现,也得引起轰动,明明小时候还是个胖子,怎么就忽然变了。

    “少爷,您不跟着去看看嘛,习小姐会不会上去被人为难!”

    习凉走得匆忙,手机落在车里了。

    “我去去就来!”燕西捏紧手机推门下车。

    *

    京都第二人民医院

    手术室门口

    随着护士将病人推出来,过了几分钟,几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跟了出来,燕北冥走在最后,身材颀长,在一群医生中显得鹤立鸡群,辨识度很高。

    “小北哥!”关小董从椅子上站起来,眸子清亮。

    “北冥啊,你小媳妇儿来了!”

    “可真是痴情,这手术做了足足五个小时,估计等了不少时间。”

    “真是让人羡慕啊,你小子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燕北冥拧眉,伸手摘下口罩,修长的手指将口罩揉成一团,塞到了一边的垃圾桶内,又随手扯下帽子,盯着面前的小人儿。

    “你怎么还没走。”

    “等你啊。”

    “我不是说了让你别来医院嘛,你不上课啊!”

    “今天没课。”

    “你每天的理由都是一样的。”燕北冥抬脚就往前走。

    关小董立刻跟上去,可是坐得时间太长,双腿已经麻掉了,还没反应过来,这一抬脚,整个人险些栽到地上。

    “啊——”关小董惊呼一声。

    燕北冥扭头,长臂一捞,将她半个身子都圈在了怀里。

    “小北哥!”

    “坐下!”

    男人面容俊朗,五官若刀削,眉峰压得很低,正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双眼显得格外深邃,盯着你的时候,透着一丝让人战栗的锋利,高挺的鼻梁下是凉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也不知道在克制什么。

    “小北哥,我腿麻了。”

    燕北冥无奈,伸出另一只手,把她扶到椅子上。

    “为什么不听话回家去!”

    “等你。”

    “关小董,我和你说过了,我……”

    “哎呀行了,我待会儿就回家!”关小董冷哼,双手抱胸。

    她的眉眼精致妩媚,样貌精致,身姿妖娆,有着小女孩的稚气,偏生又中和了小女人的妩媚娇羞,关小董生得极为漂亮,几乎是糅合了关戮禾和董风辞两人的优点,年纪不大,却已经漂亮得足以让人移不开视线。

    燕北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这样关叔叔会担心的。”

    关小董不说话。

    燕北冥也不说话,气氛格外尴尬。

    过了一分钟,燕北冥才忽然蹲下身子,“哪只腿麻了?”口气无奈。

    “两只都麻了!”

    燕北冥伸手捏住她的小腿,他的骨节修长,所以双手显得很大,几乎可以直接攥住她纤瘦的小腿,动作熟稔的给她揉捏起来。

    “唔——”关小董嘤咛出声,那声音婉转,燕北冥拧眉。

    “这样比较舒服。”

    “别叫!”燕北冥口气透着一丝不耐烦。

    关小董立刻闭上嘴巴,反正今天来是赚到了。

    关小董兴冲冲的回到家,“爸,我回来啦!”董风辞工作忙,关戮禾倒是经常在家。

    “去哪儿了!”关戮禾拧眉。

    “爸,我想谈恋爱!”

    “燕北冥啊!”关戮禾摸出藏在沙发下的一把手枪,仔细摩擦起来。

    “我和你开玩笑的!”关小董扭头就往楼上跑。

    关戮禾拧眉,那小子是不是做什么了,这丫头怎么笑成那样!

    ------题外话------

    大家到底比较喜欢哪一对啊,快点给我留言吧,我来瞅瞅,适当多加点戏份哈,哈哈……

    不过大家看出来没,小西在撩妹这一方面真的是十足遗传了燕殊的!

    反正先撩,占便宜再说!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