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1 燕小公子,风头无二

正文 01 燕小公子,风头无二

    京都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中带着一股潮湿,冲淡了夏日的闷热,让人的心情也不自觉的舒爽不少。%d7%cf%d3%c4%b8%f3

    男子从机场出来,一身剪裁合宜的纯手工黑色西装衬得他高挑的身形更加优美,白色衬衫搭配着暗灰色的领带,精致的领带夹,再也没有多余的装饰,那高贵的气质却表露无疑。

    漆黑的眸子如同暗夜烛火一般的深邃,幽邃静谧,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干净清爽,优雅高贵,可是无形中却又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猎豹般的眸子微微眯着,毫无起伏的从周围的人群上扫过,没有一丝停留。

    门口的奢华迈巴赫已经等候多时,司机下车开门,男人钻进车内,这还没反应过来,一双胳膊就伸了过来。

    “哥——”

    女孩撅着嘴巴,一脸不满,绕是在光线不足的车内,仍旧可见女孩肤色白得耀眼,那双漂亮的猫眼,几乎与姜熹如出一辙,带着一丝小狐狸的精明,粉嫩的嘴唇微微撅着,橘红色的唇膏,衬得她肤若凝脂。

    “离我远点儿,热!”燕西颇不耐烦,伸手扯了扯领带,将燕茴挡了回去。

    “哼——”燕茴冷哼一声,漂亮的猫眼夹带着一丝不满,“不就是出了几年过,留了个洋嘛,瞧你那儿劲儿,以为我愿意抱你嘛!”

    “我是说我是身上热,有汗,弄得你难受。”燕西嘴唇抿着,带着一丝凉薄,却又透着一丝宠溺。

    “抱一下!”燕茴张开双臂。

    燕西无奈,伸手把自家妹妹搂到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你怎么一副缺爱的样子,瞧你这可怜兮兮的,最近是不是在减肥,怎么又瘦了。”

    “瘦点好看!不过爸这些年越发不像话了,你又不是不懂,总是拉着妈去部队住,爷爷退休,和奶奶整天想着环游世界,大伯和大伯母去华西了,好像是莫家有什么事情,过去帮忙了,家里都没人,太可怜了。”

    “小北和小白都不在?”

    “小北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考了医学院,最近在实习,忙得要死,小白姐姐最近有巡回演奏会,已经出去一周多了。”

    燕小北去做医生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燕西曾经有幸去过他的实验室,就是手术工具都要按照大小尺寸一丝不苟的排列在一起,用之前,各种消毒处理,看得他抓狂,也不知道以后真的工作是不是也要这样。

    燕小白并没有走正常读书高考的路子,初中毕业就考取了国外有名的音乐学院,进修了几年,就被国内最知名的乐团录取了,回国已有一两年,已经是乐团数一数二的台柱子,整日忙着巡回演出,倒是培养出了一群为数众多的粉丝。倒是成了整个燕家最忙的人。

    “这个我倒知道,下个月就到京都巡回了。”燕西伸手扯了扯领带。

    “我已经提前买了票,到时候去捧场!”燕茴伸手拨弄着自己的指甲,“对了,你怎么忽然回来了,不是说下个月嘛?”

    “事情处理完就回来了。”

    “嗯?”燕茴眯着眼睛,“是不是因为凉凉姐啊,你知道她今天相亲。”

    燕西侧头不说话,手指不停的揉搓着,燕茴眯着眼睛,每次燕西思考问题的时候,就是这这幅样子,明明小时候也不这样啊。

    若说这习家,现在习氏集团的董事长,是习耀邦,习凉的父亲,在f国混不下去了,那边的市场基本都被几家大公司瓜分干净,习氏还保持着保守的传统作业模式,自然是要被市场淘汰的,所以前些年就把重心转移到了京都。

    加上之前和秦氏的合作,在这边倒是打开了一点市场。

    话说燕西,燕殊本来是打算培养他当兵的,为此还专门亲自训练过,只是他同手同脚的毛病着实难以解决。

    却在经商方面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在商场上睿智而又冷静,继承了楚家大部分财产,加上在京都有燕家加持,现在燕氏基本上是燕西做主。

    叶繁夏前些年胃病发作,险些发展成胃癌,切了小半个胃,燕持就直接撒手不管了,公司大权也就落在了燕西身上。

    原本习家搬过来,燕西便急着从国外回来,倒是楚濛一番话,让他颇有感触。

    “你的行动力与你的能力是相比配的,若想给她更好的生活,并不在乎眼前这几年。”

    这次若不是得知习耀邦居然安排习凉相亲,他也不会急着回来。

    这习耀邦有过两任夫人,之前过世的就是习凉的生母,后来娶了现任的夫人,嫁过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半大的孩子,后来又给习家生个男孩,母凭子贵,习凉的日子也不太舒服。

    之前在f国,楚家护着,习耀邦倒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只是到了京都,他才发现国内也不好混。

    想通过联姻的手段巩固公司。

    燕西侧头看着燕茴,“你早就知道了?”

    “这习夫人忙着给凉凉姐相亲太明显了,而且还把主意打到了勺子哥身上。”

    燕茴口中的勺子,也就是莫韶光了,和燕西一直都是好兄弟,两个人从小一起打架逃课,倒是养成了坚如钢铁般的革命友谊。

    “勺子怎么说?”

    “自然是拒绝了啊,他哪儿敢碰你的人啊。”

    “习家胆子倒是挺大,难道不知道我是我要的人嘛!”

    “当然知道啊,你这些年不是不在京都嘛,而且这习家人生怕凉凉姐抢财产,自然巴不得她嫁得越差越好,你要回来的消息整个京都人都知道了,他们家自然急了。”燕茴咋舌。

    “在哪儿相亲?”燕西垂眸看了看腕表。

    “知道你要回来,我就给你打听清楚了,凯悦酒店,十二点。”

    “去凯悦。”燕西眉头拧紧,活脱脱像是要去杀人。

    “哥,你待会儿冷静点,可别冲动,你别一回来,就打伤了人,回头爸该说你了。”

    “你哥我是那么暴力的人嘛!”

    “你以前上学天天打架,你的家长会都没人敢去参加好嘛。”

    “那都是多久的事情了。”燕西抿着嘴唇。“倒是你,今天没课?”

    “我又不是高中生,大学课很少的。”

    “你不是整天和小董混在一起嘛?”

    “她知道小北哥实习,听说医院那些单身的女医生女护士很凶残,怕小北哥把持不住,被谁抢走了,整天在医院蹲点。”

    燕西无奈,“她还真是锲而不舍。”

    “姑父都要气死了,尤其是前些年把她送出国,还偷偷跑回来,整个关家人都出动了,愣是没找到人。”

    “那丫头真是无法无天了。”

    “那也是姑父惯出来的。”燕茴咋舌。

    “后来在哪儿找到的!”

    “小北哥的实验室门口!”燕茴笑出了声,愣是被姑父拖回去的,笑死我了。

    “那丫头啊……”燕西摇了摇头。“你呢?”

    “我什么?”

    “谈恋爱没!”

    “没有!”燕茴叹了口气,“话说之前还有个男生给我告白来着,结果第二天就和我说,不合适,耍我呢。”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是啊,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你说我长得也算是漂亮吧,这些男生是瞎了眼嘛!居然敢无视本小姐的美。”

    燕西嘴角抽了抽。

    “哥,你说我长得差嘛,为什么上了大学大家都谈恋爱了,我还单身。”燕茴不解。

    “可能你太漂亮,光芒万丈,别人觉得hold不住!”

    “那倒也是!”

    燕西无语,这种话也敢接,这丫头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转眼间已经到了凯悦酒店门口。

    燕西直接推门下车,害得燕茴只能跟在后面跑。

    这人一心只想着嫂子,居然连妹妹都不要了,简直过分啊。

    “燕小姐,您几位!”侍者不太认识燕西,对燕茴倒是很熟。

    莫韶光是个土豪,燕西又委托他多照顾自己妹妹,这种高档酒店,他是贵宾,常带燕茴过来改善伙食。

    “两位。”

    “莫少的包厢?”

    “等会儿,我瞄一下!”燕茴踮着脚准备看一下习凉在哪儿!

    燕西目光已经锁定人,直接朝着一个僻静的拐角走过去。

    “哥,你等等我!”燕茴追上去。

    侍者大惊,立刻捧着菜单追了过去,燕公子回来了,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燕西寻得位置比较偏僻,视野却很开阔,几乎能将习凉的一举一动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哥,你这位置找得不错啊!”燕茴看了看四周,虽然不起眼,却能把习凉看得一清二楚,这位置不错啊。

    “燕公子,燕小姐,现在就点餐嘛?”侍者小心翼翼的询问。

    “给我吧!”燕茴倒是不客气,十二点多了,她是真饿了,跟着莫韶光这么久,她的嘴巴自然是很刁的,点的不全是最贵的,却是这里最好吃的。

    “我和你核对一下您点的餐……”侍者絮絮叨叨说完,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燕西,燕公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还有什么需要加嘛?”

    “哥,你还想要什么?”燕西目光一直落在习凉身上,哪有空管她啊,燕茴挥了挥手,“账挂在莫少头上。”

    “好的!”

    这莫韶光完全就是燕茴的提款机了,谁让他是土豪呢,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燕茴这丫头多少还是护短的,能给自家哥哥省一点是一点。

    反正不坑莫韶光白不坑嘛。

    而此刻正在处理事务的莫韶光莫名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难不成感冒了?

    另一边的侍者已经围在一圈讨论开了。

    “我的天,真的是燕公子啊,长得也太俊了吧。”

    “人家小时候就长得好看,燕家的基因,你也不看看,秋白小姐长得那才是绝色。”

    “小茴小姐也漂亮啊!”

    “所以说啊,人家基因好,就是小北医生很少露面。”

    “行了吧,别花痴了再好看也不是你的啊!”

    “这燕小公子怎么忽然回国了,不是说在国外待着,下个月才回来嘛,燕氏都发宣传了,正在准备欢迎会呢。”

    “人家提前回来,难不成还要提前和你说啊!”

    “这倒也是,不过燕小公子真的也忒俊了吧!”

    *

    习凉坐在不远处,长发垂落,别在耳后,露出了娇俏可人的小脸,神情淡漠得有些不近人情,那模样仍旧和小时候一样,端着大小姐的架子,清傲孤绝,明眸皓齿,眼睛漂亮轻灵,却又带着一丝倔强,这般对比,无形中给了对面相亲者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照片中的习凉不似此刻这般锋利,这男人也不知道这女人看起来如此强势啊。

    心里莫名有些没底,伸手扯了扯领带,刻意露出了衣服上的logo。

    习凉挑眉,a货!

    “小姐,需要续杯么?”侍者走过来。

    “谢谢。”习凉将咖啡杯往边上推了推,从始至终她连姿势都没变过。

    所以说这男人天生有点犯贱的心里,这习凉若是像普通女人那般扑过来,他都是不放在心上,而她现在一副高高在上,生人勿进的模样,倒是激起了男人征服猎物的欲望,况且习凉长得也漂亮,能力强,家世背景都不俗,是结婚最佳人选。

    这样的女人,很适合娶回家。

    “习小姐平时有什么爱好嘛?”

    “工作。”习凉喝了口咖啡,苦涩感从舌尖蔓延到心底。

    “工作之余还是需要放松一下,习小姐下午有空嘛?我们可以去打高尔夫。”

    “我下午还得上班。”

    “那周末?后天是周六。”

    “恐怕不方便。”习凉本就是来走个过场,却不曾想这人居然当真了。

    “习小姐这完全不像是来相亲的啊。”男人哂笑。

    “大家心知肚明,都是来做做样子,不必当真。”

    “如果我说对习小姐有兴趣,习小姐可否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习凉无语,刚刚准备喝口咖啡,对面的人却忽然伸手出来,直接抓住了习凉的手。

    这女人的手嫩得不可思议,男人立刻有些心猿意马,看习凉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请你自重!”习凉试图将手抽出来,可是男人力气太大,两个人中间隔了一个桌子,此刻她身子被拽着半边压在桌上,很不方便用力。

    “我去——渣男,哥——你还等什么,快上啊!”燕茴吃着牛排,看得津津有味。

    “这男人你查过?”

    “查过,就是一个公司的小开,我都和你说了,这凉凉姐的后妈不想她嫁得好,介绍的都是普通人。”

    “你不是说还介绍了勺子?”

    “哎呦,那就是做做样子,凉凉姐在习家身份尴尬,若是真的有要联姻的家族,不会选择凉凉姐的,毕竟爹不疼又没娘,靠山都没有,娶回家干嘛啊,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凉凉姐是我们家定下的媳妇儿,谁敢动啊。”

    “也就是这些公司小开,有个车有个房,自身优越感很强,想要娶个媳妇儿一步登天,可是进不了这个圈子,不了解你和凉凉姐的那点事儿的傻子才能被忽悠来。”

    “哥——你怎么还不上啊!”

    “还不到时候。”燕西捏着红酒杯,嘴角噙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凉凉姐都被人非礼了,哥——”燕茴嘴角抽了抽,“你要是不去,我去啦!”

    “不急!”

    *

    “先生,您松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习凉恼怒,这人怎么如此无礼,而且手指还不停的蹭着她的手心,着实让人恶心。

    “习小姐,这是公开场合,您这种大小姐应该更注重形象太对,再说了,以后都要结婚,摸一下手怎么了!”男人嘴角带着轻浮的笑。

    习凉咬牙。

    这次相亲也是被坑了,不然她也不会来,习凉看着他轻浮的模样,另一只手举起咖啡就朝着他的脸泼过去。

    “啊——”咖啡是刚刚续上的,很烫,男人立刻缩回手,从座位上直接跳起来。

    “我去,你特么的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嘛!”

    习凉从包里翻出一张卡,直接扔在桌上。

    “卡里有十万,够你这件高仿的a货了,也足够你去买一件正品,剩余的钱,是这次请客吃饭的。”

    “靠——”男人伸手掸着身上的咖啡渍,“你们这些大小姐就是这般欺负人的吗,若是瞧不上我们,就别来相亲,现在甩钱打脸,你们这些有钱人还真是喜欢有钱解决事情啊。”

    习凉挑眉。

    这男人居然恶人先告状。

    燕茴咋舌,继续啃着牛排,“这人真不要脸,明明是他轻浮在先,现在还说凉凉姐摆架子,最近这贫富矛盾激化,你看周围人的眼神就知道了。”

    习凉倒是淡定,“我能和你出来相亲,就说明我没有瞧不起你,况且穷一点也不丢人,但是你非礼轻薄于我,就是人品问题,我不嫌弃另一半是个穷小子,却恶心他是个小人,你有本事就在事业上做出一番事业,让我刮目相看,而不是在这里欺负我一个小女子,难不成你以为我是那种弱女子,被人欺负还忍得下去?”

    “我每天很忙,没必要为了你一个不相干的人难堪,专门在这里陪你聊了一个多小时。”

    “你……”男人气结。“简直胡说,我什么时候对你……”

    “酒店都是有监控的,大可以找人调查,我看在你父母的面上不予你计较,你再不依不饶,我们就警局见!”

    “特么的,倒霉透了!”男人气急败坏的转头往洗手间走,显然是去清洗衣服了。

    若不是没有底气,也不会落荒而逃,众人大致了解了情况,颇有些同情习凉,相亲遇到这种流氓也是倒霉。

    侍者已经开始收拾桌子。

    “小姐,需不需要我们掉监控,帮您报警啊!”

    “不用了!”习凉挥了挥手。

    “那您……”

    “帮我收拾一下桌子,我还要吃饭。”待会儿还得去公司,习凉深吸一口气,心里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难受得紧。

    小时候感触没有那么深,随着年纪增长,她在习家的位置变得越发尴尬,若是将相亲对象送到警局,估计回家又是一顿没完没了的纠缠,习凉每天工作已经很累了,不想为这种事分神。

    “哥——凉凉姐为什么不报警啊!那种人就应该抓起来拘留几天。”

    “她自有自己的考量。”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都要考虑后果,她在习家如履薄冰,这一点燕茴自是无法体会的。

    “难不成就那么放过那混蛋嘛。”

    “我去一趟洗手间!”燕西说着起身就往洗手间走。

    燕茴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赶紧把人娶回家才好。

    男人到了洗手间,脱了外套,沾了水正在清洗衣服,一边洗嘴巴里面还在骂骂咧咧的。

    “我去,臭女人,若是下次,我一定要你好看!”

    “什么东西,贱人!”

    “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啊……”男人忽然感觉身边有个高大的人影逼近,燕西已经走到他的身边,男人抬眼打量了燕西一眼,心里更是觉得不平衡,浑身都是私人订制,就是手腕上的名表也得八位数起,长得更是人神共愤。

    怎么有人就如此好命,什么东西都让他占全了。

    “这女人到了床上还不是一样,刷什么臭架子,草——洗不干净!”男人气急败坏。

    燕西对着镜子,低头将袖扣一一解开,一点一点的卷起袖子。

    “真是倒霉透了!”这衣服可是他花了几千块买的,平时都舍不得穿,白衬衫前面也有一堆咖色的印记,他微微看了一眼燕西,这人光站在这里干嘛啊。

    “特么的,贱人!”

    燕西长得倒是没有燕殊那般高,却也有一米八六,单是站在自己面前,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男人顶着压迫感,也待不下去,扭头就要出去,忽然衣领被人一把扯住,整个人就被拖到了一边的隔间里面,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跌跌撞撞的坐到了马桶上,“你干嘛!”

    “你说我干嘛!”

    “我又不认识你,你想做什么!”男人想要爬去来,可是这姿势让他很难起身,裤子都被弄得都是水。

    “你惹了我的女人,你说我想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惹了你的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了!”

    “刚刚和你相亲那个!”燕西倒是不客气,他可是从小打架长大的,加上燕殊曾经动过把他送到部队的念头,这下手自然是很重,打得男人一直闪躲,一直再喊救命。

    现在的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是听着动静也不敢插手。

    燕西出了气,这才抽回手,伸手揉着指关节,许久没打人,倒是生疏了。

    “我要报警,报警——”男人大吼。

    燕西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烫金的名片扔在他身上,“随时恭候!”

    说完就转身离开。

    黑底金字,上面仅有两个字。

    “燕西!”

    男人身子一软,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

    怎么会是他。

    完了,怎么惹上这位爷了。

    这些年,京都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姜熹身份公开,燕家已经是顶级豪门,加上燕殊这些年在部队平步青云,年纪轻轻,功勋显赫,提起燕家,谁都不敢多置喙半个不字。

    燕西是燕家这一辈长子嫡孙,背后还有楚家,关戮禾没有儿子,对燕西也照顾有加,他五六年前在京都的时候。

    可以用八个字形容。

    风头无二,无出其右。

    就是没见过本人,也听过他的大名吧,这可不是倒霉,而是倒了血霉了。

    *

    习凉心里不舒坦,低头吃着东西,知道身侧有人站定,她才漫不经心的抬了抬手。

    “给我续一杯咖啡吧!”习凉将咖啡杯往边上推了推。

    燕西挑眉。

    过了半晌,都没动静,习凉才抬头看过去,“小胖子……”

    燕西心里有些不爽,自己早就减肥成功了,她怎么还记得这个绰号。

    ------题外话------

    小西的番外开始正式更新啦,喜欢小西的小可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