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 婚礼消失的新人,生男生女

正文 32 婚礼消失的新人,生男生女

    这关董两家忽然说要联姻,倒是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毕竟这一官一匪,而且早前也没收到任何风声,饶是关戮禾那边护着,但是董家不松口,他也强求不得的,所以众人分分猜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燕小西那日跟着宋一唯去帮姜熹买东西,路上听人絮叨了两句,隔天见到董风辞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盯着她的肚子看。

    董风辞狐疑:“小西,你干嘛一直盯着我肚子看啊。”

    “他们说姑姑你肚子里有小弟弟,是真的吗?”

    “怎么会呢,没有。”董风辞嘴角抽了抽。

    这流言蜚语怎么传得这么快,小孩子都知道了。

    “可是他们都这么说,说你和小笙姑姑一样,是怀了宝宝才结婚的。”燕小西目光灼然,托着下巴,盯着她的肚子猛瞧。

    “这都是他们胡说的,难不成我还能骗你嘛。”

    “那你什么给我生弟弟。”

    “我……”董风辞在家被爷爷催,这出来了,燕小西还问这话,这上到八十,下到四五岁的奶娃娃,怎么都这么关心她的肚子啊。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得问你姑父!”

    董风辞直接把责任推给了关戮禾。

    燕小西歪着脑袋,也对,麻麻怀弟弟的时候,粑粑貌似也挺辛苦的,总说自己辛苦耕耘,很累。

    关戮禾这些日子都在忙着筹备婚礼,忙得不亦乐乎,这原本多余的精力都在折腾他家的几个盆栽小鱼儿身上了,现在没空了,就索性把鱼儿什么的都送给了燕小西,燕小西自然十分高兴,所以没事,过来表示感谢,不过到了中午,还得关戮禾请客吃饭。

    “小辞,这个味道不错,你多吃点!”

    “对了,前些日子你看好的婚纱估计这段时间会运过来,你还得试一下,这段时间公司要是没什么事,你也别这么拼命。”

    “哦,对了,婚床你觉得多大比较好?”关戮禾看向董风辞。

    董风辞拧眉,“婚床?”

    说实在的,都是关戮禾在操心这些事情,董风辞压根都没这么多,她就等着穿上美美的婚纱参加婚礼,却不知道关戮禾居然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这倒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喜欢圆的还是……”

    “床吗,不是能睡就好了嘛,有那么多要求嘛!”

    “那就越大越好!”

    “姑父是要和姑姑在上面打滚嘛!”燕小西冷不丁冒了一句。

    “年纪不大,懂得倒是不少!”关戮禾轻笑。

    “也许不是打滚,是打架。”燕小西托着下巴,“姑父,你可得加把劲啊。”

    “嗯?”关戮禾喝了口水,“什么意思?”

    “姑姑想要个孩子,说你不努力。”

    “我什么时候……”董风辞愕然,这还反应过来,手指就被人紧紧扣住,弄得她甚是尴尬。

    “关戮禾,你先松开我,我没说这话,都是燕小西这混小子胡说的!”

    “我才没胡说,我问姑姑什么时候给我生弟弟,她说让我来问姑父,那意思不就是怪姑父不努力嘛,想当初粑粑为了给我生弟弟,夜以继日,那叫一个勤奋,姑父,我看好你哦!”燕小西冲着关戮禾挑眉。

    董风辞伸手扶额,“关戮禾,你先松开我。”

    “你今晚不加班吧?”

    “你要干嘛啊!”

    “加油干活!”

    “你……”

    可没把董风辞呕死。

    那几日,关戮禾,每晚都来接她下班,然后就去滚床单,董风辞甚至在一次开会的时候,都睡着了,这让他很是尴尬。

    公司居然传出了一种流言。

    说总裁白天要忙着举行婚礼,还得管理公司,晚上还得伺候关爷,体力吃不消。

    董风辞简直想吐血,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董老爷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听了风声,自然是担心自家孙女的身体,特意找了关戮禾过去谈心。

    关戮禾那天正好在婴儿用品店闲逛。

    昨晚看到燕殊在朋友圈晒了一个别人送的小衣服,早前过来置办东西,他就瞧上这家店了,今天过来一逛,可就不得了了,差点把人家的店给搬空了,接了董老爷子电话便匆忙往董家赶。

    董老爷子本来憋了一肚子话要和他说,忽然瞥见他身后的关苏手里提着花花绿绿的袋子,多嘴问了一句。

    “这又买了什么?”

    “小孩子用的东西!”

    董老爷子愣了半天,“这个……是不是有点早啊。”

    “得早点备着,燕殊说,若是等到时候准备就来不及啦,总会缺个少那个的,我就提前先备着了。”

    “这个好。”董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那你们这是有动静了?”

    “暂时还没有。”关戮禾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

    “没事,继续努力。”

    关苏嘴角抽了抽,这事儿……

    也不是加油就能成的吧。

    “对了爷爷,您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嘛?”关戮禾这才想起正事。

    “哦,没事没事,就是想找你陪我下棋而已,你快去忙吧,那事儿得抓点紧了!”

    “我明白!”

    董风辞本来以为爷爷喊关戮禾回去必然是要敲打他一番的,自己的苦日子可算是到头了,可是没想到等晚上回去,董叔居然炖了一大锅补品,和爷爷两个人轮番上阵让自己多吃一些,差点撑破肚皮,这才让她消停了一会儿。

    “风辞啊,戮禾这孩子呢,可能有些事情做得是有些过火了……”

    “爷爷,那不是有些,我平时很忙的,哪有空和他……”董风辞说着就红了脸。

    “我今天就是这么教训他的,简直太不像话了,你说说,你平时那么忙,他还那么缠着你,都不给你休息的时间,你的身体怎么受得住啊。”

    “您和他说了,他应该会听。”董风辞喝了口汤,甚是满足,最起码自己这段时间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可是董老爷子接下来的话,她几乎无法招架。

    “你说你平时还得在家、公司和关家之间来回跑,也是够累的,这小子倒是一点都不体贴人,还那般折腾你,简直是过分了。”

    “就是啊。”

    “可是风辞啊,生孩子呢,是大事,爷爷我年纪也大了,你看你燕爷爷,曾孙、外曾孙偶读有了,我也是羡慕啊,我也一把年纪了,活不了多久的,这事儿啊,还真的需要抓点紧。”

    董风辞愕然,这个画风转得有些快啊。

    “若不然你这段时间先搬到关家住一段时间,方便你们培养感情,也好有更多的时间独处啊!”

    “噗——咳咳——”董风辞被汤水直接呛到了,这是什么神展开。

    “你也别怪爷爷着急,戮禾有句话说得对,这事儿也不能他一头热,你还是最主要的,风辞啊,我什么时候能报上曾孙,还得靠你的努力啊。”

    第二天正好周末,她连人带着行李就被自家爷爷直接打包送到了关家。

    关戮禾自然是乐不可支。

    不过堪堪两日,董风辞便来了例假,这给关戮禾很大的打击,那几日正好燕殊回来,他便扯着燕殊出来喝酒。

    燕殊也很是无语,自家媳妇儿还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

    “你准备喝多少啊,不就是来个月事嘛,你丫跟要死要活一样。”

    “你丫送个屁,那就说明老子这段时间的努力都白费了。”关戮禾冷哼,“你不懂我这种感受。”

    “嗯,毕竟我是百发百中,确实很难理解你的这种心情。”

    “你……”关戮禾脸被气得铁青。

    “不过你决定生孩子了,这烟酒就得戒了,行了,别喝了!”

    “我喝得特么的是水!”关戮禾大吼。

    “我就说嘛,你怎么喝了这么久,还没醉。”

    “我让你来陪我喝酒,你却一直抱着手机,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燕殊挑眉,这没喝酒怎么就醉了。

    “我得陪媳妇儿啊,关戮禾,你媳妇儿来个例假,你特么的要死要活的,真是丢人。”燕殊咋舌,“这时候你不在家陪媳妇儿,拉我出来干嘛啊。”

    “我也想啊!”关戮禾叹了口气,“她这几日知道我不能碰她,约了小笙出去逛街,这个点还没回来,我只能找你出来了。”

    燕殊叹了口气,“其实等你结婚就知道了,他们这些女人啊,压根就不会像是婚前那样,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这一心都扑在孩子身上,哪有精力管你啊,怀胎十月啊,再加上坐月子的几个月,前前后后得一年吧,你想啊,一年不沾荤腥……”

    关戮禾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过这事儿。

    “所以啊,这还没怀孕,你就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孩子这事儿嘛,顺其自然,该来的总会来的。”

    关戮禾转念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董风辞发现,再后来的时间,自己在床上又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这家伙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恨不得要把她弄死不可。

    本来的婚期应该更早的,但是老人家相对迷信一些,非要合一个好日子,这最好的日子,若不然就是太早,准备婚礼就会很仓促,若不然就是太迟,需要等上大半年,商定之后,还是选择了后者。

    所以婚期往后推迟了好久,关戮禾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已经提前过上了新婚生活。

    不过随着燕老爷子过世,董老爷子大病了一场,婚期又被硬生生的往后拖了一个月,这期间战家的莫云旗生个小子,而姜熹紧接着生了个女儿,趁着这股喜气,婚事也就被直接提上了日程。

    因为婚礼的事情都是关戮禾操心得比较多,所以整个董家在看到接亲队伍时,差点没被吓死。

    当时姜熹未出月子,没有赶得及去参加婚礼,倒是燕殊抱着燕小西去凑热闹了。

    燕小西骑在燕殊脖子上,看着外面浩浩荡荡的黑衣人,那场面不可谓不壮观啊。

    “粑粑,这些叔叔都是来接姑姑的嘛,这么多人进来都不够坐的啊。”

    燕殊嘴角抽了抽。

    这京都整个关家人都出动了嘛,这是过来打架还是过来接亲啊,这董家本家人不多,都是一些旁支,原本还想着进门要为难一下他们,可是这基本都是壮汉,关戮禾也是好玩,他们家的接亲的队伍,清一色的男人,一个异性都没有,满满的男性荷尔蒙。

    这拦门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有一些小孩子,看到这阵仗,有些胆子小的,差点被吓哭了!

    “关戮禾,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嘛!”董老爷子穿着正红色的唐装,精神抖擞。

    “您不是人越多越好嘛!”

    “那你也不能……”董老爷子抬眼看过去,这黑压压的人群,都看不到边啊。

    这少说也有个一千多人吧。

    “我知道您比较低调,所以我也只挑选了一些精英,并没有把人都叫上。”

    “你……”董老爷子气结。

    这个混小子。

    本来燕殊等人还想着看关戮禾被人为难一下的,有了这些人开路,谁还敢拦着他啊,本来计划好的在董家约莫停留一个半小时,愣是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当关戮禾的人闯进董风辞闺房的时候,差点吓哭了找过来的小伴娘。

    “关戮禾,你这是干嘛啊!”董风辞之前也不知道他会带这么多人过来,而且门口不时有人拦着嘛,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放人进来了。

    “娶你啊!”关戮禾笑了笑,从怀里摸出几个红包,塞给了一边被吓得呆若木鸡的伴娘,“拿着,辛苦了。”

    “谢谢——”几个伴娘忙不迭的往边上退。

    “走吧!”关戮禾挑眉。

    “这就完事了?”董风辞简直想哭,“不是说好了,要为难你一下嘛!”

    “你们要为难我嘛?”关戮禾看向几个小姑娘。

    关戮禾身后的数十名壮汉就堵在房间门口,她们哪儿敢啊,连忙摇头。

    “你看!”关戮禾朝着董风辞挑眉。

    所以原本大家想看关戮禾出丑的,也算是白搭了,董老爷子更是气结,只能眼睁睁看着关戮禾将董风辞抱上了车。

    “你这人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不是说好了十一点从我们家出发吗,这才十点钟啊,距离计划差了一大截啊。”董风辞无奈,这时间都是商定好的,结果关戮禾来了这么一出,不全部都是打乱了嘛。

    “差点忘了这事儿!”关戮禾看了看时间,“关苏,往南边开。”

    “不去教堂?”

    “先往南,让后面的车子原地待命!”

    “是!”关苏自然不敢多嘴。

    教堂本来就偏南在郊区,再往南,都人迹罕至了。

    “停下吧,你先下车,去别处待待。”

    关苏愣了一下,连忙下车。

    关苏蹲在数百米开外,整整抽了一包烟,头顶日头毒辣,这郊区荒无人烟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却在这里晒太阳。

    然后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这关戮禾接了新娘,两个人整整消失了一个小时!

    这期间谁也不知道他俩干嘛去了,董风辞出董家的时候,穿的是中式礼服,这回来就匆忙换了衣服,不过大家也都瞧见了新娘脖子上的红痕。

    这小两口,这点时间都憋不住了。

    “粑粑,姑姑是不是受伤了,嘴巴都肿了!”

    “可能吧。”燕殊嘴角抽了抽。

    他们是紧跟着他们车队过来的,车队整整占了一条街,全部都在原地待命,这新郎新娘却原地消失偶尔,燕殊脑子一转都知道这两人干嘛了。

    难不成这种日子两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说话谈心?

    骗鬼呢。

    “脖子上也红了,是不是被蚊子咬的。”燕小白安静的坐在燕殊身边。

    “那个蚊子可真毒,专门往明显的地方下嘴。”燕小北本就一本正经,倒是惹得周围的几个大人颇为不好意思。

    “这关戮禾简直不像话啊,啧啧——”楚衍轻笑。“不过可以理解,性情中人嘛,哈哈我也是——”

    轩陌瞥了他一眼,楚衍立刻乖乖闭上嘴巴,“咳咳,我什么都没说。”

    “你是性情中人?”轩陌挑眉。

    “我什么都没说!”楚衍别过头。

    轩陌却一把扯住了他的手,楚衍拧眉,想要甩开,却被轩陌攥得更紧了。

    燕殊眸子锐利,早就看到了这两个人的异样,从f国回来之后,这两个人就很不正常了,难不成挑明了?

    而因为这事儿,可是让人说道了许久,隔天两个人就出发飞往了国外度蜜月,倒是没理会京都的风言风语。

    倒是董老爷子承受了不少,可把他气死了。

    他知道关戮禾任性,可是没想到大婚的日子居然还干出这种事,消失?

    说得好听一些的就是人家小两口亲密,想要多些时间独处,不好听的可不就是关戮禾个禽兽嘛。

    不过若问关戮禾当时为什么就没忍住。

    他的回答也很简单。

    “就怪当时媳妇儿太漂亮,没忍住。”

    董老爷子想着等他们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关戮禾一番。

    却不曾想,蜜月期这两个人就传来了好消息,这可乐坏了他,那还有空搭理那些破事啊,就安心等着小生命降临了。

    这关戮禾和董风辞都是没经验的人,从开始怀孕,各种妊娠反应,孕吐之类的,关戮禾每次都如临大敌,然后他们的微信群就彻底炸开了。

    尤其是他们这些生了孩子的人,几乎成了关戮禾整天@的对象,到了最后,都没人敢出来说话了。

    董老爷子一心是想要个曾孙的,而关戮禾却想要个女儿,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燕家的烟灰太可爱了。

    燕茴长得软萌呆萌,继承了燕家的优良血统,皮肤白嫩的能掐出水,燕小西几乎成了炫妹狂魔,每天放学几乎都黏糊着自己妹妹,倒是带着到关家玩过几次,小孩子似乎抵抗不了漂亮的人和物,关戮禾长得漂亮,燕茴自然喜欢赖着他,这抱着别人的女儿,关戮禾觉着自己的心都要化成一滩水了。

    所以董家是一个劲儿给董风辞买男婴用品,关戮禾却非要对着来,为了这事儿,董老爷子有一周时间都和关戮禾怄气,说他非要和自己对着来。

    只是董风辞这一胎怀得并不顺利,她的身子之前受损得厉害,所以这一胎怀的很辛苦,到了后期,身子也肿得厉害,整宿得睡不着,预产期原本订好,关戮禾准备提前一个多月就让董风辞去医院安胎的,可是去医院检查,却说她胎心有点问题,加上天气越来越热,没等到足月就被送到了产房。

    不过生孩子的时候,关戮禾倒是陪着进了产房,众人都在外面等着。

    最然众人无语的是,这产妇都没怎么叫唤,这关戮禾倒是叫得厉害,弄得董风辞一个劲儿的喊让他滚出去,这产房里面倒是格外热闹!

    ------题外话------

    月初了,有保底月票的记得投给月初哈,群么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