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 追媳妇儿脸都不要了(二更)

正文 30 追媳妇儿脸都不要了(二更)

    秦浥尘和燕笙歌大婚之后,根本没回秦家老宅,倒是跑燕家比较勤快。

    裴燕泽在他们大婚几天后,便去了外面大使馆工作,宋一唯毕竟心疼女儿,年纪不大怀着身孕,就留在京都照顾她,这头三个月很重要,为了避免这小两口把持不住,宋一唯还在他们家里住过一段时间。

    还是裴燕泽休假回来,才搬了回去。

    不过那会儿燕笙歌已经过了头三个月的危险期,宋一唯便回去照顾老公。

    只是过了没两天,燕笙歌就跑了回来,这小两口新婚燕尔的,难不成吵架了,怎么自家女儿眼睛红红的,再多问一句,宋一唯更是无语,秦浥尘这个混蛋,孕妇都不放过,虽然过了头三个月可以那啥,那也不能这么欺负自家女儿啊。

    宋一唯毕竟是丈母娘,有些事不好说,就唆使裴燕泽去了秦家。

    秦浥尘去接了燕笙歌两次,都被打了回去,直到裴燕泽来找他谈心。

    “浥尘啊,这年轻人啊,火力旺,有时候难免把持不住,这些我都可以理解。”

    “呃——”秦浥尘有些懵,他和裴燕泽其实并不是很熟来着。

    “不过你也要注意分寸,这段时间就稍微忍耐一下,这以后的路还很长,你得多心疼一下自己的妻子,小笙毕竟还小,怀着孕本就辛苦,做丈夫的,要学会多体谅一下。”

    “嗯。”秦浥尘似乎摸到一点头绪。

    “其实谁都是这么过来的,燕持是我和你妈蜜月怀的,这男人啊,总得学会忍耐一些事情,你说是吧!”

    “好。”秦浥尘脸上挂不住了,敢情大晚上过来就是为了敲打自己啊。

    裴燕泽本就是外交官,说客套话,自然信手拈来。

    敲打了半天,有客套了几句,秦浥尘这脸已经臊得不行,到了最后,裴燕泽更是放了大招。

    从口袋里摸出一个u盘,放在桌上。

    “爸,这是……”

    “我让燕持给你找的,这平时工作辛苦,随便看看,疏解疏解压力!”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

    燕持找的?

    燕大少还有这种癖好嘛!

    隔天燕笙歌便回了家,而秦浥尘也接到了燕持的短信。

    “电影好看吗?”

    “我去——”秦浥尘脸一红。

    秦浥尘自小跟在秦老爷子身边,教养甚严,根本不会接触这些东西,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和自己真的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东西,没给他帮忙,倒是整得他一夜没睡好。

    “怎么了?”燕笙歌正在吃水果,瞧着秦浥尘脸色不对。

    “没事。”秦浥尘收起电话,气得要死。

    结婚的时候,他就将当时注资燕氏得的股份尽数归还给了燕持,就当做是给大舅子的见面礼,可是现在没了这方面的掣肘,燕持整日怼他倒是勤快得很。

    “吃饱了,我去睡会儿。”

    “我扶你上楼。”

    “我又不是病残,不用扶我,你待会儿不是要去公司嘛!”

    “嗯,我去书房拿点文件,你有事随时打我电话。”秦浥尘将她送回房,就去书房拿文件。

    过了数分钟……

    “秦浥尘!”燕笙歌大吼。

    秦浥尘扔了文件就跑了过去,却听见自己电脑里传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这是什么?”燕笙歌指着电脑,气得面红耳赤,“秦浥尘,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简直……”

    “笙笙,这个我可以解释……”

    “你还要解释什么,事实就是你……”燕笙歌指着秦浥尘,“你简直丧心病狂!”

    “我没有……”

    “那你说没看了没!”

    “看了!”

    “你还要解释什么!”

    “这是你哥给我的,你看那个u盘,真的不是我的!”

    燕笙歌眯着眼睛,斜眼看了一下u盘,“你还无赖我哥,我哥怎么会是这种人啊。”

    “我这……”

    “赶紧给我走,这周你都给我打地铺!”

    秦浥尘那叫一个委屈。

    委委屈屈去了公司,又去虐待自己员工去了,这王秘书瞧着上午还高高兴兴的秦浥尘,到了下去就晴转台风了,心里狐疑,该不会又和少夫人吵架了吧。

    不过燕笙歌最后还是找到了燕持,燕持那叫一个尴尬,就把责任推给了叶繁夏,为此燕持多付了叶繁夏三个月的奖金。

    不过燕笙歌怀孕后期,脾气很差,宋一唯都怕秦浥尘受不了,大半夜还折腾秦浥尘回燕家给她拿什么小时候的玩具熊,弄得一家人哭笑不得,也多亏秦浥尘耐着性子陪她熬过了怀孕期。

    燕笙歌怀孕的时候,吃辣很厉害,就一直觉得自己肚子里面的是个女宝宝,所以逢人就炫耀,结果到最后生了个男娃娃,当得知孩子性别的时候,这孩子哭了,燕笙歌也跟着一起哭。

    弄得产房外的人都是一脸懵。

    “估计是太激动了。”

    “毕竟熬了这么久,苦尽甘来,正常。”

    “真是不容易啊,所以说做母亲不容易啊,这丫头终于长大了。”

    外面的人都说燕笙歌是生了孩子太激动,知道她被推出来,嘴巴里面还在念叨着为什么不是女孩。

    众人沉默。

    “秦浥尘,我要的是女孩,女孩子,名字我都取好了,为什么是个男孩!”

    秦浥尘无语,这个她也没办法啊。

    为了男宝女宝这个事情,燕笙歌坐月子的时候都郁闷了好久,宋一唯生怕燕笙歌得了产后抑郁,还专门找人开导,不过秦序羽软萌可爱,逗逗孩子,也就消弭了燕笙歌心里这点怨怼。

    生女孩子这事儿,燕笙歌郁闷了好久,等到身体恢复,就缠着秦浥尘要生第二个。

    秦浥尘可不干。

    这刚刚开了荤,就被硬生生的让他吃素快一年,这好不容易恢复了,还想着第二个,怎么着也得几年后,这一拖就是四五年,直到后来生了秦小蛮,燕笙歌才终得圆满。

    *

    倒是关戮禾这边,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就如同董老爷子说得那样,其实他的身边并不安定,遭遇了好多次的暗杀,关家内部更是大动作不断,一弦也在一次任务中走了,虽然关苏那时候已经是他的左右手,可是对他以前的事情却知之甚少。

    那个时候的关戮禾,觉得自己都要抛弃过去,成为另外一个,他不曾认识的人。

    直到董风辞回国,关戮禾才觉得自己心里燃起了对生活的那点火焰,只是董风辞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人家自己掌管着公司,有钱有貌,根本不需要依赖他,以前可以哄哄,可是现在这招根本没用。

    倒是她褪去了以前的稚嫩,变得越发有人,这骨子里的媚态也越发明显,倒是让他越发招架不住。

    自己也快三十的人了,憋了这么多年,哪里禁得住她三不五时的撩拨。

    以前的董风辞几乎天天和他腻歪在一起,可是现在呢,除了之前在雾都,是被他强行“绑”在自己是身边的,她整天忙得团团转,董老爷子又不停的给她介绍对象,她的身边不乏优秀的青年才俊,这让他很有危机感。

    而且这事儿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和董风辞发生关系的时候,燕殊刚刚入伍,连小女生的手都没牵过。

    现在人家有了个可爱的儿子,而自己却连人都没拐带户口本上,真是丢人啊。

    董风辞整天出去谈生意,接触的人太多,这让他真的很不爽。

    这谈恋爱,你追人家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他俩这事儿却让沈廷煊很郁闷。

    沈廷煊准备和ck集团合作,自然要和董风辞多碰面,少不得会有一些酒局,那日董风辞喝得有些多,脸微红,沈廷煊自然过去扶着他,准备联系司机将她送回去。

    可是这刚刚出了酒店大门,就瞧见一脸煞气的关戮禾走了过来。

    这沈廷煊以前是在关戮禾手下待过的,对他那双眼睛讳莫如深,这身子都有些僵直。

    “关爷,您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你是准备把我的女人带到哪儿去!”关戮禾走过去,十分幼稚的将沈廷煊一把推开。

    沈廷煊双手举起来,“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想要把她送回家而已。”

    “就是这样?”

    “真的就是这样,谁不知道董总是您的女儿,我哪儿敢打她的主意啊。”沈廷煊悻悻地一笑,况且董风辞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妩媚,在古代,绝对就是祸乱朝纲的妖妃。

    “哼——”关戮禾打横将董风辞抱起来,就往车上走。

    “那我就……”先走了!

    “一起上车,我有事和你说!”

    沈廷煊没办法,谁让这人是关戮禾呢,若是旁人,就是楚濛,他都敢怼回去,偏生是关戮禾,对他算是有知遇之恩,这在被人手下受过恩惠,沈廷煊还是得念着人家的好,虽然关戮禾当时是为了利用他牵掣那对兄妹,不过他确实受惠了。

    上了车,他们面对面坐着,董风辞被关戮禾圈在怀里,还在小声说着醉话,关戮禾则一脸宠溺。

    沈廷煊此刻内心真的是崩溃的。

    因为关戮禾自从摘了面具,在他心里的形象就在一点点崩坏,完全和他心目中的形象颠覆了。

    这个男人,居然生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

    “你在看什么?”关戮禾挑眉,相比年轻时,眉眼间有着掩饰不住的戾气。

    “没事,您和董总感情很深啊!”

    关戮禾挑眉,这话还需要你说嘛!

    沈廷煊歪头看车外,说真的,为什么他总是要陷入如此的境地啊,这以前是燕殊和姜熹,是自己先喜欢姜熹的,陷入那种屠狗的状态也是正常,可是现在又被关戮禾虐,自己这几年是不是水逆啊。

    到了关家,关戮禾将董风辞抱上楼,过了数分钟就下来了。

    “关爷,这么晚了,您看这……”沈廷煊着实不想在这里多待啊。

    “你和她最近在合作?”

    “嗯,有个项目一起。”

    “需要经常碰头嘛!”

    “需要!”

    “带上我!”

    “这个……”

    “不行?”

    “可以!”

    “那我在家等你消息,该怎么做,你懂的!”关戮禾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沈廷煊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一副了然的神色,心里却很崩溃。

    “其实关爷,您若是想追董总,有很多办法,我们见面是正常谈生意,您这……”

    “你这是在和我讨价还价?”

    “不敢!”

    “还有……”关戮禾眯着眼睛,“以后再有这种酒局,不许她喝酒。”

    “我也拦着了,就是董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偏要喝,我也拦不住啊。”

    “烦心事?”关戮禾眯着眼睛,“秦承宇的事情都被圆满解决了,她还有什么可烦心的。”

    “我也不懂啊,你说,是不是在烦你俩的事情啊!”

    “放屁,怎么可能!”

    只要她勾勾手指,自己还不是立刻就……

    呸——

    关戮禾,矜持一点!

    沈廷煊十分郁闷的出了关家,关戮禾已经转身到了楼上。

    却被床上的一幕给震惊到了。

    董风辞正在脱衣服。

    嘴巴里面一直在呢喃着热啊,难受之类的,还在不停脱衣服。

    直接将内衣从衣服领口拽了出来,直接往地上一扔,似乎这才好受了一些,转身要去脱裙子,却偏偏不得其法,只能开始脱下身。

    关戮禾干咽着口水。

    可是床上的人已经将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关戮禾微微比别过头,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董风辞嘴巴里面还在呢喃自语着什么,小猫一样的,听得关戮禾心里痒痒的!

    关戮禾甩甩头,将她的衣服归置好,直接去冲了个冷水澡,这才爬上床。

    董风辞这会儿正在散酒劲儿,身上有点热,忽然有个冰凉的东西靠过来,她直接抬腿,就骑在了关戮禾身上,手脚并用,试图最大面积的接触身下这个冰块。

    这可折磨死了关戮禾。

    这身上有火偏又不能动弹。

    “唔——舒服——”董风辞满足的蹭了蹭她的胸口,她的动作比较大扯落了身上的被子,光滑白皙的后背整个露出来,被子滑落,堪堪遮住了半个臀部。

    关戮禾本来已经偃旗息鼓了,被她这一撩拨,整个身子都要炸开了。

    这心里关着的小兽,不停地在叫嚣着,赶紧吃了她,快点吃了她。

    而关戮禾也确实动作了。

    本来就是想吻吻她的脸,可是一触碰到她的味道,他就控制不住,身体在叫嚣,想要彻底的占有她。

    之前在雾都就有好几次机会,关戮禾都没动作,这次真的是被她撩拨得不行,直接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着急凶猛的吻住她的嘴唇。

    “唔——”

    嘴里忽然有东西钻进去,董风辞难受得厉害,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去阻挡,却和他的紧紧纠缠在一起。

    本就醉着酒,这身体反应自然也很诚实。

    “小辞——小辞——”关戮禾舔舐着她的耳垂,不停叫着她的名字。

    其实此刻董风辞若是将他推开,关戮禾也就不动作了,可是偏生董风辞叫了一声……

    “戮禾——”

    关戮禾最后一根神经瞬间崩断,再也没有一丝犹豫……

    这一夜自然是风光霁月,艳色无边。

    第二天董风辞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光着身子躺在某人怀里!

    羞愤难当。

    “醒了?”关戮禾浑不在意她的恼怒,直接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小辞……”

    “你干嘛,重死了,快起来。”

    “你昨晚可是抱着我说,让我别走的!”

    “我喝醉了,你乘人之危,你算什么男人!”

    “我什么乘人之危,是你直接扑上来的。”

    “我……”董风辞完全不记得了,自然一脸懵。

    难不成自己对关戮禾已经……

    饥渴到如此程度?

    董风辞,你完蛋了。

    “确实是你扑上来的,一边脱衣服,一边缠着我,我也是被你缠得没办法,你说我本来就是个正常男人,我……”

    “不可能,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啊。”

    “你看,之前在你家留宿,还有在雾都的时候,我要是想对你动手,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你醉酒乘人之危啊,是你勾引我的。”

    “不可能的!”董风辞绝不承认,其实心里有些动摇了。

    这种事情,并不是只有男人有欲望,而且关戮禾撩了自己很多次,却又不动作,自己心里早就有怨言了,倒是做了一次春梦,难不成自己现在已经生猛得付诸实际了,董风辞!

    你真是……

    哎!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也知道不好强迫你什么,可是我也是个正常男人啊,你一直抱着我,喊我的名字,让我要你,我也是……”

    关戮禾说得极其委屈!

    “等会儿,我为什么会在你家啊!我记得我是去喝酒来着。”

    关戮禾眼睛一转。

    “你喝多了,沈廷煊送你来的。”

    “他……”董风辞一脸懵。

    “谁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他只能把你送到我这儿了,我当时也愣住了,准备把你送回去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对你本来就来抵抗力,你又一直撩拨我。”

    “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董风辞,你现在是吃干抹净不想负责了是不是,你要知道,我可是为了你,贡献了我这么多年积攒的……”关戮禾说着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董风辞的肚子。

    董风辞抬脚就要踹过去。

    这个流氓!

    “别气。”关戮禾将董风辞紧紧搂在怀里,“反正现在都这样了,你要是不想负责,我也没办法。”

    “肯定不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会……”董风辞还是不信。

    “算了,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是不想负责而已。”关戮禾无奈的叹了口气。

    董风辞目光忽然瞥了一眼墙上的钟。

    天哪,这都十点了!

    今天十点半有个重要会议啊!

    董风辞推开关戮禾,起身就穿衣服。

    “你怎么吃完就想跑啊。”

    “我有点事,我俩这事儿,回头我再和你说。”

    “你是准备抛弃我了,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你既然和我那个了,就得对我负责!”

    “关戮禾,你丫要点脸成嘛,再说了,这事儿怎么说也是我吃亏了,你丫在哪儿委屈什么!”董风辞简直抓狂。

    “我怎么不委屈了,你当我是什么人啊!牛郎啊!”

    董风辞无语,拿起被放在一边的包,从里面摸出一张金卡,扔在关戮禾身上。

    “这才是把你当牛郎,拿着!”

    “你……”关戮禾气结。

    “我还有个会,回头再找你算账!”

    关戮禾瞧着女人足下生风般的往外面跑,摸了摸金卡,说真的……

    被自己媳妇儿包养也不错。

    董风辞以为自己这个举动会伤害到关戮禾的自尊心,也让她冷静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下面的情况才让她大跌眼镜,这人居然真的就要当小白脸了!

    堂堂关爷,为了追老婆,真的是不要一点脸面了。

    ------题外话------

    啧啧——关关其实以前就挺不要脸的,就是风辞离开之后,一直绷着而已!

    关关:要不是你让我们夫妻分开这么久,我追老婆至于如此辛苦嘛。

    我:越是这样,你才会更加珍惜。

    关关:哼——

    我:可你也不至于这么不要脸啊。

    关关:脸面是什么,比老婆重要嘛!

    我:不重要!

    关关:话说被人包养的感觉真不错!

    我:同情风辞!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