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 世纪大婚,闹场,揍人

正文 29 世纪大婚,闹场,揍人

    说起来秦老爷子虽然维护秦浥尘,不过私底下还是将他好好教训了一通。

    “浥尘,你现在一言一行代表的是秦氏,以后做事也注意点分寸。”

    “那我下次下手轻点儿。”秦浥尘伸手揩了一下嘴角的血痂。

    “我说的不是这个!”秦老爷子觉着在燕笙歌这些事上,秦浥尘的脑子转得贼快,就连燕家都算计进去了。

    “那我下次换个没人的地方揍他。”秦浥尘说得理所当然。

    “你这孩子,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秦老爷子叹了口气,“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过。”

    秦浥尘轻笑,“因为除了你,她会是第一个进入我生命的人,别的我都无所谓,就是公司我都不在乎,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但是自己的人,就得护着。”

    “呦,就你有理。”

    “我看他早就不顺眼了,这次就算是个小小的惩戒。”

    “你把他打得半残,现在躺在医院,现在外面都在说你们兄弟为了个女人反目成仇。”

    “外人怎么说,我管不着。”

    “你现在是代表着公司。”

    “嗯,那我以后从别的方面整他。”秦浥尘说得漫不经心。“不想看他在我眼前晃悠,直接打得在医院住几个月,也不错,省得这时候给我惹麻烦。”

    “你该不会就是怕他这段时间惹你的眼,才打得这么重吧。”

    “我下手算是轻的了,你换燕殊试试,非把他打死不可。”

    “你可别提那小子,上次把你打得,心疼了我好几个月。”秦老爷子连声叹气,“说起来也是你活该,人家兄弟就这一个妹妹,防来防去,还是被你这小子给阴了。”

    “所以我也没还手。”

    “你也打不过!”

    秦浥尘默然。

    这虽然是实话,可是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啊。

    秦圣哲在医院躺了快两个人,而秦浥尘和燕笙歌的婚礼也如期举行。

    孙静闲这两个月,根本不管不问,按理说她是秦家现在当家主母,许多事情都需要她操持,她直接说去医院照顾秦圣哲,直接将摊子全部扔给了秦浥尘,更是不许秦振理插手。

    秦振理本就不喜欢秦浥尘,父子关系紧张,现在秦浥尘和燕家联姻,那他想要夺回公司更是难上加难,自然什么事都不管,就是有人打电话给他道贺,他也是阴阳怪气,所以京都的人都说这秦家不支持这门婚事,恐怕要在婚礼上给秦浥尘难堪了。

    毕竟婚礼没有父母长辈的祝福,总是觉得欠缺。

    这燕家人之前看不开,可是想着马上要迎来一个小生命,倒也就冲淡了一点之前对秦浥尘的成见,自从燕泓到了燕家之后,知道他去世,燕家上空就笼罩着一层阴霾,或许这个小生命能够让燕家面貌焕然一新。

    婚礼的事情,本来男方操持得就比较多,有一日秦浥尘选了许多婚礼地点,到燕家和宋一唯商量,宋一唯看得格外认真,秦浥尘对每个场地都进行了标注,优缺点都注明了,宋一唯看得出来他很用心,自己看得也很用心。

    “我觉得还是教堂吧,这段时间阴雨连绵,就怕……”宋一唯一扭头,就看见秦浥尘单手捏着眉心,居然睡着了,这会儿才十点多,这孩子怎么这么困。

    燕笙歌拿着毛毯给他披上,秦浥尘在转醒。

    “伯母,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有点累。”

    “没事,我还得再看看,你去小笙房里睡会儿,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再商量。”

    秦浥尘想要拒绝,可是宋一唯态度强硬,他也拗不过。

    燕笙歌陪他回房,下来才和宋一唯抱怨了几句。

    “我是真没见过这般不负责的父母。”

    “怎么了?和我说说。”宋一唯陪着裴燕泽常年在外面,也就是这几日才回来。

    “还不是为了婚礼的事情嘛,秦家除了秦爷爷,基本上都是撒手不管的,秦爷爷年纪大了,哪能操心这么多啊,浥尘什么都想亲力亲为,还得管理着公司,怎么忙得过来啊,每天也就能睡几个小时而已。”燕笙歌口气充满怨怼。

    “秦家这是几个意思,怎么着,瞧不起我们燕家?”燕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秦振理就不是个东西,当年做出那么苟且的事情,还以为我想和他结这个亲家不成。”

    “估计是因为秦圣哲吧,上个月浥尘不是把他打了嘛,所以秦家人对婚事不管不问。”

    “这不就是变相的想要给我们难堪嘛!”燕老爷子冷哼,“我不信了,没了他们,这婚礼还办不成了嘛!一唯,这事儿你多上点心,我们燕家已经好久没办喜事了,小笙又是我唯一的孙女,我还能让那几个臭虫坏了好事不成!”

    “爸,您别生气,这事儿我来处理。”

    “他们若是不愿意参加,就别来,反正也不缺他们!”

    “也没打算邀请他们。”燕笙歌小声嘀咕。

    “我就是要让这些家伙看看,没了他们,浥尘活得更好!”燕老爷子气急败坏,“想来那孩子在秦家日子也不好过。”

    “就秦爷爷护着他而已。”燕笙歌想着这事儿,还是觉得不舒服。

    “秦振理这个孬东西,浥尘难不成就不是他儿子嘛。”

    “爸,这浥尘和小笙结婚了,就是半个燕家人。”

    “回头你去和燕持和燕殊说说,没事就多帮着点,他没了两个哥哥,我给他补上!”

    燕笙歌扑哧一笑,“这事儿还能补啊。”

    “难不成你两个哥哥还不如秦家那两个嘛!”

    “我的哥哥自然是最好的。”

    秦浥尘当时就站在楼梯拐弯处,嘴角不自觉的浮起一丝笑容,靠在墙上长舒了一口气。

    秦家人不作为,这燕家倒是忙得热火朝天,而且到了婚礼当天,更是宾客云集。

    之前想要巴结燕家的人本来就很多,燕家难得办喜事,更是广发请帖,但凡是在京都有些脸面的人几乎都邀请到了。

    燕家在军政界本就影响力很大,秦氏在国内的商界更是首屈一指,更别不用那号召力了,一时间,能够拿到婚礼请帖,几乎成了大家争相炫耀的手段。

    那段时间,基本上大家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要去参加燕家和秦家的婚礼嘛?”

    这秦振理和孙静闲还端着架子,想要集结一些在京都有些脸面的人,专门和他们对着干,这民不与官斗,就是董家和久未谋面的战霆都会出席,更别说他们这些人了,他们是真的得罪不起。

    况且这种盛事,可不是每年都有的,军政商界,几乎悉数到齐,若是能够在婚礼上攀上一点关系,岂不是更好,况且秦氏现在又不在秦振理手上,若是在秦老爷子手中,或许站站秦振理,以后还能有点搞头,偏生是人家越过了父亲,直接把公司给了孙子。

    秦浥尘有了燕家加持,以后指不定什么样儿,他们也不傻,现在捡了个芝麻,丢了西瓜。

    秦振理自然是气得要死,可是他再想去婚礼现场破坏的时候,发现,没有请帖根本就不让进,这可把他给气坏了。

    最主要的是,这秦浥尘已经在别处买了别墅,举行婚礼,直接绕开了秦家老宅,秦老爷子直接去坐镇,现在不是秦振理和孙静闲想要给秦浥尘难堪了,自己脸上已经挂不住了。

    总把自己当回事,却不曾想,人家压根就不在乎。

    燕笙歌的送亲队伍在接下来的几年都是为人所津津乐道,毕竟当时的燕家兄弟,轩陌,战北捷,都是没有结婚的单身之人,可以说京都上层圈子的几个太子爷几乎都到了,或许以后谁的婚礼也不可能将这么些人集结起来送亲了吧。

    本来和楚家说好,楚濛会过来,可是他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误了点,只能临时去找人替,楚衍正好在,就让他替上了。

    楚衍本来是跟着轩陌过来看热闹的,直接被抓送亲。

    他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只是……

    他好像和这个队伍有点格格不入啊。

    且不说燕家兄弟都是一米九的大高个大长腿,就是最矮的轩陌也足有一米八,他这个一米七五的个子,挤在中间,活脱脱变成了汉字凹的中间那一块。

    “听说你哥也要一米八五,楚家是虐待你了吗,怎么点个子。”燕殊今日穿着西装,格外养眼,伸手在楚衍头顶比划着。

    “滚开!你以为小爷乐意和你们待在一起嘛!”楚衍气结,伸手将燕殊的手挥开。

    “没事,我们走在后面!”轩陌伸手拍了拍楚衍的肩膀。

    “啧——”燕殊咋舌。

    “对了,戮禾不来吗?”轩陌看了半天,说到底,他们也是一起长大,算起来也有大半年未见了。

    “他和风辞的礼物都到了,估摸着待会儿可能会偷偷过来看看,他现在不是以前的关七少了!”燕殊笑容夹杂着一丝苦涩。

    “对了,我听说你最近在忽悠燕爷爷去临城养老。”

    “这事儿你听谁说的。”燕殊挑眉,自己不过是在爷爷面前随口说了几句而已,还没正式开始忽悠。

    “父亲给燕爷爷检查身体,燕爷爷顺口说起了,不过父亲说临城那地方四季如春的,确实适合养老,前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京都这地方无风都能掀起三尺浪,远离十分之地对身体也好。”

    燕殊轻笑,“我也这么想。”

    “全国那么多地方,你怎么偏偏挑了那么个地儿啊!”轩陌狐疑。

    “我就是去过,觉得不错而已!”燕殊扯了扯头发。

    想着看样子真的得抓紧时间了。

    这边喜气洋洋,可是秦家老宅却是乌云密布。

    而且秦浥尘还允许了一部分记者进去,有一些主流电视台网站,更是全程进行了直播,他们没法进入主场地,不过能在外面目睹宾客入场,已经很难得了。

    这简直比直播颁奖礼更加激动人心。

    毕竟明星嘛,电视上网络常年都能见,可是今日的客人,有许多都是不曾露面,或者只能在最主流的新闻平台才能见到。

    “现在过来的是李部长,他这些年政绩突出,很受人民拥戴,听说燕老爷子之前处理事情与他有过合作,李部长今日也是特意从外地赶来,还带着自己的小女儿……”

    “现在这位老头就大了,沈老首长,和燕老爷子私交甚笃,这次是专程从外地赶过来的,他后面的这位看着眼生啊!”女记者看得眼睛都有些值了,总说秦浥尘模样已经是世间难得,温润俊雅,那眼前这位就是邪肆俊美,宛若妖孽。

    “应该是沈四少吧!”

    “沈四少?有点耳熟啊!”

    “就是沈廷煊啊,沈老爷子十分喜欢他,出席一些重大活动总是喜欢带着他,而且据说沈四少模样甚美,又常年只戴着一直蓝色耳钻,这位可不就是嘛!”

    “看样子燕家的婚礼,真的大咖云集啊!”

    只是话音未落,忽然一排整齐的黑色林肯轿车停在了礼堂门口,从里面下来一些黑衣人,众人还以为是关家人来了,纷纷噤声,就差把麦毙掉了。

    “这是……”

    “族徽不认识啊!”

    关家的徽记大家都知道,瞧着不是关家的人,这才松了口气,关戮禾现在可是谁都不敢碰的爆点。

    从上来下来一位二十多岁的男人,五官是很标准的美男,深邃迷人,明明透着东方人的儒慕,可是却又带着一种西方人的硬朗,这种俊美带了一点古典的气质,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看着的时候,就像是要将你瞬间击穿一样。

    不仅有玉的润泽,也有石的冷硬,俊美的外形,气质出众,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威慑力,让人不得不多看几眼。

    “这是谁啊!排场这么大!”

    “没见过啊!”

    “好像不是京都人吧,京都可没这样的角色!”

    “这京都卧虎藏龙,也许是不常露面的大户吧!”

    楚濛抬脚往里面走,路过前面的时候,需要交出名帖。

    一侧的louis从怀中摸出请帖递过去,侍者打开!脸色一变!

    “楚公子,里面请!”

    楚公子谁没听说啊,楚家虽然根基转移到了国外,在国内的影响力却丝毫不弱,楚公子啊,那不就是刚刚袭了爵位那位最年轻的楚家家主嘛!

    和秦家倒是不沾亲带故,就是和燕家有些牵扯,这燕家这次是放大招了。

    楚家都请的动,厉害了。

    而此刻婚礼上的人都在讨论秦家人。

    “真是蠢透了,结了燕家这门亲事,要是别人都恨不得把燕笙歌供起来,他们倒好,还想拆台,人家燕家瞧得上嘛!”

    “所以说秦振理没用啊,被一个女人摆布着,这秦浥尘怎么说都是秦家正宗的公子,还说什么和秦圣哲抢人,燕家又不瞎,放着正牌公司不要,要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嘛!”

    “就是啊,也太给自己脸了,婚礼还撂挑子,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以为他们不来,婚礼就进行不下去了嘛,人家根本不care你好嘛!”

    “这秦振理以后准得被那个女人玩死,说真的,就秦浥尘这势头,以后想要秒他们,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打脸了吧,估计得后悔死!”

    孙静闲气急败坏的关了电视气得要死,这看着婚礼上的人,是一个比一个大牌,这雅不是成心打他们的脸嘛,这里面的有些人,就是有权有势都不一定能高攀得上,越是雄厚的大家族,越是看中家底门风。

    “行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秦振理也是后悔,怎么着也不该直接不管啊,他以为燕家肯定怨怼秦浥尘的作为,不会上心,到最后秦浥尘就会成一个笑话,现在变成笑话的是他们,该死的。

    “秦浥尘就是婚礼都没走这边,这以后燕笙歌估计也不会瞧得上我们!”

    “难不成你还指望做那丫头的婆婆?”秦振理失笑。

    孙静闲努努嘴,“我就是不算,那你也是她的公公吧!就现在这样,你觉得他们会喊你一声父亲嘛!”

    “行了,别说了,操心,圣哲人呢,怎么还不下来吃饭,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找二少爷下来吃饭!”

    下人立刻往楼上跑。

    过了半分钟,就急匆匆的边跑边喊。

    “老爷,夫人,不好了,二少不在房间里!”

    “他刚刚出院不久,不在房间去哪儿了,赶紧给我找!”

    这秦家人找了半天,愣是半个人影都没找大,可是家里却少了一辆车。

    “这孩子,怎么刚刚出院就往外面跑,也不给我们说一声。”孙静闲拿着手机给他拨电话,“还关机了。”

    “坏事了!”秦振理一拍大腿。

    “怎么了!”

    “他肯定是去婚礼现场了。”

    “不会吧,他怎么……”孙静闲一听这话,脸也白了。

    “怎么不会,那小子就是现在对燕笙歌还是余情未了,肯定是去婚礼现场了,赶紧过去看看,这燕家人都在,旁人我倒不担心,就是那个燕殊,指不定会闹出什么。”

    “那么多人在,燕二少不会怎么做的吧!”

    “怎么不会,你可别忘了,他连秦浥尘都打了,你觉得他会在乎圣哲嘛!”

    孙静闲脸色煞白,两个人立刻驱车赶往会场。

    而此刻婚礼教堂

    众人等待已久的婚礼仪式也终于开始了,婚礼司仪热情洋溢发表讲话……

    楚衍伸手抵了抵轩陌,“燕家这个司仪有点浮夸啊!”

    “你去试试?”轩陌挑眉。

    楚衍努努嘴,“我就是随口一说,我当婚礼司仪,谁家有这么大的面子。”

    “应该说谁家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是存心不想结婚的节奏啊。”

    “你……”楚衍双手抱胸,扭头看向礼堂门口。

    随着婚礼进行曲想起,红毯尽头,一身白色婚纱的燕笙歌挽着裴燕泽的手缓缓从红毯一头走过来,秦浥尘就站在红毯另一边,一声黑色西装,胸口别着一朵玫瑰胸花,宋一唯坐在前面,都没敢回头看,低头揉着微红的眼睛。

    “妈——这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啊!”燕殊伸手拍了拍母亲的肩膀。

    “舍不得嘛!”宋一唯百感交集,“怎么着都没想到三个孩子中,小笙会是第一个结婚的。”

    “总要嫁人的。”

    “你个混小子,等你以后有女儿了,我看你什么心情。”宋一唯瞪了燕殊一眼。

    燕殊摸了摸鼻子,女儿?

    这还真是个离自己比较遥远的生物嘛,不过若是和她生个女儿,这个事情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那必须是很可爱的啊。

    不过有些滋味也只有做了父母之后才能了解吧。

    转眼间,燕笙歌已经走了秦浥尘面前,婚礼流程进行得十分顺利,直到新郎准备亲吻新娘,外面才传来一阵嘈杂的动静。

    “二少爷,您别跑了,快点拦住他!”

    “不能让他进去,快点啊!”

    “小笙小笙——”秦圣哲的声音由远及近,直到他本人到了教堂门口,众人齐齐回头看。

    秦圣哲额头都是汗,比以前瘦了一些,扶着门,大口喘着粗气。

    “你不能嫁给他,他根本就不爱你,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这不是秦二少嘛!”

    “对燕三小姐穷追猛打了一两年,倒是痴情。”

    “兄弟抢女人啊,这戏码倒是精彩!”

    “小笙,秦浥尘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就是看我喜欢你,才和我抢你的,你嫁给他根本不会幸福的,你们不能结婚,我不同意!”秦圣哲大吼。

    “简直放肆!”秦老爷子直接跳起来,“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爷爷,你凭什么就要这么偏心,明明是我先喜欢小笙的,为什么和她结婚的人不是我!”

    “爱情这事儿本来就没有先来后到,况且人家小笙不喜欢你!真是丢人!”秦老爷子没想到他会跑到这里来,面子顿时挂不住。

    “分明就是你偏心!”

    “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事情,你何苦一直纠缠不清!”

    “秦圣哲,我是真的不喜欢你,我燕笙歌喜欢谁,要嫁给谁都是我的事,就算不是浥尘,也不可能是你,你压根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除了长得比我好看一点,我哪儿点比他差!”

    “那我就喜欢长得漂亮的,这样总可以了吧!”燕笙歌干脆破罐子破摔!

    “你……”

    众人憋笑。

    这燕三小姐倒是好玩,不过秦浥尘这长相,哪个女人不喜欢啊。

    “这混账,还真敢来,我……”燕老爷子说着就要跳起来。

    “爷爷,我过去,您这一把年纪的,出去不合适,少不得要被人说您欺负小辈!”燕殊直接站起来。

    “燕殊,注意身份,你现在可是……”

    “你放心,我揍了他,还得让他给我乖乖道歉!”燕殊直接离开座位。

    “燕持,阿陌,北捷,你们快过去看看,给我拉着点儿,别让那小子胡来,我可不想婚礼上闹出什么不雅的事情!”燕老爷子难免担心。

    “燕二少,您想干嘛!”秦圣哲心里是有些怵燕殊的。

    “秦圣哲,我早就放出了风,谁敢在我妹妹上婚礼捣乱,我绝对饶不了他,你还真敢来,怎么着,你打算来抢亲嘛?瞧着你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我妹妹本来就不喜欢我,之前我就教训你,看来你是真的不长记性啊,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给我长长记性!”

    众人没想到燕殊会真的动手。

    只是那几个上去劝架的人,更是让人无语。

    这一个个的不去抱着燕殊,却去架着秦圣哲,这秦圣哲就是躲都躲不了,愣是被燕殊按在地上揍了一顿,那几个人根本就不是去劝架的。

    而是去帮架的!

    等秦振理夫妇赶到的时候,秦圣哲已经被揍得奄奄一息了。

    他们倒是直接报了警,婚礼结束,燕殊就被带到了警局,这秦圣哲刚刚出了医院,就被直接送到了抢救室,而秦老爷子直接到警局,说明情况,更是不追究责任,这事儿弄到最后,倒是不了了之,秦振理他们只能硬生生吃了这个哑巴亏。

    *

    董风辞听着自家爷爷绘声绘色的给她描述婚礼上的精彩画面,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对了风辞啊,我和你说,你趁早把那混小子给忘了,我可是听说那小子身边跟了一个女人,花心得很,等你回来,爷爷再给你介绍更好的。”

    董风辞笑容僵硬在嘴角,伸手勾弄着电话线。

    “你最近去看医生了吗,那边怎么说啊?”董老爷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题,立刻转移。

    “还不错,就是配合治疗,需要过程,得慢慢调理,快的话两三年,长的话得五六年。”

    “我们不急,慢慢来!”

    “嗯!”

    董风辞撂了电话,走到阳台看着夜景,关戮禾啊,你丫可真能耐。

    ------题外话------

    下一章就要重点跳到关关和风辞啦,中间的许多情节正文中都提过的,我就是一笔带过,不会再细说,重点就要说一下结婚啊,生孩子啦,之类的,哈哈……

    果然写到这种情节,自己都开心啊!

    *

    最后一天啦,有月票的千万不要再藏着掖着啦,过期就不好啦,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